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愛我…?」鄭秀妍重複著金泰妍的話,茫然的眼神讓金泰妍繼續開口。

 

    「我這次不會輕易放開妳,相信我好嗎?」

 

    鄭秀妍看著她,一會兒才重新開口:「但是我…」

 

    金泰妍知道,她在猶豫,現在的鄭秀妍,已經多了太多的戒備。

 

    她是真的受傷怕了…

 

    「重新開始的意思,就是讓妳慢慢看著我的改變。」金泰妍柔聲說,看進她眼中的眸光閃耀著溫柔的氛圍:「三年前放開妳我才發現,我並沒有辦法像我想的那麼淡然,這三年間,我天天告誡自己要忘掉妳,卻也天天想著妳…」

 

    金泰妍也覺得諷刺,人為什麼一定要等到甚麼東西不見了才會懂得珍惜?三年前她狠下心跑下鄭秀妍,卻也傷的自己遍體麟傷,這三年來,她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活過…就連對她重要的人,她都是強顏歡笑。

 

    「妳知道,三年後重新看到妳,我還是受妳的吸引…即使這次妳不特別跑到我面前,即使這次妳不對我展顏,我只知道,我的目光一直無法離開妳,鄭秀妍。」

 

    金泰妍試探性的摸了摸了摸鄭秀妍的頭髮,輕聲說:「讓我抱抱妳好嗎?只是抱抱…」

 

    「…我不保證我不會反抗。」鄭秀妍雖然這樣說,卻還是進入了金泰妍的懷中…

 

    一直到鄭秀妍這樣埋入自己懷裏,金泰妍才有些踏實感,眼眶迅速的氾濫成災,金泰妍哽咽的抱緊她。

 

    「我真的好想妳…」金泰妍一句夾帶著哭音的話,道盡當年的無奈…

 

鄭秀妍驚訝自己沒有想要反抗的念頭,被金泰妍那顫抖有些吃緊發痛的懷抱抱著。

 

   

 

「我不是故意要拋下妳的,我也好痛…」金泰妍懊悔的說著,當年的拋下無疑都讓她們心裏刻下了深深的傷痕…

 

    「……」鄭秀妍沒有說話,手好一陣子才緩緩的放到金泰妍的背上,她在適應金泰妍的懷抱。

 

    「阿姨她…我很抱歉。」鄭秀妍不知道要怎麼說,這件事情她知道的太晚,也沒有資格說甚麼。

 

    要不是因為她,或許泰妍的母親會過得好好的。

 

    「金泰妍,妳有沒有想過…」

 

    突然的手機靈聲讓她回神,推開金泰妍起身把包包裏不停作響的手機拿出來,金泰妍看著她,眼神有些哀怨。

 

    現在自己在鄭秀妍的心中還真是沒有存在感啊,鈴聲一響自己就被拋棄了。

 

    「喂?我是鄭秀妍…」鄭秀妍一手勾起耳邊的散髮,鎮定自若接起電話。

 

    金泰妍不了解,其實鄭秀妍還是在乎的,只是太過於緊張,對於現在的她來說,接受並不代表可以無條件的付出。

 

    接完電話,鄭秀妍看了一眼被金泰妍破壞差不多的傢俱,嘆了口氣:「我得回去了,這些傢俱我找人收拾收拾換套新的。」

 

    「妳不陪我待在這裡嗎?」

 

    「妳想這裡可以待人嗎?」不都被砸得差不多了。

 

    看著金泰妍一副難過的樣子,鄭秀妍有些煩躁:「金泰妍妳不要得寸進尺了,我是承認忘不掉妳,但並不代表我現在想好要跟妳在一起。」

 

    內心深處,鄭秀妍還是學會了…排斥金泰妍。

 

金泰妍看著她,點了點頭,自己或許是想得太簡單了,自己的確是理虧,不能怪鄭秀妍,看著鄭秀妍撿起包包準備要走的身影,金泰妍呼喊。

 

「那這次換我重新追妳好不好?鄭秀妍。」

 

    移動的步伐頓住,鄭秀妍看了金泰妍一眼,「金泰妍,我怕我會傷害妳…」

 

    「什麼?」

 

