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這樣的她們,算不算是重新開始?

 

或許是…只希望這次,不會再錯過彼此。

 

 

 

 

    「有人找我?」鄭秀妍剛開完會,就聽到秘書的傳話說辦公室有人等她。

 

    金泰妍沒有說要來…該不會是秦禮吧。

 

    自從跟金泰妍重新在一起後,她真的很不想要見到秦禮。

 

    「姐姐。」結果在裏面等她的是鄭秀晶,雖然不是秦禮應該要開心,但是這妹子最近也沒讓她好過。

 

    鄭秀晶來不疑就是來質問鄭秀妍關於金泰妍的事情,鄭秀妍最近都讓金泰妍可以自由得進入她的住所,鄭秀晶很不能接受。

 

    她還是反對,鄭秀妍輕易得原諒金泰妍,這實在太便宜她了。

 

    「秀晶,當年的她有苦衷…」鄭秀妍嘆氣,她實在不知道要怎麼緩和鄭秀晶跟金泰妍之間的隔閡,雖然這是她身為中間人,應該要做得。

 

    「甚麼苦衷也不能拋下妳!」鄭秀晶就是覺得自己的姐姐原諒的太快了,自己的委屈抱怨完畢,就偏向對方,還幫對方說話!

 

    就在鄭秀妍無奈的時候,內線響起,外面的秘書告訴她,又有人要找她。

 

    看到進來的人兒,她的頭更疼了,她今天是怎麼了呢?跟所有的妹妹都犯衝?

 

    「怎麼會想到來找我,夏妍?」看著金夏妍站在門口,有些侷促的看著她,鄭秀妍溫聲說。

 

    「她誰?金泰妍那傢伙的妹妹?」鄭秀晶看著在門口的金夏妍,皺起眉問著。

 

    其實不用問也知道,因為對方的眉宇間跟金泰妍很像,加上皮膚一樣白皙,姐姐又對她溫聲細語。

 

    金夏妍聽得出對方語意對金泰妍的不屑,剛剛的侷促不見,跨步進了辦公室。鄭秀妍也同樣發覺了,小聲的喊了聲鄭秀晶,要她安份點。

 

    「我是來找…秀妍姐妳的。」突然要換稱呼,金夏妍有些不習慣,畢竟這些年她在金泰妍面前,稱呼鄭秀妍都很不禮貌…

 

    鄭秀妍或許知道她還找自己的原因,抿抿唇,開口道:「我跟金泰妍,重新在一起了,我想跟她再試一次。」

 

    金夏妍看著鄭秀妍,好像是想要把她臉看穿一樣的看視著,弄得鄭秀妍有些尷尬的低下頭:「我知道我失去了對妳的承諾,但是…」

 

    「姊姊她,一直都很愛妳。」

 

    「什麼?」金夏妍的話讓鄭秀妍抬起頭看她,有些驚訝。

 

    「姊姊她當年不是真心想要拋下妳的,當年會那樣選擇,是因為要照顧我跟媽媽,媽媽她在姊姊面前自殺了好幾次…姊姊…姊姊她是哭著答應她要跟妳了斷的。」

 

金夏妍並不是不知情,自己的姊姊雖然有意要讓她不要太接觸這件事,但是她還是知道,她看到…金泰妍那時候被病床上面歇斯底里的母親打,後面痛聲說會分手…

 

    「姊姊真得很努力,那時候秀妍姊妳在拍戲,姊姊不敢連繫妳,每天去探望媽媽時都希望媽媽可以接受妳們的感情,我知道姊姊總是會在照顧好我跟母親回房後哭,姊姊跟妳分手,是被媽媽逼得,她在媽媽面前崩潰的怒吼過…」

 

    夏妍吞吞口水,艱難的說:「姊姊是第一次埋怨媽媽,以前工作不被諒解時從來沒有過,只是那麼一次,在母親面前痛哭說好想妳,崩潰後,隔天媽媽就自殺成功死了。」

 

    在場聽得兩個人都沉默著,氣氛非常嚴肅,夏妍抬起頭看著鄭秀妍…

 

    「所以秀妍姐妳不要怪姊姊好不好?」

 

    「…夏妍,妳不會怪我嗎?」鄭秀妍看著她,有些艱難的說著,她自然知道泰妍當年會那樣做的原因,但是由金夏妍口中得知,感受又不同了。

 

