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13.04.18.【原創】【短篇】Love recipe (生賀文)/LANCE

    

 

說實話,我討厭太過火熱的感覺,不論是否表白,總是會再次分手

 

    秋季的首爾,略嫌寒冷…路上的行人還是忙忙碌碌,大家都為各自的事情忙碌,一個穿著體面得體的女性踩著高跟鞋,步伐頗快的走著,本來以為她與眾人一樣,忙著或許上班…上課,但是卻不然。

 

    略快的步伐,轉了個彎,往沒有什麼人的巷子走去,隨著一步步接近,慢慢的可以聞到陣陣的咖啡香,而這名女性…金泰妍,目的地就是那裏,巷子裡面不大引人注目的小咖啡廳,Never & ever。

 

    打開咖啡廳的大門,風鈴聲叮叮噹噹的響起,金泰妍進來的頗沒格調,甚至可以說是風風火火,也不顧眾人的視線,進了店就直喊。

 

    「冷死人了!路上為什麼那麼多人啊,我都快要煩死了!快!快!給我一杯咖啡!」話還沒說完,整個女性包包就甩上咖啡廳的吧檯上,一腳就這樣跨上了高腳椅,窄裙還因為這樣而有些緊繃。

 

    店裡的店員早就見怪不怪,大家早就知道了金泰妍這樣的熟客,也知道每次來這裡金泰妍總是嚷嚷的,有點像事宣示主權的小狗一樣,直嚷。

 

    大家也沒動作,就這樣看著金泰妍趴在桌子上面繼續嚷著,抱怨星探的工作不好當、抱怨長的太好不好活、抱怨錢太難賺之類的無營養話題,不管怎樣,就是沒有人動身幫她泡咖啡。

 

    坐在靠窗邊角落的人兒這才緩緩站起,從風鈴聲響起的時候,她就注視著金泰妍,嘴上掛著不算大的笑容,桌上的外文書因為那人進來後就沒有再翻頁,坐在那裏的女人給人有種貴族氣息班的悠然自得。

 

    慢慢的那個女子往吧檯的方向走去,到了金泰妍身邊還用手摸了摸金泰妍那梳理整齊的髮,讓金泰妍笑了。

 

    「秀妍,快點泡給我喝!」

 

    「好,等一下吧。」對方不疾不徐走進吧檯…接過了店員遞過來的圍裙,悠閒的泡起咖啡。

 

    鄭秀妍,這家咖啡店的老闆,也是金泰妍高中、大學的同窗好友。

 

    店裡的人都知道,金泰妍來這裡只喝鄭秀妍泡的咖啡,,有次來的時候鄭秀妍有事去了銀行,店裡的人本來問金泰妍要不要幫她泡杯咖啡,哪知道金泰妍婉拒了,她就坐著等鄭秀妍回來給她泡咖啡。

 

後面一個店員看不好讓泰妍空等,所以還是簡單的跑了杯她常喝的卡布其諾給她,但是泰妍一口也不喝,直到鄭秀妍回來,那杯咖啡也動也沒動,還被鄭秀妍質問了是誰泡的,然後稍稍拉下臉要她們把那杯咖啡倒了…

 

看到像冰山的老闆,難得生氣竟然是因為這種事情,店員也就明白了,下次還是不要多管閒事,就由著她們兩個。所以,這已經是不成文的規定,幾乎不泡咖啡的老闆,就為了這客人特例,甚至不准他們插手,自然就不會有人敢去幫金泰妍泡咖啡。

 

    鄭秀妍花了點時間泡好咖啡,放到金泰妍身邊,一邊聽她嘮嘮叨叨…說什麼最近的星探有種莫名的悲哀。

 

    金泰妍隸屬於國內數一數二模特兒公司的星探兼公關,她很有慧眼,目前被她挖出來的藝人幾乎都是線上炸子機,她看的人總是可以大紅大紫,也可以把那些本來可能不大有興趣的素人哄得服服貼貼,在公司為打拼而拼命,這樣的人才,公司幾乎是把金泰妍捧上天了。

 

