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進了屋子鄭秀妍沒有多搭理她們,自顧自的先到臥室去換衣服了…身為客人的金泰妍與秦禮,反倒有些尷尬。

 

    鄭秀晶顯然也不想理他們,跟著鄭秀妍一起進臥室了。

 

    「真沒想到妳會厚著臉皮回來找秀妍。」秦禮在秀晶關上門後,對著金泰妍這樣說。

 

    「……」金泰妍轉過頭看著他,沒有回話默默的坐到沙發上。

 

    「我現在既然知道妳是三年前傷害鄭秀妍的人,我就更不能放棄,三年前的她,幾乎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回才回來,甚至整個鄭家,都因為這樣而動盪著,妳根本沒資格!」

 

    金泰妍好一會,才轉過頭看他,一字一句的說:「有沒有資格,是鄭秀妍說的算。」

 

    而臥房內的鄭氏姊妹氣氛倒有些僵硬,鄭秀晶知道雖然鄭秀妍沒說甚麼,但是對於她把秦禮給請進來的舉動很不能苟同。

 

    「姐姐,妳幹嘛請金泰妍進來!妳就相信她剛剛說的那些?」鄭秀晶看著鄭秀妍,心裡無限不爽。

 

    鄭秀妍倒沒有搭理她,只是換了件衣服後,就走去開門,「金泰妍我送妳回去。」

 

    看著鄭秀妍去拿了車鑰匙,好像真打算要離開,鄭秀晶在她身後驚呼:「姐!妳這麼晚還要出去?而且秦禮他還在耶!妳怎麼可以出去?」

 

    鄭秀妍停下步伐,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還錯愕的秦禮,以及氣急敗壞的妹妹,淡聲道:「是妳要請他進來的,不關我的事。」

 

 

 

 

    金泰妍跟鄭秀妍一起走到地下室,看了一眼鄭秀妍,金泰妍脫口:「開我的車吧!我有開車來。」

 

    鄭秀妍看了她一眼,沒有說甚麼就同意了,金泰妍發動了車子,看著已經坐在副駕駛座的鄭秀妍,柔聲問:「妳生氣了?」

 

    鄭秀妍看了她一眼,挑起眉:「妳又知道了。」

 

    金泰妍勾起笑,點點頭:「當然。」鄭秀妍的一舉一動,她都很注意。

 

    「…快開車吧。」

 

    「秀晶她還是很可愛呢。」金泰妍安穩的開上往她家裏的路途,笑著說。

 

    鄭秀妍覺得金泰妍是不是有問題,鄭秀晶都這樣討厭她了,她還說她可愛。

 

    「秦禮他這樣騷擾妳很久了嗎?」金泰妍突然嚴肅了起來,雖然臉沒有面對鄭秀妍,但是她可以感覺到…金泰妍有點生氣。

 

    「我的事情我會處理,妳可以不用管。」鄭秀妍沒有接受她的問候,撇開頭:「我只是想要離開那個空間,如果不方便妳直接把我放下車就好。」

 

    她只是有點厭煩,不想要一直被人在耳邊嘮叨來嘮叨去,鄭秀晶對於金泰妍的事情太過於敏感,這幾天幾乎沒有好好讓她耳朵休息過。

 

    金泰妍有些不開心,撇著嘴道:「妳覺得我會把妳隨便丟在路邊嗎, 我跟妳再在一起的事情夏妍遲早要知道,現在就先跟她說也好。」

 

    鄭秀妍不再說話,內心有些不開心,自己甚麼時候已經接受她了?

 

 

 

 

    好一會,金泰妍終於把車子開近了她的住處,夜色已經很晚了,她開門讓鄭秀妍出來,兩個人一起走近了住處。

 

    剛進門鄭秀妍就看到的權侑利,對方好像正在跟夏妍聊什麼,對坐在餐廳椅上。

 

    「回來了啊。」權侑利當然也看到了鄭秀妍,老實說知道Jessica是金泰妍當年的情人,跟真的兩人站在一起,還是有些不大真實。

 

    金夏妍也同樣看到了鄭秀妍,她有些驚訝,鄭秀妍的變化。

 

    「好久不見了。」鄭秀妍走到餐廳,對著金夏妍問候著。

 

    不過已經不像當年的Jessica姐姐,表情只談得上平和。

 

    夏妍的反應金泰妍看在眼裏,走上前幫鄭秀妍把她手上脫下來的外套拿過來準備去掛好,一邊說:「秀妍她今天暫時住我們這裡一晚…」

 

    「為什麼?」說話的無疑是金夏妍,一句話問的金泰妍困窘的不知道怎樣回答。

 

