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如果…妳離我遠去

一步一步離我遠去的話

我該如何把妳送走

心裏總是害怕著…』

 

 

    「泰妍…泰妍小姐人又跑去哪裡了!?」電視台走廊上一群人亂糟糟的,節目訪談直播秀就快要開始了,金泰妍到現在人都還沒出現。

 

    剛剛明明就聽說她已經到電視台了。

 

    而另一頭的另一個攝影棚,被找的當事人無奈的看著她的經紀人,嘆口氣。

 

    「我第一次遇到有經紀人把藝人拖到遲到的情況…崔秀英,妳想要抹殺我可以直說。」金泰妍涼涼的看著經紀人崔秀英,「想看美英自己來看就好,抓我來做什麼?」

 

    「拜託妳哪會被抹殺!妳現在的地位根本無人可以抹殺妳好嘛!還有!誰說我想來找她的!」崔秀英張望的臉轉過頭瞪了金泰妍一眼,有些尷尬的轉回去。

 

    「她是找妳不是找我,只是妳電話老是沒電,打給我叫我抓妳過來而已。」

 

    泰妍不理她,只是覺得自己莫名被醋醰湮滅,重點是…關她什麼事情了?

 

    「抱歉抱歉!等很久了嗎?Dae Dae、秀英!」下了節目,Tiffany對兩個人歉然的笑。

 

    原來Tiffany是想要兩人下了節目等等她,她晚上想要三個人好好的聚聚,明天就是秀英的生日了。

 

    「還說不是為妳?」金泰妍涼笑看著崔秀英,讓崔秀英耳根子突然紅起來。

 

    她…她真的沒有亂想啊…怎麼老被金泰妍調侃。

 

 

 

 

    〝今天為大家請來特別來賓是最近即將發行專輯的金泰妍,泰妍小姐妳好!〞

 

    現場的金泰妍對觀眾席的觀眾勾起淡笑,也對主持人點點頭。

 

    秀英在攝影機旁邊,看著泰妍微笑得對答著,只是沉默。

 

    「幹嘛愁眉苦臉的?」Tiffany突然拍了下她的肩膀,讓秀英嚇到,轉過頭看到她,Tiffany提早結束了錄影,就先來找她們了。

 

    「不是啦…只是再想,過很快而已,離我回來當泰妍的經紀人…也已經快要兩年了…」

 

    離那件事發生…也已經要三年了啊…

 

    「泰妍她…總覺得很活在事外,妳看她現在就連在採訪時,也都心不在焉的…」秀英小聲的說著,畢竟這種事情跟專業度有關,再說大家都不介意,她也只能看著。

 

    「她現在除了作曲之外,哪有時候事心神在的時候,她沒有讓主持人冷場就很不錯了!」Tiffany笑著說。

 

    秀英看了她好一會,直到Tiffany都覺得毛了,奇怪的瞪她她才開口。

 

    「這樣妳還喜歡她?」秀英像來直接,不會拐彎抹角的。

 

    Tiffany看著螢光幕前的泰妍,淡淡的勾起笑:「喜歡啊,只是…」

 

    有什麼變了。

 

    〝自從泰妍小姐三年前推出〝如果〞,第一次嘗試整張專輯都是自己創作後,接連的幾章專輯也開始親自著手,而不再經外人手,這讓您開始走向另一個巔峰呢!還有評論說,您的曲風走向更高的層次,也走出了自我創作的新紀元,這方面妳有什麼看法嗎?〞

 

    泰妍沒有因為被主持人捧而覺得高興,還是淡然的回應著。

 

    「不是我成功了…只不過是,我想要傳遞的東西,變多了。」

 

    這樣如果是成功,那這個如果還真是誤打誤撞。

 

 

 

 

    節目結束後,泰妍就開著車載秀英跟Tiffany,依照秀英跟Tiffany這兩個酒罈的指示,找到了家包廂式的居酒屋,三個人點了簡單的酒菜,開始聊起來,大多都是秀英跟Tiffany在聊,泰妍隨著兩個人的問題回個幾句。

 

