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走在鄭氏得大宅子裡,鄭秀妍的臉色異常冷清,心裡因為剛剛門外秦禮的話而不開心。

 

    接手這件事情她從來沒想過,雖然知道總有一天會輪到,卻不覺得會那麼早,而且現在的重點是…她不想離開。

 

 

    「進來不敲個門成何體統。」看著自己得女兒衝進自己得書房,鄭父眉頭一皺,語氣也跟著頗為不滿。

 

    「為什麼這麼突然幫我準備這場飯局?」鄭秀妍在做完簡單得問候後,挑明著說。

 

    「只是希望讓妳慢慢認識政商界的一些長輩,對妳以後會有幫助…」

 

    「但是…」她還想要反駁。

 

    「鄭秀妍!」雖然聲量不大,卻十分有威嚴,讓她只有點頭喊是的份。

 

    「妳最近,是不是太過了…先不談妳那些不堪入目得新聞,我聽說妳現在在接拍戲劇?那應該不是妳該涉足得領域…」

 

鄭父把自己得身子靠向椅背,語氣有些質問意味:「妳應該記得我們的約定,那個圈子我不反對妳去闖闖,卻不要妳放全部心思,妳別忘了妳真正的身份是鄭氏集團得繼承人。」

 

    這點,在鄭秀妍當年帶著Jessica的名字走出家門時,就說得清清楚楚的。

 

    Jessica可以光鮮亮麗,可以努力在演藝圈嶄露頭角,卻不能阻礙鄭秀妍,不能抹滅鄭秀妍的責任。

 

    「爸…」秀妍抬起頭,眼神有些變了,這倒讓鄭父十分不滿。

 

    「我不喜歡妳這種眼神,別告訴我一些我不喜歡聽得消息。」

 

    鄭秀妍苦笑,可惜…這消息她知道父親一定不喜歡。

 

    「爸…我不想離開那裏了。」我離不開了…

 

 

 

 

    接連得幾天,金泰妍都過得異常沉悶,自從那天回家後…自己得母親對於她或者Jessica好像就有著防備,時時刻刻都在掌握自己的動向,還常常旁敲側擊打探Jessica的一些近況,語氣卻不是以前得關心,多了幾分得猜疑。

 

    在公司外面不遠得小公園,金泰妍坐在長木椅上,看著藍藍的天,所有得疲憊都顯現在臉上。

 

    也只有這時刻她可以好好的放開自己,反正沒有任何人看得到,金泰妍不禁苦笑,自己這樣是不是太悲情了點,好像自己是言情女主角一樣。

 

    〝喵嗚~~〞本來還沒注意但是隨著閉上眼睛,聽覺開始跟著靈敏起來,小動物的稀疏聲更為明顯,金泰妍睜開眼睛,緩緩的看著聲音的來源…草叢得另一方。

 

    「拜託啦!!小貓~~~我是在幫妳~~~~別再咬我了~~~~」隨著走進,金泰妍有些訝異,原來在這公園的演藝人還不只它一人,現在蹲在那裏想要靠近貓咪的Tiffany也是其中一份子。

 

    「妳怎麼在這裡?」泰妍看著對方,直接脫口問出,不過好像嚇到那邊的一人一貓,哇的一聲,貓跑了、人倒了。

 

    「妳幹嘛嚇我…」Tiffany埋怨性的看著走進草叢的金泰妍,語氣充滿惋惜。

 

    金泰妍好笑的在她身邊坐下,一問之下才知道Tiffany在回公司的路上看到這隻被丟棄的小貓咪,看小貓咪好像很虛弱,就用衣服帶到公園,本來買了牛奶要給貓咪喝,但是貓咪好像無法接受人類的牛奶,忙亂了一陣子,崔秀英被Tiffany無奈的樣子弄得沒轍,開著車子去找寵物店,買專門給貓喝的牛奶。

 