    「我對妳的恨好像太深太深了,妳的接近,我不知道我會有怎樣的反應。」

 

    金泰妍不知道,她是真的變了很多,這三年來商場上的勾心鬥角,她現在就連以前自己的模樣都快記不得了…

 

    以前是刻意遺忘,現在…那塵封了太久,已經有些生疏了。

 

    「我們兩個當年怎麼相處,我都忘的差不多了…」

 

    「那很好啊!」金泰妍沒等鄭秀妍說完話,就急著插嘴。

 

    她有感覺到,鄭秀妍在害怕,在拒絕…

 

    「我們是要重新開始,不用去想以前,我相信妳。」

 

    「相信我?」鄭秀妍無奈的看著她,看來金泰妍是真的豁出去就是要跟她重新開始就是了。

 

    「我相信妳還是會選擇我的,我會慢慢的追…」

 

    鄭秀妍看著她,殘酷的說著:「請妳要考量現實呈面,我是一個集團的老闆,還有家裏的問題,我爸媽當年不接受妳,現在也不會,金泰妍妳要想好,現在沒人站在妳這一邊。」

 

    「我只要妳願意站在我這一邊就好了!」金泰妍阻止了鄭秀妍那些現實呈面的話…

 

    她以前就是太在乎這些現實呈面,才會跟鄭秀妍走到分手的那一步,但是她忘記了,兩個女生的愛情本來就是現實世界無法接受的,如果想要抱著大家都接受自己的想法去看待這份感情,那只會讓兩個人更辛苦。

 

    「這是我們兩個人的感情,我只在乎妳的感受。」

 

    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嗎?鄭秀妍離開了小公寓,卻帶不走金泰妍的堅持。

 

 

 

 

    接連下來的幾天日子,金泰妍才慢慢了解,鄭秀妍的現實是什麼,對方幾乎像是陀螺一樣不停的旋轉,今天看她出席哪個活動,明天就看她跑到哪裡去出差,鄭秀妍根本沒空讓她重新追求。

 

    「重新追求?」秀英有些訝異兩個人怎麼會發展到這一塊,想了想才瞪了泰妍一眼:「妳是白癡嗎?追求人家還要對方有空…金泰妍妳是沒追過人喔!」

 

    「……」是沒追過啊…

 

    崔秀英不敢置信的看著金泰妍,「那妳當年怎樣追到她的?」

 

    金泰妍有點尷尬的看著她,好一會才開口:「我好像沒有追她,她就接受我了。」

 

    「…難怪她不能原諒妳。」人家外人高高在上的公主,竟然不花一點力氣就拿到手。

 

    金泰妍懊惱的低下頭,自己想想好像是這樣沒錯,的確如果以鄭秀妍的角度來講,自己付出的不比鄭秀妍多,因為當年自己一直認為需要保持理性。

 

    「而且我覺得妳要快一點。」崔秀英看了一眼報紙,晾給金泰妍看:「妳要追的對象就快要變成秦夫人了。」

 

    斗大的標題讓金泰妍升起危機意識,報紙上的頭版人物依舊是她熟悉的女人,但旁邊卻有一個英俊挺拔的男生與她站在一起。

 

    〝兩大集團聯姻!鄭氏集團總裁鄭秀妍與秦氏長子秦禮,近期將步入紅毯!〞

 

 

 

 

    而身為報導主角之ㄧ的鄭秀妍卻沒有身為準新娘的開心心情,在辦公室的她接到這個消息有些錯愕,自己不過是出差回來,怎麼這麼快就決定了。

 

    「看來秦禮那個小子焦急了,竟然會出這種花招。」站在鄭秀妍旁邊的林允兒看著鄭秀妍手中的報紙,有些玩味的調侃。

 

    「他這次比我想像中的大膽。」鄭秀妍放下報紙,按了內線請助理泡咖啡。

 

    她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的闔上眼,現在她不靠咖啡可能不用多久就可以昏睡在辦公桌上面。

 

    「姐姐妳打算怎麼辦?」林允兒看著鄭秀妍,有些好奇的問到。

 

    「什麼怎麼辦?」

 

