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兩個人在維也納國際機場下了飛機,金泰妍拉著鄭秀妍,兩個人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旅行的樣子,從機場轉車到市中心,然後轉搭火車到了金泰妍所訂定的目的地。

 

    Hallstatt(哈修塔特)位於奧地利湖區的小鎮,鄭秀妍知道這裡,以前有聽父母說過來這裡旅遊過,只是她不知道為什麼金泰妍明明國內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卻大老遠的跑來這裡度假。

 

    不過她很快就發現金泰妍的目的,一下火車出了車站,宜人的景色讓鄭秀妍深吸了一口湛涼的空氣,金泰妍對她一笑,伸出手牽住她的,帶她沿著手機上的地圖走著,

 

    進入小鎮,純樸的小鎮風光讓兩個人的心情暢然許多,這個被稱做為〝世界最美的湖畔城鎮〞,是屬於沒有明星光環,沒有世俗爭吵的兩人世界。

 

    金泰妍帶著她沿著小鎮一路往Hallstatt湖(Hallstatt See)西岸的村莊走去,她在哪裡訂了一家民宿。

 

    看著金泰妍跟民宿老闆check in,鄭秀妍好奇:「妳早就準備好了?」

 

    金泰妍拿了小木屋鑰匙,對她笑:「不然我敢帶妳來嗎?我的語文能力比妳還差。」為了弄這個,她纏了Tiffany跟崔秀英,弄到她兩快抓狂。

 

    鄭秀妍還是有點不敢置信,自從下飛機之後,金泰妍就把自己跟她的手機沒收了,所以她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得聽金泰妍安排。

 

    看著金泰妍牽著她手走在前方找屬於他們的木屋,鄭秀妍笑了。

 

    反正跟秦氏的宴會已經沒有辦法挽回了,自己必定得當這陣子媒體的話題對象,不過在這裡也聽不到,那就乾脆什麼都不想的跟著金泰妍一起玩玩吧!其實也不錯,很久沒有這樣了,安靜的聽著金泰妍的話,什麼都不管。

 

    很快就到達了兩個人這幾天要住的落腳處,五星級飯店兩個人沒有少住過,對於民宿自然比較有度假的感覺,所以考量過後,金泰妍選的是獨立式的小木屋。

 

    這裏的木屋分成很多小間,來的人不會很多,因為必須要包下一整間的小木妨,自然有很多人不會選擇這種昂貴的住處,雖然價錢不便宜,可是一分錢一分貨,還沒到她們自己的小木屋,路上的景色就已經讓她們驚嘆了。

 

一進到裏面鄭秀妍就喜歡上這個住處,木屋內有簡單的小廚房跟影音室,基本上就是一個簡單的別墅,臥房跟客廳用木板做成上下的閣樓,不管在臥房跟客廳都可以看到小木屋的大落地窗,而外在就是著名的Hallstatt湖(Hallstatt See),這裏的湖水清澈乾淨,冷天湖面上還有些碎冰,乍看之下很像一面鏡子。

 

    「漂亮吧!」金泰妍對她笑,看著衣櫃裏面已經有了事先請民宿老闆買好的衣些休閒衣飾。

 

    「這裏民宿老闆人很好,我們可以好好的度個假,小木屋也事獨立的,不用擔心被打擾。」

 

    鄭秀妍點頭,兩個人換了套簡單的衣服,稍做整理,就到了小鎮開始覓食。

 

    小鎮的建築多為德奧傳統的建築,走在路上,看到居民家裏的陳設跟韓國的差異,讓她們兩個短短的一點路程,花了很多的時間。

 

    在小鎮吃了簡單的熱狗,金泰妍帶鄭秀妍去了湖區,跟從小木屋看到又是不一樣的風景。

 

    金泰妍拿著手機,沿路對著秀妍拍照,還摟著她一起合拍,原本鄭秀妍還有些驚訝金泰妍的開放,最後看到小鎮上根本沒有人認識她們,也就漸漸放開了笑容。

 

Hallstatt村鎮不是很大,但隨著環湖而建的步道走起來也花了兩個人好一些時間,路上,金泰妍把看到好風景跟鄭秀妍隨時拍下來,走在鄭秀妍後面看著她久違的放鬆。

 

    「泰妍!快看這個!」鄭秀妍看著手中剛剛被民宿老闆塞進的麵包屑,明白過來是要給Hallstatt湖中的天鵝吃,看著它們全圍著自己游過來,鄭秀妍展顏開心的笑了。

 