    「我也以為我會怪妳…這三年來一直都是這樣以為得,但是看到姊姊的樣子,我覺得我氣的是姊姊那自虐的生活,那樣的她不是我的姊姊,只是一個人偶,然後負起要照顧我的職責而已。」

 

    「姊姊沒有多餘的心思過生活,她被困在狠心拋下妳和媽媽的罪惡自責感中,這三年來,我覺得姊姊早就跟媽媽一起死去了…」金夏妍看著看鄭秀妍,隨即低下頭:「直到秀妍姊妳重新回來,姊姊才好像有些情緒,直到那時候…我才發覺,我不怪妳,我只是很懊惱,為什麼可以救姊姊的妳離開了。」

 

    夏妍或許對於母親的死有打擊,但是在那難過期過了,她更在乎的是還活在她身邊,在母親死後,不理會親戚覺得自己會給姊姊造麻煩而要收養她時,牽著她的手說要一起生活的金泰妍。

 

    『她是我的妹妹,我會保護好她。』那時候雖然她還在對著母親的牌位哭泣,但是姊姊手上傳來的堅定,她還是很深刻。

 

    「秀妍姊。」金夏妍很認真一字一句吐出,像是學習金泰妍當年講出要保護她一樣的風範:

 

「她是我的姊姊,我希望她幸福。」

 

    鄭秀妍有些驚訝夏妍對她的看法,好一會都沒有說話,反倒一旁的鄭秀晶先回了神發話。

 

    「那我姐姐呢?妳確定妳姊姊會讓我姐姐幸福?」鄭秀晶雖然聽到金夏妍說了金泰妍當年的苦處,卻還是有些不甘心根擔心。

 

    「妳講得倒好聽,但是她甩了我姊是事實,我姊姊也為她受了很深很深的傷,哪有這樣三兩句就原諒她的!」鄭秀晶走到金夏妍面前,語氣很是不善:「回去告訴妳姊姊…」

 

    「鄭秀晶!」鄭秀妍有些頭疼得看像鄭秀晶,她覺得鄭秀晶有時候幼稚的讓她覺得羞愧。

 

    人家金夏妍小妳多少歲…妳還威脅人家呢。

 

    「姊,沒想到秀晶比夏妍還要幼稚呢!」門口傳出了有人調笑的聲音,這次鄭秀妍不用抬頭也可以猜到是誰。

 

    「林允兒,妳真閒…」

 

 

 

 

    鄭秀妍看那麼多人來湊熱鬧,自己也沒有辦法工作了,把她們打包似的丟到她的車子上,到附近餐廳區吃午餐。

 

    因為金夏妍也在,所以她打電話請泰妍過來,金泰妍聽到自己妹妹去找她有些緊張,在電話就急著問秀妍有沒有怎麼樣。

 

    鄭秀妍看著一群妹子們在那裏選餐,站在柱子後面的她柔了目光:「妳放心,夏妍她…還是一樣可愛。」

 

    金泰妍很快就到達了她們吃飯的簡餐店,為了金泰妍跟林允兒是明星著想,鄭秀妍定得是簡餐店的大包廂。

 

    金泰妍一坐下來,就一直看著金夏妍,好一會才開口:「妳怎麼自己來找秀妍了?」

 

    金夏妍本來沒要理她,好一會才抬頭,接著說:「我覺得關於我讀住宿學校的事,跟秀妍姊說比較有效果。」省得金泰妍一直以為自己是因為她們而要離開家裏。

 

    「但是…」金泰妍還想要說什麼,卻被鄭秀妍插話。

 

    「妳整天也不回家,硬要把金夏妍壓在家裏要做什麼?」

 

    「我…」金泰妍這可委屈了…還不是鄭秀妍不肯跟她一起回家住,不然她當然會回去。

 

    「我看只要姊姊妳搬過去,金泰妍包準會每天準時回家。」沒想到從沒幫泰妍說過話得鄭秀晶會接著到。

 

    金泰妍趕緊點頭,不過卻覺得有些詭異,竟然是鄭秀晶幫她說話…剛剛有發生什麼事嗎?