    Tiffany送給了秀英最近因為開演唱會,而從國外買回來的名牌包包當作禮物,秀英很驚訝Tiffany會送她禮物,不是說她小氣,只是兩個人都直來直往從沒想那麼多。

 

    「這樣不就等妳生日我也要送妳了?」秀英苦著一張臉,因為這句話又被Tiffany打了。

 

    「還有,給妳!」Tiffany把一個小絨布和遞給金泰妍,一旁喝著果汁的金泰妍回了神。

 

    「怎麼我也有?」

 

    「妳生日不也在下個月,就先給妳一起慶祝囉!我現在那麼忙,很怕沒時間跟妳們聚一聚。」講完還瞪了崔秀英一眼:「說到這就要說崔秀英啦!妳ㄧ要她回去當妳經紀人,她就屁顛屁顛的把我丟下了!」

 

    「又怪我!妳跟金泰妍就不能少調侃我一天嗎?」

 

    泰妍點點頭,隨後輕笑:「所以崔秀英原來是暗戀我,我有壓力了。」

 

    正在秀英不甘心鬧著的時候,金泰妍看著絨布盒,在Tiffany的示意下打開了,裡面是一條純白金項鍊…卻只有一個鍊子。

 

    泰妍很快就蓋起來了,隨即對Tiffany看了一眼。

 

    「我知道送這個妳就一定不會困擾,這個鍊子很堅固,不會像妳上一條那樣斷掉了。」

 

    「妳還真了解我的需要。」泰妍拿了果汁喝,點點頭收下:「不過我不過生日妳也知道,下次別送我禮物了。」

 

    直到泰妍接到電話離開,都沒有甚麼特別的興奮興致,看著她離開的背影,Tiffany有些懊惱。

 

    「到現在…她還是忘不吧。」Tiffany喝了口啤酒,「在挑那條鍊子時我是猶豫的,這樣是不是又刺痛她ㄧ次,提醒她,那個人離開了。」

 

    「也是…但還是給她堅固點的好。」崔秀英也喝著酒,想起幾個月前,幾乎是金泰妍進演藝圈以來,不曾有過的大生氣。

 

只因為工作時,頸上的鍊子斷掉,讓纏在她鍊子上的戒指不翼而飛,還差點讓金泰妍要提告她的服裝助理,說她有責任關係,把那年輕小夥子嚇到臉都紫了,公司到後面還出面調解,泰妍因為最後也找到戒指才宣告結束。

 

    「秀英…妳覺得,那個人…現在會在哪裡?」Tiffany到現在都不敢置信,一個人…甚至是偶像明星,竟然可以再一夜之間完全失去蹤影。

 

    三年前,那個人…Jessica就徹底的從整個世界上消失。

 

    會說是世界,是因為她沒有留下任何的蹤影,就連跟她曾經很親密的金泰妍,也完全沒有線索。

 

    還記得那時社會上引起好大好大的新聞,才剛因為單曲而蟬連數周的人氣歌手,就這樣…不見了。

 

    「至少絕對不會在韓國,金泰妍都快把這裡找翻了。」秀英嘆口氣,瞪了Tiffany一眼:「不過也只有妳有這個膽子,敢在金泰妍面前提到她,那時項鍊的事連我這個經紀人,都不敢多做阻止…」

 

    Tiffany聽秀英這樣說,露出了苦澀的笑:「因為她當年欠我的,誰叫我幫了她呢,連她都知道我很不高興,所以才讓她不敢對我太發脾氣。」

 

    「美英…當年妳、泰妍…還有她,到底發生什麼事?」秀英到現在都沒有知道事情完整版,只因為一個不敢問,一個不想說。

 

    但是,金泰妍因為那件事情變了,大家都知道,至少這裡面得大家,有她…黃美英,還有…那個金泰妍現在的摯交。

 

 

 

 

    「謝謝妳幫我接夏妍回來,她今天還好嗎?」泰妍回到家,對著那個從妹妹房間走出來的人笑了笑,把外套給脫下來。

 

    「很好,我下班去接她,看她心情就很好了,說是有班上同學跟她告白了。」那個人也笑了,跟泰妍那冷淡的笑容成了個大大對比:「但是她說她還是比較喜歡侑利姊姊我。」

 