    金泰妍跟著蹲在她身邊,看著鄭秀妍被天鵝群們包圍,此刻兩個人好像置身在仙境一般。

 

    「妳看它們,好美喔!」鄭秀妍笑的像是個孩子一樣,手上的麵包屑一點點被吃掉,有些癢癢的。

 

    「對阿。」金泰妍恍惚的說著,眼神不是看著天鵝,而是注視著鄭秀妍。

 

    其實鄭秀妍沒有變很多的,那語氣、笑容,都是她所愛的…不,就算有變,她也還是很愛。

 

    「是叫妳看它們,不是看我。」鄭秀妍好一會轉頭,看著金泰妍對自己的定神著,好像的調侃。

 

    「我比較想看妳,妳更美!」金泰妍說完,伸過身子對鄭秀妍淺淺的ㄧ吻,冷天顯得這個吻更溫暖了。

 

    鄭秀妍看著她,好一會才推開她。

 

    「傻瓜!」

 

 

 

 

    兩個人晚上在鎮上吃完東西,就回到了住處,民宿老闆提供了簡單的紅酒跟食物,用竹籃要她們提回小木屋,可以在這幾天好好的放鬆。

 

    「是他人真的很好,還是妳真的花了很多錢?」從服務到態度,鄭秀妍覺得就好像是專門為兩人開設的貼切到一個難以相信的境界。

 

    金泰妍笑,牽著鄭秀妍的手捏了捏,有些自戀的說著:「那是因為我們兩個都太漂亮了!」

 

    「貧嘴!」

 

    「好吧!那是因為老婆妳太漂亮了!他想要泡妳。」金泰妍說完就被鄭秀妍打了。

 

    西方人比較於韓國保守的文化下,對於同性之間的情感比較不在乎,金泰妍在介紹鄭秀妍的時候,稱為Lover,得到的只是善意的微笑。

 

    兩個人打開竹籃,裏面擺放著紅酒、起司跟一些硬麵包,另外還有用保鮮盒裝起來的生牛排,可以搭配小木屋的廚房做料理。

 

    金泰妍在廚房擺弄的,過程中鄭秀妍看這裡沒有網路,晃了晃決定去視聽間看看影集。

 

    裏面有很多她喜歡的老舊電影,挑了一片撥放,她躺在那張軟沙發上看,沙發很寬敞,夠兩個人躺下都很有餘,所以等到金泰妍煎好牛排跟爐子上沸騰的蔬菜粥時,鄭秀妍早就在那大的像床的沙發上睡著了。

 

    金泰妍脫下圍裙,一支手撐在鄭秀妍的身旁,俯看著她,緩緩的沿著她的額、頰、頸脖摸著,最後撩起她的髮,落下細碎的吻,重覆剛剛的順序。

 

    「唔…?晚餐做好了?」鄭秀妍被金泰妍騷擾的睡不著,睜開眼睛矇朧的問,語氣有剛睡醒來的軟嫩,讓金泰妍起身吻住她的唇,伸出舌頭舔了舔對方的,懊惱的說。

 

    「老婆!是做好了,但是我現在突然想做別的事!」金泰妍說完,就開始騷鄭秀妍的癢,對方一向怕癢,這種習慣不會因為三年就改變,看到鄭秀妍捲縮在自己懷裏尖叫,金泰妍開始脫她的衣服,一邊繼續騷她的癢,讓鄭秀妍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金泰妍!金泰妍!呀!」鄭秀妍被逗弄到快喘不過去,幾乎是把金泰妍的名字用海豚音吼出,突然的騷癢停止,鄭秀妍還來不及喘口氣,就看到金泰妍已經把她剝光,正在換剝她自己的衣服。

 

    「妳…不是要吃飯嗎!!」鄭秀妍覺得自己到這裡以後就越來越常失控尖叫,這實在是不好得現象。

 

    金泰妍抱住她,感受兩個人赤裸的身子彼此貼合磨蹭,兩個人都發出羞人的輕嘆聲,金泰妍手往下柔弄著鄭秀妍敏感點,讓鄭秀妍要失聲輕喊。

 

    怕鄭秀妍冷了,金泰妍把披在沙發上面的長版大衣撈起,蓋在她們的身上,然後埋進鄭秀妍的上身啃吻著。

 

    鄭秀妍很快就被金泰妍勾起情慾,輕喘讓金泰妍進入她,上衣根本不夠兩個人蓋,更何況是劇烈動作著的兩人,等到兩人回神時,大衣早就滑到沙發邊了。

 

    「冷嗎?」金泰妍抱緊鄭秀妍,讓她融入自己的懷裡。

 

「金泰妍…妳…妳發情嗎?」鄭秀妍快被她弄昏,估計兩個人在這沙發上玩了有兩個多小時,她有那麼渴望自己嗎?