    但是人紅也是非多,再加上金泰妍什麼沒有,就是美貌跟桃花最多,很多人都傳金泰妍男女通殺,她挖掘的模特兒有大半跟她有一腿,她有男友有女友,只要帥的美的她都可以吃,但是也因為這樣,真心難給,很多人甚至傳說,金泰妍根本沒有心,就是遊戲人間的花花蝴蝶。

 

    不過也不能怪她,她長的亮眼是一回事,加上那張嘴巴跟該體貼時真得讓人體貼到想把她殺了般的溫柔,應該很少有人在被她哄的時候,不認為對方想追自己,所以金泰妍挖到素人,也常不小心挖到了新男女友。

 

    「那這次的人妳不滿意?」鄭秀妍喝了口花茶,身為咖啡店老闆的她卻從不喝咖啡,看著在人眼中有些輕挑、人際關係又略顯複雜的金泰妍,真覺得她是個怪人。

 

    不過她沒有發現,她自己不也是個怪人,開了咖啡廳卻不喜歡喝咖啡,也不喜歡生意興隆,所以會挑到這間不大有人經過,租金又便宜的店面,讓當初的她開心很久。

 

    「當然不喜歡啊!那個人太黏了啦!我又不是只為了她而活,總不能時時顧她吧,現在她有了經紀人,工作也上軌到了,就該清楚我們兩個見面不會在頻繁,那知道她莫名其妙大發脾氣,說我不關心她…」金泰妍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堆,一旁的鄭秀妍倒沒說話,就專心的喝她的花茶、然後三兩句的聽她說,因為金泰妍實在太多贅詞了,每句都聽她有點懶。

 

    她們兩個一直都保持這種很怪的模式,怎麼說也認識了快要九年,卻總是個過各的生活,就連大學兩人住在宿舍的生活也是,各交各的男朋友,各交各的女朋友,這裡說的是鄭秀妍的男朋友,金泰妍的男友跟…女友。

 

作風上兩人也很不一樣,一個是學校的學生會長,大家都喜歡親近她,有領導性也有擔當,總是受學弟妹歡迎,一個則是能在角落就在角落休息就不會放過機會,手上總是拿著別人覺得厭煩的外文書閱讀的幽靈學員。

 

要真說兩人的共通點,那可能也就只有外表亮眼、追求人眾多吧,不過鄭秀妍這又跟金泰妍不一樣了,自從那個大二那年交往了半年就說因為個性不合而分手男友外,鄭秀妍再也沒有交過男友,哪像金泰妍,三不五時的帶人像是去見公婆一樣的亮給鄭秀妍看,還問她覺得好不好?不好就甩了!

 

總之看似一點都不搭嘎的兩個人湊在一起卻可以很合,兩個人可以說是從來沒有大吵過,住宿也是自然而然就是她倆一起住,到外找房子也總是自然而然的拉了身邊的那隻,兩個人那不鹹不淡的關係,讓大家都覺得驚奇。

 

    聽到風鈴聲又想起,鄭秀妍抬起頭看看是誰,這種下午的時間老實說幾乎不大會有客人上門,能在這時聽到風鈴聲著實挺稀奇。

 

    「金泰妍!外找!」來者一點客氣都沒有,直直拉著身後的人站到金泰妍面錢,跟剛剛金泰妍進來的氣勢有異曲同工之妙。

 

    「Sunny,好久不見了。」秀妍先打起招呼,對著那個風火二人組較矮的那個打招呼。

 

    矮的那個這時才把目光轉向鄭秀妍,眼神有了溫柔,不像是對金泰妍那樣的風火,對於這個安靜可愛又美麗的大學同學,Sunny很樂意給這份友善。

 

    「妳幹麻帶她過來這裡啊!妳明明知道我的規矩!」金泰妍冷下臉,剛剛那對鄭秀妍的大媽嘮叨沒了,有了些冷漠跟怒意。

 

    她不相信李順圭(較矮的那個人的學名,Sunny是商品名。)會不知道她不喜歡任何職場上的大小事帶來這裡談,這家咖啡廳只屬於金泰妍的私人時間。

 

    「我拿帕尼沒辦法啊,她一直想要找妳…」Sunny隨即想到什麼,抓住金泰妍的衣領:「妳幹麻叫我本名啊!」

 

