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即使輕易地轉身,即使輕易地變得遙遠

我知道我無法輕易地忘記妳…

       仍然是這樣的我   如果妳望見這樣的我   

妳一定會說我是傻瓜吧。』

 

 

    雖說簽了約,金泰妍就立屬於鄭秀妍的sunshinee旗下,原本以為可以比較有機會看到鄭秀妍,結果這期待…根本是場空。

 

    鄭秀妍很忙,忙到幾乎沒什麼時間出現再sunshinee公司,大多時間都待在鄭氏處理事情,現在的sunshinee老實講只是鄭氏的一部份,鄭秀妍不用天天來這裡坐鎮。

 

    而也是因為成為鄭氏的一份子,金泰妍也從旁得知這幾年鄭秀妍的變化…包括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身份重新出現在她面前。

 

    原來三年前,鄭氏的負責人,也就是鄭秀妍的父親,不明原因突然中風,導致整個鄭氏大財團群龍無首,而當時再演藝圈的鄭秀妍也毅然決然的拋下事業及玩心,回歸鄭氏掌權,這些年,她一直帶領著鄭氏,而目前仍然在復健的鄭父,則退居幕後,頂多有重要的大型場合才會出現。

 

    而鄭秀妍,則在接受鄭氏整個財團後,遠赴美國,這些年幾乎都在美國分公司…

 

    不過還是有很多謎點,包括本來是明星出身的鄭秀妍怎麼會變成一個這樣的商人,這三年有到底遇到什麼事情,讓人幾乎看不出當年的影子,幾乎是最近新聞媒體不停報導的話題,大家都想要採訪這位話題星,只可惜對方沒有那個美國時間…

 

    「姐姐,妳這次真的要聽我的話,不要去!」鄭氏的走廊上面傳來腳步聲,林允兒追逐著鄭秀妍的步伐,皺著眉。

 

    「姐姐!妳到底有沒有在聽!?」直到進了辦公室,林允兒才敢拉住她的手。

 

    鄭秀妍停下腳步,轉過身子看著允兒,嘆口氣:「允兒,妳放手。」

 

    「不放!」允兒像個孩子一樣叫出聲,有時候連她也覺得…她自己越來越小孩子氣了。

 

    「別孩子氣了。」果然…看!連秀妍姐都…

 

    「那妳答應我不要去。」林允兒堅持,手卻放開讓她可以回到辦公桌。

 

    鄭秀妍坐下後揉了揉眉心,老實說這些年她誰都可以無視,就林允兒跟她妹妹…還是一樣沒轍。

 

    「妳別為難我,妳明知道我有必要去那裡,赴那場邀約,不然鄭氏往娛樂圈的發展,很難有個好結果。」

 

    「但是妳明知道去了也只會讓她們看妳笑話,姐姐妳何必…」林允兒沒說完,就發現自己說錯話了,果然鄭秀妍的臉拉了下來,凝視她。

 

    「我不會讓任何人看我笑話,妳應該知道。」鄭秀妍的眼神透露著冷漠跟冰冷,就連已經處在這樣氛圍三年多的允兒也忍不住會發抖。

 

    鄭秀妍看她的反應,轉開了目光,語氣變的比較柔軟:「妳放心,我會找秦禮陪我一起去…」

 

    「他不過就是個公子哥!脾氣軟的要命!連我都可以整他!妳要他怎麼保護妳嘛!」林允兒不放棄,就是堅決不同意。

 

    「林允兒!妳不要忘了,他是我的未婚夫。」這句話,讓鄭秀妍玩味的笑了,扯開的笑容堵的林允兒啞口無言。

 

    秦禮這個二貨竟然可以是鄭秀妍的未婚夫,林允兒從鄭秀妍決定的那一刻到現在,從沒有同意過。

 

    「那個傻大個!不把妳賣了就很不錯了…」不喜歡就不喜歡!要不是林允兒的身份太敏感,不適合出現在娛樂圈太老面前,她早就黏著鄭秀妍要她帶自己去了。

 

    說來說去,她還是不是鄭氏旗下的人…沒有立場跟她一起出席。

 

    結果當然不歡而散,鄭秀妍可沒有什麼時間跟耐心沒多久就叫助理,把林允兒〝請〞了出去。

 

    林允兒咬著牙,瞪著那扇大門像是要把它給透了般,憤恨的掏出手機。

 

    妳要絕情!我也有我的辦法!

