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13.04.18.【原創】【短篇】Love recipe(下) (生賀文)

 

不管是吃早餐,還是吃午餐,或是吃晚餐,

就好似在追溯重力般的開始漸漸浮現,

漸漸變得就像吃飯和睡覺一樣,成為了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開始喜歡了討厭的東西,讓不可能的事變為可能,

就算不吃也能活下去一樣,

這個 就是 愛情。

 

  

 

 

 

是因為和你在一起吧?因為你是這麼喜歡,現在我也不知不覺會因為咖啡香氣而回頭…

 

    「下雨了?」看著窗外的雨滴,鄭秀妍轉過頭,看著正從浴室走出來的金泰妍,點點頭,然後又繼續看著雨景。

 

    金泰妍跟著她一起看了好一會,才被鄭秀妍發現她濕漉漉的頭髮根本沒有擦乾,無奈的扯過金泰妍的毛巾開始擦拭。

 

    金泰妍被她按在床上乖乖的坐著,任鄭秀妍溫柔的幫她擦著頭髮,聞著鄭秀妍那還有些咖啡味道的香氣,金泰妍勾起笑,開心的任她擦著。

 

    「怎麼?這麼喜歡下雨天?」鄭秀妍稍稍低下頭,看著對方開心的樣子,好笑的問到。

 

    「喜歡啊,下雨天感覺很寧靜,也讓人感覺很清爽。」

 

    鄭秀妍想想也是,金泰妍好像大學時期常常會在下雨天濕淋淋的回來,那時候自己也得像現在這樣拿條毛巾幫她擦頭髮。

 

    其實這也就是金泰妍喜歡下雨天的原因,每次下雨天,鄭秀妍不管再怎樣無奈,都會因為怕她體質容易感冒而拿著毛巾幫她擦頭髮。

 

    想到什麼,金泰妍突然抬起頭,鄭秀妍還因為這樣差點把毛巾擦到她的臉上。

 

    「秀妍妳好像不喜歡下雨天對吧?」

 

    話還沒落完,就聽到外面的雷聲,伴隨著閃電讓金泰妍可以感受到靠在自己身邊的人兒緊張的縮了縮。

 

    是了…鄭秀妍怕打雷呢,因為小時候曾經在雷雨天走丟,所以鄭秀妍很不喜歡下雨天,尤其是雷雨天。

 

    這也讓學生時代的鄭秀妍老被誤會,冷冷的她誰也無法相信,她無故不來上課不是因為她高傲,而是因為雷雨天她怕得不趕出門。

 

    所以每當這種時候,金泰妍總是會從學校衝回兩人合租的公寓,打開門看到縮在被窩的鄭秀妍,金泰妍就會很安心,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大學時期的金泰妍總是會在下著雷雨天的時候,在鄭秀妍的床邊坐著陪她等雷雨停止,一邊讓鄭秀妍因為看不過去而幫她擦頭髮。

 

    「畢業後的雷雨天,妳都沒有想過要找我嗎?妳不怕了嗎?」金泰妍看著鄭秀妍,眼神有些不一樣,卻被對方閃躲了。

 

    「當然怕啊。」

 

    「那妳怎麼辦?」

 

    鄭秀妍好笑的揉了揉她的髮:「店有開當然就躲在店裡啦,有工讀生陪著就還好,如果沒開就像以前一樣躲被窩囉。」再說又不是每天都雷雨天,哪那麼平常。

 

    「妳還是可以找我啊!」金泰妍開始因為鄭秀妍逞強沒找她而不開心了。

 

    「妳那麼忙,哪有因為打雷就把妳叫到我身邊的道理。」

 

    「妳可以試試看啊,我會過來的。」

 

    鄭秀妍好笑得看著金泰妍賭氣,用裹著毛巾的手推了推金泰妍的頭:「妳怎麼知道我沒試過?」

 

    「妳有找過我?」金泰妍皺眉,她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印象中她沒有拒絕過鄭秀妍任何的要求過。

 

    「剛畢業那時候有一次忍不住有打給妳。」鄭秀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眼睛又飄向別處。

 

    「什麼時候?我那時候沒答應妳嗎?怎麼可能?」

 

    鄭秀妍轉過頭,突然勾起笑,捏了捏金泰妍的臉頰…

 

「妳那時候在PUB,身旁還有人一直喊妳,妳覺得呢?」最好這樣她會想要說出那種〝下雨了…還是雷雨喔。〞的蠢話。

 

    「妳還是可以找我啊,我會過來的。」金泰妍一陣尷尬…鄭秀妍的話讓她無地自容,所以不是鄭秀妍忘記,是她自己…

 