    「都不要吵了,來了就來了,這裡是咖啡店,哪有人像妳這樣惡霸的。」秀妍看著這兩人吵來吵去,有些不耐煩了,拍拍金泰妍的肩膀,要她安靜一點,語氣有著不容質疑的堅持,倒讓一直很風光的泰妍滅了火,像是個小狗撇頭悶不吭聲,秀妍嘆口氣,然後安撫一直站的的兩個人。

 

    「坐下來吧,我泡咖啡給妳們喝。」說完推著金泰妍,要她們三個人挪到店內的沙發椅上。

 

    「金泰妍,我看鄭秀妍跟妳越來越像!」Sunny趁著鄭秀妍去泡咖啡的時候,抓住金泰妍饒有興致的說著,金泰妍不大想理她,挑著眉喝了口自己的卡布其諾。

 

    一直達兩著周圍的女孩這才終於出聲,語調充滿著好奇,問著她的身旁的Sunny:「她是誰啊?跟泰妍很熟嗎?」這才把兩個打鬧的目光注視到她,這也是Sunny為什麼會在這裡被金泰妍唾棄的原因。

 

    這個女生叫Tiffany,是泰妍三個月前挖掘的新人,那時候泰妍在街上發現她,就抓著她不放想要讓她有意願進入他們公司旗下,說了老半天才知道Tiffany人心情不好,因為媽媽病重不久前才去世,根本就沒有心思理會金泰妍死纏爛打。

 

    哪知道金泰妍誤打誤撞的知道後,也很熱心的幫助她,幫她處理一些事宜,還安慰她很久,就像個大姐姐一樣的給她依靠,一個多月後,金泰妍打消了讓她入行的念頭,Tiffany倒有興趣了起來。

 

    這也就是為什麼金泰妍今天會來咖啡廳找鄭秀妍哭訴的原因了,因為Tiffany非常的黏她,就連現在已經正式上線接通告,也常會想要找金泰妍,只因為一句…她喜歡金泰妍,不分男女。

 

    看到Tiffany那無辜的目光,金泰妍縮了縮,她雖然人稱花花蝴蝶,沒人性也沒良心,但是那也只是表面上啊,她自然知道Tiffany這種單純得女孩惹不得,現在這樣她也很頭痛。

 

    Sunny看著泰妍的樣子在心裡偷笑,想到了什麼讓她把目光轉向還在吧檯幫她們破例泡咖啡的鄭秀妍,然後在內心感嘆自己的好心。

 

    金泰妍,妳要感謝我,幫妳趕走純情女孩。

 

    「那個人啊,叫鄭秀妍,是這家咖啡廳的老闆兼我跟泰妍兩個的大學同學,不過呢…如果妳要問鄭秀妍跟金泰妍的話,我只能說,這兩個人,關係不明。」

 

    「喂!李順圭,什麼叫關係不明啊!妳給我解釋!」金泰妍挑起眉,翹著腳怒問學名順圭,又讓那個堅持商品名的Sunny抓狂了起來,好一會才轉回原本話題。

 

    Sunny轉過頭看Tiffany,笑得和藹可親:「其實妳喜歡金泰妍真的還蠻錯誤得,不過沒關係,妳很快就會發現金泰妍這個人一點也都不值得妳喜歡,歷任的男人、女人都這樣說,她對情人沒耐心、也沒同情心;自私又不知道從哪學到的大女人主義,真心就更不用說了…都不知道被金泰妍丟去哪裡了。」

 

    「喂喂喂!李小姐妳也太過了點,我哪有妳說得這樣!?」

 

    「怎麼?難道更糟?妳不就是這樣的人嗎?不然怎麼會男女朋友一直換,甚至連真心朋友都沒什麼?」Sunny笑著拿起服務員端的水,喝了起來。

 

    要說Sunny沒資格說也不行,因為金泰妍歷任的男、女朋友,幾乎她都認識,而且不知道是因為她外表太好親近還是母愛光芒散發的太過份,幾乎每個善男信女都會在要跟金泰妍分手前找她哭訴,說金泰妍有多過份之類的…

 

