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第七十章

 

『那就聽我的。』

 

當她站在自己的面前,承受自己無助…不知道,她是否了解,這句話對於自己的意義。

 

    真的,很喜歡她。

 

    快步走向前面的計程車,金泰妍覺得自己好像快要窒息了,後面的腳步聲,還有那樣的乞求…她真的好痛。

 

    「泰妍,等等啊…」Jessica想要抓住金泰妍的手,卻在看到她走向的人而睜愣了。

 

    「快走!」金泰妍看著下了計程車的Tiffany,急促的催到…她不想再在待在這裡,任何一分、一秒,都像是凌遲般的痛苦。

 

    「泰妍…她…」Tiffany不知道如何是好,金泰妍慌亂的眼神,還有Jessica那落魄的表情,連她都不忍看下去。

 

    「泰妍!我求求妳…別走…到底怎麼了…我…我會改…」Jessica顧不得Tiffany是否在場,也不管自己的形象是否得宜,她只知道,她快要失去金泰妍了。

 

    她不能…也不要啊。

 

    「是不是我老闖禍所以妳生氣了?我發誓我以後絕對會乖乖的…我…我會很乖,都聽妳的…只要妳讓我在妳身邊…」Jessica看到泰妍被她拉著沒上車,更進一步的抱住泰妍,那顫抖的身子覆上泰妍的那一刻,讓金泰妍全身都震顫著。

 

    那附身子,好冰冷、好慌亂…

 

    「泰妍…不要這樣對我…我錯了,妳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求妳……」Jessica慌亂的說著,在後面衝上來的林允兒不禁皺眉,用力的抓住泰妍的手臂,瞪著她。

 

    「泰妍姊妳在做甚麼妳知道嗎?姊姊她哪裡對不起妳了?到底為什麼妳要突然這樣?」

 

    「妳們放開我!」泰妍因為林允兒給她的疼痛而清醒了幾分,用力的摔掉林允兒的手,也把懷中的Jessica推開。

 

    Jessica一個不小心,不穩的跌在地下,林允兒趕緊去扶,她卻連裡都忘了要裡,只是緩緩傾身,連姿事都沒穩住就伸手去抓金泰妍的衣襬。

 

    「金泰妍…妳不會這樣對我的對不對?…我們…今天是我們交往一周年紀念日…妳答應過…要愛我的。」

 

    「那是愧疚,我對妳只剩愧疚而已。」金泰妍轉過身子看她,低下目光讓她覺得自己的眼淚快要掉出來,卻死死撐著。

 

    「我不愛妳了!我慢慢發覺…原來之前跟妳的悸動都是短暫的歡快,卻無法長長久久,我這才發現…要跟妳走一輩子,我沒有意願,也沒有那個能耐…」

 

    Tiffany看著金泰妍背對著她,說著那些殘酷的話,眼眶不禁泛紅了,泰妍此刻有多愛Jessica,就有多痛…就像泰妍抓住她的手,握到她必須咬著牙才可以不痛到叫出聲。

 

    「我愛上了別人,我喜歡那個跟我工作有同樣熱忱,從幾年前就奮發向上的她,我喜歡她帶給我的種種,更甚妳!這才讓我看清…

 

西卡…

 

    我不愛妳了。」

 

『泰妍。』

 

    盪鞦韆底下的Jessica,看著她的眼神很直接,明亮的眼眸讓她在那黑夜得到了…

 

『妳可以哭喔,我不介意。』屬於她的依靠。

 

    但是,現在…不能,至少…不能在她面前。

 

    金泰妍咬著牙,用力得一施力,緊緊抓住她的手鬆開了,就像她們的愛情一樣…強行摘下。

 

    「鄭秀妍,妳應該知道,這份感情很累、很艱辛,之前能持續下去,是因為我們喜歡彼此,但是…如果這段感情有人跟當初初衷不一樣了,就沒有持續下去的意義了。」

 

    「不要…」

 