    「本來我想要在餵餵看她,哪知道它一看到我就一直亂抓我,根本不理我。」Tiffany難過的八字眉又出現了,委屈的像忠狗一樣…或許就因為太像忠狗了吧,貓咪求生意志要自己不要靠近她…

 

    「我看看…來…小喵…」泰妍蹲起身子,看Tiffany一直吃鱉的樣子竟然覺得有些好笑,心想換她試試看。

 

    小貓咪可能因為太餓了,雖然跑了確一直躲在樹枝間,瑟縮著。因為泰妍的聲音而動了動自己的耳朵,眼睛朝折泰妍的方向看過去,歪著頭的樣子像是在思考來人是誰的警戒,但是意外的是,它一步步向金泰妍靠近,走出樹枝叢。

 

    「來…過來喔…」金泰妍把自己放在包包裡面的保溫瓶扭開,用小杯子倒了一些水,和剛買的牛奶…

 

    「妳買的牛奶太冰了,我們人類喝的牛奶太濃…要稀釋過後才可以給小貓咪喝…加上小貓咪剛出生,腸胃系統並不完全,當然不會想要喝妳的牛奶啊。」

 

    金泰妍伸手把小杯子放到貓咪面前,對方緩緩靠近,舔了幾口後對金泰妍叫了一聲,就低頭開始喝牛奶了。

 

    「天啊!!!好神奇喔!!!」Tiffany發出驚叫聲,倒讓金泰妍無奈的笑了。

 

    「安靜點,小貓咪不喜歡吵鬧。」泰妍摸摸貓咪的頭,柔聲說:「不要理那阿姨,她太吵了,嚇到妳了吧。」

 

    「金泰妍!!妳竟然叫我阿姨!!」顯然Tiffany放錯重點,泰妍看著她在那跺腳,想要靠近貓咪又怕一走進它連牛奶都不喝,站得遠遠的觀望。

 

    真有意思!

 

 

 

 

    等到崔秀英大老遠買了一堆貓用品回來,小貓咪早就喝飽了,膩在金泰妍的腿上小憩。

 

    「妳怎麼也在這啊?」崔秀英擦了擦在烈日底下造就的汗水,看著金泰妍跟Tiffany聊得很開心。

 

    Tiffany看到崔秀英很開心,拉著她的手開始誇讚金泰妍有多厲害,剛剛餵小貓的經過被她說的像是電影般的驚奇,倒讓泰妍聽了直笑。

 

    「我看不是我太厲害,是妳太不受歡迎了。」金泰妍揶揄她。

 

    「哪有!!只是小孩跟小貓咪不得我緣罷了!我還是很有魅力好嗎!!」Tiffany嚴聲抗議,再怎樣說她也是偶像,還是得要捍衛自己的魅力點!

 

    「妳們兩個別吵行不行…現在當下問題不是這個好嗎!」秀英看到兩人疑胡的看著她,忍不住低吼:「小貓咪!是要怎樣處理她!!」

 

 

 

 

   「載我到京畿道一山…」Jessica報出地名,計程車司機緩緩把車開上路。

 

    這兩天她都住再鄭家大宅裡,因為再演藝圈的事情讓她跟父親周璇很久,甚至因為這樣還嚴重脫到她跟劇組的拍攝進度,讓她覺得很對不起人家,整個人處於煩躁狀態。

 

    談判的情況不樂觀,父親很不喜歡她的意見,甚至可以說反彈很大,本來她也的確是抱著闖一闖的心態再經營演藝事業,但是一旦開始要努力在這圈子任份的待下去,卻發現家庭這關卡她得花點力氣跨過去。

 

    她是鄭秀妍,這點她抹也抹不掉,她必須承擔的,原本以為可以像以前談進演藝圈一樣平和的結束,卻沒想到父親母親的態度異常強硬。

 

    父親甚至想要加速讓她進入鄭氏,這意味著Jessica將要隨著父親抽回對她的自由而消失。

 

    「不能消失…」

 

    「小姐,妳說什麼呢?」司機聽不清她的話,以為對方是再對她說話,側頭問到。

 

