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妍帶她回了自己的家裡,金母跟夏妍也都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了,看到來人並沒有太大的驚訝,熱心迎接著。

 

    因為Jessica一晚上沒有睡好,泰妍在她打過招呼後,就要她先去她房間睡一下。

 

    進到房間,泰妍才關上門,Jessica就轉過背著她的身子緊緊抱住她。

 

    「我得回公司一趟,晚上的通告推不掉。」泰妍同樣抱住她,埋在肩窩的鼻子忍不住吸吮著Jessica的香氣,不捨的說。

 

    扶Jessica在床邊躺下,泰妍幫她蓋好被子,兩個人就這樣相望著。

 

    「…早點回來。」久久,Jessica吐出這句話,泰妍愣住了會,才笑著點點頭。

 

    「我會盡量早。」

 

    看著泰妍,Jessica伸手撫在她的臉上,指腹來回摩娑著剛剛在車上哭的有些腫的眼眶。

 

    「好丟臉…對吧?」泰妍笑笑,臉往她的手掌方向蹭了蹭,倒讓Jessica抿著唇搖頭。

 

    「記得我在交往前就說過的嗎?妳可以在我面前哭的,我不介意。」

 

    「……」泰妍看著她,傾身吻上她的唇,輕輕的、淺淺的,卻是最近這幾天,最令人感到的安慰。

 

    〝泰妍。〞

 

〝妳可以哭喔,我不介意。〞

 

 

    當然記得…也是從那一晚小公園的對話,讓她開始在潛意識裡渴望這失控的感情。

 

    她們好像好久好久,沒有好好待在一起了。

 

    這吻沒有持續太久,離開與她交著的唇,金泰妍緩緩的說著。

 

「等我回來。」

 

 

 

 

    Jessica躺在金泰妍的床上,持續失眠的她,聞著床上帶有泰妍味道的被子,抱著抱著竟然就這樣睡著了,一直到晚飯,夏妍才進房把她喚醒。

 

    揉了揉眼睛,就先問泰妍回來了沒,夏妍搖搖頭,說估計晚飯後才能回來。

 

    晚餐時間,金母做了些菜,頗熱情的幫Jessica夾菜,她知道兩個孩子最近都遇到不少事,那些媒體八卦的程度泰妍也沒少跟她講,所以她現在看到Jessica份外的心疼。

 

    簡單的吃完晚餐,Jessica又回到泰妍的房間,金母拿出了泰妍的衣服,要她先去梳洗、梳洗。

 

    「嗯,我等等就去。」Jessica笑著應答,隨即想到什麼,跟金母說自己想去一個地方。

 

    「妳現在一個人出去好嗎?」金母擔心的說:「不然我讓夏妍陪妳一起…」

 

    「不用了,明天她不是還要上學嗎,不用陪我了。」其實她也不是要去哪,只是想要去旁邊的小公園看看。

 

 

 

 

    走到小公園,裡面一個人都沒有,晚上小公園只有幾盞燈,光線並不明顯…就算有人她也不用擔心。

 

    坐在盪鞦韆上,Jessica吐了口氣,看著那有些昏暗的路燈…想著泰妍。

 

    〝西卡…我只懂這個世界,我的生活都是演藝圈…對不起…對不起…妳不要拋下演藝圈好嗎?……不要拋下我…〞

 

    泰妍在車上說的話,深深的打進了她的心,晚餐的時候,從夏妍跟金母的口中,她知道金泰妍最近過的有多糟糕…。

 

    吃飯時,金母跟夏妍兩個告訴她,金泰妍今天早上得知消息後,那樣的慌張根焦急神情是金夏妍從來不曾看過的。

 

    「當下我還以為是她有在節目上得罪了誰,直到聽到她拿著手機慌忙的找著妳下落,我才知道是妳出事了。」金母一邊幫她佈菜時一邊說道,表情竟然有些開心。

 

    「能讓我們家泰妍那麼緊張的人,我還真沒見過,隨後又很認真的跟我們解釋事情原委,要我們不要對妳說太多讓妳煩心。」金母說完笑笑:「其實我們也不懂,只知道是八卦,妳們都辛苦了。」

 

    「姐姐真的好重視妳,她把妳看的就像是我、媽媽一樣…像家人一樣喔!」

 

    就連夏妍也說,金泰妍重視她。

 

