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拍戲現場,Jessica跟著允兒坐在片場旁邊的椅子上。

 

    「叔叔叫妳回去鄭氏?」允兒驚喊出聲,想一想又趕緊摀住嘴,看到一旁Jessica睨了她ㄧ眼。

 

    「放心,目前還沒妥協呢!我不會那麼容易認輸的。」Jessica淡淡的說著,

 

    允兒看著她,想想問到:「那泰妍姐那邊呢?妳讓她知道了嗎?」

 

    見Jessica的樣子,林允兒就知道她八成把事情都自己攬上了,稍稍皺眉:「妳這樣泰妍姐也會擔心啊,兩個人交往不是應該要好好對待對方嗎?」

 

    「……」Jesscia沉默了好一會,才嘆口氣:「我會找時間跟她說得。」

 

    或許那天晚上…泰妍那樣問她,也有什麼蹊蹺吧?隔日一大早自己趕著去劇組,也就沒有再跟她提過這件事情…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Jessica想了想,撥了通電話給泰妍,卻進入語音信箱。

 

    「沒聽到嗎?」

 

 

 

 

    而電話這頭的泰妍沒注意到手機在響,放在宿舍客廳的沙發上面,自己走去大門開門。

 

    「噹噹!妳最愛的巧克力糖~~~~」Tiffany站在泰妍宿舍的門口,對她露出燦笑。

 

    「謝謝,進來吧,秀英呢?」泰妍側身讓她進入,領她去看小貓咪。

 

    「她啊,還在停車呢…喵喵,有沒有乖乖啊?」Tiffany看著泰妍從籠子把貓抱出來,開心得想要抱它,卻還是被對方巧妙的閃開了。

 

    「我看妳死了這條心吧。」泰妍看著Tiffany,有些好笑的說著。

 

    自從這隻小貓入住後,Tiffany幾乎三不五時就想要來看看小貓咪,接連也脫拉著秀英來,往往每次都是她跟秀英在那聊天,而她則跟小貓咪奮戰…喔部隊,應該說是培養感情。

 

    「那麼想養它,偷偷把它帶回去不就好了?」泰妍倒了杯水給她。

 

    「小貓咪這麼怕我…帶回去也是它餓死,我哭死吧。」Tiffany皺著八字眉說到,泰妍點點頭,想想也是,就靠在牆看著Tiffany跟貓咪培養關係。

 

    「阿姨今天沒有來啊?」Tiffany不受小動物喜愛,轉過頭看著泰妍找話題聊。

 

    泰妍搖搖頭,吞下口中的水才回答:「她說今天要在家裡做東西,夏妍生日。」

 

    「妳不去嗎?」Tiffany問,她看著泰妍那淡淡的表情裡面,總覺得好像不是那麼無謂。

 

    「夏妍有要我回去,但我還再看…」泰妍看著Tiffany,想了想才打算問出口:「妳應該也有感覺到吧,我媽她…對西卡起疑心了。」

 

    Tiffany沒有想到泰妍會這樣挑明著跟自己傾訴,有些訝異,怕泰妍又縮回自己的世界,Tiffany很快要自己壓下驚訝的表情,點點頭。

 

    「泰妍,妳有想過…要跟阿姨說嗎?」Tiffany想想又開口:「我不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態,但是,阿姨現在這樣的反應,妳瞞著一時也瞞不了一輩子。」

 

    雖然過於陳腔濫調,但是不解決還是不行啊。

 

「是啊…」泰妍對她苦笑,靠在牆壁的身子有些薄弱,勾起的笑不達心底。

 

    瞞不了一世…

 

    Tiffany沒有說下去,她知道泰妍的欲言又止是什麼,一鼓力量讓她脫口問了泰妍:「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Jessica小姐她…」

 

    「她不知道。」泰妍很快就打斷她,看著Tiffany然後揉揉她的髮:「她很忙的。」

 

    Tiffany看著泰妍坐到一旁的沙發,不知道要怎樣說才好…難道這種事情是可以暫時壓後的嗎?

