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當吻著她的唇的那刻,真的覺得好幸福…好幸福。

 

    卻不敢奢求…

 

    不要怪我好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大街上,金泰妍忙亂的走著,她心裡好亂,剛剛在辦公室的畫面歷歷在目,每ㄧ次回想她都覺得自己很糟糕,鄭秀妍看她的眼神…鄭秀妍再她面前哭了,三年前她就一直讓她哭,三年後…還是…

 

    金泰妍被路人撞了一下,幸好失魂落魄的她頭髮有些散亂,沒有讓人認出來,金泰妍茫然的顫在街道,看著百貨公司的櫥窗上,新娘禮服。

 

    我討厭妳穿婚紗!

 

我討厭!在妳旁邊的那個人永遠不會是我!!

 

我討厭討厭討厭死了!!為什麼…我是女生…嗚…金泰妍…為什麼…

 

    三年前,Jessica在她面前崩潰的畫面,還有剛剛…

 

「對不起…」泰妍流下淚,整個人癱坐在路邊。

 

    「是我的錯…是我沒抓住妳…為什麼我讓妳摔下去了,都是我…」泰妍摀住頭,用力的哭了,剛剛得心慌現在有些沉澱下來,剩下了無盡的淚水。

 

    「我還是把妳放開了…再一次、又一次…」明明鄭秀妍都已經給她機會了…她卻…

 

    「我真的好想要抱住妳,永遠不放開…」但是,她沒辦法了。

 

 

 

 

    Tiffany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她以為金泰妍找到鄭秀妍一切就會沒事了,但是…為什麼會這樣。

 

    眼前的鄭秀妍像是著了魔一樣,比上次還要狂亂的在書房砸東西,整個屋子都可以聽到鄭秀妍摔東西的聲音,Tiffany只停頓了一下,就跨步進房,這次她選擇上前阻止。

 

    玻璃的碎片幾乎讓人寸步難行,Tiffany走到鄭秀妍身邊,這樣的距離可以更清晰的看到鄭秀妍的表情…

 

    她在哭,眼淚像是掉了線的珠子一樣一顆ㄧ顆沒有間斷的滑落。

 

    「Jessi!妳別這樣…」Tiffany的力氣比鄭秀妍大了點,不過鄭秀妍在激動中她還是被打了幾下,不過她不在意,只是一直靠近…

 

    鄭秀妍從一進門就抿著唇,仔細看是被她的牙關緊緊的咬住了,有些血絲留在嘴角,Tiffany心疼的用力扯開她的雙手,把她抱進懷裡。

 

    「妳給我放開!!!」鄭秀妍終於出聲,但是卻非常生氣,一直瘋狂掙扎。

 

    「我很好欺負嗎?妳跟金泰妍都可以想抱就抱,想放就放嗎?我到底哪裡做錯了?我哪裡得罪你們了!!我這三年已經慢慢的拖離妳們!為什麼妳們又要逼我回到那個框框?為什麼要讓我接管妳們的公司?為什麼妳們都一副要靠近我的樣子?

 

    我不求妳們什麼…三年後的我已經不敢要金泰妍那傢伙愛我了!我也已經放下當年那種恨了,但是為什麼一直要讓我想起來!!為什麼要讓我想起我曾經愛她愛得很深…這樣很好玩嗎…等我想起來了,再一把把我推開…

 

    鄭秀妍雖然爛,是個空殼只為利益的活著,我知道妳們都覺得Jessica好!妳們都覺得我變得很恐怖…妳們都露出一雙惋惜的眼神…但是!我倒底哪裡錯了?」

 

    Tiffany第一次看到鄭秀妍那麼多話,卻句句刺疼著她,原來鄭秀妍這樣想…原來她們的關心對她來說都是ㄧ種壓力跟同情。

 

    但是她有些說不出口,她不知道她說了對方會不會相信。

 

    「…鄭秀妍妳知道嗎?是這樣的妳吸引我的,三年後的鄭秀妍吸引著黃美英在這裡待著…」Tiffany抱著她,一直被她掙扎敲痛了身子,卻還是不放開。

 

