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第七十八章

 

那個輕易受傷,輕易流淚

輕易痛的我,還記得嗎?

       現在也還是那樣,看到這樣的我

會怎么樣呢?

 

    鄭秀妍那次的酒局雖然效果不大,不過還是有一定的結果,至少在sunshinee剛起步的這個緊要時刻,沒有落井下石的窘境。

 

    高跟鞋叩叩叩叩的走在sunshinee的走廊上,鄭秀妍冷著臉出席了今天準備的記者會。

 

    主角不是她卻由她出面主持。

 

    〝請問傳出Tiffany暫時引退是真的嗎?〞

 

    〝關於Tiffany小姐母親在國外逝世是否有關?〞

 

    〝請問這樣推掉代言跟廣告,sunshinee的損失會要Tiffany小姐賠償嗎?還會與她續約嗎?〞

 

    〝sunshinee現在旗下最紅的歌手就是Tiffany吧,這樣是不是對剛起步的sunshinee有困擾?〞

 

    一堆一堆的問題,鄭秀妍卻沒有表現出太多的表情只是冷淡的看著他們問著,直到大家都發覺到鄭秀妍的態度才慢慢安靜下來。

 

    「你們。」鄭秀妍開口,講話的速度不快不慢,眼睛盯著他們看,讓記者媒體們一陣寒顫。

 

    「我旗下的藝人還輪不倒你們這樣消費她。」鄭秀妍一句話讓記者媒體們沸騰,大家都爭論著,有不屑,也有對鄭秀妍態度的指責。

 

    鄭秀妍站起身子,反倒淡淡的扯開笑:「那我問你們,你們這些問題對於一個剛失去家人的人,姑且不管她是不是演藝圈的人,你們覺得殘不殘忍?」

 

    「……」

 

    「我希望你們能再她回到韓國時給她該有的尊重,她是藝人,但是面對那些難過的事情,她只是個女人,一個平凡人。」

 

 

 

 

    「沒想到鄭秀妍那個女人還是很有原則的嘛!講話真酷,幸好她是我們的老闆,妳看她剛剛那眼神,是她的敵人絕對很慘。」

 

    「……」金泰妍在電視機前面漠漠的看著,反倒秀英很激動。

 

    泰妍站起身子,拖著棉被的身子有些好笑,就像隻蝸牛一樣,拖回房間。

 

    「金泰妍,妳真的不去看醫生嗎?」崔秀英也進到她的房間關心對方,金泰妍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就重感冒了兩三天,一直到今天燒才有些退,秀英這幾天幾乎快要擔心死了。

 

    「不去…」權侑利有幫她打過點滴,她還死不了。

 

    「要不是黃美英她不在,我看妳感冒會更早好!」每次金泰妍感冒,黃美英都會想辦法讓金泰妍吃那個她不愛吃的藥。

 

    金泰妍搖頭:「秀英,我不能總是接受她的好意,這樣對她不公平。」

 

    「也是啦,她現在應該也沒時間關心妳了。」崔秀英有些難過的說著,聽到那噩耗她也很為Tiffany難過。

 

    所以,比起金泰妍的感冒,現在反倒更要擔心黃美英了。

 

    「妳有沒有她的消息?」金泰妍問崔秀英,卻也只是一樣得答案,Tiffany出國後就沒有消息再傳回來。

 

    「唉…現在也只有等了。」

 

    不過沒有讓等她太久,很快她就被帶去見Tiffany,而帶她去的人,是鄭秀妍。

 

    當聽到秀英說鄭秀妍要帶著自己去美國探訪Tiffany時很震驚,秀英委婉的表示這是鄭秀妍考量過後的決定。

 

    「她說妳跟美英的關係比較好,帶著妳去探訪也剛好可以有安慰的效果,說不定可以更快讓黃美英快點歸國…工作…」秀英說的有些來氣,前幾天對鄭秀妍的評價全部推翻。

 

