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撫摸著冰涼的紙張溫度,獨自在深夜中唱著,鄭秀妍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但是她渴望,一次也好…

 

    卻不敢。

 

    離專輯發行的日子越來越近,其他的歌曲Tiffany都錄製完成了,就金泰妍跟她合唱的這首一直無法錄製好。

 

    這次的合作,比她愈想中的還要嚴肅,她沒有跟金泰妍合作過,因為這次跟金泰妍合作,而知道為什麼她是知名的作曲人,卻一直都不和人合作,不是不想…是太恐怖了,好像沒有人可以忍受金泰妍這種嚴肅的合作方式。

 

    「這裡不行!妳的音太突出了,這裡需要柔軟一點!」類似的話語明明在上一次試唱金泰妍指證過,自己也注意了,卻一次一次的重來,怎樣都無法讓金泰妍滿意。

 

    慢慢…大家開始不知道金泰妍滿意的是什麼樣子。一整天下來一點進度都沒有,有的…只有疲憊到不行的Tiffany和臉色很黑的金泰妍。

 

    「要我去探班?」鄭秀妍看著此刻在自己辦公室沙發上面跳腳的Tiffany,心理覺得很有趣,此刻的Tiffany像是一隻得不到主人滿意的小狗,露出可憐的八字眉跟水汪汪大眼。

 

    原來Fany跟泰妍都是犬科的啊…鄭秀妍在心裡下了結論。

 

    「對啊!金泰妍這次真的很恐怖好不好!妳都不知道她多嚴格!!」Tiffany衝到鄭秀妍的桌子前面,強迫鄭秀妍把手上的筆放下來。

 

    看著Tiffany那放大的臉,鄭秀妍還在恍神,嗯…或許Fany是忠實好欺負的大狗,泰妍是看似可愛實際則容易受傷害的小狗…

 

    「可是我去了也不能改變什麼不是嗎?」

 

    「當然可以!看到妳在現場,金泰妍會安份一點,不會在那麼魔王!」Tiffany又接著說:「而且這首歌是她為妳寫的吧!」

 

    「妳怎麼知道的?」金泰妍告訴她的?

 

    「拜託…看那歌詞就知道她在說誰啦!所以假如妳去了她一定會看在主角在的面子上面不會那麼嚴肅的。」Tiffany抓住鄭秀妍的手,猛搖:「Jessi啊~妳家那隻真的好恐怖,妳是不是沒餵好她?她最近亂焦躁的!」

 

    鄭秀妍差點被Tiffany逗笑,瞧她說的,好像真把金泰妍當成一隻狗一樣。

 

    不過要說相處上面,現在的兩個人比較像是金泰妍在照顧她吧。

 

    「回來啦!要不要先洗澡?還是要先吃飯?」金泰妍穿著圍裙問著鄭秀妍,臉上掛著柔柔的笑容,跟Tiffany跟她形容比母夜叉還恐怖的金老師差很多。

 

    「我等等洗,先吃飯吧!我回來晚了…抱歉。」鄭秀妍一邊脫高跟鞋,一邊回應她。

 

    最近鄭秀妍因為要把sunshinee跟目前韓國最大的經紀公司SM經紀娛樂做合作,好幾天都忙到很晚才回來,所以先回到家掌廚的人理所當然就變成金泰妍。

 

    看金泰妍一副家庭主婦的樣子幫她拿外套倒開水,她疑惑的問:「和Tiffany的合作怎麼樣?妳好像都很早回來。」

 

    講到這個泰妍的臉色稍稍拉下,開口說:「沒有進度就是現在唯一的進度。」

 

    果然啊…

 

    「哪裡讓妳不滿意了是嗎?」

 

    金泰妍看鄭秀妍已經入座,自己走到電子鍋旁盛飯,一邊說:「全部都不滿意。」

 

    老實說鄭秀妍有些驚訝,泰妍會這樣的結論,所以等到金泰妍把飯碗放到她面前,她又忍不住開口問:「妳現在工作是不是變兇了啊?」不然怎麼會連已經跟她認識那麼久的Tiffany都被她嚇到。

 

    金泰妍不太喜歡鄭秀妍在吃飯都跟她聊公事,不過因為是那首歌的事情所以金泰妍還是乖乖回答。

 

    「或許這次的合作我真的有嚴肅一點,但我不覺得我在無理取鬧或是太過份,我本來在工作就是那個樣子。」

 

    鄭秀妍點點頭,她也算是跟金泰妍合作過,自然知道金泰妍再工作的時候一絲不苟到哪種程度。

 

