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第九十九章

 

    晨間的陽光照耀在雙人床上,兩具柔美白皙身軀交纏在一起,羽絨被覆蓋不住春光,有一半掉落在床下,但兩人卻因為緊緊的交纏而不覺得冷。

 

    鬧鐘聲負責的報時,兩個人起初動都不動,但隨著越來越大聲的趨勢,終於有了動靜,壓在上面的那個人伸手把鬧鐘關了,半坐起身露出她姣好的上半身軀揉揉眼,而被壓在身下的那個把頭埋進枕頭,顯然對停止的鬧鐘聲感到滿意,打算再睡一下。

 

    「好睏…」金泰妍揉揉眼睛,看著鄭秀妍還在賴床,勾起嘴角笑。

 

    先下床去梳洗間梳洗,金泰妍打算先把自己給打理好後再叫鄭秀妍,等到她拉開臥房落地窗的大窗簾,然後走近床邊把躲在被子裡的鄭秀妍拉起來,鄭秀妍才不情願的發出輕哼。

 

    「快起床,不是今天早上要來看我們錄音嗎?」金泰妍揉了揉鄭秀妍的髮,親了親她的裸肩。

 

    鄭秀妍對她白眼…還不是金泰妍要求的,不然自己哪會那麼閒…

 

    兩個人還是快速打理好自己,鄭秀妍正裝走出來的時候金泰妍已經把早餐準備的差不多了,遞給鄭秀妍牛奶跟吐司,金泰妍把平底鍋裡面的培根撈上盤子,圍裙解開。

 

    「上次妳記者會說這次的歌是妳準備很久的。」鄭秀妍想到什麼,抬起頭問金泰妍:「所以當初妳不想答應原因,是因為合唱的人妳希望是…」

 

    「唔…對啊…」金泰妍咬著吐司,對鄭秀妍笑:「那個設計本來是我跟妳合唱的歌曲,突然要我讓給別人唱這首歌,我當然很糾結。」

 

    「……」鄭秀妍戳了戳炒蛋,看著金泰妍:「我很期待。」

 

    「什麼?」

 

    「我很期待,妳這首歌,我很想聽妳唱。」鄭秀妍對金泰妍笑,那柔柔的笑容讓早晨的金泰妍心都暖了,睡意全消,對於工作的幹勁瞬間卯足的身子裡。

 

    「我會完整的呈現給妳聽的,妳要聽喔!」

 

 

 

 

    兩個人分開來去錄音室,鄭秀妍要先去一趟鄭氏總部,而金泰妍則先去錄音室跟製作團隊會合。

 

    本來以為很快鄭秀妍就會趕過來,結果弄到下午,鄭秀妍才姍姍來遲的趕到,進了監控室,金泰妍這時已經跟Tiffany一起進了錄音室裡面。

 

    鄭秀妍站在玻璃窗前,看著金泰妍的嚴肅的臉龐,不知道跟Tiffany說什麼,對方只是一直點頭。

 

    「情況還好嗎?」鄭秀妍發問,一直認真工作錄音師抬起頭嚇了一跳。

 

    是有聽金老師說今天總裁會來,沒想到真的…不是他太容易被嚇,只是因為才在錄音階段老總就過來視察,真的不是常有的事情。

 

    「是!金老師現在打算先進錄音室唱一次給Tiffany小姐聽。」

 

    「還沒開始錄嗎?」鄭秀妍以為兩個人一早上應該討論的差不多了。

 

    錄音師搖頭:「老師她今天才讓我們看到歌詞跟曲,早上主要都是介紹跟討論,下午才正式開始。」

 

    這時錄音室裡面的金泰妍抬頭,剛好對上鄭秀妍的目光,本來嚴肅的臉瞬間拉開笑容,對鄭秀妍扯開柔笑。

 

    鄭秀妍對她點個頭,用眼神示意她繼續,金泰妍很快就收起笑,用麥克風示意錄音師可以放音樂,卻奇怪錄音師一臉呆滯的看著他。

 

    「可以開始囉!小齊。」金泰妍在裡面提醒他,不知道對方怎麼恍神了。

 

    「喔喔!好…對不起…」錄音師趕緊低下頭,把音樂的鍵推上,剛剛金老師那迷人的笑…咳咳,還是快點忘掉。

 

