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我就像個傻瓜

只能像個傻瓜一樣呆呆地望著妳

妳在刻意躲避我…所以…

害怕我們之間的距離變得更加遙遠』

 

    「解約?」泰妍有些回過神,看著那個跑來自己休息室找她的Tiffany跟秀英討論的事。

 

    「齁!!DaeDae妳剛剛都沒有在聽對吧!!」見泰妍對她歉然的笑笑,Tiffany沒辦法,只好在重覆一次剛剛的話。

 

    原來是近幾日公司內開始頻傳,sunshinee公司內部出現問題,資金上面幾乎都被掏空,很有可能就要易主,對於棋下的藝人,可能就會有很大一波的解約潮。

 

    金泰妍因為當年被雪藏時,老闆看她喜歡,加上她家裡當初發生的那些事情覺得心疼,給過她一次機會,所以她就算近幾年翻紅,甚至約到,都沒有打算要離開的打算。

 

    不過現在竟然要換老闆…連金泰妍也沒有想到sunshinee會走到這種局面。

 

    「泰妍,妳想留嗎?」Tiffany問泰妍,論資歷跟吸金度,就算易主,泰妍也不用怕會沒有公司會不跟她簽約,要待在原公司sunshinee,反而不知道接管sunshinee的新老闆會不會反而會害了她。

 

    Sunshinee已經是個不穩定的屋簷了,有能力跑的人當然要跑了。

 

    「……」泰妍撇開頭,有些茫然的看著地板:「換經紀公司啊…」

 

    Tiffany看了她好一會,才開口:「妳想要去SM經紀公司,對不對?」

 

    泰妍沒有回答,卻是另外兩人顯而易見的答案,秀英嘆口氣道:「但是現在那個人…有已經不是那裏的藝人…妳過去也沒用吧。」

 

    「…但是林允兒在。」Tiffany幫泰妍答話,讓泰妍苦笑。

 

    的確…雖然自己還沒想過以後要選擇哪家公司,但是,這幾年的耐心已經快要被磨光…金泰妍只知道,自己越來越像個空殼。

 

    現在只要有一絲絲的機會…可以讓她知道對方的情況,她都會選擇去做、去找。

 

    Tiffany好像這才想起什麼,拍了手才說:「對喔!可是允兒她這幾年都不在國內接戲,改轉戰電影跟國外走秀,回國的次數屈指可數,每次都是秘密歸國。」

 

    自從金泰妍失去了Jessica所有的消息後,林允兒也像是躲著她般一樣,人間蒸發。

 

    金泰妍對於自己的公司快垮了這點沒有太大的感覺,甚至連一點落寞都沒有,淡淡的聽著Tiffany,沒有多餘的意見。

 

    「金泰妍!」Tiffany突然拍上她的臉,讓泰妍有些吃痛,卻也沒有阻止她,看著那個對著她認真的臉龐,金泰妍也露出同樣的態度。

 

    「嗯,怎麼了,美英?」

 

    Tiffany看著她的臉,撫上泰妍的臉龐有著那份一直以來的執著:「我…我也會選擇SM經紀公司的!妳要往哪走,我都會跟著妳。」

 

    金泰妍…這三年來變很多,但是對於Tiffany來說,她永遠都是那個溫柔的人。

 

    「放心,不會丟下妳。」泰妍回答著,讓Tiffany笑了。

 

 

 

 

    果然沒幾天,金泰妍就陸續接到各家經紀公司來的電話,為的都是公司易主後她的選擇。

 

在公司裡面,金泰妍已經是目前sunshinee公司的資深藝人,隨著她帶出來寵愛有加的師妹Tiffany,還有幾個跟隨她底下較要好的幾名歌手,最近幾年在MC界、歌謠界,都有很大的突破,各經紀公司都想要搶金泰妍這塊搖錢樹,還可以連帶著Tiffany以及那些連帶歌手。

 

    「公司的股東說希望可以跟妳談談。」一上車,秀英就跟泰妍說,泰妍坐在保姆車裏,沒有立即回話。

 