「我很抱歉我不是真的愛妳,突然澈悟到連我自己都覺得對不起妳…但是西卡,我不想再騙妳了,真的不愛。」

 

Jessica不敢相信,金泰妍為什麼會這樣做、這樣說,這不像她…

 

    「妳也應該理解我的痛苦啊…一直深信的東西原來不是真的,再跟妳說出口前,我也很掙扎,看到妳對我得不忠而不安,我也很心疼,我這幾段日子,是真的努力想要找回愛妳的感覺,但是…越努力,卻越力不從心。」

 

    金泰妍她明明知道,自己最怕的是什麼?金泰妍明明知道屬於她的懸涯是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要親手把她推下去?

 

    「妳不會這樣對我的,對不對?」一直到泰妍坐進計程車,Jessica都還不敢相信,她拍打著車窗,她喚著泰妍。

 

    她不相信!

 

    「今天…今天是我們的紀念日,妳親口說要聽我的,我…我會像去年一樣再小公園等妳…不管多晚都會等,泰妍,求求妳…」不要放棄我。

 

    金泰妍看著車窗外的Jessica,追著她們的車子小跑步的跑著,司機本來不敢開快的,猶疑的看著她們,她ㄧ咬唇,低聲喊:「甩掉她…開快一點!」

 

『下個聖誕夜,我陪妳看雪景。不會讓妳孤單一人看風景的。』那個單純對她展笑美好的Jessica,在小公園的承諾跟純真的交換真愛…

 

    她都把她毀了!毀了那份單純、美好、承諾、真愛!

 

    Jessica看著揚長駛去的計程車,整個人重新跪坐在地下,允兒上去扶住她,看著她眼淚像斷線一樣瘋狂留下,表情淒楚到連林允兒不自覺也留下淚。

 

    「姊姊…」

 

    「允兒…允兒…金泰妍不可能會不要我對不對?她不可能不愛我的。」Jessica看著允兒,努力想要整理思緒。

 

    但是卻一團亂…全都一團亂…

 

她一直不會擔心的事情,現在突然擺在眼前,她不相信。

 

    ……金泰妍,怎麼可能不愛她?

 

 

 

 

    金泰妍坐著車沒有回家,像司機報了醫院地址,疲憊的用力閉上眼睛,Tiffany看著她這樣,心裡升起一股痛。

 

    「泰妍…妳抓痛我了。」Tiffany輕聲說,泰妍這才發現,自己的手一直抓住對方的手臂,用力到幾乎讓對方瘀青。

 

    「對不起。」泰妍放開她的手,用力過度的關節發出陣陣的痠疼,咬著牙…金泰妍把麻木的手放到自己的膝蓋上。

 

    「妳…妳這樣做…她會恨死妳的。」鼓起勇氣,Tiffany開口,她知道這樣有可能泰妍會生氣,卻還是忍不住說。

 

    金泰妍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

 

    「抱歉妳等下可能要先下車,我要去一趟醫院,我母親剛剛來了電話,要我今晚去陪陪她。」泰妍冷靜的說著,話語平淡到不像是剛經歷完分手的人。

 

    「金泰妍…妳明明知道Jessica小姐她…」Tiffany開口,卻被泰妍打斷。

 

    「黃美英!」泰妍終於轉過頭,勾起難看的笑容:「就是因為我知道,所以才會那麼做。」

 

    怎樣她會對自己徹底失望,不是突然的分手,不是突然的不愛,甚至不是出軌。

 

而是一步步…慢慢的,愧疚的像是放不下手的分手,才是Jessica最不敢置信也最沒有能力抵抗的分手。

 

    「她就是太相信我了…」都說了不愛了…怎麼會有傻瓜,求人的呢?倒底要多愛一個人,才可以放下自尊…祈求對方憐愛妳呢?

