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讓我幫妳…」

 

    鄭秀妍的耳邊,繚繞著泰妍的聲音,周圍都是泰妍的溫度,金泰妍。

 

    「放開我。」

 

    冷聲讓金泰妍有些反應不過來,那聲音好輕、好短暫,但是鄭秀妍卻在下一秒像是要證實一般的用力的掙脫了她懷抱。

 

    「秀妍…」

 

    「金泰妍妳知不知道妳很無恥!妳為什麼要一直管我!妳這要好煩妳知不知道!」

 

    鄭秀妍失控了,她對著金泰妍大吼,三年後的重逢,鄭秀妍沒有這麼生氣過。

 

    「我很好欺負嗎?很好搭理嗎?我已經表達過不止一次我不想要看到妳,妳為什麼老再我眼前晃!當年發生那些事妳是覺得我還可以跟妳當朋友嗎?可以樂意接受妳的溫柔關心?妳那些莫名的感情給我通通收回去!虛情假意!!」鄭秀妍氣憤的扭頭下車,那些銳利的話語讓金泰妍覺得好痛,卻還是擔心的緊跟著她下車。

 

    「我沒有虛情假意!我是真的想幫妳!」金泰妍抓住鄭秀妍的手,阻止她離開,這裡怎樣說也是山上,鄭秀妍這樣一個人衝出去實在危險。

 

    「妳放開我,金泰妍!」鄭秀妍要掙脫,卻被金泰妍抓得好緊,她用盡的全力,她討厭金泰妍!

 

    「妳為什麼就不接受我好意!?」金泰妍受不了的低吼,聲音很抓狂,那氣勢非常大,鄭秀妍瞪著她,卻沒有掙扎。

 

    「我幫妳到底哪裡錯了?妳一直逞強有什麼用!!妳不把我當朋友無所謂!妳是我老闆,我總得順著妳吧!我都給妳利用了,為甚麼就不利用我!?鄭秀妍妳在高傲甚麼?一個人站在高處真的那麼有趣嗎?」金泰妍說著說著,怒氣化為委屈,委屈化為水氣,盈了框。

 

    「我錯了…三年前是我錯了!我知道我很爛!把妳拋下,讓妳受傷!我知道我無法挽回妳,我們的愛情也已經沒有救了!但是我不要妳孤獨!三年前從沒有希望這樣,三年後也是!」

 

「妳知道…三年後的妳給我怎樣的震撼嗎?不是妳變冷漠,不是妳變恐怖,不是妳變的勢力,更不是妳變的冷血…鄭秀妍,妳為什麼要自己越來越孤獨了?」

 

    從第一眼見到鄭秀妍,那個掛著鄭氏總裁的女人,不管哪個人的評論跟感嘆,金泰妍就這樣想,她好孤獨…為什麼會這樣?

 

    「妳以為我瞎了嗎?妳連林允兒都比三年前冷漠!妳不信任任何人,不再接受任何人,也對任何人事物失去感覺,妳只要最高,老是在冒險…妳倒底在做什麼?」金泰妍以為,只要好好守著她,就可以,但是越看著,越心疼,就連叫鄭秀妍這個商人利用她…她都不屑。

 

    三年前,巨星Jessica是因為工作、夢想跟愛情而孤獨,但她並沒有刺,沒有爪子,不會拒絕真心的人站在她身邊。

 

    但是三年後的鄭秀妍,卻排斥所有人,她不准任何人靠近,把自己擺在尖峰,腳下是只要一失足就會碎屍萬段的深淵,她卻不在意,怒斥所有人,把所有人往下推,就不准接近她,一點點都不准。

 

    她才只是想要跨前一步,可以離她近一點,卻被她極度厭惡…

 

    如果說金泰妍的世界停在三年前,那鄭秀妍,就是個早死了三年的人,每次想到這裡,金泰妍總會心痛,疼到讓人反胃。

 

    「我想陪妳,遠遠的陪也好,靠近一點點也好…」金泰妍還想說甚麼,鄭秀妍卻把目光重新放到她的身上,但是已經沒有了剛剛的失控,而是冷漠。

 

