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他一直都知道鄭秀妍心中有一個人,從第一次見面,鄭秀妍就跟他說得很清楚了,但是…這跟他知道對方是金泰妍,有不一樣的意義。

 

    一個女人,要如何保護鄭秀妍?

 

    「秀妍…」秦禮有些不想放手,但是他知道鄭秀妍的個性,說了兩次就表示她很認真。

 

    放開了鄭秀妍,秦禮緩緩得走出了她家的大門口,卻僵硬的開口:「秀妍請妳想清楚,這件事情我暫時不會告訴任何人,但是我們兩家…我們遲早要結婚的…」

 

    鄭秀妍把金泰妍拉進屋子內,手沒有放開,雖然力道很輕,卻讓金泰妍紅了臉。

 

    鄭秀妍拉進屋的,是她。

 

    「秦禮,我想我們得談談,但不是現在。」鄭秀妍看著他,那眼神讓秦禮害怕。

 

    「秀妍,我只希望妳不要重蹈覆轍,當年的妳是因為她…妳才會去美國對吧?妳過的那些生活,妳不會忘了吧?」

 

    「…我很累了,不想多談,晚了你快回去吧。」鄭秀妍還是很有耐心的柔聲說,才把門緩緩關上。

 

    秦禮站在門外,看著緊閉的大門抿著唇,內心充滿的濃濃的不甘。

 

    他在鄭秀妍的心中,薄弱到連他自己都覺得可笑啊…

 

 

 

 

    鄭秀妍一進門,就嘆了一口氣,她知道秦禮的意思,喜歡她並不代表可以這樣的縱容她,她無疑是想要跟秦禮劃分好關係了。

 

    「妳笑什麼…」鄭秀妍看著金泰妍一臉痴傻的笑容,竟然覺得刺眼,自己因為她遇上麻煩她就那麼開心?

 

    泰妍搖搖頭,又示意鄭秀妍低下頭看著兩人握住的手,開心得到:「妳握住我都沒有放開。」

 

    鄭秀妍聽言,放開了金泰妍的手,走進屋內:「我可沒有答應妳,只是不喜歡秦禮那動作才叫他放開…」

 

    「妳不討厭我牽妳,所以妳沒要我放開。」金泰妍扯著歪理,走上前又一次握住鄭秀妍的手:「我想多握握妳的手,再牽一下下嘛,好不好?」

 

    「……」鄭秀妍一臉鄙夷的看著金泰妍,她的厚臉皮程度好像越來越高一層了。

 

    「妳們在做甚麼?」突然的聲音讓兩人回頭,鄭秀妍是還好,金泰妍這才想起來。

 

    「美英?!妳還住在這裡?」金泰妍的驚訝讓Tiffany不開心,走上前瞪金泰妍。

 

    「什麼叫我還住這!妳也不會關心我一下!」Tiffany看著兩人的姿勢,還有鄭秀妍無奈的樣子,笑道:「原來如此,我是有聽崔秀英說妳最近在當跟屁蟲。」

 

    「妳去找她玩,我要去洗澡。」鄭秀妍鬆開金泰妍的手,淡聲道完就進了臥房,金泰妍再無賴,還是不敢這麼快就貿然進去,只好在外面等。

 

    這段時間,Tiffany跟金泰妍簡單的聊了一下,Tiffany有些好奇金泰妍怎麼會跟著鄭秀妍一起回到家,金泰妍稍微跟她陳述了一下,讓Tiffany很驚訝。

 

    「她肯接受妳嗎?」難怪剛剛鄭秀妍進屋時氣氛那麼詭異,Tiffany在這裡住了也一段時間,自然也看過秦禮的人,剛才看到鄭秀妍拉泰妍進來,Tiffany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妳覺得我像是被她接受了嗎?」金泰妍的樣子讓Tiffany笑了出聲,拍了拍金泰妍,有些認真的說到。

 

    「妳這次,不會拋下她對吧?」

 

    這句話讓金泰妍也同樣放下那些玩味,認真的對著Tiffany她點點頭。

 

    Tiffany笑著起身,「我今天出去外面找朋友,妳們好好談談吧,最近也會找時間搬回去我的住處…」Tiffany想了想,轉過身子,看著金泰妍坐在沙發上的身影。

 

    「金泰妍,愛著妳的鄭秀妍真的很迷人,卻也很讓人心疼。」甚至連自己,都快要深陷其中,Tiffany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一直留在這裡,並不全全是因為喪親跟孤身在韓國的寂寞。

