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兩個人結束了短暫的假期,回到國內後,鄭秀妍跟金泰妍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碌,因為金夏妍已經確定去上住宿學校,很多東西要準備跟補買,所以金泰妍找了天空閒的日子,帶著金夏妍去商場採買。

 

    「姐,不用買那些東西,那些宿舍會附…」金夏妍看著自己的提袋越來越多,有些煩悶了。

 

    買那麼多,她宿舍又不是一個人住,塞不下的。

 

    「是嗎?買著預備著不是比較好?」金泰妍一個一個拿起來挑選,若不是她的長相亮眼加上服飾上是流行服飾,此刻她的舉動真的有點像大媽。

 

    金夏妍無奈的看著金泰妍無止盡的選購,煩悶的滑開手機,準備找救星。

 

 

 

 

    鄭秀妍在sunshinee的總部開完會,回到辦公室就發現自己的手機再振動,點開來看,才發現是金夏妍的訊息。

 

    「姐姐好恐怖!再買下去我手會斷掉,秀妍姐快來救我!」讀完訊息,看到下面附上ㄧ張金夏妍偷偷拍攝泰妍選購的樣子,讓鄭秀妍這才反應過來。

 

    她覺得好笑,不過小姑的求救也總要管,看了一下手錶跟秘書確認好下午的行程,撥了通電話給金泰妍。

 

    在商場的金泰妍選購中拿起手機,一看是鄭秀妍來電,開心得把東西放下,接起電話。

 

    「怎麼有空打給我?」

 

    「妳們在哪裡?」怕金夏妍會被她姐姐唸,鄭秀妍假裝不知道的樣子詢問。

 

    「在商場啊…」金泰妍報了地址。

 

    鄭秀妍聽到後笑,「那是我們家開的商場,沒要經理給妳算便宜點?」

 

    金泰妍有些訝異,鄭氏旗下有很多相關企業,但是她沒有想到連這間有名的商場也是她們旗下,看著自己手上已經結帳的商品嘟嘴:「妳也說太晚了,早知道就跟妳請款。」

 

    而且要她怎麼跟經理說?難道說她是鄭秀妍的地下情人嗎?金泰妍怎麼覺得這像是情婦會要求的事。

 

    「妳不也賺很多錢?」鄭秀妍翻看著剛剛電話中特助送來的公文,簽了名遞給特助。

 

    「也沒妳多。」

 

    「妳在不平衡嗎?」鄭秀妍笑了,讓特助接過公文的手抖了一下,拿好的公文差點滑落。

 

    公司最近都在傳鄭秀妍有養男人,不然怎麼會跟多才多金又英俊非凡的秦氏大公子退婚,而且還消失了好一陣子,回來以後就會這樣…怪怪的。

 

    「一起吃飯吧,我開車過去找妳們。」鄭秀妍說完,等對方那頭掛了電話。

 

    「我今天後面的行程幫我推掉。」鄭秀妍想了下,還是全部推掉跟她們一起採買東西好了,起身跟特助要求,一邊拿起自己的車鑰匙跟包包。

 

    特助看著她離開的身影,心理的八卦因子都快要被自己的老闆給挑起。

 

    回來後,這樣無預警的推掉行程也變成常有的事情。

 

    果然有鬼。

 

 

 

 

    結果鄭秀妍開著車到了商場,準備一起跟泰妍她們吃飯,當她看到泰妍幫夏妍買的東西,不猶得笑了,難怪夏妍要像她求救。

 

    「妳也買太多了。」鄭秀妍給予評論,讓泰妍反駁。

 

    「可是她要去一個新環境,當然要多準備一些啊。」金泰妍開始發揮大媽性格的喋喋不休,幾乎快要把在場兩位的耳朵給騷擾到抓狂。

 

    「但那些我可以去那裏再買…」夏妍反駁…

 

    「妳到時候一定會說要自己打工買對吧!我先幫妳買妳就不用費心在這上面。」金泰妍早就知道金夏妍那彆扭的個性,繼續購物。

 

    金夏妍看到金泰妍竟然連腳踏車店都跑去詢問,似乎想要幫她找一輛好騎又亮眼的自行車。

 

    「姐姐妳夠了!!我就說我不要買了嘛!」金夏妍怒吼,在泰姸要結帳前。

 

