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室裡面是電視台下半年預備上檔的新ㄧ齣戲劇角色,裡面不乏大家熟悉的當紅演員,電視台這次砸了重金在這齣戲劇上,下半年的所有重點都放在這齣戲上面。

 

    而林允兒則是這齣戲劇不可或缺的靈魂女角色,導演相中她的背景跟外形,這次特邀她來攜手演出。

 

    本來沒料想到林允兒會答應,因為在洽談時經紀公司有提過林允兒因為個人因素,暫時是處於休息狀態,沒想到沒隔幾天就接到經紀公司再次聯繫他們,說這次的答案是意料之外的滿意。

 

    林允兒坐在討論的會議室裡面翻看著劇本,這次的戲劇她很喜歡,公司也已經先給她過目,這算是她角色的一個大突破,可以考驗她在演藝圈這上面自己可不可以有新的進步。

 

    「導演,我想要推薦一個人演男主角初戀這個角色。」一直到中場休息時間,允兒主動上前走到導演身邊,為得就是想談這件事。

 

    可不可以她還不知道,但是不試一試永遠沒有進展,她想要…給Jessica一個翻身的機會。

 

 

 

 

    小公寓內的權侑利坐在沙發上面擦拭著單眼照相機鏡頭,不時用餘光瞄在沙發另一邊的Jessica。

 

    「喂,妳會不會無聊?」雖然知道自己跟對方很沒話,但是權侑利還是禮貌性的問到。

 

    Jessica看了一眼她,沒有太大的動作,只是嘆口氣:「妳不用顧慮我沒關系,我自己待在這裡就好了。」

 

    「不行,允兒要我好好照顧妳的。」權侑利實話實說。

 

    意思是要不是林允兒說,可能她就真的去做她的事情了?

 

    「那好,我會告訴小允妳有照顧我,妳去忙吧,妳今天不用去醫院?」

 

    侑利搖搖頭,還真的起身往房間走:「這幾天我放假不用去那裡,不過我還得找些資料。」

 

    「廚房的櫃子裡面有泡麵,如果我忘記吃午餐妳就吃那個吧。」進房間前侑利說下了這句話,頭也不回的關了門。

 

    Jessica看著那門皺眉…允兒是不是頭殼有問題,還是感受神經不大好,為甚麼總在她面前說權侑利溫柔了。

 

    哪裡溫柔了?

 

    沒有多把注意力放在侑利,Jessica把頭靠在沙發背椅上,安靜的把自己放空、再放空。

 

 

 

 

    而金泰妍這邊則比較繁忙,自從那個記者會完畢後,她就從沒有好好休息過,很多代言跟廣告商出了問題跟爭議,她突然跳脫以往形象公開有戀人,幾乎是聲勢大跌,新的經紀人也是空降下來給她,經驗上比泰妍還在狀況外,雖然人不錯,卻心有餘而力不足。

 

    相對的最近邀上門的工作都是雜誌的採訪,對於金泰妍的新聞幾乎沒有理智的問下去,為得就是哪一家的獨家比較勁爆,常常鬧得場面尷尬,以前礙於公司形象問題現在毫無顧忌,幾乎讓金泰妍在當場冷場好幾次,電台訪問也是,常常傳入讓人很難回答的問題跟刺耳的訊息…

 

    「這是不是就是大排的後果呢!之前自視甚高的樣子也還不是逃不過情愛,原來金泰妍也不過就這樣。」

 

    「讓她來參加這個節目好嗎?不會又出包吧?她突然說不幹了我們不就白來晃的了?哈哈…」

 

    類似的話語金泰妍聽都聽到膩了,曾經在她身邊八卦的女人如今八卦對像倒成了自己。

 

    「要不要休息一下?」新的經紀人買了罐飲料,遞給在車上休息的金泰妍,現在唯一可以讓她休息的地方,好像就是保姆車內了。

 