    「權侑利,別勾引我妹!」泰妍走到房間卸妝,一點也沒有對客人的禮貌。

 

    不過權侑利,把她家門檻都快踩爛了,應該也不算是客人。

 

    這裡是泰妍兩年半前另外買的房子,現在這裡就她跟夏妍住,偶爾權侑利這個家庭醫師兼廚師會來這串串門子,客房幾乎可以說是權侑利常住的備用房間。

 

    三年前的那些事情,竟讓泰妍跟權侑利搭上了線,誰也沒想到當初看似無交集的兩個人會變成彼此吐露心事的好朋友。

 

    不過想想其實也很正常,她們兩個都不是八卦的人,生活圈也差個十萬八千里…再加上,她們都不知道彼此曾經深愛的戀人,要發洩起來很沒顧慮就是了。

 

    面對權侑利,金泰妍可以放下娛樂圈的包袱,這是同在圈子裡的崔秀英還有Tiffany沒有辦法給她的,所以…如果說三年間,最常聽到她提那個人的對象,應該是權侑利。

 

    「妳是不是又想她了?妳昨天沒有睡覺對吧,今天夏妍都跟我說了。」權侑利從來都是她她她的叫,不用指誰金泰妍也反應過來。

 

    兩個人每次在吐露心事時,都沒有說出自己那個深愛的人是誰。

 

    權侑利覺得她戀人是公眾人物,兩人也分手了…說出來對方也不願意。

 

    而金泰妍就更不用說…她的那個她,不是能隨便說出名字的人。

 

    轉過工作椅,金泰妍對著權侑利勾起笑,多了點真誠的成分:「她是我的靈感,不想她我要怎麼工作?」

 

    沒錯…如果說金泰妍現在還剩下什麼,就是那份靈感了。

 

    金泰妍…早就已經脫離了這個世界,從當年…三年前的那一天,推開Jessica,然後知道對方消失後,就已經什麼都不剩了。

 

    現在的她,有點像是行屍走肉的空殼,這是權侑利這裡的見解。

 

    晚上睡覺,早上起床,工作工作還是工作,金泰妍沒有私生活,因為她的私生活就是工作。

 

    「妳這樣夏妍會離妳越來越遠。」現在進入升高中階段的金夏妍,早就已經不是以前那個黏著姐姐的妹妹了,金泰妍跟她…有著很大的一條鴻溝。

 

    這鴻溝,在金泰妍說來是母親;但在夏妍說來,是那個連名字都不想再提一次的…女人。

 

    也因為這樣,權侑利一邊照顧著她們的生活,一邊為金泰妍這對姊妹擔憂。

 

    看到金泰妍從口袋拿出絨布盒的項鍊,套上最近被她收進保險箱的戒指串起來,權侑利問:「打算重新把它戴上?」

 

    「本來就沒有不戴它,只是怕它不見。」就算沒有Tiffany的禮物,她也會打造一條絕對堅固無比的鍊子重新戴上。

 

    權侑利曾說過,這代表她的愛,還存在。

 

    金泰妍卻回她,這代表傷害她,的枷鎖。

 

    不管怎樣,都是金泰妍想要死死將她烙印在心裡、腦中,不讓自己有喘息、忘記的空間。

 

    「妳也好好照顧妳那破身體吧,動不動就被那位大明星Tiffany架到醫院來找我看病,我看妳再這樣下去,可能妳妹妹很快就要舉目無親了,身體要注意,飯要記得吃,靈感環繞著妳也還是要活下去啊。」

 

權侑利知道金泰妍不喜歡居酒屋的酒菜,下了廚做了簡單的生菜沙拉給金泰妍吃,看著她在廚房張羅,金泰妍靠在門邊納悶。

 

    「妳是不是天生就喜歡照顧人?還是妳以前那位是生活白癡,妳也太過於駕輕就熟。」她知道一開始權侑利會一直關心她的原因,是因為愧疚於三年前對她說得那句話,但是後來兩個人熟了,權侑利贖罪的心反倒淡了,真關心倒是真的。  

 

    權侑利沒有理她,很快就把沙拉做好放到桌上:「喏!沒有小黃瓜,快吃吧。」

 