    秀妍看著她,好一會才淺笑:「算了吧,幹嘛為了這種事情特地趕過來。」

 

    那句算了,為什麼在金泰妍耳中聽到的,卻是次次的落寞。

 

    「妳明知道我會改,有時候很多事情是我自己一直沒有注意到,就像這種,妳只要跟我說,我下次就會記得,有哪次我沒聽妳的?」只是鄭秀妍都沒有要求而已。

 

    泰妍的話讓鄭秀妍笑得更溫柔了,轉過身子鄭秀妍拿了衣服準備去洗澡。

 

    「泰妍,妳不用改變,我喜歡這樣的妳。」這句話讓金泰妍小小的失神,看到這樣的她鄭秀妍勾起淡笑。

 

    「金泰妍不用改變,更不用為了我改,妳這樣就好了。」

 

    看著鄭秀妍轉身往浴室的背影,金泰妍沒有在說什麼,心理的悸動卻越來越大。

 

 

 

 

    深夜,窗外的雨還是持續的落下,金泰妍跟鄭秀妍背對著背躺著,有些睡不著。

 

    總覺得不該只是這樣,她跟鄭秀妍兩個人很明顯有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在變化…可是卻就這樣過了?她預想中並不只是因為這樣就結束了今晚,應該要發聲點事情才對。

 

    不要說金泰妍太過不矜持,而是因為兩個人的氣氛真的很詭異,當她答應自己可以留下時…她以為鄭秀妍懂。

 

    但是鄭秀妍卻什麼都沒有說,甚至拒絕了她給的氛圍。

 

    目光注視在鄭秀妍書桌上的相框,是她們大四時的合照,裡面的自己因為得到了鄭秀妍的情人節巧克力笑的很開心,而鄭秀妍被她搭著肩膀,也是燦爛的笑著,只是那種笑法是金泰妍永遠都學不來的舒服、誘人。

 

    還記得那時候大家為了慶祝畢業而去露營,全部人之中就只有金泰妍把那時候鄭秀妍做的巧克力全部吃下肚,只因為金泰妍說她們露營那個日子太曖昧選在2月14日,為了不要讓那些暗戀者爭執,她只好全部接收。

 

    雖然那巧克力談不上好吃,但是金泰妍卻吃的很開心,一旁的秀妍也就由著她,一直笑看著她塞下肚。

 

    「秀妍。」金泰妍看著照片,緩慢的喊出那個名字,身後的人輕聲回應,告訴她沒有睡著。

 

    鄭秀妍沒有轉過身子,金泰妍翻過來看著她的背影,秀妍長長的髮披散在枕邊,沐浴乳的味道伴隨著鄭秀妍的體溫,讓那香氣跟自己的又不大一樣。

 

    「今天順圭跟我說,她覺得妳很可憐…」金泰妍緩緩的靠近,因為靠近那份屬於鄭秀妍的溫度跟味道,越來越濃。

 

    「她想什麼呢?我哪裡可憐了?」鄭秀妍在床的那邊笑著,卻沒想要回過頭。

 

    「她說…妳太縱容我了。」金泰妍終於靠近到幾乎快要貼上鄭秀妍的身子,此刻她的呼吸幾乎都快要噴上鄭秀妍的脖子了。

 

    「縱容妳?」鄭秀妍說完不禁驚呼,金泰妍從候被抱住了她,隨即扯開笑:「像現在這樣嗎?」

 

    套句金泰妍的話,不成文的習慣。

 

    金泰妍貼著鄭秀妍的背,感受著她的體溫,只覺得心裡一陣亂,都是因為學名李順圭害的…都是因為秀妍說要離開害的。

 

    今天的她、今天的秀妍…都變得不一樣。

 

    「秀妍,妳不要離開好嗎?」因為金泰妍的話語,讓鄭秀妍緩緩的沉下眸,她知道…金泰妍在聽到自己說要收起咖啡廳那刻開始,就想著要怎樣留她了。

 

    「妳為什麼突然要回美國?不能…不能留下來嗎?」金泰妍真的無法想像,以後要在看到她笑竟然要做越洋飛機…

 

    鄭秀妍嘆口氣,她當然知道金泰妍今天在聽到自己說要收起咖啡廳後就開始糾結這件事情,輕聲出口:「泰妍,我回去並不會跟妳斷了聯絡,妳別擔心。」

 

    「但是,非要回去嗎?原本的咖啡廳不是開的好好的?我喜歡喝妳的咖啡,現在依舊沒變,妳不能…」

 

    「泰妍。」鄭秀妍打斷了她的話,轉過身子看著金泰妍,兩個人躺在床上,靠的很近的看著彼此。

 