    泰妍接過飲料,勉強扯開嘴角淡淡的笑了:「不用了,我今天想要回家看看家人,直接去下個通告吧,能早點結束也好。」

 

    就連這個被公司警告過不要對金泰妍太放縱的經紀人也覺得不捨,本來還以為能讓公司這樣空降自己來當經紀人的藝人伊定很難搞,哪想到金泰妍從第一眼見到到現在,敬業到她都感覺害怕。

 

    在難堪的問題她都會保持著微笑,也會盡力的讓記者好做人,回答不至於含糊卻也因為這樣苦了自己,金泰姸就這樣一個人收拾著爛攤子,不在乎別人的冷眼,下了通告的她,只是淡漠、沉默。

 

    「藥,幫我買了嗎?」泰妍坐在車內微微皺起眉,蒼白的臉色簡短的問著。

 

    經紀人聽到趕緊從包裡拿出來,剛剛下車就是金泰妍真的頭痛到不行才幫她下去買止痛藥。

 

    「要不要去看醫生?」

 

    泰妍吞下藥,喝了口水,笑著搖搖頭。

 

    「我們繼續趕下個通告吧。」

 

 

 

 

    時間不留痕跡,等侑利重新從一堆資料中抬頭起來注意時間,已經晚上了,窗外的天色還有時鐘都告訴她離午餐跟晚餐早就過很久了。

 

    「遭了!!」匆忙的站起來,侑利往房外衝去。

 

    她答應過允兒要好好照顧Jessica,本來想說中午將就點吃泡麵,晚上在帶她出去吃飯,至少尷尬場面會少點…但是現在這樣實在忽略人家太久。

 

    打開房門,侑利本來還擔心會聽到Jessica的臭罵,或是鄙夷的眼神,但是真實的景象卻讓她有些睜愣。

 

    客廳並沒有開燈,只有小桌子旁邊的裝飾燈透露了些微光茫,而Jessica…擇一個人縮在沙發上面,雙腳屈起,頭低的很低,眼睛閉的緊緊的…

 

    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一刻…權侑利好像有一點了解允兒的話。

 

    我只是不想要她一個人一直待在她那裡。

 

    Jessica現在這樣,單單只是看她坐著,都可以感受到她很孤單、無助。

 

    腳步不禁上前走去,力道也輕了很多,侑利小心翼翼的在沙發前蹲了下來,靜靜的看著那張在夜燈照射下竟顯透明的臉龐。

 

    她沒特別問允兒,Jessica發生甚麼事情,不過聽那些醫院裡面的八卦同事還是多少有聽說…現在是Jessica的冷凍期,幾乎是被娛樂圈狠狠的拋下…

 

    那些同事們都說,公司越大越像把雙面刃,受重用的時候會全力栽培,就好像生活在針尖上,沒有很好的支撐力,隨時會摔下去。而這種大公司真想不重用誰,也都比誰慘…

 

    允兒她…也同樣生存在這樣的世界。

 

    侑利有些複雜自己的情緒,其實她知道Jessica對於允兒的地位,是Jessica用她那雙手,幾乎可以說是護著允兒一路把她拉拔上來,雖然不同領域,但是在經紀公司的對待上,看的出Jessica有事先幫允兒鋪路。

 

    所以這次允兒會為了Jessica重新回去一點也不讓她意外…

 

    只是,有時她還是很迷網…

 

    那個世界,真的那麼吸引人嗎?她不懂…為什麼會為了工作的事情讓一個人漏出那麼孤單無助的表情。

 

    「妳不要一直看我,我並沒有睡著好嗎。」聲音讓侑利拉回了思緒,看到剛剛還閉著眼睛的人,現在正看著自己,眼中的那份光亮一點也不像是剛睡醒。

 

    「聽允兒說妳睡不著,很多天了?」侑利收回那份柔軟的心思,起身緩緩說到:「都閉著眼在沙發上了,還是不想睡一下?」

 

    Jessica用一種〝妳不是醫生嗎?〞的眼神瞪她,才撇過頭說話:「我睡不著。」

 