    金泰妍坐了下來,要權侑利拿冰箱的啤酒出來,權侑利乖乖去拿了,卻調侃的問:「不是說不在外面喝酒?回家就可以喝了?」

 

    「在家裡是其一,加上我又不會喝到醉,妳也不會讓她以外的人抱,我怕妳幹嘛?」金泰妍好笑得看著她,吃著沙拉。

 

    相對於權侑利,金泰妍也稱權侑利的曾經,為她。

 

    「也是!妳喝醉酒會亂抱人是有聽妳說過。」權侑利的話讓金泰妍又恍神了。

 

    『泰妍!妳知不知道妳喝完酒就會亂抱人,以後沒在我面前喝,妳都不准醉聽到沒?』

 

    曾經,那個人告訴自己有這樣的壞習慣,所以她不敢在別人面前喝醉。

 

    吃到一半,金泰妍黑了臉,指著大盆的生菜瞪權侑利:「妳騙我!明明就有小黃瓜!妳知不知道那味道很重很噁心!」

 

    權侑利大笑,看到金泰妍皺起一張臉,感覺她好像終於有點人味,所以她總喜歡這樣整她。

 

    這應該…算腹黑吧?權侑利想起那個人曾經也這樣對自己玩。

 

    權侑利的那個人,也在三年前離開了自己,被那時候意志消沉的侑利死死推開,最後含著淚瞪視她,痛徹心扉的轉身離開…

 

有時候她跟金泰妍,總覺得她們好像。

 

    都在同一個時刻點傷害了她們愛的人,然後愧疚…甚至後悔,卻連再見到的機率都渺茫…只能在這愧疚中,找到一個與痛並存的生活方式,苟延殘喘活著。

 

    結果,金泰妍還是喝醉了,不知道是因為真的太過氣憤有小黃瓜的生菜沙拉,還是因為她已經失眠很多天,想要找替代方案。

 

    在權侑利把她抓到房間的大床那刻,金泰妍把她抱住,兩隻手快要把侑利給勒死,讓權侑利覺得金泰妍的前情人會說那句話,是不是因為金泰妍會有酒後殺人的嫌疑,而真心勸告。

 

    「金泰妍!很痛妳知道嗎!」

 

    金泰妍不理,只是把頭埋近權侑利的腹部,悶悶的搖頭。

 

    「我也…不想讓妳痛啊…」金泰妍因為酒醉不舒服的皺起眉,痛苦的低吟。

 

    「妳…到底…在哪?… 我好想…見見妳……讓我遠處看著也好…別讓我……就連妳安不安全都不知道……妳…到底在哪?」隨著意識的渙散,金泰妍鬆開了懷抱。

 

    權侑利嘆口氣,摸了摸金泰妍的臉龐,幫她蓋了被子,轉過身…就看到了金夏妍站在門口。

 

    「別怪她。」權侑利趕緊說:「她只是累了,醒來就不會再提了。」

 

    金夏妍一句話也沒說,走回她自己的房間。

 

    這對姊妹…同樣不能提起那個她。

 

 

 

 

    隔天金泰妍醒來,摀著頭直喊痛,果然宿醉不好,泰妍看到權侑利留在爐子上面的豆芽湯,真心覺得權侑利可以去報考國民媳婦。

 

    接下來的幾天,金泰妍都把自己關在公司的錄音室裡面,埋入了作曲的世界,不分晝夜,最後用被工作人員發現抬出錄音間畫下句點…金泰妍體力不支昏倒了。

 

    當接到秀英消息而抽空到病房探病的Tiffany,看到那個沉睡的人,嘆了口氣。

 

    「金泰妍這樣,活著對她來說根本只剩痛苦。」跟親妹妹有裂痕,對她們也不肯吐露太多,全都自己挾著…

 

    崔秀英握緊了拳,對著那個背對著她們再幫金泰妍調點滴的人吼出:「妳明明算是金泰妍吐露心是唯一的對象!她現在也最相信妳也依賴妳,為什麼妳不開導她!?」

 

    她不是不知道權侑利這號人物,只是一直沒有興趣多做接觸…也有點吃味…

 