    「妳不是嗎?」金泰妍挑眉,在怎樣說,學名李順圭可是她認可的摯友之一,哪有資格這樣說她。

 

    「我跟妳是孽緣、是損友。」

 

    「那秀妍呢?不是還有秀妍嗎?」金泰妍不爽,看著正端著咖啡走過來的女人直指,對方有些搞不清楚狀況,還是先拉開淺笑。

 

    「在聊什麼?怎麼突然指我?來…喝咖啡。」

 

Tiffany眼中抬頭看著走來的女人,對她有一絲絲複雜的感受,鄭秀妍相對這一桌吵吵鬧鬧的那兩人,顯得安靜許多,話也不是頂多,視情況需要而說話,至少她進門到現在,她說得話都跟招呼她們有關,其餘時間一句話都沒說,臉上則是掛著淡笑。

 

    「給妳喝焦糖瑪奇朵可以嗎?抱歉我不知道妳喜歡喝什麼,就擅自…」

 

    「不會!不會!我很喜歡,謝謝妳!」Tiffany沒等鄭秀妍說完話,就趕緊拿過咖啡,喝了一口大喊好喝,以證明自己真的很喜歡。

 

    鄭秀妍對她稍微揚起稍大的笑容,表示回應。

 

    真的很安靜耶…Tiffany越來越疑惑,這樣的人怎麼會跟Sunny還有金泰妍是好友,真稀奇。

 

    看到秀妍坐下,Sunny打從心裡揚起壞壞的笑,看著金泰妍接話。

 

    「那是因為她不把妳當朋友啊。」

 

「不是朋友?那是什麼?」好友的一句話讓金泰妍很是不爽,敢情她是要說自己跟秀妍不夠好是嗎?

 

    鄭秀妍相對淡定,發現金泰妍問的人不是Sunny而是朝著自己問,心裡苦笑。

 

    這件事情她可是一句話都沒說啊,這樣突襲她會不會太過份了點?

 

    「別笑了,秀妍,她說妳不把我當朋友,妳倒回答一下啊!」金泰妍不許鄭秀妍笑了,伸出雙手在Tiffany張大嘴的情況下,捏住鄭秀妍的兩頰,意識性的捏了兩下。

 

    「妳不是還要工作?這樣在我店裏悠閒喝咖啡可以嗎?」鄭秀妍巧妙的把話題帶過,順便讓金泰妍轉移了注意力,她的確是要回公司辦點事,是該走了。

 

    「我是得走了,不過秀妍,這次來是想要告訴妳,我明天開始要出國出差。」想起了今天特地又跑過來的目的,不只是被人纏,還有更重要的。

 

    「喔?什麼時候的班機?去幾天呢?」鄭秀妍起身,幫金泰妍拿了掛在店裡面的外套,一邊問著。

 

    金泰妍伸手給鄭秀妍,就這樣讓她幫自己穿上外套,一邊乖乖的依依回答她的疑問,順便問她要不要禮物。

 

    「妳們兩個是情侶啊,妳出差,跟她報備什麼?」Tiffany皺眉,一句話醋味十足,讓金泰妍跟鄭秀妍同時轉向她。

 

    「對啊,為什麼呢?」秀妍很快就笑了,顯然不大在意她尖銳的問題,避重就輕的回答著。

 

    「妳也管太多,關妳甚麼事了,我們朋友那麼多年,本來就很多這樣不成文的習慣啊,對吧,秀妍?」轉過頭,金泰妍問著對方,這次對方卻沒想回答她,只是笑。

 

    場面…有點怪怪的,這是冷場嗎?金泰妍有些不適應秀妍的反應,下意識的看了一旁的Sunny一眼。

 

    「妳怎麼不問我啊?」Sunny一臉鄙視,整個不想理金泰妍,不過她似乎還嫌一旁Tiffany的表情不夠糾結,皮癢的問著。

 

    「妳都說妳是損友了,給妳幹嘛?妳不是要跟我一起回公司嗎?快起來一起走!別在這裡給秀妍添麻煩。」金泰妍回頂回去,終於又把氣氛給拉回來了。

 

    風風火火的模式又出現,Sunny也的確要回公司,站起身跟她鬥了幾句也就乖乖的帶著Tiffany隨金泰妍出了店門口。

 