 

 

 

 

    金泰妍這邊正在自己的錄音室錄音,這幾年來她的步調都是自己掌握,公司也沒有多做干涉,所以在sunshinee經紀公司裡面,有專屬於她一個人的錄音室,她可以隨時在這裡作曲錄製。

 

    「進行的還順利嗎?」秀英遞了罐果汁要泰妍先休息一下,泰妍今天的狀況不好…已經在錄音室待了一個早上,跟前幾天的進度一樣…零。

 

    「怎麼會突然這麼不順…之前不是…」秀英皺著眉有些擔心,金泰妍的臉色不大好,拿出包包裡面的水瓶打開,吃了胃藥。

 

    「……」

 

    看到泰妍一臉陰沉,秀英也停止了問話,只是拍拍泰妍的肩膀,要她在好好休息一下。

 

    其實泰妍很清楚…自己為什麼會無法再有任何靈感…卻停不下來…

 

    她需要創作…這樣對方才會開心。

 

    「我真是…太糟糕了…」

 

 

 

 

    走出門外的秀英,無力的坐在走廊邊的椅子上,懊惱剛剛明知道對方苦處還傻傻問出來的自己。。

 

    還記得,泰妍那傢伙在決定待在sunshinee隔天,就來找自己,那是金泰妍三年來唯一一次,在她面前說出心裏話。

 

    她知道為什麼金泰妍要找她,當年她算是她跟鄭秀妍感情的見證人,卻一直沒有告訴她兩人分開的原因,金泰妍很清楚,自己對於她的隱瞞,很失望。

 

    而且金泰妍生活之中,唯一還能心平氣和跟她討論鄭秀妍又認識鄭秀妍的,也就只有她了。

 

    『她回來了,好好的,雖然變得不大一樣…但是,好好的…』泰妍坐在秀英的房間,握著秀英給她的白開水,喝了口繼續說:『她現在需要的是我為她賺錢…其他的,有很多人都可以代替當年的我為她做…這樣,就好了。』

 

    那妳呢?妳不想為她做什麼了嗎?

 

秀英還記得她當初是這樣問她的,而金泰妍只是苦笑。

 

    『她現在不需要我,她的生活沒有我反而豐富多,我能做的,只有這樣待在她的身邊,哪怕遠遠的…』

 

    泰妍的表情很滄桑,就跟她這幾年的歌曲一樣,那笑容永遠苦苦澀澀,卻帶著比當年更濃郁跟憂鬱的溫柔。

 

    『我不想,讓她覺得困擾。』

 

    秀英坐在椅子上,轉過頭看著那個在錄音室裡面捲縮著身子的人,嘆口氣。

 

    「金泰妍…妳的靈感,說到底就是來自於她…對吧。」

 

    所以她回來了,也就安了心,所有的寄掛跟對她的那份想念跟慾望…都隨著鄭秀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變得不敢張揚。

 

    金泰妍對於創作的寄托,什麼都不剩…

 

 

 

 

    下午,秀英打了電話,問Tiffany可不可以過來陪陪泰妍,唱歌的事情她不懂,根本只能在旁邊乾著急。

 

    Tiffany完全是神速,自己的通告幾乎被她該挪的挪,該解決的解決,在秀英傳訊給她的兩小時候,就出現在金泰妍的錄音室前面。

 

    「我看只要金泰妍一個噴嚏,都可以把妳招喚過來…」這種速度,怎麼可以套用在當紅炸子雞Tiffany…這個一整天公告滿檔的人身上。

 

    「別當作很輕鬆好嗎!我可是讓我經紀人白眼好久,我看到時一定又在傳我耍大牌什麼的。」Tiffany從來都是這樣,對於朋友,她向來講義氣,金泰妍更甚之。

 

    進到錄音室,Tiffany坐在泰妍身邊,泰妍帶著耳機沒有發覺到她的存在,只是埋著頭對著紙曲。

 

    拍了拍泰妍的肩膀,讓她回神,泰妍看到Tiffany那一刻,只有小小的驚訝,兩秒後苦笑出來。

 

    「抱歉讓妳擔心了。」

 

    Tiffany搖搖頭,對泰妍扯開笑:「我剛好很閒啊,別在意這種事情了。」

 

 

 

 

    Tiffany過來陪伴顯然沒有幫助太多,金泰妍還是一樣沒有什麼進展,悶著頭讓她的情緒變得有些低落。

 

    Tiffany看她這樣,想要轉移她的注意力,想了老半天,才開口。

 

    「妳上次不是跟Jessi…不,跟鄭秀妍她有見到面,她對妳有說些什麼嗎?」自己太忙了,根本就沒有時間多關心泰妍,Tiffany就連自己的家人都沒有時間多做探問,只是像個賣命陀螺般不停旋轉。

