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習慣,是種循序漸進的毒癮…

 

    當年,金泰妍從一開始的排斥,到後面習慣Jessica的靠近,習慣她的笑容、習慣她的存在、習慣她的那句有我在。

 

    金泰妍愛上鄭秀妍,是循序漸進的毒癮…深入卻又無法自拔。

 

    現在,鄭秀妍從一開始的抗拒,到慢慢習慣泰妍充斥她工作外的身邊,習慣她的陪伴、習慣她的厚臉皮、習慣她每天的那句晚安。

 

    鄭秀妍重新拾起對金泰妍的愛,是循序漸進的習慣…安定讓人忍不住想要依靠。

 

    「妳在分心耶,姐姐。」林允兒的一句話,扯回了鄭秀妍的思緒,轉過頭,看到那妮子帶著墨鏡對她笑。

 

    「…在想工作上的事。」鄭秀妍直視前方的入境大廳,兩個人現在在機場大廳的等候處,雖然帶著墨鏡,但是林允兒高挑的身材還有鄭秀妍那貴族氣息引來很多目光。

 

    「我看不是吧。」林允兒痞痞的笑,看著鄭秀妍的神情很玩味:「我真沒想到妳會那麼快就原諒她。」

 

    「我沒原諒她。」鄭秀妍接著說,卻也算是間接承認剛剛分心真的不是因為工作,而是因為那個〝她〞。

 

    「但也快了吧,我聽帕尼姐姐說,她就不小心看到,金泰妍被妳帶回家。」

 

    鄭秀妍沒有什麼表情,墨鏡底下的眼神變化允兒看不到,卻突然嚴肅的對鄭秀妍說:「保護好妳自己好嗎?秀妍姐。」

 

    「金泰妍跟權侑利感覺很像,不是因為我恨權侑利才這樣說,但是我就是覺得她們兩個會和的來就是因為她們對於感情的那種態度,讓我很不舒服。」

 

    「允兒,我跟她的事,妳別插手。」鄭秀妍轉過頭看著林允兒:「我自己會處理。」

 

    林允兒看著鄭秀妍,換她撇開目光看著前方,「我不會干擾妳們,只是希望姐姐妳放聰明一點,妳所有的銳利跟自我防衛碰到金泰妍,都沒什麼持久力。」

 

    「……」這點鄭秀妍還真沒有話說,就連她自己都覺得。

 

    「我可以不反對,畢竟我當年本來就不是反對的那一個,但是…」林允兒又笑了,這次多了點腹黑,指著剛從出境口走出來朝兩人靠近的女生說:「她可不會輕易原諒當年讓妳變成這副德性的金泰妍,妳知道的,她恨死金泰妍了。」

 

    鄭秀妍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就被攔腰抱住,幾乎不用思考,光聞到那個熟悉的味道,她就放鬆了防備。

 

    「姐!好想妳喔!」鄭秀晶很開心的看著鄭秀妍,只有在對秀晶,鄭秀妍三年來得變化不怎麼大,依然會給予那暖暖的笑容。

 

    「姐姐也好想妳,秀晶,歡迎回來。」

 

 

 

 

    鄭秀妍開著車子戴鄭秀晶先去吃點東西,鄭秀晶不喜歡飛機餐,舊金山飛回韓國的過程她幾乎沒怎麼進食,鄭秀妍好脾氣的帶她在市區繞了好一陣子,結果鄭秀晶決定吃一家燒烤店,三個人浩浩蕩蕩的進去吃了。

 

    「果然還是韓食好吃!連肉也是!」鄭秀晶吃得很開心,一塊一塊的吃,旁邊的林允兒也不惶多讓,鄭秀妍在一旁喝著水,無奈的看著這兩個妹妹。

 

    吃肉的女人是不是都長這個樣?她們還比較像是姐妹…

 

    「姐姐不吃嘛?」鄭秀晶看著秀妍碗中的肉連動都沒動,擔心它涼了,夾過來塞進口裏,嘟咕著:「我先幫妳吃,等妳要吃再幫妳烤。」

 

