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Jessica回到首爾後接著拍未完成的後半部戲碼,這部戲也隨著進入後半的拍攝期而在電視台上檔,雖然是偏年中後上檔,但是因為陣容跟資金都非常豐厚,自然在娛樂圈造成了不小的關注。

 

    因為這部戲劇,Jessica也算是在戲劇圈打響名號,才開始幾集,對於她初戀女二的戲份就讓觀眾反響不錯,各大的邀約重新入袋,Jessica的經紀人蘇姊也開心,看到現在重新回到天后位置的Jessica,眼睛都在笑。

 

    但是Jessica卻沒有想像中開心,她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除了家裡不時的對她施壓並提醒她回鄭氏的時間點迫在眉睫外,最近最讓她疑惑的…就是演藝圈的八卦。

 

    不是她喜歡八卦,而是這則八卦讓她不能當風聲。

 

    金泰妍,在演藝圈裡面…神隱了。

 

    這件事情讓Jessica有些消化不下,因為忙,兩個人幾乎都是靠訊息通訊,但是泰妍並沒有特別提到這件事情,她也一直以為泰妍只是忙於作曲跟專輯準備。

 

    問了泰妍這件事情,對方也只是支支唔唔了一會,才說想要好好休息一陣子,加上想要往創作行歌手走,所以想要好好閉關。

 

    Jesscia自然對這件事情沒有反對,但是聽到那些八卦還是會覺得荒唐,跟泰妍說了演藝圈傳的八卦情形,泰妍倒回的挺平淡的。

 

    不過她沒有太多的心思在這方面上面逗留太久,泰妍竟然說沒有事情了,她也就當作泰妍想要好好專心在創作上,自己目前除了拍戲滿檔跟廣告滿檔外…父親的逼迫也越來越重,常要她回家吃飯、回家見哪位叔伯嬸姨…

 

    「我說過了,我想在演藝圈發展。」在家裡的餐桌上,因為Jessica的話使得大家都沉默了起來,秀晶看著姊姊,有些緊張的看著爸爸。

 

「不懂事的話也要看年紀說。」鄭父只留下這句話,動著碗筷的手沒有絲毫的停頓,Jessica只能抿著唇看著飯碗。

 

一次次的申訴,卻都得不到回應,所有的煩悶都悶在心裡,這件事情梗到她發慌。

 

    在父親要起身離開時,Jessica突然出聲。

 

    「我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我不能離開那裡!」堅定的抬起頭,看著父親因為她話語而錯愕回頭的表情。

 

    「什麼?」

 

    「姊…」秀晶覺得氣氛詭異,出聲想要制止。

 

    「那個圈子裡面,有我放不下的人,我愛她,她也愛我,我們約定好要一起走下去,所以我不能回來鄭氏。」

 

    父親看著Jessica,挑起眉,沉聲道:「妳以為這種理由可以讓我同意?」

 

    「我不會回來的!到底要說幾次…」還沒說完,父親就插了她的話。

 

    「妳要清楚,當初我可以把妳安全的放在演藝圈,現在要把妳帶離演藝圈也是易如反掌,今天妳說得這件事只是更加速我把妳拉回來的決心!沒甚麼好談的!」

 

    看著父親走回書房的身影,Jessica被妹妹跟媽媽拉住了,委屈的她紅了眼眶,已經到這地步了…父親還是…

 

    「我說過了…要努力的留在哪裡…跟她一起。」Jessica在嘴邊呢喃,卻傳不進父親的耳中。

 

 

 

 

    「單曲?」Jessica在保姆車上問到,看著經紀人翻著行程。

 

    「嗯,妳可以先聽聽曲子跟歌詞,是希望由妳來演唱這首單曲,不過…公司沒有正面回應呢…」蘇姊翻著行程,搔搔頭:「可能是希望妳好好的休息一陣子吧?公司在妳戲殺青後有一小段的空白時間沒給你編排任何行程…」

 

    Jessica拉下臉看著行程表…果然,年尾的行程除了戲劇一直到殺青的廣告代言外,就沒有再在安排任何通告給她。

 