    跟金泰妍合作,是件很可怕的事,三年來公司也不是沒嘗試過要讓她帶新人作曲,但是往往都被她那工作起來嚴肅的樣子給嚇退。

 

    鄭秀妍倒沒有太驚訝,她的泰妍是嚴肅多了,但是那是成熟,那認真的態度跟眼神,以及說話時的習慣動作,跟當年與自己合作的金泰妍沒有太大差別。

 

    真要說差在哪裡,只能說金泰妍更迷人了。

 

    「有歌詞嗎?」鄭秀妍開口問著,錄音師趕緊把歌詞遞了上去。

 

    鄭秀妍接過歌詞,看著標題緩緩唸到:「It's Me(나야)…」

 

    錄音室裡面的Tiffany看著金泰妍,有些恍神起來…真的很迷人,三年來的洗鍊讓她變得更加耀眼。

 

    想到自己即將要跟她合作,她就雀躍不已。

 

    前奏的鋼琴音才剛放下,Tiffany就只不住雀躍的心情,看著泰妍戴起耳機,啟聲開口,她不禁屏住呼吸。

 

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說一千次都覺得不夠사랑해 사랑해 사랑해  천 번을 말해도 모자라

 

    一直、一直,她都好想要跟金泰妍合作,她跟自己一起的合唱,是Tiffany這次專輯裡面最最重視的事情,那個還是練習生的夏天…她永遠不會忘。

 

    『怎麼哭了?』金泰妍墨鏡底下的笑容,她會一輩子記得:『妳是這裡的練習生?』

 

『我要怎麼再見到妳?』

 

『追上來,我們就會〝再見面〞了。』

 

『妳會等我嗎?』

 

『只要我在這圈子一天,就會等。』

 

    而現在的她,終於可以跟金泰妍說:我追上來了,讓妳久等了!

 

    「大致上是這個樣子,有沒有問題?」金泰妍唱完一次,轉過身子看了一眼Tiffany,詢問她有沒有問題。

 

    Tiffany搖頭,開始把剛剛自己要記下得重點畫一畫,走到金泰妍身邊跟她討論。

 

    監控室這邊鄭秀妍拿著歌詞遲遲沒有下一個動作,就連錄音師想要轉過頭聽聽她的意見,她連反應都不反應一下。

 

剛剛金泰妍的歌聲餘韻還沒過去…這首歌,金泰妍說過是寫給她的…包括這三年,不…是兩個人從認識到交往…又到後面所有歷程的心聲。

 

    這是首讓人心動的情歌…

 

 

念著妳、念著妳、念著妳的時候,總是會浮現妳的樣子

부르고 부르고 부르면  자꾸만 떠오르는 얼굴

 

望著妳、望著妳、望著妳,什麼時候才能知道我的心

바라고 바라고 바라면  언젠간 니가 내 맘 알아 줄까

 

    鄭秀妍抬起頭看了看在錄音室的金泰妍,對方像是有感覺一樣,轉過頭也一樣看著她。

 

    金泰妍…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寫出這樣的歌?又一直挾著不公開?

 

    「休息一下可以嗎?」鄭秀妍對著裡面的兩人說,眼神卻看著金泰妍不放。

 

    這個要求當然被接受,金泰妍跟Tiffany一起走出錄音室,鄭秀妍目光一直沒有離開。

 

    「妳來啦。」金泰妍柔聲說。

 

    「嗯,有空嗎?我想跟妳聊聊。」鄭秀妍公式化的說著,得到金泰妍的點頭,兩個人離開了錄音室。

 

    「看來金製作跟鄭總很要好呢!」錄音師看著兩個人的背影,說著。

 

    「那當然,鄭總當年可是跟金泰妍有合作過。」一個助理這個時候插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那時候還是學生,曾經好迷好迷她們兩個。」

 

    「喔!妳說的是三四年前的電視台特輯對吧!那時候鄭總還是Jessica,的確有跟金製作合作過。」那個錄音師笑了:「你不說我還忘了,我想起來了,當初她們的專輯是我幫忙錄製的呢!」

 

  Tiffany有些驚訝,所以意思是說小小的監控室裡面包含著以前的泰西飯以及跟她們合作過的錄音師囉?真是神奇的命運。

 

