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當妳感受到一個謊言,接連的,就會感覺到這個謊言周圍…包圍著層層的謊言…真實,已經藏在無數謊言之中…

 

    真實,是什麼?

 

    不要告訴我…是不愛…

 

    因為上次的受傷,讓父親不敢再對自己有太大的動作,雖然頭上受了傷,但也因為這樣讓家裡對自己的壓迫緩和了多。

 

    劇組那邊也就差幾場戲就殺青了,Jessica的傷並沒有帶給她們太多的阻礙,只是暫時把她最後的幾場戲往後延,兩邊的壓力稍稍鬆脫,讓Jessica有了短暫的空閒。

 

    但是是因為自己的空閒嗎?讓她覺得一切都有些不正常,就像現在,一個人躺在小公寓的雙人床上,看著床上的時鐘已經過了十二,她等的人卻遲遲沒有回來。

 

    鑰匙的開門聲傳入,Jessica知道那個人回來了,本來想要等那個人進來好好的詢問一番,但是卻遲遲等不到對方,正當她下床要開門時,門外,傳來那個人重重的嘆息聲…

 

    是什麼事情,讓她嘆那麼大口氣?

 

    是因為…〝回來〞嗎?

 

 

 

 

    「還沒睡啊?」泰妍在進屋後看到那人還坐在床上看書,詢問到,眉也隨著皺起。

 

    「妳好晚,去哪了?」Jessica雖然口頭上面詢問,語氣卻很軟,聽起來沒甚麼想要質問的意味。

 

    「嗯…公司。」泰妍本來想要走去浴室,卻聽到對方在呼喊她,轉過頭,Jessica像她招手。

 

    「我想抱抱妳。」Jessica要泰妍走到她床邊,伸出雙手,就環上泰妍的脖子整個人埋入她的懷裡。

 

    她可以感受到泰妍的身子在被她抱住時有些僵硬…而她身上那股香水味…不是她們兩個人會用的。

 

    「泰妍…」Jessica停了一下,才開口:「早點回來嘛…我難得可以休息幾天…」

 

    泰妍沒有回應好一會,才緩緩抱住她,那股香水味因為這樣而更濃烈了…

 

    「對不起…」

 

    為甚麼這時候的道歉,得到的,不是釋懷…而是不安。

 

    洗完澡,泰妍窩進被子裡面,Jessica很快就窩到她的懷裡,找到一個舒適的位置。

 

    泰妍有些遲疑,然後緩緩的抱住她,那份遲疑,被Jessica緩緩的收進心裡。

 

    「西卡…」泰妍好一會,突然小聲的開口,見對方沒回應,低下頭觀察好一會,「睡著了嗎?」

 

    Jessica輕哼了一聲,泰妍好ㄧ會才又開口:「如果…我說如果啦…哪天我變心了,妳會怎麼辦?」

 

    泰妍看她沒回應,過了好ㄧ會又喚她,然後又問:「西卡…妳會好好的,對吧?不會讓我擔心,會好好的,對不對?」

 

    金泰妍,可不可以…不要再問了。

 

 

 

 

    如果說Jessica的堅強,來自金泰妍,那Jessica的不安,也同樣來自她。

 

    從那天開始,Jessica雖然不想,卻可以感受到金泰妍很多的脫軌行為,每天不到午夜都不會回來,她有她宿舍住處的鑰匙,也知道她沒有回去過,卻每次在金泰妍回來口中,聽到的,是她在宿舍呆了一天譜曲…而那個香水味,更濃了。

 

    Jessica不知道金泰妍為何要騙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轉變那麼大,這時在太詭異了,但是這麼明顯的謊言,她卻不敢戳破。

 

    金泰妍越來越不敢看她,每次問她事情她總是游移著目光,就是不對她的眼,鼓起勇氣問她香水的問題,她卻只是三兩句帶過。

 

    「我突然喜歡這種香水的味道嘛…」

 

    直到一天Jessica空閒沒事,再次去金泰妍的宿舍時,得到答案。

 