    「說到底她根本來是希望黃美英可以回來幫她賺錢嘛!記者會說的那麼好聽,沒幾天就要抓著妳去把美英要脅回來,真只是個勢利的商人一枚!」

 

    「秀英,不要這樣說她。」金泰妍說完一陣狂咳,撐著渙散的身子整理著行李,順便阻止了崔秀英的碎念。

 

    「她有她需要考慮的事情…」就算現在的鄭秀妍變得再不一樣,再勢利…她都不想要有人批評她。

 

    撥了通電話給權侑利,要她幫忙照顧夏妍幾天,金泰妍就隨著崔秀英前往機場去了。

 

    鄭秀妍看到金泰妍沒有太大的反應,那一晚的所有事情好像根本沒發生,只是帶著墨鏡瞄了她一眼,就轉過身子準備登機了。

 

    她們一群人都坐在頭等艙,飛機飛馳在湛藍的天空中,離落地還要一段距離,鄭秀妍想要趁這個時間睡一會,卻一直被人干擾。

 

    從剛剛開始,金泰妍就一直輕咳,還讓空中小姐上前關切的幾次。

 

    「她感冒了。」走到崔秀英跟金泰妍的座位邊,鄭秀妍不大開心的直述著。

 

    「呃?對…對,她感冒好幾天了,說是幾天前著涼了。」崔秀英有些害怕現在的鄭秀妍,跟以前的她不一樣,同樣是冷著一張臉,現在的她就是一點人情味都沒有,眼神是真的連溫度跟情感都找不到。

 

    鄭秀妍皺起眉,看著那個不停輕咳的金泰妍,淡然開口:「難不成現在還要人餵?很吵妳知不知道。」

 

    「喂…」雖然恐怖,但是這樣數落病人,連崔秀英也覺得金泰妍很可憐。

 

    再說應該沒有人比鄭秀妍更清楚,金泰妍體弱容易感冒,卻也最怕吃藥了。

 

    鄭秀妍沒有理會,只是轉過身子丟下一句:「妳妨礙我睡覺了。」說完頭也不回的走回她的座位上。

 

    「她真得很過份耶!妳是病人,原本也是可以在家裡好好休養,要不是她把妳拖出來說要妳去當勸說人,妳哪會在這裡妨礙她睡覺!」崔秀英氣不過,幾乎想要賭上自己工作上去跟她老闆討回公道,倒被金泰妍拉了下來。

 

    「幫我拿藥來吧,一直這樣咳也不是辦法,我不想吵到人。」泰妍起身把口罩拉下來,第一次自己乖乖吃藥。

 

 

 

 

    一到洛杉磯,鄭秀妍準備的人很快就在機場等著她們的到來,鄭秀妍在美國待了三年,沒有覺得甚麼陌生的,一下飛機就隨著隨扈一路往機場外走,金泰妍跟崔秀英跟著她的步伐,坐上了跟金泰妍同一輛的長型轎車。

 

    「待會會先去飯店,我已經事先請人準備好喪禮服,妳們換裝好我們就前往Tiffany小姐家。」

 

    鄭秀妍想的周到,這是金泰妍跟崔秀英兩個一下飛機,連時差都還沒調過來的唯一感想。

 

    「金泰妍。」在跟旁邊貼身助理討論好事情,鄭秀妍突然轉過頭喚她。

 

    「在!」這是鄭秀妍下飛機後第一次喚她,讓金泰妍正經為坐起來,一旁的秀英有些想掩面。

 

    還〝在!〞…這兩人…是主僕關係嗎?

