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盼著盼著,只有妳一個,

痛著痛著,也要再來一次,

就算一次次被折磨,就算眼淚無法干透,

也想回到最初…』

 

    金泰妍不知道自己發了什麼瘋,把秦禮罵走以後倒有些無頭緒了。

 

    她跟現在的〝鄭秀妍〞根本談不上熟,抱著沒有意識的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她不知道鄭秀妍的家在哪裡…鄭秀妍也不會想要去她家。

 

「不能回家…我…這樣子…爸媽…」即使意識渙散,鄭秀妍還是不忘了提醒,「他們…會…會擔心。」

 

「妳…!」那妳幹嘛喝的那麼醉啊!金泰妍既心疼又沒轍。

 

    「放…放開我…」鄭秀妍在掙扎,非常不安份。

 

    「妳現在怎麼可能一個人…」

 

    「我想吐…」

 

「什麼?!妳…妳等等…忍耐一下啊…」金泰妍當然知道,撐著已經快要沒有意識的人兒,得快點找個地方…

 

她沒有帶鄭秀妍離開飯店,直接向櫃檯要了一間房,拉著鄭秀妍進去。

 

    進到了房間,鄭秀妍就一把把金泰妍給甩開,踉蹌的跑進浴室,金泰妍想要上前關心,門卻從裡面反鎖了。

 

    「秀妍…妳開門啊!」泰妍敲著門,裡面只聽到流水聲,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持續了快要二十分鐘的流水聲,金泰妍有些慌了,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把門撞開時,門終於應聲打開。

 

    「秀妍…」金泰妍有些傻眼,看到的是渾身濕透的鄭秀妍,套裝在她身上皺巴巴的,她…是穿著衣服去洗澡嗎?

 

    「妳…怎麼還沒走…」鄭秀妍才剛開口,頭就疼得快要撕扯開來,腳一軟,就這樣直接癱軟在門邊。

 

    泰妍被這樣的鄭秀妍嚇到,趕緊上前:「妳還好吧?」

 

    鄭秀妍已經懶的理她,想要起身卻像剛學站立的小嬰兒一樣,一直得不到要領,整個眉頭皺的緊緊的。

 

    泰妍看她這樣也沒辦法,衣服濕濕的也不能躺上床,跑進浴室的浴袍,蹲身到鄭秀妍面前,沒轍了…

 

    「妳…先換件衣服啊…」看了眼身後的浴缸,金泰妍有點難以想像難道剛剛鄭秀妍是穿著衣服在浴缸裡面泡澡?

 

    「妳…妳可以滾了…」鄭秀妍才說出口,整個人就一陣噁心,卻連支撐得力氣都沒有,直接就吐在金泰妍身上。

 

    金泰妍沒有心思管自己的慘狀,反倒緊張起鄭秀妍了,她從沒有看過她喝醉,也不知道會這樣,慘白的面容還有發紫的唇瓣,讓她覺得心深深的揪起。

 

    她默然的拉起鄭秀妍,走到蓮蓬頭下打開溫水,灑在自己跟鄭秀妍身上,然後伸手就幫鄭秀妍脫衣服。

 

    「…妳找死嗎?金泰妍。」鄭秀妍瞪著她的手把自己的襯衫一顆顆解開,轉眼間雪白的胸脯暴露在空氣中,金泰妍卻連猶豫都沒有,繼續脫著。

 

    「妳現在連拿睡袍脫衣服的力氣都沒有,怎麼殺我?」金泰妍反倒嚴肅,這是多年後見到鄭秀妍,第一次的冷淡。

 

    金泰妍在生氣,雖然兩人已經沒有關係了,鄭秀妍還是知道。

 

    鄭秀妍沉默了會,才低的聲開口:「妳走吧,我一個人可以的,我只是現在頭暈沒辦法對焦,過一會就會比較好了,等我慢慢清醒,可以自己換…」

 

    「那時妳的衣服早就濕冷了!妳給我閉嘴!鄭秀妍!」

 

    「…金泰妍!妳有甚麼權利對我吼?妳管太多了。」鄭秀妍的冰冷重新擺出,本來對於金泰妍搭救她的和善不在。

 

    自己這樣關她什麼事,重點是她不認為自己需要忍受金泰妍這莫名其妙的生氣。

 

    「我…」金泰妍因為鄭秀妍的瞪視而有些無奈,整個眼眶都在瞬間紅了起來,鄭秀妍被她突然的反應有些嚇傻。

 

    「…」她哭什麼啊?難過的是她自己,金泰妍在那感傷什麼?