    「夏妍…」金泰妍那一副〝我倒底做錯甚麼?〞的臉,讓金夏妍更加生氣。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真是夠了!」金夏妍轉過身子,一眼就看到剛剛在一旁看商品的鄭秀妍,此刻也看著她,讓她的耳根子一下子就紅了。

 

    真丟臉…讓秀妍姐看到了!金夏妍的心聲幾乎已經展現在她臉上,但很快她就用話帶過。「秀妍姐妳也管管姐她啦!這樣要我怎麼帶過去,同學一定都會覺得我很奇怪…」

 

    鄭秀妍看到金泰妍跟金夏妍同時看她,心裡暗自嘆了一口氣,幾番考量後才開口:「泰妍,別買了,我肚子餓了。」

 

    反正…老公可以回家哄,現在先安撫小姑的好。

 

    鄭秀妍的這句話算是給這場購物之旅話上句點,金泰妍雖然委屈,但是還是乖乖的聽她的話把要遞出的信用卡給縮了回來,在場應該就是那個快要入手帳單的自行車店老闆最哀怨。

 

之後,三個人一起到附近的高級餐廳吃飯,金夏妍一直覺得這樣很浪費,有時候不想要跟金泰妍出來吃飯也是因為這樣。

 

    「妳為什麼就不喜歡我照顧妳呢?」金泰妍覺得自己的妹妹越長大越猜不透,對自己客氣的像是外人一樣。

 

    「我沒有不喜歡姐姐照顧我,但是我也有些能力了,我不想永遠都活在姐姐的背後,連跟妳們好好談事情的權利都沒有。」

 

    「跟我們?」金泰妍看了一眼剛把菜單遞還給服務生的鄭秀妍,鄭秀妍也用眼神跟她示意她猜不到,金泰妍好一會才笑:「妳要跟我們討論什麼?」

 

    「如果那時候我也有能力保護妳的話,是不是媽媽就不會那麼難過想不開了?」金夏妍突然的話讓金泰妍錯愕,臉色有些蒼白…

 

    她沒想到,金夏妍會說這個。

 

    「這不是不能談的話題,姐…妳們…我是說姐姐妳們…在演藝圈的無奈我知道,我不希望我只是坐著等待那些結果跟好處讓你們準備好給我,我也想要好好的生存著。」

 

    夏妍的眼神雖然還有些稚氣,但是那眸光裡面散發出來的光芒,讓金泰妍有些啞口。

 

    什麼時候,夏妍這樣想了…?

 

「我總接受著妳們努力過來的結果,但那些是妳們花了心思、時間跟其他很多很多換來的。

就拿現在在這裡吃飯的這件事情來說吧,姐姐妳們也是靠自己努力,才可以在這種有隱蔽性、高單價消費的地方來維持自己的隱私,這些不是我努力來的,但我卻跟妳們一同分享。」

 

    金夏妍想說的…那不是她的生活,明星的生活。

 

小時候或許只是覺得新奇,覺得有趣…甚至偶有埋怨…但是越長大越覺得,自己的姐姐到底是個藝人,再重視隱私也還是藝人。

 

    自己的姐姐是明星,也讓家裡變得比較穩定跟富裕,長期下來讓她跟母親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也是姐姐理所當然的奉獻…

 

    明明那些都是姐姐辛苦賺的錢,卻每次都讓姐姐買自己的東西買得很理所當然。

 

    但那些理所當然…卻在母親死後,看到姐姐行屍走肉的生活後,不那麼理所當然了。

 

    金夏妍甚至會開始想…姐姐或許沒有她們這些〝理所當然〞會更快樂些。

 

    意識到這些,看到金泰妍每次對她的寵溺跟付出就讓她很不舒服…

 

「我不想要自己被寵壞,我想要試試看脫離姐姐保護的環境。」就因為一直活在這種生活裡,所以夏妍她不甘心。

 

坐在金泰妍的高級跑車、陪著金泰妍一起被粉絲追、就連吃飯也跟著她一起吃高級餐廳…金夏妍她,想要看看〝普通〞的生活是怎樣的,因為她生活從來都不普通。

 

    「脫離我…?」金泰妍因為那句話有些受傷,雖然夏妍沒那意思。

 

