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就算閉上雙眼,還是看見妳

儘管摀住耳朵,還是聽得見回憶的喁喁細語

讓我沒辦法只想起幸福瞬間的那句話

『分手吧,我們分手吧』

 

 

    當年的Jessica,在錄音室錄了她演藝圈生涯的最後一首歌後,因為太激動而昏倒送醫,大家都稱讚她唱的出神入化,情感帶得很入情境才會有這種反應。

 

    但是林允兒知道不是,自從從小公園把Jessica她帶回來後,就冷靜得讓人害怕,在錄音室那樣的反應,讓允兒擔心的跑去找她。

 

    Jessica因為昏倒而被送回鄭氏集團的醫院,所以當Jessica醒來的時候,立馬就被她父親給禁足。

 

    當林允兒看到被送回鄭氏主宅裡面關起來的Jessica,有些說不出話。

 

    『她沒有來…小允,我被她拋棄了,對嗎?』Jessica看著林允兒,難過的說著:『我ㄧ直再想…說不定她忘記時間,說不定…我那天沒有說清楚,我只要繼續待在演藝圈,她總有一天會想到,她忘記赴約了,然後跑來找我…』

 

    『姐姐…』

 

    『沒有…她沒來,聽到我昏倒的新聞,她還是沒有來,金泰妍是真的不要我了…』Jessica一邊說,眼淚開始斷了線般滑落,越來越止不住,越來越猖狂。

 

    『夠了…真是夠了…!!』

 

 

 

 

    林允兒還記得,那是Jessica在被金泰妍爽約後的第一次崩潰,她哭得很大聲,好幾度哭到虛拖,就連她的父親母親還有因為得知消息而趕回來主宅的鄭秀晶都嚇到了,Jessica沒日沒夜的哭泣,ㄧ遍一遍的撥著金泰妍那個老是進入語音信箱的手機,哭到天明。

 

    「妳知道,那天要不是我提前結束通告,想要去看看姐姐,姐姐說不定就真的沒救了。」林允兒想著那天情景,臉色也跟著發白,不管幾次,她都可以清楚的想起那時候的畫面…還有那濃濃的血腥味。

 

    「現在想依然會後怕,當我進到姐姐的臥房,血腥味已經傳到了我得鼻腔,衝到浴室的那一幕…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多血…像是要為了報復那背叛般的,全數流盡…」

 

    那時候被林允兒發現的Jessica已經失血過多,ㄧ點意識都沒有,火速被送往醫院,她幾乎在鬼門關前徘徊,ㄧ次又ㄧ次的病危通知,十幾天的住院過程讓鄭氏父母嚇壞了,看著隔離室裡面的女兒,幾日間幾乎白花了頭髮。

 

    林允兒看著那個聽著她述說而變得有些呼吸困難的金泰妍,她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手幾乎壞要被金泰妍給抓斷了,不過她不在乎…她還沒說完。

 

「妳是不是覺得還不夠?或許老天爺也覺得不夠,要姐姐看清楚點吧…把所有的事情都聚在一塊發生,就在姐姐在醫院昏迷的第四天,她父親就病倒了,因為她自殺的打擊,脆弱的血管衝破了腦門,中風了。」

 

    「所以,當她再次醒來,連意識都還沒有完全的清醒時,就被告知她父親比她生命更為危險,當她坐在輪椅,由著我們推著她去加護病房看她父親時,她那死都忍住的眼淚,她自責,因為太巧合了,她從鬼門關離開醒過來時…她父親就被告知病危…就好像,她父親要代替她去那一趟不歸路一樣。」

 

    情傷、還有自殺後對於家人的愧疚,讓Jessica在醫院的那幾天,世界像是全部毀面般,全數消失殆盡…

 

    「但是她還是忘不掉妳…怎樣都忘不掉…她在要出院的那天,逃開我們的視線,坐上計程車不見了,那天…之後的鄭秀妍說,她去給〝Jessica〞的死做哀悼,以及最後的告別。」

 

    泰妍渾身ㄧ顫,握著林允兒的手頹然放下…

 

    她想起來了,怎麼會忘記…那天,她跟Tiffany在小公園最後一次看到Jessica的那天,坐在計程車後座內的她…自己對她做了最後一場戲。

 

    所以,那時候的她,是拖著被摧殘到傷痕累累的身…心,去見她,給她最後一次的機會?

 

    金泰妍幾乎想要殺了自己,自己為甚麼可以這麼可惡?為什麼可以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她自己以為只有自己承受了母親的過世…卻沒有想過,再她處理母親後事的期間,幾乎消失音訊的Jessica發生了這些事…

 

    她到底做了些什麼啊…!!