    鄭秀妍搖搖頭,眉頭有點皺起來:「我不餓…妳多吃點。」而且她這麼晚也不習慣進食了,尤其那麼油膩的肉,她的胃受不了。

 

    從這點就可以看出鄭秀妍有多寵鄭秀晶了,這種時間點,鄭秀妍早就要回家準備就寢睡覺了,會讓她在外面奔波,耐心陪哄,還願意出入這種衣服會沾染食物味道的烤肉店,應該只有鄭秀晶可以辦到了。

 

    「允兒,少吃點,妳腸胃不好,別學秀晶吃。」鄭秀妍遞了杯水給還在想事情的允兒,林允兒笑了。

 

    嗯,她或許也是可以驢鄭秀妍的其中之一人選,林允兒的心情好了起來。

 

    卻也腹黑起來。

 

    「我看姐姐是想回家了!擔心有人等到著涼對吧?」林允兒話才一落,其餘兩人的表情都有明顯的變化,樂的她在心裡偷笑。

 

    看來問題重點要來了!她開始期待等會在鄭秀妍家門口出現的情況劇了,想著想著,林允兒加快了吃肉的速度。

 

 

 

 

    「姐!我今天要跟妳一起睡!」吃完消夜,鄭秀妍載著兩個人回到了她的住處。

 

    「嗯。」鄭秀妍老實說沒有太注意秀晶說了些什麼,老實說她也同樣在擔心,當秀晶看到金泰妍守在她家門口,會有怎樣的反應。

 

    鄭秀晶在三年前得知金泰妍拋下自己的事情後,對金泰妍就非常的反感,那種反感在她還沒和金泰妍重新開始時並不讓她太在意,但現在…

 

    「今天好晚!我還在想妳是不是出事了!」

 

    沒想到到了家門口,站在門口的不是那個每晚都會出現的金泰妍,而是…

 

    「所以每天都會來守門的是秦大哥?」秀晶看著秦禮,說完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像是確認什麼。

 

    鄭秀妍沒有回應她,只是上前把大門給打開,過程中沒有看秦禮。

 

    「秀妍!我想我們需要談談…」秦禮見鄭秀妍沒有要搭理他的意思,抓著鄭秀妍門不讓她可以關門。

 

    「很晚了。」鄭秀妍在下逐客令。

 

    「我只是想要跟妳說說話,妳聽我說好不好?」秦禮在兩個妹子面前這樣雖然很失面子,但是最近鄭秀妍幾乎都不見他,這樣下去他有預感沒多久真的會有問題發生。

 

    「那你就不該這麼擅自主張!」鄭秀妍終於回過頭看他,但是眼神卻讓秦禮退卻。

 

    「你去找我爸爸說了什麼,你自己知道就好,感情事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想因為這些事讓我爸爸煩心!你的做法讓我很不能認同,跟你談問題的人是我!」鄭秀妍難得會有情緒,或許因為這件事曾經讓她摔得很痛、很懊悔,所以現在的她不容許任何人去干涉。

 

    「但是妳不讓我靠近妳啊!妳除了金泰妍根本誰也不接受!這不公平!我哪知道自己是不是因為性別問題被妳排斥!」秦禮一氣之下脫口而出,因為金泰妍三個字,鄭秀晶的臉色有些拉下來了,鄭秀妍也徹底變了臉。

 

    「你給我離開這裡!」

 

    「秀妍…」秦禮發覺自己真得把鄭秀妍給惹毛了,軟了聲調。

 

    「如果真要談性別,你不是更有勝算嗎?秦禮,你還真不知羞。」林允兒完為的插嘴,然後拉著鄭秀妍進屋子。

 

    秦禮錯愕的看著兩人的背影,難過得沉下身子,自己又搞砸了…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啊…他好喜歡好喜歡鄭秀妍,但是…

 

    「你就這麼喜歡我姐姐?」鄭秀晶的聲音讓他抬起頭,看著這個才一陣子不見就越趨成熟的鄭秀晶,眉宇間…有點鄭秀妍的味道。

 

    「當…當然!」就是因為很愛,所以才這麼不甘心啊。

 

    鄭秀晶看著他,笑了…在關門前對他說:「比起金泰妍,我比較喜歡你!」

 

    秦禮有些傻眼的看著緊閉大門,這是代表自己有機會嗎?

