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湛冷得早晨,小公園裡面的鳥叫聲提醒著太陽升起的時間…

 

    「姊姊…」林允兒喘著氣,放慢自己的腳步走到Jessica面前,她吞了口口水,輕聲喚到。

 

    對方像是沒有聽到一般,對著自己坐落的鞦韆所面相的風景,幽靜的看著太陽照要在自己蒼白嚇人的臉色。

 

    「姊姊,別等了!我們回去…」林允兒慌亂的蹲下來,腳步還有些顫抖,天知道她找了多少地方,幾乎快把整個首爾的小公園都給翻片了…

 

    「允兒…」Jessica被允兒那溫暖的手喚回些神,下意識的開口:「幾點了?」

 

    「…八點多,姊姊,我們回去,好不好?」允兒心疼得把Jessica像冰塊的手握近手裡,哽咽的問。

 

    「允兒…」哪知道Jessica的神色沒有一絲絲的反應,只是直直的看著那風景…

 

    「我該去工作了,送我去美容室可以嗎?」

 

 

 

 

    泰妍睜開眼睛的時候,只覺得好刺眼,「太陽…」

 

所以現在是白天啊…意識到自己在白色病房的那一刻,金泰妍跳坐了起來,卻又因為頭暈目眩而坐了回去。

 

    「醒了嗎?」一旁的柔和聲音傳出,泰妍轉過頭,看到的,是母親跟夏妍在一旁。

 

    泰妍自從那天太激動昏倒後,被安置在母親病房的另一張床,一直不醒的原因有激動,但其中當然也因為她之前嚴重的睡眠不足,醒來的時候已經過了兩天。

 

    「兩天…」泰妍有些恍神,剛睡醒的她還有點反應遲鈍,只是喃喃的重複著。

 

    「還好嗎?要不要媽媽給妳倒杯水?」

 

    泰妍有些驚訝的看著母親,才困窘的點點頭,母親對她輕笑,揉揉她的髮,跑去病房外乘水了。

 

    「媽媽她…好多了嗎?」泰妍一覺醒來,看到母親的笑容,反而有些不習慣。

 

    那個笑容不是她最近遇到的諷刺,也不是嘲弄,而是對於女兒的慈愛。

 

    「醫生姊姊說,媽媽可以出院了喔!」夏妍開心的拉著泰妍的手,興奮的說到。

 

    「出院?」泰妍有些反應不過,反倒像是回聲機一樣只會重複。

 

    「嗯!醫生姊姊說媽媽好得差不多了,心情狀況也很好,所以我們都想說等姊姊妳醒來我們就出院。」

 

    泰妍傻傻的看著妹妹,夏妍拖下鞋子爬到床上抱住她,只覺得不大真實的知覺慢慢的恢復。

 

    甚麼都…結束了?

 

    看著窗外的太陽,金泰妍傻楞楞的。

 

    太陽…還是出現了、一天又開始…

 

    她,又回到了原本的她。

 

    金母走進房,看著泰妍跟夏妍講話,笑著把水地給泰妍,「夏妍不要一直黏著姊姊,醫生姊姊不是說了嗎,姊姊最近太累了,讓她好好休息。」泰妍媽媽伸手把夏妍拉下來,跟夏妍交談著,兩個人的談話有點入不了泰妍的耳,只是單純的看著兩張嘴巴一張一合。

 

    「泰妍,有在聽嗎?」媽媽拍了拍泰妍的手,問她:「今天晚上待家裡嗎?回去做飯給妳們吃好嗎?」

 

    泰妍看著母親,緩緩的點頭,金母對她笑了笑,轉過頭繼續對夏妍說著些家長話…

 

看著這畫面,心裡變的平靜,安靜的看著家人的對話,看著久違的畫面…嘴角苦澀的勾起來。

 

    這是她,換來的…

 

    或許這樣…其實是最好的吧。

 

 

 

 

    Jessica快步的走進公司,經紀人緊追著她走近,一路告訴她接下來的行程。

 

    「等下幫我買瓶水。」看著企劃書,淡聲跟身後的經紀人說了一聲,打開門進了錄音室。

 

    「是…是!」經紀人看著她的背影,氣喘吁吁的回應。

 

她體力也太好了吧!

