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就這樣擦邊而過嗎...我們的愛..

    是非常心痛的回憶嗎...

       她的心就這樣...背過去了...

           即使是眼淚也挽留不了她。

 

 

    林允兒不怎麼記得自己是怎樣離開得,最後的記憶,是自己好像連話都沒有說清楚,就匆匆離開了。

 

    她沒想到,會在那裏再遇到她,權侑利。

 

    「等等我!小允!」放面追上來得權侑利抓住她的手,急著喊。

 

    林允兒掙扎的,用力的吼出:「放開我!!」

 

    「小允…」侑利被那聲怒吼嚇到,對方成功甩開了她的手。

 

    「妳沒有資格跟我說話!」林允兒說完,頭也不回跑開,來找金泰妍的氣勢都沒有了。

 

    看著林允兒遠遠跑開得身影,權侑利好失落。

 

    金泰妍看著權侑利那背影,有些不敢置信:「侑利…妳跟林允兒…?」

 

    權侑利反應過來什麼,突然衝到泰妍面前用力抓住她:「妳對小允做了什麼!?為什麼她會還找妳,還那麼生氣?」

 

    「她…她是來跟我說…說秀妍的事…」泰妍緊張到都結巴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權侑利這麼生氣的樣子。

 

    「秀妍?妳是說鄭秀妍?連Jessica妳都認識?」

 

    「…侑利,西卡…妳口中的Jessica,就是我一直說的〝她〞。」

 

    「……」

 

    金泰妍想,她們兩個人怎麼會那麼蠢,一直沒有發現,對方的摯愛,那個心裡不忘的〝她〞,會彼此認識。

 

 

 

 

    因為這突發事件,所以導致林允兒最後並沒有回到鄭秀妍家…打了通電話跟Tiffany說了聲。

 

    「幫我注意一下姐姐睡眠。」林允兒掛電話前,不忘記提。

 

    「睡眠?」Tiffany有些不大懂,林允兒在電話那頭沒多說,只說鄭秀妍每次失控完睡眠都不大好。

 

    Tiffany看著臥房的動靜…她覺得還好吧?

 

    深夜,Tiffany洗過澡準備要上床睡覺,卻聽到鄭秀妍的主臥室傳出奇怪的聲響,想起林允兒的話,平時Tiffany因為不喜歡打擾人隱私而沒進過鄭秀妍臥房的基本原則,這下子被自己打破了。

 

    她擔心鄭秀妍。

 

    打開房門,鄭秀妍乖乖的躺在床上,不過聲音的確是鄭秀妍所發出,Tiffany走去,當她看到鄭秀妍整個人縮在床上無意識的哭泣,她的心也疼了。

 

    鄭秀妍睡著了,卻睡的極不安穩,眼淚一直從緊閉的眼縫中滑出,一滴一滴的低落在被子上,她好像在做一場永無止境的惡夢,頭隨著難過的猙獰聲輕輕的搖晃,臉色完全慘白。

 

    「Jessi…」Tiffany坐到床邊,一手撫上對方的額頭,把鄭秀妍已經被冷汗浸濕的瀏海往一旁撥。

 

    鄭秀妍並沒有說任何夢話,但是Tiffany卻很清楚,那種痛苦得根源來自什麼,她自責自己曾經是把鄭秀妍變成這樣的幫兇之一,即使她知道,傷害她的那個人比誰都痛。

 

    Tiffany看著鄭秀妍的面容,抿了抿唇,伸出手握住她胡亂抓著被單的手,很快就被對方像浮木般緊緊握住,Tiffany竟有些覺得滿足,空著的手持續的撫摸著鄭秀妍的髮。

 

    「別哭…別哭…Jessi…」

 

    鄭秀妍凌晨轉醒,看到的,是那溫暖到讓人想要靠近取暖的眸光,剛從夢中醒來全身發冷的她,忍不住往對方懷裡蹭,完全忘記質問對方怎麼會出現在自己房間。

 