    「蘇姊…」Jessica抬起頭,看著她的經紀人:「我是真得很想要在這個圈子好好的待著…但是為甚麼當都下定決心計畫好時…卻總是無法如願…」

 

    蘇姊雖然不清楚事情是怎樣變動,畢竟公司沒有讓她知道的必要,但是一個通告都不給真的有點詭異,看著Jessica那有些疲憊又自嘲的樣子,她握住她的手,無聲安慰。

 

 

 

 

    「我回來了…」泰妍提著便利超商的塑膠袋走進家門,看著空蕩蕩的家裡,恍神了一下,才拖鞋進門。

 

    她今天不過是要拿些東西去給醫院的母親,家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夏妍也去上學了…

 

    簡單的收拾著母親的東西,泰妍放下袋子,就這樣坐在母親房間的地板上。

 

    這幾天幾乎放下所有的工作,公司方面已經來電關切的,本來打算推拖一陣子,卻還是間接表明了自己的意願,暫時退出…就連打算冷凍她的公司都感到錯愕…

 

    真的…拋棄了,不像上次,只是取消掉一部分的工作,這次是,全部的。

 

    「這樣…還不夠嗎?」泰妍看著母親的衣服,難過的皺起眉頭。

 

    母親一點都沒有好轉。

 

    沒有在家裡待太久,泰妍帶著母親的一些衣服跟用品前往醫院,打開房門看到的是熟睡的母親,剛剛聽護理人員說,昨天晚上又歇斯底了,所幸處理的早,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

 

    泰妍把東西放下,看著母親雙被她自己抓出來的傷痕跟利銳物的割傷,泰妍心裡揪起,現在病房內都要注意禁止放置尖銳物品…

 

    「媽…妳這樣是要我怎麼辦呢?」泰妍看著熟睡的母親,因為自己的話語而悠悠轉醒,眼光凝視著她。

 

    「我可以放下工作,這次我可以,我乖乖聽妳的話在家裡,跟夏妍、妳ㄧ起,只要妳可以健健康康…」

 

    「我不要妳喜歡女人。」冰冷的音調回盪在病房內,金母的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看著泰妍的眼神,充滿著專注。

 

    「妳跟Jessica小姐分手…我就會好好的。」

 

    泰妍聽到母親的話語,把母親的手握緊:「…我不要…媽。」

 

    她自己說過了…不會拋下她。

 

    「西卡她…」

 

    「妳只會讓我更恨她而已,我不想要聽妳口中她有多好,我的要求很簡單,是妳自己不答應。」泰妍的母親顯然也知道這答案,把手抽離泰妍的抓握,撇過頭不再看她,只落下一句狠話。

 

    「妳回去吧,我不想看到妳,管你要去工作還是做甚麼。」

 

    泰妍走出病房,聽到的,是裡面的東西又被砸爛破碎的聲音,咬著唇,泰妍離開了醫院。

 

    自己…好糟糕。

 

 

 

 

    Jessica出席了代言廠商的記者會,記者會上不免問了一些跟廠商不相關的事情,Jessica本來不想要因為自己而轉移重點,避重就輕的回答著,沒想到記者竟然問…

 

    「聽說Jessica小姐在現在當紅的戲劇殺青後,就要退出演藝圈,請問這件事情是真的嗎?」

 

    此問題一出,全場幾乎譁然,大家都看著Jessica,被問的人抿緊唇,顯然這問題她非常不開心。

 

    沒想到父親的動作已經大到這種地步…甚至放話給媒體…

 

    「Jessica小姐…?」記者見她一直不說話,有些冷場,又接著喚她。

 

    「我…」Jessica盯著攝影機,通過全國轉播,直接開口。

 

    「我會一直待在演藝圈,Jessica不會消失,也沒甚麼退出,殺青後預計還要有出單曲的計畫,那些空穴來風的消息請大家別多作著墨。」

 

    「西卡…!」蘇姊在一旁扯了扯她,覺得她有些超過了,單曲那件事情還沒談成,直接在這裡講出來不是趕鴨子上架嗎,公司會不開心的。

 

    Jessica何嘗不知道,但是她只有用這樣的方式件接告訴她父親,這是她的選擇。

 

    她就是要待著。

 

 

 

 

    在醫院大廳看到新聞的泰妍,就這樣對著畫面上的Jessica發呆,一時之間看到恍神。

 

    Jessica是真的在付諸行動…但自己呢?當初說演藝圈很重要的自己呢?