    「啊…是妳啊,妳…妳好啊。」Tiffany看著門口的Jessica,有些尷尬,隨即有很快拉上淡淡的笑容,請她進來。

 

    Jessica不懂,什麼時候,她變成需要Tiffany來招待了?而Tiffany身上那同似泰妍的香水味,甚至更加濃烈,讓她覺得此刻,自己才是客人。

 

    「美英,誰來了?」泰妍走出來,當她看到Jessica的那一刻,表情有些僵硬、複雜。

 

    「泰妍…我想…我今天就先回去了。」Tiffany拿起包包,打算離開,卻被泰妍阻止。

 

    「沒關係啊…美英,我們三個可以一起吃頓飯…妳不用走。」

 

    結果Tiffany沒有走,Jessica留了她下來一起吃晚餐。

 

    三個人一起去買了些東西,準備在金泰妍的宿舍煮點東西,Jessica逛街逛的心不在焉,一直注意走在前方兩步的兩個人,雖然泰妍還是會不時回頭看看她,但是她從泰妍眼裡看到愧疚。

 

    如果那眼神沒有那些情感,或許Jessica並不覺得什麼,但是…為什麼她看到的是濃濃的歉疚。

 

    平常不大受歡迎的廚房,今天有些不一樣,三個女人都擠在這裡面,為了各自的理由。

 

    「西卡,妳這樣會沾上油煙的,我來用就好了。」泰妍依舊溫柔,手推著Jessica,要她出去外面等。

 

    「那我跟Jessica小姐去外面等妳…」

 

    「妳怕什麼?沾染油煙嗎?妳在我這裡不知道幾次了!進來!」泰妍ㄧ把把Tiffany拉了近來,對方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也嚇傻了,不穩得撐著泰妍的肩膀,眼神示意泰妍…什麼時候…?我來很多次嗎?

 

氣氛又因為這樣降低了幾分。

 

    「也是,我本來就不喜歡油煙,這裡還是交給妳們了。」Jessica出奇的安靜,對兩人點了下頭,就往客廳的方向走去。

 

    泰妍在流理臺清洗著蔬菜,Tiffany看著泰妍那面無表情的臉龐,突然負氣了。

 

    她知道這是騙局,最近也一直處於混亂狀態,她不知道這樣幫泰妍是不是好的,現在自己能這樣若無其事的站在這裡,她真的覺得…全都是在消耗著她本來對金泰妍的憧憬跟幻想。

 

    但是,金泰妍呢?現在支撐她這樣做的力量…到底是什麼?

 

    「泰妍,妳會後悔的…」看著泰妍朝她這邊靠過來,Tiffany竟然想要縮。

 

    「……」泰妍沒有回答,而是看著在水流下的雙手,淡淡的笑了。

 

    「我不會。」她將用這雙手,推開Jessica了…

 

 

 

 

    晚飯過程時在讓人難以下嚥,除了金泰妍,剩下的兩個女生的食慾都不大,只看到金泰妍不停的在兩人的碗中佈菜,直到最後Tiffany受不了了,才站起來藉口有事準備先走了。

 

    「妳哪有什麼事情?」金泰妍說出口,讓Jessica握著湯匙的手緊了緊。

 

    「金泰妍!我不想待在這裡啦!妳們兩個情侶好好聊聊!」Tiffany實在受不了這種氣氛,她雖然答應幫忙,但是卻沒有想要見到Jessica那張被身身傷害的臉。

 

    這句話雖然是賭氣,但是在Jessica耳中又是另一種意思了…

 

    直到Tiffany離開了,Jessica都還沒有半句話,泰妍看著這樣的她,咬著唇吸了口氣,語調開始不高興起來。

 

    「現在好了,就我們兩個了!」

 

    「……」

 

    「美英她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今天剛好有事找我,妳又沒有告訴我妳今天會來找我,我本來就答應做晚餐給她吃,所以…」泰妍頓一頓:「妳不會在意的,對吧?」

 

    Jessica緩緩的咬起嘴中的飯,慢慢的吞下去才點頭:「嗯。」

 

