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去哪兒了呢?」在醫院裏,坐在輪椅上的父親問著她,鄭秀妍看著他,搖搖頭。

 

    「散散步。」

 

    當坐在輪椅上,透過玻璃窗看著陷入昏迷的父親那刻…

 

    我就在想…

 

    我到底還要任性到什麼時候?

 

    鄭秀妍不要任性…鄭秀妍不需要情緒化…

 

    鄭秀妍,再也不要愛情了。

 

 

 

 

    「妳有聽到嗎?」回過神,看到的特助擔憂的眼神,鄭秀妍抬起眼看著她,點點頭。

 

    「抱歉剛剛有點累,妳再說一次。」鄭秀妍打起精神,重新聽特助報備重要事項。

 

    「沒什麼了,剛剛總裁批下的那ㄧ些就是全部了,接下來只剩下sunshinee裏面金泰妍的事情…」

 

    「她怎麼了?」鄭秀妍皺起眉,最近因為鄭氏內部一年一度的股東大會剛舉辦完,鄭秀妍的心力幾乎都放在上面。

 

    「她…失蹤了。」特助推推眼鏡,有些尷尬的說,之前總裁跟金泰妍的事情早就在公司裏面傳開,加上總裁最近更惡魔化,沒有人敢在她面前多提金泰妍這三個字。

 

    「失蹤?」

 

 

    沒等鄭秀妍再說些什麼,總裁辦公室的們被硬生生的打開,崔秀英就這樣毫無預警的闖了進來。

 

    「泰妍她不見了!」

 

    面對崔秀英的對質,鄭秀妍只是冷淡的看著她:「人不見不是跟我要,真要說起來不應該是我跟妳這個經紀人要人不是嗎?」

 

    崔秀英咬緊牙,瞪著鄭秀妍沒有說話,天知道她鼓起多大的勇氣才來找鄭秀妍,但是不這樣不行…

 

    「妳知道嗎?金泰妍就快死了…」看到鄭秀妍不相信的樣子,崔秀英接著說:「我是說她的內心,金泰妍她…就快要剩下個空殼了。」

 

    鄭秀妍嘆口氣,才緩聲開口:「崔秀英,妳就幫我跟她說…不要再為我做傻事了。」自從見面以後總是這樣,金泰妍就像是要把自己全部投下一樣的對自己予取予求,鄭秀妍當然需要配合她的下屬,但是這樣的服從,裏面包含著太多是她現在無法再接受的情感。

 

    「事情都過去了,我不怪她。」鄭秀妍還要感激她,讓她看透了這些。

 

    「那妳就幫我一起去找她,妳說的她一定會聽…」

 

    「崔秀英,妳這樣是不是太得寸進尺了,我沒有義務管我下屬心情。」鄭秀妍口氣中終於有些情緒,卻不是崔秀英希望看到的,那是不耐…

 

    「妳們每個人都說我對於她來說很重要,但是當年是她選擇放開我,是她推開我了?三年來我已經學會釋懷跟疏遠,憑什麼三年後我回來還要為她負責?

 

妳們一直要我去接近她,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我跟她是過去式,我對她的情感也是過去式,我沒有怪她,但我也不想看她。」

 

    鄭秀妍對這件事情的耐心已經被磨的不只一次快要受不了。她實在搞不懂,是她欠金泰妍還是金泰妍欠她的,為什麼現在早就沒有機會的兩個人,要這樣被她們大家期待,沒有什麼好期待的不是嗎?」

 

    「但是,她…」

 

    「崔秀英,妳怎麼就沒想過,我不是金泰妍的希望,我已經是她的過去。」鄭秀妍眼神直視著她,崔秀英卻覺得落寞。

 

    「她絕對沒有把妳當成過去…鄭秀妍,是因為妳不了解,泰妍還剩下什麼…」

 

    「……」

 

    秀英打量著鄭秀妍的表情,好一會才開口:「我只問妳一句話。」

 

    「妳有沒有聽過,金泰妍那傢伙這三年的音樂?」崔秀英看了她的反應,諷刺的笑了:「也是…看妳的表情是沒有。」金泰妍她,根本是自做多情了三年…卻是她唯一可以抒發覺得可以擴大她的愧疚…讓她痛到可以繼續活下去的出口…

 