 

    進了門後的鄭秀妍直往房間走去,鄭秀晶卻拉開嗓門:「妳還沒解釋!金泰妍那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感覺姐姐又跟她搭上線了。

 

    「金泰妍那個瘋子說要重新追妳姐姐,妳姐姐目前在觀看中,而且尺度很放鬆。」

 

    「允兒姐姐妳為什麼不阻止她!金泰妍有什麼資格!」

 

    「秀晶啊,姐姐我很努力阻止啊!妳不知道我多努力,看到金泰妍就不停告誡她呢~~~」林允兒煞有其事的說到。

 

    「那為什麼姐姐她…」

 

    「妳姊姊她沒有定力啊,金泰妍露個可憐眼神給她看,她就讓她進門了…」林允兒本來還想說什麼,就被鄭秀妍換好衣服後,打開房門的聲音給噤了聲。

 

    「林允兒,是妳把我當出丟了的戒指寄還給金泰妍的不是?還有我剛回國喝醉那次,也是妳通知金泰妍來接我,這樣做是阻止她?」鄭秀妍根本覺得林允兒是在搞搓合。

 

    她一直搞不懂金泰妍頸脖上的戒指是怎麼回事,當年金泰妍在分手的時候都還給她了,而她去到美國後就把對戒兩只都給丟了,三年後看到出現在金泰妍身上她也很驚訝。

 

    除了當初陪在鄭秀妍身邊的林允兒,她想不到其他人會做這種事。

 

    林允兒對鄭秀妍吐吐舌頭,老實說她也不大清楚自己是站在哪一邊,她只是希望鄭秀妍開心點而已。

 

    反觀鄭秀晶就覺得自己被騙了,林允兒在從舊金山回國前還很信誓旦旦的說會好好看顧著鄭秀妍,哪知道…她覺得林允兒太過份了,竟然耍她。

 

    「這次我不會輕易答應的!我反對到底!」鄭秀晶對著鄭秀妍說出口,聲量談不上大聲,卻很有穿透力。

 

    鄭秀妍看著她,沒有回應這個話題,轉過身子說:「鄭秀晶快洗洗澡睡覺了,允兒妳要住這裡也快去洗,客房空著。」

 

    晚上,鄭秀妍跟妹妹同一張床,雖然金泰妍的事情兩人鬧得不大愉快,不過這不會造成姊妹之間的問題,鄭秀晶洗完澡就窩到床上抱住鄭秀妍。

 

    「姊姊好香!」鄭秀晶嗅著鄭秀妍的味道,滿足道。

 

    「鄭秀晶妳是狗嗎?」雖然這樣說,但是鄭秀妍還是抱緊了她。

 

    「好想妳…」秀晶呢喃道:「姊姊妳快把這裡的事辦一辦吧!我想帶妳回美國了…」

 

    「……」

 

    「這裡太不安全了,我不要姊姊再在這個地方受傷。」鄭秀晶還像是小時候的樣子,對鄭秀妍的保護接近到偏執。

 

    鄭秀妍沒有說話,直到鄭秀晶睡著她都還是沒有睡,輕輕勾起床邊的手機,滑開螢幕鎖…沒有新訊息跟未接來電。

 

    金泰妍今天…沒有來。

 

    鬆了口氣的心裡中,卻有一絲絲落寞。

 

 

 

 

    接下來接連幾天,金泰妍都不見蹤影,這點讓鄭秀妍很不舒服,外表上雖然看不出來,但是周圍的人都發覺,鄭秀妍的脾氣變大了。

 