 

最近的Jessica很忙,自從那天得獎之後,她得到的通告更多了,今天是來錄製之前拍的電視劇的OST,這首曲子也會在之後收錄到Jessica單曲裡。

 

    經紀人在Jessica進到錄音室後,就先出來跟其他工作人員打招呼,她花了些時間才全部問候完,會那麼久是因為這次的OST是年度大戲的主題曲,自然參與了很多人,等到她進到錄音室,就看到Jessica已經進到了隔音室內,帶著耳機聽著歌曲,一邊對著歌詞。

 

    從那天頒獎典禮後,Jessica像個急轉的陀螺般,趕著通告,經紀人都不禁佩服她的專業,畫報、戲劇、歌唱,沒有一樣Jessica被難倒,一個個的通告他一個個消化。

 

    經紀人把買好的礦泉水放到桌上,走上前跟製作人一起站到玻璃窗面前看著Jessica準備錄音。

 

    「怎麼樣?情況還好嗎?」看裡面的Jessica,怎麼覺得她有些喘。

 

    「剛剛有唱過一次…老實說,我被嚇到了。」

 

    「怎麼…?」經紀人緊張,也才一次彩排,這種形容怎麼感覺不大妙…

 

    「妳們家Jessica…真的,是個不可多得的藝人…不,是歌手。」製作人吞口口水,音樂也跟著繚繞在整間錄音室,看著玻璃窗裡面的人,顫聲道。

 

    「她是用盡全身力氣在唱這首歌,全心投入。」

 

조금씩그대곁으로다가가요조금씩

漸漸地 走向他的身邊 漸漸地

 

어느새그대보이는끝까지왔네요

不知何時你已進入了我的視線

 

    「嗚…」

 

「還好嗎?怎麼有雜音?」製作人按了停,看著露因是喘氣的她,輕聲問。

 

「對不起…」Jessica閉著眼睛,一手扶著耳機開口重新唱著,隨著每個音符傳出,她也像著了魔一樣的融入。

 

이렇게바라만보다끝나는아니겠죠

我們不會是這樣光看著就結束吧

 

오늘도나라는여잔여기에있는데

今天我依然站在這里呢

 

 

她錄了很久,不管是採排,錄製中,每當音樂一放出來,Jessica幾乎是砸進了歌詞得世界,她不出隔音室,就這樣在裡面呆著,不上廁所不喝水不吃飯,不停的唱著。

 

    這首歌…就像是她全部的依靠…當看到這首個的歌詞…她只覺得止不住的顫抖。

 

    如果不唱,她覺得…她會瘋掉的。

 

    「OK!Jessica做得很好!」

 

    「不好意思,可以再讓我唱一次嗎?」

 

    幾次錄音,Jessica都不滿意,讓眾人不禁佩服她的嚴謹度。

 

    到底還有哪裡不夠好啊?

 

    一首歌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才終於錄好,卻也讓參與的人不禁覺得次首曲子是這輩子印象最深刻的一首。

 

喘著氣,Jessica幾乎是癱軟倒在錄音室,看著天花板的燈光,只覺得迷離。

 

    摀住臉,Jessica把身子曲起…

 

她…還活生生的,在這個世界上…一切,都還在運轉。

 

    但是她怎麼覺得…可以放下了?

 

 

 

 

    金泰妍還像往常一樣,白天到公司的錄音室裡工作,晚上則接夏妍回老家,她不敢回到宿舍跟住處,至少現在她暫時不能接受。

 

    她覺得自己什麼都沒變,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冷血過頭了,一樣的生活作息,日出日落,甚至在Tiffany主動問她時,她也只是笑著回應,要她不要擔心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一件東西失去了,上天就會還另一樣東西給我…公司那邊希望我可以著手製作專輯,給了我算寬裕的時間…我還沒有被完全神隱。」泰妍看著天空,笑了。

 

    「看來,分開果然好啊,各過各的沒甚麼牽掛,反而一帆風順。」還記得,金泰妍那時候,笑著對Tiffany說著,語氣淡然到拖離了這世界。

 

「或許就是這樣吧…很多我們原本以為很重要的事情,其實根本不算什麼,它不影響世界的運轉,也不像想像中那樣嚴重。」

 

    但是,那只是她沒發覺,身邊的人都知道,金泰妍發呆的時候變多了,常常會在眾人開心吵鬧的時候,突然恍神,什麼事情好像都進不了她的心。

 

