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Sunshinee公司大廳,很多記者群集,今天鄭秀妍將在這裡舉辦最近那些謠言的公開記者會,而不意外的,被注意的焦點就是這次的話題主角鄭秀妍,還有一旁一起出席的金泰妍。

 

    「關於這次的報導,我想媒體有些過於誇大其詞了,對於奴隸制度這一事,一切都是誤會。」金泰妍對著鏡頭與閃光燈,沒甚麼表情的說著。

 

    「但是聽說金泰妍小姐您原本想在公司重組時離開sunshinee,並有跟SM經紀娛樂做洽談,為何又會留在sunshinee?」

 

    金泰妍拿起桌上的書面資料,淡然的說:「今天我之所以會做在這裡,就是代表公司集體的藝人像那個隨意散播不實消息的人做宣告,公司上上下下拿到的合約都是像我手上,也就是我的合約模式做加減不定的調整,其中關於sunshinee給我的條件,相信大家看過書面資料應該可以了解,這裡面沒有任何的不平等,也沒有造假,後面有我的簽名和蓋章…」

 

    記者們開始不停的拍照,整個記者會現場頓時只剩下快門聲,金泰妍看了眼坐在一旁對著媒體的鄭秀妍,慎重其事的說到。

 

    「我是這公司的股東,也是藝人的ㄧ份子,我相信每個在sunshinee的後輩們都不想要聽到自己努力維護跟打拼得sunshinee是奴隸公司,這對我們來說是一種侮辱,也是ㄧ種不敬業。」

 

    「但是,關於您身體上面頻報微恙,您有很多後援會的粉絲都抱著不平,甚至希望您可以脫離這樣的生活,為了妳的健康,跟未來…」

 

    媒體的話讓金泰妍皺眉,拿起麥克風解釋。

 

    「我希望在這裡的各位可以理解,藝人是我選擇的路,會選擇藝人的人在一開始就會有一定得自覺,這個工作的獨特性跟傷害性,會繼續待在這圈子是因為我們還有當藝人的熱忱,我不希望媒體,或是我的粉絲,因為擔心我,而有任何的負面消息去傷害我的公司,

 

說的單純一點,金泰妍這個藝人是sunshinee給我的,你們喜愛的金泰妍也是sunshinee給得,我得微恙是我的疏忽,但是這事我的事業,不是玩具,我希望大家理智點…」

 

    鄭秀妍在一旁聽著,一直沒有表達意見,不過金泰妍如她所要求的說出聲明稿讓她很滿意,作用也發揮得剛剛好。

 

    「那關於Tiffany的事情,您有什麼看法。」

 

    終於,當媒體問到這問題時,麥克風換成鄭秀妍回答,金泰妍又看了一眼她,心理嘆口氣。

 

    她的作用,就只到這裡,她現在只能安靜的聽了。

 

    「這點,我只能深表遺憾,那天的事情一切都是誤會。」鄭秀妍接起麥克風,嚴肅的說著:「我希望大家可以還給Tiffany小姐一個安靜的空間,她現在因為私人的事情需要好好的休息…」

 

    「但是外界以驚傳得沸沸揚揚了,關於那天晚上Tiffany小姐的確是與張導一起吃了飯,張導甚至也坦承對方有那個意思。」

 

    鄭秀妍看著媒體冷笑,「我本來不想要這樣跟張導起正面衝突的,但是如果對方要這樣污衊我們家藝人,我自然也不能當被欺負的那方…」說完鄭秀妍拿起早就準備好的錄音機。

 

    按下播放鍵,裡面不免就是那天晚上張導對她們撂得話,老實說金泰妍直到此刻才知道,原來那天鄭秀妍有錄音…這女人,到底洞悉事情到什麼地步。

 

    「我不希望到時候撕破臉,那天Tiffany小姐是與我一同回去的,並沒有什麼在外過夜之稱,希望大家還給Tiffany小姐一個公道。」

 

    「妳說與她一起,鎖以Tiffany小姐現在在您的住處囉?」

 

    「是的。」

 

    「也有媒體指出Tiffany小姐自從歸國以後,就常頻繁的進出妳目前位於呷鷗亭的宅邸,對於這點您有和解釋…」

 

    「她因為私人的事情情緒不穩定,我只是進一份心讓她…」

 

    「請問您還記得當年妳以Jessica出道時,頻傳的謠言是什麼嗎?」那些記者像是要引人入坑一樣的討厭,讓金泰妍底下的拳頭忍不住握緊。

 

    「不知道。」鄭秀妍挑起眉,不懂為什麼要提以前的事。

 

