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卡!!」導演大喊,鎖有人鬆了口氣,Jessica走到鏡頭外,接受cody姊的補妝,在碰上Jessica的肌膚一剎那,cody姊輕嘆…抬眼看著閉著眼睛的Jessica,頓時有些拿這人沒辦法。

 

    又來了,看來今天的拍攝…是場硬仗。

 

    拍攝基本上還算順利,不過因為滑學場的天候不佳,拍攝上面對於演員的身體有很大的考驗,拍攝已經有三四天了,基本上還不曾什麼問題,不過本來林允兒擔心Jessica身體稱不住這點倒有點成真了。

 

    晚上,在飯店房間裡,林允兒詢問著Jessica的經紀人,得到的消息不大滿意。

 

    「下了戲後開始發高燒了,現在吃了感冒藥在睡呢…」經紀人嘆口氣,畢竟滑雪場在山上,只能先靠成藥壓制症狀,希望不會太嚴重。

 

    允兒走進房間,看到Jessica躺在床上,因為發燒的關係臉色有些不正常的紅潤,輕喘著。

 

    「早說了妳會感冒,姊姊還不相信我…」允兒擔心得走到床邊坐下,手撫上Jessica的額頭,埋怨道。

 

    Jessica緩緩睜開眼,聲音有些沙啞:「小允…我都生病了,就別數落我了…咳咳咳…」

 

    允兒看她這樣,心疼的撫了她的背,「姊姊妳小心點…拖成肺炎就不好了…我看妳要不要先下山到醫院…」

 

    「林允兒,我沒那麼脆弱好嘛!」Jessica皺眉,坐起身,「睡一會就好了,如果為了我,劇組現在又要派資源下山,我也過意不去…本來就是小感冒,不礙事的。」

 

    允兒拿她沒辦法,嘆口氣掏出口袋的手機:「喏!妳剛剛身體不適先離開了…連手機都沒拿,有妳未接來電呢。」

 

    Jessica接過手機,滑開螢幕一看,笑了:「是泰妍。」

 

    見她只是笑沒有動作,允兒努努嘴:「不回電給她?」

 

    Jessica沒照允兒的意思,只是滑到簡訊頁面,用打的,一手意識的撫上自己的喉嚨。

 

    「我現在這樣…怕她擔心。」

 

    她知道在首爾的泰妍很忙,自己只是小感冒,不要讓對方太操心的好。

 

    允兒看Jessica專心打著簡訊,為這兩人感到心疼…兩個人明明那麼愛對方,為什麼要這樣考驗她們的?

 

 

 

 

    帶著鴨舌帽的泰妍,全身上下穿得很簡單、低調,沒有注意到放在大衣裡面的手機簡訊聲…站在病房門外,吸口氣才打開門。

 

    金母坐在病床上,看著窗外的臉色略顯蒼白,沒有因為有人進入而勾起她的目光,眼神還是死沉沉的看著窗外。

 

    「媽,我來看妳了…」泰妍輕輕走到她身邊,拿著床旁椅坐了下來。

 

    簡單的跟母親對話,依舊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您還在怪我吧?」泰妍扯開苦笑,然後繼續道:「怪我把妳送進醫院、怪我把妳關在這裡。我聽醫生說了,妳說妳沒病,是被我關在這裡的…妳說有病的,是我…」

 

    母親的臉終於轉向她,卻沒有任何表情,泰妍被她盯著,有些心慌。

 

    「媽…媽媽,妳…妳真的不能答應這件事嗎?只有這件事…我…我是真的喜歡她…我…我愛她,求妳…求求妳不要這樣…我…」

 

    「泰妍。」從母親的口中,泰妍終於聽到她的叫喚,有些激動、有些開心。

 

    「我沒有變,我一樣會好好支持這個家,我還是妳的女兒,媽…妳不要…」

 

    「我是不是生錯妳了?」

 

    泰妍怔然的看著母親,剛剛激動而緊緊抓住母親的手緩緩滑下,整個人突然像是被人抽空般…有些腳軟。

 

    還是一樣…

 

    「都是我的錯,把妳生錯了…」

 

    因為手的滑落,母親藏在被子下的右手被掀開了小角,泰妍一瞥,臉色一白,慌亂的按下病床邊的叫人鈴。

 

    被子裡面都是血…母親自己把打點滴的針給拔出,血卻止也沒止,棉被下的床單已經有一攤血跡形成的小水窪…

 

    醫護人員很快就應鈴進來,把泰妍先隔開幫金母止血…泰妍被推到一旁,抿著唇看著大家熟練的處理著…

 

    在診間,泰妍聽醫生說…母親的病情很不穩,上次的歇斯底里很可能就是處於躁期,在憂鬱期時…則會有自責、罪惡感,進而有自殺傾向…

 

    走出醫院,泰妍茫然的走著,路上撞到人也不理,甚至有些民眾已經認出她的身分,開始在她身邊議論紛紛…她卻還是毫無所覺的走著。

 

    她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辦好了…到底要怎麼做…?