 

    低下頭,泰妍看著手上提著的母親換洗衣物,心裡一梗…

 

    〝我不要妳喜歡女人。

 

妳跟Jessica小姐分手…我就會好好的。〞

 

    泰妍吞了口口水,起步繼續往外走廊外處走,沒想到才走幾步,就被叫住了。

 

    「金泰妍小姐!」一句叫喚讓泰妍瞬間被眾人當成目光焦點,她有些傻眼的看著朝她快步走過來的白袍女生,咬了咬牙。

 

「請問有什麼事嗎?」泰妍的語氣有些冷淡,顯然為對方叫出她名字而不開心。

 

對方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坐了什麼傻事,基本上她根本不知道〝金泰妍〞三個字到底為什麼會讓大家都看著她們,想了想搔搔頭。

 

「我是妳負責妳母親病情的醫師…」對方呼喊著母親的名字,問她是不是她的女兒。

 

    「我就是。」泰妍看清了來人,比她高了許多,卻可以看出跟自己年齡差不了多少,綁著馬尾的樣子看起來很清純,笑容非常好看,剛剛對這人的不舒服感也慢慢消失。

 

    金泰妍看著周圍已經有些人開始聚集,暗叫不妙,拉了那為醫師快步離開。

 

    那個女生告訴她自己的辦公室在附近,應該可以躲過那些人,換泰妍被她拉著往辦公室走,兩人雙雙進到辦公室,都鬆了口氣。

 

    「我主要是要跟妳討論妳母親的病情…她身上的傷口每天都在變多…」女子翻開母親的病例,看到護理人員在備註欄裡面的標記突然頓住。

 

    〝病患家屬金泰妍,是明星,須注意隱蔽性。〞

 

    她抬起頭,對著金泰妍滿是不解的眼神突然開口:「抱歉、抱歉!我剛剛…害到妳了吧!」急忙站起來,還不小心踢到椅子,有些滑稽。

 

    金泰妍挑起眉,不可至否,壓住了到嘴邊的笑意,直接問主題:「我母親怎麼樣了?」

 

 

 

 

    等到Jessica終於完成了一堆通告,坐在回住處的保姆車上,整個人都癱了…幾乎沒辦法保持意識。

 

    手機的震動聲拉回她的意識,本不想理等她響完就算了,但是想到有可能會是那個人,還是緩緩接下。

 

    「姊姊,妳在哪裡啊?!」傳出來的,是鄭秀晶那不怕死的叫吼,Jessica摀住耳多。

 

    「妳很吵耶…我能幹嘛,當然在車上啊,我下完通告要回…」

 

    「姊姊,不好了啦!」秀晶沒有讓Jessica說完,就緊張的大吼:「今天爸爸把我叫回家,問了我關於妳的事情,本來是沒怎樣,我也就避重就輕的回答,但是…」

 

    Jessica睜開眼睛,坐好了身子聽電話那頭的訴說,秀晶有些慌亂,想了想才開口:「但是到後面,爸爸她竟然問我知不知道金泰妍這個人…還有妳跟她的關係我是怎麼看…」

 

    「什麼!?」Jessica不敢相信,顫聲開口:「妳怎麼跟他說的?」

 

    「當然什麼都沒說啊,結果爸爸拍了聲桌子,好大的一聲,我嚇都嚇死了,當場腿都快軟了,他看到我這樣,皺眉叫我出去,晚飯時間也沒有出來一起吃飯…」

 

    秀晶頓了頓,喊了幾聲確定電話那頭的人還在,才有擔心開口:「姊,妳不要打電話給泰妍姊說一聲啊…」

 

    Jessica聽了話點點頭,打了電話給金泰妍,響了很久,久到都不耐煩了,金泰妍才接起。

 

    「泰妍,妳現在在哪裡?」

 

    「嗯…在…小公寓。」

 