    「我不認識三年前的Jessica,三年前的妳我只能從別人口中得知,有些遙遠,有些距離,但是三年後關心我母親過世的鄭秀妍,把我接來妳家住的鄭秀妍,我打從心底的真心喜歡妳!」

 

    鄭秀妍慢慢的安靜下來,眼淚卻越掉越多,抱住Tiffany的身子開始顫抖,大概是最近一直都住一起的關係,她並不排斥現在抱住她的懷抱跟味道…

 

    「但是她嫌棄我…金泰妍她不喜歡我了…」這是鄭秀妍第一次那麼直白的說初三年後對金泰妍感情的話語,或許因為她真的喝了太多的酒,又或許…她真的受傷到已經沒有辦法偽裝了。

 

    「我為什麼要放下防備…三年前明明就該學乖,為什麼我又讓金泰妍有機會可以傷害我…只是一次,就好痛…為什麼她總有那個能耐可以深深的把我傷害…」

 

    鄭秀妍抓緊Tiffany的衣服,用力的哭著:「我永遠都不要愛了!三年前就說好我不愛了!今天是我自己笨…我笨…笨蛋…大笨蛋…」

 

    鄭秀妍癱軟在滿是玻璃碎片的地板,Tiffany有些吃力的把她撐著,找了快比較安全的空的才趕放下…

 

    「我知道她是女生…我知道我們在社會中沒有可以在一起的價值觀…三年前就知道…但是…為什麼一個簡單的愛情,會那麼痛…兩個都是女生不應該要更珍惜嗎…」

 

    鄭秀妍已經有些混亂的,有些話她說的連Tiffany都聽不清她在說什麼,Tiffany聽到門鈴從剛剛就在響,看著鄭秀妍這樣,有些蒼亂的起身去開門。

 

    「姐姐在吧?我想跟妳們一起吃飯。」門外站的是林允兒,Tiffany驚訝為什麼她會出現,每次時間點都抓得那麼剛好。

 

    不過這不能怪林允兒,權侑利的出現讓她方寸大亂,很多天腦子都亂哄哄的,今天純粹就是想來照鄭秀妍哭訴,雖然鄭秀妍現在已經是冷冷的個性,但是對於妹妹的關心還是有的。

 

    「姐姐不在?」林允兒探頭看了看屋裡,Tiffany沒有要她進去的意思…

 

    「呃…」

 

    還沒想要怎樣回應,裡面又有東西破掉的聲音從書房傳來,不用解釋,林允兒這麼聰明的人也知道怎麼回事了。

 

    「姐姐怎麼了?」林允兒不理會Tiffany有沒有要讓她進去,擠身就往書房走,當她看到比上次更慘,甚至已經不成行的書房殘局,臉色整個很難看。

 

    「這次又是金泰妍?」林允兒幾乎不用猜也可以知道,世界上可以讓鄭秀妍這樣狼狽的或許就真的是她了。

 

    林允兒咬著唇,不管會不會受傷往裡面走。

 

    自己怎麼會有過念頭覺得金泰妍可以拯救三年後感情全都雪藏的鄭秀妍呢…看看現在的她…

 

    「姐姐…」林允兒蹲下身,看著鄭秀妍那泛著血絲的雙唇,還有那因為玻璃碎片而割傷的手腳,咬著唇:「妳怎麼又讓自己受傷了?」

 

    鄭秀妍抬起頭,看到林允兒出現在自己面前,突然就好像三年前,林允兒出現絕望的她面前,難過的看著她一樣…記憶…竟然重疊的。

 

    鄭秀妍哭著哭著,笑了。

 

    悲慘的。

 

    「又受傷了呢…姐姐好笨…對吧?小允。」鄭秀妍的表情,搭上她的言語,讓林允兒沒有任何的思考的時間都不用,就立刻把她擁入懷,就連一旁的Tiffany,也有同樣的衝動。

 