 

    泰妍沒有讓自己放鬆太久,看秀英來了後,Tiffany沒有問題,就先回到她的房間寫歌,這幾天她嘗試了各種方式,寫出來的…卻連自己也不滿意。

 

    泰妍搔著髮,不耐的往後依靠,隨著工作椅的搖晃,泰妍茫然的看著天花板。

 

    「實在太糟糕了…我…太糟糕了。」

 

 

 

 

    秀英在客廳裡面,手上有些飼料,小貓咪靠過去吃著,Tiffany坐在一旁,突然說:「我現在有點了解妳說得了。」

 

    「嗯?」秀英不解的看著她,從Tiffany眼中看到那暖暖的力量跟最純稚的熱衷:「看著泰妍,總會對她心疼。」

 

    當所有的外在光環都拿掉後,Tiffany發現,金泰妍非常孤單…

 

    突然的鑰匙聲讓兩個人拉回注意力,Tiffany跟秀英兩個人面面相覷。

 

    阿姨不是說不來嗎?

 

    「妳們在啊。」

 

    「Jessica!?」秀英率先跳起來,她沒想到現在這裡見到這個人驚訝的站起。

 

    原來Jessica從後天開始就得去外景拍攝,會離開首爾一段時間,想說今天難得早下戲來看泰妍,手機打不通,只好自己來。

 

    「泰妍最近,還好嗎?」Jessica想到那天晚上泰妍說家裡的事,又看到這兩人,這讓她想到最近跟泰妍通簡訊時,有提過兩人常會來找她。

 

    秀英看著Jessica,嘆口氣…「妳怎麼會問我們呢,妳又不是不知道她只肯聽妳的。」

 

    Jessica低下頭,其實她知道的,但是最近跟泰妍的聯絡太少,有時候自己有空打給泰妍,泰妍卻總是簡短的交代ㄧ些日常生活瑣事,兩個人常常一下子就掛斷了電話,久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泰妍怎麼了。

 

    「我最近太忙了,這次出完外景回來,應該會好點,這段時間真的要拜託妳們好好照顧她。」Jessica說到一半,覺得腳邊一陣搔癢,低頭一看才發現有隻小動物蹭著她的白色褲管。

 

    「小貓咪!!」Tiffany驚叫,剛剛還在秀英旁邊磨蹭的小貓咪什麼時候跑到Jessica面前了。

 

    Jessica蹲下身把貓咪緩緩抱起,輕聲:「Hello!小貓咪,妳叫甚麼名字啊?」說完把貓咪湊到鼻子蹭了蹭,笑著。

 

    反觀另外兩個人頗為驚訝得看著那隻貓咪跟Jesscia,不驚訝也難,自從被抱回來後,那隻貓咪就只黏金泰妍,平常時間除非是拿著飼料,不然連秀英都無法好好抱住那小傢伙。

 

    「她叫甚麼名字?」見Jessica在問,秀英趕緊跟她解釋,小貓咪這幾天打預防針又辦ㄧ些有得沒得,都沒人想到要取名字。

 

    在秀英跟Jessica說著的時候,Tiffany萬分羨慕又有些忌妒的看著那一貓一人,敢情自己是撿到跟未來想要領養的人,結果那隻貓竟然親近的不是自己,如果是親近金泰妍就算了,畢竟對方救過小貓咪,但是Jessica…

 

    「沒名字啊,那…」Jessica看著一直往她懷裡鑽的小傢伙,柔柔的笑了:「我名字分給你一半,叫Jessi好嗎?」

 

    「喵嗚~」顯然小貓咪很喜歡,Jessica試著喊幾次,小貓咪竟然像記得般的回應她。

 

    「妳現在不是玩貓…應該是關心泰妍。」鬼使神差,Tiffany這次竟然可以對著前輩說出這樣的話,說完連她也嚇著,趕緊摀嘴,另外兩個人都盯著她看,臉一下都紅了。

 

    「妳說的對,謝謝妳提醒我。」Jessica倒也沒在意,對著Tiffany笑了,把手中的貓放下,趕緊往房裡走去。

 

    進房間一看,原來金泰妍已經窩在床上睡著了,Jessica走到她的身邊坐下。

 