 

    「等等需要妳好好安慰Tiffany小姐,以妳們兩個人的關係,我相信她看到妳出現一定會非常開心。回國處理演藝圈的事情也會比我自己一個人前往來得有效果。」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的表情沒甚麼波動,話語充滿著鼓勵,卻不是金泰妍現在想看到、聽到的。

 

    「我們的…關係?」金泰妍小心的看著鄭秀妍。

 

    鄭秀妍喝了口助理遞給她的礦泉水,對她說著:「雖說是妳們的老闆,但是我多少也算是有待過演藝圈,這次事情特殊,我不會反對妳跟她互動平凡點,只要妳可以把她帶回去,妳們要怎樣我不管。」

 

    崔秀英跟金泰妍都錯愕的看著鄭秀妍,泰妍她努力想要從鄭秀妍的話聽出另一層意思,一點點的吃味或是排斥都好…卻沒有。

 

    鄭秀妍被看的不太開心,冷聲道:「妳不能達到我的要求是嗎?」

 

    「……」金泰妍從不想要放棄,她多麼想要從鄭秀妍眼中看到些什麼,卻總是一片平靜。

 

    「我會努力。」

 

    結果在最快時間,她們就來到了Tiffany在洛杉磯東邊不遠的戴拿蒙巴爾市的老家,或許美國真的地大,Tiffany的家好大好大,獨戶的莊園氣派,不過卻氣氛凝重,大家都穿著深色西服,表情黯淡。

 

    秀妍隨著助理一起去像Tiffany的父親打招呼,金泰妍四處張望,卻沒有見到那個讓她們擔心的人。

 

    「找Stephanie嗎?」金泰妍回神,看到Tiffany的父親和善的問著,只是點頭。

 

    她知道…Stephanie是Tiffany在這裡的名字。

 

    Tiffany父親告訴她,Tiffany正在樓上媽媽的書房,一個人在那邊看照片,泰妍點頭,邁開步伐走了進去。

 

    「讓她一個人去。」鄭秀妍攔住要跟著上前的崔秀英,強硬的把她留下來。

 

    「可是…」她也很擔心啊。

 

    「金泰妍是最有讓那女生安心下來的人,那女孩從來都對她特別,不是嗎。」鄭秀妍看著崔秀英,平靜的說著。

 

    崔秀英看著鄭秀妍,突然開口問:「妳都沒有感覺嗎?」

 

    「什麼感覺?」鄭秀妍不解。

 

    「妳…妳讓金泰妍去找她,心理都沒有一絲絲波動了?妳們以前明明…」

 

    「崔秀英。」鄭秀妍打斷她的話,覺得對方的問題很無聊。

 

「她們兩個現在在我眼中是一樣的地位,都是讓我公司能穩健發展下去的重要人物,我會重視她們,但絕沒有妳想的那種無聊感覺。」

 

    「剛剛那個人是金泰妍對吧。」Tiffany父親看著她們一來一往,和善的淡笑。

 

    「她是。」鄭秀妍立即禮貌的回應。

 

    Tiffany父親隨即有些苦澀的笑了:「我該感謝她,這次肯出面在我女兒身上表現關心…」

 

    「伯父你別擔心,我想她們兩個會順利的。」鄭秀妍扯開笑,讓崔秀英覺得這人無情的不像人。

 

    這算是對前情人的態度嗎?也太冷了。

 

    Tiffany父親看著這個站在他面前的年輕女子,有些善意的看著她:「小姐妳剛接手她們公司,應該不了解那兩個孩子之間,更不了解金泰妍那孩子吧。」

 

    「我跟金泰妍還有令嬡多年前有過一面之緣。」鄭秀妍說謊連氣都不會喘一下。

 

    Tiffany父親自然不知道她們三個人的糾纏,不然他也不會多說了。

 

    「她們變很多,我之所以感謝金泰妍可以特別過來,是因為…」

 

 

 

 

    當金泰妍走入房間時,她沒有聽到預期的哭聲,房間格外的安靜,落地窗打開的關係,外面的微風與暖陽一陣陣的吹進,讓這間房間格外舒服。

 

    她站在門外有好一會了,卻沒有立刻走近那人身邊。

 

    Tiffany就坐在房間中間的雙人床邊,靜靜的翻著相簿,她沒有發覺金泰妍近來,一直到金泰妍跟著在她身邊蹲下來一起看著相簿,她才回神。

 

    「她沒事?」Tiffany突如其來的問題讓金泰妍摸不著頭緒,疑惑的看著她。

 

