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第九十五章

 

    習慣一早起來那個人睡在身邊…

    習慣加班到過了時間會看到關新簡訊跟未接來電…

    習慣對方在買東西時總是會習慣買兩個,她一個、自己一個…

    習慣在天氣冷時,會有人在自己在書房專心處理公事時,自己批上外套…

 

    「別冷著了,我會擔心。」俐落的話語,穩重的聲調,配上她的柔情…

 

    習慣、習慣…

 

    「Jessi…聽到我在叫妳沒?」看到眼前揮動的手,鄭秀妍回過神,看著此刻正在自己辦公室裡面找她調侃的Tiffany,皺起眉。

 

    「不要把我當傻瓜,我當然有聽到。」鄭秀妍覺得自己會被Tiffany這女人黏的死死的真的是一件很莫名的原因。

 

    明明這個女人原本喜歡的是自己現在的戀人,她們兩個曾經也不算是多要好,說的難聽一點,甚至可以說是情敵,她跟金泰妍會分手,對方也多少被拉進來攪和,怎麼現在…

 

    「那妳快幫我想想辦法嘛!我都不知道我要怎麼辦了~~~」Tiffany繞過辦公桌抓著鄭秀妍的手臂晃啊晃的,她嗓門本來就大,現在湊到耳邊來了,讓鄭秀妍覺得她好吵。

 

    「妳為什麼不去求金泰妍幫忙?這件事本來就跟她有關,妳問我有什麼用?」想要把Tiffany的手給挪開,哪知道對方抱得很緊,鄭秀妍有些抓狂得清吼:「不要黏我那麼緊!好熱!」

 

    Tiffany自從從她家裡搬離以後,反而開始在平常時間頻繁的找鄭秀妍,上班的時候,或是鄭秀妍到sunshinee巡視的時候,鄭秀妍不懂,為甚麼她換成黏自己了?

 

    「因為我喜歡妳啊!」Tiffany曾經大辣辣的在她面前這樣說著,鄭秀妍聽到只愣了一秒,就懶懶的回應:「so…?」換來Tiffany一陣暴風英文怒吼,說自己不懂她的真心之類的。

 

    跟她相處,鄭秀妍覺得有點有趣,卻也覺得詭異的很神奇,她們兩個的個性可以說是南轅北轍,怎麼可以這樣勾搭上…

 

   「總之Jessi…妳幫幫我嘛,幫我問問看DAEDAE看看,妳出馬說話她一定會聽,是老婆又是總裁的指示…」

 

    鄭秀妍覺得她向是蜜蜂一樣不停的嗡,根本不是什麼她是泰妍的戀人,而是Tiffany知道這件事情泰妍聽到一定會削她一頓,說不定會唸她唸很久。

 

    「怕被她罵就不要答應製作人這件事不就好了?」鄭秀妍覺得Tiffany真的很可愛,直到一下子就被製作人激到亂答應事情…

 

    這次Tiffany要出新的專輯,裡面為了要想新的噱頭,製作人問Tiffany可不可以請的動一向都不幫人寫歌的金泰妍幫忙參與歌曲製作。

 

    要知道,金泰妍從三年前成功轉型成創作音樂人以後,就不再幫人寫歌,也不再找人合作了,她唱的歌都是自己創作,也不會隨便把自己的創作給別人,在音樂界已經到了被人稱做〝創作潔癖〞的地步。

 

    所以Tiffany衝動之下答應的事情,卻讓自己陷入兩難,她明明就知道泰妍因為當年的情傷所留下來的特殊習慣,這次卻要觸碰。

 

    泰妍她…因為當年那些事情,變得不喜歡演藝圈過多的迎合,這幾年也已經徹底洗掉當年第一線偶像的光環,那些言論噱頭,還有媒體的騷擾,讓她在三年前鄭秀妍消失時,差點有了離開演藝圈的唸頭,所以…要讓她參與自己專輯,在次暴露在〝第一線偶像〞的位置,泰妍不可能會答應。

 

    「Jessi…妳真的要幫幫我啦!妳也說她會罵我,所以我說沒有用啊,DAEDAE她從來都不會罵妳,妳就幫我問問看嘛!」

 

    後面鄭秀妍被她弄得煩了,只好勉強接受,說會幫她問問看,Tiffany知道後很開心,在鄭秀妍臉上偷了一個香吻,然後緊緊的給了一個大擁抱。

 

    哪知道世上總是有很巧的事情,金泰妍就這麼剛好這時候來找鄭秀妍,又這麼剛好秘書不在座位上,讓她直接推門而入。

 

    所以…情況是?