 

    「妳在做什麼啊!?」突然後作力,讓泰妍腳步有些踉蹌,隨即汽車的喇叭聲隨著呼喊聲一起呼嘯而過。

 

    「美…美英?妳怎麼在這裡?」轉過頭,看到的是Tiffany帶著墨鏡、穿著時尚的在她身後。

 

    「還說呢,我剛下通告要回公司,路上看到妳失神落魄的,妳知不知道剛剛那樣很危險?」Tiffany慶幸自己跟秀英要求可以走回公司,想說順便想逛逛街,今天下午的行程沒那麼滿,秀英也知道她最近很累很努力,就答應了,剛剛就發現在街上游晃的泰妍,沒叫住她沒準她早被車撞了。

 

    看了周圍已經注意到她們的目光,Tiffany嘆口氣:「我們換個地方談話吧,妳沒開車嗎?」

 

    泰妍僵硬的點點頭,努力讓自己回神,帶著Tiffany回到醫院停車場,坐上車…泰妍問她要去哪裡,Tiffany看著她,一會才開口:「去妳家吧,妳要回家對吧?我陪著妳回去,真怕妳ㄧ不專心開車去撞柱子。」

 

    泰妍有勸過她,但是Tiffany還是堅持跟著泰妍一起安然的回到她的住處,泰妍實在沒辦法,帶著她開車回到她的住處。

 

    「夏妍這幾天住妳這邊嗎?」Tiffany看到泰妍住處的寫字簿,問泰妍。

 

    泰妍點頭,沒有告訴Tiffany原因,端了杯水給她。

 

    接過水的那一刻,Tiffany皺起眉頭,看著泰妍的眼神變的銳利起來。

 

    「怎麼?…」在泰妍還來不及回應的時候,整個人就被Tiffany按在沙發上,緊張的大吼:「妳自己發高燒都沒發現嗎?」

 

    一連串的動作Tiffany不容泰妍反抗,趕緊把她推到房間裡面,瞪視下要泰妍躺在床上蓋好被子。

 

    「妳乖乖躺好聽到了嗎!我去買藥給妳!」本來要帶泰妍去看醫生,但是看到那一張死不去的堅決嘴臉,Tiffany拿她沒辦法。

 

    在Tiffany去買藥這段時間,泰妍在床上昏沉沉的…躺到床上才知道自己有多累…最近幾天幾乎都沒睡覺。

 

    翻開手機…看到Jesscia給她的訊息安然的躺著,點開來看,是簡短的交待…是太忙了嗎?沒有給她電話呢…泰妍看著手機,卻也沒有撥過去。

 

    如果被那傻瓜發現自己感冒,是不是又會擔心了?

 

 

 

 

    等到Tiffany回到泰妍這邊,天色都已經暗下來了,泰妍覺得自己睡了好一會才醒過來,有些納悶她跑哪去買藥了。

 

    夏妍也從學校回來了,看到Tiffany有些錯愕,畢竟也才看過一次,還有些陌生,自己的姊姊蒼白著臉躺在床上也嚇到她,趕緊上前。

 

    「姊姊…姊姊…是不是因為媽媽…」夏妍欲言又止,看了眼還在身後一臉疑惑的Tiffany,閉上了嘴。

 

    泰妍勾起笑…撫上夏妍的頭:「不是,姊姊只是感冒,媽媽過幾天會回來的…」

 

    看到氣氛好像有些僵,Tiffany趕緊大聲趕著兩個人,原來她剛剛之所以去那麼久不只是去買藥,也順帶把泰妍姊妹兩人的晚餐給買好了,看到兩個人站在餐桌前對著一桌子快餐呆滯,Tiffany差起腰:「我喜歡快餐!最好不准有人說這是垃圾食物!我跟她反抗到底!」