    「好多了嗎?要不要喝水?」Tiffany見對方點頭,起身到廚房倒了杯水,看著鄭秀妍半坐起來喝著。

 

    「我今晚想要跟妳一起睡,妳不准拒絕我。」Tiffany不准對方有任何反駁,隨即補充:「如果妳不想要金泰妍知道妳因為她做噩夢,妳就乖乖聽我的。」

 

    「……」鄭秀妍發覺,說不定Tiffany是她的剋星:「妳還真懂我的弱點。」

 

    容許了留守令,Tiffany不客氣的爬上鄭秀妍的床,不顧鄭秀妍的反對貼近她,牢牢抱住。

 

    「妳知道,妳睡覺的姿勢在心理醫生看來,很沒安全感,很難入睡。」像是要解釋一般,Tiffany不等鄭秀妍開口,就朗朗道。

 

    「……」鄭秀妍很累,那無止境的夢饜的確讓她非常疲倦,她現在沒有多餘的力氣反抗,只是安靜的倚靠著對方。

 

    Tiffany其實心裡比她預想中得還要緊張,當鄭秀妍真的安靜待在她的懷抱裡,那香氣還繞著自己的鼻腔,配著那低體溫的柔軟身軀,她竟然…有些心動。

 

    「Jessi…」聽到她的呼喚,鄭秀妍雖然疲憊,還是禮貌的輕哼。

 

    Tiffany一想到她剛剛的夢饜的樣子,在想到之前金泰妍那失魂落魄的三年,心理就忍不住,嘴巴脫口而出。

 

    「妳現在也看到了,到現在我跟她也沒有在一起,妳為什麼就不相信她?她是真的愛妳…」這個她是誰,她相信此刻只有她們兩個人的時刻,鄭秀妍不會裝不懂。

 

    Tiffany三年後看到兩人相遇後常這樣想,她不懂這兩個人,多年後很多事情可以攤牌,兩個人其實也就只差心裡那一關,為什麼就不…

 

    或許鄭秀妍真得很相信自己,又或許鄭秀妍真的太累,平時的偽裝沒了,語氣中沒有任何的架式跟包裝,輕聲呢喃。

 

    「我知道她當年是真的愛我,我沒有懷疑過啊。」

 

    鄭秀妍的話讓Tiffany很驚訝,她小小的起身,卻還是驚擾到鄭秀妍閉著的眼睛,對方無奈,睜開眼看著她,那眼神不是白天跟平常見到的鄭秀妍,就好像…當年的她…

 

    「那…為什麼?」

 

    鄭秀妍看著她,扯開笑容,那是ㄧ種很無奈很難過的笑容,僅僅那一笑就讓Tiffany失了神,她從來沒有看過哪個人像鄭秀妍那樣無助脆弱的,那一笑,彷彿道盡了所有的難過。

 

     「就因為我沒有不相信她當年愛我的心情,所以當年我毫不猶豫的相信她,但是她傷害了我也是事實。」鄭秀妍睜著眼,看著天花板,喃喃的說:「她傷害了相信她的我。」

 

    這是她為什麼不會在接受金泰妍的原因,不是因為不愛,而是因為對方好而傷害,就算無盡的言語,她也還是讓她受到傷害了。

 

    「妳們…都好傻。」Tiffany竟然有些難過,在了解兩個人的心裡想法後,她只覺得心疼。

 

    兩個人從來都沒有因為不愛,而離開對方,就是太愛了,才會讓彼此傷痕累累。

 

    「或許吧…」鄭秀妍輕笑,嘲諷意味頗重,她重新窩回對方懷抱,閉上眼睛。

 

    她累了,好累、好累,就讓她安心睡一下吧。

 

 

 

 

    金泰妍的新專輯毫無預警推出,幾乎跌破了歌謠圈的眼鏡,沉寂一陣的她好像又活過來,靈感那些都回來了。

 