 

 

 

 

    「為什麼這件事情她是找妳不是找我啊?」金泰妍悶悶的開著車子,看著副駕駛座的鄭秀妍,把濕紙巾遞給鄭秀妍:「臉頰,還有口紅印!」

 

    鄭秀妍聽到後無奈的把濕紙巾抽出一張,翻開化裝鏡開始擦乾淨,心裡念Tiffany那傢伙為什麼親她也不先把口紅化淡點。

 

    「所以妳答應她了?」金泰妍悶悶的臉真的讓鄭秀妍很想笑,真的那麼嚴重嗎?

 

    「我不懂妳為什麼一定要堅持這些,我認為這樣…也不錯。」鄭秀妍做為老闆,這項計畫可以一次讓兩個公司內部人捧紅,自然不會太反對。

 

    「我不喜歡。」金泰妍的話讓鄭秀妍有些驚訝,這不像是她會說的話。

 

    「妳要我接是嗎?」金泰妍車子停著等紅燈的空檔時間,側過頭看著鄭秀妍,緩緩道:「妳知道如果是妳要求,我不會拒絕。」

 

    但絕對不是她自己心甘情願,鄭秀妍知道。

 

    「…我會考量後再決定,給我點時間。」結果,鄭秀妍是這樣說的,她知道,金泰妍說不想,是真的不想。

 

    如果只是要她遷就自己,那自己必須得先衡量過,這份遷就是不是真的有必要。

 

    金泰妍看著她點點頭,放鬆了點表情對鄭秀妍笑,傾身親了她臉頰一下:「抱歉剛剛太嚴肅了,等我忙完我們去吃飯好嗎?」

 

    說完綠燈也亮了,金泰妍重新回到座位上專心的開車。

 

    兩個人先到了sinshinee一趟,金泰妍因為要去看之前錄製的曲子的一些問題,所以要鄭秀妍陪她來,今天鄭秀妍沒事,剛好也可以當作是來巡視一下sunshinee的情況。

 

    金泰妍先下車,讓鄭秀妍先在車子上面等一會再下車,同時進去難免會怕有耳語,雖然鄭秀妍覺得現在自己的身份有耳語也沒差,不過金泰妍還是比較小心,覺得能省下的麻煩還是多注意點好。

 

    鄭秀妍在等待的期間接到了家裡電話,是鄭秀晶打給她的,原本還以為又是要跟她抱怨金泰妍跟自己復合的事情,結果沒想到…

 

    「要我回家一趟?」鄭秀妍看了下手錶,「今天嗎?爸怎麼突然要我回家吃晚飯了?」

 

    「我哪知道啊!他快煩死我了!最近一直催我打電話給妳,我能幫妳脫到今天已經很不容易了。」鄭秀晶在電話那頭的語氣聽起來很不甘願,不過卻讓鄭秀妍抓到馬腳。

 

    看來鄭秀晶也慢慢再接受金泰妍,不然怎麼會幫她擋爸爸的飯局?真要說起來,鄭秀晶真的是比她還要標準的嘴硬心軟,她根本沒她想像中討厭金泰妍,只是她自己沒發現而以。

 

    「我知道了,我會回去的。」鄭秀妍想想等等可能要跟泰妍說抱歉了,自己要失飯約了,剛剛才讓她因為自己挺Tiffany而失落不愉快,現在又不陪她吃飯,看來她家小狗要委屈了。

 

    「爸說把她一起帶回來。」鄭秀晶補了這一句,顯然鄭秀妍剛剛的論調有點小小被推翻。

 

    鄭秀晶根本不是為金泰妍著想,只是不想要見到金泰妍才一直幫忙拖延而已…

 

 

 

 

    「這裡跟我之前要求的不一樣,我不需要這段加進去…」金泰妍皺著眉,跟製作討論著,完全沒有注意到鄭秀妍已經進來了。

 

    鄭秀妍三年後老實說沒有太多時間看到金泰妍工作的樣子,今天算是難得的機會,當她走進錄音室看到金泰妍拿著稿子跟製作人討論的樣子,那容貌讓她想起當年深深吸引她的…金泰妍專注工作的樣子。

 

    金泰妍沒怎麼變…不,應該說變得更加厲害且成熟了,跟人對談的感覺非常有老一輩音樂人的氣魄,很堅持自己音樂的風格,在很多人聽來已經很完美的作品,卻還是被她嚴格的訂正,她的風格不能迎和,也不能浮誇,是屬於金泰妍的嚴謹。

 

    鄭秀妍靠在牆邊注視著她,有幾個工作人員認出她本來想要跟她打招呼,卻被她制止了,她想好好看著三年來蛻變到現在韓國音樂界為之景仰最年輕的優秀作曲家,金泰妍。

 

    她都快要忘記了,自己曾經跟她在同一個位置,曾經跟她是對手…

 

    那些,真的存在過嗎?