 

    要說真的幫鄭秀妍賺錢的,或許是她。

 

    「沒有說什麼,就公事。」泰妍放慢了動作,緩緩說著。

 

    「她現在過得很好,有好的工作,身邊還有林允兒那樣的人保護著…甚至聽公司的人說…她有未婚夫了…她現在什麼都有了,我…只不過是她一個旗下藝人,搖錢樹。」金泰妍越說越心酸,她明明想要好好的祝福對方的,為什麼從她口中說出的事情,變了調。

 

    Tiffany抓住金泰妍的手,「但是她曾經很愛妳,我不相信她會全部拋下。」

 

    泰妍愣了愣,彷彿愛著她的那個人已經快要被遺忘般,腦海裡面又浮現了當年那個人的笑容,卻很快被她刪掉。

 

    她現在…不需要自己了,留戀著那些,又能怎麼樣…

 

    突然的電話鈴聲讓泰妍回過神,看著旁邊矮桌上的手機,這才發現剛剛在自己一個人在錄音室的時候,她錯過了好幾則電話。

 

    來電的都是同一個人,金泰妍有些驚訝,趕緊接起電話。

 

    「金泰妍妳跑去哪裡混了!!怎麼會這麼難連絡啊!!」電話那頭傳來的怒吼聲,讓這邊的泰妍還有Tiffany都傻住了。

 

    「林…林允兒…?」金泰妍有些緩不過神,為什麼林允兒會急著這樣找她,「有…有事嗎?」

 

    電話那頭的林允兒快要上通告了,幾乎是被眾人給〝請示〞著,她轉過身子,咬著牙低吼。

 

    「妳如果不想要姐姐被欺負,現在就給我到◎◎飯店的歐迪酒吧去!」

 

    她嚴重後悔把權利交給金泰妍,卻還是一次次的打過去,為的…

 

    「為…為什麼找我?」金泰妍拿起外套,口中卻還是疑惑。

 

    林允兒不可能這麼好心對自己才是。

 

    「妳不是想要知道鄭秀妍那個女人這三年發生什麼事情嗎?不要以為妳私底下探問就沒人發現,妳既然要騷擾!這次就騷擾的有點價值!」   

 

 

 

 

    計程車飛奔前往歐迪的路上,金泰妍的腦中是混亂的,Tiffany看她這樣不敢丟下她自己去那種聲色場所,也跟著金泰妍衝出來。

 

「泰妍妳別想太多,等下到那裏在看情況行動吧,說不定是林允兒那小孩唬妳的!」

 

泰妍看著窗外,沒有理會Tiffany的安慰,心裏迷惘著。

 

林允兒的話是什麼意思?這三年的鄭秀妍?還有,如果林允兒都知道自己在尋找鄭秀妍三年來的訊息,那…她本人,也知道嗎?

 

    下了車,金泰妍跟著Tiffany一起衝進飯店,這次換Tiffany的手機大響,本來她沒時間想要掛掉,卻看到來電而不得不接起來。

 

    「爸…我現在很趕,沒有時間…」

 

    直到金泰妍問到櫃台小姐酒吧的位置,才回過頭尋找剛剛在她後面的Tiffany,看到她還站在離她十步之遙,金泰妍快步走過去拉住她。

 

    「發什麼呆?快走…」

 

    「我媽媽她…過世了…」Tiffany木然的表情讓泰妍睜大眼,有些消化不了她說的話。

 

    「妳…說什麼?」

 

    「我媽媽她…她…」Tiffany整個淚水彷彿在一秒全部聚集、湧上眼眶,整個人連臉也泛紅著:「她…她今天早上…在洛杉磯的醫院…怎麼會…爸爸說…」

 

    Tiffany失了力氣般的頹然坐在地下,大廳所有人看著她,開始騷動了起來。

 

    〝是那個大明星Tiffany?她在這幹嘛?〞

 

    〝旁邊那個…是金泰妍對吧?〞

 

    泰妍暗叫不妙,伸手拉住Tiffany的手想要把她拉起來:「先起來!我陪妳去機場…」

 

    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不遠處有一男一女衝了出來,兩個人都是正裝打扮,本來沒有心思的金泰妍卻聽到那個男人大喊著…

 

    「等等啊!秀妍…」

 

    泰妍轉過頭,看清楚那個衝進化妝室的人,卻只留個背影…

 

但是她很清楚聽到,對方叫〝秀妍〞。

 

    「妳快去找她吧…」Tiffany拉開泰妍的手,讓泰妍這才回過頭看她。

 