    「她跑去找妳哭訴了?」泰妍猜到了大概,Tiffany那個小妮子比起自己越來越黏鄭秀妍,不只是因為這次合作,在她認識鄭秀妍後就這樣了。

 

    「她也是擔心妳。」鄭秀妍每次都這樣,幫Tiffany說話,讓金泰妍皺起眉。

 

    「妳可真寵她。」聽見金泰妍的醋意,鄭秀妍笑著舀了口飯放到嘴巴裡,回應著。

 

    「就像寵物一樣可愛,當然寵。」

 

    「所以她跑去找妳要妳幫她,要我不要那麼凶?」

 

    「也沒到幫,她只是要我也去看看妳跟她錄製的情況。」鄭秀妍看了看自己手機裡的行程:「我明天可能不行,得看看後天…」

 

    「她要妳來妳就真來啊?」金泰妍醋醰完全爆發,為什麼自己老婆去探班的原因竟然不是自己而是別人?

 

    「不然呢?」鄭秀妍好笑的看著她。

 

    「……」金泰妍有些欲言又止,好一會才開口:「妳不想來可以不用來,沒關係的。」

 

    她知道鄭秀妍除了第一次的探班結束後,雖然是因為工作的原因,但是其中多少還是有…鄭秀妍她真的不想要去探班。

 

    鄭秀妍被金泰妍的話弄的一愣,有些驚訝金泰妍發現她的軟弱,「妳發現了啊,我不想去看妳們的錄製。」

 

    「…我沒那麼笨好嗎。」金泰妍認真的說著,她們兩個人現在不需要秘密跟隱瞞。

 

    鄭秀妍看金泰妍那溫柔卻堅定的表情,好一會才開口,卻帶著玩味:「被發現了呢…我的自私。」

 

    「秀妍…」

 

    「啊~~被泰妍發現了呢,鄭秀妍是個忌妒心不比Fany小的小氣鬼。」鄭秀妍好笑的說著。

 

    她用輕鬆的方式吐嘲自己,金泰妍知道這是鄭秀妍驕傲的方式,所以沒有多說什麼,認真的說出口。

 

    「妳只要知道,這首歌是只送給妳的,不管唱的人是誰,誰和誰唱,我都是要送給妳的!」

 

    「……」鄭秀妍看著金泰妍那認真的眼神,專注的看了一下就移開視線,盛起一口飯塞到金泰妍的嘴巴:「好~~知道了!晚上會好好獎勵妳,可以了吧!」

 

    兩個人的晚餐吃的有點久,後面開始東聊聊西聊聊,金泰妍卻也沒忘記鄭秀妍得承諾。

 

    洗完澡後的兩個人才剛坐到床上,金泰妍就把鄭秀妍給撲倒,口中直嚷著獎勵,把鄭秀妍扒光後吃的一點也不剩。

 

    深夜,兩具交纏的身軀其中一個人動了動,有些痠疼的悶哼了一聲,伸手把另一個人推開,起身在赤裸的身子套上一件外衣。

 

    鄭秀妍腳才剛落到地上,就被那冰冷的溫度縮了縮腳,卻沒有打散她的意志,起身往房外走。

 

    幾乎是她離開床的那一刻,金泰妍就醒了,直到門被輕輕關起,金泰妍才轉過身子,看著門口。

 

    每夜、每夜…其實沒有妳說的那麼坦然對吧?秀妍。

 

    拿起曲稿唱著,鄭秀妍掛上耳機在金泰妍的錄音室裏面一次又一次的開口高唱,這是白天甚至是在金泰妍面前都不曾敢再出現的一面,對唱歌熱情的她…

 

    一開始或許是不甘心,唱了之後是不滿足,之後就這樣一直輪迴,每天、每晚。

 

    「這裡應該要再…」鄭秀妍對於It's Me這首歌已經熟悉到一個程度,雖然每天晚上她唱的歌不固定,有她以前的歌曲,或是金泰妍的…但是練習最多次的,還是這首。

 

    或許因為,心裡的聲音告訴她…她想要把這首歌唱出來…因為這是她的,金泰妍要給她的。

 

    「這是責任心嗎?…」鄭秀妍喝了口水,喘著氣輕笑自己:「真幼稚。」

 

    而金泰妍則在房間的床上躺著,一動也不動看著牆壁,如果說鄭秀妍每天晚上去練唱是她的公式,那金泰妍每晚等到對方回來才繼續閉眼睡覺則是她的公式。

 

    鄭秀妍躺回床上,才剛入被窩,枕邊人就轉過身子抱住自己,縮到自己的懷裡。

 