    是自從放下對泰妍的愛後第一次,Tiffany有些埋怨,愛著鄭秀妍的金泰妍,卻不再是因為金泰妍,而是因為…此時脆弱到不像記憶中的…鄭秀妍。

 

 

 

 

    〝匡噹〞的ㄧ聲,金夏妍被突然的巨響給弄醒,疑惑的坐起身,對著門口處…

 

    如果是ㄧ般人,或許會立刻起身去查看,但是金夏妍卻躊躇了,因為她知道那聲響代表的是什麼,姐姐她…還是在那樣的過去徘徊不前…

 

    金夏妍很不想要起身,卻還是慢慢得把房門打開,不這樣不行,因為她剛剛聽到了嘔吐聲。

 

    才打開門,就看到金泰妍已經摀著胃難過的癱軟在地上,旁邊還有因為她得癱軟而摔碎了的玻璃碎片。

 

    金夏妍腳步快速的走到泰妍面前,上下查看了下,反應快速的站起來,拿了房裡的手機撥打給權侑利。

 

    雖然今天的情況有些特殊,但是不是沒看過金泰妍這樣失落過,金夏妍從來都把這事情推給權侑利來處理。

 

    但是權侑利的手機卻關機了,撥了幾次都是語音信箱,讓原本蠻冷靜的金夏妍有些開始慌了,握著手機的手開始發冷,看著自己的姐姐還是躺在地板上,已經好一陣子一動也不動,她開始害怕。

 

    「喂…金泰妍,妳醒醒。」金夏妍蹲在她旁邊,推了推金泰妍的身子,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她摸了一下泰妍的額頭,好像有點燙…

 

    金夏妍換撥119電話接通了,醫護人員稍微問了一下地點跟狀況,表示很快就到達,掛了電話,金夏妍坐在泰妍身邊看著她。

 

    她可以聞到泰妍身上濃濃的酒味,她知道金泰妍三年前出了場很嚴重的車禍,那時候權侑利還把她接回自己家裡住…

 

    「秀妍…」幾乎是呢喃的聲音,從金泰妍的口中流露出來,金夏妍低下頭,看著她姐姐,皺著眉頭,連眼睛都睜不開得在哭。

 

    「秀妍…對不起…」

 

    金夏妍心裡突然一股氣,又是她…她是有聽到對方回來了,為什麼姐姐還在這個圈圈打轉。

 

    「對不起也沒用!不會原諒妳就是不會原諒!」不知道是說鄭秀妍還是說自己,金夏妍有些憋氣的說到,她氣自己為什麼還要生氣,早就要學會不要在乎金泰妍這樣自憐自哀,金夏妍起身想要進房間,反正救護車到了就可以把金泰妍交給對方處理,自己不用…

 

    「妳原諒我好不好?我好痛苦…」泰妍好像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哪裡,身子因為發燒而泛冷整個屈起,看起來有多難過就多難過。

 

    「我快要活不下去了…我倒底為了什麼還要活著……我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卻怎樣都死不了…」泰妍的聲音斷斷續續,有些不清楚,但是金夏妍卻全都聽進去了…

 

    活不下去…

 

    金夏妍的腦海中,想到的…是母親。

 

    現在,連金泰妍都不想活了?

 

    金夏妍覺得全身發冷,她看著地板上的金泰妍,覺得她好像真的會死,如果這樣不管她,金泰妍就會這樣下去,這讓她想起,最近權侑利常跟她說的話。

 

    〝不要這樣對妳姐姐,她很痛苦,妳知道嗎?〞

 

    那時權侑利這樣說的時候,她還記得自己回了句〝關我什麼事!〞的答案,哪知道權侑利卻很難過得對她笑了。

 

    〝怎麼不關妳的事了?妳是她活下去的原因點之一啊!夏妍妳不會忘記,在喪禮上,妳姐姐對妳說的話吧!〞

 

    〝……〞權侑利的話把她拉到三年前媽媽的喪禮上,權侑利有參加所以知道,因為只剩兩姊妹,金夏妍本來會因為母親的死亡而有可能需要被人撫養,但是金泰妍卻在眾多親戚的建議下堅決否定了她們的好意。