    「怎麼放假還黑眼圈那麼嚴重啊…金泰妍…」輕聲在她耳邊說,Jessica心疼的撫上泰妍的臉頰,整個人坐在金泰妍的沙發邊,專注的凝視著她。

 

    「西卡…」泰妍沒熟睡,當被她撫摸時…不,應該是說當Jessica在門外跟她們對話時,就慢慢轉醒了,看著想的人在眼前,泰妍勾起淡淡的笑。

 

    「最近很累是嗎?」Jessica輕聲問,語氣非常溫柔,讓泰妍心裡像是被暖風撫過般的舒服。

 

    泰妍看著她,Jessica現在坐在她身邊,視線比她高了許多,燈光照耀下她看到了Jessica眼眶下的黑眼圈,比她更深、更猙獰:「累的是妳。」

 

    Jessica苦笑,才淡淡道:「拍戲真的好累,不過,也是因為最近家裡有些事情…」見泰妍看著得眼神充滿關心,Jessica隨即低下頭親了親她的臉頰。

 

    「不用擔心,不是因為妳,小事情而已。」Jessica沒有離開泰妍,兩個人臉離得好近。

 

    「陪我睡一會,好嗎?」泰妍要求著,主要也是希望Jessica可以睡一下。

 

    「她們還在外面吧,沒關係嗎?」Jessica見泰妍搖頭,笑著脫了自己的外套,掀開被子躺進泰妍挪出來給她的空位。

 

    泰妍埋進Jessica的頸窩,吸了一下屬於她的味道,緩緩嘆口氣。

 

   很快…泰妍就進入了沉睡,Jessica對於泰妍的擔心讓她沒有睡意,緩緩抱著泰妍,提供讓她睡眠的懷抱給她,看了泰妍的睡臉好一會,突然的訊息聲讓她有些被嚇到,懷中的泰妍倒還好,皺了皺眉把她抱得更緊了點,沒有醒過來的跡象,轉過頭看著小茶几上泰妍的手機,Jessica拿起來看。

 

    〝姐姐,妳今天不會回來嗎?我以為今天妳可以幫我慶生了…媽媽她,應該沒在生妳氣,妳回來好嗎?〞

 

    Jesscia看著簡訊,低頭看著抱著她熟睡的泰妍,心疼的嘆口氣:「幹嘛不跟我說呢?不是早跟妳說過了…」

 

    妳有我…忘了嗎?

 

 

 

 

    金家裡,夏妍開心的在廚房幫著母親準備菜色,今天是她生日,母親說會煮她最喜歡的咖哩飯給她吃,她問過母親說姐姐會不會回來,母親笑著要她自己傳簡訊問姐姐。

 

    所以當她聽到門鈴聲時,整個人笑容更大開了,跑道玄關處把門打開就忍不住大聲歡呼:「姐姐!妳好晚…」

 

    「夏妍,生日快樂!」站在門口的Jessica對她笑,伸手把禮物遞給她,夏妍緩緩收下,對她ㄧ笑,卻感覺到母親也跟著走過來,回過頭,卻讓她感覺不對勁。

 

    好怪…

 

 

 

 

    等到金泰妍醒來,Jessica又離開了,坐在床邊看著空蕩蕩的房子,金泰妍有些悵然…看了手錶,自己大概睡了兩個小時,秀英她們應該也走了吧。

 

    攤在床上聽著時鐘滴答滴答的走著,突然覺得全世界好像只有自己一樣…房間暗暗的,外面的世界還是喧鬧繽紛,自己卻無法是裡面的一份子…習慣隱藏秘密的她…久了,連自己也變成了秘密嗎?或許在Jessica家人那裏,也何嘗不是,金泰妍想著,露出苦笑。

 

    〝咕嚕~~〞金泰妍摸摸肚子,無奈的坐起身,決定先為飽肚子再想這些事,赤腳踏到地板上,因為冰冷的地板而抖了下,邁開步伐打開房門。

 

    「現在才醒啊,妳也睡太久!」客廳一片光亮,讓金泰妍小小傻眼。

 