    大家都很開心,只有金泰妍知道,那些靈感,是因為自己對於鄭秀妍的愧就跟思念重新冗罩著自己,現在她的目標只有一個。

 

    「對於新專輯有哪些想法?」聽到媒體問道,金泰妍笑著拿起麥克風。

 

    「獻給我曾經非常在乎,卻不懂珍惜的人。」

 

    金泰妍開始在自己身上點火,很多媒體因為她這句話而大爆發,幾乎像個像皮糖一樣黏上來,平常不大理會記者媒體的金泰妍這回異於之前,很樂意接受訪談,不管在電台還是受訪節目、雜誌,都不忌諱提到自己的作曲靈感。

 

    「這首歌叫我愛你,泰妍小姐是在描寫哪段過去得會恨悟嗎?」

 

    金泰妍看著地板,點點頭:「我心中有那個一直揮不了的過去,對於那段戀情我很愧疚,當年的我還不夠懂事,很多事情不懂得替對方著想,即使我對對方很心動,而對方也為我付出很多,卻還是傷害了她,我那時不懂表達…」

 

    泰妍的回答就像是吸引蜜蜂的蜂蜜ㄧ般,幾乎讓大眾都沸騰了,金泰妍一直都是緋聞極少的藝人,就算有幾個報導,後面也因為根本沒有畫面而漸漸消失在大家的記憶中,現在她自己提出來,幾乎讓很多人興奮。

 

    泰妍在訪談中無意識透露,時間點大約是當年她因為拒絕一個電視台節目而引起軒然大波的前後,她坦承是因為顧忌對方而選擇退出。

 

    大家開始找出金泰妍那時候合作的對象,那時候金泰妍確實跟幾個男藝人有過曖昧,甚至在公司得記者會中有釋出過婚戒,記者們不禁八卦問:「是本來打算論及婚嫁的對象嗎?」

 

    金泰妍笑,點點頭:「就差那麼一點。」說完還調皮的用食指跟大拇指比了比,好像真得很惋惜。

 

    「對方是個很好的男人呢。」

 

    金泰妍看著其中一個記者的發話,知道自己設的圈套有成效了。

 

    畢竟想到論及婚嫁,大家就不會把焦點在放在〝女人〞身上,這樣既可以不讓記者注意到她當年的緋聞對象就有那麼個〝同性〞,也可以順勢讓焦點都轉移到自己身上。

 

    「是啊,她真得很好,是我不懂得珍惜她。」金泰妍講的淡然,表情非常不卑不亢。

 

    她就是要瞄頭都指向她,越多她的新聞越好,最好大家都把鄭秀妍那些新聞都擠到腦後。

 

    只是這要對不起,當初公司為了要捧紅新人而要求跟她戴對戒的男藝人,算是多年後的回馬槍…

 

    看著電視,鄭秀妍坐在辦公室的臉色很不好看,她全呈得看了金泰妍的訪談,金泰妍的主意是什麼她很清楚。

 

    說要自己利用她?就是說這個嗎…也的確,金泰妍這個線上大明星的婚事愛情八卦,比她這個商人的性向更來的有吸引力。

 

    「心軟了?姐姐可以回到她身邊啊,說不定她很歡迎妳。」林允兒站在她身邊,看著鄭秀妍那專注於電視金泰妍的目光,有些調侃著。

 

    「妳最近怎麼了?」鄭秀妍瞄了她一眼,語氣有些柔化,她感覺得出來,林允兒現在全身帶刺,連對自己的言語都銳利了,真難得。

 

    她也多少聽林允兒說了跟權侑利在金泰妍家巧遇的事,連鄭秀妍也有些驚訝,這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怎麼會認識到可以去彼此家串門子的地步。

 

    不過顯然林允兒已經不大算把權侑利放在眼裡,根本沒在多提她,鄭秀妍也不好多說什麼。

 