 

    〝妳知道,妳姐姐當初在那個時刻點,是多麼多麼的難過,我相信妳一定知道,妳們母親的死對於她的壓力多大,她也因為這樣受到了情感上面另一部分的傷害,而那時她不忘…牽著妳的手喔,

 

夏妍,就某部份來說,妳姐姐她比對她的愛人、對她自己,都還要珍惜妳。〞

 

    『我不會讓夏妍被誰領養,夏妍是我妹妹,只要我活著,我都會自己照顧她。』

 

    但是現在金泰妍卻…

 

    金泰妍好像以為自己面對的是鄭秀妍,有些困難的抓住金夏妍的褲角,難過的說著,金夏妍已經有好久好久沒有好好聽過金泰妍說話…還那麼多的話。

 

    金泰妍已經昏了,說出來的話也已經無意義,她的思緒完全不在這裡…

 

    她只覺得身體好重,思緒飄的好遠好遠…她全身都好冷,好像回到三年前她沒有赴約的那個下雪天夜晚,她看著小公園裡面,鄭秀妍乖乖的坐在鞦韆等著她,落淚…

 

    「秀妍…妳為什麼要給我機會…不論妳等多久,我也不能回應妳,不斷給妳痛苦,妳就是…還在那裏等待…妳走吧,好不好?」

 

    金泰妍的眼淚滑落在地板上,喘著氣…寒冷的冬天變成了大雪,大雪化成了鄭秀妍的眼淚,ㄧ滴、一滴的打在她心裡,鄭秀妍在她夢中狼狽的看著她,逞強的擦乾眼淚,背對著她抽泣的離她遠去…換上的,是那副三年後冷然的面孔。

 

    金泰妍看著三年後的她,撫上她的臉,夢中感覺不出真實的感受,金泰妍卻不在乎,只有這種時候,她才敢說。

 

    「我好想妳…」

 

    想她、好想她,甚至恨這樣的自己…

 

想哭、好想哭,甚至討厭自己如此的脆弱…

 

    要是能使一切當做沒有發生過那該多好?那些瘋狂愛妳的記憶和隨著往事讓我一直在想妳…卻不能再以哪些理由束縛者妳?

 

    「我可以因為愛情就叫妳陪我痛嗎?我做不到啊…明明知道不可以…但是我真的真的好想妳…」在小房間裡面,她是真的什麼都想要不要想,只想要好好愛她,觸碰她…她真的想到快要發瘋了!

 

    金夏妍看著她姐姐,在救護車上一路的呢喃,斷斷續續、不清不楚,卻可以聽到她姐姐的痛苦…

 

    整個晚上,金夏妍都坐在金泰妍的病床邊,聽著金泰妍說著。

 

    對不起我是個女生…對不起,我只是個女生。

 

 

 

 

    當隔天金泰妍醒過來的那一刻,有那麼一下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又到醫院了,她以為自己會躺在家裡的地板ㄧ直到早上…頂多回到床邊。權侑利那傢伙不是不在嗎?

 

    看到病房門被打開,金泰妍有些意外,夏妍拿著早餐近來,看到泰妍醒過來有些彆扭。

 

    「醒來的還算快嘛…」金夏妍把泰妍的床旁桌放好,幫泰妍買得那份早餐放到她的床旁桌上,「快吃點東西吧,侑利姐姐要比較晚才趕得回來,昨天幫你急診的醫生哥哥說妳胃悾悾得喝酒,是自找最受,難怪會痛到站不起來,妳差點就要胃穿孔了!」

 

    「抱歉,昨天晚上嚇到妳了?」泰妍有些驚訝金夏妍會把自己送到醫院後,才待在這裡照顧自己。

 

    夏妍沒有回答她,兩個人只好尷尬得吃著早餐,金泰妍幾乎沒怎麼動,看著金夏妍一口一口得吃著早餐,有些覺得恍惚,好像好久沒有兩姊妹ㄧ起吃早餐了。

 

