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剛剛看到她我整個嚇到!好丟臉喔…」

 

    「我也不知道她會那麼快來巡公司…」

 

    Sunshinee經紀公司的天台上,金泰妍還有Tiffany兩個人靠再欄杆上,手上握這咖啡。

 

    「妳早就見過她了?」Tiffany有些驚訝,金泰妍竟然一點波瀾都沒有。

 

    「嗯…前幾天意外碰到。」泰妍仰起頭,看著天空。

 

    「……」Tiffany好一會,才開口:「妳看起來一點也不驚訝她變成〝鄭秀妍〞。」

 

    當她以這個名字挾著易主老闆的頭銜走出來時,知道Jessica的所有藝人都震驚的看著眼前人,就算更為消瘦了,卻掩飾不了那天生麗質,即使消失了三年,她不減當年的風範…

 

    人家說,再螢光幕前的人最美…為什麼鄭秀妍消失了三年,卻更為出落的成熟嫵媚了?

 

    「她…變了好多,大家都不敢置信,當年的Jessica…竟是鄭氏企業大老闆的千金、現任總裁。」Tiffany真心的說,雖然是同一個人,但是再次見到,甚至有點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現在的鄭秀妍,冰冷、漠然…沒有心情。

 

    「妳也說說話啊,金泰妍,她今天說的話,妳聽到了沒?」

 

    「…什麼話?」

 

    Tiffany看著泰妍那茫然的表情,徹底無言了,對方可能根本不在狀態內,自己剛才說的話,完全沒有聽進去。

 

    鄭秀妍併購sunshinee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今天會來,也是因為要跟公司旗下現有的藝人見個面,自從易主的事情傳開後,公司走了幾乎一半的人,留在sunshinee的人多半是那種資歷太淺,也沒有其他經紀公司肯收的小牌藝人。

 

    她出現只是希望給大家打個鎮定劑,一來是要告訴她們將舉辦名為sunshinee家族聚會,實為上任後得見面會,二來就是穩定軍心。

 

    鄭秀妍沒有隱藏自己曾經是Jessica的意思,雖然不去表態,但是出現就是代表任由媒體去探討、做新聞,有她這個曾經的〝大明星〞帶頭,新一代的sunshinee自然有些看頭了。

 

    「妳會留下來吧。」Tiffany看著金泰妍那沉思的臉龐,緩緩的說:「之前說要去SM經紀娛樂,也只是因為她,現在她就在這裡了,妳不可能離開。」

 

    Tiffany的語句是肯定句,她知道…她根本就看出來了,因為金泰妍,從看到鄭秀妍那一刻開始,心思就完全繞著那個女人跑了。

 

    「…我不知道。」泰妍好一會,才犯難的開口。

 

    她當然想…但是…

 

    對方呢?三年後的鄭秀妍…她完全陌生。

 

 

 

 

    「面具舞會?」坐在辦公椅上的鄭秀妍瞪著今晚的舞會企畫人,見對方心虛的低下頭,她揮揮手把對方斥退,轉眼換瞪一直坐在沙發上的林允兒。

 

    「妳沒事搞那麼多花樣做什麼?重點是妳也不是我旗下藝人,這樣來這裡亂出主意,很好玩?」

 

    林允兒喝口茶,完全淡定樣:「姊姊幹嘛這樣,純舞會多無聊啊,妳在美國就不知道參加過幾場,這次多點花樣,也讓原本嚴肅的主題可以歡快點啊!」

 

    鄭秀妍不理允兒,拿起咖啡喝了口打開公文,不想管了。

 

    今天晚上怎麼說也是一場談判,雖說是家族聚會,但是她得把握這次的聚會讓重點藝人可以跟她續約,如果沒弄好,這可是有關sunshinee未來營運問題。

 

    「姊姊,我聽我公司那邊的人說,SM已經開始拉攏金泰妍跟Tiffany到她們旗下,另外還有好幾個前輩已經接受了SM的邀請了。」

 

    「……」鄭秀妍臉色沒有一絲波動,林允兒只好繼續說。

 

    「至於金泰妍跟Tiffany,聽說那兩人都有算是正面回應過,答案讓SM覺得可以加把勁…」

 

    「秀滿叔叔一定要跟我搶就是了?」鄭秀妍放下筆,冷笑。

 

    果然再好的世交,商場上同樣都是勁敵,不會管妳是不是幼鳥,有威脅就立刻摘掉。

 

    「沒辦法,妳當年那樣突然抽身,SM其實就已經很仁之義盡了,秀滿叔叔那時候要擺平那些媒體找妳的錢可是沒白花,這次不會再那麼仁慈,讓妳可以氛那麼大一杯的羹。」

 

    鄭秀妍點點頭,自然知道這殘酷的事實,現在的sunshinee沒有那些資深藝人的骨架,光靠新血,根本撐不起來。

 