 

「就……」金泰妍看了看散落在周圍的內衣褲,也覺得自己有點瘋狂…

 

    金泰妍扶起她,反正這裏也沒有人看,直接抱著赤裸的鄭秀妍往浴室跑,鄭秀妍實在太瘦了,她在這裡的這段時間要幫她好好補補才可以。

 

    把她抱到浴池邊,金泰妍扭開水龍頭的開關,一邊伸手測試這水溫,見差不多才把鄭秀妍小心的放下去,然後自己也跨進去抱住對方。

 

    兩個人簡單的泡了澡,金泰妍先一步的出來,穿著浴袍回到廚房把那早就涼了的蔬菜粥重新加熱,等到盛盤時刻,鄭秀妍也穿著浴袍從浴室走了出來。

 

    「秀妍,幫我把沙發跟地上的衣服撿一撿,我等等拿去洗。」金泰妍在廚房喊著。

 

    鄭秀妍看到那狼藉的景象,耳根子又紅了:「我真的覺得妳帶我來這裡是滿足妳的獸慾的。」

 

    金泰妍看到她一邊撿一邊埋怨,笑了:「我可是讓妳好好休個假耶!」

 

    「但是妳讓我更累了。」

 

    「妳不也很享受?別小氣爭這些了,吃飯吧!」

 

    鄭秀妍嘟著嘴坐在椅子上,看起來很哀怨,金泰妍把粥盛放到她面前,看著她那表情笑了:「好久沒看到妳這樣對我了。」

 

    「什麼?」

 

    金泰妍指指她的嘴巴,說:「嘟嘴啊。」

 

    鄭秀妍拍開她的手,埋怨的說:「那是因為妳很久沒那麼無賴了。」

 

    「不好嗎?妳不是不喜歡我當妳部下那樣畢恭畢敬?嗯?」金泰妍把鄭秀妍的湯匙遞給她,隨即在她的臉上印上ㄧ個頰吻。

 

    「……」鄭秀妍接過湯匙,含了一口粥,看著金泰妍拉過原本跟她對坐的椅子到她旁邊,才開始擺弄自己的食物。

 

    「妳這樣挺好的。」直到好一會,鄭秀妍才這樣回應她。

 

    金泰妍知道她是在回應自己剛才的話,愣了一下才扯開笑,用湯匙敲敲她的碗:「乖,快點吃,等會我們去陽台看看夜景。」

 

    吃完飯後兩個人去到陽台上看星空,陽台的空間很大,是用木板隔出來的平台,兩個人拿著紅酒去外面,天氣已經很冷了,甚至開始有些下起小雪。

 

    「乾杯!!」金泰妍敲了敲鄭秀妍的杯子,小酌了一口,她們兩個都沒有好酒量跟好胃,所以只倒了一點助興。

 

    金泰妍看到鄭秀妍看著星空有些恍神,柔聲問:「想什麼呢?」

 

    鄭秀妍被金泰妍從後頭抱在懷裡,讓自己的身子放心的往後靠著,才開口:「想小時候的事情。」

 

    「小時候?」

 

    鄭秀妍點點頭,突然轉過頭看金泰妍,笑了:「想聽嗎?」

 

    金泰妍點頭,鄭秀妍想了想,有喝了口紅酒。

 

    「如果要說我小時候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或許就是家裡落地窗的夜景跟秀晶吧。」鄭秀妍緩緩的說。

 

    雖然她的父親跟母親都很寵愛她們,但是對於童年來講,她們其實過得很孤單,因為她出生的時候,父親剛在美國開設分公司,一切都還需要很多心力去顧,母親也是跟著父親一起打拼,所以鄭秀妍從小對於家的印象,就是很大很大,但是只有保姆阿姨跟那大大的落地窗。

 

    小時候的秀妍很冷淡,或許因為周圍都是國外人,相對自己這樣的黃種仁就比叫部被重視,甚至不被欺負就很好了,每天回到家就是那沒有親人的大空間,還有那一般人來到都會稱羨的落地窗風景。

 