    「妳們…沒走?」金泰妍走到客廳,看到秀英跟Tiffany兩個人買的外賣完完好好的擺放在自己面前。

 

    「難道丟下妳不顧嗎?」Tiffany對她露出燦笑,招手要她過來:「Jessica小姐臨走前還要我們盯著妳吃飯,泰妍妳很常不正常飲食是嗎?」

 

    秀英趕緊把泰妍按在椅子上,她已經餓到前胸貼後背了,萬事就只差泰妍醒而已,三個人把碗筷分一分,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

 

    看著餐桌上的喧鬧,金泰妍有些小小傻眼…這張餐桌上,大多時間都是她一個人吃著外面買的東西,或是一些網購的微波物品,跟Jessica在一起有時在客廳吃,其餘大多時間,都無法準時在這裡吃飯,因為兩人太忙了。

 

    所以此時此刻…這樣的情景竟然讓她有些鼻酸,扯開笑顫聲開口:「這樣感覺…還真不錯。」

 

    本來還在打鬧的兩個人,因為泰妍的話而回神,雙雙看著她。

 

    「因為家裡的關係…我不大會找朋友到家裡吃飯,我們家窮,也沒有那種資源…」加上後面有因為父親過世,母親生病,金泰妍生活上,除了賺錢,還是賺錢,就連跟Jessica交往後,兩個人也不是會吵吵鬧鬧的人,很多時候反而是安靜的陪在對方,彼此溫存,所以這種熱熱鬧鬧的氣氛…她很陌生。

 

    泰妍對兩個人露出了比較真摯的笑容:「妳們能陪在我身邊,我真的很感謝。」

 

    這是金泰妍,第一次對於她們吐露關於自己的事情,讓她們兩個人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妳…妳幹嘛突然這樣,金泰妍妳很噁心耶…」顯然秀英不習慣這樣的她,開始語無倫次的調侃她,泰妍只是傻笑,兩個人在那裏拉拉扯扯。

 

    Tiffany看著泰妍,心裡那股怪怪的心情又上來了,越了解金泰妍,她就越陷入她的漩渦,她外表、歌唱能力明明那麼完美,卻還是有著這樣凡人純稚的一面,看到這樣的她…Tiffany竟然失神了。

 

    泰妍本來想要喊她,卻突然發覺剛剛被她放在房間的手機在響,起身去接電話,按下接聽鍵還沒開口,就聽到對方在那一頭急喊。

 

    「姐姐!妳快回來好嗎?媽媽她…」

 

    泰妍臉色一沉,還算冷靜的問:「妳慢慢說,夏妍,媽媽怎麼了?」今天早上還高高興興的說要替夏妍慶祝生日的。

 

    「姐姐…媽媽她好像怪怪的,她要我先出門不要在家…現在,現在人在客廳跟西卡姐姐說話…可是我有聽到東西摔碎的聲音…我…我沒有鑰匙…」

 

    泰妍聽到心一涼,顫聲開口:「夏妍…妳說,誰在那裏?」

 

    「…西卡姐姐,她剛剛帶禮物來送我…結果媽媽她…」

 

    「夏妍!我馬上過去,妳…妳不要亂動,仔細屋裡的動靜懂嗎?」泰妍匆忙拿起外套,拿著車鑰匙、家裡鑰匙、錢包,衝到玄關穿鞋去。

 

    「怎麼了?泰妍?」Tiffany問著,跟秀英一起靠近玄關,泰妍慌忙的穿著鞋,終於抬起頭看著她們。

 

    那一刻,她們的心臟像是被人擰起來般的疼痛,泰妍的表情,充滿著絕望。

 

    「妳們…妳們等下回去記得鎖門…我晚上不回來了。」泰妍很用力的擠出笑容,想要轉身出去,卻被Tiffany用力握住。

 

    「妳不要太勉強啊,金泰妍!」她的狀況讓Tiifany無法作勢不管。

 

    這樣開車過去…多危險啊。「泰妍啊,讓秀英送妳好嗎?」

 

    泰妍吸口氣,好一會才轉過頭,重新戴上笑容的她讓Tiffany眼眶在瞬間充滿水氣。

 

    「帕妮、秀英,謝謝妳們…相信我吧,我沒事。」把被Tiffany的手拉開,泰妍轉身出門。

 

    Tiffany看著已經關起來的大門,眼淚竟然一滴一滴的滑落。

 

    「秀英…我沒有看錯對不對?」

 

    「……」

 

    金泰妍,在轉過身的那一刻,眼眶…泛紅了。

 

    她選擇的,是一個人奮戰嗎?