    「我現在不聽音樂。」鄭秀妍這三年來,從來沒有再接觸韓國的娛樂圈,她不想要碰,也覺得那是禁忌,她不想要再碰觸〝Jessica〞的任何事。

 

    「妳說妳是金泰妍的過去…但是我跟所有心疼金泰妍的人都知道不是,如果妳是過去,那金泰妍就是個死在過去的空殼,金泰妍她對妳的愧疚就是她活下來的力量。」崔秀英把包包打開,對著鄭秀妍放下了好幾張CD…

 

    鄭秀妍不知道她要幹麻,總不可能現在要她一張一張的去聽…

 

    「妳看看金泰妍這三年來的每首歌,她從三年前妳離開後開始,就沒有在唱過別人的歌,全部是自己的詞曲…」

 

    崔秀英看著她,勾起嘴角:「為什麼呢?」

 

    鄭秀妍在崔秀英的示意下,低下頭看著金泰妍的專輯封面…

 

    如果…

 

    還有一次…

 

    妳聽的到嗎?

 

    鄭秀妍倒抽一口氣,看著崔秀英,對方拿起最後一張CD:「再來就是最新的這一張…金泰妍她,這三年來一直都用這種方式想要連繫妳,她想要跟妳說…」

 

    我愛妳…

 

    我愛妳…我還愛妳…

 

『如果…妳離我遠去,一步一步離我遠去的話,我該如何把妳送走?心裏總是害怕著…』

 

「放手,並不代表不愛。」

 

金泰妍的那句話…還有那若有似無的悲傷…

 

『我就像個傻瓜,只能像個傻瓜一樣呆呆地望著妳,妳在刻意躲避我…所以…害怕我們之間的距離變得更加遙遠』

 

    「我簽了,可以常看到妳嗎?讓我看看面具底下的妳,好嗎?」

 

    三年後,那張對自己迫切關心的臉龐…還有那純然的眼神…

 

『如果 我向妳走近,一步一步向妳走近的話,妳會怎麼想呢?總是鼓不起勇氣…』

 

「妳這樣…到底要我怎麼放著妳不管呢?」

 

    金泰妍說這句話的那種不捨…就因為這樣,所以她才會用力的推開她,她已經怕了…那種溫柔。

 

『即使輕易地轉身,即使輕易地變得遙遠。我知道我無法輕易地忘記妳…仍然是這樣的我,如果妳望見這樣的我,一定會說我是傻瓜吧。』

 

「我知道我無法挽回妳,我們的愛情也已經沒有救了!但是我不要妳孤獨!三年前從沒有希望這樣,三年後也是!」

 

    ……

 

    『盼著盼著,只有妳一個,痛著痛著,也要再來一次,就算一次次被折磨,就算眼淚無法干透,也想回到最初…』

 

「回來好不好?我們一起回到最開始的我們。」

 

『就這樣擦邊而過嗎…我們的愛…是非常心痛的回憶嗎…她的心就這樣…背過去了…即使是眼淚也挽留不了她…』

 

「妳要我回去哪裡?泰妍…我回不去了」

 

    我們…回不去了。

 

 

 

 

    打開那許久未開的大門,鄭秀妍看著屋內熟悉的景像,多年後看到竟然覺得無比的諷刺,彎身拖下高跟鞋,鄭秀妍進到屋內,沒有意外,看到了她想要看到的人。那個大家都找不到的金泰妍。

 

「妳沒事要來這裡我不反對,但請不要造成那麼大的風波,金泰妍。」看著窩在牆角的人兒,鄭秀妍淡生說著。

 

金泰妍人間蒸發,真要說知道她的人在哪裡,的確也只有鄭秀妍…

 

    被唱名的人兒抬起頭,看著多年後重新站在這裡的鄭秀妍,悠悠開口:「我這三年毎次都會再這位置窩著,就是希望有一天抬起頭看到妳刷開公寓大門走進來…」

 

    「……」

 

    「但是為什麼現在都亂了…什麼都沒有了。」如果這些,對於鄭秀妍已經是負擔,那她…

 

    「秀英叫我來找妳,妳快點回去吧,她很擔心妳。」

 

    「不要了,我不要回去。」

 

    「她們都很擔心妳,她是妳很好的朋友不是嗎?Tiffany知道妳不見也很擔心…」

 

    「什麼朋友…我都不要了…」

 