    「她們希望妳出一些資金,成為公司的股東。」目前sunshinee的老闆看似已經束手無策,又聽到金泰妍這個坐鎮的人有想走的念頭,想要挽回。

 

    泰妍無奈,她不想捲入這種紛爭,那些都太過於商業鬥爭,她只是想要好好的作曲、唱歌而已。

 

    「先上通告吧,那件事情幫我擱著。」

 

    秀英看著泰妍閉目養神,知道泰妍不想管這事,也只好開著車先把泰妍載到電台。

 

    在車上,秀英提起勇氣問了她:「都三年了,妳還是沒有忘了她嗎?」

 

    雖然泰妍沒有回應,秀英卻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打算:「我姑且不管當年妳是怎樣傷害她的,但是,都已經過了三年了,她也如妳所願離開了妳…金泰妍,妳這樣很矛盾妳知道嗎?」

 

    泰妍睜開眼睛,看著在開車的崔秀英,笑了笑:「秀英,我一直都很謝謝妳。」

 

    「……」

 

    「妳總是不怕會惹怒我,很多事情、很多話,妳都有話直說…」

 

泰妍看著窗外:「但是,不是我不忘,而是忘不了。」

 

    兩個人斷的太過於倉促,很多事情硬是擠在同一個時刻點發生,金泰妍現在回想起來,她確實沒有給對方一個交代,只是一個勁的把她往外推…

 

    愧疚感,在這三年,只要她一放鬆下來,就會不停的滋生…

 

    說了三年的放下,都成空,她根本不可能忘記…

 

就是忘不了她…甚至,要怎樣忘了她是誰,對金泰妍來說,都沒辦法。

 

    「這三年…我承認我有點疲於應付任何事情,除了專心的唱歌…我知道,當年是我愧對於她…在愛情遇上現實的那一刻,我把她拋下了。我沒有資格…去找她。

但是…秀英,妳知道有時候,我真的好痛恨愛情…為什麼還是會想、會擔心、會後悔、會寂寞?然後…擺脫不掉。」每當難過的時候,自己又何嘗不想要逼自己忘了。

 

    「……」秀英握緊方向盤,沒有在問金泰妍任何的話,金泰妍肯跟她說…或許就已經很不錯了,至於方法,根本是無解。

 

    這場局,是金泰妍一手造成的,卻又受傷最深,家裡、環境上…還有她所有的感情…全部都毀了。

 

    金泰妍難過的是,她不是不夠愛對方,而是藏得太深,直到把對方逼走後,拿濃烈深沉的愛才把她催殘的遍體麟傷。

 

    而這樣孱弱的她,已經不知道,要如何去愛人了。

 

 

 

 

    泰妍在節目上面,唱著三年前讓她徹底翻身的〝如果〞,秀英在一旁看著,心裡一刺一刺的。

 

    音樂一下來的那一刻,泰妍就完全抽離了心神,努力刻劃ㄧ字ㄧ句…閉上眼睛,總是會出現,那個三年來她在心中描繪過無數遍的人兒。

 

    「嗚…」金泰妍在歌曲中紅了眼眶,眼眶湧上濕意,吸了口氣,她唱了最後一個段落,她的眼神迷濛,清亮的的歌聲穿透著在場的每個人,不禁豎起雞皮疙瘩…

 

    真的…像個傻瓜ㄧ樣…

 

    「秀英…」在把她送回家,金泰妍下車前,靠在椅背上叫喚著她的名字。

 

    金泰妍的聲音總是很好聽,在節目上面唱過後還有些沙啞,崔秀英轉過頭,等著她發話。

 

    「我會去SM經紀娛樂…我想要找她,哪怕一絲絲的消息,我也想要知道。」泰妍欲言又止,看著秀英:「…妳會跟著我吧。」

 

    秀英看著她,伸出手揉了揉泰妍的頭髮,讓泰妍瞪了她ㄧ眼。

 

    誰是姐姐崔秀英她是不是忘了?