    「我等等過去,我有事要找妳。」Jessica示意經紀人開往另一個方向,正想要怎樣甩開經紀人的視線,突然聽到電話那頭的猶豫。

 

    「…妳今天,要不要先回去妳那休息…?」泰妍壓低了聲音說著,語氣充滿著疲憊。

 

    「泰妍,為什麼突然…」Jessica突然睜大眼,沉默了幾秒,才開口:「我知道了。」

 

    「嗯…早點睡。」

 

    「泰妍…」

 

    「嗯?」電話那頭的溫柔讓Jessica抿緊唇,緩聲開口…

 

    「說妳愛我。」

 

    電話那頭沉默好久,有一度讓Jessica覺得斷線,卻聽到對方嘆了口氣,輕聲對她說。

 

    「我愛妳,秀妍。」

 

    直到電話掛斷,Jessica泛紅的眼眶終於低下一滴淚。

 

    她聽到了,泰妍說完話後,電話那頭傳來男人低沉得輕笑聲。

 

 

 

 

    「其實妳可以叫她過來的。」男人坐在小公寓裡面的單人沙發上,說完還對泰妍露出一笑:「我不介意女兒知道我來找妳。」

 

    「伯父…」

 

    男人看著泰妍,像是打量般看了她全身上下,很有風度的讚美:「泰妍小姐很有魅力呢,感覺起來讓人非常舒服。」

 

    「謝謝…」泰妍蒼白著臉,接下這份讚美,內心卻充滿壓力。

 

    原本以為是Jessica在耍花樣故意按門鈴要她開門,所以也沒多想就衝去開了,但是沒想到,印入眼簾的,卻是他。

 

    「但是妳應該清楚,這不會成為讓我同意的妳們關係的理由吧。」鄭父變得嚴肅,伸手拿了桌上的咖啡喝了口,泛笑道:「果然是我女兒跟妳的愛巢,連買的咖啡也是我女兒最愛喝的。」

 

    「對不起。」泰妍低下頭,緩聲說著歉語。

 

    「喔?妳知道妳為什麼要跟我道歉嗎?」鄭父站起來打量起這份房子。

 

    「這棟房子,是登記在我女兒名下的吧,布置的是蠻不錯的,我想我那單純的女兒,收到這個應該會很感動又非常覺得不好意思吧。」鄭父看著到處都是兩人合照的相框,摸著相片上面的女兒,繼續說:「她應該會說:我來付吧。」

 

    泰妍沒有說話,直直的看著鄭父。

 

    「一棟房子,並不代表什麼喔,妳買不到她的,金泰妍。」

 

    「我沒想過要買她!這只是…」泰妍想要說什麼,才剛開口就被打斷了。

 

    「妳想說只是想要給彼此一個歸屬地?一個依靠?一個家?」鄭父代替她回答了,聽到他一個個的答案,泰妍只好又抿緊唇。

 

    「妳們這段,我想妳應該知道,我不可能會承認,妳只不過買到了身為Jessica的感情,但是她還有很多是妳買不起也承擔不起的。」

 

    「愛是養不起一個人一生的。」鄭父的話非常銳利,金泰姸握住的拳頭幾乎快把骨頭揑散了,卻還是無法鬆開。

 

    「我是真心的,想要跟她一起走下去。」

 

    「妳家人,知道她嗎?同意她跟妳在一起?」

 

    泰妍聽著鄭父的話,有些無措,低下頭幾久才開口:「她們…不大能接受。」

 

    還記得那個醫生跟她說的,母親已經不能在受刺激了,現在她的情緒太低落,如果刺激源一直在那…難保…

 

    「這樣,妳有什麼資格提愛?妳連握住我女兒的手把她帶到家人面前承認得勇氣都沒有了,帶到社會上就更不用說了。妳連這份能力都沒有,妳要我相信妳愛我女兒可以愛得很好嗎?」

 

    「不管好不好,但是我愛她!」一聲清脆的聲明,讓屋內的兩個人都錯愕了,回過頭看著氣喘吁吁的Jessica,兩人的反應有些不同。

 