    鄭秀妍靠在椅背上,食指點著桌面,心理盤算著。

 

 

 

 

    竟然是把sunshinee納入鄭氏旗下的第一次家族見面會,排場自然不小,知名大飯店整層樓包下來,自助式的buffet,隨著服務員端著的餐盤中,告是調酒應有盡有,而每個參加見面會的共通點,就是都是盛裝禮服,外加面具。

 

    這次放了消息給媒體,所以一到飯店一直到下車走到舞會會場,就像是走紅地毯板,閃光等閃不停,金泰妍坐在保姆車上面看著車下光景,只覺得煩。

 

    「要下車了,發什麼呆?」Tiffany催促著她,要泰妍快點跟著下車,兩個人一起走向紅地毯。

 

    兩人一下車就被外面的歡呼聲給弄得有些疲憊,勾起笑往會場走去。

 

    近幾年來她們兩個人的合作多,幾乎只要是Tiffany需要幫忙時,一直拒絕所有各種邀約的金泰妍從都不會拒絕她,作曲、客串MV,甚至到雨Tiffany合唱,金泰妍只要不會太影響到自己的行程,多半都會答應。

 

    所以圈內的人都知道,兩個人是很好的朋友,儼然再大眾眼中,兩個人是一對非常養眼的官方couple

 

    不過三年來金泰妍轉型太多,沒了偶像包袱,走像詞曲人,炒起來的couple當然平和了許多,說是couple,也不過就是一種非常表面官方的合作。

 

Tiffany看見有歌迷要簽名,停了下來幫她簽名,泰妍則是在旁邊等她,無意間瞄向了不遠處的立牌,等到Tiffany簽完名轉身看到的,就是傻愣在一旁的金泰妍。

 

    順著金泰妍的視線看過去,看到了有個歌迷舉著的,不是她們兩個,而是〝Jessica〞的立牌,牌子上面還有當年Jessica不知道哪個畫報拍攝的笑臉。

 

    「走了。」牽住金泰妍的手,不免又有一堆粉絲們歡呼,Tiffany沒有理會,再泰妍耳邊輕聲說:「現在的她在裡面。」

 

    泰妍咬牙,看著那個立牌上貼著的Jessica,點點頭。

 

    兩個人的一舉一動,隨著閃光等一閃一閃,讓位在二樓的林允兒看得咬牙,連鄭秀妍早站在她旁邊跟著看了好一會也渾然不覺,直到鄭秀妍出聲。

 

    「與其看她們還不如幫我想想要怎麼留住她們。」

 

    林允兒一驚,轉過頭看著站在她旁邊的鄭秀妍,鄭秀妍臉色冷靜的看著一樓的紅地毯,林允兒曾試圖在她的眼神裡找到一點情緒,卻一點也找不到…

 

    「要留住她們,一次就只能抓一雙,一隻抓不牢的。」

 

 

 

 

    等到金泰妍她們走到舞會會場,現場已經非常熱鬧,隨著音樂很多人再跳著舞,領了發放的面具,金泰妍戴起了紫色亮片面具,Tiffany則戴上粉紅色的半邊面具,樣式都頗為華麗,算是不錯的紀念品…

 

    泰妍進到會場就一路東張西望,即使自己極力想壓抑找尋的慾望,心裡卻抵抗不了鄭秀妍與她在同個空間的殷切心情。

 

    舞會人員差不多都到了,鄭秀妍終於現身,當她帶著白色亮金粉面具,走向燈光焦點的舞台那刻,全部人都安靜下來看著她。

 

    「感謝大家今天的參與,我是接下來要帶領你們走向新時代的Sunshinee負責人鄭秀妍,如果大家願意信任我,就請大家放心的沉傾在今晚的舞會中,等會每位嘉賓會從侍者的托盤中拿到一朵玫瑰、一只合同,如果無異議者,也願意再次走入我Sunshinee羽翼下的嘉賓,請把合同簽署好,並把玫瑰花別在自己胸口處…」

 

    不等鄭秀妍說完,會場大門衝出來的,是一個憤怒的婦人,她不知道如何混進這個密閉舞會,衝上舞台本來要撲向鄭秀妍,卻很快就被保標給攔下。

 

    面具在激動中打落的那刻,全部人都倒抽口氣,那個女人不是誰,就是前任sunshinee老闆夫人。

 

    「妳害死我老公!妳知不知道!!??」那個女人紅了眼眶,不顧現場還有那麼多人看,大吼。

 

    鄭秀妍沒有回應,只是漠然的盯著她看:「把她帶出去。」

 

    「我老公他!今天在家裡自殺了啊!現在人在醫院急救!妳…你們!還有心情在這裡舉辦舞會!?你們全部都沒有良心。」話一說出口,婦人痛恨的眼神盯著全場的人,讓大家都震驚,也都默然了。