 

    「美英,她很傻,對不對?我常罵她傻瓜,她都反駁我,這次,我說對了吧…她超傻的…怎麼會…怎麼會傻到這種地步…竟然還要去小公園…」

 

    「妳至少去一趟啊,她說過她不會走的。」

 

    「不行,現在去一切的努力都毀了,我不會出現的。」金泰妍搖頭,認真的分析著,卻讓Tiffany覺得她可怕。

 

    「金泰妍…妳根本不夠愛Jessica。」Tiffany覺得自己對於金泰妍的想像,好像不在一樣了…

 

    「愛她怎麼可以做出這麼過份的事情?愛她怎磨可能想哪麼多?」

 

    泰妍看著車窗外的景色,過了一陣子才緩緩開口:「或許吧,我不夠愛她。」

 

 

 

 

    泰妍想要把Tiffany送回家,但是對方不答應,Tiffany雖然對於泰妍對Jessica這件事情不苟同,卻還是關心泰妍的,她的臉色很差,讓她不禁擔心泰妍有可能會隨時倒下去。

 

    坳不Tiffany,泰妍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再說什麼,只好請司機直接開往醫院。下了車,付好錢,泰妍就快不的走向病房,看得出她很急,步伐也比平長還要快很多,Tiffany小跑步的跟上,直到泰妍打開病房,看到金母跟夏妍還有一直附則的醫師說笑著。

 

    「姊姊!妳來啦!」夏妍很開心的對泰妍呼喊,就連狀況一直不穩的金母也在看到泰妍而露出了久違的溫暖笑容。

 

    「妳來了?怎麼樣?曲子有得獎嗎?」

 

    泰妍看到病房的那一幕,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竟然有一絲絲的委屈湧上來,抿了抿唇,泰妍忍不住脫口而出。

 

    「妳大老遠從醫院發簡訊要我一下頒獎典禮就到這裡報到,就這麼怕我跟她有牽扯嗎?」

 

    「泰妍…不要這樣對阿姨說話。」Tiffany在後面扯了扯泰妍的袖子,卻被她甩開。

 

    此刻的泰妍不像是以往的她,就像是放蕩不羈得一面全被釋放出來一樣,轉過頭看她的眼神不禁讓她覺得她甚麼都不在乎了。

 

    「所以妳還是來了,證明妳很乖。」沒想到金母沒有生氣,只是對著泰妍笑,金泰妍被她的話一震,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我就知道我女兒最乖了,很多事情說一次就懂了,不會執迷不悟,也不會優柔寡斷。」金母招手要泰妍靠近,卻看到她僵在那裡,依舊還是不介意,繼續說著。

 

    「我的泰妍,真的是個好女兒,權醫師,妳說是吧?」

 

    金泰妍此刻,只覺得好暈、好想吐。

 

    「阿姨,我覺得泰妍即使不做這些,也是好女兒。」權侑利對金母笑著,有些幫泰妍說話:「她自從妳住院,每天每晚都會來陪妳,我知道她的職業,這很不容易…」

 

    「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她會為了我跟那個什麼假情假意的女人分手!不瞞妳,那種不齒的事情,也是過了我才趕講,不過我女兒真的很讓我欣慰,當她醫個多月前站在我面前發誓會好好得跟那女人斷掉時,我就知道她果然還是我的好女兒。」

 

    泰妍握緊拳,咬著牙說不出話…那些話是稱讚嗎?她一直想要得到母親的諒解…但是為什麼現在得到了,腦中卻一直浮上那個被她拋下的臉龐,那個不用她付出任何代價,卻總是全心全意的相信她的人…

 

 

『泰妍…妳有我。』

 

那個曾經靠在她懷裡的人。

 

    「媽…」泰妍看著母親跟權侑利醫生繼續閒聊著,夏妍也把Tiffany拉到一旁的陪伴椅坐下聊天,泰妍輕喊一聲,卻誰也沒有聽到。

 

『妳以後只准喜歡我一個 也只准愛我一個!』

 

那個曾經既嬌羞,又十分認真的臉龐,在冰寒的冬夜,帶給她陣陣暖的人。

 