    當年權侑利在林允兒幫助自己最失落的時候,跟身心俱疲的林允兒提分手,鄭秀妍知道或許多少跟自己有關,但是林允兒說的很絕,她還記得,林允兒在跟權侑利分手的那天晚上,來看自己時,說的話。

 

    我說的話她不信…我已經沒有力氣去解釋一個她根本打從心底不相信的事情,我愛她,但我沒那麼傻。

 

    這句話鄭秀妍有時都覺得好笑,不就是嘲諷著當年的自己嗎,自己就是林允兒口中的傻瓜。

 

    「姐姐,如果金泰妍是真心的,妳會不會原諒她?」林允兒看鄭秀妍把電視機關掉,問道。

 

    「怎麼突然那麼問?」

 

    林允兒想了想,還是說了:「我那天去找金泰妍,說了些重話,我看如果姐姐不再找她,她也不會再找妳了。」

 

    「…嗯。」鄭秀妍看著電視上的金泰妍,沉默著…或許吧,金泰妍最近是沒有再找過她了。

 

    林允兒看著鄭秀妍的臉,突然問:「妳不在意我跟她說了什麼?我怎麼覺得妳在怪我讓她不敢再見妳了?」

 

    鄭秀妍瞪著她,這小妮子到底想要怎麼樣啊?

 

    「姐姐,妳知不知道,我真的不想妳再受傷了。」林允兒突然的認真讓鄭秀妍疑惑的看著她。

 

    「我不會再讓自己受傷。」這句話是肯定句,卻讓林允兒苦笑。

 

    「但是我發現,姐姐妳無法抗拒金泰妍。」

 

    「……」

 

    「妳老對她有多餘的情緒,就像剛剛,她自爆緋聞關妳什麼事?妳眉頭卻皺得很緊很緊。」林允兒摸著鄭秀妍的臉蛋,有些擔心。

 

    她不是擔心鄭秀妍原諒金泰妍,而是擔心,自己這樣把金泰妍推開鄭秀妍身邊是不是對的。

 

    如果金泰妍,真的有辦法讓鄭秀妍重新活過來,她是不是不應該去找她?

 

    「林允兒,妳什麼時候變得那麼無聊了?」鄭秀妍不想要理她,低著頭打算看公文了。

 

    「姐姐,妳聽過她新專輯嗎?我愛妳那首歌…」林允兒站起身,往門外走。

 

    她就算在偏袒鄭秀妍,卻在聽到那首歌的旋律跟歌詞,揉合著金泰妍那蒼涼的嗓音,而動搖了。

 

    「她愛妳,姐姐。」

 

my love 사랑해요사랑해요그대듣고있나요

My love 我愛妳..我愛妳…妳在聽嗎...

 

 

 

 

 

    金泰妍坐在保姆車上,已經進入夜晚,一整天通告滿檔就是回歸的模式,這次的專輯跟歌曲造成廣大迴響,歌謠界卻對她褒貶不一。

 

    有人說她深情,歌曲裡面情感豐富,這首歌讓她站上又一個巔峰,不過有支持聲浪就一定有反對聲浪,這是歷久不衰的定律。這次的新聞也有人說,金泰妍她那些緋聞都是故意要炒出來的,就是要讓她的新專輯大賣,總之不管怎樣,她最近幾乎快要忙到精疲力盡。

 

    「還好嗎?就快到妳家了…」崔秀英從駕駛座關心著金泰妍,心疼的說著。

 

    她知道金泰妍的性子,所以就算她這個經紀人一直苦口婆心勸她不要幹這種一身腥的傻事,金泰妍還是一意孤行。

 

    金泰妍那時候很認真的看著她,說的話讓崔秀英無法回話。

 

    「秀英,我已經沒甚麼可以失去的,三年前我就是因為在乎太多才會失去她,三年後我不想要因為一絲猶豫而讓她受傷害,為了她,只要有任何對她有威脅的,我都不容許。」

 

    秀英在泰妍下車時抓住她的手,輕聲喚了她:「泰妍,妳想要跟她重新在一起嗎?」新專輯那首歌的歌詞…不就是期待嗎?