 

 

 

    一直到三個人離開了鄭秀妍的咖啡店,Sunny叫Tiffany坐上保姆車去趕通告,金泰妍才開口問:「李順圭,妳到底在生我什麼氣啊?」

 

    雖然不明顯,但是金泰妍本來就敏感,好友對她今天的冷嘲熱諷帶了點火藥她還是有察覺。

 

    Sunny看了泰妍一眼,覺得有些無力,這方面那麼心細的泰妍,怎麼就…唉…

 

    「不是生妳的氣…」想了想,雖然這樣沒經過秀妍同意也不知道對方的看法,卻還是出口了:「只是覺得,秀妍很可憐而已。」

 

    怎麼會守著這麼放浪不羈的金泰妍那麼多年…

 

    「她哪裡可憐了?」金泰妍還傻傻的問到。

 

    Sunny瞪了金泰妍一眼,看她ㄧ臉狀況外,又嘆口氣,真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妳剛剛在咖啡廳說的那些不成文習慣,就沒有想過,是誰縱容妳不成文的?」

 

    「那樣又怎麼樣?那些習慣哪裡讓她可憐了?秀妍也從沒說過啊…」金泰妍還是不解,讓Sunny快抓狂。

 

    「她哪會跟妳說啊!妳只跟她說了一句

 

〝我覺得妳ㄧ笑親民很多,讓人很舒服,以後多笑點,才不會大家都以為妳難相處,其實笑不需要太多理由的!〞後,鄭秀妍就掛起那淺笑面具,她這樣順從妳哪會說妳壞話啊。」

 

    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的鄭秀妍總是掛著笑,大學以前的鄭秀妍總是冷冷的,又不常覺得有什麼事情要讓自己笑,大多時間都撲克臉一張,很多人還以為她高傲,傳她壞話,後面就是金泰妍看不下去,那樣跟鄭秀妍說了一番後…類似的事情就不在發生了。

 

    雖然這樣的往事,看似金泰妍的存在好像對鄭秀妍挺好,但是其實也不能這樣說。

 

    「妳有沒有想過,會笑後的鄭秀妍為什麼還是跟妳ㄧ樣沒有朋友,甚至連男友都跟她分了?」Sunny也不指望泰妍會接她話,直接了當的接著說。

 

    「妳對她的佔有慾很大妳知不知道?每次有稍微靠近她的男生,就算是女生,只要開始要好一點,平常不大黏她的妳就像橡皮糖一樣黏上去。」

 

    鄭秀妍又是那種,拒絕任何人就是不會拒絕金泰妍的人,當然就自然選擇拒絕了要靠近她的人囉。

 

    「只准你一直交男友、女友,真搞不懂為什麼妳要一直妨礙秀妍的感情生活,在某方面來說…金泰妍…妳真的挺賤的。」

 

    「是那些對象都不適合靠近秀妍好嗎!真有好的對象我當然也不會反對啊。」金泰妍解釋著,卻不知道為什麼最後一句話她說的竟然有些不甘願。

 

    這世界上真的會有配得上秀妍的人嗎?

 

    這樣一講好對象,不禁讓Sunny想到,疑惑的問金泰妍:「妳為什麼就不拉秀妍進模特兒圈?這樣不是更好讓她物色對象?」

 

    在加上金泰妍這個人什麼沒有,就天良最沒有,為了自己的業績,親朋好友,鄰居姪女幾乎都被她拉近來,卻獨獨不拉一直晾在她身邊的大美女,鄭秀妍。

 

    要說鄭秀妍的美,那可真的不可挑剔,雖然求學期間追求者不比金泰妍多,但那也只是因為鄭秀妍在不熟的人面前,表情很面攤,加上長久不笑實在很像在生氣,追求者自然就怯步很多,但並不代表鄭秀妍比金泰妍不好看。

 

    鄭秀妍的皮膚一樣天生白皙,不喜歡曬太陽的她,又更加不會有曬黑的機會,五官很立體,薄薄的唇長抿著,有種特殊的吸引力,身材比例也達到了不能多說的好,身高不高的鄭秀妍在照片中,絕對看不出,反而覺得她修長,要說每個人來看,鄭秀妍都百分百是個十足美女。

