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在Tiffany回國後,就立刻入住鄭秀妍的宅邸,鄭秀妍回國後,為了可以更方邊工作,在公司不遠處有一棟單身公寓,她並沒有跟鄭家人同住在一起。

 

    鄭秀妍雖然不懂為什麼Tiffany要提出這種條件,但是也沒多問,只是讓鐘點傭把客房打掃好等著這個暫時室友入住。

 

    「我這樣難道不會讓妳很不自在嗎?」看著靠在門邊看自己整理行李的鄭秀妍,Tiffany問著。

 

「不會。我真要忙私事會在書房或是我房間處理。」鄭秀妍說完,轉過身子就離開了她的視線。

 

    「還真敢說,我就看看妳的真面目。」Tiffany小聲的說著,吐了吐舌頭。

 

 

    她本來來的目的就是要挑戰鄭秀妍的,她就是覺得現在的鄭秀妍很假,跟當年那個Jessica差也差太多,就連她看到都覺得驚訝,更何況金泰姸。

 

所以這次借著自己這時期,公司對她的要求都予取予求。她想要看看在外面掛著一張面具的鄭秀妍,私底下倒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一起生活的話,她應該可以看到破綻。

 

    另外,她也想看看,這個讓掌握金泰妍所有情域與喜樂的女人,是有什麼魅力。

 

 

 

 

    接下來的幾天,Tiffany幾乎被鄭秀妍澆熄了之前的鬥志,她根本沒有辦法行動,雖然她是在放假很沒錯,但是鄭秀妍那個人卻是個大忙仁,有家也不會回的樣子,一天到晚都不見人影,房子的作用就像是專門給她睡覺似的,到現在沒過凌晨鄭秀妍的房間永遠是空的。

 

 

 

 

    「在想什麼?」突然,一股冰涼放到自己手上,Tiffany抬頭,看到泰妍遞給她一杯冰飲,疑惑的看著她。

 

    對啊,自己一個人太無聊,所以跑來sunshinee這邊找今天有練習生音樂課的金泰妍身邊串串門子。

 

    「抱歉,打擾妳工作了吧?」

 

    「不會,學生剛好回去了,時間上比較彈性了,等下再進錄音室工作就可以。」泰妍對她扯開笑,現在她定期有在sunshinee的練習生中做講習跟課程,今天才會出現在這裡。

 

    「妳的心情,還可以嗎?」泰妍小心的問著,面對母親的過世,她擔心Tiffany在逞強。

 

    Tiffany心裡一陣暖,看著泰妍笑:「我好好的,妳不用擔心。」

 

    「不過,金泰妍。」Tiffany的話讓泰妍有些反應不過來。

 

    「什麼?」

 

    「妳當初怎麼會喜歡上一個那麼冷的冰塊女王啊,我跟她相處了快一個禮拜,都快要被她凍死了!」

 

    金泰妍對她的調侃有那麼一小瞬間反應不過,隨即笑了。

 

    「妳說鄭秀妍?」

 

    「不然還有誰?妳目前為止不是只愛她的一人嗎?」Tiffany瞪了她一眼,隨即聳聳肩:「這次本來想趁著機會好好看看,鄭秀妍那女人倒底有多好,讓DaeDae妳喜歡那麼久,就連她現在變成那副死臉樣妳也愛,結果…我覺得DaeDae妳根本有被虐傾向。」

 

    她覺得鄭秀妍整個人既無趣,又一點反應都沒有,她現在超後悔自己提意要住一起,面具扒不成,還反倒被鄭秀妍真面目給憋得慌。

 

    金泰妍沒有回答Tiffany的問題,只是注視著她,直到Tiffany都有些尷尬了,她才開口。

 

    「美英,謝謝妳。」泰妍知道她懂,她謝她的是什麼。

 

    這是Tiffany第一次再她面前那樣自然的跟她聊鄭秀妍,沒有一絲絲的妒忌,也沒有對自己的迷戀。

 

    黃美英對她,是真的放下了。

 

    「DaeDae…我發現我不愛妳了。」Tiffany嘆口氣,對著金泰妍鄭重的說,眼神裡面,有些懷念跟不捨:「但是,我很開心我曾經追隨過,對妳得執著。」

 