 

    金泰妍被她突然的話問的有些傻住,好一會才從崔秀英眼中看到心疼,對她笑了:「沒有,秀英…我不會愛人也不會再找她…」

 

「為什麼?」

 

「妳忘了嗎?我不能愛。」她的時間,早就停住了。

 

    現在的她,承受不起愛。

 

 

 

 

    回到家的金泰妍疲倦的倒在沙發上,今天權侑利去參加市外醫院的研習會,不到明天不會回首爾,看了眼夏妍的房間,確定了裡面的光亮,金泰妍放下心。

 

    手機的鈴聲毫無預警的迴響在整個空間中,很晚了,她不想要打擾夏妍睡覺,瞇著眼睛接起電話…

 

    「DaeDae!妳…妳知不知道Jessi…秀妍她會去哪裡?」

 

    金泰妍被電話那頭焦急的聲音弄醒了神,坐起來:「美英嗎?怎麼了?」

 

    Tiffany慌了手腳,今天鄭秀妍怪怪的,回到家就一直窩在書房,她很怕又像上次那樣失控,所以她一直很注意書房的動靜,哪知道鄭秀妍很快又出去了,她不放心進書房看,裡面情況還好,本來以為沒事的Tiffany才想要離開書房,就被書房旁茶几上面的酒瓶堆給吸引。

 

    「她好像喝了很多酒…而且…而且那些酒瓶旁邊擺的,是妳這次的新專輯…」

 

나의 눈물이 그대 보이나요

我的眼淚 妳看見了嗎

 

Tiffany想到鄭秀妍那蒼白的臉龐,不管是不是會造成金泰妍的負擔,說出口:「DaeDae,她放不下妳…她會做噩夢,會哭,很脆弱,我最近每天晚上都聽到她的哭泣聲,她過的不是一個正常人的生活…鄭秀妍她,一定非常壓抑著生活,她…她根本忘不了妳。」

 

    金泰妍趕緊拿了外套跟車鑰匙出去,她也不知道鄭秀妍在哪裡,手機撥了幾通電話過去,卻都轉入語音信箱,她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在都市裡亂轉。

 

    就在她心荒找不到她的時候,鄭秀妍倒打給她了,當看到來電顯示,金泰妍幾乎是顫抖的按下通話鍵。

 

 

    「…妳找我?」鄭秀妍在的地方很安靜,聲音聽起來有些模糊。

 

    「秀妍,妳在哪?」泰妍緊張的喊著,鄭秀妍好像有點意識不清,好一會才又回答。

 

    「金泰妍…妳有沒有看過天堂?」

 

하루하루그리워합니다

我每天每天都想著妳

 

    「……」

 

    「我突然好想要去那裡,那裡是不是可以不要讓我那麼痛苦?是不是可以讓我…」鄭秀妍好一會,才又重新開口…

 

    「是不是可以讓我,忘記我愛過妳…真的…好痛苦…」鄭秀妍的聲音透露著無奈跟哭泣,金泰妍幾乎是快要把車子撞上安全島,整個人得心隨著她的話都揪疼了。

 

    「金泰妍…」

 

    「嗯?」

 

    「為什麼…我要認識妳?」不認識,是不是可以不那麼痛?為什麼自己已經很努力想要保護好自己,卻還是受傷了,就算沒見到對方…也好痛。

 

    不,就因為沒見到,所以好痛。

 

    「秀妍…妳乖,求妳了,告訴我妳在哪裡好嗎?」

 

    「sunshinee公…公司…」鄭秀妍說完,手沒了力氣,電話掉到地上,泰妍咬著牙,急得趕緊把車子開往目的地。

 

