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進到了鄭氏主宅,鄭秀妍領著金泰妍進入了客廳,才開門,就看到秦禮坐在沙發上跟父親說著些甚麼。

 

    「我回來了。」鄭秀妍拉著金泰妍的手坐到沙發上面。

 

    「他說得是真的嗎?秀妍…妳真的跟金泰妍她…」鄭秀妍的母親出聲問著,金泰妍轉過頭看著她的母親,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秀妍的母親,跟她長得很像,聲音一樣是溫柔軟嫩。

 

    「是真的。」鄭秀妍回應,然後轉過頭看著她的父親:「這次,我直接把她帶來見您,而不用勞費爸爸還要找人請她來。」

 

    鄭秀妍的父親金泰妍三年前見過,卻沒想到變化挺多,三年前的英氣非凡有些不見了,取而代之得是嚴肅跟沉默。

 

    「秀妍,妳難道沒有想過鄭伯伯的身體嗎?這樣帶她過來…」秦禮在一旁說著,卻被鄭秀妍硬聲打斷。

 

    「我原本也不想這麼快,想說等一切穩定後再通知您,但是是秦禮逼我的。」鄭秀妍往秦禮那裏看去:「我已經說過,這件事情我會慢慢處理,但是你今天來這裡,不就是要我做個結論嗎?」

 

    鄭秀妍冷聲在大家面前宣告著:「我要解除跟秦禮的婚約。」

 

    現場因為鄭秀妍的決定而讓氣氛變的尷尬,大家都沒有說話,秦禮想要掙些甚麼,看著秀妍的父親…

 

    「秦禮,你先回去吧。」

 

    「伯父!」秦禮有些緊張,鄭秀妍的父母是他唯一的希望…

 

    「我給了你三年的時間,秀妍也還是沒有愛上你。」秀妍的父親看著他,眼神很冷淡:「我能幫你的有限。」

 

    秦禮抿緊唇,挫敗的低下頭,鄭秀妍看他這樣,好一會才開口:「秦禮你很好,不是你努力少,只是我不適合你而已。」

 

    秦禮沒有回應鄭秀妍,很快就離開了鄭氏主宅,鄭秀妍的父母的注意力都放在金泰妍身上,讓她覺得倍感壓力。

 

    「三年多不見了吧,過的還好嗎?金小姐。」沒想到秀妍的父親會對自己寒暄,金泰妍點點頭。

 

    「母親的死,讓妳很傷心吧。」在場不只金泰妍,鄭秀妍跟她的母親都驚訝的看著鄭父。

 

    「妳當年會拋下秀妍,還有妳媽媽的事情,我都知道。」鄭父對她笑:「我現在會坐在輪椅上,一半要拜被妳氣的所賜。」

 

    金泰妍不知道該說些甚麼,抿著唇看著鄭父。

 

    「你知道為什麼不告訴我?」鄭秀妍不解,為甚麼父親明明看到她很痛苦,卻還是不告訴自己。

 

    「告訴妳了,妳只會像現在這樣牽著她的手回來,我認為妳不知道也是一種幸運。」鄭父的話讓鄭秀妍咬住唇,看到女兒反應這樣,鄭父有緩緩開口:

 

「但是…這中間我也後悔過,如果我告訴妳,是不是真的可以讓妳開心點,左手腕的傷痕…是不是可以抹平。」秀妍的父親嘆口氣,他親眼見識到自己的女兒可以做得多絕,當年得自殺,幾乎把他們全部都嚇慘了。

 

    「爸…」鄭秀妍有些動容,自己的父親這三年老了很多,她知道是因為自己不孝,那些對於感情的傷痕跟瘋狂,也全部要她的家人也承受了一次。

 

    「我知道用吵得沒有用,當年我在病房坐著輪椅看到您躺在病床上,我就發誓任何事情我都不能跟您意氣用事,

所以這次我把金泰妍帶回來,我是真的很認真,希望您可以接受。」鄭秀妍的語調堅定,金泰妍可以感覺到從剛剛到現在,她從來不曾放開自己的手。

 