    泰妍看到Jessica的眼睛,裡面有著對於愛她的隱忍,短短那一瞬間就讓她移開了視線,她沒辦法跟她四目相對…她怕她心軟。

 

    天知道這些事情她做起來有多麼想殺了自己,買了跟Tiffany同樣的香水,在午夜十二點前在街上亂晃,再不然就是在Tiffany的宿舍客廳窩。

 

    「泰妍…」Jessica突然出聲喚她,在她還來不及應聲時用力抱住她。

 

    「愛我,好嗎?」Jessica把臉頰埋進泰妍的懷裡,聞著那股刺鼻的香水味…竟然讓她好想吐。

 

    「什…什麼?我…我愛啊…」泰妍僵硬的,低頭看著她,卻被對方抬起頭而封住了唇。

 

    「我說,愛我……要我。」Jessica把泰妍的手往自己的身體帶去,然後沒頭輕輕皺起。

 

    「泰妍…泰妍…嗚…愛我…不要拒絕我!」隨即她用力的扯開泰妍的衣服,在泰妍驚訝的目光下,跨坐到坐在餐椅上的泰妍腿上。

 

    泰妍被她的表情抽疼了心,用力抱緊她深深吻著,手開始不規則的撫上對方的曲線,隨著頸脖、鎖骨、雙峰、小腹…一路往下蔓延。

 

    只有此刻,她唯一可以毫無保留得付出,就是激情,但她知道,這場激情,只是讓兩個人肉體歡愉下,更空虛了心靈。

 

    「可不可以…再愛我一點!」Jessica被泰妍抱再懷裡,卻不自覺得哭起來,像個孩子一樣攀住泰妍:「求妳…求妳了…」

 

    泰妍哽了聲,用力的把哭意壓下去,傾身吻住她:「西卡…對不起、對不起,」

 

妳原諒我好不好?原諒我…

 

    是她表演得太厲害了嗎?還是Jessica太愛她了?短短不到一個多月,Jessica已經如此隱忍不安了?看著在她身上如此不一樣的Jessica,越是勇敢的挑逗她…越是激情的要自己,就讓金泰妍卻不捨。

 

    她的西卡,已經在害怕了呢…用這種方式,討好她。

 

    兩個人瘋狂索取著對方,從餐廳到浴室,從浴室到臥房,

 

一整晚、一整夜…

 

    如魔的歡愛…如魔的夜。

 

 

 

 

    從那天開始,即使Jessica不想承認,也無法忽視,泰妍的心,不在了。她還是會再自己身邊噓寒問暖,還是會在自己耍脾氣時等她氣消,在自己張開手時抱住自己,還是會在天雨路滑時遞傘告訴自己要小心,但是…那些,都做的充滿愧疚,泰妍越是寵她,她就越怕。

 

    每次,當泰妍在她耳邊低喃的,「沒有我…妳要怎麼辦啊…我倒底該拿妳怎麼辦呢?」

 

    那些話語都深深的刺進她的心,所以她總是告訴她:「那就不要離開我!」

 

    她已經沒有了矜持,此刻…只要金泰妍的一字ㄧ句,她都會抓的緊緊的,神經質的在乎。

 

    Jessica開始寸步不離金泰妍,金泰妍離開她們的小公寓就會立刻打電話詢問行蹤,甚至跟父親大吵一頓也堅持不回家,自從戲劇殺青之後,Jessica整天都在找金泰妍,找不到就在小公寓睡整天,完全不做任何事情。

 

    而金泰妍也盡量的配合她的緊迫盯人,卻時不時會因為一通電話而匆匆的落下藉口離開小公寓,直到午夜…再回來。

 

    ㄧ次又一次…磨的,是她們的愛情,與彼此的信任。

 

    這樣的變化嚇到了林允兒跟鄭秀晶,兩人前前後後都來關心,卻沒有得到答案,Jessica沒有透露她跟金泰妍的事情,跟不穩,她不知道要怎樣說,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或許…就連Jessica也不知道答案吧…她現在唯一做的,就是死死的抓住金泰妍,她知道這很鴕鳥心態,但是,她真的只祈求,這樣就夠了。