    很晚了,金泰妍看著黑漆漆的大樓,慶幸自己因為常待在錄音室到很晚,所以有公司的大門鑰匙。

 

    當她看到辦公室裡面,鄭秀妍就這樣倒在沙發上的那一刻,心裡有心疼跟找到人的安心。

 

    「秀妍,醒醒…快醒來。」金泰妍走上前想要搖醒她,她估計鄭秀妍一定喝了非常多的酒,全身都散發著酒氣。

 

    鄭秀妍整個人無力的癱倒在她身上,金泰妍很無奈,小心的把她背起來,她記的總裁辦公室後面有小房間,背著鄭秀妍往那走。

 

    進到小房間,金泰妍把燈打開,小房間的擺設挺雅致,有點像小型的飯店包廂。

 

    泰妍把她小心的放到床上,然後彎身幫她把高跟鞋脫了下來。

 

    看著鄭秀妍難過的皺個眉,金泰妍走到衛洗室裡面拿了條毛巾給她擦擦臉跟手,再幫鄭秀妍把襯衫的釦子解開點,可以讓她不那麼拘束。

 

    等弄完這些,金泰妍安靜的蹲在床邊,看鄭秀妍睡覺,手忍不住輕輕的描著她的臉部線條,卻不敢真的去摸。

 

    「妳快把我嚇死,我還以為妳去哪裡了…」什麼天堂什麼的,金泰妍差點心臟停止。

 

    看著那熟睡的臉,金泰妍難過的說:「我讓妳那麼困擾啊…秀妍。」

 

    手摸了摸鄭秀妍的唇,這次,是真的輕輕覆上,金泰妍看著那薄唇,曾對她說了甜言蜜語,甚至對她說了很多狠毒的話,卻還是這樣吸引人。

 

가슴떨리던 그대 입맞춤도

即使是讓我心跳加速的妳的吻

 

    或許是魔力,或許鄭秀妍酒氣傳染到金泰妍,讓她醉了,她的唇情不自禁的傾身靠在鄭秀妍的唇邊,只差一點點距離就要吻到了。

 

이제는추억이됐나봐요

現在也都變成了回憶

 

    但是金泰妍不敢,緩緩的稱起手臂,她嘆口氣想要起身了。

 

    突如其來的拉力讓金泰妍倒在鄭秀妍身上,定了定神才發現,鄭秀妍根本是醒的,眼睛盯著她看,兩個人完全貼在一起。

 

    「秀…秀妍…」

 

    「…怎麼?嫌我不是Jessica了?」

 

    「怎麼會?!」

 

    「那為什麼不敢吻我?」鄭秀妍質問著。

 

    目光隨著金泰妍稍稍撐起的身子,看到了那條從她頸脖間掉下來的戒指項鍊,鄭秀妍的臉色更為刷白。

 

    那戒指,怎麼會…?

 

    伸手扯住金泰妍的項鍊,鄭秀妍氣憤的起身:「為什麼妳會拿著這個?」

 

    「我…」

 

    沒等金泰妍說完,鄭秀妍就打斷了她的話,眼淚瘋狂滑落。

 

my love 사랑해요 사랑해요 그대 듣고있나요

my love 我愛妳 我愛妳 妳有聽見嗎

 

    「金泰妍金泰妍金泰妍金泰妍金泰妍金泰妍!」鄭秀妍的眼淚嚇著了泰妍,看著她在自己身下摀住面痛哭,金泰妍全身僵硬的看著她。

 

    「妳當年為什麼要拋下我?妳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妳真的知道我有多痛嗎?為什麼三年後再見到妳我還是學不乖…為什麼我就是擺脫不了妳…」

 

my love 잊지 말아요 지우지 말아요

my love 不要忘記 不要擦去

 

    「秀妍…」

 