 

    唯獨一人,還笑得出來。

 

「然後呢?全韓國每年、每天,每分、每秒都有多少人自殺,成功的、未遂的多不剩數,但是這關我什麼事?」鄭秀妍笑著,卻非常冰冷不帶感情…哪有人都自殺了,還笑得出來了。

 

    「妳!」

 

「把她帶出去,這裡不是她可以待的地方。」鄭秀妍閉上眼,面具底下的眼睛睜開時依舊沒有一絲波動。

 

真的是魔鬼。

 

    這場鬧劇讓大家心理不上一層陰影,舞會氣氛因為這樣掃興了許多,大家都看到帶著黑色面具的侍者在自己面前打開銀色托盤,猶豫跟沉默充斥在整個會場。

 

    跟著這樣的冷血的老闆…到底,是好是壞?

 

    Tiffany拉著泰妍走到會場外的小花園,兩個人都不想待在那個氣氛下,因為剛剛的事情,兩個人的臉色都是慘白的。

 

    那個人…鄭秀妍那個人,如果不說,誰也不會把三年前那個單純到純粹的Jessica想到一塊…就算在相似的容貌,那氣場,真的差太多了。

 

    「西卡小姐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Tiffany無心的一句話,讓泰妍抽疼了心。

 

    三年…變化的太恐怖了。

 

    「妳們兩個在這裡啊。」突然的清脆嗓音讓泰妍跟Tiffany抬起頭,來的人帶著鵝黃色面具,穿著白色長禮服出現在她們面前,那份氣質跟容顏就算被面具掩蓋也遮不住那份光芒。

 

    「林允兒?妳不是SM經紀娛樂的人嗎?怎麼會在這場舞會裏?」Tiffany看到林允兒很是驚訝,三年來常在國外發展的林允兒更亮眼奪目了,卻感覺多了點不一樣的風味。

 

    「來當說客的。」林允兒笑,兩個人這才看到她手上托著的托盤,打開無疑就是金泰妍跟Tiffany的合同,與玫瑰花。

 

    「老闆很重視妳們兩位,所以派我過來與妳們商談囉!如果合同有任何的不妥或是要求,老闆說都可以再談。」林允兒說的俏皮,卻也意味明顯。

 

    今天會場上很多人,就算全部人都不簽合約,也沒有比這兩個sunshinee大搖錢樹不簽來得嚴重,林允兒來是以防萬一。

 

    把托盤第到兩個人面前,林允兒拿起玫瑰花,聞了一會遞到Tiffany面前:「妳應該要榮幸,以我這身價,能被當托盤小妹不是天天有的事。」

 

    Tiffany看著遞上來的玫瑰,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看著金泰妍一眼算是求救。

 

    林允兒沒放過兩個人的眼神交流,笑了起來,卻充滿諷刺:「怎麼三年妳們還可以那麼好?還沒分手嗎?這不像金泰妍妳的作風耶,不是用過就丟了嗎?

 

是真的妳們兩個真的臭味相投,還是姐姐真的那麼做人失敗,連一年都留不住妳啊,金泰妍。」

 

    「林允兒不要太過份了!泰妍她跟我沒有在一起!當年都是誤會…」Tiffany要說些什麼,卻被泰妍阻止了。

 

    林允兒沒有感激泰妍的勸阻,只是冷然的看著泰妍,她真的很佩服金泰妍,自己做的事情,還可以現在擺出一付受傷頗深的癡情人,到底誰被誰欺負啊?

 

    「今天沒帶著戒指啊?」

 

不懂林允兒幹嘛突然提戒指,金泰妍下意識的摸了摸脖子:「因為舞會,另外收好了。」

 

林允兒聽了冷笑:「那剛好,是該好好收藏起來,那本來就是帶著恨意寄還給妳的戒指,那股恨意是該好好收著提醒自己。」

 

    金泰妍瞪大眼看著林允兒,恨意…

 

    「她…是恨著我,才寄還給我的?」金泰妍艱難的說著,這或許是一直很明顯的事實,但是她一直不想承認。

 

    從辦完母親的喪禮後,在信箱發現了這個戒指時,金泰妍就徹底的大崩潰,那天她握著戒指狂奔到小公園,那裡什麼人都沒有,卻讓金泰妍覺得像是塞滿空氣每一個角弱的痛跟悔,朝她深深的襲過來。

 

    鄭秀妍…

 

    「不然呢?難到妳以為她對妳還有愛?妳在妳三翻兩次甩下她的那一刻就什麼都不剩了。」

 

林允兒對著金泰妍一字一句說著,她就想看金泰妍露出這樣的表情,痛苦、懊悔,痛!