曾經…金夏妍也是黏著自己喊著最喜歡姐姐的小孩子,轉眼間,都國三了…

 

    「我吃飽了。」金夏妍放下湯匙,把手上的碗丟到垃圾桶,金泰妍看著她,有些尷尬的問。

 

「妳不是要上課?」

 

    金泰妍想…夏妍應該不會想要待在這裡,出聲幫她想理由,哪知道金夏妍脾氣更大了。

 

    「金泰妍妳知不知道妳在做甚麼?!」夏妍顧不上禮貌,直接破口大罵對著金泰妍就這樣把昨天到今天的不安給罵出來。

 

    「妳以為這樣的著想我就會感謝妳嗎?妳這並根本是慢性自殺!妳那麼不想活下來!為甚麼不早跟我說?為什麼要讓我看著妳痛苦,然後為妳擔心!」

 

    金夏妍覺得好委屈,連當事人都不在乎的生命,自己竟然一路緊張得陪伴,在泰妍床邊待著一整晚,她都在害怕…

 

    「我只剩妳ㄧ個親人了,姐姐。」久違的一聲姐姐,卻讓金泰妍覺得心疼,抬起頭看著夏妍,有些震撼到說不出話。

 

    「妳打算把我最後一個家人帶走嗎?」

 

    「我沒有…」金泰妍想要反駁…

 

    「哪裡沒有!妳的時間根本從媽媽自殺得那天早上就停止了,妳只是因為覺得有義務活著而活著!姐姐妳有沒有想過!妳這樣我一點也不覺得妳在我身邊!」

 

    金夏妍有些難過,卻很認真的說到:「我不是只要一個賺錢機器,也不是要一個任我罵,就算我很沒有禮貌也不會再念我的姐姐…我沒有媽媽,但我不想沒有姐姐…」

 

    金泰妍抬起頭,眼眶泛紅的看著夏妍,聲音好一會才發出來。

 

    「妳…不怪我?」

 

    「怪甚麼?」

 

    「媽媽她…」泰妍發覺眼淚要滴下了,趕緊壓下頭,卻來是掉了幾滴:「是因為我才…我害妳沒有媽媽…」

 

    夏妍頓了一下,看著金泰妍的表情有些鬆動…

 

    所以,姐姐ㄧ直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在面對自己?

 

    「姐姐,妳是傻瓜嗎?」

 

    金夏妍想,或許真如權侑利所說,金泰妍對她,比起對鄭秀妍或是金泰妍自己本身,都來得更小心翼翼。

 

    「妳如果要把原由推到我頭上,我寧願妳去找她!媽媽當年的死不是妳的錯!如果真要說,媽媽她也不同樣害死了妳嗎?她讓妳無法有動力活下去…妳到底有沒有看懂,媽媽留給妳的話?」

 

    金泰妍驚訝的瞪大眼,她以為夏妍沒看過那張字條…

 

    「她希望妳幸福!妳自憐自哀過三年也該夠了!只會站在原地害怕的人!才不是我姐姐!!」金夏妍拿起自己的包包,她的確得趕回學校去上課了,看著金泰妍身為姐姐還被她罵得面有菜色,心理就有些解氣。

 

    折磨自己的人從來都是金泰妍自己ㄧ人,沒有人狠心想要她不幸福,也沒有人覺得她需要償還甚麼,那都是她自己認為的。

 

    臨走前,金夏妍打開門回看著金泰妍呆愣的臉龐,淡聲說:「幫我帶句話給她。」

 

    她知道即使她不說名字,金泰妍也清楚自己在指誰。

 

    「把我姐姐還回來,只有她可以。」

 

 

 

 

    「我做了點吃的,妳要吃點嗎?」Tiffany看著房內林允兒的背影,溫柔的問著,對方從昨天晚上到現在ㄧ直都陪著鄭秀妍,ㄧ滴水一口飯都沒吃。

 

寬敞的房間,林允兒轉過身子,看著Tiffany淡淡的說聲「不用了。」,語氣非常壓抑,她看了眼躺在床上已經睡著的鄭秀妍,緩緩起身。

 

    摸了摸剛剛幫鄭秀妍包紮好的手跟腳,林允兒緊抿著唇又開口。

 

    「姐姐拜託妳了。」

 

 

 

 

    金泰妍坐在病床上,看著窗外的景色,發著呆。

 

    金夏妍今天早上的話讓她咀嚼著,或許夏妍說的沒錯,自己這樣只是在自憐自哀,就連自己的妹妹都看不下去自己這樣…是嗎?