    這天金泰妍帶著母親還有夏妍從學校回來,母親說想要逛逛,所以她又開著車子繞了市區一圈,打開車窗讓母親還有夏妍可以呼吸一下空氣,在載她們到賣場,在車上等她們買晚餐的東西回來。

 

    回到家,金泰妍還在玄關拖鞋,金夏妍就衝到電視機前面打開,她等待的卡通今天完結篇,她好像錯過了。

 

    「夏妍!快過來幫姊姊拿東西!」夏妍失望之餘,只好又小跑步到門口幫姊姊提袋子。

 

    電視機正播著娛樂新聞,本來金氏一家人並沒有太仔細去聽內容,卻被新聞的關鍵人物給專注了目光。

 

    〝本周熱門話題主角:Jessica!!自去年年中開始接拍連續劇,Jessica的人氣就一路扶搖直上,一度讓大家認為被SM經紀公司冷凍的她,沒有放鬆,一步一步證明自己自己,日前在跨足的年度大戲錄製了OST,最近造成大家廣為討論,歌曲動人心弦…〞報導的人說的精彩絕倫,但是這都入不進金泰妍的耳…

 

    從Jessica聲音流瀉出的那一刻,金泰妍就甚麼也聽不到了…

 

    金母走到泰妍身邊,看著泰妍的表情還算平靜,拍了拍泰妍的肩膀。

 

    「我…我沒事啊。」泰妍對著母親一笑,抓著袋子往廚房走去。

 

눈물이넘쳐서강물이되고바다가되면그대

如果我淚流成河又變成大海的話

 

맘을알까요좀더알고싶나요너만사랑하는

你是否會懂我的心? 更想了解我,這只愛你一個的我

 

    金母一晚上都注意著泰妍的反應,泰妍最後把電視關掉了,她們都沒有聽到那首歌完整是什麼樣,只聽了幾句…但是她知道,那個女孩在唱的,是她跟泰妍的故事。

 

    她以為她做對了…在醫院裡,她要求權醫師跟那個叫Tiffany的女孩不要管她們,她求她們不要出現在泰妍的視線,不要再刺激泰妍,給泰妍想起那個女孩的任何一點…

 

    一直到今天,她都以為她這樣做是對的,她拒絕承認…承認她女兒最近的太過正常…

 

    深夜,在把泰妍把夏妍哄睡後…在她在床上睡了好一會,才被那流洩出來的哽咽聲給吵醒…

 

    走到客廳的那一刻,她是猶豫的,她有點不敢在往前一步,客廳的電視開著,被轉到了娛樂頻道…而播放的,是那個女孩的OST錄影帶…

 

편이되어서한없이웃고  한없이울면안돼요

你可不可以陪伴我? 陪著我笑、陪著我哭

 

너무아파도그대만사랑할나니까

因為不管有多心痛,我始終都是愛著你的

 

 

    「泰妍…」直到她把手放到對方肩膀上,金泰妍才趕緊轉過頭,那份困窘跟懊惱,還有滿臉的淚水,有點嚇到了她。

 

    「媽…妳…妳醒啦…」泰妍趕緊擦了下臉蛋,有些不穩的說著:「對不起…是不是電視太大聲了,吵醒妳了嗎?」

 

    見她不發聲盯著自己看,金泰妍才轉過頭看著電視,愧疚的說:「對不起…可是,真的好奇怪…好奇怪喔…我…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哭…幹嘛哭啊…」

 

    怎樣抹都抹不掉,泰妍這下子真得尷尬了,緊張的要找衛生紙,卻怎樣都找不到,直到母親走到她身邊握住她的手,顫抖的手才放棄找尋。

 

    「好奇怪…我…我不想哭的…」泰妍還在逞強,看的金母不禁眼眶有些酸澀。

 

    「孩子…妳很愛她,對嗎?」直到這一刻,她才敢這樣問。

 

    但是金泰妍卻搖頭,用力得搖了搖…

 

    「是我不夠愛她…」泰妍抱住母親,乾脆不要讓她看到,這樣她就不用擦了…

 

 

    「媽…媽媽,我知道我這樣說妳又會不開心…但是…男生跟女生的愛,就一定比較珍貴嗎?

我真得很想做個好女兒…我也不想愛上女人…只是我愛的那個剛好是女人…

我是真的想要讓妳安心,但是!我…我真的好痛!為什麼會這麼痛!?