    「老實說,我很怕…」

 

    「怕什麼?」

 

「其實妳不用知道也沒關係,不是什麼大事。」

 

「幹嘛怕我知道!告訴我難道不行嗎?」泰妍趕緊問,看到秀妍那眼神,驚覺自己時在太過衝動,緩了緩,接著問:「告訴我,我想知道。」

 

    鄭秀妍失笑,笑容中有些無奈,也有些放開了般:「妳要我告訴妳,我覺得我太在乎妳而害怕嗎?」

 

    金泰妍怔了怔,對著鄭秀妍說不出話,氣氛終於有點導向她原本期望的模式了,鄭秀妍總是捨不得她不如意啊…

 

    「姑且不說這間咖啡廳,妳應該不知道吧,其實我並不喜歡咖啡的,當初會去咖啡廳只是因為好玩,但是因為妳說喜歡喝,所以我就開始常泡咖啡…卡布奇諾,其實是我唯一擅長的咖啡,只因為那個妳喜歡,所以我只學了那一種…」

 

    這也就是為什麼她很感謝Tiffany跟她說焦糖瑪奇朵很好喝的緣故,其實她知道,她根本泡的很差勁,沒像對方說的那麼好。

 

    「下雨天也是,老實說,妳下雨天會陪在我身邊的那陣子,讓我慢慢開始喜歡上它。慢慢的在雷雨天,害怕的感覺變小,而妳濕淋淋的出現在我面前,坐在床邊哄我變成了主要回憶。」

 

    金泰妍因為鄭秀妍的話而柔了目光,臉緩緩的靠近鄭秀妍,直到兩個人距離拉的很近時…直到金泰妍想要吻住鄭秀妍時,她才緩緩開口。

 

    「泰妍,所以我怕…因為妳是我的好朋友。」

 

這句話,金泰妍有些僵硬,錯愕的看著她。

 

    「秀妍…妳就沒想過,我們或許有可能…」

 

    「有可能成為妳眾多情史的其中一段嗎?」鄭秀妍看著她,說的很認真。

 

    看到泰妍因為她的話而有些難過,鄭秀妍苦笑著:「所以我才不想提啊,妳老逼我…。」剛剛好好的睡覺不就好了嗎?

 

    「妳不相信我?不相信我會因為對象是妳而改變?」金泰妍是真的難過,她不覺得兩個人不能嘗試看看…愛情。

 

    「不是不相信妳…但是我並不想要妳改變什麼。」鄭秀妍回應著,語氣還是一貫的溫柔:「但是談感情是不一樣的,我是女人、妳也同樣是,撇開同性不說,兩個人都很敏感,我不覺得我成為你女朋友後不會老跟妳鬧彆扭。」

 

    「我會聽,也會改啊?」

 

    「泰妍…妳忘了嗎?我說過,我喜歡妳,並不是因為想要改變妳而喜歡妳。」

想了想,鄭秀妍才又開口:「我不想要妳因為我改變。」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一陣氣悶,只覺得她好香、兩個人的身體也好貼合,為什麼…就是不行?

 

    金泰妍傾身撥開她的髮,長長的髮纏繞在金泰妍的指間,鄭秀妍不知道她要幹嘛,剛要問就看金泰妍吻上了她的髮。

 

    周圍的空氣好向緩緩上升,金泰妍抬起眸看到因為她的動作而紅了臉的鄭秀妍,突然覺得她好可愛,嘴巴上面說著不可能,卻因為她的動作而害羞了。

 

    「鄭秀妍,妳好香。」靠近她,金泰妍把鄭秀妍的髮撩到一邊,露出了白皙的頸線,然後像著了魔般的吻上去。

 

    當她伸出舌頭輕舔著時,她可以感受到鄭秀妍一震輕顫,金泰妍閉上眼,吸吮著。

 

    就像是一個火苗被點燃般,在兩個人的唇舌接觸時、在金泰妍覆上鄭秀妍的唇時,兩個人開始了有些忘我的吻。

 

    金泰妍不是沒經驗的人,但是鄭秀妍的吻卻讓她顫慄,從來不曾有的感覺吞噬著她,讓她咬住鄭秀妍的下嘴唇有些用力。

 

    「唔嗯…!」鄭秀妍小小的輕哼,卻因為張開了嘴而讓金泰妍再次趁虛而入。

 

    金泰妍緩緩的壓上鄭秀妍的身子,整個人半趴在對方身上,一隻手撫住她的頰,另一手環上腰緊緊的抱住她,金泰妍覺得好熱,什麼都不一樣了。

 

    鄭秀妍那白嫩的手無力的攀上金泰妍的頸脖,房間裡充斥著兩個人曖昧的喘息聲,金泰妍的手緩緩的身到對方衣服下,往上覆上對方的隆起。

 