    侑利有些慍怒,身為醫生的她根本無法了解,有些火氣:「我真搞不懂妳們這份工作真的如此吸引人,到可以讓一個人為它失眠、為它愁?」

 

    在她眼中Jessica就是個工作狂,不過那是因為她不知道金泰妍的存在。

 

    Jessica看著她,這才反應過來允兒沒有告訴她自己的事,隨即想一想也是,畢竟她跟泰妍這是非常私密的事,允兒沒經過她同意一定不會隨便洩漏的。

 

    「那是因為妳不懂,這份工作對於我、允兒,代表著是甚麼意義。」

 

    「我只覺得不該拿健康來開玩笑,看妳現在的樣子…」

 

    「我什麼樣子了?」

 

    侑利看著Jessica皺起眉,故意把臉靠近她,慢慢的說:「很糟糕很醜的樣子,臉色蒼白的像女鬼!」

 

    「我哪有!」Jessica不服氣,想要起身卻一陣昏,腳彎曲太久都麻了,一直維持同樣姿勢突然起身有些低血壓。

 

    「妳…還好吧?」侑利還是有些憐憫心,有些氣弱的問著。

 

    Jessica怒瞪著她,眼眶整個泛紅,委屈的像是小孩子被大人欺負一樣:「妳就只會欺負人!一整天悶在房間裡面理都不理人,有人這樣對待人的嘛!」

 

    侑利坳不過她,自己把人放著不理理虧在先,嘆口氣抓起鑰匙,小心的把Jessica扶起來。

 

    「來吧!我帶妳出去吃東西,想吃什麼?」

 

 

 

 

    夜深了,但是電視台還是燈火通明,泰妍被受邀參加了夜間電台,等待了好常一段時間終於換她錄製,台本給是給她了,但是裡面的環節有一段是開放聽眾發問的,情況不出所料,幾乎是一陣質疑她這陣子種種發言的call in。

 

    情況弄得電台主持人都有些不好意思,雖然說因為這樣話題非常火爆,電台的收聽率也提高很多,但是…實在是太讓人難堪了。

 

    〝妳在記者會有提到對於同性戀話題的嘲諷看法,難道在妳眼中這麼無法接受嗎?〞

 

    〝妳當初也是因為跟Jessica炒出曖昧的同志緋聞才會讓專輯大賣,妳不會覺得妳這樣太過於自私了嗎?〞

 

    〝最近都不跟Jessica小姐聯絡,是不是就是因為妳討厭跟她牽扯同志話題所以疏離她,妳知道她被公司強制停止專輯發行嗎?對於她不敬業以及多次在公開場合發表過激言語的不專業行為妳有甚麼看法?〞

 

    泰妍頭快要因為這種發問炸開,當提到Jessica時,她才終於開口。

 

    「這陣子我的事情實在很抱歉,那些言語可能都是我太過於想澄清事情而有些欠考量,至於Jessica小姐…」泰妍閉著眼,慢慢張開的眼睛有些渙散,語氣卻格外堅定。

 

    「她是個非常敬業的藝人,這是我跟她相處下來的最大心得,這次的事情基本上完全是莫名牽扯她,對於您剛才在這部份的發言我覺得有些失真。」

 

    「一個藝人在台上的三分鐘到五分鐘,都是台下準備了六年到七年的心血,我不認為Jessica小姐會因為這些事情而中止她的演藝事業,她在這個演藝圈已經不是新人了,自然有她的分寸而不是以媒體的言語而定位,請大家不要問我這種問題。」

 

    下了電台,泰妍已經疲憊到說不出話了,結果因為她回了那句話,電台後半部幾乎都在持續這種妳來我往的互動模式。

 

    「泰妍妳沒有錯!是他們太過份了!」過於突然的憤慨之音讓泰妍有些茫然,轉過頭才看到已經扶住她胳膊的Tiffany。

 

