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當兩個人趕到酒店時,Tiffany的情況已經非常不好,整個人癱坐在沙發上,幾乎快要被人給架走了。

 

    「美英!」泰妍驚呼,趕緊先衝到Tiffany面前,把她從那些鹹豬手中拉離。

 

    「不好意思,我想我得帶她回家了。」鄭秀妍倒冷靜,遞給那個錯愕的大導演名片,隨即看了一眼Tiffany的狀況。

 

    好險算是趕上了。

 

    「妳是sunshinee的總裁?」那名導演看了一眼名片,驚訝的拉住鄭秀妍的手,很沒禮貌的扯了下。

 

    「我是。」鄭秀妍回頭看著她,表情談不上好壞:「所以我得帶我的藝人回去,今天這場飯局真是勞煩您的用心了,但是如果我公司的藝人要接電影,我希望是由公司方面與您做洽談比較清楚。」

 

    「大總裁,妳不會不懂我今天請她吃飯的意思吧?」大導演顯然覺得這沒什麼,看著鄭秀妍輕笑:「不是很划算嗎?一夜可以換到一個角色,我想信妳生意人一定了解這份交易的利弊對妳來說並不是吃虧吧。」

 

    「……」鄭秀妍看著那個大導演,沒有立即接話,讓對方覺得有機可趁,繼續游說。

 

    「妳看,這件事情如果能讓我舒舒服服,我自然也不會去跟媒體爆料些什麼,這小妞也可以得到另一個層面的發展,讓妳的公司賺入更多錢,鄭總裁不是笨蛋,不是嗎?」

 

    泰妍被這對話嚇到,抬起頭看著沒有表情的鄭秀妍,脫口:「秀妍…不要…」

 

    話沒說完,得到的是鄭秀妍的瞪視。

 

    鄭秀妍抿著沒有回話,卻又聽到金泰妍輕呼:「秀…鄭秀妍!美英她怪怪的…」泰妍發覺正被她抱著的美英全身都好熱,也很不安分,看起來好不舒服。

 

    人渣…!鄭秀妍轉過頭瞪著那名大導演,眼神冰冷到讓人顫抖:「我不是笨蛋,我沒有興趣跟對弱女子下藥的混蛋談條件!」

 

    「妳說什麼!!?」大導演沒想到她這麼不識時務,氣憤的大吼。

 

    「好…好啊!如果要炒新聞誰不會!她都陪我吃飯了,我自然可以大肆宣傳汙衊她,今天妳們在這裡得罪我,以後別想我和顏悅…」

 

    「那正好,我也不需要你的和顏悅色,欺負我家藝人的人,我不會善罷干休,我們法庭見!」鄭秀妍不等那大導演反應,咬著牙緩緩說一句:「迷姦…哼!願她不會告你!」

 

    說完,鄭秀妍偕同金泰妍,扶著Tiffany出去了這煙霧瀰漫的酒店。

 

 

 

 

    一到外面,Tiffany就用力的推開金泰妍,整個人倒在一邊的電線桿旁,落魄的樣子讓泰妍心疼。

 

    「美英妳在做什麼?」

 

    「不准碰她!」看到泰妍要上前扶她,鄭秀妍冷聲吼,把金泰妍給震住。

 

    鄭秀妍走到Tiffany面前,看了一眼她的情況,暗嘆一口氣…難怪對方不要自己告訴金泰妍。

 

    「金泰妍妳先回去。」鄭秀妍冷然的說著,撥了電話給在不遠處的保鑣過來支援。

 

    「為…為什麼?」金泰妍有點不懂鄭秀妍突然的火氣,傻楞的看著她。

 

    「妳還不懂她為什麼要推開妳嗎?如果妳想要跟她發生些什麼事,妳留下來我不反對。」鄭秀妍看了眼Tiffany的情形,有些無奈:「她被下藥了。」

 

    而且看來不是多道德的藥,Tiffany在扯衣服的動作也讓泰妍終於明白過來。

 

    「可…可是。」泰妍看著鄭秀妍抱著Tiffany,開口:「我走了,妳怎麼辦?」

 

    「我?」鄭秀妍反應過來,輕笑:「放心我不會動妳的小情人。」

 

    泰妍氣悶,看著鄭秀妍怎樣都不肯挪動步伐。

 

    「真想跟她發生關係?」鄭秀妍輕笑,把抱在懷裡的Tiffany往金泰妍那挪了挪。

 

    「不要…」沒想到,開口的是Tiffany,兩個人這才回神,看著咬著牙壓抑著那股不耐的可憐女子。

 

    「不要…泰妍走開…」

 

    「美英…」泰妍有些難過,蹲在Tiffany面前,「妳就這麼不相信我?我不會對妳怎麼樣的,我只是想要照顧…」

 