    或許不是因為大家沒注意,而是她的聲音真的太小了。

 

    「可不可以…讓我…」去找她?……她在等我…

 

『泰妍,我愛妳。』

 

    那個說出三個字從不彆扭的女孩,對她展顏、對她包容,對她鼓勵、對她付出的人。

 

最後的話泰妍沒有說出口,卻ㄧ字一句的化成傷痕深深的刻下去,在她心裡。

 

『我不要妳我分開,就像我絕對不會放下妳ㄧ樣,妳也不能放開我!』那句曾經語氣軟嫩的話語,如今卻如此諷刺…

 

    她忘記了…那時,她有沒有說好?

 

    如果說了…那現在…

 

    「下雪了呢!今年是白色聖誕節耶!!」夏妍的話語讓她的視線拉向窗外,一片片雪花在窗外飄落著。

 

    泰妍走到窗邊,手撫上透明玻璃窗,冰冷的溫度過渡到她手掌,「小公園…很冷吧。」

 

    拜託妳不要等了好嗎?就算等…可不可以不要等太久?就算等…有沒有多穿一點?

 

『可以嫁妳…該有多好。』

 

    妳怎麼會那麼傻…說出這話呢?

 

    金泰妍…爛透了。

 

 

 

 

    「不進去嗎?」金泰妍坐在醫院樓頂的椅子上,聽到權侑利的話而回過頭,看著那個白袍配著深夜的白景,有些不可思議的美。

 

    「妳說,這雪要下多久呢?為什麼還不停?」泰妍看著天空,痴痴的說著。

 

    權侑利沒有回答她,只是看著她,聽她繼續說:「妳說…現在的天氣會有幾度呢?」

 

    「已經是深夜了,應該有負20度了吧。」侑利緩緩的說著,卻不知道金泰妍為什麼問這種話,看到她轉過頭,權侑利完全呆掉。

 

    「負20度啊…好冷喔!應該沒有傻瓜會待在室外對吧!」雖然泰妍笑著,卻是那種讓任何人看了,都會心裡揪疼的笑。

 

    「所以我要出來罵妳了,妳已經一個人呆在外面快要一個多小時了,還不趕快進去。」身為醫生的她不允許好好的人在她身邊生病。

 

    「快進來吧,妳母親很擔心妳,剛剛還要我出來找妳回去呢。」泰妍被權侑利拉著往室內走,直到權侑利說完這句話,就感覺一股拉力把她的手給扯開了,金泰妍得臉色很冷冽,瞪著她的神情讓侑利覺得就像這天氣頒有些刺骨。

 

    「我媽不是擔心我會不會感冒!她只是擔心我去找她!媽媽非要把我逼到這種地步…非要把她…把她傷害…」泰妍頓住了,眼淚竟然在這個不算是熟悉的人面前滑落,她一直到剛剛,都沒哭的啊。

 

    「不…不!傷害她的人,是我,是我親手把她推入絕望深淵的…我好怕…真的好怕她會受不了…怎麼辦…為什麼媽媽要那麼狠!我只不過想要陪她最後一晚的!」金泰妍用力的哭著,很用力、很用力,用盡全身的力氣,顫抖、憤怒、自責、悲傷。

 

    「她是唯一一個懂我寂寞的人,而這樣重要的人,我卻…我卻用盡全力的傷害她,就是怕她看出我的破綻…我對著她說謊,然後讓她看著我身上有著屬於別人的味道!我根本就是個混蛋對吧?」

 

『或許泰妍,一直很寂寞的關係吧。泰妍一點都不完美。那是屬於我的,專屬於我。不完美的泰妍,讓我覺得這裡離妳好近、好近。』

 

    「權醫師…權侑利,妳有沒有遇到過一個,可以接受妳不完美的人?那個人不是妳的親人,卻可以包容妳得不完美…還會愛著妳得不完美…妳有沒有遇到過…那種看著妳,就笑得很滿足的傻瓜…」金泰妍整個人蹲在地上,雪不停的下著,雪是冰的,但是她的眼淚是熱的,不停滑落得眼淚幾乎讓她忽視了雪的冰冷。