    「您當初頻頻與女星傳緋聞,甚至在聲色場所被拍到與女人摟抱,有這方面興趣的鄭總裁讓一個女藝人進駐妳家未免太受爭議。」

 

    記者講完話,其他人開始不停的附和著,閃光燈又一次一次的閃出,鄭秀研冷著臉看著那個發問的記者。

 

    「這關於我私人的問題,我不予多回。」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冷著一張臉,心裡抽疼著,當年的事情,或許就是鄭秀妍怎樣都無法多做回答的事情吧。

 

    記者顯然就是想要鄭秀妍出糗,火砲幾乎都對著她開,來來回回的問答已經過了快有十五分鐘,一下子跳併購的問題,一下又執著於Tiffany的事情,金泰妍臉色很難看,她搞不懂鄭秀妍為什麼都不反駁,好像被挨打了不會還手的人偶。

 

「還有,當年據說妳會回鄭氏接管也是因為妳的父親因為受不了妳的性向而病倒…」

 

    「是因為妳那時已經有交往對象了嗎?但是後面妳很快就因為職務繁忙而飛離國內,現在甚至有未婚夫,所以妳並沒有跟那個對象走到最後囉?

 

「妳把對方拋棄了對嗎?對方難道沒有怨言嗎?她知道現在妳跟女星Tiffany一起同住嗎?」

 

    鄭秀妍冷著臉,不…應該說事蒼白著臉,這當中好像有什麼話讓她覺得不舒服,她得情況不大好。

 

    「鄭…」金泰妍有些想要去扶她,但是現在卻不能…記者都在拍照,鄭秀妍警告過她不准多說任何話或多做任何事。

 

    「是我被對方拋棄的。」

 

    這句話幾乎讓現場的記者沸騰,大家都興奮的繼續拿這件事情找話題。

 

    「所以妳是同性戀嗎?妳的戀人是個女生?」

 

    記者顯然沒有要放過鄭秀妍的意思,問話的內容越來越超過,鄭秀妍沒有一一回答,臉色也始終都是那個樣子,現場的sunshinee工作人員開始想要結束記者的發問,但是卻徒勞無通。

 

    「所以Tiffany小姐真的是妳的新歡?」

 

    泰妍錯愕的看著記者群不停發問,心裡被鄭秀妍剛剛那句話給螫疼了…

 

    是啊…是自己拋下了她,三年前…

 

    「當年鄭氏因為大董事病倒而一蹶不振,對方是因為這個離開妳的嗎?」

 

    「鄭氏在妳手中是不是真的像外界所說的,一代不如一代。」

 

    「你們夠了吧!」終於,金泰妍受不了站了起來,全場的記者因為她突然的大動作而有些嚇到,全部人都停下動作看著她。

 

    「金泰妍,快坐下…」鄭秀妍是第一個回過神的人,皺起眉低聲要金泰妍節制點,她難道忘記了嗎?自己在記者會前的要求。

 

    〝這場記者會,妳只需要說出我要妳說的就好,其餘的妳都不用管。〞

 

    在辦公室裡,鄭秀妍把聲明稿遞給金泰妍,要她在記者會前背清楚,其餘的她不需要她的多嘴。

 

    〝不用這個聲明稿我也會站在sunshinee,妳不需要擔心這個。〞金泰妍原本不太想要接過,她說的是事實,親自說出自己要說得話她覺得更有說服力。

 

    鄭秀妍看著她,搖搖頭:〝妳還是照稿唸吧,這樣我比較放心。〞

 

    這就代表…鄭秀妍根本不相信她,不是嗎?

 

    「妳是傻瓜嘛!就這樣坐在這裡給她們罵?妳還有沒有嘴巴啊!」金泰妍的話讓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氣,就連sunshinee的工作人員都傻眼,第一是他們從來沒有看過金泰妍這樣失控過,第二是因為…誰敢罵總裁啊…

 

    記者這邊有人先反應過來,看著兩個人瞪視著,突然覺得有些熟悉…

 

    這兩個人…一直把焦點放在鄭秀妍的新歡身上…完全忘記了,這裡還有一個舊愛,金泰妍不就是最開始的緋聞對象嗎?

 

    「金泰妍小姐。」場中的一位記者突然舉手發問,對象不是剛剛主要針對的鄭秀妍,讓兩人有些傻住。

 

    「是。」

 

    「具消息說,妳三年前曾經出過一場交通意外,沒錯吧?」問題問完,現場所有人都看著金泰妍。

 

有這件事嗎?

