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急促的腳步聲,充斥在醫院的長廊上,金泰妍被錯愕的攔在門外,抱著夏妍在走廊上面看著醫護人員進進出出的。

 

    金泰妍的腦子到現在都還是亂哄哄的,她沒想到會這樣,母親已經惡化到在夏妍面前也會失控…夏妍被嚇到嚎啕大哭…

 

    「姊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泰妍摸著夏妍的頭,把她攬過來抱緊,兩個人都在顫抖著。

 

 

 

 

    緊急處理結束後,兩個姊妹進了病房,女醫師看著兩人一眼,嘆口氣,口罩拆下來,那張好看得臉此刻繃的緊緊的。

 

    「刀子劃下去的口子有些大,幸好不是在主要的大血管上面,出血量還可以控制,但是病患還是失了些血,現在體力正弱呢…」

 

    話還沒說完,金母的眼睛就慢慢的睜開了,泰妍跟夏妍急著衝上前,夏妍爬到床上,握住母親還完好的另一隻手。

 

    「泰妍,妳不用去工作嗎?」母親有些恍神,最近總是這樣,一下子正常、一下子又發作,現在就好像回到甚麼都沒發生時,柔聲問。

 

    泰妍偷偷擦掉快要滴出來的淚,成功讓它們所再眼眶裡,趕緊道:「別擔心,我都把工作推了,會好好陪著妳跟夏妍,我們等妳回家,然後再一起開車出去玩。」

 

    夏妍回過頭看著姊姊說,又轉回來附和著:「對啊,媽媽,姊姊不再忙到沒時間陪我們了!等妳好起來,我們一起出去玩!」

 

    「對啊,媽,妳快點好起來。」泰妍點頭,想要走上前。

 

    「那我好起來後,妳會帶著那女人一起跟我們出去玩對嗎?」金母轉過頭看著泰妍,幽幽的眼神讓泰妍一陣,不住停下腳步。

 

    「我就知道,所以我才不要好!只要妳跟那個女人還在一起的一天,我就永遠都不回去!」

 

    泰妍絕望的看著母親,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掉了,連夏妍也低下頭不說話,她知道…夏妍也不會幫她,因為不知道怎麼幫。

 

    「還有一些資料需要填寫的,金小姐妳跟我出來一下吧。」在一旁的女醫師適時的拉住泰妍的臂膀,當扶住的那一刻,她可以感受到…泰妍全身都在冒冷汗。

 

    抿了抿唇,這下子她總算知道,病患的刺激點是什麼了,同情心的驅使下,她把泰妍強行拉了出來。

 

    「請問,還要填寫甚麼表?…怎麼會來這?」泰妍看著四周,她回過神,就已經被女醫師拉到樓頂上來。

 

    「沒有要填寫的,只是想帶妳來透透氣。」女醫師笑了,從口帶遞出熱咖啡,泰妍驚訝的接下,正想開口,女醫師就調侃:「妳剛剛恍神的時候我再販賣機買的,妳也太扯了點。」

 

    尷尬的低下頭,泰妍現在全沒了平常大明星的架式,倒也讓女醫師有些覺得親切多了。

 

    「妳辛苦了,難怪妳對妳母親的病總是欲言又止。」看到泰妍在聽到她的話那瞬間,所有的防備跟防護罩都打開,戒備的看著她,讓她ㄧ笑。

 

    「妳放心,我這個人不愛八卦,純粹是想要幫助妳母親的,今天這些話只會是我看待病患病情的參考,絕對不會成為茶餘飯後的消遣,或是記者媒體的爆料點。」

 

    金泰妍看著她那親和力十足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相信她,點點頭,金泰妍小聲道謝。

 

    「說起來,某方面來講,我跟妳是同類呢!」女醫師喝著咖啡,好笑得看著天空,金泰妍傻楞著,疑惑的發了個單音。

 

    「沒事,當我沒說吧。」說完,女醫師把喝完的咖啡罐捏扁,打算離開了。

 

    「對了!醫師!」泰妍喚住她,見對方回頭,又覺得老叫人醫師、醫師的很沒有親切感,人家都這樣幫忙把自己拉出尷尬的現場,親密點會好點。

 

    看了對方胸口的名牌,泰妍換了個叫法:「權…權醫師,我母親她…」

 

    女醫師看著她,知道突然換種叫法的意義,對她笑笑:「權醫師叫起來挺彆扭的,妳叫我侑利就好。」

 

 

 

 