    夏妍看著金泰妍那可憐的表情,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她不是有惡意的啊…

 

    氣氛因為這樣有些僵硬,直到鄭秀妍開口。

 

    「妳就別再讓夏妍放不下心了,妳一直這樣擔心她,她很難好好離開。」鄭秀妍這句算是今天見面以來最長的一句話,讓金泰妍有些氣悶的看她。

 

    「但…她是我妹妹…」

 

    「可是她也是一個獨力的個體,妳早晚都要讓她獨力。」

 

    「但不是現在啊,她現在還那麼小!」

 

    「妳跟她永遠都有年齡差,妳不能用妳的視角去定義她,這樣對她不公平。」

 

    「但是我是她姐姐!妳不懂我擔心的…」

 

    「我怎麼會不懂?我也同樣有秀晶…」

 

    兩個人這樣妳一句、我一句,雖然沒有太大的爭吵聲,但是卻有些對立了,金夏妍看著兩個人有些緊張,不會因為自己最後表示意見,然後讓兩個姐姐大吵一架吧…

 

    她可不想在忍受那個沒有秀妍姐在身邊的金泰妍,整個像個空殼。

 

    沒想到她才剛想完,鄭秀妍就突然起身往金泰妍的唇邊一吻,雖然很輕、雖然這裡是包廂,但是這種場和、這種氣氛……

 

吻完,除了鄭秀妍以外的兩個人都靜止了。

 

    「我覺得我們快要吵起來了,這樣不好,泰妍。」鄭秀妍的聲調突然恢復了理性,金泰妍怔愣了會,才點點頭:「抱歉…剛剛失控了。」

 

    鄭秀妍把金泰妍嘴邊因為自己的吻而有的口紅印,用姆指抹了抹,不過好像不見成效,嘆口氣。

 

    「沒關係,來…擦擦嘴。」鄭秀妍遞了張濕紙巾給她,然後坐回她座位,然後金夏妍就看到鄭秀妍又回復那一貫的優雅,而金泰妍安靜的擦著嘴巴。

 

    她們個性很另類就算了…吵架模式也要這樣另類嗎?

 

 

 

 

    結果三個人沒有在買下去,因為鄭秀妍跟夏妍都沒有興趣,金泰妍自然也沒有辦法說些甚麼…

 

    往停車場走的路上,鄭秀妍看到了麵包店的麵包,跟她們說要進去買點麵包就進去了。

 

    在裡面的鄭秀妍看了眼在外面的兩姊妹,緩緩勾起笑。

 

    讓她們兩個人單獨相處說話,或許比較好吧。

 

    「姐姐!」金夏妍伸手招她過來,泰妍看著秀妍還在彎身選要買的麵包,走了過去。

 

    「這個好漂亮對不對?」金夏妍指著飾品店裡,一個碎鑽項鍊,雖然小巧卻製作的非常精緻。

 

    「要不要買來送給秀妍姐。」

 

    「買給她?」

 

    金夏妍看到金泰妍那樣的反應皺起眉:「這麼不懂情調,秀妍姐那麼忙還因為一通電話就被我們叫過來,妳不買點東西送給她?」

 

    金泰妍看著項鍊,想想也是,姊妹兩進了飾品店挑選,看著夏妍認真的樣子,金泰妍在店員拿東西去結帳的時候問她。

 

    「怎麼突然想道要我送妳秀妍姐禮物?」

 

    「姐姐妳也太不會想了!」金夏妍瞪她。

 

    「我不會想?」金泰妍這可懵了,她哪裡不會想?

 

    「妳看妳跟秀妍姐回來後,就一直在忙我學校的事,最近也都待在家裡不去找她,秀妍姐工作忙,難不成妳希望她來找妳?妳也太忽略她了!」

 

    「…我們有通電話。」金泰妍怎麼覺得自己像是被她妹妹唸了。

 

    「通電話也只是電話啊!跟見到本人不一樣,妳看秀妍姐收道我訊息就來了,可見她一定也很想見妳不是嗎?」金夏妍看了看個著櫥窗的鄭秀妍,說:「我想秀妍姐也很怕孤單吧。」

 

    金泰妍順著她的視線看著還在挑麵包的鄭秀妍,沉默著。

 