    可能因為自己不常對泰妍說種話,Tiffany低下頭,緩緩的說:「但是,現在我最大希望就是妳能幸福,我希望,我曾經得初戀不至於過的太差。」

 

    所以,她才會提議要住到鄭秀妍家裡,因為她知道…

 

    金泰妍被鎖住的幸福,在那個女生手裡。

 

    「妳不用擔心我,那是我跟她的事。」泰妍輕笑,敲了敲Tiffany的頭:「而且,妳不了解她。」

 

    泰妍摸了摸自己衣領下的項鍊戒指,緩緩的說:「鄭秀妍她,其實很溫柔。」

 

    只是現在被藏的太深、太底了。

 

    泰妍簡單的跟Tiffany聊了一下,才去工作,臨走前,泰妍柔了柔Tiffany的髮,「有事情打給我,不要想太多,知道嗎?」

 

「好啦!囉嗦耶!」拍開她的手,跟她打完哈哈,Tiffany看著泰妍的背影,默默的呢喃。

 

    「我會好好的,所以,我不會再依賴妳了,金泰妍。」

 

 

 

 

    揮別金泰妍後,Tiffany的臉色很快就拉下來了,看了看身邊剛剛還有金泰妍溫度的空慰,她覺得荒…回國後她才慢慢發現,自己最近怪怪的…她無法一個人太久,需要有伴陪著她,不然她的心情會很糟糕很失落。

 

    她隱藏的很好,很多人都說Tiffany放下得很快,對於母親過世的事情都比大家預料的還要輕微,但是…表面上沒事並不是真的沒事。

 

    她只是覺得她周圍的人,都不是那個有空閒可以聽她發牢騷的人,自己這樣…好懦弱,會被討厭的。

 

 

 

 

    「要出去嗎?」難得Tiffany回住處看到鄭秀妍正在屋裡,有些驚訝,下一刻對方卻打算要準備出門了,趕緊問:「不在家吃個飯嗎?」

 

    鄭秀妍被她的聲音弄得有些怔愣,顯然忙碌的工作讓她幾乎快要忘記自己家裡面還住著另一個人。

 

    「不用,晚上我跟人約好有事情要談,妳一個人吃吧。」

 

「是嗎…」

 

鄭秀妍拿起車鑰匙,正準備出門,卻一眼閃過了Tiffany那有些茫然的臉龐。

 

    Tiffany正在思考自己晚上要找誰蹭飯,她能蹭的人不多,崔秀英已經被她蹭了好幾天了,估計再去也只會被嫌煩,金泰妍最近在忙新專輯,幾乎是不吃不喝的在公司裡面工作,再加上今天下午已經去找過她了…

 

    「需要我陪妳吃晚飯嗎?」突然,鄭秀妍的聲音灌入她的耳朵,Tiffany有些被這問句嚇到了。

 

    Tiffany被鄭秀妍的問話弄得有些反應不過來,張大嘴巴傻傻的看著鄭秀妍。

 

    「要嗎?」鄭秀妍沒有理會她的驚訝,只是有耐心的再問了一次。

 

    「不…不不不,不用啦!我…我一個人可以吃飯!」Tiffany有些尷尬,自己的表現是那麼明顯嗎?她感覺鄭秀妍完全把她當沒人陪吃飯的小孩了。

 

    「是嘛,那就好。」鄭秀妍穿上高跟鞋,臨走前想到什麼又轉過頭:「有什麼事情可以打給我。」

 

    「這…這怎麼好意思…」

 

    鄭秀妍看著她侷促的樣子,勾起淡淡的笑:「妳都好意思住在我這裡了,怎麼就不好意思打給我呢?」

 

    不等Tiffany回應,鄭秀妍就拿著鑰匙離開了住處。

 

    「什麼嘛!我才不需要妳陪!!」Tiffany對著門口吐了吐舌頭,拿著電話跑回房間去。

 

 

 

 

    結果Tiffany發現,真的沒有人可以陪她吃飯,雖然因為演藝圈的關係,認識的人很多,但是還沒有一個是親到可以跟她一起吃飯的朋友。

 

    「我人緣有那麼差嗎?」Tiffany有些難過,看了屋內安靜的氣氛,她落寞的有些發慌。

 