 

    她也被鄭秀妍吸引。

 

    「妳要了解,鄭秀妍周圍的人都抗拒妳,是因為她們知道當年鄭秀妍面對過什麼,我希望妳考慮清楚,一但要重新開始,那就不要有當初那些愚蠢的想法。」

 

    「我當年愚蠢是嗎?」金泰妍輕笑,Tiffany是不是跟鄭秀妍住久了?語氣不一樣了。

 

    「現在看來,是挺愚蠢的。」

 

 

 

 

    等到鄭秀妍出來,Tiffany早就離開了住處,看著金泰妍還賴在她家沙發上,鄭秀妍嘆口氣:「還不離開嗎?」

 

    「我不能留下來嗎?」金泰妍看著她,討好的說。

 

    「妳留下來到底要做什麼?」

 

    「就單單是陪妳,好不好?」

 

    鄭秀妍對這樣的金泰妍真的很無法適應,就像是個凡事都順著她的軟體動物一樣。

 

    「天色很晚了…」

 

    「對啊,我這樣開車回去很不安全。」

 

    「…夏妍應該還在家裏等妳回去。」

 

    「她不需要我,現在夏妍黏權侑利比黏我來的緊。」金泰妍接著說,半吐嘲半開玩笑。

 

    「她不是很黏妳?」

 

    「…沒有喔。」泰妍苦笑:「我這個姊姊好像總是讓妹妹失望…現在夏妍看到我就一臉無奈。」

 

    鄭秀妍聽出這些話並不是完全的玩笑,有些認真的看著金泰妍:「因為我?」

 

    「不!不是!」金泰妍急忙的擺手急著上前:「沒有沒有,是我這三年一直忙工作才會跟她疏遠的…

 

    「……」鄭秀妍可沒忘記,當年認識的金泰妍也很忙,但是金夏妍卻沒有跟她疏遠。

 

    「妳不用安慰我,我也一樣不受妳家人歡迎我知道。」

 

    「不是…」金泰妍懊惱,為什麼本來算是輕鬆的氣氛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她不想要鄭秀妍想這些的…

 

    「金泰妍,妳有沒有想過…」上次因為電話而打斷的話,鄭秀妍這次完整個問出,也是她一直不能完全真正放下的其中一個原因:

 

「妳只是喜歡Jessica,鄭秀妍只是被妳套上Jessica的幻想而已,妳或許並沒有…」並沒有那麼愛我了。

 

    金泰妍從頭到尾都是金泰妍,不曾離開過演藝圈,當年跟自己交往的時候也沒有什麼隱瞞,所以鄭秀妍就算三年不見她,金泰妍也還是在演藝圈,只是更上一層,更內斂而以…當年她愛上的是金泰妍,三年後的金泰妍,就算變再多,也還是它,但是自己不是。

 

    鄭秀妍在三年前兩人交往的時候,一直都像是蒙了層紗,金泰妍不曾真正看到過她脫去Jessica光環的她…

 

    或許金泰妍想要了解她,或許金泰妍說她也愛著〝鄭秀妍〞,但是事實上,金泰妍並沒有認識過〝鄭秀妍〞…

 

    誰都沒有看出來,或許連鄭秀妍自己也沒有發覺,其實她不自信…她沒有把握金泰妍認識〝鄭秀妍〞以後,還會說愛她。

 

    鄭秀妍沒有說出口,只是轉過身子往書房去,態度又變的冷冷的:「妳不要走就算了,但是不要打擾我!」

 

    結果金泰妍是住了下來,不過是在客廳,鄭秀妍每出一個要她回去的理由,她總是可以推拖。

 

    金泰妍看著書房內的燈光,皺起眉,鄭秀妍才剛出院怎麼就讓自己的身體這樣忙碌,金泰妍好幾次想要起身查看,但是想到鄭秀妍叫她不要打擾她,就又退步了…

 

    一直到好晚好晚,在天際都要重見光亮的時候,金泰妍才悄悄得打開了書房的門…

 

    鄭秀妍就趴在書桌上,辦公用的眼鏡都沒有摘下來,走上前,金泰妍由上往下的看著她,輕輕的嘆口氣:「就算妳變得再多,我也愛妳,為什麼妳就不相信?」

 

    金泰妍不是不懂她的顧慮,但是要自己完整表達,她還在學,也需要鄭秀妍去相信啊。

 

    等到鄭秀妍起來,身上已經蓋上了客廳裏給金泰妍的毛毯,而那個人已經離開了。

 

    揉了揉自己的肩膀,雖然很酸很不舒服,但是這好像是三年來…她第一次睡得那麼沉…

 

    是因為自己知道,金泰妍就在離她一門之隔的地方嗎?