    泰妍帶著夏妍回到她的住處,打開門一陣酸臭味傳出,泰妍趕緊把窗戶打開,最近太忙,加上睡不著時她常往她跟西卡的小公寓跑,這裡已經堆了一堆雜物根食物殘骸。

 

    「姊姊,妳陪我睡。」在泰妍好不容易把家裡打掃好後,看到夏妍抱著枕頭看著她,眼神充滿恐懼。

 

    她點點頭,以最快的速度洗好澡,打開門被夏妍嚇到,原來夏妍一直在浴室門邊站等她洗好,一步都不敢離開,泰妍看到夏妍那惶恐的表情,心裡一抽,拉著她握進被窩,把她抱緊,哄她睡覺。

 

    「姊姊…我們,還可以回到以前嗎?」夏妍睡不著,閉上眼睛都是今天血淋淋的場景,忘都忘不掉。

 

    「可以的…乖,夏妍快睡。」泰妍拍著她的背,把被子拉高一點。

 

    「姊姊…」一直過了好久,都以為夏妍睡著時,她又幽幽開口。

 

    「嗯?」

 

    「不要拋下我跟媽媽好不好?」夏妍抱緊泰妍,埋在她懷裡得頭發出悶悶的音調。

 

    不要丟下我們。

 

 

 

 

    第二天,泰妍送了夏妍去上學,一個人開著車又回到住處,把廚房壞掉的食物拿去丟掉,稍微整理了一下,就坐在沙發上面發呆。

 

    距離Jessica被她父親帶走後已經快要一個月,泰妍這段時間跟她的消息斷斷續續的,本來還可以用訊息連繫,只知道她被她爸爸關在大宅裡,除了之前約定好的戲劇跟廣告拍攝外,其餘的時間都關在裡面,好幾次Jessica想要逃離,都被抓了回來,後面好像連手機都被沒收了。

 

    泰妍看著手機裡面的訊息,停在的,是三天前,Jessica傳給她的…

 

    〝我想見妳…〞

 

    泰妍抱著膝,整個人縮在沙發的一角,好像是拖離這世界般的漠然著。

 

    她什麼…都辦不到呢…

 

    「怎麼沒精打采的?」突然的叫喚聲讓她完全傻住眼,看著站在她面前的Tiffany,泰妍驚訝她怎麼在這。

 

    「妳門沒鎖好嗎?我剛剛還怕是小偷入侵呢!哪知道根本是妳粗心大意!」Tiffany嘮嘮叨叨得好一會,泰妍突然有些小開心,就好像孤寂很久的世界注入了一束光,安靜到要窒息的空間因為Tiffany不算美麗的嘮叨聲,好像不那麼難過了。

 

    Tiffany擔心她,也聽說了她神隱的事情,抽了空閒來關心她,為了這個她又再度跟秀英吵了架,金泰妍本來還想跟她道歉,哪知道她擺手,說甚麼就算不是因為她,她們兩個人也可以吵別的事情,總之就是很會吵。

 

    泰妍本來放鬆的心情,卻因為電話鈴聲而打斷了,聽到那旋律,泰妍的臉跟著蒼白,Tiffany擔心的撫上她的手,泰妍這才緩過神伸手接電話。

 

    她最近真得很怕接電話…因為大多都是醫院打過來的,她怕,又是媽媽出了什麼事…

 

    「喂?」電話那頭聽到她發聲,刻意的壓低了聲說話,語氣很緊繃。

 

    「是我啦!鄭秀晶。」金泰妍本來還傻楞的不知道為什麼秀晶會打給她,秀晶卻很快就給她解答了。

 

    Jessica因為要逃家,從家裡的二樓房間跳下來,下來沒支撐好,頭不小心撞上花圃的磚頭,等發現時已經昏倒了。

 

 

 

 

    金泰妍聽到電話後就緊張的衝出去,Tiffany看她著樣的情況根本不可能開車,就把她攔住,要她坐副駕駛座,她雖然沒有駕照,但還是會開車,盡量小心又不會太龜速的把車開到醫院,金泰妍也已經把事情說給她了解了,兩個人匆匆忙忙的衝到指定病房,看到秀晶在門口等她們。

 

    「情況怎麼樣了?」金泰妍緊張的問,抓住秀晶的手冷到讓她ㄧ顫,趕緊回答。

 

    「別擔心,沒事啦!剛剛坐了些檢查,只是輕微的腦震盪,只要在醫院觀察一天就好。」

 

    「那我進去看看她…」雖然聽說沒大礙,但金泰妍還是擔心,急著要進病房,卻被秀晶拉住。

 