我痛到…覺得…痛它在全身角落…在血液中!!我…我…我真的好想她!」

 

泰妍痛哭失聲,卻努力得把聲音壓進母親懷裡,她怕吵醒妹妹…這樣她又不乖了,她ㄧ定又會被母親責怪。

 

    「她是第一個無條件給我擁抱的人…也是第一個對我無條件微笑的人…她告訴我,我不需要工作,不用我賺錢養家,不要我愛男人…無論我做甚麼,她都會愛我…她原本會愛著我一輩子的…」

 

    어쩌다맘이그댈담은거죠어쩌다

不知何時 我的心已經悄悄地裝下了你 悄悄地

온종일같은자리만맴도는알까요

你是否會知道我依然在原地踏步

 

「這輩子我第一次覺得,原來真的有那個…我甚麼都不會、什麼利益價值都沒有,卻還可以笑著抱住我的人…」泰妍抬起頭,在對上母親臉笑得那一刻,眼淚無止盡的滑落,金母的心狠狠的在那一刻,抽疼著。

 

    「可是為什麼…那個人剛好跟我同性…這也錯了?」

 

차갑게아주차갑게느껴질까외로운바람

為何這冰冷的寒風讓我更加的孤獨

얼마나외롭게불어오는지그대는몰라요

這股風有多么孤獨,他依然是不懂

 

 

    金母抱緊懷中的女兒,只覺得震驚…她的女兒…有那麼瘦小嗎?她的臉頰原來已經凹陷了嗎?她的眼眶已經失眠到泛紅的地步…

 

    曾幾何時,她把女兒當做大人看待了,跟她抱怨她的工作,她的情感,她的忽略,她的錯誤…卻忘記,她只是個需要被人抱在懷裡哄一哄的女孩…

 

    曾經有那個人,代替自己母親的不稱職,幫她抱住了泰妍,哄著泰妍說沒事,把泰妍失去的溫暖都補給她,如今…卻被她趕走了。

 

    她一直說希望泰妍幸福…可是,是不是她從逼自己女兒…罵她變態的那一刻起,就把她的幸福完全的掠奪了…

 

    「媽媽…要說謊真的好累…對著她發狠…她還一臉接受,對自己笑…真的好痛,好過份!…每一句話,一個動作,釋放出去…看到對方受傷的那一刻,我都好想殺了我自己!!」金泰妍全身用力的顫抖,幾乎快要暈眩過去,她已經失去了理智,只是哭喊。

 

자리에있는아무대답없는가슴이원하잖아요

我的心在呼喚你,那個在原地默默無語光站著的你

 

    「早知道這份幸福會讓她受傷,我就不要了!!!早知道我會痛到想要去死,我幹嘛要!!那些承諾都是屁話!!都是謊話!!!都是…」金泰妍嗚了一聲,用力吼出。

 

    「都是假的啊!!我什麼都沒有了!!!都沒有了!!!」金泰妍被母親緊緊抱住,哭到昏倒,她的身體本來就沒好,最近根本吃不了、睡不著,不靠藥物控制,她完全沒了活下去的動力。

 

    金泰妍痛哭到連夏妍都被吵醒,但是她完全失控,閉著眼睛一直哭,整個人縮在地上,顫抖到連母親都抱不住。

 

    她不需要擁抱了,也不需要溫柔…早知道什麼都會失去,那還不如什麼都不要!那些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

 

    想到自己曾經對Jessica說過的情話,都諷刺到讓自己想笑,對嘛…當初幹嘛說得那麼認真…超級無聊的…到最後還不是傷害了,當初認真都是場場笑話啊!

 

바라보는사랑기다릴없나요내가닿을있게

你能不能等待我那只注視著你的愛?讓我觸手可得

 

    愛上,不管是自己還是Jessica都是笑話…笑話!

 

    「姊姊她…還好嗎?」夏妍被泰妍這樣嚇傻了,但是怕媽媽會難過而忍住淚。

 

    家裡的人都難過了,此時更不能哭!會讓氣氛更糟糕的!所以夏妍要自己不哭!