 

    「妳明知道妳喝醉酒會這麼難過,幹嘛還喝醉?」金泰妍繼續低頭扯鄭秀妍的衣服,軟硬交加讓鄭秀妍頓時忘了要推開她。

 

    三年後的金泰妍也太感性了點…

 

    「妳應該要過的好好的…妳應該要活的非常快樂啊!妳都不想要報復我嗎!讓我拼死拼活為妳工作,然後妳開開心心的過日子不就好了!!」金泰妍幾乎是哽咽的開口,脫衣服的動作不帶任何情慾,也讓鄭秀妍沒在說甚麼阻止的話。

 

    「金泰妍,那是我的工作。」這樣的酒局本來就常有,她早就習慣了。

 

    「為了工作而這樣,值得嗎?」金泰妍怒瞪她。

 

    「妳別忘了,妳的薪水我在付,妳覺得呢?」鄭秀妍冷淡的眼神沒有因為熱水而變緩,只是像個領導者被服侍一樣的看著金泰妍。

 

    金泰妍一陣絕望,難過的心情跟鄭秀妍如此的話語堵的她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低下頭繼續幫她脫衣服。

 

    兩個人此刻的畫面才挺詭異的,做著一般人會臉紅尷尬的動作,卻一點感覺都沒有。

 

    金泰妍是因為心疼跟難過沒有,鄭秀妍…則是因為金泰妍而沒有。

 

    就在金泰妍已經把鄭秀妍內外都扒光,只剩下左手腕的手錶要脫下來,卻在她伸出手的那一刻,被鄭秀妍狠狠的推開了,金泰妍有些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往後一倒整個人摔進浴缸,剛剛被鄭秀妍泡冷的水衝進自己的鼻腔,讓她嗆了好大一口,才狼狽爬起。

 

    「這是小允送給我的錶,妳沒資格幫我拆。」鄭秀妍裸著身子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金泰妍傻楞的泡在浴缸,一點自己裸身的害羞都沒有,抓了浴巾擦著自己的身子拿著浴袍往門外走。

 

    金泰妍看著她的冷淡對應,頓時腦袋一陣空白,她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做甚麼,也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

 

    等到她爬起來,看到鄭秀妍擦乾身子把浴巾往沙發一丟,撩起浴袍穿起來,在鵝黃的燈光下,金泰妍這才害羞起來。

 

    鄭秀妍…真得很美,很誘人。

 

    「我不招呼妳了,妳弄好妳自己快點離開。」鄭秀妍沒有發覺到任何異樣,要金泰妍自己打理自己,不想理她了。

 

    金泰妍移開視線,低下頭發現自己全身都在顫抖,好冷…

 

    關上浴室的門,趕緊把自己衣服扒掉,金泰妍開了熱了點的水淋著浴,整個人都重播著今天的種種。

 

    這樣的鄭秀妍,真的超乎她原本的想像。

 

    她沒有…過的很好。

 

 

 

 

    等到金泰妍走出來,看到的就是捲縮在床邊的棉被團,猶豫了一下,她走上前,看著那人的面容。

 

    鄭秀妍皺著眉,額頭上冒著冷汗,顯然喝醉酒的她很不舒服,身子幾乎快要變成蝦米狀的捲臥。

 

    「很不舒服嗎?」金泰妍輕聲喚她,卻沒有得到回應,鄭秀妍已經失去了意識般的嚶嗚…

 

    從冰箱裡面找到解酒液,金泰妍想要讓鄭秀妍坐起來喝掉,對方卻打死也不想要再動一下,埋入枕頭的臉怎樣都不抬起來。

 

    就在金泰妍無助的時候,救命電話倒響了,拿起來一看到是林允兒,讓她快速的按下接聽鍵。

 

    「聽秦禮說,妳把姐姐從他身邊帶走了?」林允兒的語氣談不上好,卻也因為知道鄭秀妍身邊是金泰妍而沒有太慌。

 