    「不行啦!爸爸在裡面!」秀晶也是打完電話後,才後悔打給金泰妍,本來只是傳消息,哪知道自己口氣太緊張了,把金泰妍嚇得連聽她最後說自己父親在醫院都沒聽就掛斷了,站在門口完全是因為怕誤打誤撞,兩個火藥庫要碰在一起。

 

    不,應該說自家的姊姊跟自家的父親才是火藥庫,金泰妍是那把火。

 

    病房裡面很快就應景的聽到鄭父怒吼著,字句裡面都是金泰妍的名字,幾乎把她罵到天邊去了,而Jessica也不顧受傷,跟著父親爭執著,只為了坦護金泰妍。

 

    「我看…我們先回去吧,泰妍,妳在這裡於事無補啊。」跟在後面的Tiffany這才出聲,緩緩的拉著泰妍的臂膀,安慰著。

 

    秀晶打量著這個女生,突然充滿敵意,看著她跟金泰妍親密的動作,而金泰妍卻完全沒有反抗,讓她很反感。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金泰妍的心根本不在這裡,專注在病房內的爭執聲而失神,哪會知道現在的動作太過親密。

 

    「我不管妳要怎麼做,或是跟別的女人摟摟抱抱,我只知道,妳要敢負我姊,我一定不會原諒妳!」雖然是對於金泰妍單方面的耳語,但是一旁的Tiffany還是聽到了,直接就想破口大罵。

 

    但泰妍阻止了她,趕緊把她拉走,兩個人就這樣拖拖拉拉的遠離了Jessica的病房,只留下鄭秀晶一個人,看著那兩個離開的背影。

 

 

 

 

    「金泰妍!她太過份了!!就算她是Jessica的妹妹也不能這樣對妳!妳哪裡對不起她了!!」

 

    「別說了!美英!不要再說了!」泰妍打斷她的話,成功讓Tiffany安靜下來,看了眼有些受傷的Tiffany,苦笑著。

 

    「我真的沒差,妳別生氣了好嗎?」泰妍拉著她走到停車場,才想開車門,卻發現車鑰匙不在她身上。

 

    「我載妳,我擔心妳的心情不好,拜託就當我求妳好了,今天一天讓我陪著妳好嗎?我已經跟秀英說好今天一天都會空下來。」

 

    金泰妍嘆口氣,走到副駕駛座的位子,Tiffany看她沒反對,開心的打開車門,讓泰妍上車,自己再走到駕駛座去開車。

 

    一整天,Tiffany都帶著泰妍亂逛,兩個人都是明星,就只好開著車上山,山上沒有什麼車,兩人就把敞篷打開,吹著風,泰妍靠在車窗上,伸出手隨著風撫過,眼淚也一滴一滴滑出,Tiffany很聰明,專注的看著前方開車,沒有阻止她哭。

 

    兩個人本來打算早點回去的,因為還要接夏妍下課,但是夏妍卻打電話給金泰妍說今天不回去了,說是要住同學那。

 

    金泰妍怎麼會不知道,夏妍也有點不敢面對她,對於她的愛情,夏妍還太小,無法接受,也是當然的。

 

    「美英。」看著山下的夜景,泰妍輕聲喚,對方溫柔的回應讓她瞬間都放鬆了。

 

    「我好累…真的,累了。」她真的好累。

 

    「為什麼…大家都唱衰我們…就算這樣,我也還是好不想放手…可是…可是…」每個人、每句話,都讓她好痛苦…就像是在撕扯著,她拉著Jessica那邊的手。

 

    泰妍在Tiffany面前徹地的大哭著,一直顫動的肩膀讓Tiffany心疼的摟進懷裡,一直在嘴邊輕哄著,別哭、別哭。

 

    泰妍抓住她的衣服,眼淚瘋狂的流著,她真的太累了,從來不會在除了Jessica以外的任何人後出這樣脆弱不堪一擊的一面,今天卻怎樣都忍不住了,她真的…痛到快要死掉了。

 

    事情都發生在一起,她根本…沒大家想的那麼厲害,她也是女生、也是第一次嘗試這樣的戀情、也是第一次想要保護家人以外的人,那個她深愛的人。

 

    但是為什麼,大家都不諒解她的第一次?就這唯一的一次,為甚麼沒有一個人發覺,她也慌、也怕、也恐懼。

 

    她只是想要保護好她想要的,卻這麼難…她真的快要不知道她在堅持什麼了…大家都受傷,大家都指責,她快要瘋了。

 