 

    「夏妍…」金母吃力的抱著泰妍往她房間走,已前受過傷的腳非常吃力,等到她把泰妍抱進去房間的床上時,已經濕透了衣服。

 

    「姊姊會這樣,媽媽是兇手…」撫摸著泰妍被淚水浸濕的臉龐,慘淡的笑著。

 

    「如果沒有我就好了。」

 

 

 

 

    Tiffany距離跟泰妍上次見面,已經足足過了兩個多禮拜沒有見到她人,她想要問泰妍有沒有聽Jessica在上禮拜發表的OST單曲,打了電話,到了宿舍都沒有找到她。

 

    泰妍完全失去消息讓她擔心,驢了秀英好久,才把泰妍老家的地址給了她,Tiffany想趁工作之於抽空去看她,忙一忙直到傍晚才有空閒,坐著計程車往泰妍老家開去。

 

    路過一個小公園,Tiffany叫司機大哥停下車,繳了車錢,Tiffany趕緊下車…

 

    金泰妍,就做在公園裡的盪鞦韆上,她穿著黑色大衣跟短裙,全身素黑得打扮配上那蒼白透明的臉,隔外滄桑,她茫然得看著天空,像是脫離了世界一切般。

 

    Tiffany一步步邁入小公園,攏了攏自己的大衣,往金泰妍的方向慢慢走進。

 

    泰妍看到她沒有甚麼特別的表情,只是把放在她大外套手袋裡面的熱飲遞了一瓶給Tiffany。

 

    她買了兩瓶,一瓶,卻空著沒人要,Tiffany來的其實剛好。

 

「去年冬天…西卡就是在這裡,答應跟我交往。」在泰妍開口說話的那一刻,Tiffany開始知道了這個公園的故事…還有,屬於金泰妍跟Jessica的故事。

 

    因為走錯房間無理頭的認識,因為一個節目而開始慢慢了解對方,然後彼此扶持、鼓勵…最後在一起,金泰妍覺得,那都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

 

    「不過這些,都過去了…」泰妍玩弄著自己的那罐熱可可,緩緩的說著:「從今天開始,金泰妍都會學著忘記,今天,是最後一次回憶,妳是這個故事的聽眾,唯一一個,從此也不會再有。」

 

    「泰妍…妳跟她還有機會的,妳有聽過了嗎?Jessica的OST單曲,那是對妳唱的。」

 

    泰妍苦澀的笑了,身子不自主縮了縮:

 

「我寧願我永遠沒聽過。」

 

    Tiffany搖搖頭,趕緊說:「妳不能這樣說啊!Jessica小姐她,也一定是用盡全力在唱,她ㄧ定希望妳聽到,懂她的執著的!」

 

    「泰妍,一切都還來的及…」

 

    「帕尼…」

 

    「只要妳去找她,跟她說明了,她ㄧ定會理解的!」

 

    「黃美英…」

 

    「妳的心事她一直都是那個放在心上的人,她那麼愛妳…」

 

    「美英…」

 

    「只要妳跟她說聲對不起,她ㄧ定會…」

 

    「沒有對不起了!」金泰妍出聲阻止Tiffany,看著她的表情卻還是一樣,像人偶一樣,然後緩緩說。

 

    「因為我媽媽死了。」

 

    Tiffany傻住眼,整個背脊發涼,她想要罵金泰妍胡說八道,但是金泰妍…從來都不會…開這種玩笑。

 

    「怎麼可能!?」Tiffany想要反駁,卻突然摀住嘴…泰妍穿的衣服,是喪禮的衣服。

 

    「是我害死我媽媽的…是我聽到那該死的歌就突然失控了,是我在我媽面前崩潰了,然後…」泰妍突然狂笑:「我媽她…就受不了死了!」

 

    笑聲變成諷刺,淡然變成顫抖,金泰妍在心裡鄙視自己,最近的自己為什麼那麼脆弱…不過…不過就是…

 

    她沒有媽媽了…

 

    Tiffany心痛的衝上前用力抱住泰妍,她也跟著掉落著眼淚,撫著泰妍的髮一遍又一遍…

 

    「笨金泰妍!不說了!不要再說了!」

 

    「妳知道我媽媽在我醒來後的一大早,給我的第一幕…就是夏妍哭著把我拉起來,要我找媽媽的房門鑰匙嗎?我睡了多久,她就留了多少的血,夏妍被嚇傻了,她從沒有看過那摩多血…

 

我,我抱著我媽…在路上一路抱著,就連…就連原本我媽得主治醫師,看到我媽自殺成功,都懊惱萬分…她的白袍上都是血,轉過頭得眉頭深鎖…

 