 

 

 

 

    開著車火速衝回家,泰妍跑著公寓裡的樓梯往三樓衝去,她從來都沒有像今天覺得家裡的樓梯那麼長…她害怕的事情…她希望不要發生…

 

    她…不敢投下的炸彈,還是投下了。

 

    「姐姐!妳快進去啊…我剛剛突然聽到媽媽大吼西卡姐姐…」夏妍已經被裡面的情況弄得手足無措,看到泰妍一來抓著她的袖口緊張的喊到。

 

    泰妍掏出鑰匙,快速的把門給打開,當裡面的空氣接觸到兩人時,聲音也更清晰些…

 

    「妳說!妳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害我女兒?!妳還可不可恥啊!!!」

 

    那聲怒吼,那樣刺人的話語,是她熟悉的人聲,對著她所愛的人。

 

    金泰妍把夏妍拉進屋內,把大門迅速關起來,整個人像是百米賽跑般的跑進屋內。

 

    看到客廳的兩個人,她的血液…都冷了。

 

    Jessica的右臉頰紅腫,平常隨意披在肩上的長髮此刻有些零亂,她用手捂住自己的紅腫臉龐,在看到自己出現的那一刻有些驚訝。

 

    「媽…」泰妍低啞的開口,站在原位沒有動,只有那雙手拳頭握的緊緊的,「妳打西卡了?」

 

    金母在看到泰妍出現的那一刻,顯得有些反常,開始歇斯底里的笑起來:「我的好女兒回來了?」然後她走進泰妍身邊,把泰妍用力拉到自己本來站得這一塊,指著Jessica。

 

    「妳說那個女人瘋不瘋、爛不爛?過不過份?我要她好好照顧我女兒,感激她可以當我女兒的朋友,跟她說了很多我女兒的瑣事,只希望她可以更了解我女兒,甚至…一度想收她為乾女兒。」

 

    Jessica臉色難看,看著泰妍那副蒼白的臉,緩聲開口:「阿姨…我…」

 

    「妳給我閉嘴!!妳這個隨便的女人!!」金母有些顫抖,抓住泰妍的手非常用力,連指節也發紫了,泰妍吃痛的咬緊牙關:「她不要臉!勾引妳!還跟妳要房子!她怎麼可以這麼壞,對不對?泰妍,妳說對不對?」

 

    她無法相信,一直都不想要相信…她甚至想要裝作沒看見啊,但是今天看到她出現在自己面前,一臉狀況外的跟自己的小女兒噓寒溫暖,又送禮物…原來,那些都是故意的,故意靠近她們,故意對她們好,就是有一天可以這樣趁虛而入。

 

    當她看到,Jessica無名指上,戴著跟泰妍一樣的戒指,她只想吐。

 

    女人怎麼可以愛女人?

 

    金母的言語已經充滿著非常難看的字眼,就連一旁的夏妍都被嚇到,她從沒見過自己的媽媽這樣,只見金母指著Jessica的鼻子破口大罵…

 

    「媽,她沒有勾引我。」泰妍打斷金母的話,隔住了她跟Jessica。

 

    「妳到現在還在被她騙嗎?泰妍妳…」

 

    「是我先主動的!我們兩個,是我逼她正視我們兩個的愛情,是我愛她,想要擁有她。」

 

    金母茫然的看著金泰妍,臉色突然變了,歇斯底里的表情在瞬間變成冰塊般的冷漠。

 

    〝啪!!〞的一巴掌,泰妍的右臉頰火辣辣的疼痛著,Jessica趕緊想起身查看,兩個人這才靠近了些。

 