    「冷…」金泰妍像是說夢話一樣呢喃,讓鄭秀妍暖了目光。

 

    「不冷,我抱著就不冷了。」看著金泰妍好像真的睡著了,那睡顏讓鄭秀妍又看了好久。

 

    錄音室並沒有隔音設備,鄭秀妍也沒那麼笨的以為金泰妍每晚都睡的很死沒發現自己離開她身邊。

 

    她知道,金泰妍給自己舔舐自己傷口跟過去的空間。

 

    或許也因為這樣的體諒,鄭秀妍才更有每天晚上起身去錄音室練唱的心。

 

    兩個人都用迂迴的方式愛對方,以前這種迂迴是不安,現在…是暖暖的陪伴。

 

 

 

 

    兩天後鄭秀妍真的如Tiffany所期望的去探班,當聽到總裁來探班的消息,錄音室裏面的兩個人臉完全天差地遠。

 

    Tiffany樂的跑出錄音室抱住鄭秀妍,而金泰妍則嘟著嘴看著鄭秀妍被別人抱。

 

    「我就知道Jessi最好了~~~我等妳好久喔!」Tiffany興奮的幾乎是掛在她身上了,讓身著正裝的鄭秀妍差點因為高跟鞋不穩而軟腳。

 

    「居然真的來了,妳也太寵她了…」金泰妍在錄音室裏面抱怨著。

 

    而錄音師跟金泰妍的助理,頭上都冒著三條線…這三個人相處也太詭異,鄭秀妍還是老闆嗎?比較像是老媽…

 

    今天一樣沒有花太多討論就先進入錄製,離Tiffany專輯發行時間越來越近,自然壓力也越來越大,再加上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一種讓兩個人都可以接受的唱法,自然讓人心慌,大家都非常嚴肅的看著今天的錄製。

 

    鄭秀妍坐在監控室的沙發上面,看著泰妍跟Tiffany兩個人進錄音室練唱,一進到錄音室金泰妍的臉部線條就變的嚴肅,練唱了幾次…果然不出大家所料。

 

    老實說連鄭秀妍也漸漸了解Tiffany說的反差,或許就是因為平常泰妍對於她們兩個都非常溫柔,嚴肅工作的金泰妍,的確讓人吃不消。

 

    「這裡不是這樣!我剛剛不是跟妳說過要…」金泰妍要錄音師暫停,直接走到Tiffany的後面伸出手在她的曲稿上面指著。

 

    金泰妍這樣其實不能怪她自己,從來她對於自己的要求就極為嚴格,又沒有指導過別人合唱的經驗,再加上…這首歌對她、對秀妍來說,意義重大。

 

    金泰妍抽空看了一眼錄音室外面的鄭秀妍,在心裡重複一句話。

 

    這首曲子,一定要是最好的!

 

    結果錄製一樣錄了一整天的時間,等到Tiffany在次踏出錄音室的地板時,聲音都已經沙啞了。

 

    「太過分了,泰妍她太過份了啦!Jessi…」Tiffany出來就抱住已經站在玻璃窗外面看她的鄭秀妍,Tiffany不是個不配合的人,從出道到現在每次與人合作她總是那個非常認真配合的人,對象是金泰妍也一樣,她已經很努力的想要讓泰妍滿意,卻怎樣都不行。

 

    金泰妍也跟著走出來,看著Tiffany抱著鄭秀妍的身子一直嚷,皺起眉。

 

    「不要說的好像我在欺負妳一樣,妳根本聽不懂我說的,我都不知道妳有沒有聽進去。」就連自己唸Tiffany時對方都一臉無辜的樣子,金泰妍真的覺得是不是有代溝。

 

    「可是妳的形容太抽象了啊!什麼要有那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又說我的風像是颶風,我已經很認真的在唱了…」

 

    「我沒有感覺到妳認真!每次跟妳說完妳總露出無辜的樣子!」金泰妍脫口說出,這下子Tiffany真的給她委屈了。

 

    「我的臉本來就是這個表情嘛…而且那也是因為我真的聽不懂妳說的意思,妳覺得很清楚…但是根本天方夜譚啊!」Tiffany講完看了一眼錄音師跟助理,全部人都有默契的低下頭。

 

    他們也這樣覺得…只是不敢說…

 

    金泰妍嘆口氣,有些氣悶了,淡淡的開了口:「那不是天方夜譚,不然妳問秀妍,她一定知道我說的要怎樣呈現。」

 