    「泰妍…不要…」鄭秀妍阻止了她進攻的手,有些沙啞的喊停。

 

    「……為什麼?妳愛我不是嗎?」金泰妍輕喘著,她不相信鄭秀妍不喜歡她。

 

    鄭秀妍躺在她的身下,苦笑著:「愛啊…但是,金泰妍,妳也可以像我這樣愛妳嗎?」

 

    「像妳?」

 

    「在我的愛情裡面,是嚴肅的,我不可能像當朋友那樣一笑置之,跟妳談戀愛的我會很小女人。」鄭秀妍這才把手緩緩放到泰妍的臉上:「因為,我真的很愛妳。」

 

    泰妍看著她,一瞬間不知道要如何回應…嚴肅嗎?

 

    發覺泰妍的表情好像還在思考,秀妍淡然的笑了:「別想了,睡吧…妳還要出差呢。」

 

    泰妍重新躺回床上,卻沒有回到原本的位置,她伸手把鄭秀妍抱進懷裡,輕聲問:「讓我抱著妳,可以嗎?」

 

    鄭秀妍沒有回應,閉上眼睛緩緩抱住金泰妍,泰妍放了心,把被子拉高一點。

 

    感受著懷中的人兒慢慢的熟睡,金泰妍圈住鄭秀妍的雙手一直沒有放鬆,鄭秀妍睡著了,習慣性的蹭了蹭,整個人的呼吸都吐露在她的頸窩上,讓金泰妍份外珍惜這一刻,睡著後的秀妍,依賴著自己讓她那一直飄盪的心,想要定下來。

 

    不是衝動…真的不是。

 

 

 

 

    隔天兩個人先去泰妍家載行李,再開著車去機場,泰妍都出奇的安靜,鄭秀妍看著她也不好說什麼。

 

    「別這樣,出國這幾天好好照顧妳自己。」打破沉默,鄭秀妍還是看著前方開著車,語氣卻有著溫柔跟關心。

 

    金泰妍轉過身子側坐著,這樣就可以面對著她,想了想她才開口:「我知道我讓妳沒有安全感,所以妳不接受我。」

 

    「……」

 

    「但是,我是真的想要跟妳談戀愛,是真心的,秀妍。」

 

鄭秀妍在聽到這句話有些發愣,她從來沒有看過金泰妍這樣看著她,那眼神牢牢的釘在她的眼眸理,讓她心裡有些發顫…

 

綠燈的燈號亮了,她還差點忘了催油門,轉過頭握緊方向盤,偷偷的吞口口水才繼續開車,金泰妍沒有注意到她的窘迫,看著她側臉繼續認真的說著。

 

    「這次我出國,也會好好的想這件事情,我們兩個到底為什麼不能在一起,我也會好好的想想。」金泰妍有些小心的問著:「我…應該可以打給妳吧?」

 

    車子已經停在機場停車場,鄭秀妍拉好手剎車,才轉過頭看她:「到那裡注意保暖,我等妳電話。」

 

    泰妍聽著她的話勾起笑,又變回了那個有朝氣的金泰妍,看了一眼錶才風風火火的下車,要秀妍別送了,離開前不忘對鄭秀妍偷到了一個頰吻,得逞的表情非常痞,讓鄭秀妍無奈又害羞的瞪著她看。

 

    「我走囉!等我回來!」

 

    看著金泰妍拖著行李跑遠的背影,鄭秀妍靠著方向盤低嘆。

 

    自己的動搖,是不是太嚴重了點?

 

 

 

 

    金泰妍只是去日本,大約一個禮拜就會回來了,鄭秀妍覺得金泰妍真的很無聊,幾乎沒半天就會傳個訊息給她,不是報告她再幹嘛,就是一些搞笑的笑話。

 

    「金泰妍,妳很閒是嗎?」終於在鄭秀妍正準備關店,而金泰妍又屁顛屁顛的打給她抱怨飯店晚餐太難吃時,鄭秀妍忍不住問。

 

    金泰妍再電話這頭頓了頓,沉默了好依毀才開口:「我今天早上起來喝了杯咖啡就開始跟日商這邊的公司做周旋,一路談到下午…然後有開了這邊分公司的兩個會,商討了下一檔期要做的方案,直到剛剛才結束…我到現在才開始吃今天的第一餐…」

 

    鄭秀妍聽了直想翻白眼,無奈的開口:「妳這麼忙幹麻打給我?妳胃不好有病史難道妳忘了嗎?沒胃痛吧?現在是不是在喝咖啡?不准喝聽到沒?」

 