 

    「我想…小孩子應該會喜歡這些,就買了,妳應該不會介意吧?」這是Tiffany在看到夏妍坐上椅子時偷偷跟泰妍說的,她搖頭笑道,本來就是特別麻煩了她,怎麼會嫌棄呢,看到一旁夏妍臉頰上面終於因為桌上食物而有些尋常小孩的快樂,泰妍也更加感謝Tiffany。

 

    在泰妍也坐下來準備開動時,Tiffany阻止了她,默默的把另一個紙碗放到她面前,「雖然說不能反對吃快餐,但是妳是病人是特例!」

 

    桌上面的紙碗裡是白白的粥,但是泰妍卻知道,在首爾能買到這樣純白的粥是怎樣的不容易…至少她住的這附近,就沒這種中式餐廳可以提供。

 

 

 

 

    Jessica就沒泰妍這樣的好運,晚上劇組還有場景要拍,但是開始高燒的她頻頻忘詞,導演哪知道她的狀況,對於這樣的失誤就算是新人也不容許,只著Jesscia破口大罵,現場的氣氛將的很低,就像天氣般…刺骨凍人。

 

    本來林允兒是想要跟導演說的,好幾次在Jessica被喊卡,然後再次破口大罵的時刻想要衝出去,但是光從Jessica的眼神就知道,她警告過自己,這樣不是專業,就算發燒,那也是工作,她不想把這些當作藉口。

 

    「姊姊那傻瓜…根本沒人會當是藉口啊!」幾乎是紅了眼眶,允兒看著那一遍遍重來的Jessica。

 

    好不容易Jessica的戲份演完了,換林允兒上去,因為是女主角,戲份不少,她也顧不了Jessica,只是叫Jessica先回房,她們兩個住一間,晚點自己也會回去的。

 

    Jessica回到房間,幾乎連要躺上床的力氣都沒有,攤在床尾好一會才又轉醒,她好冷…全身都在顫抖,拖了鞋子鑽進被窩裡面,眼眶因為發燒的關係而充滿水氣,閉上眼睛一顆水珠就這樣滾出來。

 

    「泰妍……」

 

 

 

 

    「謝謝妳,我舒服多了,妳快點回去吧。」泰妍躺在床上,無奈道…Tiffany顯然要她做她最不想做的事情。

 

    「妳沒做我不回去。」Tiffany嚴肅的看著她。

 

    「我真的不喜歡…」

 

    「不喜歡也要做,就當為了我!」Tiffany一口氣幾乎是吼的方式講完,一點都不覺得這話語多詭異。

 

    講得多曖昧啊。

 

    「吃藥關妳甚麼事啊…什麼叫為了妳…」泰妍還在碎碎念,但也有了覺悟,閉著眼睛接過Tiffany手上的藥跟水,含進去後眉頭深深皺起,像是含了劇毒一樣趕緊配水喝下去。

 

    Tiffany看到這樣開心的摸摸她的頭,幾乎是下意識的對泰妍說:「好乖喔!這樣就對了!我最~~~喜歡聽話的泰妍了!」

 

    泰妍拍開她的手,整個老大不爽,吃完藥讓她心情很糟糕:「別把我當小孩了!什麼乖啊…又不是我媽…」

 

    Tiffany對她笑笑,然後想到什麼趕緊跑到客廳翻自己的包包,掏出一顆自己備在包包的棒棒糖,又跑回房放到泰妍手上:「妳乖,所以請妳吃糖果!」

 

    泰妍雖然最上調侃,卻還是乖乖接下糖果,撥開包裝只就這樣吃了起來,樣子有些孩子氣,讓Tiffany的母愛泛濫到一個境界,手緩緩撫上泰妍的髮,一下、一下的摸著。

 

    泰妍抬起頭看著比她高了些的Tiffany,變得有些不排斥她的動作了,安靜的讓她摸著,感受這份溫暖。

 

    「美英…」

 

    「嗯?」

 

    泰妍搖搖頭,對她露出真心的笑容,這種時刻…在她孤立無援的時刻,她真的好溫暖。

 

    「有妳在真得很好,謝謝妳今晚的照顧。」

 

    Tiffany對她的笑容沒有抵抗力,整個人呆愣在當下…不能怪她,泰妍因為發燒的關係,臉頰泛紅,眼眶濕潤,笑起來,純真天然,多了點甜甜的味道。

 

    心跳…突然成為劇烈的負荷…

 

    〝叮咚〞

 

    門鈴響讓兩人回了頭,泰妍不理會Tiffany還呆愣中,逕自去開門,門外的人說意外不意外,是崔秀英。

 

    「該死的Tiffany!!!妳知不知道我等了妳ㄧ個下午!然後妳給我跑來金泰妍這裡!!?」激動的打吼連剛洗完澡出來的夏妍都被嚇到。

 

    Tiffany這時才回神,暗自咬舌…完蛋了!太擔心金泰妍,她忘記打給崔秀英了啦!

