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結果醫院方面先給金母打了一劑鎮定劑,之前情緒太過機動,讓金母有些皮外傷,簡單做好包紮後,泰妍開著車帶著一家人回家。

 

    金母一直靠在車窗邊,怎樣都沒有再對泰妍說一句話,車裡的氣氛死沉沉的,而Jessica則跟泰妍交換了個眼神,就先離開了。

 

    泰妍想要扶著母親,卻被她拒絕了,母親握著夏妍的手,緩緩的回到家裡,刻板的進行著動作,躺在床上,金母很快就閉上眼,翻了個身背對她們,泰妍看著這樣的背影,無奈的扯開苦笑。

 

    「媽…您好好休息。」

 

    泰妍打開門,跟夏妍一起走了出來,看著夏妍的表情,泰妍摸了她的頭:「姐姐先離開了。」

 

    「姐姐今天不在這裡過夜嗎?」夏妍緊張的抓住她的手。

 

    「媽媽現在不會想要看到我。」泰妍蹲下身子,摸著夏妍的臉頰,有些難過的笑。

 

    「有事情打姐姐電話,我會接…妳最近好好看著媽媽。」畢竟…以前有過經驗。

 

    夏妍乖乖的點頭,見金泰妍起身到玄關穿鞋,夏妍緩緩的走到她身邊,猶豫了好一會才開口。

 

    「姐姐…」

 

    泰妍回過頭,等著她說下去,夏妍低下頭,吞吞吐吐的說:「西卡姐姐…她在跟妳交往…對嗎?…是因為這樣,妳們兩個…才會被打嗎?」

 

    夏妍不是很了解,她無法完全理解,母親生氣,姐姐難過的事情。

 

    「夏妍…」泰妍聲音有些低沉,極度壓抑著什麼的問著:「妳會因為這件事情討厭西卡姐姐嗎?」

 

    夏妍抬起頭看著自己的姐姐,這是她看過姐姐最脆弱最脆弱的樣子了,看著這樣的金泰妍,夏妍有些心慌…這不像她姐姐。

 

    「不要討厭她好嗎?夏妍…不管媽媽那邊怎麼樣…姐姐希望…夏妍妳可以不要討厭西卡姐姐…好嗎?」

 

    金泰妍的聲音太脆弱了,此刻的泰妍全身都充滿著濃濃的悲傷…金夏妍,沒有辦法拒絕她,木然的點點頭。

 

    「…謝謝妳。」泰妍站起身,打開大門口,看了家裡一眼,才緩緩關上門。

 

    金夏妍看著緊閉的大門口,抿了抿唇,目光來回在房門跟大門轉換,才小聲對自己說聲加油。

 

 

 

 

    泰妍開著車,卻沒有回她的住處,一路往兩個人的小公寓開去…她知道Jessica一定會在那裏。

 

    打開感應門,泰妍看到Jessica縮在客廳的沙發裡面,整個人把臉都埋進自己的膝蓋處。

 

    這樣的景像,泰妍短暫的說不出話來,愣在原地好幾秒,才放下鑰匙走到冰箱處,拿了冰塊,準備了毛巾跟水盆,把冰塊丟到水盆裡,這才走到Jessica面前。

 

    「妳還要拍戲…抬起頭,我看看。」泰妍柔聲說著,拿起冰毛巾敷了敷Jessica的手,示意她。

 

    Jessica好一會,才慢慢的抬起頭…還好,右邊臉頰雖然紅腫,卻沒有太過於嚴重,金泰妍心疼得把冰毛巾敷在她臉上。

 

    「對不起…」Jessica哽咽的道歉,吸了吸鼻子。「如果我沒去找阿姨,或許不會這樣…」

 

    泰妍沒有回應她,只是把毛巾拿開,摸了下右臉頰:「痛嗎?」

 

    Jessica抿起唇,搖頭…隨後傾身抱住泰妍:「泰妍,對不起。」

 

    「……」泰妍沒有回應,只是把手緩緩的放在Jessica的背上,冰涼的指節再觸碰到肌膚的那刻讓Jessica忍不住輕顫。

 