    「現在想想,我之所以可以在演藝圈順利的活下來,甚至待了六年多,也是因為在國外的那些無視跟獨立,讓我不覺得有什麼吧。」只要不是自己在一的,無視掉就好。

 

    「那秀晶?」金泰妍沒有忘記鄭秀妍還有一項難忘的人物。

 

    「六歲那年,母親再度懷孕,我或許要慶幸,因為這樣,那一年母親蠻常待在家裡的,我很開心,那時候我不大清楚為什麼,直到一年後看到小小的秀晶,還有父親母親因為她而變得常回家,我才發現,原來不是因為我,是因為她,我妹妹。」

 

    對於當時的鄭秀妍,鄭秀晶是一個多餘的存在,瓜分掉父母親好不容易集中的注意力。

 

    「不過隨著秀晶長大,父母又因為工作忙碌而把我們兩個丟給保姆照顧,也是因為這樣,我跟秀晶的感情才會漸漸好起來…」鄭秀妍笑著。

 

    「秀晶她是陪我看落地窗夜景的那個忠實觀眾,會在家裡像個跟屁蟲一直年著我屁股後面,會在我被學校同學欺負的時候,擋在我前面,甚至說要保護我,最後還跑去學空手道…」

 

    泰妍聽著她說著,像是再陪她一起走過了那些一次一樣,她把鄭秀妍摟緊,兩個人在沒有音樂的情況下,像是跳舞一樣的漫步著…

 

    「然後大學那一年,我跟秀晶在逛百貨公司的時候,意外被星探相中,一開始注意到的是在一旁等我買衣服的秀晶,我回來的時候她拿著名片,說對方會在連絡她,後面那個星探知道她是鄭氏集團的二千金,特地到家裡找我們,那時候才看到我,要我也一起參加徵選。」

 

    沒想到原本玩玩得徵選上了,姊妹兩通知了父母親,對於她們的教育,父母一直都蠻開化的,看小孩有這方面的興趣,也就不多阻礙,還幫她們幫經濟公司打好招呼,只要她們不要亂玩就好。」

 

    「原來是這樣啊。」金泰妍點點頭,然後吻住鄭秀妍的唇:「妳跟妳妹還真的都沒有分開過。」

 

    鄭秀妍閉上眼睛承受著她的吻,好一會才喘息著道:「如果沒有這些,或許我今天就不會跟妳在這裡了。」

 

    金泰妍扯開笑,隨即說:「那我應該要謝謝她才行,原來秀晶她才是最大媒人。」

 

    兩個人因為屋子外面越夜越冷的低溫而進了屋子,圍著暖爐金泰妍找了件毛毯,裹住自己跟鄭秀妍,「真要謝,真的要好好謝謝允兒。」

 

    「怎麼說?」

 

    就在鄭秀妍還不解的時候,金泰妍拿出了一個絨布盒,要鄭秀妍把她打開。

 

    「這是…!」鄭秀妍拿起那曾經戴在她身上,跟金泰妍成對得對戒。

 

    鄭秀妍轉過身子,看著金泰妍對她笑,她搖著頭說著:「不可能啊…不可能,當年我在美國的時候,就把兩只戒指都丟掉了…」鄭秀妍想到了金泰妍脖子上的戒指,突然領悟了甚麼。

 

    「是允兒…寄還給妳的?」鄭秀妍拿起戒指,緩緩說著:「我以為她只寄了一只給妳。」

 

    「她是只寄了刻有妳名字的那一指給我,大概是要我好好記住傷害妳的痛,要讓妳的名字時時刻刻提醒我吧。」

 

    「那另一只…?」

 

    金泰妍笑了,看著鄭秀妍問:「那次妳吻允兒,她大概想要報復妳吧!」

 

    「什麼?」鄭秀妍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是兩個人剛相遇後沒多久金泰妍去酒吧找她的那次。

 

    「知道為什麼我一點都不相信林允兒跟妳有什麼嗎?」金泰妍點點鄭秀妍的鼻子:「妳被妳自己的妹妹賣了!」

 

    金泰妍在策畫這次旅行的時候,就打了通電話給允兒,為得就是要跟允兒把戒指要回來,如果要撿不可能指撿一只,她相信允兒一定把另一個保存起來了才是。

 

    『我早就還妳了!是妳自己太笨沒有發現!』電話那頭的林允兒好笑得回應道,有點想掛電話了。

 

    金泰妍不解,纏著林允兒問了好久,林允兒才大吼:『妳能有幾件從我這裡得到的東西啊!秀妍姊喝醉那天早上,我借妳得大衣妳到現在都沒有還我!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任何是我的東西在妳那了!』