 

    「妳等著吧,妳到哪,我跟到哪。」秀英靠在椅背上勾起笑。

 

    「應該是因為黃美英也要過去,妳才說的那麼堅決吧。」金泰妍下車,調侃著。

 

    「…金泰妍,妳為什麼老把我跟她送作堆…我跟她倒底哪裡看起來像是會在ㄧ起了?」

 

    泰妍隔著車門,看著崔秀英的臉龐露出了疲憊:「我自私吧…對於三年前的那些,我已經沒有力氣好好的保護我身邊我想保護的人了,她…我也是。」

 

    「別傻了金泰妍,一直到現在黃美英那個女人喜歡的都是妳好嗎!」秀英不爽的撐著車窗,她承認她的確是對黃美英有些好感,但是她可不喜歡跟人搶ㄧ個自己ㄧ點勝算都沒有的東西。

 

    「所以才說妳太直,妳跟美英都一樣,什麼都沒想通,只是一直相信著相信而相信下去。」

 

    「什麼繞口令啊!黃美英愛妳這件事,我看所有跟妳好一點的人都看得出來,她自己也說了!」秀英挑起眉,不解。

 

    金泰妍苦笑,只是推了下自己的眼鏡,「所以說妳跟她都一樣傻,她不愛我,三年前就是,只是她的執著讓她不肯承認罷了。」

 

    所以金泰妍才會對黃美英縱容,也由著她,雖然自己除了愧疚外,已經是個空殼了,也還是想由著她ㄧ點。

 

因為看著那個傻瓜傻里傻氣的相信著,實在讓她覺得…心疼。

 

 

 

 

    金泰妍回到家,看著家裡已經被權侑利菜香噴騰出溫馨的感覺,不自覺勾起笑。

 

    敢情她是把自己的家當做自己的住處了吧,ㄧ年到頭扣掉出差或ㄧ些零頭,幾乎都蹭在她家幫她照顧夏妍。

 

    「今天回來的挺早的嘛,坐下來吃飯吧。」權侑利起身又呈碗了,壓著泰妍坐下來。

 

    「我吃飽了。」金夏妍放下碗筷,起身想要回房了。

 

    「飯都還沒空怎麼算吃完,不准浪費!」權侑利用筷子敲了下金夏妍的頭,全然不顧她的正牌姐姐在一旁看著會覺得太暴力。

 

    「對阿,坐下來吃吧,姐姐我不餓,喝個湯就回房了,別不吃了。」金泰妍打圓場,她當然知道金夏妍是再避她,柔聲說著。

 

    金夏妍用力敲下湯匙,看著泰妍的眼神有著憤怒:「才不是!我吃不吃跟妳有什麼關係!不要每次都這樣溫柔的說話,聽了很討厭!」

 

    「金夏妍!」權侑利出聲制止,卻備金夏妍反駁。

 

    「侑利姐姐有什麼資格說我!妳根本只是覺得對我們家愧疚才來照顧我們的,當年我媽會死!妳有診斷上得失責,妳跟姐姐說的話我不是不懂!」

 

    「……」ㄧ句話堵的權侑利啞口無言,沉痛的吸口氣。

 

    的確…當時金母的病情還談不上穩定,也不可以貿然出院,但是跟允兒兩個人因為很多事情在牽扯的她很累,對任何事也乏了…就因為自己的感情,而疏忽了…

 

    ㄧ條人命。

 

    金泰妍拉下臉,看著夏妍的臉已經沒有剛剛的溫柔:「金夏妍,怎麼可以這樣對侑利說話!道歉!」

 

    金夏妍憤怒的滴下眼淚,她也不想傷害那個寵她的侑利姐姐,她說了也後毀…但是,每次、每次面對自己的親姐姐,她總是覺得自己腦袋一片混亂。

 

    「道歉?道什麼歉?姐姐妳就開心了!會阻礙妳跟那個女人的媽媽死了,妳應該要開心啊!妳不是一直要找適當的實機把她找回來嗎?妳根本都算好了!」

 

    〝啪〞的ㄧ聲,金泰妍用力敲了桌子站了起來,眼眶發紅,一直忙碌的身子晃了晃。

 