    「抱歉我媽打了妳。」泰妍好一會才說出口,語氣奇異的冷靜。

 

    Jessica在她懷裡搖搖頭,抱得更緊了。

 

    「西卡…」泰妍頓了好一會,有些自嘲得說:「我現在…還真的只剩下妳一個人了,妳不能拋棄我。」

 

    「妳在說甚麼傻話嘛…」Jessica拉開懷抱,雙手捧上泰妍的臉頰,這才發現泰妍的臉頰比自己還要腫。

 

    「妳…!都這麼腫了怎麼不先敷敷自己的臉!」Jessica把毛巾拿過來,小心的敷在她的臉上:「阿姨打太大力了…真心疼。」

 

    泰妍看著Jessica專注的臉龐,任由她幫自己冰敷、按壓。

 

    〝妳有病!〞一直到安靜下來,剛剛的一句一字,才有緩緩響起。

 

    〝妳們這群…瘋子…變態!〞那些話…像是要她們背誦起來似的,不停的迴盪。

 

    〝大變態!〞

 

    〝啪搭〞一滴淚就這樣掉在Jessica的手背上,她瞪大眼,稍稍挪上目光看著金泰妍濕潤的眼眶。

 

    Jessica心整個被擰起,眼眶也跟著紅了,眼淚嘩啦嘩啦的留下。

 

「小傻瓜,怎麼哭了?」金泰妍扯開笑,眼淚因為臉部的牽動又掉了幾滴。

 

她沒發現她哭了嗎?

 

「妳哭…我就會跟著想哭…」吸吸鼻子,Jessica哽咽的說。

 

「哎唷~~~我們家西卡這麼貼心~~~我好感動!」金泰妍裝著可愛的聲音,卻讓Jessica哭得更兇。

 

逞什麼強嘛…

 

誰也沒有再說什麼,坐在沙發上兩個人一邊幫對方療傷,一邊哭。

 

    她們…沒有病。只是愛著對方而已。

 

 

 

 

    Jessica跟金泰妍說了要出外景的事,這次外景要去兩個多禮拜,她不希望在出發前還忙碌到沒辦法跟金泰妍相處,所以最後一天,她厚著臉皮跟劇組還有公司告了假。兩個人被金家的事情弄的心堵堵的,沒有什麼心思特別去哪裡玩,只希望可以在小公寓好好度過簡單的一天。

 

    一大早,泰妍就先醒了,看著熟睡的Jesscia,親了她的臉頰就下床去準備早餐,她做的很慢,慢到花上好久的時間,直到完成了最後一個動作,才緩步走像臥房,不急著吵醒她的小貓咪。

 

    爬上床,泰妍趴在她的旁邊,就這樣看著Jessica,一直到分針又走了半圈,才緩緩的去騷擾對方,用嘴巴、用手…

 

    Jessica被喚起,還有點朦朧,被泰妍催促著往浴室走,看著泰妍起身回廚房的背影,轉身走向浴室…

 

    曾幾何時,這間小屋子,已經充滿著兩個人的物品了…Jessica環視了一圈,突然了解…是金泰妍。

 

    這段時間,金泰妍都花很多心力把這裡填滿,讓這裡更像個家。

 

    一陣鼻酸,Jessica走到廚房,看著泰妍在果汁機面前,她走上去從後面抱住她。

 

    「我不想要離開…」

 

    泰妍被她嚇到,險些把剛盛好的果汁打灑,轉過頭好笑得問:「沒事扯什麼離開。」

 

    「就不想離開妳身邊嘛,一天、一分鐘、一秒鐘都不想…」泰妍笑到,內心有些暖,「那妳還要不要工作啊?」

 

    Jessica沉默了好一會,才緩緩開口:「泰妍,我這次會好好拍好這齣戲的。」

 

    泰妍知道她要說得不只這些,轉過身子面對她,摟著她的腰。

 

    「我知道,雖然我們的工作讓我們無法公開,但也因為這個環境讓我們可以互相扶持、了解,所以我會努力衝刺,在演藝圈大放異彩,跟妳一起,待在這個圈子。」Jessica吸口氣,開口說:「我不會回去當鄭秀妍,我是Jessica,陪在妳身邊,跟妳一起奮戰的Jessica。」

 

    泰妍看著她,笑著點點頭,兩個人相依偎的抱在一起。

 

    但為什麼…泰妍覺得…感受不到心安?