 

    金泰妍恍悟,趕緊衝到衣櫃前打開尋找,一直被她遺忘而擺掛在小角邊,林允兒的大衣,左側的口袋有個絨布盒…

 

    『允兒…』

 

    『金泰妍,那時候我就下了賭,如果早上過去妳還在房間守著秀妍姐,我就會把這件大衣披到妳身上,不管你是不是發現…是該要物歸原主,留在我這裡,一點意義都沒有。』

 

林允兒本來也沒要賭,但是那時候她看到金泰妍掛著那指戒指,又聽到她接到了秀妍姐,而且還把秦禮趕回來,林允兒就覺得可以賭賭看。

 

    「所以…允兒她那時候,就把戒指還給妳了?」鄭秀妍不敢置信,林允兒比任何人都早看出,自己會跟金泰妍重新走在一起?

 

    難怪那時候允兒批外套在金泰妍身上時…還有後面跟自己抱怨被強吻時,表情那麼無奈…

 

    金泰妍點點頭,然後把戒指拿出絨布盒,緩緩得放到鄭秀妍的手上,輕輕的在上面吻了一下,推送到鄭秀妍的心口。

 

    「鄭秀妍。」金泰妍的語氣很溫柔,手心很溫暖,表情充滿著溫情。

 

    「我現在,把它還給妳,連著〝金泰妍〞,一起還給妳。」當那刻有金泰妍的名字戒指重新套入她的指間,鄭秀妍留下淚。

 

    「別再丟了,我也不會在要回來,我們可以吵架、可以爭執,但是不能再鬆開彼此,以前是因為懂得太少,愛得太快所以不懂得怎樣的保護是好的!現在不一樣了,懂得多了,愛得雖然緩慢,卻是長長久久。」

 

    「泰妍…」鄭秀妍感動著,看著金泰妍脖子上的戒指項鍊,「我…我現在變得很糟糕,就連秀晶看到我都會皺眉…我變的很注重利益…」

 

    「但對我,妳還是一樣,不是嗎?」金泰妍笑,緩緩撫摸著她的臉龐:「鄭秀妍很可愛,我很喜歡!當商人沒甚麼不好。」

 

    鄭秀妍看著泰妍,好一陣子才緩緩開口:「但是反而變成我讓妳變地下化了…妳不會沒有發現…現在得我…沒有多餘的心力…我…」她得保護的東西,還有責任更多了。

 

    她已經不是那個,以金泰妍為全部的Jessica了,金泰妍真的了解嗎?

 

    「我知道要妳完全接受我愛全部得妳很難,這也是我策畫這次旅程的原因啊,我會讓妳看到得!」金泰妍不常說這種話,紅了耳根,開口:「戒指…不急著要妳幫我現在戴上,我等妳放下不安,真心相信我愛妳,重新把我頸脖上的戒指戴到我的手上。」

 

    那晚金泰妍抱著鄭秀妍睡著,緊握的手不曾放開。

 

 

 

 

    接下來的幾天,兩個人都很愜意的過著,金泰妍早上習慣去慢跑,回來喜玩走就把還在熟睡中的鄭秀妍抱到陽台上的躺椅去,兩個人包裹著毛毯,享受冬陽,所以鄭秀妍總會在金泰妍的懷中醒來,然後迎接那耀眼的湖畔。

 

    兩個人是個懶人,幾乎都待在小木屋活動,鄭秀妍好久好久沒有好好睡上ㄧ覺,她都快忘記以前她是多麼嗜睡,三年來的工作讓她很淺眠。

 

    金泰妍知道這點,所以每天晚上睡前都會幫她按摩,倒杯熱牛奶給她,然後抱在懷裡拍哄,再金泰妍的懷中,鄭秀妍總是睡得很甜。

 

    不過會這麼愛睡,也是因為金泰妍因為怕打擾她的晚上睡眠,把兩人的〝晚間運動〞改成白天執行了。

 

    鄭秀妍覺得,整個度假過程,她大多都是躺著…不管累還是不累的活動。

 

    不過三天後金泰妍卻沒有像往常一樣等鄭秀妍醒來,一早就不見人影,鄭秀妍在小木屋的周圍找了一下,都沒有找到人,本來還擔心她是不是人生地不熟,迷路了,哪知道民宿老闆跟她說金泰妍在小鎮裡的教堂裡面,幫人唱聖歌。

 