    鄭秀妍被她絕望的樣子弄得有些怒火,繼續回應:「那也要家人吧,夏妍還有阿姨…」

 

    「我不要、就不要!朋友、家人什麼的都不要了!!!」金泰妍突然大吼,打斷了鄭秀妍的話,激動的又縮起身子。

 

    嗚…就是那些…讓她失去鄭秀妍,她不想恨,真的不想…但是,但是…

 

「金泰妍妳到底在做甚麼?」站在幾步之遙,鄭秀妍冷聲的問著,她現在時間很寶貴,沒有那些功夫跟金泰妍周旋太久,能前來看她已經是最大的容忍。

 

    金泰妍縮在角落,看著不遠的鄭秀妍,卻覺得…此刻的兩人好遠好遠,曾經,兩個人的心是如此得近,幾乎是貼著般的甜膩,而如今…是她把鄭秀妍推開得,遠遠得推開,讓她變成這樣子…

 

    〝她為妳自殺過,死過一次。〞林允兒的話在耳中回響。

 

    〝現在想依然會後怕,當我進到姐姐的住處,血腥味已經傳到了我得鼻腔,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多血…像是要為了報復那背叛般的,全數流盡。〞

 

    金泰妍突然臉色一白,彎著腰乾嘔了起來,此刻的她好痛…每一次林允兒的話語回盪在她腦中時,她都會抽痛…

 

    「金泰妍…妳怎麼了?」這樣的情況有點出乎鄭秀妍的預料,她沒有想到金泰妍會有這樣的反應,想要蹲身到她身邊,卻突然臉色一冷。

 

    她現在…沒有時間做這些過多得關心,那是浪費她的時間。

 

    站在那等金泰妍較為好些,她才冷聲開口:「我不知道允兒那天找妳說了甚麼,但是請妳不要太在意她的話,就像我們上次見面說過得,曾經那些只是回憶,沒有錯不錯,只是不愛而以,我希望妳不要抓著那份曾經得愛而鑽牛角尖。」

 

    「只是不愛?」

 

    「…妳沒必要為了我而愧疚甚麼,我說過我不怪妳了。」鄭秀妍冷聲道。

 

    泰妍看著她,哽住得喉嚨好不容易吐出:「但是…我害妳…回到了鄭氏,妳再也不唱歌了。」

 

    她不敢說自殺,這兩個字連拼出來都覺得痛。

 

    「那也是我的事,妳大可不必管我。」鄭秀妍看著她,淡淡的說。

 

    「但是我沒有辦法…」

 

    「金泰妍,我搞不懂妳,當初不就是因為會影響到事業、唱歌,妳跟我才會走上這條路,那是妳確定好的選擇,現在事情也照著這個方向走,妳不唱歌,對我並沒有好或不好,沒必要在那裏自我毀滅。」鄭秀妍說得非常冷靜,泰妍感受不到昔日的柔情,有得只有客氣,她心裡那份希望,希望秀妍多少還是愛她的希望,慢慢的變小…

 

    「金泰妍,起來。」鄭秀妍揉了揉眉睫,她真的不想要花太多時間。

 

    見泰妍沒有反應,鄭秀妍看著旁邊架子的CD,打開蓋子放入音盤。

 

    「需要我放給妳聽嗎?妳堅持的東西是什麼?」

 

    「…我現在不想聽。」泰妍縮起身子。

 

    她的那些思念…有什麼資格?那些傾訴…又有什麼資格?

 

    秀妍受的傷,遠遠比她想的還要深…現在那些聲音,一點意義都沒有。

 

    鄭秀妍看到這樣自暴自棄的泰妍,沉默了數秒,才幽幽開口。

 

    「妳不是就是為了這個嗎?拋下我。」這句話讓泰妍一震,抬起頭看著面無表情的她。

 

    「妳選擇了,就得繼續走下去,繼續唱歌。」秀妍按下撥放鍵,優美的前奏就這樣放出。

 

    「我很少聽音樂了,今天剛好,倒讓我聽聽看,妳都做了哪些作品。」

 

    因為秀妍的話,泰妍眼神露出害怕…

 

    在她還不知道秀妍發生那些事情之前,她是想要讓她聽到的,但是…

 

    但是現在…她怕…她好怕…

 

    那些東西,或許…一點意義都沒有。

 