 

    很快的,年尾的戲劇大賞開始舉辦,Jessica身為年度大戲的女二,必當出席,而金泰妍,則是年初出的專輯中有參與某部戲的OST製作應邀參加。

 

    「沒想到妳會想去,我以為妳想…妳想留在宿舍作曲。」Jessica在看到金泰妍穿著著小禮服對著鏡子擺弄時,有些恍神的說道。

 

    她以為…金泰妍又會跟她說她很忙有事了。

 

    「本來是可以不用去啦。」金泰妍理了理裙襬,然後轉過身看著Jessica,柔聲說:「但是那天,是聖誕夜。」

 

    「聖誕夜?」這樣一說,Jessica這才想起來,對啊…那天是24號…

 

    「妳還記得嗎?我們是在上個聖誕夜交往的。」金泰妍笑,緩緩的走像Jessica身邊,撫上她的臉:「已經…有一年那麼久了啊…」

 

    「去年的聖誕夜,在小公園裡面,妳還記得妳對我說了什麼嗎?」Jessica怔怔的看著她,表情很茫然。

 

    泰妍貼進她,兩個人額對著額,然後看進她的眼底。

 

    〝泰妍,我愛妳。〞

 

去年的聖誕夜…雪中的她們,唱著平安夜一邊嬉鬧的她們…

 

〝嗯…我知道,我也是…〞

 

金泰妍那時候是這樣說的,那表情、笑容、眼神、語氣。

 

 

    「我愛妳,西卡。」

 

Jessica有些訝異,沒想到金泰妍會記得兩個人的交往周年紀念日,也沒想到,一年前的表情、笑容、眼神、語氣,會一模一樣的呈現在她眼前,勾起淡淡的笑…最近不安的心稍稍得放下。

 

    金泰妍看著Jessica的臉,無遮掩的注視著她…一年了、一年…

 

那她為什麼覺得不夠…這一切,都太短了。

 

    Jessica勾起眸,看著金泰妍的臉,笑得很認真說:「這是我們第一個一年,要好好慶祝!好不好?」

 

    看著那份純然的笑容,是最近極少在Jessica憂鬱的臉蛋出現的,不禁讓金泰妍縱容了壓抑的心,傾身吻住她。

 

    「好…都聽妳的。」

 

    西卡…

 

    這是我們,第一個一年…也是最後一個。

 

 

 

 

    隨著這幾天的相處,Jessica開始不那麼緊張,泰妍好像有些變回之前的她,常待在她身邊,常對她笑…

 

    「都聽妳的。」是泰妍最常對她說的話,讓她開心,讓她覺得…她還在泰妍心裡,手…也還牽的牢牢的。

 

    頒獎典禮那天,Jessica跟著劇組的演員一起出席,泰妍則是自己一個人走紅地毯,她比Jessica她們劇組還要早到,所以Jessica下車時,就已經通過大螢幕看到泰妍在訪問區接受主持人的訪問。

 

    「聽說金泰妍小姐最近在演藝圈神隱了,是因為上次的緋聞風波嗎?」果然不會放過這大好機會,一直躲在螢光幕後的金泰妍今天等於是讓自己暴露在目光下,自然能想像大家會多麼渴望她可以多說點。

 

    「沒有神隱那麼誇張,只是希望下半年可以專心的作曲,往這方面努力…」這樣資優生的回答自然無法讓記者覺得有太大的噱頭,又問了好幾個問題,金泰妍都還是如法炮製。

 

    「聽說曾與妳共同參與實境節目的Jessica小姐,風波事過後復出參與了戲劇演出,今天也將角逐最佳新人獎,泰妍小姐有什麼話要對她說的嗎?」

 

    金泰妍看著那為記者,然後又對像拍攝她的鏡頭,透過大螢幕,Jessica覺得此刻泰妍好像正在看她般,讓她有些不自在。

 

    「西卡,加油!我相信妳可以的!」泰妍展開笑,然後對著螢幕記敘說:「認識妳的人都知道妳努力,妳是最棒的!今天晚上的最佳新人,我也很期待呢!」

 