    「夏妍…」權侑利也想幫忙緩和氣氛,鄭秀妍卻出手阻止了她。

 

    「夏妍,妳現在很討厭我,對吧。」鄭秀妍看著她,沒有把她當孩子嚴肅的問著:「妳們媽媽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如果因為妳姐姐跟我的事情,讓妳想要出去外面住而報考住宿學校,那我不會跟妳姐姐重新再一起的。」

 

    金夏妍咬著唇,看著金泰妍問:「是妳告訴她我要去住宿學校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因為我,夏妍妳…」

 

    「大嘴巴!姐姐妳就一定要那麼讓外人知道我有多討厭妳嗎!」金夏妍的話讓泰妍心裡扯了一下。

 

    「對不起…」金泰妍低下頭,卻被鄭秀妍插話。

 

    「妳為什麼要跟她道歉,金夏妍對妳不禮貌不是嗎?」鄭秀妍看著金夏妍,「我原本以為妳已經長大,是個小大人了,沒想到妳比以前還不懂事,快跟妳姐姐道歉。」

 

    「妳好像沒有資格說我吧。」金夏妍看著鄭秀妍,有些生氣的說到。

 

    鄭秀妍好一會,才終於笑了,表情很淡很淡,金泰妍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樣的表情,好像回到了三年後第一次看到的鄭秀妍,把表情隱藏到最深處…

 

她想開口說些甚麼,鄭秀妍就開口了。

 

    「如果我跟金泰妍徹底斷掉,妳是不是就不會這樣對妳姐姐了?」

 

    這句話讓所有人都驚訝的看向鄭秀妍,她的表情卻一點都沒有變化,只是伸手撫了下金夏妍的臉龐。

 

    「對不起,這三個字或許是金泰妍欠我的,但是…也是我欠妳的。」對於金夏妍,鄭秀妍知道自己心裡的疙瘩不會讓她跟金泰妍重拾往日的感情。

 

    「妳這是甚麼意思?」金夏妍不確定的問著,鄭秀妍的表情看起來是認真的。

 

    「我本來就是只回來韓國本部做支援,完畢以後如果我想回去,隨時都可以回去美國分部。」鄭秀妍蹲下身子,與金夏妍平行視線:「抱歉三年前搶走妳的姐姐,現在我不會跟妳搶了。」

 

    她們的母親因為這段感情過世,這是不變的事實,從金泰妍說要跟她重新開始的那一刻,她就想到這個…

 

    這段時間只是因為自己的縱容,才讓金泰妍一直出現在她身邊,金泰妍讓她無法拒絕,卻又不能接受。

 

    就在鄭秀妍說完想要離開時,金泰妍抓住了她的手臂:「妳會肯跟我回來,就是要跟夏妍說這個?」顫聲開口,她就覺得奇怪,鄭秀妍每次提到夏妍都出奇的安靜,今天聽到她的解釋,卻要跟自己回到家裏,是要說這個…

 

    「妳現在應該要放開我。」鄭秀妍難得對她溫聲開口,對於金泰妍,自己或許是最後一次這樣面對她。

 

    「我不要!」金泰妍沒有放開,抓得更緊,幾乎是要把鄭秀妍扯回來:「妳不能就這樣做決定啊。」

 

    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緊抓住她的手,對著金泰妍有些憤恨的說:「我就不信妳可以忘記妳母親的死亡,什麼都不想的跟我在一起!」

 

    「……」金泰妍無法反駁,她的確無法忘記。

 

    「我需要的,是一個可以完全站在我身邊的人,金泰妍妳的包袱永遠都那麼多,而我…永遠都是會被妳丟下的那ㄧ個。」

 

    鄭秀妍飛快的離開,金泰妍看著她離開的方向,腳步卻像僵住一樣,怎樣都沒有跨出一步,權侑利走上前,拍了金泰妍的肩膀,本來想要出聲安慰她,卻看到金泰妍紅了目光。

 

    抿緊唇,權侑利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她好了…她自己也同樣,當年的拋棄對於被拋棄的那ㄧ方傷的太深太深…在愛之前,如果不把這一塊徹底的跨過去,不會有人可以幸福的。

 

    「妳還呆愣在這裡做什麼?」出聲的是金夏妍,她跳下椅子,用力的扯著金泰妍的手臂。

 

    「妳不是怎樣都放不下她?妳不是在她離開的那些日子都希望可以再看到她?妳不是隨身攜帶著母親的遺書,為的就是那份想要放下卻怎樣放不下的感情!姊姊妳實在很懦弱!為什麼會因為這些話就退縮?