    「她想要跟妳重新開始,這件事情妳要怎麼處裡?」

 

    鄭秀妍跟金泰妍說開的事情,她有聽鄭秀妍說過,但是僅此於這樣,鄭秀妍沒有在對於這之間有任何的動作。

 

    金泰妍消失的事情在演藝圈造成轟動,不過卻在短短的幾天後又重新出現,這當中很多人都想要知道原因,只有林允兒跟幾個熟識的人知道,是鄭秀妍把它帶回來的。

 

    鄭秀妍會去找她老實說出乎了林允兒的預料,她以為鄭秀妍不會想要在搭理金泰妍了,所以當鄭秀妍跟她說〝自己好像跟金泰妍談開了。〞時,很驚訝。

 

    林允兒變的不清楚了,現在的鄭秀妍到底是怎樣看待金泰妍的?

 

    鄭秀妍看著拿著的筆,好一會才開口:「現在不是我要怎麼辦,而是金泰妍她要怎麼辦…這次的我不想要再當那個主動向前的那一個人。」

 

    她現在沒有心力,也沒有那種勇氣。

 

 

 

 

    在金泰妍還在思考要怎樣接近鄭秀妍的時候,一個消息順理成章讓她得知了鄭秀妍的消息。

 

    鄭秀妍出現在醫院,因為長期的勞累跟忙碌而忽略的飲食問題,讓她在辦公室發著高燒被助理發現後,強制送到醫院。

 

    通知泰妍的是權侑利,所以她以最快的速度到達了鄭秀妍的單人病房。

 

    看到鄭秀妍在床上蒼白的臉,金泰妍趕緊上前:「怎麼會跑到醫院來報到了?很不舒服嗎?」

 

    看到金泰妍急切的樣子,讓一直在鄭秀妍身邊照護的特助有些小傻眼,鄭秀妍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可以先離開了。

 

    「只是胃有點不舒服而已…」鄭秀妍本來還想說什麼,但是一想到自己跟金泰妍根本沒有什麼關係需要交代,有把話給截斷了。

 

    泰妍倒沒有心思注意這些,現在的她只顧著注意鄭秀妍在醫院這件事情上面,伸出手放在鄭秀妍的額頭上,擔心的問長問短。

 

    「妳是不是太忙了,最近去找妳,妳都老是不在位子上…」金泰妍還想說什麼,卻看到鄭秀妍有些發愣的看著她。

 

    「怎麼了?」

 

    「妳怎麼來了?」鄭秀妍總算開口,問的話語有些生疏,隨即想想也覺得自己多問,權侑利在這家醫院,允兒又急著趕過來看她直到剛剛才走,金泰妍得不到消息那就怪了。

 

    「妳生病了。」所以我來看妳。泰妍雖然沒說出口,但是眼神明確的表現出這個意思,讓鄭秀妍轉過頭,不再看她。

 

    「妳快回去吧,等等會有人來照顧我。」

 

    「我可以照顧妳,請的人可以不用來。」

 

    鄭秀妍有些無奈,看著她開口:「金泰妍,妳很閒是嗎?」

 

    「我老闆沒叫我工作。」

 

    「……」鄭秀妍瞪著她,看著那個厚臉皮的傢伙,「妳什麼時侯變的那麼無賴了。」

 

    「崔秀英說如果要追人還不無賴點,就算妳肯等我到變成鄭奶奶,我們兩個都不會有變化。」金泰妍據以實告,不過她怎麼覺得對方的臉有些難看。

 

    是真的很不舒服嗎?金泰妍擔心。

 

    「誰准妳對我厚臉皮了?」鄭秀妍冷聲道:「妳也不一定可以追到我。」

 

    鄭秀妍沒有發現,她的話有語病…

 

    「所以妳沒有拒絕讓我追妳,不是嗎?現在也沒有要趕著厚臉皮的我走。」金泰妍要耍起無賴,還真的挺無賴的…

 

    看著金泰妍動作順暢的拉開自己的床旁椅,還打了電話要崔秀英把她今天的行程跟訪談都推掉,鄭秀妍一直都很沉默。

 

    「妳要不要喝水?」金泰妍猜想她是不是害羞,不敢說出口,見鄭秀妍搖頭,又問:「還是想要尿尿?」

 