    金泰妍在這頭端起咖啡,正打算喝呢,就被鄭秀妍那頭的話語給頓住。

 

    「聽…聽到了。」金泰妍失笑,把咖啡推到一旁,抓著電話往冰箱拿了罐水,開始跟秀妍閒聊。

 

    她也不知道自己幹麻沒事就打給對方,只是覺得因為是鄭秀妍,所以她想要這樣做,過程也沒有思考太多,聽到對方在電話那一頭聽她說著,不時柔柔的回應,就讓她覺得疲憊可以得到解放。

 

    「沒去酒店看看?妳不是說妳一直很想要體會看看?」電話這頭的鄭秀妍聽到對方說想念她的聲音,沒有太大的反應,反而冒出這樣的一句話。

 

    她還記的金泰妍在韓國的時候就常說日本的酒店精緻,甚至服務周到到物超所值,一直想要哪天去體會看看。

 

    「我哪有時間去?」金泰妍好笑的說著,脫了鞋往床上倒。

 

    「妳現在不就有時間打給我了嗎?」鄭秀妍涼涼的道。

 

    「如果那裏有妳的台,我就去,說不定還會夜夜笙歌、流連忘返。」金泰妍頂回去,讓對方在電話那頭也笑了。

 

    「妳還是不相信我吧?不相信我是認真的?」金泰妍懊惱著,幹麻不信任她。

 

    雖然再出國前有想過,也曾經好玩得跟她提過,但是真的在那晚過後她就不覺得那些東西可以吸引自己了。

 

    「我這樣說可能妳會覺得我花言巧語,但是,秀妍…那天晚上的悸動,還有抱妳在懷裡的那股滿足感,真的讓我很想要好好定下來,跟妳。」

 

    這種話不好說,從她口中說出來也別人也不會信,但是那種感覺真的很特別。

 

    她有想過為什麼從沒有考慮過鄭秀妍,因為她覺得,朋友要比情侶還更有保障,看著朋友們一個個情侶的汰換,甚至自己也是其中一員,每次感覺對了的對象總是會在她交往後發現那只是假像,對方沒辦法了解她,也不懂她生活的步調就是這樣,有共鳴的事情也就是那些。

 

    而鄭秀妍一直在她心裡處於不一樣的地位,她不用擔心對方不了解她說的,也可以很放心的跟她分享,甚至在聽到鄭秀妍分析事情時,有種遇到知音的默契。

 

    這就是鄭秀妍,那個一直擺在特別地位的她,而一直忽略了對方也是極力吸引自己愛情這塊的絕佳對象,因為金泰妍想要好好珍惜她。

 

    「那為什麼會突然想要跟我交往?妳不珍惜我們的友情了嗎?」

 

在她在飛機上搞懂這些道理,跟鄭秀妍解釋她整理出來的想法時,鄭秀妍就這樣問過她。

 

    金泰妍想了想,否定了她,說:「那是因為我發現珍惜妳最好的辦法不是這樣。」

 

    「那是怎樣?」對方顯然有些不懂了,在電話那頭問著,軟嫩的聲音金泰妍就算沒看到也可以想像鄭秀妍正在皺眉。

 

    金泰妍柔了目光,緩緩的說:「我以為朋友才可以永遠留住妳,讓妳待在我看的到的範圍,過著讓我覺得安全的生活方式,又不會讓妳覺得有負擔,我認為我們之間不能用愛情去定義那麼簡單,以為像之前那樣就可以了,而妳也會永遠在那裏,不用靠關係,只要一直這樣過下去就好…」

 

    金泰妍苦笑,在電話那頭的語氣有些悵然,覺得在這之前的想法實在太過幼稚:「不過那只是我自私的想法,妳待在那裏是因為妳愛我,但是愛情需要用生活去經營長遠,如果只憑著妳愛我而給我的縱容,而一昧希望,妳站在我希望妳站的位置,這樣對妳跟我都不公平。」

 

    「金泰妍…」

 

    「秀妍,朋友不會因為對方要離開而心慌,不會因為對方的味道而失神,更不會因為看到對方笑時而想要緊緊擁入懷,直到那晚我才敢承認,我從來都不把妳當朋友…不,應該說,我們兩個從來都不是朋友。」

 

    所以當時Sunny才會說那樣的話,不是因為兩個人不夠好,而是因為在好的朋友,都不會有那種衝動。

 

    鄭秀妍在電話那頭沉默著,直到久久才回她:「但是,如果我們交往後發覺不適合對方或是失望,那就真的連朋友什麼的都不是了。」

 

    金泰妍知道,這是鄭秀妍所害怕的,任何人或許都會害怕,她不知道要如何解釋,只是語氣堅定的緩緩說:「不會的。」

 