    鄭秀妍被她的動作嚇到,泰妍突然跳起身用力的拍下停止鍵,音樂嘎然停止,泰妍激動的摀住耳朵。

 

    「金…泰妍?」

 

「秀妍…秀妍,我不要唱了…就是因為它,如果沒有它,我們就不會…我不要它了!」泰妍蒼白著臉,有些語無倫次。

 

    都是因為歌唱,如果她沒有執著於事業,沒有為了事業著想…秀妍就不會…

 

    「嗚…我再也不想唱了,再也不要!」眼淚一滴一滴的滑落,泰妍顫動得身體可以感受出她此刻有多麼得痛苦跟難過。

 

    不行了…真的不行,她已經沒有勇氣,去唱了…一拿起麥克風,她就會看到昔日的秀妍,溫柔待她的Jessica,對她慘笑,在下一秒至身於血泊中,她已經試了好幾次,每次情形都一樣,她現在只要聽到音樂聲響起,就會乾嘔…

 

    鄭秀妍沒有辦法,上前去扶住金泰妍,看著她一直不停得發抖,緩聲問:「要不要去醫…」

 

    「當年我離開妳的原因,妳從沒問過我…」金泰妍抓住鄭秀妍的臂膀,抬起眼看著她,紅腫的眼睛看進鄭秀妍的眼眸,讓鄭秀妍撇開頭。

 

    「那些都過去了,我不用知道。」

 

    「妳很想知道吧,只是不想要開口問。」金泰妍看著她的眼神,那種眼神充滿著以前看待〝Jessica〞時的寵愛,讓鄭秀妍緩緩的跟她拉開距離。

 

    「我是單親家庭,家人裏面我只剩下媽媽跟妹妹,我工作是因為她們,低調是因為她們,她們是我很深很重的責任跟割捨不下的親情…」

 

    鄭秀妍看著她,實在不知道金泰妍為什麼要重新強調,當年她母親的反對自己也感受過,不用特別提…

 

    「認識妳,我好幸福…」金泰妍看著她,勾起那種純然的笑容,裏面只是純然的愛,沒有愧疚,沒有任何多餘的複雜情感,這讓鄭秀妍開始有些想要逃離這樣的金泰妍身邊。

 

    這樣的她,好怪。

 

    「真的好幸福,可能…就因為太幸福了吧!老天爺覺得需要給我點考驗…」金泰妍臉色隨著繼續下去得話兒變得猙獰…

 

    「我的幸福,被我母親排斥,以死相逼…」

 

    鄭秀妍瞪大眼睛,看著金泰妍的張了口卻發不出聲,金泰妍自動的接下去。

 

    「我媽她,死了,在我面前…因為我的幸福而自殺了。」

 

    金泰妍的話讓鄭秀妍完全僵住,看著她久久開口:「甚麼時候?」

 

    「全部加起來嗎?…第一次是在我們兩個被她發現後的兩天…第二次是在妳拍戲期間…第三次再又一次送到醫院後的那次,我跟她保證,會離開妳。」

 

    鄭秀妍摀住嘴,她不敢相信,一個母親會在自己女兒面前…反覆做出這樣的事…。

 

    金泰妍放肆的苦笑,有些猖狂,看著地板一滴一滴的淚滑落:

 

    「我以為我只要跟妳離的遠遠的…我以為我只要離開我的幸福…我以為我只要自己用力的憋著,媽媽她就不會死,我也完成了跟她的保證,我把我的快樂全部都丟下了,為什麼,她還是離開我?

      為什麼已經不在乎我幸福的她,會突然在那一晚回復正常呢?為什麼就這麼剛好…在我真的受不了痛苦,哭倒在她懷裡的那一晚要回覆正常?

      如果這會讓她崩潰自殺,我寧願她永永遠遠都不正常!我寧願她永永遠遠都怪我!!」

 

    金泰妍說的淒楚,那懊悔是多麼的強烈,鄭秀妍握緊拳頭看著她…咬著牙關。

 

    「妳知道,我在我母親類似遺書的紙條裏面,看到要我自己幸福的時候,感覺是甚麼嗎?」金泰妍看著她,難過的哭著,摀著心,對著鄭秀妍用力摀住自己的心臟處。

 

    「這裡,好痛…是好痛好痛的那種…」金泰妍抿緊唇,開始勾起笑:「我媽斷氣的那一刻,我一個人回到這裡,一個月後,我完成了我媽媽的喪禮…在小公園遇到妳…」

 