 

 

 

 

    等到林允兒拍完所有的戲份,趕到房間時,也已經半夜了,打開門看到鼓起的被子,讓她有些心疼的走上去,摸摸額頭,還很燙…

 

    「怎麼辦…?」她緊張,不知道如何是好,溫度比之前更高了,是藥沒用嗎?

 

    看著Jessica難過的輕喘,允兒握住她的手,安撫著,輕聲的哄慰聲傳入Jessica的耳中,緩緩睜開眼,此刻的Jesscia看起來無助極了。

 

    「允…我好難過…抱…抱抱我…」軟軟的音調,允兒點點頭,爬上床抱住她。

 

    允兒有些慌亂,拿了手機打給侑利問怎麼辦,不知道對方在那擔心什麼,講了好一會才掛電話,跑到浴室端了盆水、毛巾,擰乾點敷在Jessica額頭上,在一旁守著她。

 

    「嗚…好難過…」Jessica囈語著,難過的眼淚都滑下,允兒把她擦乾,撫上她的臉,自己的手有些冷,Jessica舒服的靠向低溫的那邊,偎了偎。

 

    「姊姊…」允兒看著這樣的反應,有些覺得對方可愛的笑了,爬上床再次睡在她旁邊,不時關心毛巾還夠不夠低溫。

 

    Jessica還是相當不舒服,一直蹭在允兒懷裡卻怎樣都睡不安穩,允兒輕拍著她的背,緩緩在她耳邊說:「姊姊…乖…泰妍姊會擔心妳的…乖…乖…」

 

    「泰…泰妍…」Jessica循著名字,緩緩的放鬆了不安的動作。

 

    「嗯,泰妍姊在等妳回去啊…乖乖睡覺,明天起來會好多的。」允兒柔聲說,她自然知道拿什麼對Jessica說最有效,不厭其煩說到。

 

    一夜…因為那個名字,讓Jessica閉著眼睛,努力的忍下去。

 

 

 

 

    「妳喔!!!下次再這樣連報備都不說就翹掉會議試試看,真是很怕妳得罪人耶!」秀英載著Tiffany回她宿舍的路上對她嘮叨,她實在很生氣,就算金泰妍要她別怪對方,還是很生氣。

 

    她經紀人,怎麼遇誰誰就開始耍任性啊。

 

    「就說了不是故意的嘛!我真的忘記了,如果是妳也會很擔心泰妍的吧!她發高燒耶!當然是這個比較重要!」Tiffany雖然是道歉,卻沒甚麼悔改之心。

 

    「妳…唉…」崔秀英嘆口氣,不知道要怎樣說,金泰妍也一直求她放過了,只好算了啊。

 

    Tiffany看著車窗外的風景,笑著…今天看到好不一樣泰妍,好新奇,但也很可愛,想著泰妍在送她出門時頻頻偷對秀英的道歉,心裡一陣悸動。

 

    那是在擔心自己被罵吧…她真得很溫柔,淡淡的,卻讓人會心一笑。

 

 

 

 

    結果兩個發高燒的病人就這樣硬撐著過去,Jessica這邊幸好有允兒,第二天燒就退了很多,兩個禮拜的拍戲過程也沒有甚麼大事發生,雖然很累,也很常被罵,但是Jessica非常認真,越到後面也越來越順暢,更快的進入角色。

 

    而泰妍,則在感冒有Tiffany的護衛下沒有太嚴重,不過讓她一直很擔心的母親卻沒有好轉的跡象,雖然接回到家,但是這兩個禮拜一直不穩,回家好幾天了,但泰妍的母親暴躁時不接受她的靠近,拿東西丟她,對她說些冷酸得話,憂鬱時沒甚麼力氣,卻在泰妍耳邊說著負面的話,慶幸的是,對於夏妍倒不會這樣,可以算是唯一的安慰。