    「為什麼妳敢這樣說?」

 

    「因為妳已經習慣了我的愛情,而我,也習慣了愛著我的妳,我跟妳,或許一直都在談戀愛,只是我們的方法很特別,也很另類。」

 

    鄭秀妍在那頭沉默,顯然還在猶豫。

 

    「秀妍,愛情或許就像一道道美味的食譜,什麼時候可以完成,要花多少時間完成都不一樣,我們的食譜比較特別,需要好好的去品嘗,才可以呈形,我不會因為愛妳而特別改變我自己,但是卻因為愛妳而習慣了生活在愛情的我。」

 

    金泰妍的形容讓秀妍失笑,「說得好像妳多會做菜一樣,妳比我還懶吧?」

 

    「那只是因為我沒去做,如果是妳,我可以嘗試做給妳吃。」

 

    「…泰妍,讓我考慮好嗎?我會給妳答案的…」

 

    鄭秀妍的猶豫金泰妍懂,也讓她後悔,鄭秀妍是比她老媽還要清楚自己情史的人,她除了等,好像也只能等。

 

 

 

 

    而這一等就是整整一年,金泰妍沒有要鄭秀妍再給她答案,也從不曾再提起,只是去咖啡廳的時間點變多了,每天晚上也緊抓住與鄭秀妍採買食物的時間好好散散步、聊聊天,鄭秀妍已經再辦出國的流程,金泰妍看著,總是笑卻沒說什麼,不禁讓鄭秀妍納悶當初那個極力反對的她怎麼了。

 

這次出差金泰妍快速的把事情處理完,以往還會預留一天的時間可以好好享受異國的氣氛跟生活,這次卻只想要快點回到故鄉的土地。

 

    因為那裏有她,跟她呼吸著相同城市的空氣,讓金泰妍覺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還要踏實。

 

    連放行李的時間都不浪費,金泰妍是拖著行李廂出現在鄭秀妍的咖啡店裡,看到咖啡店沒開,按了二樓的門鈴也沒有見到她想見的人,有些悵然若失。

 

    從前一天開始打了她的電話也不通,金泰妍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心裡跳的厲害,空氣裡面的氧氣好像變稀薄了,心裏有一鼓聲音讓她顫抖。

 

她選擇的,還是離開嗎?自己還是無法讓她安心是嗎?

 

甩甩頭,金泰妍快步走下樓梯,準備再打一次手機,這才看到那個平常在秀妍店裡打工的工讀生。

 

    「泰妍小姐妳回來啦!」那個工讀生像是看到救星般開心的對她笑著,金泰妍對她點點頭,問她秀妍去哪了。

 

    原來鄭秀妍人在醫院,那個工讀生是被秀妍委託來幫她拿些日常用品才會來到這裡,聽到這時金泰妍臉整個刷白,驚問到底怎麼了,工讀生又支支吾吾,金泰妍沒辦法,只好開著車子一起跟著工讀生過去醫院。

 

    一到醫院病房,金泰妍就看到了Sunny坐在病床邊,一旁還有Tiffany也跟著,金泰妍皺起眉,走到鄭秀妍身邊。

 

    「妳怎麼了?發生什麼事?為什麼這幾天電話都不接?」金泰妍有些質問,風風火火的個性沒變,近來連招呼都不打就冷著臉詢問。

 

    鄭秀妍看了看一旁的兩人,有些苦笑的不知如何回應好,轉過頭對著Sunny,眼神透露著,某些訊息。

 

    〝救救我!〞

 

    Sunny吞口口水,看著金泰妍因為鄭秀妍的眼神也瞪著她,只好硬著頭皮說到。

 

    事情大體上是從一個平面展開始說起,因為金泰妍不在國內,Sunny這次擔當起招集年度平面展人選的職責,這次的主題是〝笑〞,而在找Tiffany的搭配對象時…她想到了鄭秀妍。

 

    鄭秀妍先不說外形吸引人,給人的感覺也總是冷冰冰的淡然樣,笑起來有種幽靜沉穩的感覺,這跟向來熱情笑主張燦爛出名的Tiffany無疑是極大對比。

 

    所以她就趁金泰妍不在這段時間去找鄭秀妍,希望可以客串這一次,鄭秀妍拿她沒辦法,拒絕了她幾次,卻還是坳不過她,只好試試看。

 

    「妳為什麼沒有問過我?誰准妳讓她接受拍攝了?如果以後出名了後呢?妳有沒有想過秀妍需不需要那些?妳就沒有」金泰妍聽到沒有緩和,怒氣的吼出,就連跟她同學多年的Sunny還有鄭秀妍都嚇到了。