    「妳真要提三年前,我來說。」鄭秀妍看著金泰妍,扯開笑,很難讓人相信她剛剛有歇斯底里過:「妳以為妳自己很了解我?三年前的我嗎?呵呵…」

 

    鄭秀妍揚起下巴,打趣道:「三年前的Jessica是挺好的,孤獨卻很單純,認識了一個叫金泰妍的女孩,因為那些相似跟獨特而愛上她。」

 

    這是鄭秀妍三年後,重新提到當年的Jessica,那個愛情傻瓜。

 

    「然後很認真的去經營相處,也墜入了愛河,認為全世界最幸福的不就是待在對方身邊,對方對自己笑,抱抱自己,親親自己,一句〝妳乖〞就會覺得窩心滿足。

 

    「為了對方可以放棄事業,為了對方可以耐心的一次次開導妹妹自己很幸福,為了對方推掉相親、跟父親打吵一架,甚至打了賭,為了對方,Jessica可以說是把全世界都當成敵人也在所不惜,因為她一直相信,她面前就算有數不輕的敵人跟困難,身後總有個最愛護自己的人…

 

    不過…哈哈!她錯了,等到她快要筋疲力盡的時候,她才發現,她愛著的人,為她準備了一個再深不過的懸涯,把她用力扯下去,她還努力的掙扎,抓住她的手,對方卻用力的甩,用力的掰開,然後…她就摔下去了。」

 

    鄭秀妍講著,全身都覺得顫抖,但不是因為冷,不是因為她害怕,而是看到金泰妍那愧疚流也流不止的眼淚覺得生氣,很生氣。

 

    現在愧疚,有什麼用?

 

    「哭什麼?不是很好嗎?讓那傻瓜可以醒過來,徹底的痛醒。

 

摔下去的她沒有一處可以拼貼完整,在她覺得她快要死了的時候,她的家人因為她的事病倒了,一瞬間她家庭所有重擔要她全部承擔,她就連死掉都太奢侈,說不定還會因為不孝而下地獄,只能血淋淋的往上爬,一直爬。」

 

    鄭秀妍看著金泰妍已經沒有力氣抓住她的手,嘲諷:「三年後,那個推她下去的人說要拉她,妳覺得她會怎麼想?」

 

    金泰姸已經哭了眼睛都腫了,鄭秀妍看著她沒有一點感情,她才說完話,就被金泰妍抱住,金泰妍抱得很溫柔,很心痛,全身的顫抖,就連語氣都不穩。

 

    「秀妍…秀妍…對不起…對不起…妳原諒我吧…求妳…對不起…對不起…」

 

    金泰姸絕望的抱著她,失聲痛哭,她知道自己很過分,但是…

 

    「我真的…想保護妳…求妳…不要拒絕…對不起…我對不起妳…」

 

    到底什麼時候?金泰妍變得那麼卑微沒傲氣了?鄭秀妍聽著她的話,在金泰妍沒發現的情況下,咬著牙,很緊、很緊。

 

 

 

 

    請的司機很快就來了,鄭秀妍沒有多說,推開那個幾乎快要哭倒在自己身上的金泰妍就塞進自己的車內,吩咐司機開車。

 

    一回到家,鄭秀妍就直奔書房,Tiffany今天一樣沒有出門,她不知道鄭秀妍今天要看記者會的事,待在她的房間乖乖的等鄭秀妍,她有說會回來吃晚餐,她想她的確是要回來了。

 

    「今天比較晚,發生甚麼事…」Tiffany還沒說完,就看到鄭秀妍把書架上的書全掃到地上,很用力、很猖狂,幾乎不管會不會毀掉…不,就是為了毀掉。

 

    Tiffany趕緊衝進去,卻無法靠近她,鄭秀妍不讓任何人靠近般,瘋狂的把書房摧毀。

 

    「妳…妳怎麼啦!」Tiffany緊張的大吼,害怕鄭秀妍傷到自己,但是鄭秀妍像上沒聽到,沉默的發洩著,全書架的書已經被她全掃下來,這次換成藝術品。

 

    對不起…對不起?!到底有什麼好對不起的?金泰妍那表情、那眼淚…鄭秀妍真的不懂,當年不是她先拋下自己的嗎?為甚麼現在好像自己才是個壞人!