        「不要說了!」鄭秀妍皺起眉看著她,她不想要聽下去…。

 

    這些原因,發生了這件事情,現在讓她聽到,只會讓她對金泰妍…

 

    「為什麼?我還沒說完…妳離開後,我的心裡就好像完全空了,甚麼都沒有…我把對妳的思念,愧疚全部都轉呈靈感跟動力繼續工作,很諷刺吧?我越愧疚大家就越喜歡我的專輯…」

 

        「不要說了,金泰妍。」

 

    「我的靈感來自於妳,對妳越愧疚,我就越有靈感…」金泰妍痴狂的笑起來:「很自虐吧?」

 

    「夠了不要再說了!」鄭秀妍皺起眉吼出聲,語氣透露出金泰妍一直努力想要抓住的東西。

 

    「為什麼不要說?」看著鄭秀妍的表情在變化,金泰妍問。

 

    鄭秀妍抿緊唇,閉上眼睛才開口:「不要說了…拜託。」

 

    金泰妍看著她,接著勾起笑:「因為妳在保護我,對嗎?」

 

        「我沒有!」鄭秀妍辯駁,抬起眼瞪視金泰妍。

 

        金泰妍卻搖頭,「妳根本沒有原諒我,因為不可能原諒…妳愛我,所以妳因為我受傷了,妳只是不想要我自責才說自己釋懷。」

 

        多年後的鄭秀妍,那些冷漠,那樣包裹自己的情感深深的壓在心底,就是怕一旦放出來,對於自己的憤怒,會讓自己受傷。

 

        鄭秀妍…不!當年Jessica,一直到最後一刻,都還愛著她,所以才會寧願自己死掉,徹頭徹尾的把自己藏起來,也不敢再觸碰自己的情感。

 

        那些恨,那些痛苦…鄭秀妍都自己承受。

 

    為什麼會有她這樣溫柔的人…就連恨人,都恨的那麼小心翼翼?

 

    「不要這樣自我結論!我沒妳想的那麼好!我只是不想要再見到妳!!」鄭秀妍有些激動,站起身想要轉身走了,她不能在待在這裡…這裡的一切都讓她變得好奇怪。

 

    「不…不要走!」金泰妍急著拉住她,力道大概沒有掌握好,鄭秀妍被她拉低了聲,整個人跪坐了下來,吃痛了鄭秀妍回過頭瞪金泰妍。

 

    「…我得說啊…不能不說,這些不說的話…不行…」

 

    「我真搞不懂妳為什麼要一直題以前的事情?那不也對妳是種痛嗎?為什麼要一直去回想?妳只要過好妳的生活…」

 

    「因為我愛妳啊…鄭秀妍。」

 

    鄭秀妍完全傻掉,看著金泰妍對著她站起身,都還沒有完全回神…

 

    「但是…」鄭秀妍語氣竟然弱了,轉過頭看著金泰妍:「我回不…」

 

    「妳回不去了…」金泰妍拾起角落邊不知道甚麼時候買的棒子,曬衣服那種長長的桿子:「那這裡也沒有必要存在。」

 

    鄭秀妍不敢置信,金泰妍現在在做的事情…她…她在砸屋子嗎?

 

    「金泰妍妳在做甚麼!?」

 

    「留著有什麼用?這些…這些…都沒有用了!!」泰妍把玻璃櫥櫃砸破,小茶几、相框…對,那是她們那時候一起照的相框…隨著那些碎片…曾經的畫面、話語…

 

「這是給妳的。西卡,我們住一起吧!」…泰妍的表情…「我很在乎妳,西卡。」…自己那時候的展顏…「我真的想要給妳ㄧ個家…我想要跟妳住在這裡。」…好多回憶…「這裡是我們的家,以後可以擺很多我們的合照。」…「這是第一張,我買了很多相框,我們可以多照些…」…如今那些相框…滿滿的…

 

「我好想妳。」

 

    「誰准妳砸爛的!!!」鄭秀妍崩潰的大吼,抓住金泰妍的手用力扯著她,金泰妍力沒抓好,兩個人都跌在地板上,連反應過來的時間都沒有…

 

    〝啪!!〞的一聲耳光,響亮的打在金泰妍的右臉頰。

 

