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如果 我向妳走近

一步一步向妳走近的話

妳會怎麼想呢

總是鼓不起勇氣』

 

 

    Jessica,三年前的那個人,對自己一瞥一笑,總是那麼明亮誘人,看著她時總會勾起嘴角…有時撒撒嬌、有時後鬧鬧脾氣,但是關鍵時刻又總是非常順從的聽著自己的話點頭,對著自己,那軟軟的聲音,總是喊著…

 

    『泰妍…』

 

 

 

 

    「他們在這裡做什麼?」同樣的人、同樣的聲音,卻不像從前…冷然的聲音清冷的容顏,鄭秀妍問著身邊的保鑣。

 

    金泰妍反應不過來,是她,但是…實在差太多,眼前的人兒,直到現在她才清清楚楚的印進她眼裏。

 

    清瘦的臉頰,抿成一條線的薄唇,墨鏡底下雖然看不清卻銳利的眸光…

 

    「妳…」

 

    沒等金泰妍發言,sunshinee的老闆就跳起來,趕緊跑到鄭秀妍面前,緊張的開口:「剛剛很抱歉…我…我是一時情急,還請鄭總裁可否寬限我幾天…妳們這樣逼我…公司是一回事…我…我真的會破產!」

 

    鄭秀妍稍稍擰起眉,頭微微偏向一側的特助,特助在她耳邊低語著,完全不把剛才軟聲哄慰的sunshinee放在眼裡。

 

    不過這也是當然的,鄭秀妍完全不知道眼前這人是誰,特助這才慢慢跟她小聲簡單說了來歷。

 

    鄭秀妍是今天才剛下飛機直奔公司而來的,自然也不清楚韓國總公司的執行長捅了那些簍子,聽到特助在她耳邊小聲的說著sunshinee的名字是,眉一挑,看了那個祈求她的男人一眼。

 

    「…sunshinee?」鄭秀妍看著對方,頓了一頓,才開口:「你被鄭氏搞垮了?找我求饒有什麼用?」

 

    Sunshinee的老闆咬牙,萬分丟臉卻又氣憤:「妳就非得把我往死裏整!?你們是玩弄股市的老手,先後買通我們內部人員,看似我們在股市上面廝殺你死我活!但是真正操縱者根本就是你們這些陰險的商人!!明明不懂娛樂圈!還用那些臭錢…」

 

    「但我們還是贏了,鄭氏終歸併吞了sunshinee,你跟我廢話那麼多,有何用?」說完鄭秀妍笑了:「而且我不就是你所說的,陰險商人?」

 

    鄭秀妍勾起的笑讓sunshinee背脊都涼了…顫聲開口:「妳…妳非得看我死?」

 

    「那也得等你死了。」鄭秀妍轉身就要走了,完全沒有一絲絲的憐憫心。

 

    「西…西卡!」就在大家都要走了,坐在地上一直沒有起來的金泰妍,才吃力的喊出口。

 

    在她喊上她名字的那一刻,泰妍以為對方因為自己的呼喚愣住,她以為她動容了,但是,轉過身子來的人,表情依舊漠然。

 

    她帶著跟Jessica一模一樣的容顏 卻沒有當年她認識的西卡那份溫柔的氣質…

 

    「…妳是西卡,對吧?」

 

    鄭秀妍看著她,墨鏡底下的眸光依舊冷漠,就連泰妍也不清楚,此刻盯著她看的人,是不是根本沒有心,就連勾起來的笑容,都充滿湛寒。

 

    「我不認識妳。」

 

 

 

 

    鄭氏頂樓的電梯〝噹〞的一聲響起,門應聲打開,鄭秀妍尾隨著她的特助、部下跟保鑣,一路上都討論著公事。

 

    「幫我把執行長請過來,還有併吞sunshinee這件事情的企劃也請過來,另外,美國分部的情況…」鄭秀妍一路交談著,走到總裁辦公室裏的辦公椅坐下,聽著部下跟她報告狀況,還有急急趕來她招換的負責人。

 

    這次回韓國就事因為要處理鄭氏在韓國總公司的漏洞,長年的爭鬥中讓鄭氏內部充滿很多迂腐泛濫的生態,父親這幾年也沒力氣再管,自然由她來接手處理這問題。

 

    而sunshinee這件事情,她在美國也從來沒有消息,只說總公司這邊希望可以轉型,往娛樂圈發展擴展版圖,這次的併購自然不大光明,要把一個在娛樂圈已經有了堅固穩定實力的sunshinee易主,自然花了很多技倆。

 