    「妳要辛苦囉!」突然錄音室轉過身子對著Tiffany笑,讓她不解的發問。

 

   「當年她們契合度,是我音樂生涯到現在都還沒見過的,相輔相成,就連討論跟意見不合都非常有看頭!」那個錄音師低下頭笑了:「曾經讓我一度祈禱兩個人可以再在跟我合作一次。」沒想到再一次是這樣的情景。

 

    Tiffany看著錄音師那回想陶醉的表情,握緊的拳頭,對著那緊閉的門口,積極的大喊:「我會努力的!」

 

 

 

 

    錄音室外面的兩個人到了露天陽台稍微透透氣,金泰妍買了杯咖啡遞給鄭秀妍。

 

    「這首歌。」

 

    「嗯?」

 

    鄭秀妍抬起頭,有些羞澀的樣子爬上她臉,讓金泰妍覺得此刻的鄭總裁像小女孩一樣可愛。

 

    「我以為妳寫的是什麼痛心的歌,或是療傷歌曲…沒想到…」

 

    「沒想到我會寫情歌給妳對吧?」金泰妍截斷她的話,幫鄭秀妍把要說的說完,見鄭秀妍困窘的樣子,讓金泰妍覺得心情不錯。

 

    「如果我說,這首歌的曲早就在三年前我跟妳交往前譜好,妳會不會更驚訝?」

 

    鄭秀妍果然驚訝的轉過頭看她,如果說三年前…那這首歌…

 

    「它從我跟妳剛交往,到結束過程中一點一點寫了些,卻在還沒完全成形前結束了我們兩個的關係。」金泰妍感嘆的低下頭,:「它陪伴我走過失去妳的日子,本來這首歌要徹底的埋封在我的心裡,卻因為三年後妳的回來,讓我有了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

 

    金泰妍轉過頭看著鄭秀妍複雜的表情,握住她的手,癡癡的笑了:「想念、痛心、後悔,跟祈求的歌我都寫給妳了,就差一首純粹訴說愛意的情歌,跟妳和好後我就下定了決心,想要把這份感覺補齊,不然我不可能再走下一步。」

 

    以前寫詞寫曲是帶著對於鄭秀妍的愧疚所寫,把那見不到人卻濃到化不開的思念跟悔恨全部加注在歌詞裡,但是從新重生的金泰妍卻無法再寫,跟鄭秀妍化開誤解是一切的句點,也代表著新的開始。

 

    「這首歌沒有完成,我不會有下一個靈感、如果這首歌沒有完成,金泰妍不會再寫出動聽的歌,我真的想要好好的告訴妳,我的心…」金泰妍還沒說完話,感覺到身子一震,鄭秀妍整個身子靠向她,頭就這樣抵著她的肩。

 

    「我突然後悔要把這首歌送給Tiffany當她專輯裡面的主打歌了。」那是她的禮物。

 

    金泰妍反應過來,笑了,摟住她的身子開心的笑:「後悔了?」

 

    「妳為什麼不早跟我講…」鄭秀妍倒埋怨她了。

 

   「本來就是給妳的驚喜了,哪知道妳硬要我配合她時間生出歌曲,我除了這首歌暫時不會有任何靈感啊。」總不能砸了老婆的招牌吧。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鄭秀妍看看手錶,提醒金泰妍該進去了。

 

    「所以…」鄭秀妍在金泰妍起身往錄音室走時開口,對方轉過身安靜的等她說話。

 

    「所以妳本來寫的雙人合唱,設定是…」

 

    金泰妍因為鄭秀妍的話愣了一下,然後像是答案妳不是早就知道的扯開爽朗笑。

 

    「當然是妳。」

 

    看著對方走遠的背影,鄭秀妍有些開不了口,或許…這份〝理所當然〞讓她有些惆悵。

 

    「泰妍,我已經…」徐徐話語隨著風飄走,鄭秀妍的話沒說整,而金泰妍也沒有聽到。

 

 

 

 

    回到錄音室裡面的金泰妍重新掛上嚴肅的表情,鄭秀妍就這樣看著她跟Tiffany熱切的討論,她今天把一整個下午都讓給金泰妍,就是要好好的看她錄製。

 