 

鄭秀妍討厭死金泰妍,那表情讓她覺得不舒服,很不舒服!

 

隨著體力的消耗,鄭秀妍開始慢慢的慢下動作,身子用力摔到地上,Tiffany好像看到了眼淚。

 

    Tiffany終於有機會靠近她,她小心得靠近鄭秀妍,對方像個小動物一樣,把自己臉圈到膝蓋處,不給任何人看,身子看起來好脆弱。

 

    「鄭……秀妍,妳還好嗎?」Tiffany看著她,手是著拍撫著她的背,觸上的那一瞬間,Tiffany無盡的心疼。

 

    好冰冷,體溫好低,全身都在顫抖,Tiffany最無法忍受這樣可憐的景像。

 

    只有在一開始的幾下鄭秀妍有些僵硬,隨後隨著Tiffany越來越溫柔的拍撫,慢慢的接受。

 

    Tiffany更靠近了鄭秀妍一點,隨著靠近她可以聞到鄭秀妍身上香水的味道,混著鄭秀妍專屬的香氣,很好聞,很舒服。

 

    「妳怎麼了?別哭了…」Tiffany隨著她坐在地上,美式作風的攬上鄭秀妍的肩膀,幾乎要把她抱住了。

 

    竟然沒有拒絕?Tiffany有些驚訝,卻更激發的她母性本能。

 

    沒辦法,鄭秀妍這樣,真得很像孩子。

 

    「別哭了…秀妍乖…別哭…Jess乖…」哄著哄著Tiffany很順口的叫回鄭秀妍的英文名,這樣順口多了。

 

    鄭秀妍好一會才緩慢抬起頭,皺著眉頭,面色有些慘白:「不是!」

 

    「蛤?」Tiffany不大懂得看她抱怨,不會發火到連講話都忘了吧?還單音呢。

 

    「我不是孩子!不准摸我頭!」鄭秀妍拍開那之Tiffany不知道什麼時候撫上去的頭,整個人鬧彆扭。

 

    「還有,我沒有哭!」鄭秀妍為了要證明,出示了乾涸的眼眶。

 

    「是是是,妳沒哭,也不是小孩喔!」Tiffany的語氣還是很像哄小孩,鄭秀妍整個無言,開始發怒。

 

    「妳幹嘛進來書房!」

 

    「妳進來我就進來了啊。」

 

    「這裡是我家!我可以,妳不一定可以!」

 

    「但我住妳家,妳的東西暫時都借給我了不是嗎?」

 

    「……」鄭秀妍瞪著那個無賴,她怎麼從沒發現這女生那麼可以耍賴。

 

    怎麼就連發個脾氣,自己都不自由了呢?鄭秀妍好懊惱,皺著眉看著地板,好家教讓她無法對Tiffany開罵。

 

    Tiffany覺得自己可能惡趣味了,不過這樣的鄭秀妍真得讓她覺得很可愛。

 

    「Jessi…」

 

    「妳叫我甚麼?」鄭秀妍瞪。

 

    「Jessi…我肚子餓了啦~~~~吃飯好不好?我等妳回來吃飯耶!」Tiffany開始有點抓到鄭秀妍的性子,對於這種小事,只要耍賴耍賴,她很快就會妥協,因為她懶的爭辯。

 

    果然,鄭秀妍只是很憋氣的看著她一會,才開口:「晚上想吃什麼?」

 

    「妳做給我吃!Jessi的手藝其實不錯,上次…」Tiffany開始瞎扯瞎掰,把鄭秀妍拉起來,往廚房塞,她就希望她忙一點,這樣說不定剛剛那些難過讓她失控的事都可以忘記。

 

    老實說鄭秀妍對於她的接納她很驚訝,一開始真的以為鄭秀妍是安了什麼心,但是隨著這幾天的相處,她看著出來,鄭秀妍面對她,是真的純粹希望自己可以走出失去親人的傷痛中。

 

    其實她對這種事情,來的快去的也快,當下會很難過痛苦,但是她很快就會想開,她老覺得這次是金泰妍跟鄭秀妍太擔心自己了。

 