 

    「秀妍姐姐根本沒時間療養好身體,就得被迫接下鄭氏的所有職務,落下了病根,再加上這三年來,她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停下來,就是不停的工作、工作、工作!妳相信嗎?原本喜愛音樂的姐姐,三年來再也沒有聽過任何音樂。」

 

    金泰妍腦海中複習了好幾百遍,滿滿都是當年Jessica對她的笑容,對方跟她承諾過,永遠陪著她在演藝圈,那個愛唱歌的女孩,是怎樣的痛苦,讓她再也不敢觸碰音樂…是因為,自己。

 

    「噁…唔噁…!!」金泰妍幾乎快要虛脫再病床邊,不停乾嘔,身子都是冷汗。

 

    林允兒看著這樣的她,眼眶泛紅的瞪視著,她就是壞心,就是想要看到金泰妍這樣,她知道一旦讓金泰妍知道,金泰妍一定會有很激動的反應,就連鄭秀妍也有意無意的告訴她不准告訴金泰妍這件事情…自己卻還是,氣不過…

 

    轉過身子,林允兒想要離開病房,卻在拉開病房大門後的那一刻怔愣住,她看到了權侑利,剛從研習會回來的權侑利,駐足在病房門外…

 

    「請妳讓開。」林允兒被她弄的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往房內又縮了一步…

 

    權侑利看了眼病床邊的金泰妍,沒有讓林允兒離開,抓住她的手:「妳對泰妍說了甚麼嗎?」

 

    林允兒用力甩開她的手,往走廊跑去,權侑利看著金泰妍,有些擔心…

 

    「妳可以不用管我,去追她吧。」金泰妍非常痛苦,但是她知道,這不是權侑利可以幫助她的…

 

    「剛剛允兒的話…」權侑利在離開病房前,緩緩的說:「請妳不要怪她,她是個很護短的人。」

 

    權侑利跑步從來都比林允兒快,沒多久就看到林允兒的身影。

 

    「妳等等。」抓住林允兒的手,權侑利把林允兒拉的靠近自己懷裏,卻被林允兒很快的閃過。

 

    「妳剛剛說的太過分了,泰妍怎麼說也是有苦衷的,妳這樣一下子給她那麼多壓力,她會承受不住。」

 

    「我跟她說什麼又需要妳管了!?果然妳們兩個半斤八兩!物以類聚果然是真的。」

 

    權侑利在心底嘆氣,怎麼林允兒多年後看到她就是要跟她吵呢?

 

    「怎麼說?」

 

    「妳們有苦衷,那有沒有想過!我們也有知道的必要!一昧的藉著保護之名而傷害我們,結果跟直接傷害有什麼差別。」這不只是指金泰妍對鄭秀妍,也同樣有權侑利對她…

 

    當初被權侑利強迫分手,林允兒也受傷了,她不表態並不代表她不在乎,曾經認為什麼都可以說,怎樣都不會拋下自己的另一半,硬生生的丟下自己。

 

    「妳要我們被拋下的那一方有什麼好心情去理解妳們?」

 

    「但是我們都是站在希望妳們幸福做選擇得,即使這個選擇不夠漂亮,但是卻耗盡我們的心力啊!金泰妍也是,妳沒想過她是帶著這樣的心情才會跟Jessica提出連自己都沉痛的選擇。」權侑利的臉色不大好看,她知道林允兒聽不進去,卻還是想要說些什麼。

 

    當年的她,情緒狀況根本沒有辦法再在跟林允兒談感情,泰妍母親死就是她在極力在乎林允兒這段感情時,疏忽導致的,那時候這樣的錯誤讓她沒有辦法面對林允兒…她怕自己在跟林允兒這樣下去,會傷害她。

 

    她是真的希望她可以幸福,就因為知道自己是那個讓她哭的人,她才會提分手。

 

    「幸福?」一聲冷然的音調突然插入,讓權侑利及林允兒都轉過身看著身後走過來的人。

 

    「姐姐!」

 

是鄭秀妍。允兒抹了抹自己臉龐邊的淚水,看著鄭秀妍,對方好像聽到了權侑利剛剛的話,眼睛直視著權侑利。

 

    「權侑利,好久不見了。」鄭秀妍對著權侑利撇開唇笑,「看來妳認識金泰妍,那我是不是不用在證明我跟林允兒的清白了?」

 

    在場的三的人誰都聽的出來這是調侃,鄭秀妍的話分明戳疼了權侑利的心,當年壓垮權侑利對林允兒最後的稻草,就是權侑利對允兒跟她的不信任。

 