    「可是…」

 

    「別管我了,妳很在意不是嗎?鄭秀妍倒底怎麼了。」Tiffany的眼淚一邊說一變掉,步伐胡亂的退開金泰妍身邊。

 

    「是我自己要跟妳來的,妳別在意…妳就當…就當我今天沒有來找妳,妳一個人在錄音室接到電話的…我…我不會怪妳…」

 

    泰妍看著Tiffany,心裏顫動著…卻…

 

    「美英…那…那妳一個人…要小心點,有事打給我,知道嗎?」

 

「……」Tiffany發不出聲了,點點頭,淚水隨著動作又掉落了幾滴,站起身拔腿就往大廳門外跑,沒有回頭。

 

泰妍知道,Tiffany的心,又被她傷了一次…

 

    但是,她還是放不下…那個人。

 

 

 

 

    當金泰妍衝到化妝室時,看到的,是那個對著馬桶乾嘔的鄭秀妍,還有不停拍她背的男人。

 

    「秀妍…別跟他們玩了!他們…他們根本故意要妳難堪嘛!」看著那個低頭只顧著吐連回應都沒辦法的人兒,秦禮心疼著。

 

    「只不過是一張進入娛樂圈的門票…妳何必那麼拼命?妳明知道,妳商人的背景根本不受那些人歡迎…只會被欺負…」

 

    「你…你也知道是門票…」鄭秀妍摀住嘴,狠狠的瞪了秦禮一眼,讓那人縮了下。

 

    「你以為這門票很容易嗎?要撐起一間鄭氏沒有經驗而只有把錢往裡面砸的黑洞,你覺得這不重要嗎?」鄭秀妍不理會秦禮的沉默,甩開他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金泰妍見狀,趕緊躲到化妝室門後,不讓裡面的兩人發現。

 

    「你…放開我!」走到洗手台,鄭秀妍洗了把臉,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

 

    還算能看…

 

    「等會進去你最好裝作沒事,擔心跟懦弱的眼神給我收起來,不然你不用跟我進去了。」鄭秀妍抽了幾張衛生紙,往嘴上擦。

 

    「秀妍…妳只是個女生…」秦禮為自己的無能難過,他曾經很氣憤林允兒對他的不屑跟挑釁,現在…卻覺得那女生說得很對。

 

    自己,不是那個可以站在她身邊的人。

 

    鄭秀妍撐著身子看秦禮,漠然的臉勾起冷淡的校:「你傻了?我是商人。」

 

 

 

 

    進到酒吧,鄭秀妍的臉又恢復到從容不迫,她很盡力的讓自己得步伐保持平穩,只是不知道成效在那些老狐狸面前如何…

 

    「鄭老闆也去化妝室太久了?該不會受不了我們的款待了吧?」其中一個中年男子調笑著,語氣充滿著輕藐。

 

    「怎麼會…」鄭秀妍坐下,繼續這場鴻門宴…

 

    在一旁看著的金泰妍沉下臉,說到底,就是所有娛樂圈的老闆跟重要高層,給鄭秀妍舉行的〝歡迎會〞…

 

    在娛樂圈,沒有這些互動跟人際關係,根本無法獨立生存…而鄭秀妍拼命的,就是這些…?

 

    看著對方的背影,金泰妍心裏深深的刺疼著,鄭秀妍…沒她想像中過的風光,是嗎?

 

 

 

 

    整場酒局,鄭秀妍都算是撐了下來,甚至還讓在座的所有大老有些意外,最後看著那女子對他們笑著說再見,讓他們無不意外,等到大家都走出酒吧門外,才紛紛討論。

 

    「看來那妮子有兩把刷子,白蘭地當水喝都沒事…」

 

    「本來還想說有甚麼機會可以潛潛她…」有一個老頭色瞇瞇得在空中抓了抓。

 

    「沒看到她身後有個男人在那邊看著嘛!再加上她可是鄭氏集團大小姐,你不想活啦!」

 

    「哈哈哈!她如果醉倒了,誰壓在她身上她哪會記得?隔天要哭也找不到哭主啊!」

 

    「說那些還不是空談!人家單槍匹馬的來跟我們聚首,不就是要我們信守承諾對他們未來的路客氣點嘛!我們可不像商人,這點會言而守信的,她那個身材是不錯…不過喔~那麼冷臉的樣子,我看沒有人可以有〝感覺〞吧。」

 

    一人一句,充滿情色跟調情的話題都圍繞著鄭秀妍身上轉,其中有一個緩緩的放慢步伐,悄悄的回到酒吧裡。

 