    就像現在,她就覺得鄭秀妍比她還要糟糕。看著鄭秀妍很專心切著菜的樣子,她腦中還殘留著剛剛失控的她。

 

    〝叮咚!〞的門鈴聲,鄭秀妍在忙,示意Tiffany幫她去開門,才打開,就看到一張姣好的臉孔,是林允兒。

 

    「我來蹭飯!」林允兒知道Tiffany在這借住,早就學會不驚訝了。

 

    雖說是來蹭飯,但是林允兒的卻非常嚴肅,她看到了記者會的報導,有些緊張鄭秀妍的反應,所以當她看到在廚房認真炒飯的鄭秀妍,有些傻眼。

 

    「小允妳怎麼來了?」鄭秀妍看到她,歪著頭,此刻穿著套裝又圍著圍裙的她,景像實在有些詭異,讓林允兒不知道一時之間要說甚麼。

 

    「姐姐妳在做飯嗎?」

 

「嗯,我要準備炒炒飯,要加妳的份嗎?」

 

這話終於讓林允兒有點反應過來了,吞口口水:「家裡應該沒有鹽了吧…」

 

    所以最後的情況就是林允兒趁鄭秀妍在煮飯的時候,拉著Tiffany跟她宣導鄭秀妍炒飯的嚴重性…

 

    「姐姐她不知道哪根經沒有搭對,在國外做三明治,煎牛排都不成問題,但是炒飯…每次份量都拿捏不準,有時候是飯量、有時候是鹽量…」

 

    Tiffany好像有聽過金泰妍說過鹽飯一事,為了讓她擺脫陰霾心情就把自己胃給葬了確實不妥,有些後悔的對著廚房喊:「Jessi…我想…我想不要吃炒飯…可以嗎?」

 

    結果,煮好的飯沒有經過加工,配著冰箱裡所剩的材料組成了簡單的三菜一湯。

 

    「吃炒飯不是快點嗎,妳不是餓了?」鄭秀妍還是不了解那兩個妹子是再賣什麼關子,要她掌廚又一直干擾她掌廚方向…

 

    「不會啦~~~~現在還不算晚啊!」Tiffany開心得吃了口飯,對她燦笑,鄭秀妍看她那樣,也就沒再多說甚麼。

 

    Tiffany發現,鄭秀妍真的只是外表冰冷而以,扣除掉有時候對金泰妍的嚴厲,這個人根本就是個很好商量的人,看似很女王,甚至有點御姊的風範,哪知道都是外表,私底下超可愛。

 

    「妳瘋了嗎?我哪裡可愛了?」鄭秀妍有些彆扭的瞪著她,Tiffany這才發現她不禁脫口而出了。

 

    「呃…沒什麼啦!允兒好慢喔!不是洗手嗎?怎麼那麼久…」Tiffany想要轉移話題,話題對象也是像的出現,只是臉色有點難看。

 

    「姐姐妳剛剛在書房怎麼了?!」林允兒衝到餐桌,看著鄭秀妍急著問:「是不是記者會後金泰妍對妳說了什麼?她到底帶妳去哪裡了!」

 

    直到剛剛去廁所的時候,林允兒才發現書房的殘寂,她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鄭秀妍失控了…

 

    「我沒事,小允不用擔心。」鄭秀妍嘆口氣,剛剛忘記把書房的門帶上,被林允兒看到又要關心很久…

 

    「什麼叫沒事?妳明明每次失控後就會全身無力!妳剛剛幹嘛還做飯!?她到底對妳說了什麼?不行…今天晚上我要在這裡陪妳,妳知不知道妳失控過後整晚都會…」

 

    「林允兒,我說了沒事。」鄭秀妍輕聲說,但是語氣很冷,她叫出林允兒全名的時候就是要她理智點的時候。「我只是有點累而已,金泰妍那裏不用去管她就好,我該說的都說了。」

 

    林允兒氣悶,看著鄭秀妍拿起湯匙安靜得吃飯,只覺得怒火中燒。

 

    「我先離開了!晚點我會過來。」林允兒丟下這句話,轉身要走。

 

    「允兒,妳不要干涉這件事。」鄭秀妍看著她的背影,猜透林允兒的意圖,阻止她。

 

    林允兒頓了頓,轉過頭笑著對鄭秀妍:「怎樣說我也是姐姐名義上的情人,我的女朋友受傷了當然要去算帳!」說完,林允兒飛快的出了門,只留下鄭秀妍跟Tiffany。

 

    「唉,是不是寵壞她了…」鄭秀妍低下頭繼續吃飯,有些煩悶,妹妹們沒有一個把她話聽進去的,她是不是太沒威嚴了?