 

    金泰妍雖然有過不開心的時候,卻從沒發過這樣大的飆,Sunny被她這樣弄到嚇到,有些緊張的看著鄭秀妍,換她需要被拯救了…

 

    「妳也別生那麼大的氣,那個攝影師說我笑的太僵硬,試了幾次就覺得算了啊…」

 

    「那還用妳說!當然不會成功啊!以前從來都是我拍妳,妳是看我不是看相機,笑容是對著我不是對著相機,那個攝影師是誰啊!怎麼可能帶得出來妳的笑容!妳敢對他笑我還不把他眼給戳瞎!」

 

    金泰妍卯起來怒吼:「重點是為什麼妳會在醫院!為什麼好好的人會到醫院!李順圭妳給我說清楚!妳把秀妍怎麼了?」

 

    聽到金泰妍這樣說,連Tiffany都覺得老被喊本名順圭的Sunny可憐,開口幫腔:「不是順…不不…不是Sunny的錯,妳幹嘛罵她啊!秀妍小姐只是盲腸炎…」

 

而且,也是因為拍攝不順利的情況下,Sunny才想請秀妍吃個飯以表歉意,哪知道吃完飯秀妍就摀著肚子說不舒服,兩個人才送秀妍到醫院,秀妍在國內沒有親人,診斷盲腸炎到進手術室這段時間,Sunny跟Tiffany也只好跟在一旁。

 

    「那為甚麼妳明明就知道我不會同意讓秀妍拍照,還瞞著我去說服她!我在她身邊就從沒有讓她盲腸炎過!一定是李順圭的錯!誰叫妳要秀妍去拍照的!因為不熟的人幫她拍照讓她太緊張,才會得盲腸炎!」

 

    金泰妍的謬論讓在場的人都快要昏倒,秀妍也無奈又不好意思的看著Sunny。

 

    盲腸炎那是因為緊張就會有的?跟李順圭拜託拍照那件事有甚麼關係,她只是倒楣剛好在請完秀妍吃完飯後,發覺對方不舒服而送她到醫院來而已,雖然自己瞞著金泰妍這件事不對在先,但是又沒有真的成功…被罵的真不值…

 

還有、還有!什麼叫自己從來沒讓對方盲腸炎過?又不是感冒…鄭秀妍盲腸炎關她屁事?

 

    最後Sunny被她吼怕了,看到秀妍反正也有人照顧了,就帶著Tiffany拔腿就跑,在待下去金泰妍估計會罵到她滿臉口水。

 

    金泰妍在兩個人離開後安靜了下來,轉過身子坐在病床邊,皺著眉柔聲問鄭秀妍:「妳現在會痛嗎?」

 

    秀妍搖搖頭:「昨天開完刀蠻痛的,現在還好。」

 

    金泰妍鬆口氣,剛剛的緊繃漸漸放下,發現自己已經有一整天都沒和眼,頓時有些暈眩。

 

    「累嗎?不是明天才要回來?」

 

    「誰叫妳都不回應我,工作一結束就先回來了啊。」金泰妍捏了捏她的手,不客氣的坐在病床邊,要秀妍借她ㄧ角給她靠著。

 

    「對不起,想說這也不是大手術,不想要妳擔心。」鄭秀妍伸手撫上金泰妍的臉頰,因為工作的忙碌而有些疲憊,心疼的撫了撫。

 

    「那也要告訴我一聲,妳不知道妳這樣會嚇到我。」金泰妍把她去咖啡廳找她的事跟秀妍說。

 

    「這樣妳就嚇到了?」鄭秀妍慢慢挪出一個空位讓金泰妍躺下來,她半躺在病床撫著金泰妍的髮。

 

    「…我以為妳ㄧ聲不想的離開了,看到妳的店門緊閉我才發現我非常害怕那一天到來。」

 

    「…真要走也會告訴妳。」秀妍緩緩的說著,看著金泰妍握住她的手不放,安慰著她。

 

    金泰妍嘆口氣,點點頭,整個頭埋入鄭秀妍的懷裡,吸取著屬於她的味道:「快點好起來出院,我討厭妳身上沾染藥水的味道。」

 

    雖然這樣說,卻還是把對方抱緊,金泰妍閉上眼,她真的好想睡覺,一整天奔波下來她睏了。

 

    「還有…秀妍啊…」已經快要進入夢鄉,金泰妍喃喃的說著:「妳到底…甚麼時候……才會答應跟我交往?…我睏…睡一下…」

 

鄭秀妍輕笑,有些無奈的看著她,手一下一下的撫著泰妍的髮絲,情不自禁的傾身在她的額頭印上一吻。

 