    難得一次不避諱的對話,讓記者又接著問:「請問金泰妍小姐有沒有看那部戲呢?」

 

    「那當然了。」泰妍點點頭,認真回應到。

 

    「那請問泰妍對於愛情的看法呢?劇中Jessica小姐的女二一角放不下對於男主角的愛,卻只能看著男主角一步步的離開她,走向女主角,這點如果套用在您身上,您有何看法?」

 

    泰妍愣了愣,看著記者好一會,才緩緩開口:「如果…愛情是成全她的平安、快樂,那我覺得,希望她快樂,即使,成全帶來的,是痛苦,我也會放手。」

 

    「所以妳選擇看著他走離妳的身邊,而不做任何挽留?」

 

    泰妍聽到苦笑,「放手,並不代表不愛。」

 

    有時候,那是無奈。

 

    「泰妍小姐是有感觸嗎?最近遇到感情事了嗎?」記者窮追不捨的問,結果只得到泰妍ㄧ個妳們知道我不能說的表情,就緩步離開了訪問區。

 

    「姐姐,妳還好嗎?」林允兒握了握Jessica的手,示意要開始走紅地毯了。

 

    Jessica蒼白著臉跟著,一邊暗罵自己想太多,一邊卻一直重複繚繞著泰妍的話。

 

    泰妍現在在她身邊,表示…泰妍放掉了她的真愛嗎?

 

 

 

 

    頒獎典禮不多久後就展開了,開始前面一堆無關緊要的獎,看著那些人的致詞,讓Jessica無法好好專心的在舞台上,而是不時偷偷瞧泰妍的方向,看著她的背影,Jessica不知道要說什麼。

 

    眼看最佳新人就要頒到了,Jessica覺得喘不過氣,跟身旁的林允兒告知了一下,跑到化妝室去透透氣,看著化妝室的鏡子,Jessica突然害怕了起來,今天的獎項堆她很重要,不是因為虛榮心,而是因為…

 

    「在想什麼呢?很緊張嗎?」Jessica看著鏡子裡,金泰妍站在她身後,溫柔的笑著,走進她身邊,把剛買的罐裝熱咖啡塞到她手裡。

 

    「我不渴。」她皺眉。

 

    「我知道,給妳暖手安神的,等下握著進去知道嗎?」泰妍溫柔的說著,然後幫她理裡長髮。

 

    「不怕被別人看到嗎?」Jessica覺得今天泰妍好怪。

 

    「這裡又沒有別人,看什麼呢?」泰妍沒有理她,專心的看著她。

 

    「泰妍…」Jessica吞了口口水:「今晚的獎…我會拿到的!」

 

    泰妍看到她認真的臉,失笑。「好啦!別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小傻瓜。」

 

    「我答應過爸爸了…」Jessica緩聲說,讓泰妍不大了解,隨即她才緩緩接下去。

 

    「雖然很現實,妳聽到一定會罵我不敬業,但是,這部戲是我跟我爸的賭局,只要我在這部戲的努力有被觀眾看到得到獎,我爸他就暫時不會插手我們的事情,我也可以繼續留在演藝圈。」Jessica緩緩靠在泰妍的肩膀上,吐露著,從拍攝這部戲外景時,接到父親的電話,一直到從秦禮那聽到父親打算開始,Jessica就跟自己的父親玩了場賭局,這部戲也就變得不單純。

 

    她甚至不敢告訴泰妍,生了病也不敢打給她,只怕…那在時候聽到她的安慰會失常,也怕泰妍會埋怨她不告訴自己,甚至怕…泰妍會覺得她很唯利是圖。

 

「說來說去,我果然…是商人的孩子,對吧?」她是真的拼了命的在演…拼了命的,在賭。

 

    所以她才敢說她會出單曲,因為結果沒出來前,她知道她爸爸會遵守遊戲規則,不絕對干涉。

 

感受到對方有些僵硬,Jessica把手環上對方的腰,示意她沒事的。

 