 

幾個禮拜下來…泰妍聽多的,就是那些,甚至連閉上眼睛都可以聽到,母親的自責跟對自己的埋怨。

 

    這天,泰妍早上剛被堅持留在家裡陪母親的夏妍叫回家,看到的是又在亂摔東西的母親,甚至出現了自殘的現象,泰妍慌亂的沒辦法,又把母親送進醫院。

 

    一整天奔波填寫資料,泰妍已經疲倦到一個境界,晚上緩緩的開車回到她跟Jessica的小公寓。

 

    自從夏妍說要回家住後,她每天,都是回到這裡,趴在兩個人的大床上面,才可以睡著。

 

    一打開門,她就覺得有什麼不一樣了,心裡一天的疲憊瞬間像千斤放下般,趕緊拖下鞋往屋內跑。

 

    「妳好慢,去哪了呢?我去妳宿舍也沒人。」Jessica嘟著嘴從後面抱住泰妍,在泰妍衝進主臥房的那一刻。

 

    「我…我回家了…」泰妍沒有辦法告訴Jessica,自己的母親還在抗爭著她們的愛情,兩個人好久不見了…她不想掃性。

 

    轉過身子抱住那個思念的人兒,泰妍幾乎快要把身子揉進對方身子裡。

 

    「我好想妳!」

 

    「好想妳!」

 

    幾乎是同時,兩個人都有些哽咽的說出口,卻因為相同的默契笑了。

 

    「說了妳回來要煮東西給妳吃的。」泰妍撫上Jessica的臉頰,覺得她瘦了。

 

    Jessica重新抱住泰妍:「那些都不重要,妳到底有沒有聽到嘛!我好想妳…金泰妍…好想妳。」

 

    泰妍也再度抱緊她,眼淚在Jessica沒看到的地方才敢流幾滴,自己母親那不堪的狀況…到底該怎麼辦?她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知道…知道妳想我…傻瓜…」

 

 

 

 

    結果泰妍下了麵給Jessica吃,順便問起拍攝的事情,Jessica跟泰妍說了些過程,不過都避重就輕了。

 

    「啊…還有,爸…」Jessica想到什麼,想說…卻又頓住。

 

    「怎麼了嗎?」泰妍看著她,關心道。

 

    Jessica看到泰妍略顯消瘦的臉龐,好一會突然伸手撫上泰妍的臉頰:「妳最近有感冒對吧?」

 

    泰妍怔了怔,慢慢點頭:「有點小感冒。」

 

    「我就知道!妳瘦了!」Jessica說完把自己的面推給她:「真是的!有沒有怎麼樣啊?快點吃東西補一補!」

 

    泰妍看著推過來的麵,剛剛是因為自己實在沒胃口…現在呢?

 

    「妳只是自己吃不下了吧…」說完遭到Jessica的拍擊。

 

    算了。

 

 

 

 

    兩個人簡單的梳洗完,久未見的戀人很快就滾上床鋪,兩個人的裸著身子,房間喘來彼此的喘息聲…床事這種東西…還真是不會因為兩個人駕輕就熟而有任何的倦怠感。

 

    「我看…妳有瘦了…」泰妍啃吻著Jessica的鎖骨,說完來用力抱緊懷中人兒測了測。

 

    「啊…!我…我是…太忙了…诶…!」Jessica抱著她,閉緊眼…

 

    兩個人都喘著氣倒在大床鋪上,Jessica自然的窩進泰妍的懷裡,抱在一起的軀體也撫慰了心靈上的疲倦。

 

    「我…」

 

    「我…」

 

    兩個人同時開口,好一會都沒有說話。

 

    「泰妍…我會努力的。」不管是演藝圈,還是家裡…

 

    泰妍點點頭,抱住Jessica沒友說什麼,直到對方睡著。

 

    看著Jessica的睡臉,泰妍看出了那常時間專注在工作上的疲憊,所以…她不敢說,也不知道要怎樣說。

 

    「我可能要放下演藝事業了…因為媽媽…」泰妍吸口氣,把眼眶的濕意吞下,靠在Jessica的耳邊呢喃:「但是…妳會相信我對吧?相信我會回來的…只是需要一段時間,西卡…相信我…我…」泰妍止住了之後的話,看了Jessica臉龐,然後輕輕吻上。

 

    我不會…拋下妳的。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