    「妳怎麼來了?」泰妍趕緊跑到門邊,看著她滿頭大汗的彎身,心疼的扶住她。

 

    「情情愛愛的,就是讓妳最近一直反抗我的原因嗎?妳說妳要待在演藝圈,不回鄭氏,也是因為這小事?鄭秀妍。」鄭父開口,語氣充滿輕藐,可以看得出來,他很生氣。

 

    「不是…」Jessica抬起頭,也有些怒意的看著他,握住金泰妍的手與她並肩:「我是為了金泰妍而留下來,那不是小事。」

 

    鄭父因為她的話而徹底沉下臉,剛剛得輕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憤怒。

 

    「我沒想到妳會幹出這種事情要我善後。」

 

    「我沒要你善後!還有…什麼叫做這種事情!我愛她有什麼不好了!我不是還好好的站在這裡?不是還是螢光幕上光鮮亮麗的Jessica?」

 

    「妳…!」

 

    「妨礙Jessica的不是金泰妍,是鄭氏!是身為鄭秀妍的負擔!是你一手推給我的!」

 

    〝啪!〞的一聲,Jessica臉上出現火辣辣的五指印,鄭父打的很用力,就連在一旁的金泰妍都可以感受到,那巴掌充滿的力道…失望。

 

    「我對妳,失望透了!!」鄭父低沉怒吼,對著Jessica,也對著金泰妍。

 

    「妳以為Jessica是真實的嗎?一開始也不過是用金錢堆砌出來的假象!Jessica沒有18歲以前的身世!因為她是個虛構人物!」

 

憤怒的目光注視著金泰妍:「妳愛上的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只要我一個動作,就可以揭穿得虛假人物!你們這看似轟轟烈烈的愛,在我眼中,不過是場遊戲!」

 

    「爸爸你夠了!!」Jessica氣到全身發抖,她是何比的驕傲,從小道大的呵護寵愛,讓她在任何場合都有強烈的存在感,這是頭一次,從別人口中…甚至是一直支持她的父親口中,聽到濃濃的不屑。

 

    鄭父顯然不想要跟她爭論下去,也無法讓她待這在這空間,撥了一通電話就一群保鑣上來,是要把Jessica帶走的人馬。

 

    「不用你這樣汙辱我,我會走,不需要這群人又拖又拉!」Jessica甩開那些人的手,冷聲道。

 

    鄭父顯然不想在裡她,跨步就往外走,這棟房子,讓他很不舒服。

 

    Jessica轉過身子,看到蒼白著臉的泰妍,心疼的撫上去,對方像是這才反應過來,緩緩的抬頭看向她。

 

    「相信我,這件事情我會處理。」Jessica很認真的說到,傾身就給泰妍一個吻,完全不在乎鄭父還沒走遠,保鑣還在一旁。

 

    「泰妍,對不起…讓妳聽到那些…妳別在意好嗎?」見泰妍都不回答,Jessica心疼的抱緊她,有些心慌。

 

    「妳說過,不會離開我的,我相信妳不會忘的!」她不想看到泰妍這樣,剛剛當她進家門,看到泰妍一臉慘白的坐在父親面前,她就好難過。

 

    泰妍…會不會因為這樣討厭自己了?

 

    「…嗯。」久久,泰妍才緩緩抱住她,回應著。「我還記得。」

 

    Jessica聽到泰妍的回應,鬆了口氣,緩緩鬆開懷抱:「我會把這裡的事情處理好,妳只要相信我就可以了,我不會有事的。」

 

    泰妍聽話的點頭,卻沒有在多說什麼,Jessica沒時間注意,她已經看到保鑣的不耐煩。

 

    「我先跟我爸回去了,回去後我會好好解釋,妳等我消息。」Jessica緩生開口:「記得…相信我!」

 

    直到Jessica隨著那群保鑣風風火火的離開,泰妍才緩緩的沿著牆坐在地上。

 

    「西卡,不是我不相信妳,我相信…」泰妍把自己的身子縮成一團,發出語調不清的痛苦呻吟。

 

    「所有在我手上的事情,我都沒有能力處理好!我已經無法相信自己可以做好了。」

 

我不相信的,是我自己。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