 

    「她是妳的情人?」剛剛一直沒有發言的Tiffany傻傻問到。

 

    鄭秀妍差點想要瞪她,嘴巴還有飯含糊的說:「妳覺得我會喜歡那幼稚的小鬼嗎?」

 

    「那她剛剛…」

 

    「…那是騙金泰妍的。」鄭秀妍放下湯匙,看著Tiffany。

 

    「騙泰妍…為什麼要騙她。」

 

    「我不想要她再來煩我,如果有個人可以堵住她的嘴,我不介意說這樣的謊。」雖然跟秦禮有婚約本來就可以擋,但是金泰妍不會相信自己喜歡秦禮的,他比林允兒還容易被拆穿。

 

    「為什麼?為什麼要告訴我?妳不怕我告訴金泰妍?」Tiffany真不了解,鄭秀妍有些地方很單純,但有些地方的想法她就是不懂。

 

    鄭秀妍看著她,勾起淡笑:「我付遮口費了啊,妳不會背叛我吧?再說,金泰妍那傢伙大概也猜到林允兒是個裝飾。」金泰妍沒那麼笨。

 

    「那妳還…?」

 

    「我知道她不相信我跟林允兒在一起,但並不代表她不知道我把林允兒拉出來的意義是什麼吧,我就是不想她靠近,不惜拿身邊妹妹擋,她應該懂得知難而退。」哪知道今天一切都推翻,金泰妍根本沒有分寸。

 

    「鄭秀妍…」Tiffany叫她的本名,語氣很認真,「妳可以老實告訴我嗎?這三年裡…妳恨我嗎?」

 

    鄭秀妍看著一臉嚴肅的她,放下湯匙,同樣嚴肅的回應她:「為什麼要恨妳?」

 

    「我…我讓妳們兩個人…彼此…」

 

    「黃美英,那不是妳的錯。」鄭秀妍靠在椅背上,老實說她是真得很累,剛剛的發洩已經讓她精疲力盡,眼神有些慵懶的看著她:「那是我跟金泰妍的問題,妳只是被攪和近來,我沒有理由怪妳,更沒有理由要恨妳。」

 

    Tiffany覺得,鄭秀妍不只前面那些她評斷的個性,還在某些時候想法非常讓人佩服,不禁讓她對她的好感越來越升高。

 

    「我可沒有那種肚量讓一個我恨的人住進我家,妳想太多了。」鄭秀妍摸摸她的頭:「妳只要好好調整好妳的狀態,不要因為媽媽的事難過就好,我的事妳就不用想多了。」

 

    「…其實,我媽媽那是已經好很多了,我不是那種會執著的人。」Tiffany有些尷尬的說,她蹭在這裡也只是因為一開始想要幫助金泰妍,多了解鄭秀妍的情況而以。

 

    她覺得這樣很對不住鄭秀妍,還是要跟她說一下。

 

    「那很好,妳如果真那麼喜歡待在這裡就待吧,一個人住很無聊我知道。」鄭秀妍又笑了,雖然淡淡的,但是Tiffany發現,她對金泰妍以外的人,不吝嗇這種禮貌性的淡笑,雖然客套卻非常美麗。

 

    鄭秀妍這個人,真的像金泰妍說的一樣…不,甚至更有魅力。

 

    林允兒走了沒多久,她們兩個也吃完了,鄭秀妍好像真得很累,洗過澡就回房間了,Tiffany本來還想要等林允兒消息,畢竟對方說要來,沒想到最後卻接到她的電話說她不來了,從語氣可以看出她好像真得很累。

 

    難不成金泰妍對林允兒做了什麼?Tiffany不放心的撥了金泰妍的電話。

 