 

 

 

 

    兩個人在小公寓待了一天,溫存了整晚,第二天一大早Jessica就動身前往外景拍攝的地點。泰妍待在小公寓一大上午,才起身到公司去。

 

    一到公司,泰妍就往主管的辦公室走去,她也已經休息了好大段日子,最近的一堆事情讓她心煩…現在想要接些工作來轉移注意力。

 

    「金泰妍看來是不行了…」還沒敲門,就聽到會議室裡面的交談,主角是自己,讓要開門的動作頓了頓。

 

    「她也已經過了那個高峰,之前又弄了那些惺惺血血的緋聞、醜聞,沒必要再把大把資金投住在她身上,是該放下她了…」

 

    「但是她在創作這一塊…」辦公室內分呈兩派,都有各自的意見…為得,不都是討論〝金泰妍〞這商品的可用性…

 

    泰妍往後退一步、兩步,然後轉過身快步離開那個地方,彷彿自己從來沒有來過一般,狼狽駛離。

 

    坐在熟悉得樓梯間,金泰妍摀住自己的臉,渾身都不舒服…倒底是哪裡錯了?一切都被自己弄得好糟糕,她…已經沒有了以往得自信。

 

    Tiffany在公司走廊的另一側,看著把自己如蝸牛般縮起的金泰妍,心裡狠狠的擰起來。

 

    她不過是在叫喚前想起上次秀英的話…

 

〝妳如果可以在每次開心急切的叫喚她前,先停個幾秒鐘好好觀察金泰妍這個人,妳就會了解我說得是甚麼意思了。〞

 

停在原位看了一會…卻看到讓她心疼的畫面。

 

    金泰妍縮著的身子,仔細看可以發現在顫抖,樓梯間很安靜,依稀可以聽到她的嚶唔,此刻的金泰妍,非常脆弱無助。

 

    「怎麼在這?」緩緩走進,Tiffany試圖開口,看到金泰妍抬起頭的眼眶乾涸,她有點懷疑剛剛是不是眼花看錯了,或許金泰妍只是想休息一下。

 

    泰妍對她扯開笑,空出一旁的位置給她,兩個人坐在樓梯間閒聊著,這裡算是死角,坐在這可以透過樓層間的透明玻璃窗看著室外風景。

 

    「那天回家,還好嗎?」Tiffany詢問著,泰妍低下目光,小小的點頭。

 

    「不聊了,我還有事,先離開了。」泰妍起身,顯然不想要話題在下去,緩緩到再見。

 

    Tiffany不解得看著泰妍走下樓梯的背影,有些不知道是要跟著她還是讓她自己下去。

 

    「什麼!?金泰妍不行了?!」突然工作人員的話傳入Tiffany得耳朵,讓她睜愣。

 

    「我剛剛在辦公室聽到的啊,說是要把之前投注在金泰妍身上的資源收回來,看來金泰妍要過氣囉。」風涼的話語讓Tiffany咬著下唇,差點就想要破口大罵…

 

    如果說是公司剛剛辦公室裡面討論的…那金泰妍是不是也聽到了?Tiffany沒有想多,起身衝下樓梯,她從沒跑那麼快過,只希望不要讓金泰妍帶著這些負面能量回家。

 

    「泰妍!!!」跑到一樓,看到泰妍正要離開公司大門,急著大喊。

 

    「怎麼了?那麼喘?」泰妍被她嚇到,停下腳步看著她。

 

    「妳…妳還記得…」Tiffany直起身子,看著泰妍:「妳當年在練習室對我說的話嗎?」

 

    「蛤?」

 

    「妳說…要我不要在乎她們的嘲弄,用那被罵的嗓音,贏過她們…這樣她們就會閉上嘴。」Tiffany認真的握住泰妍的手:「經過了那麼多年,我終於有機會報答妳了。」

 

    「報答?」泰妍有些茫然,重複她的字尾問著。

 