    但是了解歌曲的意義,反而讓她無法專心的看著兩個人。

 

    曾經,金泰妍旁邊的位置是她的。曾經,自已是那個最了解金泰妍音樂的人。曾經,讓金泰妍興奮一起合作的人,是自己。

 

    「我是怎麼了呢…」鄭秀妍扶住自己的額頭,有些自嘲著低聲自語:「在感傷什麼…」

 

    現在,她是鄭秀妍,早就沒有那個資格站在她身邊,跟她討論工作了。

 

    「要唱唱看嗎?」突然的出聲讓鄭秀妍回過神,看了看發出詢問的錄音師,有些疑惑的看著她。

 

    「Jessica!對吧?」錄音師對她露出笑容,開口道:「我想泰妍一定也很期待當年的夥伴唱出來感覺是如何,要不要唱唱看?」

 

    錄音室裡面的兩個人也同樣通過玻璃窗看著鄭秀妍,泰妍的眼神透露著有些驚訝,她這首歌是為鄭秀妍所設計,但是沒想到連錄音師都會想要對方唱唱看,不禁有些笑意。

 

    「要唱嗎?秀妍。」泰妍詢問著,溫柔的嗓音傳進鄭秀妍的耳朵,讓鄭秀妍握緊拳頭。

 

    「不了。」鄭秀妍對她們扯開淡笑,快速的拒絕了。

 

    在錄音師跟助理喊可惜的時候,泰妍趁縫隙間看著她,看到的…是鄭秀妍有些走神的臉龐。

 

    下午的練唱並沒有很順利,Tiffany也是今天剛聽到這首歌,所以在技巧上還無法讓泰妍滿意,唱了一個下午,結果以泰妍說回去休息明天再看看做為了結。

 

    鄭秀妍開著車子帶著泰妍,而泰妍的車子則是請助理開回去自己的住處,兩個人決定先去把晚餐解決。

 

    金泰妍坐在副駕駛座轉著音樂台聽,鄭秀妍則專心的開車,看著金泰妍的側臉龐,鄭秀妍趁著停紅燈的時候,開口問了。

 

    「泰妍。」

 

    「嗯?」

 

    「…嗯,沒事,只是想問問看,妳覺得fany唱得怎麼樣?」鄭秀妍把原本想要問的問題吞下,改問了這個問題。

 

    泰妍笑了笑,開口:「美英很認真在唱,每次跟她工作總是覺得很有趣。」

 

    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突然開口:「我記得以前好像也有這樣問過妳。」

 

    「嗯?」

 

    「跟Fany一起工作很有趣,以前妳也這樣跟我說過。」綠燈亮了,鄭秀妍視線移向前方繼續開車,像是對自己說一樣的小聲呢喃:「反倒我…」

 

    已經不是讓泰妍感到舒服自在的合作夥伴了。

 

    兩個人在外面簡單的吃過晚餐,就開回金泰妍的住處,因為鄭秀妍的書房再做大改造,所以兩個人暫時住在金泰妍這邊,鄭秀妍也已經把不少生活用品帶來這邊,剩下的一些兩個人寫了寫清單,打算到附近的賣場採購。

 

    金泰妍推著車子,鄭秀妍在車子前方挑選著物品,兩個人都卸了妝,穿著優閒的樣子,倒是沒有太多人認出來。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拿起盤子在那裏看,記起以前兩個人也有一起到賣場買過東西。

 

    那時候的自己跟她…甚至連一起出來的機會都沒有,出來就像是玩躲貓貓…總是要小心翼翼的。

 

    「或許,這樣也不錯。」金泰妍突然的開口讓在挑選東西鄭秀妍抬起頭,疑惑的問她:「妳說什麼?」

 

    「這樣啊。」金泰妍努努自己跟她,然後開口:「或許經歷過那些苦痛並不代表不好,不然我們現在怎麼會這麼安然的在這裡逛街,妳也不可能可以跟我並行一起在這裡買東西不是嗎?」

 

    如果Jessica沒有回到鄭氏接受家業,現在或許還是當紅明星,SM經紀公司會把她推上巔峰,就更不可能出現在這樣的民間賣場。

 

    而金泰妍…也會因為想要追上她而不斷的努力吧…就算沒有母親那件事情,她們遲早也會有問題,這個社會、她們的工作、她們的態度。

 