 

 

 

    其實這也不關金泰妍的事情,她原本只是待在家裡作詞作曲,腦中還因為下午跟鄭秀妍的大吵而煩悶,她聽到門鈴聲去開門,就看到林允兒怒氣沖沖的站在門外,沒有什麼客套的擠了進來。

 

    「金泰姸妳夠了!妳到底要對姐姐殘忍到什麼地步?」

 

    金泰妍關上門,有點無奈的苦笑,怎麼跟鄭秀妍說的一樣,夠了…

 

    「我只是做我份內事。」

 

    林允兒氣到怒吼:「姐姐的事情不是妳的份內事!妳到底懂不懂羞恥!?三年前我跟姐姐都聽得很清楚!妳說妳對姐姐都是短暫的歡快,妳沒有信心可以跟姐姐走一輩子!那句話事妳親口說出來的!姐姐也承受了,憑什麼妳現在又出現再她身邊晃?姐姐因為妳失控了妳知道嗎?」

 

    金泰妍錯愕,抬起頭看著林允兒,有些焦急:「她還好嗎?」

 

    「很不好!就因為妳,這三年來姊姊已經脫離那些悲傷了,妳卻一次次讓她記起來,妳覺得妳出現她會歡迎妳嗎?妳根本就是讓她惡夢連連的一個夢饜!」

 

    「她…很痛苦嗎?」金泰姸以為,沒那麼糟。

 

    林允兒看著她,很認真的說:「金泰妍妳很自私妳知道嗎?妳認為的好意跟愧疚在她眼中根本不是幫助!妳老是把自己的想念強注在她身上,妳有想過她想接受嗎?三年前就算是為她著想跟她分手,但她有同意過嗎?妳總是定好結果再要她接受,要疏遠、要親近都是妳說的算!三年來妳一點都沒變!還是一樣遭!」

 

    金泰妍面色慘白,有些無法置信的看著林允兒,對方好像懂她的驚訝,輕笑。

 

    「怎麼?很驚訝我怎麼知道妳是因為為她著想才提出分手?金泰妍…妳到底是聰明還是笨?姐姐她為什麼會一開始無法置信,不肯屈服,一直到現在對妳徹底冷漠死心,那是因為她也知道!妳是為她好放棄她,妳當她傻瓜嗎?」

 

    「她知道…?」金泰妍啞然…不可能啊。

 

    「她就算不知道妳全部的苦衷,但是她從沒有質疑過妳,她受傷難過的事妳根本不懂她,甚至這樣傷害她!她如此信任妳到連妳的謊言都信了,妳卻還是一意孤行的選擇傷害她!」

 

    「我…可是我當時…我…」金泰姸已經語無倫次了,她回想著今天在山上鄭秀妍的話,再套上允兒的話…讓她顫抖…

 

    林允兒看著金泰妍這樣,也不忍心再多說什麼:「所以拜託妳不要再接近姐姐了,她身邊不需要妳!她不是當年的Jessica,妳懂嗎?」

 

    允兒她怎麼會看不出來此刻的金泰妍有多難過,這些年她並不像鄭秀妍一樣不關心韓國的事,她知道金泰妍或許有苦衷,但是…

 

    只要想到鄭秀妍的那些傷口跟過去…她就無法…

 

    鑰匙聲插入聲,林允兒大概猜到有人要進來了,估計應該是金泰妍的家人什麼,淡淡看了她一眼,轉身就要走…

 

    「泰妍,妳幫我勸勸金夏妍小姐好嗎!一直掛在我身上撒嬌實在很難看,啊,妳有客人…」權侑利走進屋子,半身掛著金夏妍,本來低著頭抱怨,一抬頭看到轉過身的客人,當場怔愣著。

 

    「侑利啊…謝謝妳,妳要不要先去…?」泰妍扯開難看得笑容想要回應,卻看到權侑利怪怪的。

 

    侑利目光機忽視黏在林允兒她身上,那眼神是金泰妍從來沒有看過的,卻又有些熟悉…

 

就跟自己,看著鄭秀妍的眼神,很像。

 

「允兒…真的…是妳嗎?」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