    執行長跟企劃一邊跟鄭秀妍講著計畫,一邊勾著笑,形容他們如何讓sunshinee進入圈套,又如何把人家當成玩偶一樣在股市裏面隨著他們的計畫上上下下,三分玩笑、七分報告的姿態終於說完,兩個人都看著這為從美國分部歸來董事長千金,鄭秀妍。

 

    她已經把墨鏡拿了下來,本來被遮去大半的白皙臉龐露出,眼神目光銳利的盯著他們,抿著的唇沒有一絲絲的起伏,自然也猜不出她的心思。

 

    不過…真的很美,甚至感覺好想在哪看過呢?這是兩個男人站在這裡邀功唯一的共同心聲。

 

    難怪老董事長一直挾著。

 

    「那幹嘛一定要挑sinshinee?不是還有很多選擇?」鄭秀妍清冷的開口就丟個問題,讓他們還來不及嚥口口水,只好繼續說。

 

    「自然也是因為他們在娛樂圈多年下來的成績,公司雖然不是很大,卻很多實力歌手,如果我們在娛樂版圖上第一塊就有這些加持,不乏自然會快些,

 

    此外,他們公司還有像是金泰妍這樣的大藝人,在演藝圈自然也添色不少,如果可以在接管後留住這些大牌藝人,我想會是很大的一步。」

 

    鄭秀妍點點頭,淡淡的說:「嗯,挺有道理的。」

 

    兩個人聽到總裁親口的認同大感高興,都覺得自己立了大功,幾乎快要笑開了嘴。

 

    「你們兩個都辛苦了。」鄭秀妍對他們扯開笑,「明天開始不用來鄭氏上班了。」

 

    「為…為什麼!!」兩個人都錯愕著臉,不敢相信這女人說的話。

 

    「沒為什麼。」就算開除人有原因,鄭秀妍也懶得花自己的力氣跟她們解釋。按下桌上的對講鈕,低聲說:「幫我泡杯咖啡拿進來。」

 

    哪…哪有人這樣開除人的!兩個人呆若木雞的盯著辦公桌前的美女,頓實只有唯一的共同心聲。

 

    冰山魔鬼…美國分部的評價好貼切!根本是女魔!!!

 

 

 

 

    偌大的辦公室顯得十分安靜,唯一有的聲響只有不停的鍵盤聲,老實說總公司的情況比鄭秀妍想的還要糟糕,不說那兩個笨蛋不懂的衡量公司的資金而貿然跟sunshinee完併購,就算是得到了sunshinee,也不是得到了娛樂圈的認可,那個世界的複雜,自然不比商場,就好比門外漢參加國際比賽般,娛樂圈的大家都等著看易主後的sunshinee笑話。

 

    「別總皺眉了!妳吃化妝品過活的?那麼不珍惜…」突然的聲音讓鄭秀妍抬起目光,站在她辦公桌面前的人,她可在熟悉不過。

 

    「妳什麼時候也跟著回來了?」鄭秀妍看到眼前的人非但沒舒展眉睫,皺得更緊了。「不是說打死也不回韓國了?」

 

    「姐姐妳都回來了!小允哪敢在一個人在國外待著,沒有妳的懷抱小允寂寞!」

 

    「林允兒,妳注意一下妳的形象。」鄭秀妍瞪了她一眼,冷然道。

 

    眼前的人正是林允兒,三年的變化在她臉上不大明顯,人顯得更為開朗直爽了,壓在鴨舌帽的底下的面容純然清麗,勾起的笑讓人萬分舒服。

 

    不過開朗是表面…就像鄭秀妍一樣,每個人,都會因為歲月而有些表面妝點自己。

 

    「姐,我聽特助姊姊說了,妳大開殺戒!」林允兒被她冷然的語氣冰習慣了,還是繼續在鄭秀妍面前晃。

 

    林允兒所言不假,從進辦公室到現在,鄭秀妍已經開除了五個人,異動了十五個人的工作,甚至冷聲宣布明天招開年度大會…大家心裡有數…是場屠獅大會。

 

    不過這些都是鄭秀妍這次過來處理內部的份內事,林允兒多少還是看出來,鄭秀妍的不平常。

 

    「妳還好嗎?」

 

    「我怎麼不好?」鄭秀妍挑起眉,對著林允兒反問。

 

    「妳今天,更冷了。」

 

    「我不本來就這樣嗎?大家怎麼稱呼我妳忘了?冰山魔鬼。」

 

    「…也是,姊姊妳沒事就好。」

 

    林允兒這兩年也不是無所事事,一方面在國外模特兒走秀跟接戲,已經從小角慢慢挑戰到電影大角,現在的她,已經是知名的國際影星,而另一方面,她這三年,也花了很多心血跟時間陪著鄭秀妍,看著鄭秀妍轉變,一步一步的陪著,兩個情傷的女人療傷,林允兒常開玩笑,說她們湊成對絕對合適。