 

    要說金泰妍沒感覺,那也根本是騙人,她根本就知道鄭秀妍很美。

 

    大學除了學生會,金泰妍還有參加攝影社,她喜歡拍照,四年都有參加攝影比賽,至於模特兒,不管當時金泰妍身邊是男友還是女友,模特兒永遠都不會有例外。

 

    「鄭秀妍足足當了妳四年的模特兒,讓妳抱回四年的全國攝影大賽,妳敢說妳不知道她是潛力股?怎麼一畢業就把她藏起來,不拉進來呢?」

 

    「妳真狠心,竟然要推好友入圈子啊,我這樣對她是保護她,她是朋友又不是業績。」雖然金泰妍這樣說,但是心裏卻被Sunny說的話,還有剛剛在咖啡廳的冷場,弄得有些心虛跟心慌。

 

    真的很奇怪,為什麼呢?鄭秀妍在自己心中,到底在什麼位置?

 

    心裏雖然不想要承認,但是的確在模特兒圈是更容易找到更多的選擇跟對象…但是她卻不想要讓秀妍進去,她清楚,如果是她邀請,鄭秀妍ㄧ定會答應。

 

    但是畢業後,她想也沒想過要拉鄭秀妍…

 

    為什麼?

 

 

 

 

    「怎麼又來了?」

 

    晚上八點,鄭秀妍收拾著咖啡店,準備開始要收店,風鈴聲響起,本來抬頭告知客人要打烊了,看到的,竟是中午還在她這裡的好友金泰妍,出現在她眼前。

 

    「妳要準備下班了吧,我等妳。」金泰妍沒有說原因,只是走上前幫鄭秀妍快些收拾完,準備一起走段路,順便幫鄭秀妍去採買ㄧ些隔天要用的東西。

 

    其實連她也不知道,幹嘛要來找她。

 

    有她幫忙快了些,鄭秀妍很快就穿上風衣跟店裏的人揮別,每晚固定得採買今天有了人陪伴,兩個人悠閒的在街上散步著。

 

    鄭秀妍看金泰妍有些沉默,打開話匣子說著ㄧ些有趣的事,也只有面對金泰妍,她會有多話的時候。

 

    反倒金泰妍真的怪怪的,她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想要偷看秀妍,但每次看到那個側臉轉過來跟她對到視線,又會讓她不好意思的撇開視線。

 

    該不會自己太久沒有滿足自己的慾望了吧…為什麼今天看鄭秀妍有點…恍神。

 

    「泰妍,妳有聽到我說的話嗎?」見金泰妍一點反應也沒有,鄭秀妍嘆口氣,拍了拍她的肩膀要她回神,她也感受到金泰妍今天很怪,卻說不出可所以然。

 

    「什麼?」

 

    「我說,我要把咖啡店收起來了,妳果然沒仔細聽我說話。」

 

    金泰妍瞪大眼,好像這個消息打擊著她,趕緊錯愕的問:「為什麼?」

 

    「我想回美國,看看爹地、媽咪。」鄭秀妍對她笑,表情有著堅定,鄭秀妍並不是爭取同意,而是告知。

 

    鄭秀妍的父母親都移民了,唯一的妹妹也在學業完成後回到美國,全家人目前就剩她ㄧ個人之身在韓國。

 

    「從什麼時候開始打算的?」金泰妍吞了口口水,勉強的問著。

 

    「好一段時間了,咖啡廳也不是為了賺錢而開,要收其實都還好,只是想等這批工讀生畢了業,算是一個段落嘛,也給她們一個好回憶。」

 

    「只是因為她們?」金泰妍脫口問到,這句話明顯有些追根究柢了,鄭秀妍回過頭,看了她好ㄧ會,搖搖頭後笑了。

 

    「妳不是知道嗎?不只是因為這些。」

 

    當初讓她開咖啡廳最大的動力點,是金泰妍。

 

    還記得那時候她們兩個都大四了,除了學校少量的課外,其餘時間就是找工作,金泰妍看鄭秀妍沒什麼動作,有問過她,鄭秀妍覺得可有可無,那時候其實鄭秀妍就動了想要回美國的心思。