    「我鄭秀妍,這輩子就是死心眼,一旦愛上金泰妍,無法在去嘗試其他的,我試過了,卻沒有辦法,三年前的我莽撞,不懂得保護我的感情,讓妳們操心,但是三年後的現在,我很清楚我在做甚麼跟風險,我知道這感情需要加倍保護,也會小心,希望得到您跟母親的答應。」這句話讓泰妍動容,她一直都知道鄭秀妍愛她,卻是第一次聽到鄭秀妍這樣的堅定,哽在喉嚨的哭意幾乎要竄出。

 

    秀妍的父親看了眼鄭秀妍,突然轉過去看金泰妍,「我的女兒,很喜歡妳呢。」

 

    「我…我也很喜歡她。」金泰妍開口,吞了口口水,說到:「就是因為放開過,所以我更知道重新抓住得好!也不會輕易的放開,希望您可以答應。」

 

    秀妍的父親靠在輪椅上,閉上眼睛好一會才重新看著她們開口:「我只能說,妳們兩個的事情我睜隻眼閉隻眼,但也相對的,談感情要是疏忽了工作,有任何的問題爆出來,這次我一概都不會處理或幫忙,妳有聽到嗎?鄭秀妍。」

 

    這句話雖然沒有完全答應,但是卻是非常大的寬恕。

 

    「我會的。」

 

    「秦家那裏,也是妳的事,妳要怎麼去跟對方解釋,我一概不管,不過看秦禮那樣不甘心,別讓他扯妳後腿。」

 

    「我會好好處理的。」

 

    鄭父看到她這樣的堅定,疲憊的閉上眼睛:「妳們離開吧,我現在不想看到妳跟她,秀晶在妳那吧,讓她回來一趟。」那些寬恕,都是因為對於女兒的愛。

 

    對於兩個女生的愛情,要他接受還是需要些時間。

 

 

 

 

    鄭秀妍帶的金泰妍出了鄭氏主宅,握著的手一直沒有放開,兩個人都沉默著,一直到把金泰妍送回家,車子停好,兩個人都沉默著。

 

    「妳這次,不會再拋下我了吧?」鄭秀妍靠著椅背,好一會才側過頭看著金泰妍,悠悠問到。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勾起讓對方心安的笑容,點點頭…

 

    「我發現我很不安。」鄭秀妍誠實的說著。

 

    「怎麼樣會讓妳心安點?」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變了,不是原本的Jessica。」鄭秀妍看著金泰妍,慎重的說:「不是那個歌手,也不是藝人,是個狡猾奸詐的商人。」

 

    「鄭秀妍,我只問妳…妳還愛我對不對?」金泰妍見鄭秀妍點頭,傾身吻住她的唇:「這樣就夠了,剩下個我們一起走,一起去適應,好嗎?」

 

    離開鄭秀妍的唇,看到鄭秀妍的眼神看著自己,金泰妍笑,抱住還在駕駛座的她…

 

    「我們一起。」

 

    一起。

 

 

 

 

    鄭秀妍因為跟秦禮的事情,讓她更加忙碌,畢竟兩家之前都是很好的交情,突然要解除婚約,也需要一些表示,光應付這些,鄭秀妍就耗去了大半的時間,另外公司上的大小事就更不用說,Sunshinee在易主過後,經歷了很大一次的派系鬥爭,鄭秀妍在這次對於她不滿的股東所挑起的爭鬥中,算是險勝,這更迫使她加快sunshinee佔穩演藝圈腳步的動作,一邊也要把那些股東處理掉。

 

    「很忙嗎?」現在每天的電話,金泰妍第一句話都是這句。

 

    「嗯,今天可能沒空去找妳…」鄭秀妍在辦公室處理著資料,分神跟金泰妍回話。

 

    金泰妍知道她忙,沒有打算一直打擾她,聊了幾句就掛了電話,看著手機,金泰妍陷入沉思。

 

    自己跟鄭秀妍重新開始到現在,都沒有一個好好的放鬆…不,應該說,她們兩個從以前到現在,總是活在世人的評價跟視線下,讓她們兩個沒有空好好只想著對方。

 

    躺在自己家的大床上,金泰妍輕喃:「只有我們兩個人,是不是真的那麼難?」

 

 

 

 