    工作上面對更加嚴肅,甚至在一個月的大會議上,削了每個部門一頓,表情凝上ㄧ層霜。

 

    高跟鞋快步在走廊上敲響著叩叩叩的聲音,鄭秀妍巡視著公司內步的情況,今天她難得有空可以來到Sunshinee的大樓巡視,大家都緊緊跟著她,經過金泰妍的錄音室,看到裡面空空如也,鄭秀妍不開心的問了。

 

    「金泰妍是太悠哉了嗎?這種時間去哪裡鬼混了?」

 

    大家有些汗顏…誰規定這種時候一定要在錄音室的啊…

 

    在一旁陪著鄭秀妍巡視的鄭秀晶,沒有說什麼話,只是興味的打量著金泰妍的錄音室。

 

    回住處的路上,鄭秀妍閉上眼睛休息,今天因為會議的關係,她回來得很晚,一整天的緊繃讓她乏了,靠著鄭秀晶的肩膀睡了起來。

 

    晚了又有什麼差別?那個等待她的人,根本就沒有那種恆心,自己又何必在意…

 

    當兩個人回到鄭秀妍的住處,發現住處的樓梯處有著兩個人影。

 

    「金泰妍。」

 

    「秦大哥?」

 

    金泰妍是鄭秀妍喊的,至於秦禮則是鄭秀晶。

 

    「回來的好晚,今天很忙嗎?」金泰妍走上前,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推開。

 

    「可以請妳不要靠那麼近嗎?」鄭秀晶瞪著金泰妍,不讓她靠近自己的姊姊身邊。

 

    「秀晶…好久不見了。」

 

    「我一點都不想要跟妳見面。」

 

    不理會鄭秀晶讓金泰妍一臉尷尬,鄭秀妍目光定看著秦禮:「你來這裡做什麼?」

 

    「秀妍,我們真的得談談。」秦禮走上前。

 

    此刻的場景有點詭異,鄭秀妍有些好奇金泰妍剛剛在等她這些時間跟秦禮可以聊什麼。

 

    鄭秀妍沒說話,反倒是鄭秀晶走到秦禮身邊摟住他的手,一臉笑意:「姊夫要來找姊姊,當然要進去啊,姊姊只是跟你鬧彆扭,哄哄就沒事了。」

 

    「我…我…」秦禮被這樣的情景給弄傻,看到鄭秀晶給他使眼色,才緩緩反應過來。

 

    看來鄭秀妍最在乎的妹妹,很討厭金泰妍…

 

    「秀晶幫幫我嘛…哄哄妳姊姊,我很愛她。」

 

    「那進去談吧!」鄭秀晶放開秦禮,走到大門前,鄭秀妍早就給她住處的鑰匙,滴滴的一聲,感應扣很快就打開了,她撐開門,看著此刻與秦禮並列的金泰妍,她算是卯足了勁要跟金泰妍對嗆。

 

    秦禮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轉過頭看著金泰妍,剛剛兩個人在樓梯巧遇不久,不過互看對方不順眼倒事真的,兩個人都有些緊張,到底誰才有機會可以接近秀妍…

 

    邀請函,看來是秦禮拿到了。

 

    「鄭秀晶。」雖然沒有生氣,但是鄭秀妍有些嚴肅的喊著她的名字。

 

    「姊姊,秦大哥不是外人,他是妳的未婚夫。」鄭秀晶看了一眼金泰妍,冷聲道:「反觀某人,可以準備回去了!很晚了!」

 

    鄭秀妍好笑的看著鄭秀晶,看來她妹妹真得很討厭金泰妍,就連在美國就不大喜歡的秦禮,都可以請進門。

 

    金泰妍無奈於鄭秀晶的敵意,轉過身子看鄭秀妍:「妳聽我解釋…」

 

    「解釋什麼?」鄭秀妍淡淡的看著她。

 