 

    鄭秀晶也沒想到自己會幫金泰妍說話,只是很自覺得吐出這樣的語句,彆扭得看向他處。

 

    「在我看…有妹妹真不錯。」林允兒看到這場面不禁偷笑,覺得這樣的配對實在很好玩,自己像是看戲者一樣的悠哉。

 

    「秀晶,妳還是承認吧,妳姊姊對於金泰妍根本沒有抵抗力,小心妳在反對下去,秀妍姊會討厭妳喔!」

 

    鄭秀晶看著林允兒,突然玩味的笑起來,「我今天連絡了老朋友,我想她應該快到了,允兒姊姊,妳不用準備一下嗎?」

 

    「準備什…」林允兒還沒說完,就看到權侑利走了進來,看到林允兒得當下,兩個人得臉色都有些僵硬。

 

    「妳怎麼會在這裏?」林允兒回得冷淡,恨不得權侑利立刻消失在她的面前一樣。

 

「我…是秀晶約我出來見見面…」權侑利也尷尬,本來就沒想到久未連絡的鄭秀晶會邀她吃飯,抬起頭看到金泰妍姊妹,有些傻眼:「妳們怎麼也在?」

 

怎麼會忘記了呢…秀晶在允兒跟侑利她們大學時代跟她們都很好,而且最先認識鄭秀晶的,其實是身為她們的醫生叔叔,得意門生的權侑利才對。

 

    「鄭秀晶!妳不要太過分了!」林允兒憤然得站起來看鄭秀晶,沒事找好幾年不見的權侑利見面,要見給誰看不用想也知道。

 

    「我只是希望妳不要那麼痛苦,妳不知道妳現在這樣很讓人看了心疼嗎!!」鄭秀晶也同樣回答她,沒人知道林允兒過得多痛苦,但是鄭秀晶就這樣好死不死得知道了。

 

    林允兒是把鄭秀妍給扶持起來的人,自然鄭秀晶也看著允兒她是怎樣生活的,鄭秀妍或許因為忙碌跟疲憊的心而沒有心力去關心,但是鄭秀晶卻知道,林允兒過得非常不開心,除了鄭秀妍這個放不下的關心,她其外就是工作,其實…林允兒跟鄭秀妍一樣,只是她用的方式是笑看世界,好像什麼都不在乎一樣。

 

    「既然姊姊跟金泰妍都可以談開,妳們也可以試試。」鄭秀晶知道,金泰妍會那麼快就把鄭秀妍給哄好,還不是因為在姊姊身邊的林允兒給的機會,她這樣算是以牙還牙。

 

    鄭秀妍雖然對權侑利沒有太大得好感,但是當年沒有談開的事情有機會談開也不是不好,只是…鄭秀晶真得很幼稚,她在下棋嗎?拿這個壓允兒,要她閉嘴。

 

    金泰妍最先反應過來,要侑利先坐下來,沒想到侑利才剛坐下,林允兒就站起來要走人了。

 

    「小允!」侑利想要叫住她,鄭秀妍卻先她一步插話。

 

    「權侑利在妳叫住允兒前,妳怎麼不解釋一下為什麼當年妳在允兒最需要妳的時後拋下她?難到就因為我跟她關係太好?」

 

    「我…」權侑利看了眼泰妍姊妹,抿著唇不說話。

 

    「當年是妳拋下允兒的,允兒她有求過妳,甚至放下所有工作想要陪妳,妳確通通拒絕,甚至拿我氣她不是嗎?」尤其…那時候自己有輕生的念頭,林允兒不敢放下自己,直到過了一年後,在美國後,鄭秀妍才反應過來,允兒跟著自己來,是帶著失戀的傷痕。

 

    「我…我那時候的情緒狀況很糟糕…我的病人,死在我的手中,我又對對方家屬說了指責的話…那陣子我過得很混亂,情緒不是很穩定…我不想要傷害允兒…」

 

    泰妍突然恍悟,權侑利剛剛看自己的眼神,有些驚訝的開口:「妳說的病人,是我母親是嗎?妳說指責,是妳當初在醫院對我說得那句話?」

 

    〝金小姐,妳對妳母親說了甚麼!?〞

 

    那句話是權侑利在情急之下,無意識脫口而出的話,但是事後她才慢慢發現,她好像說了很過分的話,當她去金泰妍母親的葬禮時,看到面色俱灰的金泰妍,自己徹底的崩潰了。

 