    「金泰妍…」Tiffany對她露出燦爛的笑:「妳只要用妳自己的聲音,還有曲子,去感動那些批評妳的人,贏過她們,這樣…她們就會閉嘴了!!」

 

    「不要因為謠言而難過,金泰妍加油!」

 

    「……」泰妍看著面前的女人,有些恍神,她總是會給自己衝勁,發覺自己陽光的一面,每次看到她崇拜得看著自己的目光,就會讓自己更肯定自己一點,所以…Tiffany的話語,讓她震撼…也感激。

 

    「謝謝妳…帕妮…」泰妍扯開苦笑,她的確難過了。「我好像,不是那麼沒用的人,對吧?」

 

    Tiffany用力點頭,不知道自己的心臟怎麼了,隨著泰妍一哭一笑,跟著牽動。

 

    「金泰妍,在黃美英眼中,一直都很好!」Tiffany的燦笑,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非常亮眼:「妳的好!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就算大家不知道…我也知道!」

 

    泰妍被她的話弄得有些愣,久久…露出了較為釋懷的笑,或許,在現在這樣混亂的時候,她該要多麼感謝,這可愛的女孩,一直在這裡,支持著她。

 

    「美英,謝謝妳。」

 

Tiffany看著泰妍離開的背影,眼神卻離不開。

 

她真的真的,很希望泰妍可以快樂一點。

 

 

 

 

    金泰妍打算先回家一趟,過了一天,她想自己的母親應該可以冷靜一點,趁現在Jessica出外景這段時間,她希望可以解決這件事情。

 

    車子還開在路上,妹妹的電話就先打來了,泰妍看到來電有些緊張,按下通話鍵,夏妍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穩…

 

    金母她…怪怪的。

 

    打開家門,看到的,是零亂的客廳,有些玻璃碎片,跟一些殘破的家具殘骸。問了夏妍發生什麼事情、夏妍只是搖頭,嘴巴張張閉閉不知道如何形容。

 

泰妍快步尋找母親的下落,拉開房門,是坐在房間床上怎樣都不動的金母…泰妍緩緩走進,一隻手放到她的肩膀上:「媽…」

 

    金母沒有理她,木然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好像完全不存在在這世上一樣,夏妍緊張的跟她說,已經有一天母親都維持同一個動作,她怎樣喚她都沒辦法…

 

    泰妍害怕這種景象…這曾經是她熟悉的,那段痛苦難熬的日子。

 

    媽媽的病…發了。

 

 

 

 

    Jessica專注的看著劇本,一邊跟等會對手戲的允兒排演,今天雖然才剛到目的地,但是因為趕戲的關係,晚上就開拍了,這裡是著名的滑雪勝地,Jessica來這裡的戲份不少,主要有跟主角學生時代初戀時的部分要拍,還有多年後主角們意外在這滑雪場重新相遇的部分要拍。

 

    Jessica對完自己的戲,走到一旁的折疊椅稍作休息,目光始終還是在劇本上,伴隨著念念有詞的背誦聲。

 

    「姊姊,這給妳。」允兒走過來,關心的遞給Jessica一罐熱奶茶,皺著眉:「剛剛有聽到妳幾聲咳嗽,還好嗎?」

 

    Jessica對她笑笑,本來還想開口對她說不要擔心,喉嚨一癢,又咳了幾聲…這下好了,身旁的小妹子更擔心了。

 

    「別擔心,我喝點熱的就好了…這次來這裡,資源有限,我不想要耽擱…」Jessica喝了口熱奶茶,摸摸允兒的臉蛋:「我們小允別擔心了,姊姊沒事。」

 

    允兒看著一旁的手機,開口:「妳剛剛跑出去接電話…是誰打來的?」

 

    剛剛Jessica的臉色很不好看,回來後一直沉著臉。

 

    Jessica顯然也不想瞞允兒,靠在椅背上:「我爸。」

 

    「叔叔說了什麼嗎?」允兒急切道,Jessica最近跟她父親周旋的事情允兒多少也知道一些。

 

    Jessica看著劇組,沉默了一會才開口:「小允…我現在,突然很希望,這齣戲可以拍的久一點…如果可以永遠不要結束,那多好?」

 