 

    「那時候好像因為沒有造成什麼傷害,所以被sunshinee這邊壓了下來,但是因為那件事情妳好像受了很嚴重的傷,據當初唯一的報導指出,妳的跑車甚至車頭全毀…」

 

    「那是我的失誤…」泰妍有些錯愕,她沒想到那麼久的事會被挖出來,雖然那次車禍沒有造成什麼重大傷害,但是對藝人無疑是一種形象傷害…

 

    「……」鄭秀妍沒有回話只是看著金泰妍,她不知道有這件事情,也超出了她的理解範圍,她只好坐著聽。

 

    「泰妍小姐妳還記得,那陣子炒的沸沸騰騰的新聞是什麼嗎?」那記者輕笑,不等泰妍回答又開始說。

 

    「那次車禍前一天有個新聞頭條,標題是〝話題女星Jessica,徹底消失於演藝圈,經證實已經解約於SM經紀娛樂。〞,我是不是可以推測,你消失在歌謠圈那麼久後爆出的新聞,是因為實在因為情傷太過於心痛,因為Jessica的消失,因為鄭秀妍回到鄭氏,妳很難過,所以才會難過的發生車禍?

 

而這次妳會選擇留在鄭氏集團帶領的sunshinee,是因為鄭秀妍…不,是因為Jessica的關係吧?」

 

    現場一片譁然,大家都看著話題中的那兩個人,鄭秀妍有些受不了,拿起麥克風:「這只是你的猜測,你的想法也太誇大了點。」

 

    「喔,是嗎?」那名記者竟然笑了出來,看著鄭秀妍的表情讓她有些發毛:「如果我說,我這裡還有張照片,是關於當年年度戲劇大賞後,妳們兩個離開時發生爭執拉扯的畫面…」

 

    兩個人的臉同時蒼白了…那天頒獎典禮後,金泰妍提出分手時候…有被拍到?!

 

    「不要光說空話!只是猜測的話就這樣妄下定論,我們隨時可以提告。」鄭秀妍拿著麥克風的手有些顫抖,生氣的顫抖。

 

    記者反而笑了:「怎麼?妳當年拋下金泰妍離開的事情被爆出來妳惱羞成怒了?還是妳這次給金泰妍的續約要求是什麼情…」話還沒說完,金泰妍就用力的拍了桌。

 

    「鄭秀妍,我們走。」說完不等對方回應,就拉著鄭秀妍往會場出口走。

 

    「妳們這樣是逃避!新聞會把你們傳的更難聽的!」那記者顯然想用激將法,大聲的對著那兩人的背影吼。

 

    金泰妍冷著臉回過頭,她從來沒有在鏡頭前那麼冷默過,幾乎讓所有人都忍不助輕顫。

 

    「如果真如你所說,我跟鄭秀妍有什麼…」金泰妍瞪著那個記者:「妳覺得我還會把她放在這裡被妳抹黑成負心人嗎?我不是笨蛋,沒時間聽你們鬼扯!該說的都說了!沒時間聽妳們在這裡編故事!」

 

    金泰妍的話雖然沒有難聽得字眼,但是氣場卻十足了嚇人,幾乎沒有人敢多說一句話,鄭秀妍想要趁金泰妍說話的時候掙脫她的手…

 

    「妳給我安分點!」金泰妍在她耳邊底吼,握住鄭秀妍的手緊緊抓著,幾乎要把鄭秀妍都給弄疼了。

 

    「你說的車禍的確有這回事,但是我只能跟你說,我當時情緒很糟糕,再飆車的那一刻覺得什麼都可以拋開,那些難過跟後悔,我的確短暫的拋開了…卻也因為這樣得到教訓。」

 

    金泰妍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的胃因為那場車禍撞出了一個大洞,現在頻頻去醫院的原因是因為這個,跟奴隸條款沒有任何關係!」

 

    金泰妍拉著鄭秀妍出來,一路往停車場走去,鄭秀妍是過幾次想要擺脫金泰妍的拉扯,但是她拉的好用力,自己根本沒有辦法掙脫。

 

    「金泰妍妳夠了!」一直到被金泰妍拖上車,鄭秀妍才有些怒吼,原本的冷漠與端莊通通不見。

 

    金泰妍沒有理會她,只是快速的閃進自己的駕駛座,才怒視鄭秀妍:「妳都被欺負成這個樣子了,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妳是笨蛋嗎!」

 

    「重點是事情要解決!在這之前我不需要妳這種意氣用事的保護!」

 

    「我意氣用事?所以妳寧願坐在哪裡讓他們玩弄妳的私生活跟性向?還被當成是負心人?」

 