    「鄭秀妍。」Tiffany今天有點惜字如金。

 

    「她?啊…」金泰妍反應過來Tiffany問的事那天鄭秀妍喝醉的事情,有些侷促。「還好吧…」

 

    「我想她應該過的很好。」

 

    「怎麼說?」

 

    「不然妳不會在這裡,不會放下她來看我。」Tiffany說的話沒惡意也沒有任何起伏,卻讓金泰妍羞愧的低下頭。

 

    「美英,我對不起妳,沒有第一時間陪在妳身邊。」

 

    Tiffany摸著相本,搖了頭:「妳不用跟我道歉,妳沒欠我什麼。」

 

    泰妍懊惱的低著頭,抓住Tiffany的手:「不,我知道我很糟糕,妳應該要怪我的,一點點也好…」

 

「泰妍。」她還想要說些什麼,卻被Tiffany揚聲制止了。

 

    金泰妍看著Tiffany,只見對方笑著:「妳不糟糕,妳只是失去了變好的動力而已。」

 

    「而且,妳也對我不壞,就因為妳不壞,所以妳從來都不忘了讓我意識到,妳不愛我。」

 

    「美英…」泰妍吞口口水,才緩緩的說:「先不說這個,這次妳母親的事情,我很遺憾…妳一定很想見到她最後一面…」

 

    「泰妍…不用勉強對我說這些啊…」Tiffany心疼的撫住泰妍的臉頰,然後抱住她。

 

    「我想安慰妳…」泰妍悶悶的說著,然後有開口:「母親是最偉大的,妳一定很難過,我可以體會…」

 

    「大傻瓜!」槌了泰妍一下,差點想要拿布堵住泰妍的嘴。

 

    泰妍這三年最大的禁忌,除了Jessica…鄭秀妍已外,就是母親了。

 

    提到任何跟母親有關的事情,泰妍都會不舒服,也都會情緒低落,所以她本來就不期望泰妍會來到美國參加自己母親的喪禮。

 

    「妳不來我也不會怪妳。」

 

    泰妍看著Tiffany那張平靜的臉,搖頭再搖頭:「美英,妳可以哭。」

 

    「蛤?」Tiffany看著金泰妍,有些反應不過,感覺到金泰妍雙手撫上她的頰,一陣顫抖。

 

    「很多事情,妳一定很後悔吧,像是之前毅然決然留在韓國的演藝圈,妳說媽媽那時很反對因此很常跟她大吵,還有進入演藝圈以後受到的各種磨練,常聽妳說妳欠妳媽媽很多〝對不起〞,很多〝我愛妳〞…」

 

「我絕對不會笑妳,我沒資格,當年…妳不也看過…」金泰妍撫著Tiffany的臉蛋,一下、一下,Tiffany看著此刻泰妍臉上的溫柔,想到了三年前泰妍在小公園的臉龐。

 

    Tiffany紅了眼眶。

 

    她還記得…金泰妍那年在小公園的話。

 

    〝沒有對不起了…因為我媽媽死了。〞

 

    「嗚…DaeDae…我…我沒有媽媽了!!」Tiffany眼淚啪搭啪搭的滑落,像是水龍頭一般,轉眼間就淚濕了整張臉,趴在泰妍身上嚎啕大哭。

 

    「媽媽她…聽不到了,我的對不起、我的我愛妳,為什麼我要離她那麼遠?聽不到了…聽不到了…這世界上,我再也沒有媽媽了!」

 

    Tiffany哭的悲戚,讓金泰妍也動容的抱住她,眼淚跟著滑落。

 

    那句〝我沒有媽媽了。〞幾乎快要把金泰妍的心給重重打碎,金泰妍閉緊眼,跟著Tiffany一起抱頭痛哭。

 

    她也…沒有了。

 

    兩個人幾乎快要把屋頂給哭翻了,樓下來有很多賓客都開始騷動,大家都關心樓上人兒的哭聲,Tiffany父親心痛的看著樓上,對著賓客點點頭:「我女兒她需要發洩,大家不要介意。」