    隨便套了件衣服,Tiffany決定放棄電話裡的好友名單,直接變裝到街上去走走,反正她素顏再加上眼鏡,應該不會讓自己太快被認出來。

 

    路上的街景形形色色,Tiffany卻找不到讓自己可以安下心的地方,越走心理越慌…

 

    金泰妍…

 

    或許這是她腦子裡面,現在最適合解救她的人,但是她卻提不起勇氣去找她…

 

    她知道金泰妍一定會安慰她,也一定會盡力的希望她好…卻不是自己此刻想要的。

 

    她已經累了,對於金泰妍的執著,很多時候她都覺得自己傻,為什麼要這麼堅持自己身邊的那個人非要是金泰妍?人家明明就沒那個意思…

 

    那次在飯店,雖然她口頭上叫金泰妍不用擔心她,但是當金泰妍真的拋下自己而跑去鄭秀妍身邊時,她還是…很受傷。

 

    果然,愛情並不是靠等待而來的。

 

    「妳不是Tiffany嗎?」身後的一聲呼喚,讓Tiffany在人群中有些窘迫,轉過頭想要看看後面那的不識相的傢伙,確被對方拉著自己的手跑到了人少的地方。

 

    「喂喂喂!妳是誰啊!」Tiffany的嗓門有些大,對方被她嚇到鬆手,轉過身子看著Tiffany。

 

    直到這一刻,Tiffany才發現對方的身份,是之前工作上認識的,知名電影公司的公關小姐。

 

    那個人看到Tiffany顯然很開心,個性也跟Tiffany一樣很自來熟,自願的要跟著Tiffany走一段路,一路上很有興致的問Tiffany最近狀況怎麼樣,家裡的事情還好不好之類的。

 

    「記者會?」Tiffany有些納悶的看著她。

 

    「妳不知道啊,妳們公司的老闆親自幫妳開記者會,目的是希望媒體可以在妳回國以後給妳點空間。」

 

    「妳說鄭秀妍?那女人哪時候這麼好了?」住在塌家這一段時間,她連一句慰問跟關心都沒有,她還以為鄭秀妍對於自己的任性很煩的,原來…

 

Tiffany有些詫異,她是有感覺到這次回國後,媒體比她想像中的還要安靜,但也沒想多,原來是鄭秀妍那個女人是先打好預防針?

 

    那個女生被她直爽的稱呼弄得傻愣了一下,笑道:「妳對妳老闆還真不客氣耶。」

 

    Tiffany這才被她說的有些尷尬,搔了搔頭:「會嗎?我平常這樣叫她,她好像也沒什麼不滿。」

 

    「妳們老闆對妳真好,哪像我們的老闆,還要給我們壓力,每次一部電影外表光鮮亮麗,還不是我們在幕後跑得死去活來。」那女生突然想到什麼,抓著Tiffany的手:「妳要不要演演看電影?」

 

    「蛤?」

 

    「不喜歡?」

 

    Tiffany趕緊搖頭,只是…演電影有那麼簡單嗎?

 

    那個女生笑著拉Tiffany走,一邊跟她說,她今天晚上要去見一個電影大導,主要也是要跟他商討新電影劇本角色的事情,看在她巧遇Tiffany的份上,決定幫忙引薦一下。

 

    「但是…我現在並不打算…」

 

    「唉唷!不要婆婆媽媽的!妳不是想要自己更出名更增加實力嗎?這種時候猶豫就輸了!」顯然那個女生很會看人,知道Tiffany的個性經不起激,三言兩語就讓Tiffany推不掉,也沒有面子推掉,兩個人很快就到了會面地點。

 

 

 

 

    鄭秀妍出門主要是跟sunshinee的一些股東吃飯,飯局是在sunshinee的高樓層舉辦的,鄭秀妍請來了五星級飯店大廚,讓她們可以一邊安靜的討論公事,一邊享用晚餐,順便在這過程中給一些糖果與鞭子。

 

鄭氏接手sunshinee的速度太快,手段也不大光明,公司裡面其實有很多聲音她知道,只是之前還在處理一些人員的問題而無暇管到這一塊,但是不解決也的確是以後掌管sunshinee還要進入娛樂圈的絆腳石。

 