    「那對現在的我還說不是重點。」鄭秀妍看著前方,沒有對是金泰妍的目光:「我開記者會就是要討回屬於sunshinee的公道,這中間他們要拿什麼挑釁,我都沒有意見,妳這樣不照著我的稿子唸,妳完全毀了我的計畫,我沒要妳干涉我這些…」

 

    「鄭秀妍,那妳聽好!」金泰妍沒要她再說下去,只是系好安全帶,一邊發動車子:「妳要討回公道是妳的事,但是我要保護妳是我的事,妳一樣不能干涉我這點。」

 

    「什…?」鄭秀妍錯愕的看著金泰妍發動車子,隨著車子駛離sunshinee公司,她開始有些驚慌:「等等…妳要去哪?我可不想跟妳一起行動。」

 

    「……」金泰妍陰鬱著臉,開著車沒有回應她。

 

    試著叫了幾次,鄭秀妍索性放棄了,看著金泰妍倒底要載她去哪裡。

 

    「我現在才發現,妳車子換了一台。」是因為剛剛記者會說的那場車禍吧。

 

    「……」金泰妍有些難過,鄭秀妍哪時候關心過她了。

 

    「剛剛記者會提到關於我們的事情,妳可以不用插手,那些記者我會請律師去處理,沒憑沒據的消息不會傳久的。」

 

    金泰妍聽完她的話,竟然笑了,那笑聲讓鄭秀妍很不舒服:「妳笑什麼?」

 

    「鄭秀妍,妳是真的假裝忘記了?我們兩個以前在一起的事情是事實。」

 

    金泰妍開著車,心情卻非常低落,剛剛帶鄭秀妍出來的銳氣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濃濃的無奈:「記者說的那些話,妳不覺得很諷刺嗎?當年拋下愛情的人不是妳,現在卻要妳承受這樣的罪過,妳就接受這樣的評價?」

 

    鄭秀妍撇過頭,好一會才說話:「那些都不是重點,我不在乎那些。」

 

    「不在乎?是真得不在乎嗎?」金泰妍握緊方向盤:「當年那個對著我純然的笑容,還有那個說只要我的話她都會聽、都會相信的那個人,真的可以徹底消失?讓妳不在乎?」

 

    「金泰妍,妳到底要說什麼?」鄭秀妍不懂,金泰妍扯這些東西到底要做什麼。

 

    兩個人自從重新見面以來,金泰妍一直都處於那種靜靜的在一旁看的角色,鄭秀妍以為她會永遠這樣…但是剛剛的記者會,還有現在的金泰妍卻不是。

 

    車子開上山,金泰妍一路駕輕就熟的沿著山間小路,終於在鄭秀妍快要失去耐心想要跳車的時候,車子停再了一個風景眺望點。

 

    金泰妍熄了火,看著鄭秀妍冷著的一張臉,輕笑著:「妳知道我為什麼特別帶妳來這裡嗎?」

 

    「……」

 

    「跟妳在一起時買的那輛車,就是在這裡…前面的那個轉彎,撞毀的。」金泰妍看著那個彎道,心跳開始變快,就好像身歷其境一樣。

 

    「記者們說對了,我那時候聽到你失蹤,慌張的想要找妳,去了鄭氏也徒勞無功,就連鄭秀晶都跟著突然從演藝圈消失,情緒持續緊繃的狀態下,我開始想用速度麻痺自己。」

 

    「秀妍,真的成功了,在我努力採著腳踏板,車速開始失控的那一刻,我是真的成功把妳拋出腦外了,不想我傷害你多深,不想我可能永遠見不到妳,但是,得到的卻不是快樂,是濃濃的失落…」

 

    鄭秀妍懶得聽她說,解開安全帶想要離開車子:「妳不用對我說這些,那些事情對我來說只是過去,過去,就讓它過去,妳跟我說了也沒用,我要請我的助理來載我,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她的動作多了點慌亂跟逃避,鄭秀妍不想聽到這些,打從從記者口中聽到她出車禍這件事她就覺得很厭煩…

 

就在鄭秀妍扯開安全帶,轉過身子想要打開車門時,金泰妍從背後抱住她,三年後第一次,兩個人在清醒的狀態下有了碰觸,鄭秀妍握著門把的手緊了緊,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說什麼。

 

    金泰妍嘆口氣,在鄭秀妍耳邊,慎重其事的說道…

 

    「…鄭秀妍,讓我陪妳好嗎?至少這次的事件結束前,讓我陪著妳,妳利用我吧!」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