    「美英,好痛苦,真的好痛苦,為甚麼一場愛情會那麼痛?一定要痛才可以突顯這份特別嗎?我知道是我的錯…全部都是我,如果我一開始,沒有說愛她就好了,我沒吻她,沒逼她,她就會永遠在原地對我友好的笑著,我太貪心了,把她用力拉過來,占為己有,我到底為什麼要把她拉過來…大家都受傷了,都是因為我…」

 

    金泰妍語無倫次的說著,Tiffany用力抱緊她,卻怎樣都止不住她的顫抖。

 

    金泰妍,那妳為什麼也要把我拉進來呢?不…是我為什麼要自己跳進來呢?Tiffany一邊安撫,一邊心疼的想。

 

    等到泰妍發覺一股濕熱的觸感充斥在自己臉頰,才知道Tiffany親了她的臉,吻掉了她所有的淚水。

 

    「別哭了…別哭…金泰妍別哭…」Tiffany吻上泰妍的眼睛,讓她不得不閉上眼。

 

    「還有我在妳身邊啊…金泰妍,累了就靠著我,我…」

 

    那句話阻止都阻止不了,金泰妍才剛開口想要打斷,卻太晚了…

 

    「我也喜歡妳,金泰妍。」

 

    一切…都崩潰了…

 

 

 

 

    「喂?」乾啞的聲音傳入Jessica的耳中,讓她頓了一下才開口。

 

    「妳昨天有來醫院…?」Jessica欲言又止,不知道跟父親吵架的話語是不是進了泰妍的耳:「怎麼…不進來?」

 

    「不太方便…」泰妍簡短回答著,然後簡短回答:「是不是有事情?怎麼突然打來?」

 

    Jessica頓時氣悶…沒事就不能打嗎?

 

    「泰妍…?」突然的女聲傳入Jessica的耳邊,隨口就問了:「誰在妳那?」

 

    泰妍頓了一會,才回到:「啊…夏妍。」

 

    Jessica哼了聲,然後軟軟的問。

 

    「妳在哪?」

 

    「…在小公寓。」泰妍回答,縮了縮身子。

 

    「…是嗎?對不起我沒辦法過去…我這幾天快要殺青了,可能會更忙…」見那邊一直沉默,Jessica又開口:「但是我會把事情處理好的,等我吧,好嗎?」

 

    泰妍在電話那頭回應著,然後就說累了掛電話。

 

    才掛斷電話,Jessica的臉色就黯淡下來,泰妍…對她說謊了呢。

 

    站在小公寓的玄關,看著一片漆黑的屋子,Jessica的臉色很蒼白…本來趁著今天出院抓了空檔來這裡一趟,卻沒見到金泰妍,打電話給她,無非是想叫她過來見面,但是…金泰妍卻說她在這裡…

 

    她騙了她?

 

    「…為甚麼呢?」

 

 

 

 

    泰妍看著站在她面前的Tiffany,臉上沒有表情,Tiffany心疼的蹲下來,看著臉色發白的泰妍。

 

    「妳沒必要騙她不是嗎?妳讓我睡床,自己蹲在這裡到早上,我們兩個構不成任何的可疑吧。」

 

    「……」泰妍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她。

 

    Tiffany低下頭,難過的道歉:「好啦…抱歉我跟妳告白,我錯了不行嗎?妳不要這樣對著我嘛…我不會再像昨天那樣了…原諒我。」泰妍從昨天她吻了她眼淚後,就再也沒跟她說過一句交流的話,待在這裡陪她也是因為她死皮賴臉,擔心她有崩潰才硬留下來。

 

    哪知道泰妍沒有回應她的道歉,只是抓住她的手,一整晚待在這裡,泰妍的手很冰,Tiffany雖然不解幹嘛突然握住自己的手,卻還是很願意的煨暖她。

 

    「美英…」泰妍緩緩的開口,語氣很輕,卻感覺得出,喚出的負擔很沉重。

 

「要怎樣讓她覺得我不喜歡她了?」

 

    「什麼?」突然的話語讓她反應不過來,Tiffany看著泰妍皺著眉思考著,打從心裡一股涼意升上來。

 

    「妳說…倒底要怎麼做,才可以讓西卡覺得,我不愛她了?」泰妍專注的看著她,像個天真的孩子發問,卻是問那麼殘忍的問題。

 

    Tiffany一時之間被她嚇到了,她喜歡金泰妍,但絕沒有任何的想法是要讓她們兩個分開的,她知道這兩個人很相愛,連她也知道…

 

    不可以的…

 

    「泰妍…妳應該跟她談談的。」

 