    「不…沒事。」Jessica冷然的臉看了手中的手機,本來想要撥通電話給那人…卻遲遲沒按接通鍵。

 

    等等還要拍戲…現在不行,聽到那人的聲音自己一定會太放鬆。

 

    Jessica閉上眼,把手機收進包包裡面,調適好自己的心情,緩緩在腦中演練劇本跟台詞。

 

 

 

 

    金母拿著大袋的東西,緩緩的朝泰妍的宿舍走去,今天金泰妍打電話說要在宿舍過夜,就不回家了,這讓她很擔心。

 

    是因為什麼…?為甚麼最近一直住在家裡的泰妍會想要在宿舍待一晚?金母按耐不住自己的胡思亂想,打算直接去她宿舍一看,反正…反正鑰匙是給她了,她去找自己女兒非常理所當然!

 

    隨著越靠近目的地,她卻害怕起來…她ㄧ方面想知道答案,一方面又希望一切都是自已多心,壓著那過快到幾乎像是心悸的胸口,金母調整自己的呼吸,繼續往前走。

 

    如果真是那樣,她會阻止她們的…絕對…絕對不能走那條路啊,那樣太傻了!

 

    才靠近大門,金母就可以聽到裡面的嬉鬧聲…金泰妍家,有人在。

 

    她可以聽到金泰妍歡樂的吼叫,這讓她竟然有著一鼓火冒上來,她在氣,金泰妍倒底懂不懂潔身自愛!這樣的可恥的感情怎麼可以笑的那麼開心?

 

    因為激動,金母甚至忘記自己有鑰匙,有些急促的按著門鈴,一次沒動靜,兩次、三次、四次。

 

    開門啊!她要進去阻止她!

 

    「媽!?妳怎麼來了?」金泰妍被門鈴聲嚇到,打開門看到蒼白了臉的母親更是驚訝,隨即很快意會過來,臉色也跟著有些陰沉。

 

    她並沒有得到她母親的信任…

 

    「屋內有別人,是誰?」金母雖然口中詢問,卻推開金泰妍往裡面走,脫了的鞋子有些侷促的亂放,金泰妍轉過身幫她把鞋子放妥,金母已經跑到客廳去了。

 

    「妳們!…是?」金母並沒有看到她想要責難的身影,而是兩個沒見過的女生。

 

    三個人都僵在當場…喔!還有一隻貓因為冷場的氣氛而應景的叫了一聲,在客廳的三人一貓都尷尬著。

 

     「秀英、帕尼,她是我媽…」泰妍走進,簡單說著,右轉過頭對金母:「媽,這是我的前經紀人秀英,我的公司後輩Tiffany。」

 

     秀英跟Tiffany都驚奇的看著眼前的婦人,剛才她們都被那門鈴嚇到,像是要討債還是抓姦似的,是泰妍的媽媽啊…

 

     兩個人趕緊打招呼,金母的態度瞬間緩和很多,沒有了一開始衝進來的咄咄逼人,和善的對兩人笑著。

 

     「我們家泰妍承蒙妳們照顧了。」

 

     「喵嗚~~」兩人還沒發話,小貓咪就像是聽懂般的對應,這才讓大家注意到它的存在…真聰明!

 

     本來在公園的三人拿小貓咪沒辦法,又不能丟掉,秀英跟Tiffany現在住的地方不能養貓,最好只好屈就於金泰妍的家裡,金泰妍既好笑又無奈,甚麼叫屈就?把她當收容所啦!