    「這樣的事…為什麼不告訴我?」泰妍看著她,臉色慘白,看起來好懊惱,倒讓Jessica覺得有些開心。

 

    「妳那時也為阿姨的事情煩心啊,我不想要妳擔心嘛!」Jessica討好的說著:「反正,我只要努力,我相信會好好的過去的,我真的…很努力、很努力演,妳都不知道,那個金導演罵人真的好恐怖,好多次我都在洗澡的時候偷偷哭…」

 

    泰妍啞口,聽到Jessica的話讓她心裡像是被撕扯般的痛苦,Jessica的每一句話語,都讓她深深的…深深的…

 

    所以Jessica才會那麼快就進入了她的圈套跟謊言嗎?因為Jessica全神貫注的在跟自己的父親證明…根本無暇防備自己…

 

    泰妍的眼眶泛紅,眼淚開始滑落,這讓Jessica嚇到了,趕緊用手擦掉,卻發現沒好轉,轉過身抽了幾張衛生紙,心疼了:「幹嘛哭?」

 

    泰妍搖頭、再搖頭,她的心…好像被用力的來回拉拉扯扯…

 

    「妳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好?」這是要讓她怎樣放手?她…

 

    Jessica聽到笑了,笑得很開心:「我只對妳好。」

 

    泰妍抓住她的手,用力的握住,很多話到嘴邊,卻又開不了口。

 

    她動搖了,真的動搖了…

 

    「好像快要頒到新人獎了,我先離開了。」Jessica看了眼手機,對泰妍柔聲說到:「要幫我祈禱喔!」

 

    泰妍開口想要說話,手也伸出想要握住急著跑出去的人兒,口袋內的手機卻在這時響起,讓她不得不停下動作,遺憾的看著那個人兒跑遠。

 

    點開手機裡面的訊息,泰妍讀著。

 

 

 

 

    當〝Jessica〞的名字搭配著最佳新人獎的頭號喚出時,所有人的掌聲都壓過了現場的頒獎樂。

 

    Jessica摀住臉,坐在座位上一時站不起來,很多人像她祝賀,但是她腦子卻聽不進任何一句話,只是一直告訴自己…辦到了、辦到了!

 

    慌亂的上台,Jessica哭紅了鼻子,感謝詞說得亂七八糟,甚至連導演的姓都差點叫錯,但她卻不忘一句〝任何人都無法理解,這獎對我的意義,有多麼重要!〞

 

    泰妍在入口處看著,眼神一直注視著螢光幕上的Jessica,手握成拳頭,抿著唇看著她,努力讓唇線變成一抹笑。

 

    當典禮隨著最佳男女主角兒進入尾聲,今晚的所有嘉賓都互相擁抱祝賀著,有得獎的哭、沒得獎的也哭,場面很混亂,卻還是讓Jessica找到了在人群中的金泰妍。

 

    她快步走過去,看著金泰妍低著頭,身旁甚至跟著今年不幸落敗的林允兒,卻是允兒這個落選者安慰著另一個人,場面有些詭異,Jessica小跑步過去,一手摀著面快步的朝自己一直想擁抱的人衝過去。

 

    當她捧住金泰妍臉的那一刻,她覺得今晚的心情終於可以好好的被抒發,看著金泰妍哭的比自己還慘上好幾倍,讓她扯出了一聲笑,緩緩的張開雙臂,環上金泰妍…

 

而金泰妍幾乎在被她抱住的那一刻就癱軟在她的懷裡,兩個人貼的好緊,隨著布幕的降落,緩緩的隱藏起兩人。

 

    「西卡…」泰妍哭得不能自己,任著自己眼淚灑在Jessica的肩膀,哽咽的喊出那個她深愛的名字…

 

    Jessica也用臉頰蹭了蹭她,此刻得自己感覺什麼都滿足了,她只要金泰妍,只要這個歸屬,也只需要金泰妍的一句…

 

卻…

 

    「我好累…我們分開好不好?」泰妍心痛的脫口而出,用只有她跟Jessica聽到的聲音,在布幕遮掩住她們的時候,也蓋住自己的愛情。

 