    哪知道隔天一大早起床,就看到報紙斗大的標題是鄭秀妍跟秦禮解除婚約的事情,就連焦點新聞都拿這件事情說嘴,幾個小時的時間,鄭秀妍毀婚的事情傳遍了大街小巷。

 

    金泰妍看著電視機重複播著新聞,看著記者去鄭秀妍的住處採訪她,鄭秀妍好像更瘦了,抿著的唇怎樣都不回應記者一句話。

 

    「晚點我去找妳好嗎?」金泰妍忍不住打電話給她。

 

    「…妳現在過來只會被記者包圍。」

 

    鄭秀妍疲憊的說這,見金泰妍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不經勾起笑:「金泰妍妳其實也變很多。」

 

    「…我本來就變很多。」

 

    「我不是說這個…」鄭秀妍好一會才開口:「妳這樣每次打給我都低聲下氣,我會以為是我的部下打給我。」

 

    這句話堵著金泰妍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對於重新開始的感情,金泰妍有發覺,自己太過於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到,有點裹足不前。

 

    「我不會愛我的部下,妳知道嗎?金泰妍。」

 

    鄭秀妍的這句話,讓金泰妍徹底思考,兩個人要如何調整,這三年來沒有停下的步伐。

 

 

 

 

    「不能讓他們緩緩嗎?」鄭秀妍在辦公室內皺著眉,回應著特助的問題。

 

    「我想沒有辦法,秦禮的家人今天辦了個簡單的舞會,為的就是要讓妳在大家面前好好的解釋。」

 

    鄭秀妍冷笑,果然…再好的世交,遇到這種事情,還是撇得很乾淨,因為甩人的那一方必定會被社會所埋怨。

 

    「我知道了,晚上我會去的。」

 

    鄭秀妍又跟特助簡單的說了會,才要特助離開,她在椅子上面閉了眼好一會,才重新站起身子。

 

    看到桌上的手機又響起,來電顯示是金泰妍,鄭秀妍不禁苦笑…自己看來是跟手機在談戀愛。

 

    「忙完了嗎?」

 

    「嗯,我晚上沒…」不等鄭秀妍說完話,電話那頭的金泰妍就急著插嘴。

 

    「我在妳公司樓下,妳下來一下。」

 

    「樓下?」鄭秀妍望落地窗一看,還真的看到金泰妍的跑車停在馬路邊。

 

    「嗯,記的帶一下妳的小包包。」金泰妍想到甚麼似的說著,鄭秀妍覺得她很奇怪,沒多說,把隨身帶著的錢包跟手機的提包拿起,往樓下去。

 

    來到樓下,鄭秀妍往金泰妍的車子走進,看了四周確定沒有人關注,她才進了副駕駛坐。

 

    「妳找我?」鄭秀妍不懂金泰妍為甚麼不上去,非要自己下來。

 

    金泰妍看了看錶,對鄭秀妍勾起笑,丟了一副墨鏡給她,打了檔、油門一催,在鄭秀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間點,開離了鄭氏的大樓。

 

    「金泰妍!?」鄭秀妍還沒繫安全帶,有些緊張的扶住把手:「妳在做甚麼?」

 

    「擄人。」金泰妍同樣帶起墨鏡,要鄭秀妍把安全帶給繫好。

 

    「妳沒告訴我要去哪裡。」鄭秀妍知道這樣不安全,雖然疑惑還是先把安全帶繫好,坐穩了才問。

 

    「坐飛機。」

 

    「什麼?」鄭秀妍以為金泰妍在開玩笑,卻在沒多久後開始發覺金泰妍真的是開著車往仁川國際機場,車子已經駛上高速公路,她驚吼:「我現在沒空!我晚上還有秦氏的聚會要參加!」

 

    「真是不巧,可惜了。」金泰妍壓緊油門速度:「真怕趕不上飛機,我好像太晚去接妳了。」

 

    「金泰妍!」鄭秀妍覺得金泰妍太過瘋狂了,重點是自己大忙人,根本沒有時間陪她這樣玩啊,她拿起自己的手機要撥打電話給秘書。

 

    「妳隨便放我在一個地方下沒關係,我請人在來接我,妳如果要出國我不會阻止妳,妳的宣傳期結束,本來就可以休假,但是我…」

 