 

     「原來是這樣…我還想泰妍怎麼突然又說要在宿舍過夜,最近她很少不回家的…」金母雖然笑著,但是眉頭卻沒有散開,Tiffany沒注意,繼續跟金母攀談,而秀英敏感的察覺到,看了泰妍一眼。

 

     泰妍的臉色非常暗淡,雖然勾著笑卻也沒到心裡,打開電是胡亂轉著,有時候被Tiffany跟金母打斷,只是三兩句代過,泰妍沒有打算讓金母待在這裡,一言一語都在暗是要母親離開,但是金母很喜歡Tiffany這女孩,一直拉著她聊,讓Tiffany受寵若驚,也跟著話匣子打開。

 

     秀英喝了口水,有些無奈的坐在一旁陪襯,她懂金泰妍的心裡,關於家人這一塊,金泰妍是不准工作上的人扯上邊的,顯然她沒打算把Tiffany跟自己介紹給母親認識,不是自私,就是一種觀念問題。

 

     突然金泰妍的遙控器停在一台,會發現是因為電視發出的聲音終於可以串出完整的意思,而不是跳躍的,崔秀英正覺無聊,轉頭看向電視機,才拉下臉。

 

   〝天后Jessica與秦氏集團大公子在百貨公司幽會,雙方愉快相處!〞內容主要是報導Jessica被眼尖的民眾拍到與公子哥出現在百貨公司及高檔餐廳,新聞還詳盡得把秦氏大公子秦禮的經歷一一翻出,跟Jessica作比對,甚至還有一種說法是,Jessica也出自名門。

 

 

   「西卡那孩子還真是漂亮啊。」金母的聲音打入大家的耳膜,語氣談不上開心還是低落。

 

   崔秀英看著金泰妍,對方把搖控器放下,音量調小聲點。

 

   「對啊!我見過Jessica前輩,她真得好漂亮…」Tiffany開心得跟金母說了好多好多Jessica的優點,金泰妍卻笑也不笑的看著電視。

 

   「是啊,那孩子就是太漂亮了!如果我有兒子倒不希望交到這種女朋友,太沒安全感了,幸好我生的是女兒,對吧,泰妍?」金母雖然問泰姸,卻沒看向她,只是繼續抓著Tiffany的手。

 

   「呃…」Tiffany有些尷尬,看了一眼泰妍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如果她不知道Jessica真正交往的人就在眼前,她或許還可以放縱自己小小的幫金母支援,但是…金泰妍是啊…

 

   「不過西卡那孩子真的很蠻貼心的,我也考慮把她收做乾女兒,跟泰妍有個照應…」

 

   泰妍聽著母親的話,勾起笑容:「那她會是個不孝的乾女兒,連我這乾姐姐要見到她都得排隊呢!」

 

   握著遙控器的手,越來越緊。

 

 

 

 

   「這是怎麼回事!!?」Jessica看著報紙,整個人氣到發抖…

 

   爸爸他…還是動作了…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看到新聞,看來這次鄭叔叔沒打算壓下這則報導…這樣姐姐…妳的身分。」林允兒也覺得奇怪,照以往的模式,有可能會挖出Jessica就是鄭秀妍身份的新聞,都會在發行前被處理掉,為得就是可以讓人不把兩個名字連想在一起。

 

   但這次沒有,秦氏與鄭氏的好關係是社會上公認的,能讓大公子秦禮請吃飯又陪逛百貨公司…只是演藝圈人是不可能的,對方的來頭一定也不小。

 

   「我明明跟他說了…還沒談到一個共識前不准動我的事業,竟然!」Jessica咬著唇,努力的吸了幾口氣,壓下來委屈的淚水。

 

   這件事情,看來是要快點去解決了。

 

   「姐姐…妳還好嗎?還是今天…」允兒看她臉色不好,想要她先休息。

 

   「我可以拍!已經那麼多天因為我耽擱了,哪有臉在休息下去!」Jessica放下報紙,拿起劇本用力的把自己甩進沙發裡,開始背劇本。

 

   允兒嘆氣,只好坐下來沒她一起對。

 

 

 

 

   一直到了晚上,Jessica總算是補完了一部份自己的戲份,導演要她明天早點到,今天先回去休息。

 

   Jessica看了手錶,還有時間,就跟經紀人要求自己回去,稍微用帽子跟圍巾偽裝了一下,上了計程車交代了地址,她打算去兩人的小公寓,拿起手機傳了封簡訊給金泰妍,然後累的閉上眼睛休息。

 