    「為什麼…我還是會想妳…」鄭秀妍脫下了那層防備,

眼神好無助,酒精的關係讓她無法再撐起高傲的面具。

 

    「我好想妳…好想好想…三年來每一刻都好想…」

 

우리의 사랑을
我們之間的愛

 

    金泰妍幾乎被這句話給震撼了心房,傾身吻住鄭秀妍的唇,舌頭滑入了自己記憶中的唇腔,瘋狂的探索著。

 

    「唔…」鄭秀妍抱住金泰妍,兩個人都熱情的激吻著。

 

    金泰妍的舌頭不放過對方,纏繞著鄭秀妍的舌頭舔吻,兩個人吸取著對方的氣息,一次又一次的交換著彼此的唾液。

 

    金泰妍伸手把鄭秀妍的襯衫解開,唇開始往下探索,埋在鄭秀妍的頸脖間吸吮,手撫上鄭秀妍的渾圓,揉捏著。

 

    「啊…」鄭秀妍不甘心的扯住金泰妍的襯衫,用力一扯把她的扣子都扯掉了,瞬間泰妍身上的衣服敞開。

 

    她捧住金泰妍的臉,讓泰妍的唇再度印上她的,兩個人又熱吻起來。

 

매일그리움속에하루를버티는데그댄어디있나요

每天在我思念深處 支撐我過每一天的妳在哪裡

 

    房間的氣溫開始升高,不時傳來衣服磨擦的聲音還有接吻的水漬聲,金泰妍的手一路往下,緩緩的滑進鄭秀妍的兩腿間。

 

    那濕潤的觸感讓金泰妍完全失去理智,拉下她的底褲,金泰妍作勢要進入。

 

    鄭秀妍悶哼一聲,久未經事,即使已經濕潤了還是會疼痛,弓起身子,整個指甲陷入的金泰妍的裸背。

 

    突然的痛楚感讓金泰妍回了神,她發現到自己的手還在鄭秀妍體內,鄭秀妍的氣呼在她的耳邊,自己的鼻息都是她的香氣。

 

    泰妍…幸福的活下去,妳不是變態,妳沒錯…

 

    不…不!!她有錯!!她沒資格啊!!

 

    「不行!!!」金泰妍用力的推開鄭秀妍,突然抽離讓鄭秀妍倒吸口氣,整個人被用力摔回床上。

 

    金泰妍傻楞著,滿臉後悔,看著顫抖的兩隻手,甚至…還殘留著鄭秀妍的溫度…

 

    不能愛啊!她已經下定決心了!她活在這世界已經不是因為快樂了…她不能快樂…媽媽她…媽媽她…

 

金泰妍痛苦的記憶全部湧出,那深深的傷痕好像裂開一樣,心裡一直淌著血…

 

    她剛剛差點就要放縱自己了,她對鄭秀妍…

 

    金泰妍這才想起自己剛剛的舉動,抬起頭看向鄭秀妍,心裡在那一刻重重的摔落。

 

    「金泰妍…因為妳,我還真十足十體會到,自己有多難堪…」鄭秀妍的眼淚隨著面頰滑落,眼神卻牢牢的瞪著她,撈起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身子:「滾!」

 

「我…」金泰妍全身發冷,她又傷了她一次,狠狠的。

 

    鄭秀妍用力的推開她,金泰妍整個人摔下床,茫然的看著她,她想要說些甚麼,卻不知道要怎樣說,才可以表達自己的感受。

 

    鄭秀妍狼狽的裹著棉被,幾乎是耗盡全身的力氣用力的把金泰妍推出小房間門外,然後重重關上門。

 

    金泰妍被隔在門外,聽到小房間門板後的哭泣聲,整個人好像快要死掉ㄧ般…痛苦。

 

내가미안해요미안해요그대잊지못해서

我真的很對不起 真的對不起 因為我無法忘記妳

 

    她…她剛剛到底在做什麼?!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