    「希望鄭老闆妳最好守分寸一點,妳光在合約那一塊就得罪了不少人…」飯局上有人提出來,主要也是針對鄭秀妍大換新血頗有微詞。

 

這次的合約,讓很多原本是sunshinee的藝人沒有被公司續約,那些人資歷又不上不下,就這樣突然沒了工作跟簽約,讓現在網路上傳出一陣風浪。

 

    「那些多半都是敗壞sunshinee門風的小角色,沒有任何加分作用,對於這種非常時刻,公司沒有必要對她們仁慈。」

 

    「那Tiffany的事妳又要怎麼說?妳知不知道縱容她最近不活動在演藝圈對我們是多大的賠損!怎麼對她妳反而仁慈了?」

 

    「…Tiffany她的事情是迫不得已,沒人希望自己的親人死亡,公司保護她本來就是應該的。」

 

    「但也不該這樣縱容她!妳應該知道…妳沒有什麼好形象可以縱容她。」甚至有人已經聽說她搬到了鄭秀妍的家去,對於這種事情很多種說法。

 

    「我?」鄭秀妍放下紅酒杯,看著那些股東。

 

    「妳別忘了…妳以前在演藝圈後期的形象…同性緋聞一堆,我記得那時候吵得最凶的…還是我們公司的金泰…」

 

    〝啪!〞的一聲,鄭秀妍把酒杯扣在桌子上,眼神冰冷的瞪著說話的人。

 

    「老頭子。」

 

    「妳!妳叫我什麼!?」

 

    鄭秀妍輕笑,眼神卻一點笑意都沒有:「這種陳年往事你還拿提不是老頭子是什麼?你是不是忘了…」

 

    她站起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那群老古板:「我是鄭秀妍,不是當年任由媒體玩弄於鼓掌之間的蠢女人,就因為一個女孩借住我家可以弄我?」

 

    「你們…是不是太小看你們的總裁大人了?」

 

 

 

 

    金泰妍還留在公司,錄音室裡面的空氣太悶,讓她無聊的在公司閒晃,她喜歡到公司的頂樓吹風,繞一下頂樓當散步後在走下來。

 

    今天公司的電梯一直停在樓下,她轉向樓梯間打算走樓梯下去。

 

    「真是一場讓人消化不良的飯局啊!下次還要我跟那姓鄭的女人吃飯,提醒我先吃胃藥。」金泰妍沒走幾步,就發現為在高層的幾個股東,大概也因為電梯太久,而嫌棄的只好走樓梯。

 

    姓鄭的女人…不難想像是誰。

 

    「那小妮子真以為自己很強嗎?要不是我們這些叔叔伯伯們看在她老爸的面子不敢動土,早就狠狠教訓她一頓了!」

 

    「不過也不用擔心,她自然不知道這樣強行為我們施壓的後果是怎樣,一間公司的藝人派系不是她想像的那麼容易。」顯然鄭秀妍那女人太不會做人,這些遭老頭沒有一個幫她說話的。

 

    「你是說讓藝人跟她倒戈?」

 

    「嗯,沒錯!我們雖然不是老闆,但是我們比鄭秀妍這老闆來要熟悉我們的藝人,自然可以掌握到一部份人的心,到時那些人成為新sunshinee的台柱,鄭秀妍能說甚麼呢?哈哈哈哈哈!」

 

    「不過如果可以先讓公司裡面的金泰妍還有Tiffany,站過來我們這…」

 

    金泰妍沒有再往下走,聽著他們一言一語,她只覺得無限的擔心,轉過身子走向高層的會議樓層,金泰妍很快就發現到最裡面的一間大會議室裡,燈是開著的。

 

    緩慢的走進,在打開小小的門縫那一刻,金泰妍看到那個讓她每天都朝思暮想的人。

 

    她好像,又瘦了。

 

    三年後再次見到鄭秀妍,好像每一次會面,鄭秀妍總是比她想像中過得更加不好一點,卻也隨著每次會面,讓她感覺到…鄭秀妍非常孤獨。

 

    就像三年後第一次的正式對談,房間裡面只有她一個人等著自己,月光下的她雖然襯托得很美麗,卻也非常孤獨。

 

    還有一個人倒在酒吧的她…一個人睡在飯店床邊一角的她…

 

    以及現在,一個人坐在會議室裡面,面對餐桌上一片狼藉的她。

 