 

    鄭秀妍簡單把sunshinee被鄭氏併購得事情跟林允兒說。

 

    「所以,妳見到她了?」雖然特助說的不清不楚,但是光聽經過,林允兒就猜得出來。

 

    「誰?」鄭秀妍還專注在企畫上,抬起頭疑惑的看著林允兒,從她眼神知道她要問的,能追著她屁股後面失控大喊的人…除了金泰妍沒有別人…點點頭。

 

    「好像是跟著sunshinee的老闆一起來的。」ㄧ句話淡淡的不帶一絲絲感情,現在的鄭秀妍,心裡沒有任何波動。

 

    「也太巧,誰不併購,竟然併購金負心的公司。」林允兒也覺得扯,站在鄭秀妍身邊看著鄭秀妍翻著企畫。

 

    「不過這也剛好,吞購一是固然有失商場上的道義,不過也說了這是商場,很多事情本來就世事難料,關於之後的分配上…」

 

    林允兒大學本來就因為家業是學企管的,天份尤其得好,要不是她的興趣是在演藝圈,林允兒難保會把林氏家業經營得有聲有色,這三年鄭秀妍也從林允兒那得到很多。

 

    要知道現在的冰山魔鬼,有很大一部份,是林允兒這個腹黑女調教出來的。

 

    林允兒,溫柔的笑容已經不總是放在臉上了,現在的笑容中拉入了些許玩味,套點輕藐的味道面對著外人。

 

    「總之,sunshinee併購一事還是一切造計畫執行,至於接掌後的要怎麼進部ㄧ處理,我自會看著辦。」鄭秀妍靠在椅背上,對著林允兒勾起笑,有著看著遊戲開始得玩味。

 

    林允兒看著鄭秀妍,久久都不說話,直到鄭秀妍瞪著她好一會,才回神,了當開口。

 

    「妳看到金泰妍,沒有特別的感覺嗎?」林允兒這是從剛剛到現在,難得露出的一絲認真,盯著鄭秀妍的臉想要找到波動或動容。

 

    「什麼都不是,只覺得她變狼狽很多,看她這樣挺不錯的。」鄭秀妍像是討論天氣般的說著,眼神連點波動都沒有,讓林允兒暗下了眸光。

 

    也是,姊姊她,心已經死了,沒有任何人喚得起,又何必執著這個呢。

 

    再說執著的,也不會是她。

 

 

 

 

    金泰妍坐在車內,看著早已經暗下的街道燈,失神的望著對街…鄭氏大門。

 

    那句不認識,幾乎快要把金泰妍脫下水般的窒息,那個人…

 

    「西卡…妳恨我對嗎?」

 

    直到金泰妍看到早上看到的黑轎車,一路尾隨開到高級公寓區,直到…直到金泰妍看到那下車人的容顏,眼眶才在那一刻泛紅了留下淚。

 

    「唔嗚…」是她沒錯,夜晚下沒有戴著墨鏡的臉龐,那張讓金泰妍思念了三年的人,金泰妍低下頭,身子劇烈的顫抖著,那掙扎壓抑的哭聲,只讓空氣顯得濕鹹。

 

    「妳還好好的,就好了…我真的好怕妳不見。」

 

    就算妳不想見我…我還是好開心,看到妳…我好滿足…

 

    但是…為什麼妳的眼睛裏面,已經沒有任何光芒?

 

    就好像…空殼。

 

    〝叩叩叩〞金泰妍抬頭,看到車外面的林允兒不爽的敲著車窗,敢緊把車窗搖下來。

 

    三年不見,當年的那些情誼不在,兩個人內心都是滿滿得情緒,只是並沒有交集。

 

    「妳知不知道妳是最沒有資格哭的,金泰妍!」林允兒瞪著金泰妍,此刻對方的淚水,她都覺得是對鄭秀妍的諷刺。

 

    「好…好久不見了…」泰妍點點頭,抽著鼻子,努力要把淚水擦掉,卻止不掉…奇怪啊…三年來不都好好的…不都不哭了?

 

    「誰想跟妳好久不見啊!見到妳真倒楣…」林允兒皺眉,指著金泰妍,面前這個女孩已經不是當年對她禮貌微笑,要她好好對待Jessica的妹妹了。

 

現在的林允兒,不歡迎她:「妳不准在這樣跟蹤秀妍姐了!她現在好好的妳還來攪和什麼,妳是覺得妳當年做的還不夠果斷嗎?」

 

    要不是剛剛秀妍姐一上車就因為時差而閉目養神睡過去,後面緊跟著的車早就被她發現是金泰妍了,雖然她估計現在的鄭秀妍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波動,但是…林允兒就是生氣。

 

    林允兒是全程陪在鄭秀妍身邊一路走過來的人,鄭秀妍…鄭秀妍是怎麼走過來的,她不會不知道!