    所以現在這樣其實也不錯嗎?鄭秀妍看著金泰妍推著車子的樣子像個孩子一樣的東逛逛西逛逛,沒有給金泰妍這個話題的回覆。

 

    在她覺得…有好,也有壞。

 

 

 

 

    深夜,熟睡中的金泰妍翻了個身,觸摸到的卻是空下來的另一邊床位,金泰妍揉揉眼睛看眼時鐘…兩點…

 

    「去哪裡了呢?」金泰妍看向廁所的方向並沒有燈光,下床穿了拖鞋走出去,在客廳跟廚房都沒有找到人影,就連夏妍的之前還住在家裡的房間也沒有,金泰妍搔搔髮,還在想會到哪去,就聽到背後她的錄音室發出了聲響。

 

    會在那裡嗎?走上前金泰妍緩步走過去,但是她不懂…鄭秀妍那麼晚去她的錄音室做什麼。

 

    那間是金泰妍方便在家裡工作所打造的小小錄音室,雖然設備不像公司的好,不過卻也讓金泰妍在家也可以專心的作曲,金泰妍納悶怎麼剛剛一直沒有發現鄭秀妍在這裡。

 

    從門縫看進去,鄭秀妍正在對自己撞倒金泰妍的曲稿感到懊惱,穿著絲質睡衣的她蹲下身子把稿子一一撿起來,那曲線讓金泰妍吞了口口水。

 

    「唉…舒服…是嗎?我還有可能…讓妳感到舒服嗎?」要不是鄭秀妍的表情太嚴肅,金泰妍還真的會想歪…什麼舒服啊。

 

    鄭秀妍拿起來最後一張擺在茶几的曲稿,表情有些複雜,也因為這樣的表情,讓本來要推門而入的金泰妍止住了她的步伐。

 

    什麼是並行…當今天金泰妍跟她說出這樣很好的時候,她心裡只有一個心聲。

 

    她為了換取這個併行,好像把某些可以跟金泰妍並肩的機會給放開了。

 

    鄭秀妍拿著曲稿的手有些顫抖,思考好久才吸口氣開口…

 

    金泰妍在門外不禁倒抽口氣,秀妍唱的,是她今天聽的合唱曲。

 

    讓她倒抽口氣的原因…是她好像重新看到了當年的Jessica,鄭秀妍一唱起歌的動作,那麼多年還是沒有變,金泰妍覺得胸口熱熱的,翻騰在她內心裡面的記憶隨之挑起,當年兩個人,幾乎是天天都關在練習室裡面練習唱歌…

 

但是…鄭秀妍那不太穩的聲調,還有那生澀的轉音,讓金泰妍瞬間瞭解今天她在秀妍臉上的那些複雜是什麼,原本以為是感動、原本以為是看著她的專注,現在她才知道。

 

    是遺憾。

 

    「果然啊…」唱完一小段,鄭秀妍嘆了口氣,咳了一聲後又不穩的再唱一次。

 

    這句果然…讓金泰妍抿緊唇,有些心疼的看著她在錄音室的背影。

 

    三年下來的生疏…讓鄭秀妍挫敗,讓金泰妍難過。

 

    金泰妍到最後都沒有進去,只是緩步退回她們的臥房,重新躺回那張,缺了一個人就顯得無比寬大的雙人床上,背對著空著的那一邊,睜著眼睛陪伴著那個餘音繚繞。

 

    直到好久好久…房間的門被打開,另一邊的床墊因為主人的回歸重新下陷,金泰妍才緩緩的閉上眼睛,當作自己沒有醒來過…無聲的陪伴著鄭秀妍重新沉入夢鄉。

 

    她知道了,也不捨了…

 

    所以她離開,給鄭秀妍屬於她私密的一塊空間。

 

    這不是隔閡,是喘息…對於過去哀悼的喘息。

 

    她們都失去了…站在對方身旁綻放出唱歌熱情的位子…

 

    她突然…好想哭。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xdfyaojia
  • hello版主 请问98章的密码是什么?
  • 太西生日西元年分(四碼)+泰妍生日(三碼)+秀妍生日(三碼)

    LANCE 於 2016/04/22 16: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