    Jessica有些後悔最近的避不見面…那天晚上的簡訊,泰妍沒有回應只是因為她不知道要怎樣跟自己說吧。

 

    〝我好想妳。〞

 

    金泰妍想她。

 

    她怎麼會忘記、怎麼會忽略…金泰妍的孤獨,音樂劇的時候她不就說過了…金泰妍孤獨,她的世界裡面除了工作、家人,幾乎就沒有別的了。

 

    而她,是金泰妍除了那些以外唯一在乎的,她是金泰妍在她原本孤獨的世界中,第一次的任性。

 

    明明知道她們都是女生,也知道兩個人走下去很困難,這是金泰妍不可能會選擇的選項。

 

    但是因為她,所以金泰妍一直都緊緊抓著。告白、交往…金泰妍在交往前跟她的警告語確認,卻從來都不捨推開她。

 

    因為她被粉絲騷擾,甚至被飯攻擊,最近又拒絕錄製節目,所以她以為只要自己適時的退出演藝圈,對金泰妍就是最好的放鬆…

 

但是她沒有想到,金泰妍她根本無法沒有演藝圈,她的離開,也就是等於離開金泰妍。

 

〝不要離開我…〞

 

    「那麼晚出來,不冷嗎?」熟悉的聲音響起,Jessica抬起頭看到金泰妍像上次一樣站在她面前。

 

    只是上次是下著雪,這次是夏天,上次兩人還只是朋友,這次是情人。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金泰妍坐到她旁邊的鞦韆上,淺笑:「媽告訴我的,要我出來找妳呢,我想妳應該會在這。」

 

    Jessica抿抿唇,扯開笑:「好像總是這樣,讓妳來找我。」

 

    上次也一樣呢…

 

    她總是…讓金泰妍驚慌嗎?總是讓金泰妍擔心的找尋她?

 

    金泰妍看著Jessica,一臉她問了奇怪問題,接著她的話:「妳不見了我當然會找妳。」

 

    「不會煩嗎?」這句話包含了最近的種種,Jessica竟然有些苦澀的問出。

 

    兩個人交往後,很多事情都接連出來,很多事情金泰妍不說,她不了解…金泰妍說了,她可能還是不了解…她怕金泰妍久了會嫌煩…

 

    「不會。」泰妍聽到她這樣說,失笑。

 

    「為什麼?」Jessica還是堅持問,嚴肅的臉色讓泰妍也跟著停止了笑。

 

「其實我被冷凍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如果我少做一點衝動事,根本不會被冷凍,還有妳那通告,我那天…就算不舒服也不該這樣為難妳…再加上這次酒醉的事情,還要妳慌忙得找我、擔心…」

 

    「西卡。」看到Jessica說著說著眼眶都紅了,泰妍打斷她的話。

 

    「我不會覺得妳煩…」

 

    「但是!」Jessica正想要舉更多例子,卻被泰妍得話堵住。

 

    「妳是我的戀人,永遠我都不會覺得妳煩。」泰妍搖搖頭,又說:「不,應該說…為妳煩心是應該的不是嗎?」

 

    「泰妍…」Jessica從盪鞦韆站了起來,緊緊的抱住泰妍。

 

    「妳不珍惜妳自己的身體亂喝酒,這才是我生氣的點。」泰妍也回抱住她,柔聲的在Jessica耳邊說著:「西卡,我不能沒有妳。」

 

    從頭到尾…金泰妍都不勇敢,就是因為不勇敢,所以才小心翼翼,才會穩扎穩打得走演藝路。

 

    這陣子的衝勁、積極向前…都是因為兩人的感情而武裝起來的,她可以迎接打擊…但是她不能沒有Jessica。

 

    「早上…聽到秀英說出妳的消息,我真的好擔心。」

 

    泰妍把大概的情況都跟Jessica說,順便也把公司對於她的處罰跟秀英被調走的事情也說了。聽完讓Jessica更難過了。

 

    「對不起,在妳身邊一個人都沒有的時候,我還搞不清楚狀況要我們冷靜一下。」手撫上泰妍的髮,Jessica憐惜的撫摸著,那燈光照耀下白皙的臉龐…最近都消瘦了。

 

    泰妍搖搖頭,享受著Jessica的柔情,滿足的笑著:「現在妳陪在我身邊,就好。」

 

    Jessica忍不住又抱緊泰妍…沒見的日子裡面,也好想她。

 