呵呵…美英,妳知道嗎?當時那個醫生的一句話,讓我全身發冷…」

 

    「泰妍,別說了…!不要在想了!妳沒有…」

 

    〝金小姐,妳對妳母親說了甚麼!?〞

 

    金泰妍用力閉上眼,什麼都…什麼都亂了!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那天的抱怨…到底是為了甚麼…她不是最清楚的嗎?媽媽她…不可以受到刺激。

 

    「美英,是我害死她的。」泰妍已經哭不出來了,冷聲說著,像是已經被審判罪行的死刑犯,沒有餘地…

 

    我…就是兇手。

 

    Tiffany捧著泰妍那張沒表情的臉,心疼得無以復加,她那麼…那麼崇拜的臉龐,那個精神氣爽,有著無限自信的金泰妍,怎麼會…

 

    「泰妍…泰妍…別哭了。」她努力的擦拭著泰妍的臉龐,把泰妍抱進懷裡哄,又不時的親吻她的額頭。

 

    泰妍的精神有些渙散,但是她沒哭啊…她想要告訴黃美英…她沒哭喔。

 

    被那濕熱的唇親吻著,泰妍緩緩睜開眼睛,沒有甚麼知覺得手本想抬起、推開,卻看到了不遠處的身影。

 

    那個身影,這輩子…她都會認得吧?此刻的倩影,跟一年前的她們,都變了…她們,都不是一年前的她們了。

 

    不是了…

 

    其實母親最後並不是什麼都沒有留下,如果…那算遺書的話…

 

    裡面不是什麼財產,不是後事…而是母親對自己最後的話。

 

    『泰妍…幸福的活下去,妳不是變態,妳沒錯,妳從來都是最乖的孩子,最懂事的女兒,妳…是媽媽的希望。』

 

    Jessica坐落在計程車的後座,看著公園裡面抱在一起的兩個人,她的眼神怎樣都無法移開,被抱在別人懷裡的金泰妍。

 

사랑한다면뒤돌아봐줘요조금만빨리그대

如果你愛我請回頭看看我,稍稍再快點

흔들리기전에없어지기전에손을잡아줘요

還沒有改變心意之前、所有的東西還沒有消失之前,請抓住我的手

 

 

    咬住唇,Jessica困難的喘了口氣,全身都是冷汗,全身發痛著,卻還是死盯著看。

 

    金泰妍…我可以…當妳是為了我們約定來的嗎?即使距離約定那晚…整整快兩個月。

 

편이되어서한없이웃고한없이울면안돼요

你可不可以陪伴我?陪著我笑、陪著我哭

너무아파도그대만사랑할나니까

因為不管有多心痛,我始終都是愛著你的

 

 

    但是泰妍沒有,金泰妍顯然不是那樣想的,她把手環上Tiffany的腰肢,在Tiffany吻上她的那一刻,緩緩的閉了閉眼,承受了。

 

    「呼…呼…呵呵…呼呼…這…樣啊…呼呼…」Jessica喘著氣,有些激動得無控制自己呼吸,靠在背椅上的,眼淚滑過臉龐,皺著眉。

 

    她對著金泰妍,她知道對方看到她了,也在做給她看,Jessica在車窗這邊,對她…露出了最後的一次…脆弱。

 

    金泰妍…再見。

 

 

 

 

    車子已經駛離了小公園,那張金泰妍重來沒從Jessica臉上看過的絕望淚水,她狠心分手也沒有出現過的,卻在剛剛…

 

金泰妍,還是哭了。

 

    「走了…」金泰妍頹然得鬆開了Tiffany的手,眼淚不受控制得再度滑落。

 

    Tiffany緩緩拉開泰妍,在泰妍的動作,讓她全身的血液都發涼了。

 

「泰妍…妳剛剛,利用了我,對嗎?」Jessica剛剛,在這裡。

 

「我終於把她推開了…嗚…」金泰妍弓起身子,跌坐在鞦韆下。

 

    Tiffany心裡又是氣又是憐,她氣被金泰妍利用得徹底,又憐金泰妍的脆弱…

 

    「終於…我真得什麼都沒有了。」

 

    媽…幸福?我不敢幸福了…如果是用妳的生命換來…妳覺得我可以回到她身邊重新走下去嗎?背負著妳死的成全…

 

    我親手…把她推遠了。

 

    我的幸福…我不要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