 

    崔秀英在第一時間就上樓,有些驚訝的看著早她之前不知道多久就趕到的鄭秀妍,屋裡的兩個人緊緊抱在一起,那哭聲讓房外的兩個人都沉默,也沒有上前打擾的空間,只是在門口慢慢等到兩人可以平靜下來。

 

    只是沒想到哭到聲嘶力竭而體力不支的,是金泰妍。

 

    當她癱軟在Tiffany的懷裡,整個人昏過去時,Tiffany才從那深沉的重量反應過來,抬起頭看到門外的兩個人,顧不得尷尬急喊:「快過來!DaeDae她!」

 

 

 

 

    回復意識,睜開眼睛的瞬間,金泰妍是茫然的,她不熟悉的天花板,不熟悉的空氣,讓她在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醒了?」轉過頭,看到的是崔秀英從沙發上面站起來朝她走進,金泰妍撐起無力的身子。

 

    「這裡是哪?」

 

    「飯店。」崔秀英遞了杯水給她,順便把藥也塞到她手裡:「妳給我乖乖吞下去!妳生病嚴重到昏倒妳都不知道嗎?!」

 

    「我只是太激動…」泰妍虛弱的說著,不大想吞藥,卻看到崔秀英又塞了顆糖給她。

 

    「美英給的?」

 

    「妳還知道!讓一個現在極度難過的人擔心妳,妳羞不羞恥啊!」崔秀英無奈的瞪她,看著金泰妍慢吞吞的吃藥。

 

    「秀妍呢?」金泰妍抬起頭,她印象中好像在昏倒前有看到她的臉。

 

    「她留在黃美英的宅邸了,妳突然昏倒讓大家都嚇到,她留在那撐著場面比較禮貌啊。」崔秀英本來想要叫鄭秀妍跟著昏倒的金泰妍一起回來的,卻被鄭秀妍拒絕了。

 

    一句〝妳是她的經紀人,應該是妳照顧她。〞而輕鬆回絕了。

 

    「這樣啊…」金泰妍有些恍神,吃完藥重新躺回床上。

 

    現在的鄭秀妍,不在是那個以前的女孩了…那個看到自己難過不舒服而皺眉緊張的Jessica。

 

 

 

 

    黃邸,鄭秀妍住在客房裡處理著公事,剛結束一個視訊會議的她鬆口氣,起身往陽台走去。

 

    「還沒睡嗎?」沒想到這裡的陽台是相通的,在她隔壁房間的Tiffany也同樣還沒就寢。

 

    鄭秀妍頓了步伐,搖搖頭然後才回應:「聽崔秀英說金泰妍醒了,燒也退了,妳可以不用擔心。」

 

    Tiffany看著她好一會,才扯開笑:「我沒有擔心她啊。」

 

    鄭秀妍點點頭,安靜的站在她身邊,打算等心裡默數到60秒就提議離開回房。

 

    「妳呢,妳不擔心她嗎?」

 

    「她現在不在宣傳期,沒有甚麼影響到我。」鄭秀妍說著,內心數到10秒了。

 

    「Jessi…」

 

    「是鄭秀妍。」沒說完,Tiffany就被對方更正了,撇撇嘴繼續問。

 

    「妳回來看到金泰妍,有什麼感覺。」

 

    「沒什麼感覺。」20秒。鄭秀妍回答的簡單,臉上還是一臉平淡。

 

    「妳不覺得她變了很多。」

 

「是嘛。」30秒。

 

鄭秀妍隨性的回應,讓Tiffany有些怒火。

 

    「什麼叫做是嘛?妳總得有個感覺吧。」Tiffany又開口:「我跟她一直都是朋友,她到現在都還是愛妳的,當年一切都是誤會…」

 

    40秒。鄭秀妍轉過頭,一臉有趣的看著Tiffany,像是覺得她可笑般的勾著笑:「妳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什麼?」

 