    「姐姐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林允兒打斷鄭秀妍的話,她不想要讓鄭秀妍知道金泰妍住院的事,就連自己剛剛在金泰妍病房說的話,她都不希望鄭秀妍知道。

 

    「妳鄭叔叔今天要來做例行檢查,我陪他來。」也是到了公司,鄭秀妍才收到這個消息,剛剛才從鄭氏主宅把父親帶到醫院,父親進去檢查後才看到走廊上的人是林允兒。

 

    「妳在這裡做什麼?」鄭秀妍大概猜到林允兒會去找金泰妍,但是來醫院…

 

    「金泰妍住院了,胃出血被送進來。」

 

    「權侑利!!」林允兒生氣的怒吼,卻沒想到權侑利完全不打算瞞鄭秀妍。

 

    「她把妳兩年前自殺的事情告訴了金泰妍,狠狠的訓了金泰妍一頓才出來…」權侑利認真的看著鄭秀妍:「妳不覺得妳該去看看她嗎?只託允兒來傳遞這種沉重的事情給前情人知道,會不會太逃避了?」

 

    鄭秀妍挑起眉,看著權侑利沒有說什麼,一兩秒後才像是決定了什麼的轉過頭對林允兒說話:「我去看看金泰妍,妳拿著我車鑰匙先到我車上等我,妳現在這樣很容易被人認出來。」

 

    「姐姐!妳幹麻去看她啊!」林允兒抓住鄭秀妍的衣服,阻止她。

 

    看到金泰妍又有什麼用?事情都發生了,金泰妍本來就有知道的義務,但不需要鄭秀妍去解釋什麼啊。

 

    「我是她老闆,她三番兩次的進醫院,我是該去關心她一下。」鄭秀妍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她現在對於金泰妍,臉上又恢復了那冷冷淡淡的表情。

 

    「可是…」林允兒本來還想說什麼,卻被鄭秀妍的耳語止住了聲:「妳私自把我的事情告訴金泰妍,等我回去再跟妳算帳。」

 

    鄭秀妍跨步要離開,卻想到什麼轉過頭看著權侑利,勾起冷笑:「我記得你剛剛跟小允說幸福?權侑利,小允說的果然沒錯,妳跟金泰妍半斤八兩。」

 

    「什麼?」

 

    「希望我們幸福?但是妳們卻沒有想過,我們想要的幸福是什麼?那些從來不是我們要的。」

 

    一句話堵的權侑利睜愣,看著鄭秀妍的背影,她也覺得心痛…

 

 

 

 

    金泰妍坐在病床上,整個人埋入自己的雙膝間,不停的顫抖。

 

    自殺…這已經超出了她得想像,為什麼…她極力保護的兩個人,都選擇這樣的方式回應她?

 

    一個未遂,一個成功了…

 

    她知道自己當年的選擇做錯了,卻不知道錯的那麼徹底,當年的選擇…結果誰也沒有保護到,母親的死亡給她的是對於這個世界的絕望,而鄭秀妍讓她重新體會了愛情的深刻與痛。

 

    埋藏了三年,三年來從來不敢打開的情感,因為今天…因為鄭秀妍全部開啟了,卻沒想到,適用這種…充滿懊悔的方式。

 

    她曾經想過,自己或許再也不配擁有幸福,但是她卻沒有發覺,鄭秀妍也同樣被她毀了原本堅信的世界…鄭秀妍她,也失去了幸福。

 

    「為什麼…沒有好好的呢?為什麼所有事情都不在我的想像內?為什麼我想要保護的所有人,都一個一個的受傷?為什麼啊!!」金泰妍憤怒的把床旁桌上的東西掃到地上,她覺得好痛…真的好痛…

 

    原來以為已經壓抑到不能再出現的情感,還是存在,還是會出現,還是會讓自己痛到無法呼吸。

 

    金泰妍看著地上的玻璃碎片,竟然有些想要拿起來朝身上劃,到底…到底…那種痛是怎樣的痛?

 

    她只是愛她而已,為什麼會這麼痛?