    「或許就像妳說的…我們這樣…其實一直都在談戀愛,不是嗎?」

 

 

 

 

    結果金泰妍在她住院期間全程照顧,那體貼入微就連每次進來巡房的護理人員都覺得恐怖,甚至自動把金泰妍定義為〝022病房的女朋友〞,讓金泰妍直說那個護理人員嘴巴甜,散著閃耀的笑電昏了人家小女生一番。

 

    鄭秀妍這的確是小手術,住院幾天就出院了,金泰妍卻借著這個機會直接把秀妍接入她的住處,要她別開店多休養幾天。

 

    待在金泰妍的住處,鄭秀妍有些驚訝,金泰妍的住處不像她平常的風火華麗,簡單的風格讓她覺得挺舒服,在看到金泰妍電腦桌上與自己房間相框相同合照的那一刻,金泰妍笑著從後面抱住她。

 

    「妳都不知道當我第一次去妳家,看到妳跟我選了一樣的照片布置房間,心裏的開心,那時候只覺得我們兩個果然有默契。」現在卻覺得,或許,這就是愛情吧。

 

    鄭秀妍拿著那個相框,相片裏面的兩個人燦笑就像是金泰妍這一年來最常說得話跟訊息。

 

    相信吧!相信愛情…相信她!

 

    「機票我訂好了,咖啡廳二樓其實也收的差不多了…」撫摸著相片,鄭秀妍柔聲說。

 

    金泰妍沉默著,抱住她的手緊了緊,這一年對於鄭秀妍的離開,她不是沒想過,但是她卻早有決定。

 

    「秀妍,我跟妳走,好不好?」金泰妍怕被她拒絕,接著說:「我不怕工作沒有,也不怕英文太爛被人當笨蛋,我怕妳不在我生活…」我怕的是,我的愛情離開我的生活。

 

    鄭秀妍沒有正面回應金泰妍,手覆上泰妍還在她腰上的前臂:「妳說,我妹會不會喜歡妳?」說完轉過頭,對著金泰妍笑得燦爛:「她是我的寶貝,妳不能欺負她。」

 

    那樣的笑容,是只對金泰妍的,不是生活上淡淡的,不是應付的,更不是禮貌,是真的燦爛的笑顏。

 

    「不管她喜不喜歡我,我只知道她姊是我愛情的全部,不能丟的。」

 

    金泰妍興沖沖的跟秀妍討論起辭呈的事,卻被秀妍插話了:「沒要妳辭職,這次回去只是帶妳見我家人,妳辭職幹嘛?」家人聽她略為說過後,可是很喜歡金泰妍的職業呢。

 

    金泰妍被她的話弄傻,看著她不知道要說什麼。

 

    鄭秀妍笑,親了親她傻楞的臉頰:「從來就沒要逼妳跟我一起回美國,回美國是既定的事情,我只是想要好好的跟我父母談談而已,她們一直對我留在韓國感到不諒解。」

 

    「那…咖啡廳…」為什麼說要收掉。

 

    秀妍苦笑,對著金泰妍說:「或許我真的有點累了,一直等在那裏直到妳次次出現,我覺得好像老在原地踏步,那也並非是我的本意,想趁這次的機會頂讓給別人,在問問妳…妳是不是該看看我了。」老時說當初在跟金泰妍提出要收店的時候,她也有點在賭,金泰妍是不是真的,一點反應都沒有。

 

    等久了,真的會累,她也會想要,踏出一步希望對方看看自己的任性時候。

 

    「那妳…」金泰妍像個好奇飽飽一樣,一直問。

 

    鄭秀妍看到她的樣子,失笑的捏了捏她的手臂:「就算不開咖啡廳,我也不會離開妳的,我只是想要待在妳身邊。當初妳沒有發現時,那是唯一一個可以留在妳生活的點,就像那個咖啡廳的名字一樣,Never & ever,我捨不得拋下這段愛情,也捨不得破壞跟妳的友情,但是,現在…」

 

    她輕輕的撫上金泰妍的臉頰,緩緩的說著。

 

    「妳發現了我,也發現了我們的愛情,有沒有開那家咖啡廳,重要嗎?」

 

    金泰妍搖頭,笑著吻祝她,兩個人分享著彼此的愛情,也感受著這層新關係。

 

    「秀妍,謝謝妳…讓我發現…」

 

我們的愛情。

 

我們都是各自的面貌、各自的生活,

就如同被稱為人一樣,愛情同樣也是,

以各自的樣貌,各自得食譜,被稱為愛情才對,

完成品是什麼樣子,無關緊要,

單單平這本身的原貌,

那,就是,愛情。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