    「妳母親的死,我有責任,當初因為我跟允兒的戀情有些觸礁,所以我的心思都放在感情上面…加上實習快要進入尾聲…我有些放鬆,如果我沒有獲准妳母親可以出院的話…或許不會有這種事發生,而我…我卻因為一時的無措,而把錯都推給她出非常敏感的妳身上。」

 

    當權侑利在靈堂上面看著泰妍母親的遺照,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就只是一個決定,她就毀了一個人的一生。

 

    「所以妳選擇拋下我?」林允兒沒有因為她的話而軟下心,只是憤恨得看著她。

 

    她很生氣,當初她一直問權侑利為什麼要分手,甚至低聲下棄的求她,但是這件事情權侑利也沒跟說過,自己怎麼可能可以猜得到!?

 

    「…我當時連面對妳,都覺得很有罪惡感。」權侑利艱難的說出口,因為那件事情,她休學了一年,直到一年後她才有些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林允兒突然走到權侑利面前:「妳當初說妳累了,不想要跟我在一起,那現在我也跟妳說,我累了…」說著,眼淚滑過臉頰…好多年了,她都快忘了下戲後怎麼哭了:

 

「不想要再見到妳!」

 

    現場氣氛很僵著,林允兒就這樣衝出了餐廳,權侑利也待不下去,很快就離開了,鄭秀妍無奈的瞪了自己妹妹一眼…

 

    「我不會道歉的,三年來…姊,妳有看到允兒姊姊哭過嗎?」

 

    鄭秀妍想了想,搖頭。

 

    鄭秀晶轉過頭,看著她:「但是剛剛,她對權侑利哭了。」

 

 

 

 

    鄭秀妍也沒打算回公司,反正今天的事情都完成了,本來打算隨著泰妍一起把金夏妍送回泰妍目前的住處,卻在剛下車,電話響起,是秦禮的來電。

 

    「怎麼呢?」泰妍看她在門口,柔聲問。

 

    鄭秀妍對她扯開笑,要她先進去自己接個電話。

 

    金泰妍進了屋子裏面,喊了聲金夏妍,在自己妹妹轉過身子的那一刻,抱住了她。

 

    「謝謝妳,夏妍,姊姊真得很愛妳。」金泰妍沒有想到,金夏妍是那樣想的,在電話中,鄭秀妍簡短的跟她說了金夏妍跑去找她說的話。

 

    她一直以為,金夏妍不能諒解她。

 

    「妳好肉麻喔!不要把妳追秀妍姊的招數用在我身上!」金夏妍掙脫開她,有些害羞的看著金泰妍,太多年沒有的親近,讓她覺得彆扭。

 

    金泰妍笑著放開她,但是眼中還是流露出感謝,金夏妍咳了一聲,開口:「從沒有怪過妳…」想了想這樣好像也不對,無奈吐露:「好啦…一開始有一點,但是之後不會了,妳跟秀妍姊在一起可以開心就好。」

 

    「謝謝妳。」金泰妍想要說得太多,卻不知道可以真的說出什麼,還沒感動完,鄭秀妍就開門進來了。

 

    「金泰妍,妳跟我回家一趟。」鄭秀妍的表情很嚴肅。

 

    「秀晶怎麼了嗎?」她記得秀晶自己打車回家了。

 

    鄭秀妍搖頭,看了夏妍一眼,才緩聲開口:「不是那裏,是主宅,我真正的家…」

 

    金泰妍有些愣住了,看鄭秀妍接著繼續說。

 

    「秦禮他,跑去主宅,把我們的事情都跟我爸媽說了。」鄭秀妍是真的頭疼了:「現在我爸爸要我把妳也帶回去。」

 

 

 

 

    金泰妍做上鄭秀妍的車子,兩個人趕往鄭氏主宅的路上,過程中鄭秀妍就沒有放鬆過,表情一直很嚴肅。

 

    「別這樣,我不一定會輸…」金泰妍想要她緩下心,出聲安慰。

 

    「妳當然不會輸,妳還有我。」鄭秀妍插了她的話,金泰妍覺得有些開心,握住鄭秀妍放在排檔桿的手。

 

    「秦禮這次過分了點,我父親現在經不起打擊,我也是先跟他說過了,沒想到他竟然會傻到做到這種地步。」

 

    金泰妍看到鄭秀妍的表情,心裡吞了口口水。

 

    看來秦禮,真的把鄭秀妍給惹火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