    鄭秀妍瞪了她一眼,還是搖頭。

 

    「那…」

 

    「金泰妍,我可能沒那麼愛妳了。」鄭秀妍一字一句說的清楚,看著金泰妍的眼神有些認真。

 

    「當年跟妳在一起,現在想想…讓我也同樣覺得好累,我了解妳跟我分手的無奈,但並不代表我希望我們要重新開始,妳不知道現在的我,我也不知道現在的妳,我們兩個的關係讓我覺得很難掌控…

 

以前就是選擇權太少,所以才會傷痕累累,現在的我,現在的鄭秀妍要通通掌握在手中,我討厭失控。」

 

每次看到金泰妍的眼神,她就覺得很複雜,金泰妍的堅定沒有給她安全感,自己也沒有了那種堅定,現在的她就是這樣的人。

 

    「不急,慢慢來。」金泰妍沒有表示什麼,只是握住鄭秀妍的手,對她露出笑容。

 

    「我等妳,鄭秀妍。」金泰妍的語氣很溫柔,這裡面包含了她對她們的感情所有的堅持跟努力,化成了對鄭秀妍的包容。「妳要掌握在手中,那我會花時間讓妳了解現在的我,我會花點時間讓妳了解我對妳的無害,我會花點時間讓妳覺得安全,也會花點時間,好好的讓妳掌握現在的我。」不…應該說,這份安全感,她會重新創造給她。

 

    「…被人掌握並不是真正的妳。」

 

    「但能掌握在妳手中的金泰妍,才是重生過後的金泰妍。」金泰妍傾身想要靠近鄭秀妍,她想要親親她的臉頰,卻在不到五公分的距離被對方給閃開了。

 

    金泰妍壓下心裡的落寞,扯開輕笑,揉了揉鄭秀妍的頭髮:「我去買點吃的,餓了吧。」

 

    看著金泰妍的背影消失在病房,鄭秀妍重新躺回了病床上…

 

    「金泰妍,我怕的不是這個…」

 

 

 

 

    當金泰妍重新回來時,手上端著熱騰騰的粥有些尷尬,因為病房裏面的不速之客…不,或許她才是。

 

    「秀妍,妳跟金泰妍很要好是嗎?」秦禮轉過頭,看著金泰妍對她扯開笑:「上次在酒店的事情我有聽秀妍說過,妳跟她曾經很要好,所以擔心我會傷害她才斥退我對吧。」

 

    金泰妍僵硬的看了鄭秀妍一眼,才關上病房的門,慢步走向他們。

 

    「妳能有這樣的朋友真好,秀妍。」秦禮好像有點狀況外了,不知道是裝的還是什麼,鄭秀妍不想搭理,只是點點頭。

 

    「身體怎麼不好好管理呢!在美國也常這個樣子,我都快要擔心死了,我爸媽那裏要我好好唸唸妳,說他們的媳婦兒可不能不健康,錢可以少賺點,健康可不能少。」

 

    「抱歉讓伯父、伯母擔心了。」鄭秀妍淡淡的說,秦禮搖搖頭,用手摸了下鄭秀妍的臉龐。

 

    金泰妍的心裡有些不舒坦,什麼時候,鄭秀妍的臉蛋可以隨意讓別人碰了。

 

    「我晚點的會議臨時取消了,剛剛去問過醫生,他說沒有問題就可以準備出院了,我載妳回去,爸爸他很擔心妳。」秦禮的溫柔嗓音敲盪在病房,鄭秀妍的點頭讓金泰妍失落了。

 

    那聲爸爸,指的是鄭秀妍的父親是嗎?