    「妳走開…我…我不需要妳…」Tiffany打斷泰妍的話,反手抓住鄭秀妍的衣領:「快帶我回家好不好…我好難過…」

 

    鄭秀妍看著滿臉死灰的金泰妍,還有撇過頭不再看對方的Tiffany,點點頭。

 

    「金泰妍,妳快離開吧。」

 

    直到金泰妍離開的背影有些遠了,Tiffany才敢轉過頭看著她,目光一直不放。

 

    「妳如果真想要金泰妍照顧妳,我可以叫她回來。」鄭秀妍就不懂,Tiffany不惜放棄給金泰妍憐惜的機會,把這狀況交給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不能…」Tiffany說著,發熱的身子讓她連眼眶都泛紅,瀰漫著水氣的眼睛有些悲傷,呢喃著:「她陪我沒有任何意義…從來她愛的…都是妳…」

 

 

 

 

    回到鄭秀妍的住處,就連給保鑣扶,Tiffany都無法承受,一進到屋子裡面Tiffany就像瘋了似的衝到浴室澆冷水。

 

    鄭秀妍知道,能在吃下藥後還撐那麼久,她已經很有毅力了,看她在花撒下顫抖的身子,那背影的狼狽…竟讓她想起多年前的自己…鄭秀妍冰冷的外表有些鬆動。

 

    過了快有二十分鐘,鄭秀妍看不下去,走到她身邊,緩聲說。

 

    「別這樣。」把水關掉,拿了條大毛巾覆蓋住Tiffany,看著她:「我不會對妳怎麼樣的。」

 

    Tiffany看著她的臉,眼淚嘩啦嘩啦的流下來,就這樣做在浴室地板大哭起來,鄭秀妍簡單的把她衣服換下,扯了浴袍給她穿上,就拉著她躺到臥室的床上。

 

    Tiffany全身還是像處在熱水般的滾燙,甚至連鄭秀妍幫她蓋被的動作,都驚擾著她,她扯了扯浴袍,眼淚還是不停的流:「好難過…好…痛苦…」

 

    鄭秀妍坐在床邊,把Tiffany的髮撥開,卻被對方緊緊抓住自己的手,從那份顫抖可以感受到,對方承受到的痛苦。

 

    「我倒底做錯什麼了?我只不過是不想要一個人待著,為什麼…為什麼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個人可以認真的陪在我身邊,只專注於我?我…我只是想要有個人陪…」藥效讓Tiffany幾乎快要失控,在她都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已經把鄭秀妍扯上床,半掛在她身上痛哭。

 

    「爸爸媽媽知道我喜歡泰妍,沒有責怪…他們希望我幸福…甚至媽媽前陣子回國時還私底下偷偷去看過泰妍的樣子,他們只希望我順利,連回國是來治療疾病的事情也瞞著我…我不敢跟他們說…不敢跟他們說,〝金泰妍根本不愛我,妳們的女兒…妳們女兒的愛對於金泰妍,是非常愧疚的負擔〞…」

 

    「……」鄭秀妍沒有回應,只是任她抱著,她知道對方要發洩…再說自己也不是有資格說的那個人。

 

    「為什麼…為什麼沒有人肯陪著我…真心的陪著我…」

 

    Tiffany幾乎把自己的唇都咬破了,鮮血流過她慘白的臉頰,看起來非常狼狽,手指也像是要把床單扯破般,緊到連指節都泛白。

 

    沒辦法,鄭秀妍一腳跨上床,把Tiffany抱進懷裡,突如其來的動作讓Tiffany驚呼。

 

    「鄭…鄭秀妍…妳…妳做什麼?」雖然身體上得到了些安慰,Tiffany卻還是問著。

 

    「放心,我說了不會對妳做什麼。」鄭秀妍抱緊她。

 

    「可…可是…現在的我…」Tiffany覺得身體忍不住想要靠近鄭秀妍,手腳開始想要亂動,卻被鄭秀妍緊緊壓住。

 

    兩人掙扎過程中,Tiffany的唇掃過鄭秀妍的臉頰,那份悸動跟顫抖讓Tiffany又啪搭啪搭的流淚,鄭秀妍有些無奈,看了那眼委屈到極點的臉龐,主動吻上對方的唇。

 

    她沒有什麼動作,只是禮貌性的親吻著,卻讓Tiffany傻住,然後身體像是有意識,她張口,含住鄭秀妍的嘴唇,加深親吻,幾乎可以說是啃咬著鄭秀妍的唇。

 

    「泰…泰妍…泰妍…」Tiffany一邊啃吻著,一邊輕喃,眼淚沾濕了自己跟對方的臉頰,卻痛苦的一直喚著…

 

    「唔!」等到Tiffany嘗到血腥味,睜開眼她才發現,她把鄭秀妍一直緊抿著的嘴唇咬破了,粗喘著氣,嘴巴無意識的張了又閉,表情很驚慌。

 

    她在做什麼啊!她這樣…好糟糕…

 

    「好了,乖,吻也吻過了,可以睡了吧。」回過神,鄭秀妍的聲音從她的上方傳出,她被壓在鄭秀妍的肩窩處,聞到了淡淡的馨香,那是鄭秀妍的香水還有她自己身體獨特的味道。

 

    「我會陪妳。」鄭秀妍的聲音,讓人意外的安心…好溫柔。這跟平常冰冷的她差好多…是同一個人嗎?