    「當年是妳拋棄她的,妳應該要多注意她一點啊。」金夏妍推了推金泰妍,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夏妍,妳都不會怪我嗎?」

 

    「怪?」夏妍轉過頭,疑惑的看著金泰妍。

 

    金泰妍有些侷促,這一直是她重新跟鄭秀妍交往後,一直不敢問的問題。

 

    「我跟秀妍她,重新在一起,不管妳心裡是不是有過一絲絲或是一個念頭,難道不怪我們的決定嗎?」金泰妍抿抿唇:「我知道,媽媽那件事當年也讓妳討厭過我,不是嗎?」

 

    金夏妍想了想,才慢慢的開口:「或許討厭過,在妳跟秀妍姐剛分開那段時間,我討厭過。」

 

    「媽媽的死,老實說現在在想想,我沒有那麼難過了。」姐姐跟秀妍姐都很體貼,她們知道自己的心情,所以重新交往後對於她總是小心翼翼,也沒有要她接受甚麼,很多時候…她覺得自己其實沒有姊姊她們想的那麼難過。

 

    「媽媽她,不也是希望妳可以很幸福?我也是,姐姐一直對於家庭的付出,讓我跟媽媽都在不知不覺間,把它當作理所當然,然後跟妳抱怨東抱怨西,讓妳的壓力很大吧…」夏妍眼神直視著泰妍,緩緩道。

 

    「對不起,當年的我甚麼都沒有幫到妳,在姐姐妳痛苦時、在媽媽死時,在妳為了秀妍姐消失難過時,我都只會在一旁看,我一直…很想要在離開妳前說這句話。」

 

    「夏妍…」金泰妍感動的看著金夏妍…或許,這是她一直跨不過去的坎吧,對於金夏妍得愧疚,讓金泰妍的心裡過的很痛苦,金夏妍能主動跟她說這樣的話,是她一直不敢奢望的。

 

    「姐,妳該要有自己的生活,不應該一直想著怎麼顧我,妳…只是我姐姐啊,現在我只希望妳,可以好好的跟秀妍姐在一起,而不用顧慮我。」

 

    金夏妍的話,讓她一直忘不了,就連載著三個人回到住處,金泰妍都還在想。

 

 

 

 

    「想甚麼呢?這麼專心。」鄭秀妍搖了搖她,讓金泰妍回神,然後笑著開口:「到家了,下車吧。」

 

    金泰妍這才反應過來,因為把夏妍送回住處後,那小妮子竟然就把她趕出家門了,說甚麼每天跟秀妍她打電話都不會覺得耳朵疼啊之類的,所以要她跟鄭秀妍回去。

 

    「我發覺我妹妹她好像太早熟了。」金泰妍在回到鄭秀妍住處,就在鄭秀妍進臥房換好衣服出來後,把她抱到懷裡窩到沙發上。

 

    「是蠻早熟的。」鄭秀妍不反對金泰妍的論點,從金夏妍的言論看來,以一個國三的孩子,是真的想太多了。

 

    「我擔心…她不是真的可以接受我們。」金泰妍不避諱的說,皺起眉把鄭秀妍抱更緊:「我怕她只是怕我們難過所以選擇遠離我。」

 

    鄭秀妍轉過身子,雙手捧上金泰妍的臉龐,柔了目光:「泰妍是個溫柔的人。」

 

    所以擔心夏妍的勉強,擔心夏妍會想太多,擔心夏妍沒那麼理智。

 

「但是溫柔,也包含著對於對方的信任不是嗎?」鄭秀妍親親金泰妍的臉龐,緩緩道:「妳要相信夏妍,她很愛妳,離開妳,絕對不是因為妳想的那些,妳要相信她才對。」

 

    鄭秀妍揉了揉金泰妍的臉,笑著:「妳根本是想太多!」

 

    金泰妍窩進鄭秀妍的懷裡,想要躲開鄭秀妍的攻擊,「夏妍說,我只是她的姐姐,或許我一直管她讓她有很大的壓力吧。」

 

    「其實,讓她脫離妳,去適應團體生活,也沒什麼不好啊。」鄭秀妍怕泰妍會覺得她這樣說有失考量,接著說:「當然,只要夏妍想要回來,妳也很歡迎,但是在這之前,妳應該要想想,妳不可能永遠都照顧她,她也有自己的生活跟思想,將來也會遇到她喜歡的人。」

