討厭…討厭…全部都…

 

 

    走廊上兩個人僵持著,Jessica的眼淚讓泰妍錯愕在當場…那句對不起,更是。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雖然人潮不多,但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泰妍評估完四周,拉著Jessica…兩個人閃身進旁邊的道具室。

 

    道具室有些昏暗,但是還是可以看清楚兩人的面容,泰妍緊盯著滿臉淚痕的Jessica。

 

    「妳…哭什麼?怎麼了…西卡?」擰緊眉,低著頭看著她,心中翻攪著。

 

    Jessica只是搖頭,沒有說話。

 

    她不知道要說什麼,在她看到今天的泰妍,濃濃的挫敗感擾上她的心頭,這比冷凍她還難受…

 

    一抽一抽得哽咽聲讓泰妍心疼,泰妍得手拍撫著Jessica的背,等她回答。

 

    「我覺得自己好沒用。」好不容易吐出來的話,充滿的哭音。

 

    「我…老是把很多事情都搞砸…如果我不那麼衝動,性子沒有那麼急,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了…」

 

    一開始如果她沒有放縱,或是後面她沒有失控…泰妍跟她或許根本不用在這個處境…

 

    「直到現在我才開始慢慢了解,妳為什麼要那麼努力工作…」

 

    「西卡…」

 

或許是在演藝圈裡面一帆風順太久了…讓她忘記被冷落的下場,在這個領域裡面,只有當紅者才可以好好的保護自己,維持自已的生活…

 

    但是她卻…

 

    當她還在孩子氣時,泰妍已經了解到這個事實,並極力想要鞏固自己的地位。

 

    「我…太孩子氣了,對嗎?看到妳跟別人逢場作戲,就這樣不固形像跑出來…我又讓妳失望了是嗎?」Jessica懊惱的說出,眼中濃濃的悲傷。

 

    「我沒有失望。」泰妍心情複雜的看著她,她不喜歡Jessica哭,非常不喜歡,即使她一直努力的東西對方了解了。

 

    卻還是不喜歡。

 

    「別哭了…」泰妍抬起手,想要撫摸Jesscia的臉頰。

 

    她不希望這樣,這不是她希望的Jessica,她之所以那麼努力…那麼認真的工作…並不是希望對方哭啊…

 

    Jessica感覺到泰妍得動作,身子竟然往後縮了一點,兩個人的距離就這樣硬生生被拉開,這份從來不曾有的尷尬感也瞬間充斥在兩人之間。

 

    「妳…在埋怨我今天讓妳來錄製這個節目嗎?」泰妍臉色有些僵硬,慢慢的吐出:「我沒有…」

 

    「對不起、對不起!!」Jessica慌亂的抬起頭,眼淚嘩啦嘩啦的掉下來…

 

    她沒有怪泰妍…沒有…沒有吧?

 

    泰妍倒抽口氣,她看過Jessica哭,卻從沒有這麼淅瀝過,那些淚水像是不需要時間醞釀般的撒落,就連Jessica想要用手抹掉,也怎樣都不停。

 

    張開嘴想說些甚麼,卻吐不出話…泰妍被這樣的情況嚇到了。

 

    「我…我最近…老愛哭。」Jessica皺著眉,軟軟的聲音委屈極了,身子因為哭泣而不停的顫抖…

 

    此刻的她…好單薄。

 

    「別說對不起啊…」泰妍靠近,好不容易吐出的話隨著她張開的雙臂接近Jessica。

 

    「妳…妳先出去吧…節目…還在錄製呢。」Jessica推開泰妍,沒有讓她抱她。

 

    「西卡…」此刻的泰妍竟然不希望對方那麼在乎工作,這好怪…不像是她。

 

今天的Jessica真的好敏感,敏感到泰妍無所適從,她沒想過一個節目…會讓她…看著現在連她的擁抱都拒絕的Jessica,泰妍心抽疼著。

 

    心中一直徘徊著一個她不願承認的錯誤…她一直忘記了,Jessica是個對於感情多麼敏感的女生。

 

    「我知道我任性,也知道…我這樣想不對,但是…」Jessica難過的說:「我討厭妳跟那男生結婚。」

 

    因為那是她永遠不可能做到的。

 

    「我討厭妳穿婚紗!」她知道金泰妍這樣很美,就連當下看到金泰妍走出來的她都傻愣住了…

 

    泰妍好美…卻不是因為她。

 

    「我討厭!在妳旁邊的那個人永遠不會是我!!」Jessica大吼著,手不自覺的扯著泰妍的婚紗,一拽一拽的,為什麼,這些…都不是她可以給金泰妍的…

 

    為什麼,她們這麼相愛…卻不能站在一起接受祝福…

 

那音調淒涼的讓泰妍的心抽疼著。

 

    這已經不只是一次…Jessica在自己面前透露出對於未來的恐懼…泰妍知道,結婚,是Jessica一個害怕的點。

 

    怎麼會沒有自卑呢…同是女孩的對方…不管兩人再怎麼愛著對方,社會上那根深蒂固的觀念…一直都困擾著她們。

 

    今天的逢場作戲…在她們兩個…連作戲都不可能啊!