    而泰妍這邊則像是開小型宴會,金母後面覺夏妍也過來,一群人都在家理吵吵鬧鬧的,泰妍坐在一邊看著她們,有些疲憊了。

 

    她想要休息…好累。

 

    不管是那些有的沒的新聞,還是媽媽的態度,都讓她想要把這一切都甩開,先好好的休息一下。

 

    Tiffany本來想要靠近泰妍,卻看到泰妍站起來往陽台走去,腳步也跟著往那裏靠近。

 

    泰妍在查看簡訊,好像因為裡面的內容而展開了笑容,在那一瞬間…Tiffany突然有些驚訝,她不用特別去看就可以知道是誰傳簡訊給她。

 

    是那個人。

 

    「妳怎麼過來了?不陪她們玩嗎?」泰妍抬頭看著她,扯開爽朗的笑:「不會是要拐我媽講我小時候的糗事不成,被趕了吧?」

 

    「哪有啊!!」Tiffany趕緊上前喊冤,跟泰妍開始在陽台上面抬槓起來。

 

    兩個人嘻嘻哈哈的,泰妍老愛逗她、戲弄她,卻在她氣到發火時對她露出〝好啦、好啦,我知道,別生氣!〞的表情,每次她露出這種笑容,Tiffany都不會禁呆住,好像也因為這樣,她喜歡拉著泰妍跟她抬槓,就是希望她可以多對自己做那樣的表情。

 

    突然想到什麼,Tiffany開口:「我知道阿姨不是有心的!妳不要在意她說的,Jessica前輩,是非常專情的…愛妳…」最後幾個字小聲了一點,她看到泰妍把食指放到唇邊,要她小聲點。

 

    「噓…我知道。」泰妍對她笑,覺得她真是傻傻得很可愛。

 

    「因為…因為當下我怕妳會生氣嘛…妳那時候有點恐怖,不像妳。」

 

    「是嗎?不像我啊…」泰妍對著她,無奈的笑笑:「我以後不會這樣嚇妳了,好嗎?」

 

    泰妍的柔聲讓Tiffany臉刷的紅通通,她的語氣…好溫柔、好溫柔…

 

    「妳…妳妳妳!總之…總之就是我要跟妳說!我…我…我沒有不看好妳們,妳…妳們會很順利的…很般配!!!妳開心點…要笑啊,這樣才對!」

 

    泰妍看到她這樣,忍不住大笑,這人完全把她當做偶像膜拜了吧,連對著她那麼久了還可以結巴。

 

    「我!我是說真的啦!!有任何事情,我都會站在妳這一邊!金泰妍!!我永遠都會幫妳!」Tiffany覺得自己的崇拜被瞧不起,不開心了。

 

    泰妍看著她,突然在心裡有一小塊告訴自己,那就用吧…既然對方都說沒關係了…

 

    「好啦!那妳多跟我媽說說話吧,她老人家喜歡嘴甜的小孩,我無法勝任。」

 

但是這樣…算自私吧?

 

    「那有什麼問題!我會抽空去找阿姨的!」Tiffany點點頭,像是接任務般接下了。

 

    泰妍在那一刻並不想要Tiffany介入…那是她的家庭…家人是親密的,在今天之前,除了Jessica外,她不打算讓任和人靠近自己的家人,所以才會有些生氣。

 

但是…她好累。

 

 

 

 

    當泰妍把房子裡面的人兒都送走,藉口自己要留下來收拾殘局順便做做曲而擺脫了金母的監視後,才終於有空回電話,哪知道對方關機了。

 

    「睡著了嗎?」泰妍知道自己太晚回對方了,但還是穿起外套,把小貓關到籠子裡面,水跟食物都放好,拿起鑰匙開車往小公寓出發。

 

    快速的到了小公寓,打開門看到燈亮亮的,卻沒有任何聲音,金泰妍扯開笑,大概清楚自己的戀人等不住她睡著了。

 

    走到臥房,看到坐在床邊的Jessica有些驚訝。

 