如果可以放棄,三年前妳就放棄了!在媽媽她那樣對妳,但是妳沒有啊!妳想要去赴約,妳想要告訴她妳是騙她的!妳掙扎了三年,為什麼都到這一刻了!妳還在掙扎!?」

 

    金夏妍還沒說完,金泰妍就風野似的衝了出去,她看著姊姊的背影,有些腿軟的坐在地上。

 

    「…夏妍,妳其實從來都沒有討厭過妳姊姊對吧。」那些冷漠跟嘲諷不是因為討厭…而是青春期孩子,那著於表達的關心跟心疼。

 

    金夏妍看了一眼權侑利,好一會才開口:「姊姊她,是我最後一個親人了。」

 

    她當然希望她可以快樂。

 

 

 

 

    金泰妍跑出了住處,鄭秀妍沒有開車子來,再加上這裏不好招車,她開始在附近尋找有沒有她的身影。

 

    鄭秀妍的話她懂,真的懂…現在的鄭秀妍沒有了當年那種ㄧ昧付出的勇氣,如果不能給她相同甚至是超過的愛,她沒有那種勇氣,可以重新談感情。

 

    金泰妍有點半賭的性質,依著自己的腳步往那個她三年來極力不想想起的地方走去。

 

    她現在的住處其實離前住處不遠,自然…也離那做小公園不遠。

 

    隨著爬完上坡,她看到了那座小公園的門口…

 

    三年了,她跟鄭秀妍的時間,就是停在這裡。

 

 

 

 

    「很晚了,在這裡會冷的。」金泰妍柔聲說,對著那個背對著她,坐在盪鞦韆的女人。

 

    鄭秀妍沒有回應她,直到金泰妍走到她的跟前,蹲下身子與她平視…

 

    「傻瓜,怎麼哭了?」金泰妍不捨的用手撫上她的臉頰,把那滑落的淚滴抹掉:「對不起…」

 

    鄭秀妍看著她,眼淚還是一直的滑落,卻掛著清冷的表情,因為金泰妍那句道歉而皺起眉頭:「妳可不可以不要再跟我說對不起。」

 

    她已經…聽得很厭煩了,從交往的時候,一直到分手的時候…甚至,到現在。

 

    金泰妍老在對她說對不起。

 

    「對不起…」

 

    「妳知道妳真正對不起我的,是什麼嗎?妳老是要擋在我的前面說要保護我,但妳有沒有想過?我需要的不是妳站在我前面!」

 

    「對不起…」

 

    「妳也是個女人!金泰妍妳也是!兩個女生的愛情不可能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永遠保護對方的,妳就沒有想過要找我來解決!妳從來都只是選擇要不要讓我知道,卻從沒想過,我可以跟妳並肩作戰!」

 

鄭秀妍摀住面,失聲道:「從以前就是這樣子,妳一直覺得自己要追上我,需要在我前方保護著我,但是我卻因為只能看妳的背影而害怕,然後也不停的往前,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平視的看著對方?」

 

    那些不距離,或許…那根本不存在,從來都是她們自己想出來的。

 

    「對不起…」

 

    金泰妍的道歉讓鄭秀妍怒了,抬起頭想要罵她,卻看到金泰妍對著她…哭了。

 

    「對不起,我那麼晚到…」

 

    什麼?

 

    金泰妍起身子抱住她,開口:「很冷吧,妳等很久了對吧…對不起,我被我媽給絆住了…」

 

    金泰妍說的,是三年前的赴約嗎?

 

    「我很想要早點來,真得很想…但是,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早上了,因為情緒太激動,我被打了鎮定劑…我真的好想來,好想好想…」

 

    「金泰妍…」鄭秀妍她是哭著開口的,軟軟的語調,那些委屈跟難過…全部都傳到了金泰妍的身體裏。

 

    「秀妍,媽媽她…要我幸福。」金泰妍抱緊鄭秀妍,緩聲道:「媽媽留給我的,只有那封不算是信的字籤…曾經我不敢照著她的話去做,因為我怕媽媽她不是真的想要我幸福。但是…我真的好累了…」

 

    金泰妍哭著,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哭得像個小孩子,說出口的聲音都有些不穩,努力的說著:「我寧願相信,我媽媽她是真的希望我幸福…我的幸福,只有妳,如果沒有妳的話…我真的不知道怎樣才可以幸福。」

 

    金泰妍抓住鄭秀妍的手,那力道讓鄭秀妍吃痛,金泰妍看著她…

 

    「鄭秀妍,讓我幸福吧!」

 

    金泰妍吻住鄭秀妍的唇,她怕對方拒絕,吻的力道既輕又小心,含住的唇瓣可以嚐到鹹濕的淚水…

 