    她的眼神,總是沒有任何的波動跟情緒,只有那強烈的高傲與孤獨。

 

    「妳是想要我請妳吃飯嗎?金泰妍。」突然的一句對話讓她回神,發現鄭秀妍早就發現她,有些不耐的看著自己的侷促。

 

    「怎麼,怕我?」鄭秀妍靠在椅子上調侃的看著金泰妍,眼神充滿輕藐。

 

    金泰妍直起身子,走到她面前,看了一眼鄭秀妍桌上的酒杯,輕聲說:「又喝酒了?」

 

    「如果妳只是要問我這個問題,那妳可以離開了。」鄭秀妍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撇撇嘴看著窗外。

 

    「秀妍…」金泰妍的聲音欲言又止,想了想才開口:「這三年,妳過的好嗎?」

 

    她一直好想知道,她想要聽鄭秀妍親口說…

 

    「知道這些有什麼意義嗎?」鄭秀妍看了金泰妍一眼,淡淡的說:「金泰妍妳會不會太厚臉皮了點?現在的鄭秀妍不需要妳這樣的關心,妳懂嗎?」

 

    金泰妍卻沒有避開,只是有開口:「如果妳好好的,我當然不會厚著臉皮在妳面前晃來晃去…」

 

    就是因為妳不好…

 

    鄭秀妍撇撇嘴,顯然不想要在理會金泰妍,想要拿起桌上的酒杯再喝口酒,卻被金泰妍快速的拿起。

 

    「別再喝了!妳以前不會酗酒的…」

 

    話中無意,卻讓鄭秀妍覺得刺耳,呵呵…以前?

 

    「我是不是以前的我了,不過妳沒資格說我吧!」

 

    她的話,讓金泰妍的臉色慘白。

 

    鄭秀妍看到她的反應,又笑了,她覺得很好笑…金泰妍眼中自己是有多糟糕嘛?一直在她身邊徘徊露出不放心的樣子,看了就煩。

 

    她的確沒有三年前Jessica的美好了,但是這就是鄭秀妍。

 

    「妳放心,我就算喝醉回到家也不會欺負妳的黃美英,妳如果擔心現在的我會傷害黃美英,那妳就想太多了。」鄭秀妍對她拉開笑,卻非常諷刺。

 

    泰妍被堵的難過,皺著眉看她:「鄭秀妍妳為什麼要曲解我的意思?…當年我跟她…我跟她沒有開始過…」

 

    而她現在擔心的,也是她而不是Tiffany啊…

 

    「怎麼?現在在我面前澄清,怕我傷害她?妳別忘了是她自己要住進來我住處的。」

 

    金泰妍她,知道話題是離不開Tiffany了,回應她:「妳不會傷害她。」

 

    「那幹嘛跟我特別澄清?」

 

    「…我解釋,是因為我不想要受傷的對象,是妳。」

 

    「……」鄭秀妍抿著唇看著她。

 

「我只是想要跟妳說,我知道當年妳很受傷,就算現在我們…我卻還是想要跟妳解釋,這是我欠妳的。」

 

金泰妍那專注的眼神讓鄭秀妍覺得格外討厭。

 

    憑什麼金泰妍以為自己這麼了解她了?憑什麼金泰妍覺得自己需要她的解釋了?

 

    「那妳也解釋過了,妳可以走了。」鄭秀妍撇開頭,她覺得每每金泰妍出現都在挑戰她的情緒起伏,會讓她很暴躁。

 

    金泰妍看著她,緩了緩才開口。

 

    「公司裡那些股東…妳小心一點…」想到剛剛他們的對話,泰妍眉頭皺起來:「有需要幫忙的話,都可以跟我說。」

 

    「我不需要妳的提醒,而且我也不需要任何人幫忙。」鄭秀妍說著,但這些話卻讓金泰妍著急。

 

    「什麼叫不需要任何人?妳一個人這樣太勉強了,難道妳不知道妳的外型、妳的家世讓很多人都覬覦妳嗎!妳為什麼不能不要這麼出風頭?這樣最後受傷的人會是妳自己啊!」

 

金泰妍覺得心疼,為什麼三年後遇到的鄭秀妍總是這樣?為什麼總是不肯接受別人得好意?