    「我討厭討厭討厭死了!!為什麼…我是女生…嗚…金泰妍…為什麼…」

 

    哭泣的聲音迴盪在這倉庫裡面,Jessica激動的哭到站不穩,抓著泰妍的婚紗長裙慢慢的蹲了下來,卻還是只不住顫抖。

 

    她很不甘心!

 

    明明兩人兩情相悅啊…為什麼變成這樣?

 

    她真的…好難過。

 

    泰妍被她這樣的舉動弄得心疼又心驚,跟著蹲下身子看清了一直低著頭的Jessica,那臉上寫滿委屈、不甘…以及濃濃得不自信。

 

    「喔…別這樣啊…西卡…」低吼出聲,泰妍不顧對方抗拒緊緊的把她抱進懷裡,那崩潰的人兒…她的Jessica。

 

    心裡酸疼著,她到底在做什麼?最近都幹了些什麼啊…才短短的幾個禮拜,她竟然把Jessica逼到這種境地。

 

    在她懷中的Jessica持續反抗著,她不想要被金泰妍抱著,第一次那麼不想…她不要…不要!

 

    「我討厭妳!討厭現在的妳!討厭穿婚紗的妳!我討厭死了!」Jessica脫不了對方的懷抱,摸著泰妍的婚紗用力扯用力打,她好委屈…真的…

 

    為什麼要這樣考驗她,為什麼要讓她來看著,最愛的人在她面前穿著婚紗跟別人結婚,還對她笑…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泰妍…我討厭演戲的妳…妳為什麼要演戲給我看…」

 

    「我不演了…西卡…我不演了…」泰妍眼淚也跟著滑落,緊緊抱住對方,她的身體好痛…不是因為Jessica捶打,而是那濃濃的後悔…

 

    她好後悔…

 

    「我不接這節目了,西卡別哭了…」泰妍拍哄著哭得不能自拔的Jessica,一邊說一邊流淚,好痛…真的快要痛死她了…

 

    「我再也不穿婚紗…等會我就去退了這個節目,以後不管接通告、代言…我保證…西卡…我再也不跟他們演戲了…」

 

    抱在懷裡,泰妍心疼著,Jessica那瘦弱的身子骨…還有那脆弱無助的哭喊…

 

    這是她第一次…不,應該說交往後…發現Jessica的脆弱。

 

    她怎麼會忘記了…當初那個大半夜被經紀人攙扶回來,虛弱到不醒人事的Jessica…還有那個因為她的認同而露出開心得微笑的她…為什麼她忘了。

 

    她只是需要認同…但是她卻跟著外人…一起要求著她。

 

    要她成熟、要她逢場作戲,要她孤單…要她別太關心自己…

 

    「西卡…西卡…對不起…對不起…」泰妍後悔極了…對不起應該是她要對Jessica說的。

 

    兩個人都陷入崩潰狀態,抱在一起幾乎哭得不能自己,在這樣下去一定很快就會有人過來關切她們…

 

    崔秀英在走廊上瘋狂尋找兩人人影,被那ㄧ聲一聲的哭泣聲吸引過去,打開倉庫的門讓她倒抽一口氣。

 

    這兩人…像是沒有明天的抱著對方,兩個人都紅著眼眶掉淚,那場面悲壯,讓看得人都不禁動容。

 

    為什麼一段愛情,會讓只是相愛的兩個人,變成這樣,秀英握緊門把,趕緊從裡面落了鎖。

 

    「妳們兩個!現在在錄影現場啊!」走上去把兩人給隔開,秀英臉色看的看著金泰妍,從拉開來觸碰到她身子的那一刻,崔秀英就可以感受到那濃厚的悲傷,泰妍再發抖,情緒壓也壓不下來,抓著她臂膀的手,緊到自己有些吃痛,她皺起眉,對金泰妍心裏心疼又不捨。

 

    「金泰妍…」捧起她的臉,秀英皺起她的眉,語態認真道:「自己做的事自己負責!是妳要走到這一步的,殘局妳應該自己收。」她早就告訴過金泰妍了,這樣做會讓Jessica難過,現在才發現不知道是晚還是早。

 