    「…妳說什麼?」Jessica僵住,緩緩的離開泰妍的懷抱…不,泰妍根本沒抱她。

 

    「我好累…」

 

    「不是…不是這句…」Jessica慌亂的搖頭,扯著泰妍的手,卻看到,掌心多出了一個環狀物,是泰妍剛剛放在她手上的。

 

    「我們分開好不好…?」

 

是戒指,Jessica低下頭,看著自己無名指上…以及手心的,彷彿過了好久,有彷彿只有匆匆幾秒,Jessica急喊:「我不要!」

 

    「姊姊?」林允兒沒有聽到她們的對話,疑惑的看著氣氛詭異的兩個人。

 

    泰妍看著周圍人的目光,想要躲避,開始往後面的門走去…她剛剛…打過電話了…Jessica遲疑了幾秒,趕緊追上她,冰冷的手抓住她的,讓她顫了一下。

 

看到泰妍的淚水還在繼續落,Jessica頓了頓,剛發出聲才發現自己顫抖得不像樣:「為…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怎麼會沒有為什麼…」Jessica搖頭,看著努力想要甩開她的泰妍,用力扯開笑:「是不是我哪裡不夠好?」

 

    「不…不是。」泰妍被她擋再前面,低下頭。

 

    Jessica不肯放棄,繼續問。

 

    「還是我哪裡讓妳不開心了?我打賭這件事…妳…妳生氣了嗎?我會改的…就…就這一次…下次再也不會了…」

 

    「跟這件事情無關。」

 

    「那…那到底怎麼了?」Jessica已經像是壞掉的娃娃般,不停的問。

 

    泰妍沒辦法,拉住她的手往比較隱閉的後門繼續走,躲離了記者的視線,林允兒雖然不大了解狀況,但白癡也知道事情根本很不正常,在金泰妍拉著Jessica離開時,也快步跟上。

 

    她不相信…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打死她她也不相信。

 

    到了接近門口的轉角,Jessica抓住泰妍的收往後拽,讓泰妍止住了步伐,轉過頭看著她。

 

    泰妍吸口氣,沉下心喊:「西卡,我真的好累…我不想跟妳談戀愛了,這樣的愛情讓我快要窒息了…我…我…」

 

    「泰妍…不要…我拜託你…求求妳…」

 

    「我不想愛妳了…真得不想再愛了…妳放過我…好不好…」

 

    場面完全失控,就連林允兒都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看著兩個人哭的梨花帶淚,讓她也無法動彈,她想要去扶助Jessica,但是對方不讓她扶。

 

    Jessica失神般的扯住泰妍的手臂,哽咽的喃出:「…不要這樣對我…」

 

    泰妍看著她,連氣都不敢呼一下,Jessica那絕望的眼神何嘗不是自己此刻的心情,她說著殘酷的話,卻也凌遲著自己的心…那一句、一句、再一句…

 

    「我什麼都可以不要……妳有不喜歡的…我會改…我…只要不要丟下我…求妳……」

 

    泰妍看著這樣的Jessica,幾乎快要失控的抱住她,她好想把她抱進懷裡,多麼想要好好的吻吻她、告訴她自己很愛她的、很愛、很愛,她曾經想過好多兩人以後的生活,她希望Jessica永遠在小公寓等她回家,對她笑、對她撒嬌,對她哭、對她抱怨,她好想當個好情人、好戀人、好伴侶…

 

    但是她不行…真的不行,她放不掉那些責任,她試圖放過…真的,但是她發現那像是已經嵌入了骨肉般,牢牢的限制住她,她真的…真的想過…

 

    「我不要妳改,我只要妳放過我…西卡,妳放手,好不好?」

 

    〝放手,並不代表不愛。〞

 

    泰妍那句話…是對著自己說的嗎?

 

    看著泰妍扒開了她的手,自己的手掌印在泰妍纖細的手臂上,紅紅的印記…那…很痛吧?她讓金泰妍痛了、為難了?

 

    「金…泰…妍!」

   

求妳…

 

    不要拋棄我…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