 

    一整個晚上,鄭秀妍都像她所說的,陪在她身邊,在那一波一波的情慾衝擊時,在她耳邊哄慰,拍撫著她的背脊,一下又一下…

 

 

 

 

    她睡著了,Tiffany看著此刻在她身邊疲倦的睡容,安靜的端詳著。

 

    鄭秀妍,這個人真的…很奇怪。

 

    她不相信對方不討厭自己,就算說對方怨恨自己,她都覺得不為過,會找她來救自己是真的萬不得已,如果那時候找金泰妍,她覺得她會更痛苦…所以才選擇撥通她的電話。

 

    她沒想到的是,鄭秀妍就如她所說的,很快就趕到了,甚至陪了這樣麻煩的自己一夜…她不是沒有聽到那名導演對鄭秀妍的暗示,那樣的確對鄭秀妍這個商人還講穩賺不賠,但是鄭秀妍卻還是拒絕。

 

    鄭秀妍,這個看似已經沒有心的人,卻總透露出不易察覺的溫柔。

 

    「妳好多了是嗎?」等她回神,已經看到鄭秀妍清亮的眼眸。

 

    鄭秀妍坐起身子,抱著Tiffany的身子已經麻到了,看她皺著眉,Tiffany很過意不去。

 

    「對…對不起。」

 

    「嗯?」鄭秀妍動了動胳膊,看著她:「這個啊,過一會就好了,只是一點麻而已。」

 

    「不是…」Tiffany尷尬的低著頭:「昨天吻妳…還咬破妳的唇,真的對不起。」

 

    她喜歡的是金泰妍,唤得也是金泰妍,卻…

 

    鄭秀妍看她那會要撞到膝蓋的頭,覺得有些好笑:「親吻是國際禮儀,我不覺得妳需要跟我說對不起。」

 

    「蛤?」

 

    「再說了,是我先親妳的,妳不用想那麼多。」鄭秀妍站起來,拍了拍她的髮:「妳昨天那樣折騰一定很累,再睡會吧。」

 

    「不…不用!我不睏!」Tiffany趕緊起身:「妳要去上班吧,為了謝謝妳昨晚那樣幫我…我…我幫妳做早餐。」

 

    Tiffany簡單梳洗後,來到廚房,想說煎個培根夾土司做三明治,哪知道自己笨手笨腳的,油噴的倒處都是,在廚房驚呼連連,一直到鄭秀妍也踏入廚房,無奈的跟她一樣穿上圍裙。

 

    「妳不用做這些,我不吃早餐的。」

 

    那妳不阻止我,還要我做幹嘛?Tiffany心裡萬分不解的看著她。

 

    鄭秀妍看了她一眼,緩慢說:「妳總要吃點東西,昨天喝那些酒,早餐不吃會傷胃。」

 

    鄭秀妍簡單的把培根撈起來,接過Tiffany的工作開始做三明治。

 

    「那妳…」Tiffany不解鄭秀妍還待在這幫忙自己做這份她根本不吃的早餐要幹嘛。

 

    「我陪妳吃。」鄭秀妍把三明治拿上桌,拉開椅子要Tiffany坐下。

 

    Tiffany被她那果斷的動作弄得一愣一愣,竟乖乖的聽著一口令一動作,還真開始咬著三明治吃起來。

 

    「如果覺得寂寞就早點說,我讓妳住自然就會配合妳的需求,妳這陣子需要人陪是正常的,妳可以跟我說。」鄭秀妍沒有理會對方驚訝到下巴都快掉了,自顧自的說:

 

「我會盡量回家,妳如果真得很煩悶可以去公司找金泰妍是任和妳熟悉的朋友…」說完一頓,鄭秀妍瞄了她一眼:「就是不准找那些莫名其妙的人物。」

 

「鄭…鄭秀妍。」Tiffany吞下嘴巴的三明治,艱難的問著:「妳幹麻那麼照顧我?」

 

    「因為是因為公事才讓你沒有辦法陪在妳母親的身邊,我有義務在這種時候照顧妳…」

 

    「但…」也太過了。

 

    鄭秀妍看她擰著眉,一臉憋屈的樣子,竟覺得有些好笑,微微的軟下目光。

 

    「當我贖罪吧。」

 

    「贖罪?」

 

    「…我父親三年期病倒,那時候我沒有多餘的心力照顧他,這次回國看他,覺得很對不起他,可以體會那種小孩不在身邊照顧的失落。」鄭秀妍喝了口牛奶,淡淡的說:「所以妳不用想太多,這陣子好好的休息就好。」

 

    鄭秀妍站起身穿起套裝的西裝外套,很快就離開了Tiffany的視線。

 

    「三年前…那不就是跟泰妍分手的時候…?」Tiffany不記得當初有聽過泰妍說過鄭秀妍父親病倒的事,所以,是在那之後嗎?