    手機的鈴聲敲盪在空氣中,崔秀英看了看聲響的主人,叫喚了幾次才把部停流淚的Jessica喚回神,連忙低頭查看,經紀人在找她…從剛剛到現在也過了十來分鐘,不起疑都難…

 

    「西卡,妳先出去吧!」秀英放開泰妍,走上前幫Jessica,撫了撫頭髮,從口袋拿出手帕讓Jessica擦淚,現在待在這不是辦法…

 

    半推半拖,Jessica整個人像是沒意識般的被秀英推到門口,眼淚滑落速度根本不及手帕去擦的速度。

 

    「趕緊把眼淚擦一擦,妳突然跑出去我只跟妳經紀人說剛剛我給妳吃了可能不太乾淨的食物,她只認為妳跑廁所去,妳哭的話我可沒辦法解釋啊。」Jessica看了她ㄧ眼,緩緩的點頭,轉過身子拿手帕用力的按住眼睛,秀英看著她背對著她跟金泰妍的背影…

 

    記得第一次因為泰妍見到Jessica,對她的印象總是很不錯,對自己人大辣辣的,個性有些傻…卻在緊要關頭非常護短,外表冷淡讓秀英在經紀人圈裡面聽了不少關於她的負面新聞,說她不好伺候,說她冰冷不通情達理,但是那是因為她們沒有看到…

 

    為了金泰妍,難過、軟弱哭泣…卻在這一刻因為要工作而背對著她們兩個人在門前,瘋狂擦著自己的眼眶止住淚水,準備回去工作的傻女孩。

 

嘆口氣,秀英忍不住上前,在Jessica正要打開門前低身在她的耳邊低語。

 

    「泰妍很愛妳,很愛很愛,即使方法不好…也是!妳只要記住這點就好,別哭了。」

 

    Jessica睜大眼,回過頭看著秀英,卻已經關上了門…關門的最後一眼,是金泰妍皺著眉的哭泣…

 

 

 

 

    房內,秀英走到泰妍身邊,看著眼眶泛紅的泰妍。

 

    「拿著!」口袋裡面藏著的冰水瓶丟給金泰妍,示意她敷敷眼睛。

 

    「…謝謝。」泰妍沙啞的道謝,默默的拿起瓶子敷在眼睛上,湛涼的觸感讓她舒服的嘆口氣。

 

    「泰妍…妳有沒有想過,西卡她要的從來不是妳覺得〝配得上〞。」

 

    泰妍愣了一下,卻沒有立刻看向秀英,冰涼的溫度在她眼睛上,配上秀英的話語…泰妍此刻好像才終於冷靜下來。

 

    看到泰妍那縮在椅子上的模樣,秀英笑了笑:「妳不說不代表我不懂,旁觀者清,妳那麼拼命想追的,不就是一份跟她的安定?」

 

    泰妍低下頭,沒有說話,秀英看她這樣子,只好一起坐下攬住她。

 

    「但是,泰妍,安定不是追求來的,而是給對方的感覺,是要讓對方覺得安心那才是安定。」秀英頓了頓,抓住泰妍的手。

 

    「妳這陣子…並沒有讓西卡安心,不是嗎?」

 

    泰妍拿開瓶子,看著秀英的眼神充滿無助,她的話讓泰妍很驚訝,她沒有想到…秀英會看出…

 

「妳覺得…Jessica,真的需要這些嗎?泰妍…不要這樣對她,也不要這樣對妳自己好嗎?」

 

    泰妍內心有些感動…如果今天的經紀人不是崔秀英,自己跟Jessica或許情況會更糟糕…

 

    「秀英…謝謝。」泰妍吸了吸鼻子,點點頭,樣是煞是可愛。

 

    秀英看著她勾起淡笑,揉了揉金泰妍的髮:「兩個小傻瓜!」

 

    「我比妳大好嗎!崔秀英!」泰妍抽離秀英的攻擊範圍,整理自己的頭髮。

 

    「但比我矮,行了吧!」秀英調侃著,對泰妍笑得更張狂。

 

    泰妍小小的瞪了崔秀英一眼,坐在沙發沒說話,兩個人進入了短暫的沉默,秀英計算著時間,覺得差不多站起身,喚泰妍起來。

 

    「我們該回錄製現場了,剛剛我跟PD的解釋只能幫妳拖這些時間,妳跟Jessica兩人的時間也拉開了…」

 

    「秀英。」泰妍打斷秀英的話,已經冰敷的沒那麼種的眼睛看著她,坐在沙發上面的泰妍讓秀英有些害怕。

 

    太嚴肅了。

 

    「我會回去,但是我可能要讓妳頭痛了。」泰妍緩緩站起身,站在與秀英棋評的位置,淡淡的開口。

 

    「我剛剛答應她了。」

 

    這個節目,她不會再讓它繼續下去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