    金泰妍說完就打開錄音室的門出去了,留下一群人錯愕的看著鄭秀妍,Tiffany不禁問到:「真的嗎?秀妍妳懂剛剛泰妍在錄音室裡面對我說的?」

 

    鄭秀妍點點頭,對Tiffany露出歉然的笑容:「當然我不能保證我解讀的完全正確,但是的確…」

 

她跟金泰妍以前有合作過,那時候不只是曲子,連歌詞都是兩個人要一起想,交流自然不少,鄭秀妍自己倒覺得沒什麼問題。不過之後反而讓秀妍有些尷尬,大家好像都把自己當成可以中止不停重複錄製魔咒的救星,全部人都抓著她問。

 

    自己雖然懂那種感覺,但是她也一樣不是那種會完整表達的人…她懂不代表她會教啊…

 

    在鄭秀妍無奈的被Tiffany纏著問的這段時間,金泰妍一個人站在公司頂樓的陽台透氣,手上握著剛剛買的咖啡,吹著冷風,腦子卻冷靜不下來。

 

    「這樣的品質…不行…」一直有個聲音再告訴她還不夠,而她的心思全部因為這個聲音要求著。

 

    可以更好的…金泰妍陷入自己的漩渦中。

 

 

 

 

    一直到夜晚,當金泰妍跟Tiffany再度從錄音室裏面走出來,監控室的幾個人都沒人敢去看兩個人的臉色。

 

    後面依舊是那個樣子,金泰妍依舊不滿意對方唱的,甚至是自己唱很多地方也會停下來要求重唱,能完整唱完一整首的機會根本不多,好不容易錄了一次整首沒有停下的,錄音師在外面喊了停。

 

    「我看…不然就用現在這個版本吧…」錄音師提議到,讓現場的眾人都把目光轉到他身上,包括金泰妍錯愕的表情。

 

    「可是…還不夠…」金泰妍還想要說些什麼,卻被錄音師拍了拍肩膀。

 

    「金老師,我知道妳的要求跟品質,但是這首歌得快點過錄音這一關才可以,後面還有MV跟宣傳要做,一首歌花那麼久的時間已經是從沒有過了。」錄音師看了看Tiffany那委屈的樣子,嘆口氣。

 

    「其實我覺得很棒了,妳們兩個人現在所唱的版本,我想發行出去就連音樂老師也不會有不好的評論。」

 

    鄭秀妍在一旁沉默著,她看到金泰妍的臉色蒼白有些擔心,但是錄音師說的沒錯…連她也覺得,金泰妍的指正是非常細微的情感處理,那樣的情感跟心情本來就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表現的一模一樣,要Tiffany如她所想的沒有一絲出閣,實在有點難,兩個人到後面完全無法順利交流,這樣下去完全像是迷宮走也走不出來。

 

    「就用這個版本吧,我想公司會很滿意這次的主打歌的,泰妍老師真的很厲害可以寫出這樣的歌。」錄音師笑著調解著。

 

    「對啊,老師,我也覺得這首歌很棒很棒!」助理也安慰著。

 

錄音師說要請大家吃宵夜,以為緩和一天的疲憊和尷尬,就連本來面對起來很拘束的鄭秀妍也一起邀了。

 

    就在大家都準備開始熱起來打算把氣氛緩和過來時,金泰妍突然抬起頭開口。

 

    「我不能接受這個版本!」金泰妍堅持的說著,臉色蒼白的她依舊冷著臉,她的話讓Tiffany忍了一天的眼淚終於憋不住滑落,卻還是堅持說完:「如果這個版本要發行,那我寧願不要這次合作,那對我來說很糟糕!我給這首曲子不代表我可以要你們這樣隨便對待它。」

 

    「泰妍…」鄭秀妍拉了拉泰妍的衣角,努努嘴示意她:「Fany…」

 

    「美英…我不是指責妳!但是妳知道,我不滿意的東西我不會讓它見人。」泰妍的眼神非常認真嚴肅,甚至因為大家都有志一同的勸她讓她有些氣憤,卻還是死死壓著,看著Tiffany的眼神也透漏著些些疲憊。

 

    Tiffany趕緊把自己的眼淚擦乾淨,倔強的開口:「不要用這個版本!明天我會重錄的!」

 

    是她一直希望金泰妍跟她合作,金泰妍說出失望的話…她不想要這樣。

 

    結果大家不歡而散,也不能怪大家指責金泰妍,她的話的確說的有些過火,製作團隊也是努力的很久在配合,被說成那樣誰會甘心。

 

    但是金泰妍的態度很強硬,她不能接受就是不能接受。因為她的堅持大家只好妥協,就連鄭秀妍都驚訝的看著大家埋怨看著的金泰妍。

 