 

    Tiffany不禁覺得心疼…在被泰妍那樣傷害後,鄭秀妍到底還面對了多少痛苦?

 

    「是因為這樣…所以現在才會拒絕泰妍於千里之外嗎…」

 

 

 

 

    鄭秀妍到公司就開始忙碌,因為媒體今天早上已經報導了一則對她很不利的新聞。

 

    〝sunshinee經紀公司,奴隸制度,使得許多人不願續約。〞

 

    「這則新聞,有說是從哪裡出來的嗎?」鄭秀妍坐在總裁辦公室,嚴肅的問著秘書,如果只是謠言就算了,重點是那個爆料的人好像很了解sunshinee內部的種種,甚至連她接任後刪掉了多少藝人還有當初是怎樣並吞sunshinee的手段…

 

    最糟糕的是,它還拿公司的當紅藝人說事。

 

    〝內部當紅藝人金泰妍,屢次因為工作繁忙而送醫調養,首爾醫院的醫師指稱…〞

 

    〝另一知名明星Tiffany,昨日與知名電影大導共進晚餐,飯後由人攙扶離開,有人爆料這實為潛規則的手段…〞

 

    鄭氏也遭受牽連,股票大跌,現在本部一團亂,誰也沒想到進入娛樂圈的代價這麼大。

 

    「目前查到是之前sunshinee的出道藝人,這次續約對象並沒有她,好像因為這樣…」

 

「所以就借機報復一下?」鄭秀妍看著報導皺起眉,看著報導有些嘲諷:「公司內部也有人做梗,不然事情不會可以鬧的那麼大,很多內容是我接任後的內幕消息。」

 

    看來她接管sunshinee後,就算再大力的清掃門戶,還是造成了很大的爭議,公司裡面有人開始不樂見她了,所以串通藝人開始搞派系鬥爭了?

 

    呵…又有誰會站載她這邊?

 

    「我這就去查到底是出自誰口…」

 

    鄭秀妍等秘書離開了辦公室,才把報紙放下,有些厭煩的閉上眼。

 

    最麻煩的事情或許不是這個…

 

    「幫我請金泰妍過來一下。」

 

 

 

 

    當金泰妍進到辦公室裡面,看到的,是面對著落地窗的鄭秀妍,露出得只有那孤立的背影。

 

    她今天也看到了新聞,當場就覺的果然公司內外都有人打算要給鄭秀妍一個下馬威,公司內部也開始在騷動,大家都在動搖,是不是該堅定立場。

 

    鄭秀妍,這次可真的說是遇到難題。

 

    「妳找我?」

 

    鄭秀妍轉過身子,冷著臉看她:「我只問妳一件事。」

 

    「什麼?」泰妍被她疏離的表情弄的有些疑惑,昨天在她面前終於有些情緒得鄭秀妍今天又變回了原本冰冷的她。

 

    「妳是不是有參與這次汙衊sunshinee的事件,妳那些病例跟資料,是妳放出去的?」

 

    金泰妍聽到錯愕,隨即生氣的看著鄭秀妍:「妳認為我會做那種事?」

 

    「我就是不知道才問妳,他們竟然可以找到妳的主治醫師…」

 

    「那不是我的主治醫師!!」金泰妍插話,她氣憤的走到鄭秀妍的身邊:「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做那事,昨天我也警告妳要小心點!妳為什麼就不相信我?」

 

    鄭秀妍看著她的眼神沒有任和緩和,冷淡的說:「我不覺得我要相信妳什麼。」

 

    『相信啊,泰妍的話,我都相信。』

 

    金泰妍呆愣的看著她,鄭秀妍對她笑了,很嘲諷的笑,當年…這個臉龐,曾經是那麼相信自己的。

 

    「對不起。」

 

    「我不需要妳道歉,現階段是把那些謠言給做個交代,尤其是昨天黃美英的事情,這對她很傷。」鄭秀妍覺得三年後的金泰妍實在太窩囊了,沒事就對自己道歉。

 

    「我現在只需要妳證明妳會站在我這邊。」鄭秀妍坐回總裁椅。

 

    「怎麼證明?」

 

    鄭秀妍勾起淡笑,看著金泰妍:「我想開場記者會,需要妳幫幫我。」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