 

    「妳憑什麼?憑什麼哭?憑什麼裝癡情?我當年聽得清清楚楚,妳的選擇!秀妍姐怎樣跪著求妳,哭著在妳開走的車子後面追、喊?妳別說妳忘了,妳倒底哪裡有資格可以流眼淚了!」

 

    金泰妍看著氣憤的允兒,眼淚卻怎樣都不受控制,因為允兒的話,她整個人彷彿又被拉回三年前…那時的Jessica、自己…還有媽媽。

 

    泰妍…幸福的活下去…

 

    她活著啊…幸福卻死了。

 

    隨著母親,滿滿的血…

 

    「唔…」金泰妍摀住嘴巴,打開車門衝到路邊瘋狂乾嘔,胃裏面沒有東西,因為乾嘔讓她的胃燒灼感頂到她的喉頭,癱軟在路燈桿旁。

 

    「喂!妳在嚇誰…」林允兒被她嚇到,想要上前關心,卻聽到身後不遠處的住宅打開大門。

 

    「允兒,這麼晚了還不進來?我要睡了。」清亮的聲音穿繞在三人中,鄭秀妍沒有興趣去探看蹲在路燈下的人是誰,問著林允兒。

 

    或許不是不知道,而是,是誰還不都一樣,跟她沒關係。

 

    金泰妍睜大著眼,卻不敢多做一點動作,縮在路燈邊像是個黑影,只是僵硬著。

 

    林允兒應了聲,看了金泰妍一眼,雖然討厭,但是還是有些心軟,泰妍垂著頭,本來扣著的襯衫被打開了幾顆鈕釦,林允兒很快就看見閃耀在她頸脖的戒指項鍊。

 

    「…真沒想到妳還留著。」喃喃低語,林允兒轉過身子要走,想到甚麼才轉過頭。

 

    「別再找她了,她都說了,不認識妳,這還不清楚嗎?」的確,像秀妍姊說的,三年後的金泰妍什麼都不是,好狼狽…

 

    一直到林允兒消失在她的視線中,金泰妍才顫抖的縮起身子。

 

 

 

 

    雨,伴隨著夜…越深越大,當權侑利看到那個全身溼淋淋,摀著自己的胃死白著臉的金泰妍,不禁倒抽口氣。

 

    「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好大一個聲,讓已經熟睡的夏妍也被吵醒,打開門,看到的是倒在門口的金泰妍。

 

    金夏妍衝到泰妍身邊,把泰妍拉起來慌張的拍著泰妍的臉,「姊…姊姊!姊姊!?」

 

    泰妍整個昏過去,夏妍緊張的抬起頭看著權侑利,對方已經拿出隨身準備的醫用包。

 

    「侑利姊,我姊姊她…不會死吧?」金夏妍被她嚇哭了,雖然憑實在劍拔弩張,但是…她還是…

 

    「妳姊還懂得找我,那就表示她還懂得不要往鬼門關踏!再簡單的病都會被妳姊姊弄成絕症!」

 

    權侑利這個當醫生的,從沒有見過金泰妍這麼不怕死的人,明明知道自己是十二指腸潰瘍,還敢這樣的折磨自己!是非要到吐血才罷休嗎!?

 

    泰妍被她們扒光衣服,淋了雨的她發著高燒,夏妍幫忙用毛巾擦拭過身體後,就持續的用毛巾敷額降溫,權侑利則幫她打上點滴。

 

    滴答、滴答、滴答…隨著鬧中一分一秒過去,權侑利一個人再房間的沙發上守著金泰妍,一直到凌晨,泰妍才恢復意識,緩緩開口…

 

    「我…見到她了。」

 

    金泰妍用沒有注射的手撫上額,乾啞的聲音呢喃著:「剛開始…看到很開心,也放心,她好好的活著。」

 

    「但是…再看一眼、兩眼…就發現她變好多…現在的她…不是以前的……」

 

    金泰妍壓住臉,悲痛的聲音難過的低吼出。

 

    「她說她不認識我!」

 

    泰妍痛哭著、抽泣著,這個晚上,泰妍破裂的哭泣聲從房間傳出,就連在隔壁房間的夏妍,都閉緊眼,深怕有甚麼東西…不小心流出來。

 

    痛…好痛…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