    電話還沒有撥通,金泰妍就把她的電話抓過去,車子還因為這樣有些不穩,讓鄭秀妍抓狂的尖叫。

 

    「妳真的很不乖,不該妨礙我開車…」金泰妍聽到久違的叫聲,有些想笑。

 

    「那就快放我下車!金泰妍!」

 

    「我不是妳部下,為什麼要聽妳的?」金泰妍撇著嘴對鄭秀妍笑,算是回敬之前鄭秀妍對她說自己像他部下的事。

 

    金泰妍的車速不算慢,很快就到達了機場,鄭秀妍看著她熟練的停好車子,本來正要開口,卻看到金泰妍把自己跟她的安全帶都給解開,然後跨過排檔桿跨坐在自己身上。

 

    「妳…做甚麼?這裡是停車場!」鄭秀妍萬年冰冷的表情有些小崩潰,臉上開始泛起小小的紅暈,因為金泰妍竟然在扯她的衣服。

 

    「噓!小寶貝乖~」金泰妍俯下身子,吻住鄭秀妍的唇舌,一邊勾纏著,一手把鄭秀妍的正裝外套扣子跟窄裙的側扣拉鍊拉開,往下用力一扯。

 

    「唔!!」鄭秀妍想要阻止她,卻發現副駕駛坐得空位太小了,怎樣都無法阻止,而且金泰妍又突然把椅子放平,她驚吼全被金泰妍吞入口中,兩個人都躺倒在車上。

 

    金泰妍看到鄭秀妍的臉通紅著,笑了,一隻手撩開了鄭秀妍的上衣往上掀,另一隻手在腿下把鄭秀妍的絲襪給拖了。

 

    「妳穿正裝搭飛機多不舒服,我幫妳換了。」

 

    等到金泰妍把鄭秀妍拉下車,鄭秀妍的衣服已經換成了跟金泰妍像是成對式的休閒裝,上身都是橫條紋的棉質上衣,下身是輕便的休閒褲。

 

    「妳臉好紅,小心等下有人以為妳喝酒太多,攔妳下來。」金泰妍摸了摸她的臉蛋,說著。

 

    「妳怪誰啊!」鄭秀妍低吼,換衣服就換衣服,說趕時間,竟然還在車上對她…她要不臉紅也很難。

 

    金泰妍從包包裡面拿出了壓舌帽,小心得把鄭秀妍的頭髮撥弄好再戴上,然後是墨鏡。

 

    鄭秀妍已經有些恍惚,剛剛在車上的〝運動〞實在讓她現在很難回神,只能隨著金泰妍的擺弄配合著。

 

    見一切都準備好,金泰妍牽握住鄭秀妍的手,拉著鄭秀妍進機場,至於要去哪裡一直到鄭秀妍看到金泰妍check in,才發現金泰妍要把她擄去哪裡。

 

    「Austria…?」鄭秀妍直到到了飛機上,現在都已經飛離了大韓民國本土都還有點反應不過來…

 

    「妳不知道那是哪裡嗎?」金泰妍坐在鄭秀妍旁邊,頭等艙不用怕別人打擾,她整個人都快要埋到鄭秀妍的肩窩去了。

 

    「不是不知道,但是為什麼要突然去奧地利?」鄭秀妍接著說:「我晚上還有聚會…」

 

    「妳喔…」都已經離開了,思緒還在工作上。

 

    「秀妍,我們去旅行吧!從大家眼前消失,不要讓任何人發現,就這樣從那些記者、媒體還有所有人面人間蒸發。」

 

    鄭秀妍奇怪的看著她,沒有反對金泰妍的意見,不過也是因為現在反對也來不及了,開口問:「妳怎麼了呢?突然有這種想法。」

 

    金泰妍看著她那已經卸下妝容的臉蛋,拉起飛機上給的毛毯蓋過頭,在黑暗中找到哪屬於鄭秀妍的唇跟香味,品嘗著。

 

    「只想對方就好!就這段日子,所有的責任都放下,我只想好好專注的愛妳,妳也要好好專注的愛我好不好,秀妍。」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