    「我跟她現在在飯店的房間裡…」

 

    「妳沒對姐姐無理吧?」

 

    「我不是那種人!」金泰妍氣吼,卻發覺鄭秀妍因為她的聲量而皺起眉,趕緊壓低聲音。「她看起來很不舒服,我現在不知道要怎麼辦…」

 

    林允兒在電話那頭嘆了口氣:「讓她睡吧,她喝醉就都會很痛苦,每次都這樣。」

 

    「每次?」

 

    林允兒輕笑,還在片場的她看著忙碌的工作人員,諷刺的說著:「不然妳以為她在國外度假?她是去工作的,這種應酬天天都馬有,她已經過這種日子好一段時間了,酒量倒一點都沒有變好。」

 

    「為什麼要讓她做這種傷害自己的事情!」金泰妍知道自己壓不下音量,索性走到隔間陽台去跟林允兒講。

 

    「我今天趕到的時候,她已經醉倒過一次了,她是抱著馬桶吐到沒力氣的!這樣只是單純的應酬?這根本是賣命!妳不是很保護她嗎?為甚麼還這樣無關緊要!」

 

    「金泰妍妳不要太過份了!妳以為自己憑甚麼說這些?妳以為她回去過鄭秀妍的日子很容易嗎?!」林允兒來氣,衝著她大罵。

 

    「我…」

 

    「妳這種關心可以把整個鄭氏撐起嗎?妳以為妳心疼她,她就可以脫下這些包袱嗎?叔叔就會好起來重新接手事業嗎?事實就是沒有!

 

    「她是被強迫推上這個位置的,這麼年輕,之前有只待在演藝圈的女人妳覺得會多順利?多少人會真的信服她?她為什麼要躲開韓國這邊的刁難,從國外分公司下手?妳以為這些很容易嗎?她幾乎是把她生命賠上去在經營公司才會有今天的鄭秀妍妳懂不懂?妳連張口指責的權利都沒有!」發覺自己說太多,林允兒揉揉太陽穴拉回原本要交代的事。

 

    「我打來只是要說我得等到明天早上才可以去接姐姐,妳就先讓姐姐在那裡睡覺,她呻吟一下就會過去了,她血循不好,妳跟飯店要了熱水袋讓她暖暖手腳就可以先離開了,如果姐姐還有意識跟她說我會去接她,要她別擔心…」

 

    金泰妍不記得林允兒還說了些什麼,只是在掛斷電話後茫然的走到床邊,看著那個痛苦不停輕吟的人。

 

    鄭秀妍完全忘記自己還在身邊,只是難過的顫抖著,金泰妍蹲下身子,握起那個緊抓著被單冰冷的手…心疼的看著她。

 

    「妳為什麼不好好的…」原本以為,只有自己慘淡就好,鄭秀妍高高在上,過著跟她不一樣的生活,有林允兒在身邊,順利…就好。

 

    但是不是,現在被她握在手心裏的手掌冰冷的像冰塊…她還記得,以前的她不會這樣的。

 

    到底是怎樣的生活讓妳變成這樣?

 

    「唔…沒有醉…我沒事…要遵守…約定…我還…可以…」鄭秀妍沒意識的握緊了金泰妍的手,像是做夢般的聲吟,眉頭皺的好緊好緊。

 

    金泰妍看著她幾秒,脫了鞋躺上床,伸出右臂還過鄭秀妍的頸脖,左手沒有放開她的手,把她抱入懷中。

 

    「沒事了…放心。」金泰妍把棉被重新蓋好,在鄭秀妍的耳邊輕哄。

 

    「我在、我在這裡。」

 

    鄭秀妍大概不習慣被約束,也太久沒有被別人抱著的經驗,在金泰妍的懷裡掙扎著,金泰妍一邊緊抱住她,用自己的體溫偎暖她,一邊一遍一遍的再她耳邊說著…我在…我在…

 

    「我可以…一個人…」鄭秀妍身子越來越冷,泰妍抱緊她。

 

    「秀妍,睡覺。」

 

    「我不怕…那些…算甚麼…」

 

    「乖了,睡啊…」

 

