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泰妍跟秀英兩人沒有在道具室多作停留,就回到了拍攝現場,因為她剛剛突然的離席顯然讓大家的氣氛變得有些奇怪,要不是秀英巧妙的哄的PD服服貼貼,估計現在泰妍就不只是這些麻煩要處理。

 

    抬起頭看到Jessica的經紀人,泰妍有些恍愣,看了四周都沒有發現她想見的人,走上前聽到經紀人正在跟PD說話。

 

    「我們家Jessica身體狀況不好,剛剛回來還是低著頭不說話,我看她臉色有些慘白…再加上我們Jessica的播出份量也夠了,可以讓我們先回去嗎?」

 

    經紀人也沒辦法,其實後半部本來就沒有安排Jessica的段落,實在也沒有必要留在這,剛剛看Jessica回來,大概是真的吃壞東西了吧,表情看起來非常難過,連她也跟著開始為她擔心。

 

    「讓她回去吧,金PD。」泰妍走上前,淡淡的說著。

 

    本來PD還有些不樂意的看著泰妍,但是泰妍卻沒有等他開口,緊接著給他一讓他更頭痛的回答。

 

    「其實我正想跟你說,我可能無法如大家期待的參予這個節目了,我沒辦法勝任…」泰妍的話讓現場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沒搞錯吧?現在不是節目嘉賓喊不幹,連主角都不想要錄了?!

 

    「我剛剛已經跟我的經紀人表達了意願,等會會與貴電視台做溝通…」還沒說完,金PD就插斷她的話。

 

    「金泰妍小姐!!妳這話是要我們怎麼…!妳!」金PD徹徹底底大吼出聲,有沒有搞錯!這個節目的人怎麼會那麼難搞!?

 

    如果是新人不懂事就算了,相繼出問題的都是演藝圈打滾多年的天后級明星,現在世界是亂了嗎?

 

    「妳以為這是妳在辦家家酒嗎!!!經驗跟年資就是把妳造就成這麼目中無人!!無法勝任!?妳搞什麼啊!把我當三歲小還耍嗎?!」金PD徹底火了,一個節目沒那麼好經營,底下需要推動的是觀眾無法感受的,現在竟然出這種包,要他消火根本不可能。

 

    「很抱歉,但是我真的無法接下這次的節目,我為我之前欠考量的態度道歉。」泰妍並沒有太多的表情,也沒有被刺耳的怒吼緩下語氣,雖然戴著抱歉,卻還是堅持立場。

 

    「金泰妍!妳好啊…!!」金PD被她的態度氣瘋了,顧不上禮數手就往泰妍的臉打過去,一巴掌響亮亮的把金泰妍的右臉打紅了,眾人眼看情況不妙,有力氣的男丁趕緊上前拉住他。

 

    而金泰妍被打得,腳步有些踉蹌,穿著高跟鞋的她根本承受不住,所幸被後面的崔秀英扶住。

 

    「金PD!真的很抱歉!你冷靜一下啊…」崔秀英上前,把金泰妍擋在身後,整個片場可以說是亂了。

 

    結果才短短一天的時間,這樣勁爆的新聞就傳片了整個娛樂圈,錄製結果緊急宣告結束,連電視台的高層都出動,打算與泰妍的經紀公司索得賠償,之前的廣告及宣傳都已經出去了,合約也簽了一半,如果要那麼突然解約,可觀的違約金還是得照付。

 

    而金泰妍則從節目強制結束的昨晚被公司藏了起來,它的宿舍外面擠爆了記者,就連老家也是,但是卻都沒看到金泰妍的人影。

 

    從網路新聞,一直到電視媒體,大家無一都想找到她,為得就是聽她解釋,這是演藝圈多年來從來不曾有過的事情,一下子金泰妍的名字傳的沸沸揚揚。

 

    Jessica在自己的住處,外面也同樣有記者駐守,雖然這次不算是她跟金泰妍的事情,但是她怎樣也算是節目嘉賓,記者都希望當天在場的人透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也是回到住處才從新聞中得知金泰妍拒絕了節目錄製,就連她也很錯愕,昨天晚上開始她就有開始陸續打了幾通金泰妍的手機,卻已經關機了…

 

    她沒想要事情變成那樣,昨天在金泰妍面前哭也是意料之外,就算她再難過她也絕對不希望金泰妍為難的。

 

    「姐姐,妳看到新聞了嗎?泰妍姐到底怎麼了?」連鄭秀晶也打來詢問,Jessica也不清楚狀況…昨天她根本沒搞清楚狀況就被帶回來了。

 

    「我現在也連繫不上她,妳問我也沒用。」扶著自己的額頭,Jessica虛弱的回答。

 

    「姐…聽說妳也是節目嘉賓…」電話那頭的鄭秀晶猶豫著話語:「妳沒事嗎?」

 