    「這幾天,我不是故意的…」泰妍本來想要說什麼,卻被鄭秀晶插話:「一點消息都沒有就消失有什麼好解釋的?妳根本就只會讓姊姊傷心而已。」

 

    金泰妍依舊只看著鄭秀妍,緩聲道:「我手機壞掉了…」

 

    「妳還真會掰!這樣的話妳也敢說!」鄭秀晶繼續嘲諷著。

 

    「我妹妹…夏妍她…她突然說要報考住宿學校,我之前從沒聽她這樣說過,都考完了…她沒跟我商量…我這幾天跟她有些爭執…」手機也是在那時候跟夏妍起爭執時不小心摔壞了。

 

    「姐!她的謊話太爛的!」鄭秀晶冷著臉看著鄭秀妍,要鄭秀妍不要再被她騙了,三年前的那些還不夠嗎。

 

    「……」金泰妍低下頭、沉著目光,她知道這些都很愚蠢,也不知道這樣一時之間要怎樣解釋才好,一般家庭裏面這根本不是構成她不能赴約的理由,但是…

 

    「只因為這個原因,妳不可能這麼慌張,還發生什麼事?」鄭秀妍是生氣對於泰妍沒有連絡的舉止,但還不到蠻不講理。

 

    金泰妍驚訝的抬起頭,看著鄭秀妍望著她的眼眸,眼底裏面很平靜,沒有她原本以為會有的勃然大怒。

 

    泰妍吞吞口水,緩慢的開口:「我最近頻頻去找妳很晚才回家,疏忽了她很多……夏妍她的考試我一直都沒有多關心…就連她進醫院,也是接到侑利的電話告訴我,住宿學校的事也是那時候我才知道…」

 

金泰妍也被嚇到,原本她一樣是在鄭秀妍家前面等她回來,卻突然接到電話,侑利說,夏妍因為壓力大胃痛很久,在學校真的受不了才打電話給她送到醫院…

 

    「她跟我說她要去住宿學校,可是以她現在的情況,我根本不可能答應她,本來只想要好好談的,哪知道我們兩個越談火氣越大…」雖然夏妍沒有特別說到秀妍什麼,但是她不想要冒險。

 

    在夏妍痛到去醫院的時候…自己竟然是站在別人家外面等門…她不知道夏妍會怎麼想。

 

不來找鄭秀妍,是因為她不想要夏妍的心裡對秀妍的印象是負面的,疏忽夏妍是她自己的失誤,這種時候她不想要讓夏妍把過錯推到鄭秀妍身上。

 

    「這三年來,我因為心裡很難過,所以忽略了她很多,甚至把她推給權侑利照顧,我以為夏妍不看到我會開心一點,但是…」

 

    〝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在醫院裡面,金泰妍這樣問夏妍,卻被夏妍給反駁了。

 

    〝有差嗎?最後來的不還是侑利姐姐,我直接打給她不是比較快一點。〞

 

    「藉口、藉口、藉口!!妳就最會想藉口了!」鄭秀晶轉過身子看著秦禮催促道:「還發愣幹什麼!快進去!」

 

    鄭秀妍看著秦禮在一旁準備跨開腳步,知道自己拗不過鄭秀晶,嘆口氣:「妳也進來。」

 

    「姐姐!」鄭秀晶趕緊阻止了鄭秀妍要去抓金泰妍的手,用力的拍開:「幹麻讓她進來?!」

 

    鄭秀妍看著自己妹妹,玩味的笑了:「妳口中的姊夫就是要跟我談她的事,我要她進來不對嗎?」

 

    「姐姐!!」鄭秀晶氣到大吼,看著鄭秀妍很無奈。

 

    秦禮跟金泰妍看著這兩個姐妹,站著的腳步一直不敢多動。

 

    「還待在那裏幹嘛!進來啊!」鄭秀晶對秦禮吼,轉過身子快步進了屋子。

 

    鄭秀妍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妹妹又莫名其妙的生氣,緩緩拉開門,看著金泰妍跟秦禮一眼,開口…

 

    「泰妍,快進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