    他就不信,那女人真那麼厲害,吞了那整瓶濃度高的酒跟其他雜七雜八,可以不倒。

 

    果不其然,放鬆了戒備的鄭秀妍幾乎是虛脫在酒吧桌上,整個人幾乎沒辦法獨自站立。

 

    「秀…秀妍…妳等一下…我去叫車。」秦禮不放心,拍了拍鄭秀妍的背,才快步離開。

 

    剛剛偷偷折回來躲在一旁的人奸笑,總算是落單了,上前就想要把意識渙散的鄭秀妍給抱住。

 

    「是JJ娛樂的錢老闆吧!好久不見了!」突然的聲音讓他一顫,一雙手搶先一步先抱住了那個不穩的人而身上,穩住。

 

    「是金…金泰妍小姐啊…」沒說完話,那人就禁了聲,金泰妍的表情分明就知道他的意圖,一瞬間讓他惱羞成怒。

 

    「妳…妳在…這做甚麼?」鄭秀妍渙散的眼神看像金泰妍,有點恍惚。

 

    「鄭老闆這就不對了,妳不是說妳一個人應付得來嗎?現在倒了就不算…」看了桌上還有一杯濃烈的洋酒,那人露出奸笑:「妳還有一杯沒喝完呢!不喝完不算數喔!」

 

    老狐狸…鄭秀妍在心裏暗罵著眼前人,卻連伸手去拿杯子的能力都沒有,她看不到杯子在哪…有好多個杯子…卻每次都揮空。

 

    「喝完就算數了嗎?」金泰妍冷聲說到,瞪著那個人的眼神一點都沒有移開,伸手就把桌上那杯鄭秀妍撈不到的酒一口到進嘴裡。

 

    火辣辣的感覺讓她覺得頭暈,隨著滑過食道進到腸胃,她只覺得胃部在翻滾焚燒。

 

    「我是sunshinee的股東之一!我喝了照樣算數!」金泰妍抹了抹嘴邊有些留下的幾滴酒,目光充滿著殺氣:「這還只是口頭之說!你們剛剛在外面說的那些我都有錄下來,如果錢老闆要牽扯,我不在乎請律師過來…」

 

    那男人被金泰妍氣到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憤恨的看了兩人一眼,拔腿就跑。

 

    金泰妍在那人的背影消失在大門口後,整個人癱軟下來…

 

    她不擅長喝酒,胃已經接進穿孔的她,權侑利早就叫她小心點,那些烈酒,在高價現在也只是折磨她的胃。

 

    「妳…妳還好嗎?」金泰妍摀著胃,走到鄭秀妍面前,拍了拍她的背。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鄭秀妍甩開她的手,扶著頭,目光努力放在金泰妍的身上卻無法對焦。

 

    「我…」

 

    「呵…算…算了…真是…真是…孽緣…」鄭秀妍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往酒吧門外走。

 

    金泰妍被她那句孽緣打愣在座位上,心裏的難過不比此刻胃的翻攪好過,但是她現在無法細想…鄭秀妍她…

 

    走出酒吧,金泰妍差點快被嚇到昏倒,鄭秀妍整個人幾乎癱軟在飯店的大理石櫃台邊,沒了意識。

 

    「秀…秀妍…!」泰妍踉蹌的小跑過去,跌坐在鄭秀妍旁邊。

 

    鄭秀妍整個眉頭緊鎖,臉色慘白到發紫,只是痛苦的抿著唇。

 

    「好痛…苦…」

 

    金泰妍心疼的把她攬進懷裡,用盡力氣把她撐起來。

 

    「秀妍!妳怎麼跑出來了?不是要妳在裡面好好等我嗎?」秦禮這才從門外跑過來,想要搭上鄭秀妍的肩卻被金泰妍給打開了。

 

    本來還有些怒火的秦禮在抬起眼看到眼前這位大明星後,就徹底的傻住了。

 

    金泰妍…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她…她不是大明星嗎?

 

    「不准…」

 

    「蛤?」看來大明星也喝醉了,秦禮有些靠近想聽清楚對方說的話。

 

    金泰妍抱緊懷中人,憤恨的瞪著這個軟弱無力的男人。

 

「不准你碰她!」如果自己沒出現,現在鄭秀妍早就…早就…

 

    「她我會照顧…」

 

「但是…」秦禮傻住般的看著她,反應不過來,金泰妍的氣勢非常強,根本不容人反抗,就算她現在喝醉了,還是十足的有魄力。

 

    金泰妍壓下酒氣,吸了口氣對著秦禮低吼。

 

「給我滾!」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