    那麼敏感的節目性質,當鄭秀晶聽到自己的姐姐參加了嘉賓行列也傻了,如果姐姐跟泰妍姐不是那關係就算了,就因為是…這是要那兩人怎麼面對。

 

    「秀晶…我現在多麼希望我昨天不要去參加就好了,如果公司不要抱著給我一點機會讓我上那個通告,現在就不會這樣了。」Jessica還是很擔心金泰妍,昨天的失控壓制下來後,她也知道她說那些話讓金泰妍很為難。

 

    雖然心情上受到傷害,可是理智上…

 

    〝我不接這節目了,西卡別哭了…〞

 

當初在道具間聽到金泰妍對她說,她沒放在心上,因為那時候她得心情好亂,也好難過,直到回到家接到消息,她才知道…金泰妍打算說到做到。

 

    「姐姐,妳會幫她說話嗎?妳住處外面現在一堆記者…」鄭秀晶就是擔心Jessica的反應才先打來詢問,怕她ㄧ衝動不知道做出怎樣的舉動。

 

    Jessica看著新聞一直播著泰妍昔日的資料畫面,一邊分析著這次的事件。

 

    「這次不會…泰妍不喜歡,我也…累了。」Jessica看著電視的眼神有些空洞,語氣有點淡。

 

    這次,她還是受傷了。

 

    她也很好奇,金泰妍會怎樣處理這件事情。

 

    而自己,想要療傷…

 

 

 

 

    Sunshinee經紀公司開了緊急的會議,人員無它,除了舉足輕重的高層,再來就是金泰妍。

 

    她昨天是睡在公司的,現在被限制自由的她幾乎像個通緝犯,被大家追捕著。

 

    「這次的確對公司添麻煩了,但是,我真的不能接這節目。」泰妍在會議中只開口說了這句話,接下來就算公司怎麼問,都是一概沉默,弄得連經紀公司這邊也火了。

 

    經紀公司也是老手了,也不是沒有遇過類似的事情,但是這次鬧的太大,泰妍的知名度太高,節目在開始就花了大把的心力還有金錢砸在泰妍跟與她搭擋得新男星身上,突然闖出這樣大禍不僅不像金泰妍的為人,也讓他們拉不下臉。

 

    「妳這次的禍闖太大了!我們不是黑道公司,不然真想給妳ㄧ些處罰…妳最近瘋狂的接通告、代言的確為我們公司奉獻很大,但是不代表妳可以連討論都不跟我們討論就在電視台PD面前直接拒絕節目。」

 

    公司裡面的經理開口,她也是看著泰妍一步步走來的人,對於泰妍的處事,她一直是放心的,甚至在最近幾年,泰妍的年資也夠深後,她一直讓泰妍自己選擇自己的工作,給她最大的彈性跟發展性,公司一直是輔助她發展的一方。

 

    但是現在…金泰妍的作風已經讓股東高層出現不滿,之前的同性緋聞就有些聲音了,這次的拒絕通告,事情不會那麼簡單的過去。

 

    「妳拒絕一定會有個理由吧,至少要讓公司知道才可以跟外界站穩立場,妳這樣一句話都不說,是要公司難堪嗎?」軟的硬的都試過,金泰妍就是不說,這讓經理跟高層快要抓狂。

 

    見金泰妍不說話,經理冷了目光,把桌上的資料〝啪〞的一聲蓋起來,站起身說:「妳要這樣也可以,但是妳讓公司這樣受到衝擊也要有交換條件。」

 

    金泰妍這才抬起頭,看著經理,等她發話:「妳跟誰交往大概是無法從妳口中套出話了,不過別以為公司是白痴,妳這麼反常想要護哪個短公司也不是沒有名單。」見金泰妍臉色蒼白,但是緊抿著的雙唇還是沒有半句話,經理繼續開口。

 

    「這次的事情公司會在娛樂界上做處理,當然會讓妳的輿論減少點,但是你得照著我們擬的稿開個記者會,記者會上多多少少埋些手腳,他們記者不會希望只是聽道我們漂亮的官方話,那也好…」經理冷笑,「妳愛搞緋聞、愛搞麻煩,我們就把妳搞到最大,讓記者針對這場記者會得到些大新聞。」

 

    金泰妍冷了臉,有些沙啞的開口:「什麼意思?」

 

    「就是讓妳捲入一個、一個的緋聞中,雖然這樣的確會把妳一直建立的形象毀掉,不過也現在也沒差了。」經理看了泰妍一眼,語帶保留的緩聲說:「妳要這樣嗎?電視台現在也還給妳機會,其實妳還是可以反悔…」

 

    但是泰妍沒給經理面子,點點頭認真的看著她:「我會照著稿開場記者會,今天下午就可以開。」

 

    經理陰了臉,轉過身看都不看金泰妍了:「這次違約金妳得自己賠,公司不承擔。」

 

    「我知道。」

 

    「還有,妳的經紀人崔秀英。」經理可以感受到她提到這金泰妍終於有一點反應,抽氣聲讓她有些扳回氣勢,開心的回頭看金泰妍。

 