 

    真正冷的,是她的心。

 

『泰妍…如果人一生中只能愛一個人、陪在一個人身邊,那我要做那個人。我會做那個待在泰妍身邊愛妳的人,就算有一天,有人待妳不好、傷害妳,那我…

那我會加倍愛妳、用更多時間陪著妳,讓妳不孤單!』

 

    「妳有沒有試過…傷害那個…說要保護妳,不准任何人傷害妳的人?那個會不故意切愛著妳的人…妳卻跟她說:妳這樣愛我,我好累。到底要多糟糕的人才可以說出口?」

 

   

『秀晶,這是我的選擇。…我會陪著她的。』那晚那句話,站在房外的她都可以感受到她的執著。

 

    但是自己卻沒有…

 

    「她為什麼會選擇我?我…有甚麼資格傷害她?」

 

『泰妍她,是我考慮過後最想要的選擇,我回應她的感情時,就表示我不會管我會陷入的有多深。』

 

    不要…不要啊…她可不可以不要陷的深…她可不可以不要再對自己那麼好了?

 

    「我寧願她賞我一巴掌,或是憤恨的指責我的背叛,但是為什麼沒有?」她為什麼,就不恨她呢?

 

 

『忙完了?』

 

『工作狂~~』

 

『妳喜歡跟Tiffany合作嗎?』

 

『那…有趣跟舒服,妳喜歡哪個?』

 

『我當然會在意嘛!』

 

    她以為…她會深深得痛罵她或覺得被背叛的反應…對方卻…

 

    『是不是我哪裡不夠好?』

 

『我會改的…』

 

『我什麼都可以不要……妳有不喜歡的…我會改…我…只要不要丟下我…求妳……』

 

『泰妍…不要…我拜託你…求求妳……不要這樣對我…』

 

    權侑利覺得情況不對,上前把泰妍扶住,摸了摸她的額頭暗叫不好:「妳發燒了知不知道!這溫度怎麼可以繼續待著!」

 

    剛好Tiffany也到了樓頂,看到這情況有些嚇到,趕緊走到兩人邊說著:「泰妍,妳在這裡做甚麼?阿姨急著找妳,說妳又不見了。」

 

    兩人要把泰妍拉起來,卻發現泰妍的手機在震動,泰妍接起電話,在場的Tiffany跟權侑利不知道來電人是誰,卻讓泰妍本來就蒼白的臉徹底煞白了,透明的像是一抹魂。

 

    〝金泰妍妳到底讓姐姐去那裏了!快告訴我小公園是哪裡!!西卡姐姐到現在都還沒回來!連鄭叔叔都派人去找了!算我求妳…她剛剛在妳離開後昏倒過,我一轉眼的時間去交代經紀人,回來休息室她就不見了…現在只有妳知道她在哪裡!〞

 

    林允兒的話語穿透過金泰妍的耳朵,一句一句讓她快要窒息。

 

    她為什麼…還要等!?

 

    「等等!妳要去哪裡?」權侑利不懂她為什麼一掛斷電話就急著往外衝,急著拉住她,她還在發燒,不能這樣劇烈運動。

 

    「我要出去!」

 

    「泰妍…但是,阿姨她…她還在找妳…」Tiffany欲言又止,金泰妍像是瞬間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跳起來往外衝。

 

    她沉著臉快步衝回病房,不顧母親是不是在睡覺,直接衝到病床邊,焦急的大吼:「讓我去見她ㄧ面,只要今晚!」

 

    「不行。」金母的語氣很平靜,坐起來與泰妍對視。

 

    「算我求妳…媽…我求求妳…現在外面下大雪,她會生病的!」泰妍紅著眼眶,頭髮有些零亂,此刻的她落魄的非常狼狽。

 

    「妳去找她,那妳答應我得事情就不算數,我也不會繼續吃藥了。」

 