 

 

 

 

    「來了怎麼不叫我呢?」金泰妍討論到一個段落,被助理暗示著,回過頭看著鄭秀妍看著她發起呆了,好笑的上前拍拍她。

 

    大家也都跟鄭秀妍點頭問好,畢竟…老闆親自來探查,總是稀有的。

 

    鄭秀妍回過神,看著金泰妍勾起淡淡的笑,礙於有工作人員在場,鄭秀妍制式化的問:「有空嗎?我們私下聊幾句。」

 

    兩個人到了走廊較少人的地方,鄭秀妍把剛剛車上電話內容跟金泰妍說…

 

    「回家吃飯!我也要嗎?」金泰妍聽到緊張了,開始有些侷促:「現在時間好趕,我要回你那換件像樣點的衣服吧?還有路上禮品店會不會關了?我得送點伴手裡…伯父應該不喝酒吧?買韓藥嗎?秀晶的話…」

 

    鄭秀妍看著這樣忙亂的金泰妍,突然覺得好神奇,金泰妍現在對她,真的很不一樣。

 

    跟她剛剛工作時的專注跟嚴肅,有很大的落差,她幾乎快忘記,當年金泰妍對她也是這樣嗎?還是金泰妍現在遷就她比較多?

 

    「妳不想去可以不用去沒關係。」鄭秀妍冷靜的說著,卻讓金泰妍聽到她一些不一樣的情緒。

 

    金泰妍握起她的手,在手上捏了捏:「怎麼了呢?我不是不想去啊,別生氣。」

 

    鄭秀妍也不知道自己幹嘛突然這樣反常,或許是太久沒有看到金泰妍工作的樣子吧…她也不懂她在不甘心甚麼…

 

    金泰妍看她這樣,拿她沒辦法,看了周遭確定沒有人,緩緩抱住鄭秀妍:「我剛剛是不是說了甚麼話讓妳不開心了?寶貝別聲氣好嗎?」

 

    金泰妍的話再她耳邊輕輕的環繞著,用著只有自己聽的到的聲音。

 

    「以後不准那麼專心。」

 

    「甚麼?」

 

    鄭秀妍推開她:「以後不准專心到連我進去錄音室都沒發現,妳不知道我在那邊站了多久嗎?」

 

    金泰妍有些傻眼,是因為這樣的是生氣嗎?但是,對方可以喊她啊,她又沒有不理她,只是腦袋後面沒眼睛。

 

    「好啦好,別生氣了,我聽妳了,下次後面裝眼睛看妳好不好?」金泰妍也不辯,抓著鄭秀妍的手搖,像個好脾氣的小媳婦一樣。

 

    她知道這是鄭秀妍多年後不會在像以前一樣直接得撒嬌方式,她哄著就是了。

 

    兩個人沒在這裡耗太久,畢竟回家這件事比較重要,金泰妍回到錄音室接著又忙了一下,就趕緊告個段落陪鄭秀妍回鄭氏主宅了。

 

 

 

 

    一路上,金泰妍都很不安,好像隨著離鄭家主宅越進,泰妍就有些該使語無倫次,這讓鄭秀妍很頭痛,最近忙工作的事情她已經好幾天沒睡好覺了,金泰妍這樣是噪音。

 

    「金泰妍妳給我停車!」鄭秀妍受不了,要金泰妍下車讓自己開車,在這樣以金泰妍的龜速,到她家都快天亮了!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吞口口水趕緊搖頭:「還是我開吧,妳不是想睡覺嗎?妳好好睡一下,到了我叫妳…」

 

    「妳這樣我要到甚麼時候才可以回家?快停車我來開!」鄭秀覺得兩個人和好後自己好像越來越會跟金泰妍怒吼了…

 

    是自己真的脾氣變差…還是金泰妍現在實在太窩囔?