 

    金泰妍低下頭,咬著的嘴唇幾乎快要被她咬破,直到林允兒把花塞到她面前,她才被迫抬頭。

 

    「所以,妳應該要為她作牛作馬,這份合同,正好讓妳可以好好嘗還她,不是嗎?」林允兒言語犀利,靠在金泰妍耳邊,又說:「給不起她愛,那就給她錢吧,現在只懂權力金錢的她,會很感謝妳的。」

 

    「泰妍…」Tiffany叫喚著她,拿不定主意,林允兒這哪是說客,根本是小惡魔的化身,來逼著她們的。

 

金泰妍看著那份合同跟玫瑰,久久…才開口。

 

    「要我簽可以,但我要見她。」泰妍的語氣堅定,與剛剛的她眼神多了份堅持:「我要見鄭秀妍。」

 

    她想要看看她…

 

 

 

 

    當她走進休息室,心裡是複雜的,落大的休息室燈光昏暗,微弱的光線讓金泰妍有些頭昏,茫然得站在門口,沒有下一部動作。

 

    「聽說妳想要見我。」

 

    清亮的聲音劃破空氣,直接灌入金泰妍的耳膜中,身子顫了顫,金泰妍轉過頭,看著那個坐在大片玻璃窗台的人兒。

 

    三年後的第二次見面,金泰妍無法讓自己浪費時間,直直的盯著那個人兒,想要把她刻畫在腦中般的迫切渴望。

 

    月光照耀在鄭秀妍身上,身著白色禮服禮服的她好像發光般,圍著一層光圈。

 

    「要喝嗎?」鄭秀妍晃了晃手上的高腳杯,泰妍怔了怔,搖搖頭,在她的示意下往她身邊的沙發椅走進。

 

    鄭秀妍看著她,嘴上一直掛著淺笑,卻沒有甚麼特別的波瀾,就像…人偶一樣。

 

    泰妍也看著她,心情波瀾著,鄭秀妍還帶著舞會的面具,盛裝禮服的她優雅又帶點冷傲,讓泰妍幾乎無法直視。

 

    「好久不見了,金泰妍。」鄭秀妍笑,看著金泰妍在聽到自己的問候而錯愕的蒼白了臉,輕笑問怎麼了。

 

    「妳上次說不認識我。」金泰妍怎樣都無法忘記她說忘了她的語氣。

 

    「我們也沒什麼舊好敘,那時說不認識重要嗎。」鄭秀妍又喝了口高腳杯的紅酒,放下杯子。

 

    「秀妍…」看著三年後的鄭秀妍,泰妍忍不住柔聲喊,卻喚不回當初那個喜歡聽她喊自己本名的人了。

 

    鄭秀妍輕笑,顫動的肩膀曲線讓金泰妍痴了目光,就這樣看著她笑而呆住了。

 

    「…妳…妳笑什麼。」

 

    「很久沒聽到妳叫我了。」鄭秀妍收起笑,又掛起淺笑,就好像剛剛那笑是假的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好了,妳要見我才簽合同,現在也見到了,我也陪妳敘舊了,可以簽了吧。」鄭秀妍推著矮桌上金泰妍的合同,把它遞到金泰妍面前。

 

    「…妳會見我,就只是因為這個合同嗎?」金泰妍咬牙,難過的說到,剛剛的對話,都是因為合同。

 

    鄭秀妍在她面前,是個商人。

 

    「不是妳要求要見我的嗎?所以我見妳了,妳也該要履行交換條件。」

 

    金泰妍笑,笑的悵然,原來啊,是交換條件嘛…

 

    就像林允兒說的,鄭秀妍需要她為自己賺錢…

 

    「我簽了,可以常看到妳嗎?」金泰妍問了個蠢問題,讓鄭秀妍並不想回答。

 

    「我簽了,妳會開心嗎?」

 

    「我簽了,妳會願意,再對我笑嗎?」

 

    金泰妍有些痴傻的問著,讓本來傾身的鄭秀妍靠在椅背上,有些冷然的看著她。

 

    「我只是妳的老闆,妳不用為我,這是工作。」鄭秀妍說完又拉開淡笑:「妳為我賺錢,我當然會對妳笑,但這不是條件。」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足足花了好幾秒盯視著她,面具底下的鄭秀妍眼神沒波動,金泰妍不死心。

 

    「最後一個要求,讓我看看面具底下的妳,好嗎?」

 

    鄭秀妍聽到沉默了會,然後慢慢伸出手把面具拆掉,三年來,金泰妍第一次那麼近距離重新看到這張臉龐。

 

    她變了,眼神裡面,沒有任何的感情了,金泰妍找不出來,也不敢再直視,低下頭,吞下眼淚。

 

    這是她自找的。

 

    「好,妳要我為妳賺錢,我就賺,想要我簽合同,我就簽。」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