    她也一樣…想要一直陪在金泰妍身邊。

 

 

 

 

    兩個人沒有在小公園待太久,外面畢竟還是不安全,回到泰妍的家時,金母跟夏妍已經準備要睡覺了,兩人前後進了浴室洗澡,等到雙雙跌落床鋪中時已經快要十二點了。

 

    Jessica窩進泰妍的懷裡,舒服的都要發出輕嘆。

 

    「明天打電話給經紀人,我想她們一定很擔心妳。」泰妍不忘提醒,Jessica倒嫌她煩了。

 

    「我知道啦,今天在風頭上,明天我會乖乖開機的。」

 

    泰妍聽到她允諾,笑著點點頭,吻著Jessica的額頭,順著幅線,鼻子、臉頰,嘴巴,然後纏綿的來了個熱吻。

 

    許久不見的兩個人都吻的急切,泰妍把棉被又拉高點…張開口把舌頭也伸進去,兩個人熱情的擁吻著,卻又克制著聲音。

 

    「西卡…西卡…」泰妍急切的喊著,吻隨著每喊一次用更加深,吻到Jessica幾乎快要喘不過氣,直到感覺到對方停下來,Jessica才緩緩的重新睜開眼,呼吸有些不穩的看著金泰妍。

 

    她撐在Jessica的身上,眼神充滿著濃濃的感情,Jessica喜歡這樣的泰妍,眼中只有她,迫切需要自己愛她的金泰妍。

 

    「西卡。」

 

    「嗯?」感覺到泰妍倒像她的身邊,Jessica不解,她想要說什麼,泰妍的表情很認真,握住她的手她的胸口放著。

 

    「有沒有感受到我的心跳?」

 

    Jessica笑了,點點頭。

 

    「它愛著妳。」金泰妍說著,Jessica看向金泰妍的眼神。

 

    「知道了。」

 

    「西卡…」

 

    「嗯?」

 

    泰妍看著她,臉頰竟然染上了一抹紅暈,Jessica睜大眼,聽著她的下一句話…

 

    「今晚…愛我,好嗎?」

 

    泰妍的話很短…卻讓Jessica不知道如何回應,撐起身子看著泰妍不知道要回什麼好。

 

    「西卡…」泰妍臉更紅了,撇開視線…「妳說句話嘛…」

 

    這樣她好尷尬。

 

    「呃…我…」Jessica好像這才了解語意,臉也不爭氣紅了,「我…我可以嗎?」

 

    看到泰妍眼神又飄向她,Jessica有趕緊改口道。

 

    「妳…妳…妳可以嗎?讓…讓我…呃…」Jessica講到自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懊惱的咬了咬自己的舌頭。

 

    本來還很緊張的泰妍看到她那模樣,扯開了嘴角笑了。

 

    「金泰妍!妳笑什麼啦!!」Jessica被泰妍的笑弄得更害羞了,伸出一隻手作勢打泰妍。

 

    「別打我啦…」泰妍自然知道Jessica不會真的打下來,卻還是假裝躲了躲,挪近對方的懷抱裡面抱住她。

 

    Jessica無奈的抱住她,抬起眼珠子想了會,又把懷抱稍稍的拉開,緩緩的親著泰妍的臉頰。

 

    「……」泰妍沒有說話,半瞇著眼睛看她吻著自己的臉,每一個地方都品嘗一遍,最後吻住她的唇,這次換成是Jessica帶動著把舌頭送進金泰妍的嘴巴裡。

 

    「唔…」泰妍稍稍不適應,有些害羞的往後推了一點,Jessica侵入不成,一時有些小晃神,隨即皺眉瞪著金泰妍。

 

    〝不是妳要我主動嗎!我主動了,妳幹嘛跑掉?〞

 

    那眼神的詢問真明顯,泰妍也用眼神委屈的瞄回去。

 

    〝不習慣嘛…〞會害羞。

 

    Jessica大概是讀懂她的意思了,嘟著嘴看了她ㄧ眼,翻過身子去。

 

    「不玩了…」

 

    泰妍看一下子被對著她的人兒,好脾氣的湊上去,整個人從後面抱住她。

 

    「別這樣嘛~~~」那語氣!軟到Jessica覺得現在有隻小白狗在後面狂搖尾巴。

 

    「西卡~~~妳生氣了?我不是討厭~~我…我…」本來有些撒嬌的語氣竟結巴了,Jessica張開眼問著。

 

    「妳怎麼了?」

 

    「我…我第一次…緊張嘛…」軟軟的聲音欲言又止,Jessica聽在心裏一陣麻。

 

    迅雷不及掩耳的時間,泰妍整個人被Jessica壓在身下,軟軟香香的佳人理了自己,但是表情卻挺危險的。

 

    金泰妍…妳什麼時候那麼受了?!