 

    車子走走停停,金泰妍跑幾個地方買了伴手裡,總算在天完全黑下來前到了鄭氏主宅。

 

    鄭秀晶聽到管家吩咐把進入主宅的鐵門給打開,知道是自己姐姐帶金泰妍回來了,很快就跑到大門去,鄭氏的鐵門進來後,還有面挺有規模的花園,所以鄭秀妍通常都把車子開到大門口,再下來給管家鑰匙把車子開到車庫去。

 

首先打開的是副駕駛座的門,鄭秀妍一臉煩悶的走下車來,天知道她這段路程聽金泰妍在那裡碎碎念念到青筋都快要爆露,哪還有時間可以好好休息。

 

    「怎麼一臉憋氣樣?泰妍姐欺負妳了?我可以幫妳把她趕出去喔~」鄭秀晶調侃著自己姐姐,誰叫自己姐姐腦子不知道哪跟筋沒搭好,跟金泰妍要重新開始就算了,還打算帶進家裡面…

 

    「鄭秀晶妳給我安份一點,爸爸請她來的不是嗎?」鄭秀妍敲敲她的頭,揉揉臂膀:「我好累,妳等會兒幫我按摩一下肩膀好不好?」

 

    鄭秀晶顯然也不想多講,勾著鄭秀妍的手就進了屋,兩個姊妹閒聊著,留金泰妍把鑰匙遞給管家後有點不知所措。

 

    「秀妍…」小聲的喚著自己的戀人,自己這次算是經過同意後,正式到她家來拜訪,這樣放著自己好嗎?

 

    鄭秀妍看了一眼侷促的金泰妍,有些玩味的對她笑,然後開口:「秀晶,妳帶妳泰妍姐去逛逛,她上次來好像沒怎麼看看,我要先去洗個澡。」

 

    金泰妍跟鄭秀晶同時被這個消息給弄得臉都拉下來,看向對方的眼睛充滿的各種不願意。

 

    「寶貝妳太過分了!」「姐姐妳太過分了!」幾乎是同時,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出,讓鄭秀妍笑更大了。

 

    「不是挺有默契的嗎?就讓妳們一起玩玩吧。」

 

 

 

 

    結果就是兩個對對方都無比彆扭的女生湊在一起,一前一後的默默走著,一個想著自己家為甚麼要那麼大,一個想為甚麼戀人家要那麼大,總之…兩個人各自埋怨著。

 

    「我爸他還在書房裡面看書,我們家開飯晚,在吃晚飯前,我爸不喜歡人家去打擾他。」鄭秀晶簡單的解釋著,然後帶著金泰妍到她們姊妹共有的書房,泰妍驚奇的看著,各式各樣的書目都有,還有伴隨著她們姊妹兩個人的合照,這書房的空間儼然就是她們姊妹交流的小天下。

 

    「哇…我想妳跟秀妍兩個一定很常在這書房談心吧。」泰妍開始可以體會鄭家人看起來都很有莫名的貴族氣息,原來是因為過這樣的生活。

 

    鄭秀晶好像被金泰妍戳中了甚麼,不開心的撇開嘴,好一會才開口:「沒有常常,三年前開始姐姐就不大跟我在這書房聊天了。」

 

    泰妍轉過身子,關鍵的〝三年前〞讓她原本欣賞的心情有些低落了。

 

    「這三年我姐她很忙,沒空理我這個妹妹。」鄭秀晶諷刺的笑:「妳看這間書房的書什麼都有,就是企管財經方面的書一本都沒有,我跟我姐都不愛從商,對於商從小就排斥,但是妳知道我姐她美國住處的書房,除了企管管理跟財經的書,其他甚麼都沒有。」

 

    鄭秀晶想著這三年來的鄭秀妍,她知道,即使不甘心也知道,這次爸爸媽媽會答應金泰妍重新跟姐姐交往的原因。

 

    「這三年來,姐姐很拼命,當初爸爸病倒的影響比我們任何人想的都要大,鄭氏集團太大也接連有太多派系爭鬥了,幾乎是快要把我們家趕進殺絕…姐姐……姐姐拖著還虛弱的身體,經由律師推著輪椅進股東會議宣布自己繼承爸爸在鄭氏所有股份時,那時候我也在,看著姐姐冷然的臉壓抑著顫抖跟那些股東對質,我知道我跟爸媽即將失去了什麼。」

 

鄭秀晶對金泰妍露出有些忌妒的笑,泰妍安靜的等待她下一句話出口:「現在的鄭秀妍,必定失去了某部份的對於自己的自信,還有那自由的靈魂。」

 

    金泰妍握緊拳,了解這句話的意義,也了解自由,對於鄭秀妍來說是不可能在拾起的東西。

 

「這個,就是我說我爸跟我媽會同意妳跟姐姐再在一起的原因。」

 

…因為對姐姐的愧疚。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