    金泰妍顫抖的直起身子,眼淚無意識的滑落,聲音低啞的吼著:「我只是去見見她,要她別等了…我只是去跟她道別,為什麼就不讓我去?妳要讓我傷害她到怎樣的地步?她…她真的很愛我…」

 

    不理會金泰妍的話,金母撇開頭。

 

    「怪就怪在她不該愛上我女兒。」

 

    金泰妍抓著病床的手緩緩放開,顫抖的笑了,看著自己的母親,一邊流淚、一邊笑著。

 

    「不是她不該愛上我…」金泰妍緩緩往後退,ㄧ步、ㄧ步。

 

    「是我不該相信,妳會接受她,而試著跟妳談論她…是我,不該讓妳們認識她…是我不該愛上她…」金泰妍轉身就跑,快要跑到門邊時卻覺得眼前一片黑…整個人往前跌了下去,倒進了這時衝進來得權侑利懷裏。

 

    「求求妳…讓我去見她…求求妳…我只是要她別等了…不要再等了…求妳…」金泰妍無力的抓著侑利的醫師袍,精神已經喚散,呢喃的說著,眼淚沒有因為這樣而停止,像是珍珠顆粒般,ㄧ粒粒滑落。

 

    權侑利趕緊把泰妍抓到一旁的病床,對方的手卻死死不放開她,泰妍呢喃的名字她聽不清楚,卻可以感受到那份痛。

 

    Tiffany看著被抬出去的泰妍,緊張得走到床邊:「阿姨,天氣真的很冷,泰妍她…她只是不想要Jessica受凍而已,她說要在什麼小公園等她,現在已經凌晨三點多了…」

 

    「帕尼啊!算阿姨求妳,不要再讓泰妍那孩子接近那個女生了。」金母此刻也終於紅了眼眶,低聲喊:「我也心疼我女兒這樣的痛苦,我當然也心痛,就算說了在狠的話,當我看到她昏倒的時候,也會疼啊…」

 

    「阿姨……」

 

    「但是,都到了這種地步,就讓事情這樣走下去吧,阿姨我自私,顧不了那麼多人,我只是想要我女兒走的路輕鬆點而已…」

 

    Tiffany無力的被金母握著手,除了金泰妍…沒有人知道那個小公園在哪…她到底該怎麼辦?眼睜睜的看著這兩個人因為這樣被拆散。

 

    誰…還要相信愛情?那份迷戀,硬生生的扯開那薄膜後,甚麼都不是。

 

    泰妍躺在臨時病床上,呼吸急喘著,眼淚一直滑落,護理人員已經幫她打了點滴,直到因為眼淚衝刷掉妝容,權侑利才詫異,金泰妍到底,有多久沒有睡覺了?

 

    或許,從她騙Jessica的那一天開始,就在也沒有睡著過,每天等著Jessica睡著後,躺在她身邊看著她到天明。

 

    只希望跟她相處得一分、一秒,都可以不浪費,不會讓自己在離開後,忘記她的容顏。

 

 

『西卡啊?』

『嗯?』

 

『如果…如果我以後做了一件很過分的事,妳會生我的氣嗎?』

『例如說呢?』

 

『就像是把重要的東西弄掉…之類的。』

『怎樣算很重要的東西?』

『就是妳很看重的東西,也花了很多時間準備,然後…如果我哪天不小心弄壞了…或是丟了…妳會不會…對我很失望?』

 

『妳只要不要把自己弄丟,我都不會生氣的。畢竟,泰妍是最重要的嘛。』

 

    西卡…西卡…

 

別哭了。』

『泰妍,我愛妳…別哭了,好嗎?』

『泰妍,我不走,不離開…』

相信我…妳只要相信我就可以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妳不會這樣對我的對不對?』

『妳答應過…要愛我的。』

 

    西卡…下輩子好嗎?下輩子我會好好的愛…妳可不可以不要再愛我了…

 

    我真的,不想要妳受傷。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