    這次,說甚麼她都不會是放開她的那個人,能痛過的…都痛過了,又何必再去想那麼多…

 

    她只想好好愛著鄭秀妍而以。

 

 

 

 

    兩個人重新回到了小公寓,自從上一次爭吵過後,這裡就沒有來過,鄭秀妍雖然有請人來這裡打掃,但是裡面被砸壞的東西純粹就是被清掉,沒有在補齊,現在裏面空空的。

 

    「看來要再花一筆錢了。」金泰妍看著客廳,苦笑,握著鄭秀妍的手,對她說:「這次我們一起布置。」

 

    鄭秀妍沒有回應她,看著金泰妍然後直接吻上她的唇,金泰妍輕嘆一聲,張口回應著。

 

    兩個人直接進到臥房裡面,雙雙跌入這久以沒有填滿過的雙人床上,對著彼此那長久壓抑的情感不斷釋放。

 

    「衣服…會被妳扯壞…」金泰妍被吻的有點昏頭了,看著鄭秀妍笨拙的脫著她的衣服,心裡為衣服惋惜,卻也有些開心。

 

    脫的那麼笨拙,可見她老婆三年來沒有爬牆呢。

 

    「妳在想什麼?」鄭秀妍看金泰妍對著她笑,覺得彆扭,不大開心的問她。

 

    金泰妍翻身壓住鄭秀妍的身子,鼻子跟鼻子碰在一起,小啄了一下鄭秀妍的唇:「我好想妳。」

 

    鄭秀妍柔了目光,張手勾住了金泰妍的脖子,深深的吻住對方。

 

    兩個人的衣服跟著剝落,三年來的空虛,都在這一夜被重新填滿,兩個人對彼此的身體沒有生疏,金泰妍依舊記得鄭秀妍的後頸怕癢,啃吻著她的脖子,讓鄭秀妍縮著。

 

    「別咬…會留下痕跡…」鄭秀妍輕喘著,感覺金泰妍的舌頭跟牙齒濕濕熱熱的…輕輕的吸吮啃咬自己的脖子。

 

    她的皮膚本來就白,在那裏很容易留下痕跡。

 

    「我記得妳現在是總裁,不是明星Jessica了…」

 

    意思是她可以為所欲為不用擔心被媒體當成八卦對象…

 

    「…妳是當我不用去公司上班嗎?」鄭秀妍看著金泰妍一路往下啃吻下去,現在已經啃到那ㄧ般人看到都垂涎已久的鎖骨。

 

    金泰妍輕笑,不理會鄭秀妍的抗議,又在她鎖骨處咬了一口,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

 

    「讓人看到更好!」

 

    「妳!唔…」鄭秀妍被金泰妍封住得唇瓣,整個人被金泰妍抱在懷裡,而對方的另一隻手,很自然的撥開她的貼身胸衣,開始柔捏著她的柔軟。

 

    金泰妍的舌頭也同樣鑽入她的口中,挑興意味十足的勾纏著她的舌,鄭秀妍閉緊眼睛,感覺好滿好滿。

 

    接吻的聲音,伴隨著不時鄭秀妍的輕喘呻吟,讓房間充滿春意…

 

    「秀妍…」金泰妍的手滑到了鄭秀妍的底褲上,輕喘著呢喃著她的名字。

 

    「啊…」鄭秀妍感覺到金泰妍的手緩緩的拉下她身上最後一層的布料,然後在旁邊輕撫過後,悄悄得探進去那三角地帶。

 

    「秀妍、秀妍…」金泰妍吻她的額頭、鼻子、臉頰,輕聲說:「我好想好想妳,妳知不知道…我想到我快要瘋了。」

 

    金泰妍的手感受到那裏已經充分濕潤,輕揉了會…然後進入了鄭秀妍。

 

    「唔…痛…!」鄭秀妍抱住金泰妍,整個身體都繃緊,太久未經事的肉壁像事初次般的狹窄、緊緻。

 

    金泰妍停了好一會,才緩慢得開始抽動起自己的手指,看著鄭秀妍皺著沒頭,吻落在她的眉頭上。

 

    直到鄭秀妍的表情徹底放開,金泰妍才開始加快速度,房間內傳出羞人的水漬聲,兩個人都激動著,鄭秀妍的全身都泛著紅,赤裸的被金泰妍抱在懷裡,攀上巔峰。

 

    那晚…她們不記得到底幾點才睡,金泰妍過分到讓鄭秀妍連打她的力氣都沒有,甚至在她倦極時,對方還精力旺盛的趴在她腿間對她笑說要幫她舔乾淨。

 

    那一刻,她覺得…她越來越無法原諒金泰妍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