 

    鄭秀妍顯然真的被她惹煩,整想要反駁些什麼,剛張口,電話卻響了…

 

    「喂,您好,我是鄭秀妍…」才剛接起電話,電話那頭的吵雜聲就讓她覺得很不舒服。

 

    『妳…妳說過我可以打給妳的…』電話那頭的人有些委屈,語氣有些薄弱:『我…我可以請妳來接我嗎?』

 

    「Tiffany?」鄭秀妍有些驚訝對方竟然會打給自己,有些調侃的說道:「妳是不是撥錯電話了?還是妳要打給金泰妍?我可以幫妳把電話給她…」

 

    『拜託不要讓她知道!!』

 

    鄭秀妍話還沒說完,電話那投就急著搶話,講完還有些乾嘔聲,讓她覺得不對勁。

 

    「是美英嗎?」泰妍從鄭秀妍的反應猜著,詢問性的眼神關切著鄭秀妍。

 

    「……」鄭秀妍沉默了一會,才又開口:「妳在哪裡?」

 

    Tiffany才在那頭報完店名,鄭秀妍就急著起身,「妳在那裏等我知道嗎!」

 

金泰妍被她突然的動作嚇到,看她剛剛喝完的酒杯,不放心的跟上去。

 

    「到底怎麼了?」金泰妍一路跟到停車場,在鄭秀妍跳進駕駛座前驚慌的把她拉出來。

 

    「妳做什麼!」

 

    「妳這樣怎麼可以開車!」金泰妍怒吼,把鄭秀妍塞進副駕駛座後,自己座上駕駛座:「妳要去哪裡?我載妳。」

 

    鄭秀妍瞪著她,發覺金泰妍真的把車子發動,安全帶扣好,隨即鬱悶的看著窗外:「去江南區的夜店。」

 

    金泰妍看著她呆掉,隨即又大吼:「妳去那裏做什麼?!」

 

    「關妳什麼事情!妳快點開車!不然就下去!我現在沒時間陪妳吼!」鄭秀妍急了,看她意念堅定金泰妍只好趕緊開車。

 

    「到底…到底發生什麼事?剛剛不是美英打給妳的嗎?」金泰妍不解,車子緩緩的開上公路,鄭秀妍卻嫌不夠快,硬要金泰妍再開快一點。

 

    「黃美英現在在的夜店,那裏很多富商名流都知道,是個風氣不大好的風化場所,黃美英從電話裡感覺出是被〝請〞過去的…」鄭秀妍煩悶的看著窗外:「那邊要請進去容易…出來難。」

 

    「什麼意思?」金泰妍也不禁加快車子速度。

 

    鄭秀妍輕笑,有些冷寒:「能怎樣,妳以為在哪裡的人有多正人君子,更何況黃美英是大明星,自然很吸睛…」鄭秀妍看了一眼握著方向盤金泰妍那雙泛白的手,有些諷刺的笑:「妳既然那麼擔心妳的小女朋友,她怎麼就打給我,不然我讓妳英雄救美,妳一個人去好了…」

 

    話還沒說完,金泰妍緊急踩了剎車,幸好跑車的抓地力好,沒有打滑,不過這樣的巨大動作讓鄭秀妍嚇傻,確認自己還算安全後,整個憤怒:「金泰妍妳…!!」

 

    「鄭秀妍妳給我聽好!」金泰妍轉過頭抓住她的手臂:「當年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這件事情我都得告訴妳,她不是我女朋友!我從以前到現在交往過的人,從頭到尾,就只有妳!」金泰妍就是不喜歡三年後鄭秀妍的輕藐跟無視,憤恨的說完又轉過身子。

 

    「我不喜歡黃美英!就是無法愛上她!」金泰妍把車子重新開上路,一路上都悶著不說話了。

 

    鄭秀妍也不再搭理她,看著路況同樣沉默。

 

    『妳快來…還有拜託…我不要讓泰妍知道。』這是Tiffany掛電話前最後一句話。

 

    她原本以為對方只是怕金泰妍吃醋生氣,所以Tiffany才會說出這種話,但是事實好像不是。

 

    鄭秀妍的心理隨著那兩個人的話,心煩…

 

    無法愛她?那金泰妍,妳當年為什麼要騙我?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