 

    泰妍埋在她的懷裡不動了,好一陣子都沒發生,鄭秀妍低下頭看她,拍拍她的臉蛋:「失落了?」

 

    「嗯…讓我適應一下吧,我懂妳們說的。」金泰妍嘆氣,試著放寬心。

 

某方面來說,金泰妍或許真的很常扮演夏妍〝母親〞這塊的角色,現在夏妍說要自己生活,要她當〝姐姐〞,她反而不習慣了。

 

    泰妍想到甚麼,在自己口袋裡面摸了摸,然後起身看著鄭秀妍,「送給妳的。」

 

    鄭秀妍低下頭,看著金泰妍手中的絨布盒,緩緩的打開:「好漂亮的項鍊。」

 

    看著對方喜愛的側臉,金泰妍親親的吻著對方的頰側:「喜歡就好,夏妍她也有幫忙挑。」

 

    鄭秀妍轉過頭,好笑得看她:「是她要妳送我的?」也是,金泰妍不像是沒事會突然買東西送她的人。

 

    「…這種是不重要。」金泰妍彆扭了,錢還是她出的,不算是完全是夏妍要她送的吧。

 

    「幫我跟她說…我很感謝她。」鄭秀妍看著項鍊,緩緩道。

 

    「如果我們兩個當初都在成熟一點,不會讓夏妍這麼小就失去母親…」鄭秀妍還是有些愧疚,對於金夏妍…還有泰妍她。

 

    「…我幫妳戴上。」金泰妍拿起項鍊,幫她帶到脖子上。

 

    看著鄭秀妍撩起頭髮,露出後面白皙的頸脖,金泰妍柔了目光…鄭秀妍,好美。

 

    「扣好了嗎?」鄭秀妍看金泰妍在她身後一直不出聲,問著。

 

    金泰妍點點頭,然後從後抱住她,低頭吻住鄭秀妍的唇,緩緩的啃吻著。

 

    「唔…」鄭秀妍小小的推了幾下,就放棄了,她本來好幾天沒有好好跟金泰妍溫存了,也會想…

 

    兩個人火速得把衣服給脫了,在客廳金泰妍就進入了鄭秀妍一次,喘息聲充斥著整間屋子,鄭秀妍癱軟在沙發上面,任金泰妍親吻著她的頸脖。

 

    「寶貝,我們進房間。」金泰妍說完抱起鄭秀妍,把她放到臥房床上。

 

    「我還沒洗澡…啊…」鄭秀妍沒說完話,就看到金泰妍已經再次埋進她的胸脯,舔吻著那敏感的點。

 

    金泰妍被那軟聲嬌喊給失了理智,抱緊鄭秀妍又讓她一次巔峰,然後倒在塌身上喘氣。

 

    「妳…妳剛剛不是還在煩妳妹妹的事嗎?怎麼…突然就…」鄭秀妍已經說不出完整字句,金泰妍把她壓得好重:「妳好重喔!」

 

    泰妍爬起身子,笑著吻住鄭秀妍的唇,然後有把她抱到浴室裡面去洗澡,打開蓮蓬頭,先把兩個人都弄濕了,然後擠了沐浴乳幫鄭秀妍跟自己塗上。

 

    嗯…所以在浴室裡面,泰妍又要了她一次。

 

    等到兩個人都回到床上,鄭秀妍早就不醒人事了,疲憊的被泰妍抱進懷裡。

 

    「秀妍。」泰妍一邊說,一邊親著她的臉頰、額頭、耳朵。

 

    「嗯…?」

 

    泰妍看著她那快睡著的臉,抱緊了這重新回到她身邊的愛。

 

    「我跟夏妍,都沒有怪妳,當年不是任何人的錯。」

 

    金泰妍知道,她們兩個需要時間好好的把那些〝過去〞放下,強求不了。

 

    「……」

 

    「我會這樣去相信,所以妳也是,好嗎?」泰妍把頭埋進她得肩窩,緩聲道:「這次,我們一起…。」

 

    一起去學會相信,一起去改變。

 

    不會再是一個人。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