 

    母親的那句話,好像在金夏妍那樣一說,有了不一樣的感受…

 

    「但是…我沒有資格提愛她了…」她推開她了,用她那雙手…

 

    病房的門被用力推開,金泰妍有些錯愕的看往那方像,護理人員或醫生應該不會這樣粗魯的開門才是…

 

    進來的人金泰妍要說驚訝也不驚訝,是林允兒。

 

    林允兒進來得很倉促,甚至在泰妍都反應不過來的時間點,抓起泰妍的手臂用力的扯起來。

 

    「痛…」泰妍有些吃痛得叫著,卻讓林允兒更為光火。

 

    「痛!痛?這樣就叫痛了?那姐姐那些算甚麼!!」說完林允兒咬著牙用力的握緊抓著金泰妍的那隻手。

 

    「金泰妍妳是不是太過分了!?誰准妳又讓姐姐受傷的!!!看她因為妳流淚妳很有成就感是嗎?」

 

    林允兒幾乎是殺紅了眼般的瞪著金泰妍,就在金泰妍想要張口說什麼時候,被林允兒嚇到了。

 

    「就算我求妳!妳知不知道姐姐因為妳死掉過一次…她的身體容不了妳這樣再ㄧ次的傷害了!」

 

    林允兒的話…讓金泰妍全身發冷,看著林允兒的臉,金泰妍顫聲開口。

 

    「妳說…死過一次?」

 

 

 

 

    鄭秀妍睜開眼睛,意識到自己躺在自己的大床上,有那麼幾秒反應不過來,好一會才坐起身,看了眼床邊的鐘。

 

    「妳放心,允兒她離開前已經幫妳打去公司請假了。」Tiffany剛走進房間,就看到鄭秀妍的側臉,猜著她擔心這事。

 

    鄭秀妍轉過頭,看著她,露出笑容:「謝謝,不過我還是得去公司一趟。」

 

    Tiffany有些傻楞楞的看著她,醒來後的鄭秀妍有些虛弱,但是臉上的堅強已經重新偽裝起來了,看著她垂落在床邊的手,Tiffany走了過去。

 

    「還痛嗎?」Tiffany蹲在鄭秀妍面前,非常溫柔的說著:「去公司可以,但是注意妳的傷口,不要碰水什麼的…還有,昨天…是不是金泰妍她…」

 

    「妳跟她說的?我不見了這件事。」

 

    見Tiffanyㄧ副難以啟齒的樣子,鄭秀妍看著她,稍稍挑起眉,「妳挺囉嗦的。」

 

    Tiffany瞪了她一眼,想要說什麼卻被鄭秀妍打斷。

 

    「我知道妳是真心待我,不過對於金泰妍這件事情,我真的不希望再說什麼了,妳要待在我家,就請妳不要再說到關於她的總總,也不要讓她來接近我。」

 

    Tiffany看著鄭秀妍,她的臉蛋有些抓痕,看來是昨天自己太激動所抓傷了,想到昨天她聲嘶力節的畫面,Tiffany就覺得揪心。

 

    「我不會的,Jessi,我也不想讓妳受傷…」Tiffany知道,對於鄭秀妍來說,金泰妍已經是個ㄧ而再再而三讓她心痛的人,要釋懷…是多麼不容易。

 

    鄭秀妍起身,也不管Tiffany是不是在面前,解開自己的睡衣,就在Tiffany的面前開始換衣服,Tiffany看著她的身材,有些離不開眼。

 

    這是Tiffany最近ㄧ直害怕的,她老覺得自己對鄭秀妍…好像太過份在意了。

 