 

    「妳可以割下去,但我要告訴妳,那不好玩。」鄭秀妍出現在她身旁,抬起眼眸看到她那一刻,金泰妍的淚水像是滿出來一樣的,啪搭啪搭的滑落。

 

    「秀妍…」直到看到鄭秀妍,她才知道,原來她對鄭秀妍的愛,從頭到尾都一直是她所渴望的。

 

    母親的死讓她怯步,但她還是情不自禁的一再靠近鄭秀妍,那是因為鄭秀妍是她怎樣都放不下的那一塊,就因為這份感情,讓她幾乎行屍走肉了三年。

 

    不愛鄭秀妍,真的好痛。

 

    「回來好不好?我們一起回到最開始的我們,秀妍…」金泰妍低下頭,抓住鄭秀妍的手,語氣哽咽著:「我還愛妳,我絕對不會再拋下妳…永遠不會了…」

 

    不愛鄭秀妍,真的讓她連呼吸的力氣都快沒了。

 

    此刻握住的手,從彼此的掌心傳遞的溫度,她感謝林允兒說的都是過去,鄭秀妍還出現在她的面前,她還是有體溫…

 

她不想要再錯過她了…她三年前,差點就真的永遠失去鄭秀妍,永遠的…

 

    那樣就真的毫無意義了,跟母親一樣…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鄭秀妍的表情依舊冷漠,看著金泰妍握住她的手,臉上那止不住的眼淚,她竟然只想發笑。

 

    緊抿的嘴唇終於鬆動,脫口而出的話卻讓金泰妍期待落空。

 

    「妳要我回去哪裡?泰妍…」鄭秀妍已經很少這樣溫柔喊著她的名字了,卻是現在搭配這種話…

 

    「我回不去了。」鄭秀妍一隻手副上金泰妍握住她的手,緩緩的笑開了…

 

    「我從三年前的那一刻就死了,我放棄唱歌、我放棄了演藝圈…我放棄了…妳。」看到金泰妍因為自己的話而用力的哭泣,鄭秀妍竟然覺得自己有著報復的快感。

 

    果然啊…她已經不是Jessica了。

 

    「我要怎麼回去?」

 

    兩個人一個坐著一個站著,一個臉上掛滿淚水,一個卻一滴眼淚都沒有,只是注視的對方。

 

    金泰妍怎樣都沒有放開鄭秀妍,這讓這她覺得好笑:「吶金泰妍,覺不覺得這場面很熟悉?我當年好像也是這樣在妳面前哭,求妳不要離開我。」

 

    「不覺得很諷刺嗎?當年我在妳面前哭,妳要我不要為難妳,我一直求妳,只要妳可以回來。現在妳在我面前哭,我卻回不去了。」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的表情只有一個樣子。

 

    冷淡。

 

    「妳恨我?」金泰妍難過的看著鄭秀妍,覺得無比絕望,不是因為鄭秀妍這樣拒絕的,而是鄭秀妍說的回不去,讓她心痛。

 

    「恨?」鄭秀妍搖搖頭:「我只是再也不想要愛了,只是那麼簡單。」

 

    鄭秀妍,死的比她還徹底。

 

    鄭秀妍把泰妍的手移開,就跟當年金泰妍甩下她的手一樣,「我也盡義務看了妳了,祝妳早日康復。」

 

    臨走前,看到了剛下課的金夏妍,雖然只是擦身而過,但是金夏妍很快就認出了她,出聲打招呼。

 

    「好久不見…」

 

    鄭秀妍看著她,有些睜愣的看著她,抿了抿唇才對她點頭離開。

 

    金夏妍看著在病床上面哭泣的姊姊,難過的皺起眉。

 

    「傻瓜。」

 

 

 

 

    金泰妍這是老毛病,沒住幾天醫院就出院了,回到家的她像是失了線的木偶,幾乎是茫然的活著。

 

    剩下的只是對於工作的反應,金泰妍依舊乖乖的去上通告,這讓金夏妍還有權侑利都鬆口氣。

 

    但是她們開心的太早,金泰妍比她們想像中的還要嚴重。

 

〝今天被我們訪問的是話題明星金泰妍小姐,聽說金泰妍小姐最近專輯賣的很好,我愛妳這首歌是不是闡述著自己的情感呢?…〞

 

電台節目自然需要有LIVE的演出,但是當金泰妍街起麥克風的那一刻…

 

她該唱什麼?那些注入濃濃情感的歌曲…她唱不出來!

 

〝金泰妍小姐?〞DJ發現了不對勁,歌曲已經開始了,但是金泰妍卻一句都沒有唱出口,張張合合的唇瓣,擠不出任何音調。

 

「我…」要唱什麼?那些愛…沒有人可以接受了。

 

那是負擔…

 

「啊…!!」金泰妍抱住頭,緩緩的蹲下來,節目硬生生被終止演出。

 

 

她開天窗了。

 

 

在從被經紀人崔秀英車上扶下來的那一刻,金泰妍身邊的全部人都慢慢了解。

 

    金泰妍她,正在死亡,就連一直傳的她所有情緒的音樂…她都想拋棄了。

 

    她唱不出歌,一開口,卻發不出任何聲音…腦中浮現的,只有鄭秀妍的臉,還有那深深劃下的傷口…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