    Tiffany帶她坐到一旁的椅子,氣憤的說她剛才在車上聽了電台,整個讓她快要抓狂,好幾次也想播電話進來聲援,但是無奈電台的電話被灌爆,根本撥不進去。

 

    「就連秀英也氣不過,還氣到差點忘紀綠燈要開車,要不是我拉她,她現在早就被人拖出去車子外打了!」

 

    「秀英?」泰妍喝著水,疑惑的問。

 

    「啊,妳還不知道喔。」Tiffany一邊說,遠方那個正在被討論的人兒也逐步朝她們靠近。

 

    「秀英現在變成我的經紀人了,妳都不知道,她超及凶的!我原本以為她對妳也這樣,結果妳知道嗎?她聽到我問她這問題竟然諷刺的笑我說,妳跟我等級差太遠…」

 

    「Tiffany小姐妳實在很囉嗦,一直唸唸唸不膩嗎?」秀英這可終於走到兩人身邊,很無奈的反駁,看了眼泰妍,擔心的皺起眉。

 

    「妳有沒有吃飯啊,怎麼那麼沒精神?」說完還不忘對Tiffany唸:「妳該進去了,我已經去跟DJ打過招呼了,要她好好照顧妳。」

 

    Tiffany不願的看著兩人,哀怨的握起泰妍的手:「泰妍啊,妳不要難過,我覺得妳說的那些很對!還有妳跟ssica…」

 

    「好了,帕尼啊,妳先進去錄製吧,換妳了呢!」泰妍笑了笑,拍拍她的手。

 

    她不想要持續這個話題了。

 

    等到Tiffany走進錄音間,秀英才在空檔之餘看了泰妍一眼,緩緩的說:「泰妍,妳還好嗎?」

 

    泰妍苦笑,怎麼每個人都這樣問?只好點點頭:「還撐得住。」

 

    就算撐不住,泰妍也不會說,這點崔秀英了解…金泰妍是不會跟人示弱的,自己問了也白問。

 

    「好吧,總之…雖然我現在不是妳的經紀人,但是有需要幫忙的還是可以找我…不要老是把自己孤立起來。」

 

    泰妍看著地面,竟然覺得心房有些悶,嚥了口口水才開口:「我知道。」

 

    「Jessica那邊還好嗎?還是被冷凍?」

 

    「我也不知道。」泰妍據以實告。

 

    秀英有些驚訝,算一算那個記者會也有快要半個月的時間了,她們一次都沒聯絡過嗎?她不敢想像…這三個禮拜,泰妍完完全全沒有聯絡Jessica嗎?

 

    自己一個人…

 

    「秀英…」大概是看出秀英的欲言又止,泰妍有些無力的開口,表情有些淡,有些茫然:「我現在…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甚麼勇氣可以去找她…」

 

    上次Jessica的失控…還有那主動說不見面的簡訊,都讓現在的她不知道…要在甚麼時間點找她好…

 

    「就等…事情告一段落吧,我現在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

 

    她想要…把事情都好好處理完,再解決兩人感情的事。

 

    她們兩個的問題…需要點時間,好好的談。

 

 

 

 

    「全有力!!幹嘛不給我喝!!!」市區外的一間酒吧裡,Jessica極度不爽的大吼,伸手想要搶過被侑利沒收的酒杯。

 

    「妳不能再喝了!臉都紅成甚麼樣了!」

 

侑利整個無奈,本來只是想要帶Jessica吃來吃飯,哪知道這女人竟然說她知道一間好吃的,帶路帶著、帶著,就把她拉來酒吧,點了一堆下酒菜卻吃都不吃猛喝酒。

 

    「我拜託妳給我~~~給我…」Jessica整個身子都趴過去侑利那邊,就是想要搶杯子。

 

    侑利眼看酒杯要被搶回,趕緊把裡面的液體給喝了,火辣的液體衝進喉嚨,辣到她快要咳出眼淚。

 

    Jessica失望的看著空了的酒杯,無助的看向酒保…顯然對方被她身邊這個健康寶寶警告不准再給她酒了…

 