 

    金泰妍還記得,好像也是這樣的天氣吧,有些冷,金泰妍手中握著她泡的卡布奇諾,呆呆的吞下鄭秀妍要回國的消息,手中的咖啡竟然頓時索然無味。

 

鄭秀妍因為好玩,在學生時期有短暫的在咖啡廳打過工,宿舍裏面金泰妍的咖啡都是她泡的。

 

    那時的她不知道自己哪根經不對,沒思考太多就脫口大喊。

 

    『別回去!我…』金泰妍急著低下頭,看到手中的咖啡,直接接著講:『我喝慣了妳泡的咖啡了!妳走了我怎麼辦?』

 

    『咖啡?』鄭秀妍被她這個理由弄得當場傻眼,眼睛瞪大大的看著她好ㄧ會,直到金泰妍都覺得自己可能太厚臉皮了,她才笑出聲:『我的咖啡那麼重要嗎?』

 

    『當然重要!妳應該去開咖啡店的!我覺得這咖啡實在太好喝,不開店太可惜,我也想天天喝到,所以留下來,妳來開家咖啡店,我會拉客人去給妳捧場!』

 

    秀妍看著她,時間金泰妍無法確定,好像很短,又好像很長,鄭秀妍才緩緩點頭,對她說好。

 

    這樣的回憶讓金泰妍這才恍悟,當初會讓鄭秀妍開咖啡廳的,竟然是自己,鄭秀妍家裏其實超級有錢,根本就不需要她自己創業賺錢支持生活。

 

    金泰妍看著因為自己腳步放慢,而此刻走在她面前鄭秀妍的背影,心理突然陣陣疼。

 

    鄭秀妍要離開了,這次是真的,咖啡店…那個她以為會一次又一次等她上門的咖啡店,就要不存在了。

 

    金泰妍突然覺得自己大受打擊,心裏是五味雜陳,根本不知道要怎樣回應,抿著唇等著胸口悶痛感消失。

 

    哪知道肩上突然一陣拉扯,掛在肩膀的包包就這樣被搶了,看著那個歹徒幾乎快要撞倒自己,金泰妍踉蹌的一會,抬頭就想開口咒罵。

 

    本來只是怪自己今天倒楣,金泰妍也沒想追上去,哪知道這時旁邊的鄭秀妍拔腿狂追,就這樣隨著歹徒一起快速的消逝在金泰妍的身邊,直到金泰妍反應過來,才心慌的追上去。

 

    穿著高跟鞋的金泰妍根本跑不快,她沒想到得是鄭秀妍竟然那麼會跑,看到前面的她已經撲上歹徒,整個人在歹徒身上用力壓制得對方。

 

    鄭秀妍只是懶,要跑起來還是爆發力十足,得金牌都不是難事。

 

    金泰妍看到被抓住的歹徒有些放鬆,但還是快步走過去,哪知道在她快要靠近的時候,就看到那歹徒突然大手ㄧ揮,把鄭秀妍硬生生的撂倒在地上,沒有一絲絲憐香惜玉。

 

    金泰妍那根雖然粗卻不常斷掉的筋,因為歹徒的動作而徹底斷裂了,一股火就這樣攀上來,什麼都不顧的衝上去,拿起地上的包就朝歹徒狠狠砸下去。

 

    「你這混蛋!喪天害理的爛東西!誰准你打她了!根本不知死活,死小子,人渣ㄧ枚!!」

 

    一直到附近民眾報警,警察趕來,金泰妍這才被拉開,那名歹徒也被金泰妍砸昏了,鼻子上還掛著兩行鼻血。

 

    兩個人隨著歹徒一起到警局做了些筆錄,然後金泰妍帶著鄭秀妍回到咖啡店,鄭秀妍的住處就在咖啡店的二樓。

 

過程中金泰妍都冷著ㄧ張臉,她雖然常被人說輕浮,但是生起氣來可真是毫不含糊,那表情連鄭秀妍冷下臉都自知不如,恐怖到沒人想靠近。

 