 

 

 

 

    之後的金泰妍,幾個禮拜的時間,都過著等鄭秀妍下班的日子,她已經脫離了宣傳期,行程的空檔也開了,現在頂多就只剩一個比較有固定在幫忙的DJ通告,其餘的時間她都拿來等…不對,是追鄭秀妍。

 

    她想的到的追求方式都試過了,送花…鄭秀妍只是看著她,冷冷的補了句:「真老套。」

 

    送晚餐,金泰妍這才發現,原來鄭秀妍的家裏都有從五星級飯店大廚調理好的健康晚餐,就連自己想要買的機會都沒有。

 

    送禮物,鄭秀妍又什麼都不缺,總之金泰妍覺得自己現在比較像是警衛,待在鄭秀妍家門前的第一線,等待她下班回家,就算對方不一定願意讓她進去,她還是會在鄭秀妍要關門前,說一句〝秀妍,晚安!〞。

 

    對於這些追求方式,鄭秀妍都保持不鹹不淡的回應方式,會接卻不一定會給予回應,她覺得自己好像被金泰妍給制約了,每天都好像會好奇金泰妍又搞什麼花樣…每天都會在自己回到住處,打開電梯門的那一刻,看著樓梯口處有沒有坐著金泰妍。

 

    每天都會期待金泰妍的那ㄧ句晚安。

 

 

 

 

    「最近比較沒有失眠了對吧?妳精神看起來好多了。」再次去醫院複診,醫師笑著對鄭秀妍說。

 

    鄭秀妍點點頭,淡淡的道:「沒睡很多,但是會睡一點了。」

 

    醫生笑著:「那很好啊,妳之前的睡眠品質實在太差了,現在能有ㄧ些方法可以讓妳不失眠,也是很好的進步啊。」

 

    醫生還說,叫她好好弄清楚自己睡眠的品質取決於什麼,一但好好掌握會是很好控制自己睡眠品質的方法。

 

    走出醫院,看到了金泰妍的跑車停在她眼前,金泰妍搖下車窗,對她笑:「上車啊!」

 

    「妳怎麼會來這裡?」

 

    「一樣來看醫生,妳不也知道,我胃也需要調養。」金泰妍半真半假的說著,其實自己的身體只要不忙碌都還算健康,今天會來一樣是接道權侑利的通報,自己好像又欠她一次。

 

    「妳又胃痛了?」鄭秀妍沒有發覺,自己不再只是敷衍,而是詢問起對方話題了。

 

    「嗯,對啊,最近沒什麼食慾,胃口不好,有點犯疼。」金泰妍的眼睛沒看向她,如果看著她這謊話大概不會說的那麼順口。

 

    鄭秀妍抿著唇,沒有回應她的話下去,金泰妍有些失落,原本以為鄭秀妍會擔心自己的。

 

    載著鄭秀妍回到公司,金泰妍又去自己的下個通告,她今天下午有個訪談節目,錄製完剛好天色也黑了,她才又開車準備去鄭秀妍家蹲門。

 

    鄭秀妍今天比以往早,金泰妍才剛坐在樓梯口沒多久,她就回來了,走上前打了個招呼,金泰妍打算等鄭秀妍關了門道晚安,卻看到鄭秀妍沒有關門。

 

    「吃晚餐了沒?」鄭秀妍沒有關門,直接在玄關處拖鞋,金泰妍愣了一下,才回應。

 

    「還沒呢。」

 

    「是嗎,我肚子餓了…」鄭秀妍沒有回頭,進屋了,門依然沒有關。

 

    金泰妍扯開嘴角,趕緊竄進去把鞋也脫了,還很小心翼翼的把門給關好,彷彿聲響再大一點鄭秀妍就會趕她走一樣。

 

    金泰妍看到桌子上面送來的五星級晚餐是雙人份,都是ㄧ些對胃腸好的溫和飲食,瞬間感動的無以復加,感動的拿著湯匙都捨不得動了。

 

    「飯是用來吃的,不是用來欣賞的。」鄭秀妍提醒。

 

    「但是是妳為我準備的,我捨不得吃。」

 

    「…不是我做的。」鄭秀妍覺得現在的金泰妍有點恐怖…自己有點招架不住。

 