    「她不會再帶妳了,這次公司也要罰她,沒有事先告知,除了要罰錢外,她暫時會被調去帶別的新人,妳的經紀人公司會換個〝聽話〞一點的。」

 

    「妳還是不再說些話嗎?她的那罰金可不是小數目,人家那麼挺妳,妳還真狠得下心。」

 

    「……」金泰妍冷了心,卻還是咬著牙沉默,直到會議室的人都散了,她還是坐著,緊咬的牙關感覺都快要抽筋了。

 

那個在自己面前拉開笑容耍自己的崔秀英、

 

那個當初極度不想要知道自己戀情的她,卻在知道後要自己當Jessica情人當的稱職一點的崔秀英、

 

那個看到她跟Jessica哭泣時會倒吸口氣難過的崔秀英…

 

    邁出會議室,看到的就是被尹姐大罵的崔秀英,那一句、一句〝不稱職〞罵得泰妍都心痛了。

 

    泰妍躲在旁邊的樓梯間,一直等到被尹姐罵完臭頭的崔秀英,才暗暗的跑到她身邊,握起她的手。

 

    崔秀英有些沮喪,剛罵完還沒關過神,仰天探口氣…卻被那拉起自己小拇子的人暫時拉離了那種心情。

 

    泰妍低著頭,本來就不高的身子讓崔秀英更看不到她的臉部表情,崔秀英皺眉,想金泰妍該不會哭了吧?正想要低下身子查看,就聽到泰妍發話。

 

    「秀英…對不起。」泰妍聲音很壓抑,秀英緩了目光,手揉了揉泰妍的髮。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啦。」

 

    「是我害妳…」泰妍欲言又止,接著話七零八落:「她擺明就是在提醒我拿妳當籌碼,我卻還是把妳…賭出去了…」

 

    「金泰妍!別傻了!」崔秀英勾起她的下巴,強迫她看向自己:「別以為妳招供甚麼事情給公司,他們就會罷休,妳自己也知道不能招供啊!」

 

    「我…」泰妍咬了咬唇,表情無辜極了,崔秀英覺得她像是在欺負她們家的小白狗,抽離了手。

 

    「我知道妳想保護誰,我也知道打死妳,妳也會選擇閉口不談,她已經是嘉賓了,這次如果再扯到妳們兩個身上,不止妳,她真的會完全斷掉演藝路。」

 

    秀英看了金泰妍一眼,又勾起笑了,說了句讓金泰妍愧疚極的話。

 

    「我沒覺得被妳拋下了,不怪妳,一點都沒有。」

 

    金泰妍的眼眶有些紅,昨天到今天她都非常緊繃,幾乎整晚沒有睡覺休息,聽到這話讓她快要失控的掉淚。

 

    但是她自己覺得啊…拋下秀英…她的好朋友。

 

    「喂!妳可別真哭啊!妳下午還要開記者會耶!」崔秀英摸出口袋裡面的衛生紙,遞給金泰妍,有些慌亂的說。

 

    「妳放心啦!雖然以後不能常見面,不過我也不到被開除的地步啊,沒那麼糟。」

 

    「那筆懲罰金…」

 

    「不用妳想辦法好嗎!那點錢我付的出來,妳想想妳那筆違約金要怎樣處理再說吧!」

 

    「但是那錢不是小數目…」金泰妍擦乾淚看她。

 

    秀英哼哼鼻子,痞痞的笑著,一付紈褲子弟般:「我家開建築公司的,不怕那些小罰金好嗎!我會搞定!」

 

    泰妍知道向來獨立的崔秀英必須到要跟家裡拿錢,一定非常尷尬,心裡更愧疚了。

 

    但是事情變成這樣,她還是無法踩煞車。

 

    「妳不是說了嗎?妳答應過她了,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就這樣辦吧。」

 

    她答應過她了。

 

    泰妍整理好自己情緒,抬起頭看著崔秀英,鄭重的喊:「崔秀英!」

 

    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時,泰妍鞠了個大躬:「這陣子讓妳照顧了!!」

 

    秀英呆了呆,才笑:「傻瓜。」

 

 

 

 

    下午,在sunshine經紀公司大廳,金泰妍招開了記者會,昨天到今天第一次公開接受訪問及正面回答,讓大廳擠了大批、大批的記者媒體。

 

    金泰妍在準備室準備出去,被公司的工作人員塞了一個小絨毛盒,打開她錯愕了,是個婚戒…

 

「公司希望妳等會帶著這個出席,其他的首飾、飾品請先拆掉。」工作人員無表情的說著,再來告知她剩六十秒出去,就把門關上了。

 

看著自己右手無名指的戒指,那個承諾…

 

    Jessica給她的承諾…

 

    緩緩拔下,泰妍把它好好的收進口袋裡面,換上公司備給她的道具。

 

    西卡,等我…

 

    等我…

 

    等我保護妳…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