    「談什麼?讓她知道…我媽因為我跟她的事情,拿死還要脅我?還是要告訴她,我媽就連夏妍遞給她的水果刀都可以往自己手上畫,夏妍因為這樣愧疚的無法自己…連我這個姊姊她都不想見了…我到底…能說甚麼?在她為我努力在演藝圈努力爬起、努力得到認可…在家庭上努力進取,不惜要跟父親鬧到遍體鱗傷,也要跟我再一起…」

 

    泰妍輕笑著,卻讓人發寒:「我到底,要跟她說什麼?」

 

    Tiffany不知道泰妍家裡發生這麼大的事,張了張口說不出話,好半天才按住泰妍的另一之手:「泰妍…妳為甚麼不告訴她啊,這件事情已經不是兩邊分開處理可以搞定的不是嗎?妳這樣…」

 

    還沒說完,泰妍就打斷她的話,否決了她。

 

    「不行,我不能讓她知道…以她的個性,一定會撞得頭破血流也要跟我在一起,現在…就是這樣。」看著每個方面都在崩毀,金泰妍覺得…連她也快跟著崩毀了。

 

    她得站住最後一步線…再退下去,她真的不敢想像…

 

    「說穿了是我沒有勇氣…」自嘲的說著,金泰妍的眼淚滑落,卻瘋狂的笑了,一隻手摀住臉龐,用力壓著像是想要把眼淚壓回眼眶般。

 

    她膽小…沒辦法賭上家人為愛情冒險。

 

    「這樣做最好…這樣最好了,她再也不用為我傷心、掉淚,她適合更好的…真的。」只有想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她才可以把她推開…

 

但事,真的好難,閉上眼睛,好像都還能看見,她在對她笑。

 

    〝相信我。〞

 

    她已經沒資格了,想了一個晚上…她,決定忘記她,忘記愛,忘記那份相信,都忘記…

 

    剛剛的電話,聽到那頭的聲音,泰妍對自己說,她在小公寓…再讓她奢侈的,想一次,在小公寓裡面,擁抱著她,看著那張溫柔的臉…

 

    在她,決定忘記前。

 

「泰妍…她想留在妳身邊才會那麼努力,妳這樣對她…會不會…」

 

    「不要再說了…美英。」泰妍抬起頭,求助的說著:「妳會幫我的吧?」

 

泰妍本來想笑的,但是…要怎麼笑?…要怎麼隱藏,即將失去她…的悲傷?。

 

    「妳!…」Tiffany驚慌的看著她,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

 

金泰妍,是要自己…幫她?

 

    「妳喜歡我對嗎?昨天說的,算數嗎?」

 

    Tiffany本來還在猶豫,但是金泰妍卻又開口了…短短的一句話,敲進Tiffany的心房,顫動著。

 

    「我現在只能求妳,只有妳了。」

 

    「金泰妍…」妳明明知道,只要妳開口,我從來都不會拒絕的。

 

    因為…「我愛妳。」

 

    金泰妍沒有回應,沒人發覺,她在聽到Tiffany的話眼神瞬間暗淡了。

 

    吞了口口水,金泰妍看著眼前的女孩,隨即想到媽媽、鄭父、夏妍…還有。

 

    那個即將被她傷害…她深愛的女孩。

 

    伸出手,金泰妍握住了Tiffany略顯溫暖的右手,握在手裡,緊了緊。

 

    「幫我,美英。」

 

    在Tiffany緩緩回握住她的手那一刻…泰妍的思緒拉的好遠。

 

    最後一次吧…真的,這次縱容她在想一次,心裡的那個女生…那個單純的喜歡,單純的保護,單純的笑容。

 

    〝泰妍。

妳可以哭喔,我不介意。〞第一次,給她有依靠的感覺,是那女孩。

 

〝下個聖誕夜,我陪妳看雪景。

不會讓妳孤單一人看風景的。〞第一次,對她承諾,是那女孩。

 

〝妳以後只准喜歡我一個 也只准愛我一個!泰妍,我愛妳。〞在她脫軌的情感上,回應她、包容她、陪她一起負了天下人的,是那女孩。

 

〝可以嫁妳…該有多好。我不要妳我分開,就像我絕對不會放下妳ㄧ樣,妳也不能放開我!〞一年前的聖誕夜,她還記得呢…那信誓旦旦的承諾,還是,那女孩。

 

    西卡,我要違背承諾了…妳會怪我嗎?

 

    就到聖誕節…就讓我,跟妳走到聖誕節吧…我們,最後的聖誕節。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