 

    咬著牙,她不過是想要讓Jessica好好的安心,也讓自己可以藉由這次放下那有些疲憊的堅持,她一直想要再Jessica面前完完美美,找不到缺點,卻好像太過於被這種虛榮心給衝昏頭…

 

    努力那麼多、堅持那麼多,說到底,她真的只是想要Jessica愛她…

 

    希望Jessica會更捨不得她、更放不下她、更依戀她,所以她督促自己要更強,但是不知不覺卻讓Jessica受委屈了。

 

    「西卡,我知道這種事情不是什麼承諾或賭注,也不是什麼條件,但是…我真的希望妳可以…得到我…」泰妍摸著Jessica的臉,彆扭的把那句打死她都不想要太常掛在口邊的話說出口。

 

    那三個字很言情,很老調,卻充滿濃濃的力量,就因為不是常掛在嘴邊,才更顯重要。

 

    「我不會讓妳有反悔的機會。」Jessica對金泰妍柔柔的勾起笑,把泰妍那句話又原封不動的送回她的嘴裡,隨即兩個人的衣服慢慢的從被子底下丟出,分不清哪些是自己脫的,還是對方扯落的。

 

    整個晚上,初次探索著懷中的人兒,Jessica只能依著自己舒服的經驗撫摸著、吮吻著…泰妍沒有讓她太受打擊,每一聲的抽氣,還有埋在她肩窩的悶哼,都讓她ㄧ步一步的往下走…彼此的喘息跟吟哦聲久久不散,藏在棉被下的嬌軀纏在一塊。

 

    泰妍在身下的痛楚來臨時,稍稍皺起眉,隨即整個人吻上Jessica的嘴,幾乎可以說是氣音的片語從嘴巴流出。

 

    「真的…好愛妳…」

 

    一整晚,兩人既怕被家人發現而忍住嬌喊,卻又忍不住一次一次的觸碰著對方,平息這久久不見的寂寞難耐,直到體力好盡,雙雙到入對方的懷裡沉沉睡去。

 

 

 

 

    次日一早,泰妍首先睜開眼,看著從窗簾縫透進來的陽光,抬起手遮了眼。

 

    「唔嗯…」懷中的人兒蹭了蹭她的頸窩,被窩下的裸臂把自己抱的更緊。

 

    泰妍看著她,開心的親了親她的臉頰,然後吻上她的嘴巴,花了點時間把懷中人吻醒。

 

    「夢到什麼了?」那麼不願意醒來。

 

    「夢到被小狗強吻…」Jessica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揉揉眼睛,整個上半身裸露在空氣中,金泰妍撐著頭,看著美好景色。

 

    「還痛嗎?」想到什麼,Jessica回頭看她。

 

    「什麼?」

 

    「妳啊,會不會不舒服?」說完有些害羞的勾起自己的髮到耳後。

 

    泰妍看著她害羞,起身從後面把她抱住。

 

    「不痛,老婆好溫柔,所以不痛!」說完拉住Jessica的手作比劃:「痛痛都飛走囉~~~」

 

    「金泰妍妳別鬧了!」Jessica被她弄得失控低吼,因為還在金家,聲音一點力量都沒有,很快就被金泰妍無視的吻上她的嘴巴。

 

    兩個人抱在一起,吻了好一會,Jessica才推開對方,有些嬌喘:「好了…該去工作了…」

 

    泰妍聞著Jessica特有的味道,點點頭,兩個人起身穿衣,得趁金母還沒想來叫兩人起床前趕緊起床,不然就被發現門是鎖著的。

 

 

 

 

    在泰妍家待了一晚向是充飽了電,吃完早飯後Jessica就叫經紀人到附近的商店街她,泰妍則待在家做些事後處理…

 

    她得洗一下床單。

 

    把床單洗好,拿到陽台去曬,撢了撢把水滴撢出,泰妍覺得最近的鬱悶心情也隨之過去。

 

    什麼都可以過去的,只要Jessica在她身邊。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