    「還沒睡啊!?」泰妍不再躡手躡腳,走進臥房裡。

 

    「妳都沒回應!我擔心都來不及了,哪敢睡啊?」Jessica皺眉,抱怨著。

 

    「可是我回撥給妳,妳手機關機了。」

 

    Jessica拿起手機,嘆口氣:「對不起,它沒電了。」

 

    簡單的梳洗一下,金泰妍上床抱住對方:「今天拍戲順利嗎?」

 

    Jessica輕哼聲,突然想到什麼,看著她:「妳看了新聞嗎?」

 

    看泰妍的臉色無奈,就知道她看了,Jessica嘆口氣:「那不是真的,我跟秦禮真的不熟,他也因為那新聞而傳簡訊跟我致歉了,媒體那些…」

 

    金泰妍抱著她,聽她埋怨著媒體亂七八糟的行為,卻沒有聽進去太多,現在她腦子裡面不想在塞些有的沒的,只是形式化的對應著。

 

    Jessica看她好像沒有特別的反應,也講的沒勁,開始轉移話題:「今天阿姨去宿舍了?怎麼待在那那麼晚?」

 

    「就早上在公司外面遇到帕尼…」這下子換金泰妍講述自己的一天經過了。

 

    Jessica本來就累,剛剛是因為擔心金泰妍而一直不敢睡,現在人來了,又聽著那些瑣事,眼皮沉重得很。

 

    「所以啦,我現在宿舍裡還有一隻動物等我回家呢!」泰妍笑著,突然想著:「西卡…妳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媽媽…」

 

    「什麼?」Jessica問著。

 

    「我是說,如果我媽媽發現的話,我們要怎麼辦?」泰妍看著Jessica。

 

    「阿姨怎麼可能會知道,兩個女生會是戀人誰都很難想像吧。」Jessica緩緩的躺下,她需要躺著,她好累。

 

    「但是…我是說如果,我媽她…」泰妍跟著躺下,又有點難開口。

 

    畢竟現在都沒攤牌,也不算被發現。

 

    「阿姨不會發現啦。」Jessica睏到沒耐心了,想要結束話題了。

 

    「妳又知道了?」

 

    「我知道,所以我們快睡覺吧,我好睏…」Jessica想要窩進泰妍懷裡,泰妍卻有緩緩拉開她。

 

    「西卡,我是說真的啦,如果…如果…我媽要我選擇…呢?」

 

    Jessica稍稍睜開眼睛,「妳的意思是會拋下我嗎?」

 

    泰妍驚吼:「怎麼會?我又沒這樣說!」

 

    「那妳幹嘛問我這問題,如果今天是我爸媽發現,我當然也會護著妳啊,只要果斷一點就可以了。」

 

    「但是…」泰妍不覺得自己的母親可以接受這打擊。

 

    接連幾天跟父親的唇舌戰,還有拍戲、緋聞,一堆零零總總,讓Jessica現在根本沒有心思想太多,她這三天加起來睡不到六小時,今天能早回來已經算是奇蹟了,沒想到弄到那麼晚還沒睡…估計她又不到三小時得起身趕去美容室了。

 

    「好啦!那妳就拋下我好了!這種事情不能問我吧。」

 

    「妳!!」金泰妍瞪大眼,不敢置信Jessica會說出這種話,心裡面深深的被劃了一刀。

 

    難到自己這麼沒有信賴感嗎?難到Jessica認為自己會拋下她?金泰妍好難過,看著翻過身呼吸逐漸沉穩的Jessica,突然眼眶轟著紅了,眼淚就這樣滑落。

 

    「妳到底知不知道不是如果……」泰妍難過的擦著眼淚,卻一直擦不乾,流不盡:「我媽她…她好像知道了…」

 

    但是她不知道,Jessica會那麼直接說這句話,是因為她相信自己不會被拋棄,才會那樣無芥蒂的說出口啊。

 

    「不問妳…我能問誰…?」

 

    她們信任彼此,這次…卻錯過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