    「妳好壞!我討厭妳!討厭死了!我要跟小允告狀!」Jessica舌頭都快要打結了,卻還是要發洩一下委屈的心情。

 

    侑利無奈極了,她討厭醉女人,尤其是現在在她面前這個酒量不好,還學別人借酒澆愁的女人。

 

「醜死了,快點坐好,等我結完帳我們回去了!」

 

「我!…我哪裡醜了…哪裡醜!」Jessica萬般無辜,她真的很無辜,相信現在酒吧裡面的人只有權侑利這呆子認為她醜。

 

不過這也不能怪權侑利,在她眼中,世界上能讓她連醉了都覺得很好看的女人大概只有允兒,

 

    幾乎所有男士包括女士的眼光都被Jessica吸引走,一來是因為酒醉的關係,讓Jessica雙頰紅暈、眼神迷濛,加上那有些軟嫩的聲音,根本沒人會忽略…

 

    二來是因為從來時一直帶著的壓舌帽,已經不知道在哪次的搶酒過程中掉了,Jessica沒自覺、侑利沒經驗,全酒吧的人幾乎都知道了,她是大明星Jessica。

 

    Jessica倒在沙發上,無法坐穩,在侑利過去結帳的過程中,她已經備好多男士邀請跳舞,雖然酒醉中但是她還是多少有些危機意識,看著那些人的眼神,讓她戒備又覺得噁心…

 

    推開那些人,Jessica這才了解自己的鴨舌帽掉了,小小的抱怨一聲起身往侑利那走去。

 

    「诶诶…妳小心點…不是叫妳在那等好嗎?」

 

    「不…不能在哪等啊……」Jessica還在大舌頭…思考整個無法保持清醒:「好像…好像被認出…認出來了。」

 

    侑利看了看周圍,大家立刻有默契的轉移視線,就是不盯著她們看,侑利也覺得不好,壓了壓自己頭上的帽子,趕緊扶著Jessica離開。

 

    街道上權侑利無奈的半摟Jessica,恨不得把她騰空抱起,對方完全像個軟骨魚一樣…

 

    「妳這個麻煩鬼!走路走好啊!」

 

    Jessica被念得不爽,抬起頭大吼:「妳們都欺負我!妳就會罵我…一點也不溫柔…而她…她…」

 

    「她?」侑利不解,重複著。

 

    「她…太溫柔了…」Jessica痛苦的閉上眼,這句話劃破空氣竟然無限的難過:「這種溫柔…好痛…好痛……我可不可以不要?」

 

    金泰妍…妳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溫柔?不要那麼顧大局……

 

    權侑利根本不知道她在說誰,直接聯想成允兒,皺眉問:「溫柔不好嗎?」

 

    她家林允兒溫柔犯著她了?

 

    「哪裡好…我不懂大家都說她是為我好!倒底是哪裡為我好!我不要那些!!從沒說過我要…為什麼要強迫我…接受…這些好意…那都不是我要的…」

 

    金泰妍追求的那些…她根本不懂,她只是想要一個情人在身邊被愛跟愛著的感覺…為什麼要弄的那麼難、那麼複雜?

 

    「所以…妳最近不是煩工作的事?」侑利這可了解了,林允兒根本誤會Jessica煩的事情,她就想哪有人為工作不順可以那麼消極了。

 

    但是,為林允兒對她溫柔而消極……也很奇怪吧。

 

    侑利扶著Jessica,看著對方的臉好久才淡淡的開口。

 

    「她溫柔對妳,那是因為…她在乎妳啊。」

 

    在乎?呵呵…在乎?

    Jessica憤怒的推開侑利,怒吼:「妳懂什麼!!」

 

    在乎、在乎、在乎、在乎!