    「姊姊…?」允兒撫上Jessica的肩膀。

 

    「但是當這個念頭一出現,卻又很快被抹滅掉…我不能在這裡逗留太久…她還在等我回去。」Jessica苦笑。

 

    泰妍家裡的事情,她的確幫不上忙,在她離開前,泰妍就跟她說,會在她回去前把事情給處理好,至少…讓它告一個段落。

 

    『我在這裡,等妳拍攝回來,妳回來那天我做晚飯給妳吃,然後所有事情,都會告一個段落,所以,好好拍戲,我…等妳回來呢!』出發的那天早上,泰妍在玄關前抱著她,這樣對她說。

 

那擁抱,有著強烈的承諾,還有對於她們愛情的堅持,泰妍對她說,相信她…

 

    所以她想要得快點結束這裡的拍攝…泰妍,處理好事情,會專心在她們的小公寓等她回去。

 

    「我得回去…」即使回去得面對…父親。

 

    允兒看到Jessica嚴肅的臉,試著推敲…「叔叔他,動作了?」

 

    Jessica看著她,勾起苦笑…

 

「他跟我們公司說好了,要我這齣戲殺青後,退出演藝圈。」

 

    等她回去的…不只金泰妍…

 

    還有層層枷鎖。

 

 

 

 

    金泰妍打開兩人小公寓的門,像是逃避著什麼似的衝進來,連燈都來不及打開,就蹲作在大門的地上,整間屋子暗呼呼的,唯一個光線…玄關感應燈,也在金泰妍久久沒動作下,暗下。

 

    金泰妍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頰…很用力很用力的摀住,她只能在這裡待一會…呼吸一下,早晨時還存在的女友氣味…即使很淡…但是這裡,已經有了兩個人共有的味道,現在她唯一的安慰…剛剛在醫院的畫面,讓她喘不過氣。

 

    〝姊姊…媽媽不會有事嗎?〞夏妍扯著她的袖口,看著母親被醫護人員送進病房,做了一個有一個檢查,擔心的問到:〝媽媽為什麼要住院?〞

 

    泰妍蹲下身子,撫上夏妍的臉:〝我怕媽媽她…現在會傷害到妳,讓她住在這裡…會安全點。〞

 

    〝她不會!!〞夏妍急吼,〝媽媽她…只是累了!〞

 

    〝夏妍…妳清楚的,不是嗎?〞泰妍打斷夏妍想要解釋的話語。

 

    媽媽她…又重新進入了那個病期了。

 

    夏妍低著頭,眼淚一滴一滴的掉落…這幾年,她跟姊姊一直都很小心,看著母親慢慢脫離病魔折磨,她原本以為永遠都不會再回到那個噩夢。

 

    〝姊姊…〞

 

    在泰妍牽著她站在病房外面的長廊上,夏妍喚她。

 

    〝嗯?〞金泰妍蹲下身子,讓低著頭的妹妹可以跟她平視。

 

    夏妍吸了口氣,抬起目光看著泰妍。

 

    〝妳跟媽媽道歉好嗎?只要妳跟媽媽道歉…媽媽就會好了,對不對?〞

 

    泰妍有些錯愕,看著夏妍的表情有些僵硬…

 

    〝這次只要姊姊像上次一樣,跟媽媽道歉就好了,對不對?〞上次母親是因為姊姊工作生氣才發病,姊姊也因為這樣而放下工作了。

 

    那這次…

 

    〝姊姊,妳去跟媽媽道歉,好不好?〞

 

    「嗚……」泰妍弓起身子,因為動作,玄關處的燈有點亮了,照在她顫抖的身子上。

 

    夏妍還在家裡等她…她得快點回去,夏妍只有一個人…會怕的。

 

    但是…

 

    她真的想要吸吸這裡的空氣,泰妍發出破碎的嚶唔…顫抖的身子充滿著濃濃的壓抑。

 

    「夏妍……姊姊我…我…」出口得話在空氣中迴盪,沒個結尾…泰妍的淚滑落著,卻打死都不想要暴露在空氣下,用手摀的緊緊的…即使,這裡沒半個人。

 

    我沒有錯…沒有…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