    「當年跟她談戀愛的,是個叫做Jessica的女人,但那個女人不是我,她現在愛不愛關我什麼事?」

 

    「妳在說什麼啊…妳不就是Jessica?」

 

    鄭秀妍的60秒到了,轉過身子準備要走,卻被Tiffany拉住,知道對方非要她回應不可,鄭秀妍轉過臉看著她。

 

    「Jessica在三年前就死掉了,徹徹底底的死掉,永遠、永遠都不會在出現,現在在這軀殼的是鄭秀妍,鄭秀妍不會去愛金泰妍。」說完還不忘把對方嚇傻的手掰開,道了晚安才離開。

 

    Tiffany蹲下身子,剛剛那一刻,她了解到鄭秀妍的意思,因為鄭秀妍的眼神跟以前見過幾次面的Jessica完全不一樣,沒有情感,只有冰冷跟黑黑的眼眸。

 

    Jessica早就,不存在在鄭秀妍的身子裡了,徹底死掉。

 

 

 

 

    隔天一早,泰妍就趕到了Tiffany的家,今天是最後的道別式,全部人都一起在庭院外回顧著Tiffany母親生前的點點滴滴,泰妍坐在最後一排的位置,看著那投影片上一章章的照片,跟著感染了傷感的情緒,眼眶泛紅著。

 

    鄭秀妍為防金泰妍再度昏倒,特別請崔秀英還有一個保鑣今天都緊跟在她身邊。

 

    站在比較後面,鄭秀妍看著很多人擦著眼淚,心思倒飄的有些遠。

 

    昨天其實找完Tiffany父親後,她就先秀英一步早早上去了,本來只是想要道別先回酒店處理事務…

 

    〝她沒事?〞

〝她?啊…還好吧…〞

我想她應該過的很好。〞

〝怎麼說?〞

〝不然妳不會在這裡,不會放下她來看我。〞

    〝美英,我對不起妳,沒有第一時間陪在妳身邊。〞

 

    她自然知道,Tiffany搭飛機匆忙離韓的那天,正是自己喝醉在酒店遇到金泰妍的同一天…

 

    〝不准你碰她!〞

〝她我會照顧…〞

〝給我滾!〞

 

    看著那個縮在座椅上的背影,鄭秀妍抿著唇,冷淡的看著。

 

    『金泰妍那孩子,已經沒有心力再在任何人身上,那孩子,受傷太深了。』Tiffany父親那時候對著她說的話,還有金泰妍每每看自己的表情。

 

    「越看越討厭了。」

 

    而站在前旁的Tiffany卻剛剛好看到了鄭秀妍凝視的方向,怔愣了一會,若有所思。

 

 

 

 

    「詳細的事情公司會在妳回國後做好準備,妳過幾天在回來沒關係,這段時間就讓金泰妍多陪在妳身邊吧,如果有任何需要配合的,公司也會盡全力的為妳做準備。」

 

    鄭秀妍要先一步離開回國,不忘對Tiffany表達慰問跟體諒,就連一旁的崔秀英都覺得很恐怖,也太在乎Tiffany了。

 

    「我很重要嗎?」Tiffany向來直爽,看著鄭秀妍直接問。

 

    鄭秀妍看著她,扯開笑:「妳當然重要,妳是公司最大的支柱之一,我不會讓公司失去妳。」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的眼神,黯然的別開頭。

 

    現在鄭秀妍的重視,不再是只為她了。

 

    Tiffany只瞄了一眼金泰妍的表情,隨即抓住鄭秀妍的手。

 

    她下定決心了,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母親過是讓她情緒不穩有些暴造加上無法細部思考。

 

    但是…

 

    「那好!我的要求很簡單,回韓國後,我想跟妳住!總裁也是女生,讓我借住應該沒問題吧?」

 

    看著鄭秀妍沉默的看著她,還有金泰妍跟崔秀英在一旁的詫異,Tiffany勾起笑。

 

    她要親手扯開,鄭秀妍的假面具!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