 

    但是我在乎!〞

 

那天夜晚…泰妍告訴她,她在乎…

 

〝我在乎這些。〞

 

泰妍在車上的話…她一直記著。

 

    〝我不可能沒有工作,妳應該理解才是!〞

 

    理解啊…一直很努力理解…她也同樣在乎啊,在乎工作,在乎…她。

 

    〝西卡啊!

 

我們…讓taessica從媒體眼中消失吧。〞

 

    為什麼…這些在乎…會把她們埋葬掉?

 

    她不要…

 

    「我根本不要那些在乎!我只要…」一直到喝醉了,酒精麻痺了自己的理智,Jessica才敢大聲喊出,才感這樣的純粹表答。

 

    她雙手用力的抓住權侑利外套的衣領,憑藉著那股力量讓自己可以好好的說出…

 

    「我只要她愛我!!」

 

    她只要…金泰妍愛她就好…

 

    但是不行,金泰妍的愛註定有外在束縛,她有家人、有工作、有責任心,有太多太多,包括她知道的,還有不知道的…

 

 

金泰妍,總有種種她所說的在乎…

 

    權侑利瞪大著眼睛,手只是不自覺的摟緊那個快要滑落的身子,心裡因為Jessica的話處於震撼中,她…不懂了。

 

    她說的…是誰?

 

    真的是…

 

    〝喀擦〞

 

    沒給她多於的時間思考,一閃一閃的閃光等讓她率先回神,低聲咒罵了一聲,侑利摟緊懷裡那個她五味雜陳的對象快速往路邊招攬計程車。

 

    閃光燈不停的閃、那些記者完全不顧慮的狂照,半夜三更在聲色場所出現這種大明星本就不多見,能遇到現在正在議論話題上的人物更是獨家,加上Jessica之前就是抱出同志緋聞,現在又跟一個女人摟摟抱抱的在大街上,不照實在是對不起出來偷拍的意義。

 

    記者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這次還想逃到哪!Jessica?〞

 

 

 

 

    「姐姐,早安。」一大早,夏妍在看到從化妝室出來的泰妍,整個眼睛都亮了。

 

    泰妍昨天晚上在她睡著後才結束通告回家,夏妍是這陣子第一次看到姐姐出現在家裡。

 

「早安,夏妍。」泰妍擦乾臉上的水漬,摸了摸夏妍的髮。

 

    「姐姐最近很忙對不對?什麼時候可以再回來陪夏妍玩?」夏妍稚氣的問著,許久未見的泰妍讓她巴著對方不放。

 

    「再等等…」泰妍低下頭看著她,有些愧疚的說道。「同學最近有沒有拿姐姐的事煩妳?」

 

    夏妍笑著沒說話,泰妍自然知道…怎麼可能不問呢。

 

    「姐姐。」

 

    「嗯?」泰妍撫上她的髮,柔柔回應。

 

    「不管姐姐在外面再累、再委屈,夏妍跟媽媽都等妳,回家,我們都不覺得妳有錯。」

 

    一句簡單的話,讓泰妍的心重重的被提起,抿著唇對夏妍她露出笑容,卻略嫌牽強。

 

    如果夏妍知道,自己讓她在學校被同學詢問煩擾的原因,是因為她跟Jessica的戀情,她們兩個…是真的。

 

    夏妍還會對自己笑嗎?

 

    手機的鈴聲讓泰妍趕緊拉回神智,看了來電視崔秀英,泰妍漏出有些放鬆的笑容,心裡某處的柔軟處被騷動著。

 

昨天在離開電視台前,她拜託秀英的事情,這是她想過好久之後的決定…

 

這次的事件都再慢慢的結束,只要再忍一忍,那些負面風波很快就會過去…

 

而她,想要好好跟Jessica談談,用這個…作為契機…

 

有些開心的接起電話,泰妍直接開口:「是秀英嗎?昨天拜託妳的事情那麼快…」

 

    電話那頭沒有讓她把話說完,催秀英打給她並不是為了自己昨天拜託她的事…

 

    「金泰妍!!妳看網路新聞了沒!?西卡…西卡她…出事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