難過痛苦的說著:「妳是這樣覺得的嗎?所以妳這幾年就這樣恨著我?覺得我跟媽媽說的,跟她分手都是假的?等到媽媽一死,我就會把她接回來嗎?」

 

    難怪,夏妍一直不肯原諒自己,金泰妍這下終於懂了。

 

    多麼…諷刺啊…

 

    金夏妍瞪著金泰妍,沒有在說什麼話,她看著她姐姐悲痛的眼神,咬著唇衝進房間,落了鎖。

 

    泰妍無力的坐回椅子,看著侑利的臉,有些愧疚,想要道歉,話才剛到嘴邊,就聽到侑利低喃著話。

 

    「我賠了…賠上了,我的愛情…那已經是我的所有了…」

 

「侑利…」泰妍伸手抓住侑利,侑利抬起來的臉龐讓她同樣刺痛。

 

「我是孤兒,沒辦法陪妳們一個媽媽…對不起…」侑利痛苦的笑著。

 

    泰妍抱住她,或許就像侑利對她一樣,權侑利是金泰妍三年來,可以毫無顧慮抱住安慰的角色。

 

    兩個人都沒有了眼淚,只能從抱住對方的痛了解,原來還是很痛啊。

 

    泰妍抱著她,苦笑著:「怎麼覺得…像是兩隻互舔傷口的狗呢。」

 

    「……」還ㄧ黑ㄧ白。

 

 

 

 

隔天泰妍醒的時候,權侑利又走了,桌子上留了早餐跟紙條,說是今早醫院有個會議要開,先離開了。

 

    金泰妍看著桌上的食物,沒什麼食慾,把牛奶給喝了以後,就開著車子去公司。

 

    她覺得還是要親自去跟sunshinee那邊表明利場並說ㄧ聲,自己以後的決定,雖然很難以啟齒,卻還是得去表明。

 

    SM經紀娛樂,是她現在唯一一個可以找到她的曙光了…

 

 

 

 

    到了經紀公司門口,金泰妍照慣利找到了常停的停車位,下了車往公司走去,今天的公司氣氛非常,可能因為要易主的事情,很多的人都在交頭接耳,金泰妍與往常ㄧ般,沒有搭理誰而直達公司的總裁辦公室。

 

    通知了櫃台小姐,很快泰妍就走進了sunshinee總裁辦公室,老闆坐在椅子上略顯疲態,翻著資料的手不意間透露著些許的無奈與絕望。

 

    「不能跟他們在洽談看看嗎?緩個幾天…要我今天去實在是…」

 

    金泰妍站在一旁等老闆說完話,平時威風領領的老闆,此時全身都冒著冷汗,皺著得眉頭隨著電話那頭的要求越皺越緊,等到放下電話時,眼眶都紅了。

 

    金泰妍有些尷尬,畢竟一個大男人在她面前哭,她也不好安慰,再加上現在她還是自己的老闆,她也不好說什麼。

 

    「抱歉…我今天可能沒有時間與妳談有關股份的事情,妳們的…新老闆有是需要我過去她們總部一趟,妳要不要先回去…」

 

    金泰妍沒有說什麼,點點頭就轉過身子離開了,老闆看著金泰妍的背影,突然開口。

 

    「泰妍,妳在這間空司,有幾年了呢?」

 

    「…快十年了吧。」金泰妍轉過身子,簡單的說著。

 

    老闆點點頭,喃喃的說著十年,然後吐口氣:「除了三年前那件事外,妳一直都是一個很安份的藝人,很謝謝妳願意在我們底下奮鬥那麼多年。」

 

    「……」泰妍靠在門邊,不懂他還要說什麼。

 

    「妳走了…或許對妳的確比較好,現在的sunshinee…不,以後的sunshinee可能會大轉型…」

 

 

 

 

    泰妍坐在自己的坐駕上,想著老闆剛剛跟她說的,或許老闆也猜到,自己今天特別來找他是講跳槽的事情。

 