    「我肚子快要餓死了,她跑去那裏做甚麼?」鄭秀妍不解,問了民宿老闆卻切位置,就往教堂出發。

 

    鎮上的教堂離民宿不遠,鄭秀妍很快就走到了,看著教堂的鐘聲敲盪著,鄭秀妍突然想到,明明這裡的教堂是個特色,金泰妍卻從沒拉她來看,直到現在已經在這裡待了幾天,她是第一次到這座教堂。

 

    推開木質大門,隨著她的動作,教堂裡面的鋼琴悠悠響起,那首旋律很輕快熟悉,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站在為數不多的村民前,隨著伴奏唱著。

 

사랑해 사랑해 세상누구보다 더

愛妳 我愛妳 這個世界上只要有妳

너하나만 있어주면 나는 행복해

我就會感到無比幸福

 

    「這是…?」鄭秀妍驚訝的看著金泰妍對她唱歌,全部人都好像在等她…

 

세상에 세상에 가장 빛나는 사람

這個世界 在這個世界 最耀眼的一個人

하늘이 준 오직 한사람

上天賜予的唯一的一個人

 

    「秀妍,我最要謝謝的,不是秀晶,也不是允兒喔!」金泰妍朝她走過來,一步ㄧ步。

 

    「謝謝妳當年選擇當藝人,回韓國。」

 

    오늘도 내일도 우리 사랑이대로

今天 明天 我們的愛情就這樣繼續下去吧

세상 모두 변한대도 우리안변해

就算世上的一切都會改變 我們的愛情也不會變

 

「謝謝妳當年走錯房間。

 

너에게 너에게 내가 약속하는 말

我對的約定

너만의 반쪽이 되줄께

我只會成為的另一半

 

    「謝謝妳接受我悶騷的個性,不厭其煩的接近我,讓我愛上,也愛上我。」

 

가슴 아프게 할 일 많게 하지마

雖然有很多會讓我心痛的事

상처주는 일 많게 하지마

也有很多讓我受傷的事

 

    「謝謝妳…讓我遇見妳,因為妳學會依賴,因為妳找到寄託,因為妳懂得痛…然後…」金泰妍勾起害羞的笑容:「謝謝妳的體諒…我愛妳!」

 

비온뒤에 땅이 굳어지듯

下過雨后 土地會更加的堅固

우리사랑도 그럴테니까

我們的愛情 也一定會這樣的吧

 

    「金泰妍…」鄭秀妍的眼眶都是淚水,看著金泰妍的輪廓都不清楚了,金泰妍身手擦掉她,站在上帝的前面…

 

    「妳知道我不大會表達,很多事情,我不說妳總是會懂,妳很聰明…但我也因為這樣,一直忘記要常常告訴妳,我愛妳。」

 

    「鄭秀妍,我愛妳,當妳是Jessica時接近我時,還有答應我跟我交往時,以及妳掛著鄭秀妍的身分回來,在我面前冷酷、哭、笑…一切的一切,我都愛。」

 

    「我以前一直覺得我們之間在溝通上有些隔閡,可能因為我們兩個的生活跟文化差異…所以很多事情沒告訴妳就擅自做決定,但是…這次我不會了…」金泰妍看了看大家,靠在鄭秀妍耳邊小聲說:「這裡沒有人知道我們是誰,也聽不懂我們說甚麼,我肉麻點…也甘願。」

 

    鄭秀妍笑開了,看著金泰妍把她的戒指項鍊拿下來,交在她的手上。

 

    「妳最近每天晨跑是因為這個?」

 

    「不然我哪那麼愛運動。」金泰妍回應得很自然。

 

    「彩排了幾次?」

 

    「這個跟妳說就不浪漫了。」

 

    「我幫你套上去,妳是不是就會結束旅程,我們就可以回韓國了?」

 

    金泰妍臉一垮,哀怨著:「鄭秀妍妳就只想著工作。」角色根本顛倒嘛!

 

    鄭秀妍含淚笑著,抓住金泰妍的手,哽咽著:「我以為我永遠不會有這一天了。」

 

    曾經她以為,她的人生裡面,再也不會有愛情了。

 

    「…傻瓜。」金泰妍心疼著,看著鄭秀妍低下頭,認真的幫她把戒指套入。

 

    「再來一次,就不會重蹈覆轍了…」鄭秀妍伸出手抱住金泰妍的脖子,埋入她的懷裡。

 

    「金泰妍…我愛妳!」這次,我敢說了。

 

    我相信妳。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