 

    「父親的身體還好嗎?我不希望讓他擔心。」鄭秀妍看著金泰妍,似乎在等什麼,明明是對著秦禮說話,卻一直沒把視線拉回。

 

    秦禮自然也發覺了,伸出手握住鄭秀妍的手,緩緩的說:「當然了,我沒有跟他多說,晚些我帶妳回去問問安,好嗎?」

 

    「…嗯。」

 

 

 

 

    秦禮開著自己的車到了醫院大門口,扶著鄭秀妍上了副駕駛座,抬起頭就看到金泰妍的跑車停在自己的車後。

 

    「我送秀妍回去就好了,泰妍小姐早點回去休息吧,晚了。」

 

    金泰妍沒有回應他,只是直直盯著鄭秀妍的方向看著,秦禮閉上嘴,繞過車子走到駕駛座去開車。

 

    一路秦禮都保持安全速度,鄭秀妍顯然不想要說話,閉著眼睛沒有一絲絲反應,秦禮也算好脾氣,沒有說什麼的打開收音機讓她聽著。

 

    裏面播的是金泰妍的新歌,我愛妳…

 

    「秀妍,我愛妳。」秦禮看著前方,卻語氣溫柔的響應在鄭秀妍的耳邊。

 

    「…我知道。」

 

    「我知道妳受過傷,也不期望妳可以在愛上誰,甚至是愛上我,但是我愛妳,我愛妳就好了,我愛的是鄭秀妍,妳的全部,我都愛。」秦禮是聰明的,他知道鄭秀妍怕的是什麼,即使他跟金泰妍沒見過幾次面…即使,他只是不小心的聽到她們在病房裏的對話。

 

    鄭秀妍怕的,就是鄭秀妍…現在的鄭秀妍,是不是還像以前一樣被人喜愛。

 

    鄭秀妍睜開眼睛,看著窗外,恍了神。

 

 

 

 

    到了鄭秀妍現在的住處,秦禮牽著鄭秀妍的手下車,攙扶著鄭秀妍上樓,金泰妍跟在後面,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看著秦禮從口袋中掏出鄭秀妍的住處鑰匙,泰妍抿抿唇。

 

    〝金泰妍妳到底想不想要跟她重新開始?〞崔秀英的話敲盪著她,讓她抬起頭。

 

    〝妳要重新追姊姊,那就請妳好好了解,現在的她需要什麼!〞林允兒,在自己趕到病房前,站在門口特意等她所帶給她最後一句話,讓她邁向步。

 

    「秀妍!」抓住鄭秀妍的手,金泰妍在她要進入大門的那一刻拉住了她。

 

    「如果妳沒有了接受我的勇氣,我給妳,如果妳覺得不夠愛我了,我會把那空缺的補滿…都沒有關係,妳回頭看看我,好不好?」金泰妍的語氣讓鄭秀妍有些動搖,她知道危險,卻在三年後又有了回頭的念頭。

 

    但是鄭秀妍還來不及回頭,屬於男人的古龍水味就充斥在她的周圍,秦禮環住她的腰,緩緩的把她拉進了大門內。

 

    「能夠讓妳好好掌控的是我,秀妍。」秦禮終於說話了,這句話讓金泰妍瞪大眼睛,看著那個失了笑容的男孩。

 

    所以剛剛在病房內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氣氛有些僵硬,鄭秀妍一手被金泰妍拉著,身體卻被秦禮圈著,僵持在門口。

 

    「我能給妳很多的安定,也不需要妳付出什麼,我的懷抱不會被大眾質疑,也不會讓妳覺得患得患失,那些不是一個〝她〞能給妳的承諾。」秦禮知道自己這樣說是卑鄙,但是這是他的優勢,他也同樣是個商人,知道利弊的運用。

 

    泰妍把目光放到鄭秀妍身上,看著她眼神裡面想要尋找昔日的光芒,卻什麼也找不到,她有些慌了…

 

    「秀妍…」可是她不想要放手啊。

 

    「放開我。」鄭秀妍冷清的嗓音讓泰妍難過的抿緊唇,看著鄭秀妍面對自己那清冷的表情,她的手卻像膠著的蠟一樣死也不放。

 

    秦禮看著金泰妍的眼神,低下頭把鄭秀妍抱的緊了些,撐起門單手想要把門給關了。

 

    鄭秀妍在金泰妍的手完全冰冷前,悄悄的回握住了她的手,那股力量不大,卻讓金泰妍熱了眼眶慌亂的抬起頭,看著那個在自己眼前沉下眸的女人,從緊抿的唇重新開口…

 

一字一句。

 

    「我說放開我,秦禮。」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