    鄭秀妍睡的極度不安穩,金泰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酒精的影響,鄭秀妍好像不停的夢到酒局,不停的輪迴,鄭秀妍只是不停的說,不停的說,金泰妍皺著眉,沒了辦法,唇壓上她的,把那些逞強吞入口中。

 

    那一夜,她在她懷中入睡,而金泰妍,一直沒有鬆開環抱著她的雙手…

 

 

 

 

    她睡著了,沉靜的睡著…鄭秀妍倦累地蜷臥在她臂彎沉沉睡去,金泰妍卻睜著眼,整夜無法入眠。

 

看著她的睡顏,她想起三年多前的她…

 

想起,溫柔純情,吻她時含蓄又可愛的神情,常會讓她情不自禁,一吻再吻。

 

    想起那個會向自己撒嬌,會對著自己笑得燦爛的她,還有想起好多好多。

 

    她還想起好多好多…但是,卻不是現在的鄭秀妍。

 

    她的臉有幾分憔悴了,眼邊有著掙扎出來的淚水,就連美麗的薄唇,都透出疲倦。

 

    大概也只有在這種時候,鄭秀妍毫無防備的睡著這一刻,她才可以這麼貪婪的看著她,兩個人才不再有隔閡。

 

    「…秀妍。」金泰妍輕聲喚著,小心的摸著鄭秀妍的臉蛋,緩緩的說。

 

    「我真的以為自己再也看不到妳了。」

 

    以為妳已經消失在自己知道的地方,不留一點痕跡的把所有想念都帶走,金泰妍以為她會回味著她給自己的所有濃烈情感,愧疚的過著一輩子。

 

    「但是妳卻再出現了,帶著一個我不熟悉的身分,出現在我面前。」然後,再一次的搶走她所有心思。

 

    「妳這樣…到底要我怎麼放著妳不管呢?」金泰妍難過的說著。

 

    如果她順利,自己可以退的遠遠的,不打擾她就看著而已,但是…

 

    現在的她卻捨不得,捨不得鄭秀妍。

 

 

 

 

    隔天一大早,泰妍被門鈴聲吵醒,這才發現自己看著鄭秀妍看到睡著了,抱著鄭秀妍的右手臂,酸麻得不像她的,勉強在不打擾鄭秀妍睡眠的方式起身,金泰妍去開了門。

 

    「妳怎麼還在?」林允兒帶著大墨鏡,出現在門外,金泰妍閃身讓她可以進來。

 

    林允兒一邊走進一邊唸著:「我不是說了妳可以先離開嗎?妳不知道姐姐她很不想要看到妳嗎?」

 

    「……」金泰妍一臉無語,看著林允兒走近房間後就一直數落,不好多說甚麼。

 

    「別罵了,她衣服被我弄濕了,所以留在這邊過夜。」

 

    「妳什麼時候醒了?」金泰妍有些驚訝,她一直以為鄭秀妍沒有意識。

 

    鄭秀妍瞄了她一眼,沒有回答她,轉過頭看著林允兒脫掉墨鏡坐在床邊看著她。

 

    所以她知道自己抱了她一整夜嗎?金泰妍有些疑惑…

 

    「秦禮那沒用的被我罵過了,姐姐妳下次這種場合不要再帶他了!一點用都沒有。」

 

    「小允。」

 

    「姐姐,妳要不要喝…?!」沒等林允兒反應,鄭秀妍就攬住林允兒的脖子,嘴巴湊過去吻住允兒的唇,金泰妍瞪大眼,看著此景說不出話。

 

    「姐姐…等…」林允兒想要離開,她被鄭秀妍吻得有些喘不過氣,才離開又被吻上。

 

    鄭秀妍抱住允兒,整個人埋近她的懷裡,這讓林允兒全身抖了一下,反應不過來。被自己的姐姐親,感覺實在不大好。

 

直到兩個人分開,鄭秀妍才喘氣,埋近允兒的肩窩,說出不大不小的音量:「我不喜歡自己有別人的氣息,讓我再抱一下。」

 

    這句話一說,整個氣氛都僵掉了,金泰妍整個人僵在一旁,有些不知道要怎麼回應。

 

    別人的氣息…

 