    「那是屬於我們的過去!我們的…妳明明知道我回不去了!!!!」鄭秀妍哭著對她大吼,用力的槌打著金泰妍的胸口。

 

    「是我回不去了!我承認是我變的醜陋了!我不敢想看到妳!妳的眼神是對Jessica不是我!鄭秀妍永遠都不會像Jessica一樣美好了!為甚麼妳連讓我回味的唯一都要破壞?!除了這個地方!Jessica哪裡都不剩了!我永遠失去了!」鄭秀妍越槌越大力,金泰妍卻不覺得痛,痛的…是心裏…她的秀妍,好傻。

 

    「我好恨妳。」三年後,鄭秀妍再她面前徹底的說出自己的委屈。

 

    一個人在被傷到一個境界,怎麼會沒有怨言?就是因為太愛了,所以好恨,但也因為那份愛,讓她一直把所有情感都藏起來,鄭秀妍她…太愛金泰妍了,所以,也深深的恨…

 

    「我恨妳!不夠堅定,妳為什麼要放開我?為甚麼要丟下我?誰都可以拋下我就妳不行!妳為什麼遇到困難不跟我說?!是我愛妳不夠多嗎…妳為什麼不要我?」鄭秀妍的話讓金泰妍的眼淚重新滑落,兩個人的臉上都掛滿淚水。

 

    「我恨妳不定我們兩個!我恨妳…我像大傻瓜一樣!倒底為什麼要愛妳!愛妳好痛好累!我不想要愛了!金泰妍我好討厭妳!因為我竟然無法不愛妳!為什麼就是無法完全放下!我不要了…真的不要了…我不敢要了…」

 

鄭秀妍已經哭到無法自己,眼眶的淚水瘋狂滑落,整個人的身體像是要燃燒成灰燼一樣的顫抖,那種強烈的情感,鄭秀妍也同樣壓抑了三年…

 

    「對不起…」金泰妍傾身,用力把鄭秀妍抱住。

 

    「我討厭死妳了!!都是妳…都是妳…我回不去了…都是妳害的!都是妳…嗚嗚嗚嗚…都是妳…我回不去了…回不去了…」鄭秀妍想要掙扎、想要離開金泰妍的懷抱,但是那種氣息跟溫度…她已經沒有力氣反抗,她好累…她覺得她快要不行了。

 

    兩個人,三年來都是在硬撐……

 

    「那就不要回去了!」金泰妍抱緊她,心疼的再她耳邊喊著。

 

    鄭秀妍的心徹底的痛起來,她知道,金泰妍愛的是Jessica…三年來自己變太多了…鄭秀妍很壞心,只要為了生意,害死人也不在乎…鄭秀妍很糟糕…糟糕透了…

 

    金泰妍不可能喜歡了…

 

    「秀妍…」泰妍柔聲喚著她,然後吻著她的眼淚:「我們把過去忘了重新開始好不好?以前的交往全也忘光光…我要跟鄭秀妍重新開始。」

 

    「什…什麼?」

 

    「我不挽留妳,妳說妳回不去了,那就不要回去了。」金泰妍看著她,吻上她的臉,好久好久了…自己好想念…

 

    「我們兩個以直都執著於過去,不管好的、不好的!那些都讓我們裹足不前…一直看著過去的美麗跟傷口,我們都忽略,妳跟我都變了…」金泰妍很清楚的感受到,鄭秀妍在聽到她說變了時身體的僵硬,心疼的重新抱住她。

 

    「沒有那些我依然愛妳,鄭秀妍…」話做以前,金泰妍絕對說不出這樣的話,但不就因為改變了,才讓金泰妍今天可以緊緊的重新抱住她嗎?

 

    改變…不全是完全不好啊…如果沒有那些的過去,金泰妍是不可能如此深刻感受到,鄭秀妍對她有多重要,自己又有多麼的愛她。

 

    「妳根本沒懂過我…從來都沒有…」多年前,金泰妍是因為情急下,才對Jessica吐露心聲…

 

「我喜歡妳,在我吻妳前…妳不知道吧。」那時候的自己,只會惱羞成怒的喊著喜歡…

 

    「鄭秀妍,妳根本沒懂過我,傻瓜!」

 

    多年後的這次,她會用力的說出來…是鄭秀妍。

 

    「我愛妳…」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