    論友情,金泰妍應該跟她比較有患難交情吧?但是為什麼金泰妍對她跟Tiffany…卻總說的比權侑利少。

 

    權侑利轉過身,勾起笑,緩緩的說:「我跟她,是同為天涯淪落人,我沒什麼權力說,也不想說,能做的,就是陪在她這個算是同陣線的夥伴身邊,在她需要扶助時適時幫助而已,就像現在,幫她可以睡久一點。」

 

    「她不是相信我,對我也絕不到依賴,那個讓她相信依賴的人,我相信妳們都清楚是誰,金泰妍她,早在當年那個人離開的那一刻…時間就停住了。」跟她…一樣。

 

    金泰妍跟權侑利,只是一種同病相憐的心態,才會這麼合拍吧。

 

 

 

 

    秀英跟Tiffany走在醫院外,兩個人臉色都不好看,的確…或許就像那個權侑利說的,金泰妍的時間,早就停住了。

 

    金泰妍想要脫離這個世界,關於跟那個人認識的娛樂界、她們兩個人,她都不想再關心。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看起來〞像還有在生活。

 

    「秀英…妳說,她到底知不知道現在的泰妍變成這樣?」Tiffany雖然這幾年大紅大紫,紅片海內外,卻還是那個感性的女孩。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任何人看到這樣的金泰妍,都會不忍心的…」

 

    Jessica,到底跑去哪裡了?當年因為金泰妍一點點的小委屈,都會萬分在意的妳…到哪去了?崔秀英不相信,那個人會從世界上消失…一定,在哪個地方躲著而已。

 

 

 

 

    等到全部人都離開病房,躺在床上的人才悠悠轉醒,看著白色天花板,她已經習慣了不驚訝自己現在身在何處,金泰妍拔下點滴,簡單幫自己止了血,坐起來套上外套,就偷偷溜出病院。

 

    她戴著鴨舌帽,坐上計程車,跟司機報了地址後,就失去了所有力氣般,倒在車椅背上。

 

    花了大約二十分鐘的車程,司機才開到目的地,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大企業,鄭氏集團的執行總部。

 

    金泰妍坐在大門口的階梯上,拄著下巴就這樣待了一整個下午,看著那人潮、車潮中,可不可以發現那個人…即使只是遠遠都好。

 

    但是…跟以往任何時刻都一樣…沒有,即使她花了所有眼力看了每個上下班、進出公司的人,都沒有一個身影類似的…那個她。

 

    這三年間,金泰妍不時就會跑到這裡做這種傻事…一次、兩次、三次、四次…一直到數也數不清的次數,她都還是沒有找到…

 

    Jessica是真的完全消失了…這是,她一次次失落的結果後,心裡浮現的聲音。

 

    久了…她慌了…卻什麼都不能做。

 

    而這份慌…竟然可以讓她聲名大噪,讓大家都捲動心弦…這還真是讓她沒有什麼被認同的驕傲,取而代之的是冷淡。

 

    直到深夜,她才搭上計程車,沒有回家…而是回去那個每次去完鄭氏總部的另一個不變地點。

 

    刷開小公寓大門,金泰妍無力的打開燈…一步一步的踏進這個讓她心痛又不能割捨的地方。

 

    裡面的東西都是她離開前的擺設…除了空著的相框都被金泰妍從手機照片洗出來的合照填滿外,其餘…一律都是原樣。

 

    金泰妍躺上那張床,捲縮在一邊,伸出手…緩緩的放到另一邊,卻是空的。

 

    每次閉上眼,都會想到當年…那個在小公園外的車上,痛苦看著自己的她…那張臉她永遠、永遠忘不了。

 

    也成了…永遠的愧疚。

 

    「西卡…」

 

後面要接的話是什麼?金泰妍不知道…因為…太多可以接的,也太多欲言又止了…

 

    金泰妍摀住面,沒有哭,也再也不會哭出來了。

 

    寂靜的深夜,金泰妍聽著自己的心跳聲,一下、一下。

 

    告訴自己…她還存在,還活著。

 

    妳呢?是不是…也還活在一個,我看不道的地方?

 

    我希望是…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