    「妳對她怎麼了?不是要妳不准碰她嗎!」林允兒發覺到鄭秀妍的異狀,頓時怒火全起,剛剛被侵犯的事情被她拋到腦後。

 

    雖然細小,但是鄭秀妍在發抖。

 

    「我…沒有,只是她一直睡不好…就抱著她…」金泰妍只覺得此刻的自己萬分狼狽,鄭秀妍根本不歡迎她,也從不情願跟她待在同一個空間…

 

    林允兒抱緊鄭秀妍,心裡有些感嘆…看來,不是完全沒反應嘛。

 

    只是被抱著,就反應那麼大?只是不知道是好是壞。

 

    看著鄭秀妍連看都不想看金泰妍的臉,還有現在專注的抓著自己衣服的眼神,林允兒只想嘆氣。

 

    她已經下戲了,為什麼還要演?

 

    「等我一下,姐姐。」林允兒親了鄭秀妍的臉頰,緩緩的鬆開那個抓著自己的手,站起身子走到金泰妍面前。

 

    「妳先離開吧。」林允兒脫下自己的大衣,披到金泰妍的身上。

 

    「這裡不歡迎妳,妳這樣嚇到姊姊了,她不喜歡被我以外的人碰。」林允兒瞪著金泰妍,眼神透露著醋意,這讓金泰妍有些反應不過來。

 

    「昨晚叫妳離開,是為了姊姊,也是為了我。」林允兒在心中嘆氣,表面倒還很鎮定:「姐姐她是我的。」

 

    金泰妍咬住唇,看著林允兒的臉,隨即笑了,這讓林允兒有些錯愕。

 

    「笑什麼?」林允兒不覺得自己的演技會被看出破綻。

 

    金泰妍只是笑,然後走近林允兒,抬起的眼神透露著不一樣的情感。

 

    是忌妒…是濃濃的不甘。

 

    「那妳一開始就不該找我來顧她,也不該讓我看到她那一面。」

 

    她現在,可以說是重新的陷進去了…

 

    是林允兒自己把她推到面前的,現在是要她放,也放不下。

 

 

 

 

    穿著林允兒的大衣,金泰妍有些茫然的走在飯店大廳,那幕吻一直在她腦中,鄭秀妍吻的迫切,林允兒給的包容。

 

    金泰妍怎麼也沒想到,鄭秀妍…會選擇林允兒,所以秦禮是擋箭牌嗎。

 

    走出飯店大門,金泰妍抬頭,看著樓上的窗戶,心裡只有鬱悶,短短一個晚上,她知道了很多,卻也看清了。

 

    她還愛著鄭秀妍,但是鄭秀妍,卻不愛了…

 

 

 

 

    飯店這頭的鄭秀妍脫下浴袍,在林允兒面前換起衣服,一點也不尷尬。而林允兒也習慣性的坐在沙發,看著鄭秀妍換衣服。

 

    「我覺得金泰妍也太好騙了。」

 

    「那是因為我吻了妳。」鄭秀妍像是討論天氣般的說著。

 

    說到這林允兒嘆氣:「妳也該給我點時間做好心理準備吧。」

 

    「跟姐姐接吻需要什麼準備?」鄭秀妍穿上套裝外套,挑著眉看著林允兒。

 

    鄭秀晶可重來都不要求做心理準備。

 

    「……」允兒完全不想說話,反正…可以讓鄭秀妍開心點也好。

 

    反正,她也沒有甚麼人會跟她吃這種醋了。

 

    「姐…」

 

    「嗯?」鄭秀妍穿起高跟鞋,轉過身子坐到林允兒身邊的單人沙發。

 

    「妳還是沒有完全忘記金泰妍,對吧?」不然不會反應那麼大,林允兒幾乎很久沒看到了,鄭秀妍的無助。

 

    金泰妍只用了一個擁抱,就這樣了,那這三年堆砌起來的東西,真的不會被打破嗎?

 

    林允兒有些太過小看金泰妍的影響力了。

 

    「…允兒。」鄭秀妍終於看著她,表情有些嚴肅。

 

    林允兒望進鄭秀妍的眼眸,卻還是看不出一絲光芒跟波動。

 

    「我只是覺得,我比我想像中,還要討厭她。」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