    「媽…對不起。」泰妍攔住Jessica,把她護在身後,抬起頭認真的看著母親。

 

    「我們兩個也沒想到會這樣,但是對於這份感情,我們很認真、真得很認真,我求求妳不要難過好嗎?我沒變、西卡也不會變,我們還是在這裡,求求您不要這樣,成全我們好嗎…」

 

    金母一直沒有發言,就只是盯著她看,泰妍被她盯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要怎樣說:「我本來想慢慢告訴妳…隨著妳對西卡越來越了解,再跟妳說…我沒有想到…」

 

    「金泰妍。」金母看著她,沉聲開口,語氣跟剛剛大相逕庭。

 

    「媽…」泰妍看著母親,顫聲的祈求著。「我求求妳不要生氣,接受我們好嗎?」

 

    她愛著她的家人,媽媽、夏妍,就算是愛上Jesscia後,也不會變…她不是演戲,也不想狗血,她不會離家出走,也不會斷絕關係…她想要她們認同。

 

    她愛著Jessica這件事。

 

    「妳有病。」

 

    空氣中的話語讓金泰妍睜大眼,看著說出口的母親,有些怔忡,緩不過神。

 

    「媽…」

 

    「沒有病怎麼會喜歡她?妳是女生不是嗎?妳是不是生病了?」金母緩緩撫上泰妍的臉頰,卻讓泰妍覺得渾身發冷,雞皮疙瘩全身而起。

 

    「媽媽會帶妳去看醫生,把這骯髒的病給治好的,泰妍,妳還有救…妳的病…」

 

    「媽媽…」泰妍後退一步,金母想要撫上臉頰的手落了空,她看著她女兒。

 

    泰妍又往後退一步…緊緊的握著Jessica的手,Jessica想要說甚麼,輕喚出聲泰妍卻好像沒有聽見,直直的盯著金母。

 

    「我沒有生病…我是妳的女兒啊,妳應該最了解我的…」泰妍啞聲開口,眼淚滑落了。

 

    「是我女兒就不會喜歡上女生,妳現在有問題,我帶妳去看醫生…」

 

    「我沒有生病!我就是喜歡她!!」泰妍終於破口大吼,眼淚又滑落了幾滴。

 

    金母的表情終於崩潰,剛剛冰塊般的臉又掙擰起來,整個人抓住金泰妍的衣領:「妳是誰?把我女兒還來,她才不是妳!她沒有病!!」一邊大罵一邊用力的又抓又搥打,泰妍紅著眼,抓著自己的母親。

 

    怎麼會變成這樣…?

 

    Jessica也上前想要攔住,泰妍卻把她推開了,護在身後不讓她出來,夏妍上前抱住金母,場面突然大亂。

 

    「還給我…還給我…妳們這群…瘋子…變態…」金母漸漸的放下手,眼一翻昏倒了,泰妍嚇得趕緊抱住她,整個人隨著母親的重量滑坐在地上。

 

 

 

 

    泰妍抱著母親,隨著Jessica跟夏妍一起衝進醫院急診室,把媽媽放在病床上,泰妍整個人臉神蒼白,形像狼狽,不說也不會發現她就是大明星金泰妍。

 

    「醫生!我媽媽她…她有躁鬱症的傾向…前幾年發過病…最近幾年…有好很多…但是…但是今天……」泰妍看著母親有些語無倫次,努力想要說得具體點…

 

    「她…曾經想要自殺過…請你幫忙…」Jessica再一旁看的心疼,忍著眼淚還抱住金泰妍的身子,對方全身都在顫抖。

 

    金母在病床上緩緩醒來,護理人員示意醫生,泰妍也隨著醫生一起走進病床邊,泰妍想請醫生再詳細檢查一番,突然得昏倒讓她害怕。

 

    「醫生。」金母看著醫生,突然指著泰妍。

 

    「有病的不是我!是她!」金母要起身,卻被一旁的護理人員拉著,只能大吼:「她有病!不是我女兒!她是變態!!!」

 

    泰妍站在原地,看著場面的混亂,苦澀的心裡,勾起苦笑。

 

    變態!大變態!!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