    不過鄭秀妍是例外,應該說,金泰妍沒有任何一項條件會讓她怯步的,看著泰妍把她按在咖啡廳的椅子上,鄭秀妍大略知道金泰妍在氣什麼了。

 

    金泰妍熟門熟路的走到吧檯,打開櫃子裏面找了一會發現了醫藥箱,回到鄭秀妍面前蹲下,打開醫藥箱找起碘酒。

 

    「別生氣了,又沒受什麼傷。」

 

    這句話在鄭秀妍被撩起褲管時,就遭到金泰妍反駁了:「什麼叫做沒受傷?妳這小腿都大大小小的擦傷了,還沒受傷?還有!妳追上去幹什麼?那包包就算裏面有在多錢也不值得妳這樣跑去討傷受吧?還有!妳追上去幹嘛要去制伏歹徒!妳不知道很危險嗎!?」

 

    大大小小的碎碎念,連鄭秀妍都不禁要摀住耳朵覺得金泰妍煩了,看著泰妍一邊碎念一邊拿要心疼的幫她擦,鄭秀妍突然放下了摀住耳朵的手,靜靜的看著金泰妍為她心疼、為她愁,愁她會有疤、愁她太魯莽。

 

    「下次不准那麼衝動聽到沒有?就算怎樣也不准追…」金泰妍才抬頭,就看到鄭秀妍一手靠著桌子支撐在臉頰邊,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的嘮叨,嘴巴勾起的笑沒了敷衍,眼神也多了認真,但是天生的慵懶氣質讓鄭秀妍好像女王般,伸著白皙雙腳墊在自己的大腿上。

 

    她好美,真的好美好美,這樣…不犯規嗎?

 

    認識那麼多年,為什麼金泰妍有時候還是會因為鄭秀妍的美麗而恍神,呆掉視線盯著鄭秀妍不放,直到鄭秀妍傾身捏著她的右臉頰,她才回神。

 

    「傻啦?唸完了嗎?幹嘛突然看著我發呆?」鄭秀妍有些滿意金泰妍的窘迫,笑得很開心,像個孩子一樣手撐在椅墊上,指著金泰妍。

 

    金泰妍臉轟的一聲,就這樣紅了起來,低下頭不敢看她,印入眼簾的倒變成了鄭秀妍那雙白皙的腳,好美的曲線啊…自己又忍不住讚嘆了,今天晚上的自己真的很怪…

 

    胡思亂想的金泰妍又想起下午跟Sunny的話,對啊…幹嘛不把鄭秀妍拉進模特兒圈?

 

    如果拉進來,那鄭秀妍不就不會走了?拉進來的話,就有更多理由了,這可是比當年的咖啡破梗更有用,以鄭秀妍的條件,要在圈子裏大紅大紫根本不是問題,這樣就可以待在韓國好一段時間不用回去。

 

    「秀妍…」

 

    「嗯?」

 

    見到鄭秀妍專心的看著她,等著她的話,金泰妍卻猶豫了…她,她還是不想要鄭秀妍進這圈子…很不想…

 

    看到金泰妍死死不開口,鄭秀妍伸手撫上她的額頭:「妳今天真的好奇怪,是不是感冒了?明天不是要出差,沒問題嗎?」

 

    被她觸碰著,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是金泰妍卻升起了詭異的感覺,一切都好怪…真的好怪…

 

    「泰妍?快回家休息了,好不好?」鄭秀妍擔心她太累,摸著她額頭的手滑到她臉頰,輕撫著問。

 

    「秀妍,我今天可不可以留下來?」

 

    鄭秀妍顯然被她這要求弄得有些不知所措,金泰妍自從兩人畢業後其實很少找她過夜,頂多幾次喝醉酒來發酒瘋,基本上兩人都是各過各的,雖然不是什麼特別的要求,但是鄭秀妍還是沉默了…

 

    重點是金泰妍今天,倒底在想什麼?看著她的眼神,有一度,鄭秀妍希望可以從她的眸光中看到自己曾經期待的情感流動,卻很快就放棄尋找了。

 

    「晚上可不准踢被子。」還是別自作多情了,鄭秀妍這樣告訴自己,然後對金泰妍睨了ㄧ眼,嘆口氣點頭答應。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