    低下頭想要轉移目光,卻看到了讓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畫面。

 

 

 

 

    病房裡面的氣氛過於緊張,金泰妍坐在病床上面的身子僵硬著,幾乎是繃緊神經聽著林允兒說。

 

    「姐姐的身體變得很虛弱妳知道嗎?」林允兒冷著聲子說著:「就算她在妳面前極度想要偽裝,妳不要告訴我妳沒有看出來,姐姐有多虛弱。」

 

    金泰妍握緊被子,認真的看著林允兒,「這也是我ㄧ直想要問清楚的,鄭秀妍到底怎麼了?」

 

    變得多的,不只是個性,鄭秀妍整個人都像是脫胎換骨一樣,金泰妍不是沒注意,從第一次見面、上次她喝醉酒那裏,還有在車上激動的那一次…甚至,昨晚觸碰到她的時候,鄭秀妍都讓她覺得變好多。

 

    「她好瘦…真的好瘦,當我抱著她的時候,我甚至被她的骨頭磨得吃痛…」泰妍緩緩的說,雖然那時情不自禁,但是她現在還可以記得清清楚楚,鄭秀妍敞開的襯衫裡面,是幾乎只剩骨頭的枯瘦身子…

 

    三年後見到的鄭秀妍,堅強冷漠到讓金泰妍擔心,或許大家都覺得鄭秀妍變的更厲害了,但是在金泰妍眼中,鄭秀妍無比的孤獨跟脆弱…

 

    「我原本以為妳可以救姐姐…我原本以為,看到姐姐因為妳,而慢慢有了除了冷淡之外的其他情緒…我原本以為…以為妳可以救姐姐,讓她在ㄧ次活過來。」林允兒咬著牙,憤恨的看著金泰妍,懊惱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為甚麼會順著金泰妍的意讓她見到三年後的鄭秀妍,跟她談判…為什麼要在鄭秀妍陷入危險時叫金泰妍去找她…她原本以為,那是微弱的希望。

 

    「泰妍姐姐,妳知不知道,妳是我這輩子第二個討厭到骨子裡面的人,在昨天之前我對妳的期待都幻滅了,妳三年前把姐姐害死過ㄧ次,我跟鄭叔叔他們好不容易才把她拉回來,三年後…妳出現,還是再度把她推向深淵!」

 

    「深…淵…」泰妍看著允兒,她ㄧ直知道自己三年前傷透了鄭秀妍,但是,為什麼連林允兒都那麼露骨的形容著…深淵?

 

    就好像她…看到了什麼一樣。

 

    泰妍腦袋裡面閃過不好的念頭,很亂…很多想法,她突然氣憤緊張的爬起來,反手抓住允兒的手,大聲問:「她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林允兒用力放開金泰妍,冷笑的看著她說:「姐姐妳覺得,能讓一個人變成魔鬼要怎麼做?」

 

    泰妍無法回應,看著允兒的眼神充滿的急切,手越抓越緊,林允兒靠在泰妍的耳邊,ㄧ字ㄧ句用力的說:「很簡單啊,妳只要把它推到天堂,再讓她摔到地獄,她就是名副其實的魔鬼了…」

 

    鄭秀妍為什麼會變的那麼冷血?以前看到恐怖片都會尖叫出聲,以前看到難過的人都會跟著哭,那麼情緒化的她,會變成逼著人走投無路,就連對方再她面前嚷著要自殺,甚至成功,她都無動於衷?現在的鄭秀妍恨不得所有她覺得礙眼妨礙她利益的人通通都死掉…鄭秀妍,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她。

 

「姐姐她,現在就是魔鬼。」ㄧ句話讓金泰妍全身發冷,而下ㄧ句話,幾乎是要把它ㄧ同打下地獄般…的殘酷。

 

    「她為妳自殺過,死過一次。」

 

    泰妍覺得自己無法呼吸,窒息般的看著林允兒離開她的耳邊,眼神無比怨恨的看著她,從那眸光中…她好像看到了,絕望。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