    「就因為不是妳做的我更感動。」這樣就不用拉肚子了。

 

    顯然兩個人都想到了三年前鄭秀妍下除給金泰妍做的鹽飯,兩個人看了看對方,鄭秀妍竟然噗哧一聲的笑出聲。

 

    「妳在調侃我?」所以三年前的鹽飯明明就很難吃,那時候金泰妍還裝作沒事。

 

    金泰妍沒有立即回應她,她被鄭秀妍這樣的笑容給弄癡了神,好久好久沒有看到她這樣沒有負擔的笑了,好久、好久…

 

    「看到妳笑真好!秀妍。」三年後,金泰妍學會了對重要的人坦白,卻讓鄭秀妍傻住了。

 

    「……」鄭秀妍收起笑容,有些不知道要怎麼擺表情了,反倒換金泰妍笑出聲:「妳好可愛。」

 

    鄭秀妍咳了聲,要金泰妍快吃飯,但是語氣卻透露出不穩…

 

    晚上,金泰妍準備聽到鄭秀妍叫她回去的聲音,想過好幾種怎樣不離開的方法,金泰妍像個小狗一樣縮在沙發上面,完全沒有注意鄭秀妍已經從書房走出來疑惑的看她。

 

    「妳在這裡會著涼的。」雖然還不到冬天,但是還是會冷。

 

    「我不要回去!」金泰妍像是知道鄭秀妍接下來會開口趕她,趕緊說:「我很喜歡妳家的沙發!很軟、很好!我睡得很舒服!我也很想念它。」

 

    鄭秀妍顯然被金泰妍這樣的舉動給弄的有些傻眼,金泰妍回的又急又快,讓她差點忘了下一句話要說什麼,好一會才開口。

 

    「那就算了,我本來還想說妳今天要不要睡房間,我床本來就不小…妳那麼喜歡這個沙發就睡這就好了。」

 

    這下子換金泰妍傻住了:「妳…肯留我?」

 

    鄭秀妍轉過身子往房間走去:「很晚了啊。」

 

    「妳不怕夏妍會擔心我?」

 

    「妳不是她姊姊嗎?怎麼會她擔心妳?」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走到房間的背影,突然有些感動…鄭秀妍她,到底有多愛自己?才可以那麼短的時間,對她重新露出善意,即使只是一點點…

 

    「秀妍…我想睡床。」她想跟她一起睡。

 

    「妳剛剛不是說妳喜歡沙發?」還想它呢。

 

    「我喜歡沙發,因為是妳買的,但是我愛妳,所以想上妳床。」

 

    「金泰妍!」鄭秀妍轉過身子瞪她,她竟然對她耍嘴皮子。

 

    金泰妍早就起身走到她的面前,緩緩的抱住鄭秀妍的身子,這個擁抱很輕,金泰妍只是輕輕的靠在鄭秀妍的肩膀,兩個人的氣息纏繞著彼此。

 

    「我知道妳還不習慣。」金泰妍輕哄,她可以感受到鄭秀妍的僵硬。

 

    就連她自己都受寵若驚,鄭秀妍會這麼快的對自己軟下戒備,但她也不奢求兩個人的關係可以突飛猛進。

 

    鄭秀妍推開她,卻沒以說什麼,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回到臥室。

 

    晚上,兩個人各睡在床的一邊,鄭秀妍的床很大,再加上她又給金泰妍一幢被子,兩個人中間有段距離。

 

    黑暗中,金泰妍努力想要看鄭秀妍的臉,她不知道鄭秀妍是不是睡著了…金泰妍不敢太靠近鄭秀妍,怕挪動身子會驚醒鄭秀妍,取而代之的,是她的手,挪啊挪的爬到鄭秀妍的被子裡,緩緩的握住對方的手。

 

    鄭秀妍閉著眼睛,她沒有睡著,卻也沒有拒絕金泰妍,鼻腔都是金泰妍身上的味道,和了一點淡淡的香水味,還有金泰妍身上獨有的味道,聞著…她覺得放鬆。

 

    或許,當醫生跟她說改善睡眠的方法時,她就想到了…金泰妍的存在。

 

    鄭秀妍在心裡嘆口氣…是不是自己真的沒有辦法抵抗?那份對金泰妍就會壓不住的情感?

 

    那天晚上,兩個人什麼都沒有做,沒有接吻、沒有擁抱、沒有那些溫言話語,有的,只有那彼此在被子下,牽握住的雙手。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