    老闆剛剛說得很清楚,sunshinee會徹底轉型,但是不一定是好,接手sunshinee大位的是徹頭徹尾的商人,雖然行銷上固然是優勢,但是老闆沒接觸過歌謠界跟演藝圈會是sunshinee很大的困難點。

 

    一個隊伍的頭頭是個連歌謠界都不大熟悉的人,就算再會做生意,也不能保證這樣的經紀公司可以在演藝圈立足。

 

    泰妍車子停在鄭氏集團執行總部,看著那個高樓,金泰妍這才回過神…

 

    自己,又開來這裡了啊…

 

    泰妍在車子裡面待著,今天的她沒有做好十足的裝備,不能下車…很快就會被認出,所以她只好把車子停在大樓的對策接到,靠在方向盤上看著對街的大樓人來人往,發著呆。

 

    「…妳離開後,好多東西都變了…現在…連sunshinee都要沒有了…」泰妍自言自語著,講話的聲音很小很小,卻充滿濃濃的憂傷。

 

    做好要在這裡待一整個下午的準備,泰妍把椅子調了一個舒適的位置,一邊看著對街,一邊想像著以前的她們。

 

    曾經,她們也可以很開心,還記得剛開始交往時…她們明明很開心的,沒什麼事情比兩個人終於走到一起還要珍貴,就連對方一個笑容都滿足。

 

    曾經…曾經…那些曾經。

 

    泰妍還再想著呢,就看到有台黑頭轎車開到門口,門口的守衛很快就上去開門,隨即為了一大群保鑣,看不到下車的人,接下來又開來一台跑車。

 

    那台跑車泰妍認識,是她們公司老闆的車子,只是泰妍納悶,老闆的車為什麼會出現在鄭氏大門口,沒等她思考太多,就看到sunshinee公司的老闆下了車,很快就跟上前面黑頭轎車的人兒,情急之下拉住那個被保鑣保護的她用力ㄧ拽。

 

    顯然這舉動讓守衛跟那人兒身邊的保鑣不接受,很快就隔開了他們倆個人,那個人兒撫了撫手,戴著墨鏡的臉看了因為拉她而被拽倒在地的男人,這一個回頭,讓金泰妍幾乎是從座椅上跳起來,全身發冷。

 

    不可能…但是好像…

 

    對街的那個人兒好像問著旁邊的保鑣幾句話,又看了地上的男人一會,才轉過身子往大樓走去。

 

    不可能啊…不可能是…

 

但是…

 

    金泰妍趕緊下車,朝馬路那邊衝過去,因為太快太急,還被按了幾聲叭叭,金泰妍慌了,一邊跑一邊大吼。

 

    「等…等一下!!」

 

    不可能…怎麼可能…

 

    金泰妍差點被人行道的突起絆倒,但她連讓自己站穩的時間都沒有,只有拔腿狂奔,她剛剛那一聲呼喊,讓在地上的sunshinee老闆轉過頭看到她,在她跑過時用力拉住她。

 

    「泰妍!妳怎麼在這裡!?」

 

    泰妍沒時間理會他,甩開他的手用力往大樓門口衝去…

 

    對方就快要進去了…

 

    「等一下!拜託…等一下!」泰妍一邊跑,沒有力氣在吼出多大的聲量,大廳的人群太多,那保鑣的陣勢不是普通的大,她光要衝到最後一個保鑣身邊,就要一段距離,此刻的距離為什麼會那麼長…那麼遠。

 

    不顧是不是不禮貌,泰妍奔過去用力抓住保鑣的手,她知道這樣的力道太大,也充滿攻擊性,如果是訓練有素的保鑣,一定會…

 

    ㄧ拳揮下。

 

    「泰妍!!妳沒事吧!!!」sunshinee老闆才起身追上來,就驚訝得大喊,她從沒見過金泰妍那麼不要命的人,哪有人一下子往保鑣身上撲過去的,看到她公司的紅牌明星被摔到地上,她臉色都白了。

 

    原本走在前方的人因為呼喊聲停了腳步,背對著他們的墨鏡女子停下腳步,頓了一頓才轉過身子。

 

    金泰妍…在那一刻,呼吸一滯。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