    她很少會這麼強硬的要求別人如此配合她,所以當大家問她意見時,她只是默默的點頭達映,沒有多做回應。

 

    因為這樣,看樣子專輯是要延期發行了,工作人員打電話通知了相關單位後,因為Tiffany的嗓子已經徹底啞了,今天看似也不能再錄,大家紛紛都離開了錄音室。

 

    「Fany。」鄭秀妍讓泰妍先到車上等她,然後拉住要被經紀人載回去的Tiffany,小聲開口:「別怪泰妍好嗎?她絕對不是針對妳。」

 

    Tiffany對她搖搖頭,雖然疲憊還是有著那善解人意的笑容:「我當然知道,我沒想多,而且我也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

 

    「哦?」鄭秀妍有些驚訝Tiffany的反應,下午還跟她哭訴的人突然懂了?

 

    「因為那是要送給妳的。」從剛剛金泰妍看到鄭秀妍要她顧自己後,那副欲言又止跟她解釋的時候,她就領悟了,所以她也懂得體諒。

 

Tiffany的話讓鄭秀妍怔愣,直到對方跑離她坐進保姆車她才緩緩回神。

 

    回到停車場,鄭秀妍看到金泰妍已經坐在她的副駕駛作等她,一臉緊繃的臉讓鄭秀妍沒有多說先把車子開往回家的路上。

 

    一路上金泰妍都不肯說話,就連鄭秀妍好脾氣的找冷笑話跟她說金泰妍理都不理。

 

    真的生氣了?

 

    「好,我不吵妳了。」鄭秀妍嘆口氣,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安穩的把車子開回家。

 

    回到住處,鄭秀妍先拿出鑰匙感應後開了門,金泰妍隨著她一前一後進了屋子。

 

    「晚上想吃什麼?今天我下廚好了,有沒有…!」鄭秀妍脫下外套的動作還沒完成,就被後頭的金泰妍緊緊抱住。

 

    鄭秀妍有些嚇到,轉過頭看著埋在她後背的金泰妍:「泰妍?」

 

    金泰妍悶著頭怎樣都不肯講話,抱住鄭秀妍的身子不知道是冷還是什麼,竟然在顫抖。

 

    「身體不舒服嗎?」鄭秀妍溫柔的聲音讓金泰妍有些鬆開手,搖搖頭。

 

    鄭秀妍把泰妍的手緩緩拉開,自己的身子轉過去與她面對面,這次換她環上泰妍的身子。

 

    「累了?」那柔軟到快融化的問答依舊繼續,幾乎是下意識,就算三年後兩個人相處上金泰妍從來沒有在這樣脆弱過,鄭秀妍卻很快就習慣了這樣的模式。

 

    印象中…泰妍也是這樣的人阿,不是永遠都那麼堅強,也不是外表那麼開朗,她會受傷會軟弱,只是因為大家都不覺得她可以那樣,所以她也自然把那份脆弱給藏起來。

 

    現在在鄭秀妍面前,全無了防備的湧出來。

 

    「我…」金泰妍搖搖頭,整個人的身子都快要縮進鄭秀妍的懷裡,好頹喪的樣子。

 

    「嗯?」不知道為什麼,鄭秀妍突然覺得心裡有一絲絲開心,那種感覺很奇特,卻也是三年後兩人交往一直缺少的。

 

    「我覺得…我這次的合作好像不會成功…我…」金泰妍吞吞口水,有些不知道要如何說下去。

 

    『我不知道要怎麼辦好了。』弱弱的…很多年前…那是在金泰妍跟自己剛認識沒多久,第一次放下〝姐姐〞的包袱,無助的問人…

 

    鄭秀妍輕笑了出聲,摸著泰妍的頭,勾起泰妍散落在臉頰旁的髮絲:「我的泰妍可是知名的創作歌手,獲獎無數呢!重錄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打垮泰妍不是嘛!」

 

    泰妍不理會她的稱讚,又埋進鄭秀妍的懷裡,低噥著:「難道我就不能害怕嗎…我也會害怕啊。」

 

    泰妍開始跟鄭秀妍說她這幾年的變化,她不是個超人,雖然周圍的人都這樣認為…

 

    她只是老練了,也深沉穩重了點,但不代表她所向無敵,今天這樣讓大家無言的情境,她也會怕…

 

    鄭秀妍有些驚訝三年後的金泰妍對她這樣毫無保留,不是說以前不說,只是泰妍總是悶著,自己沒發現她也不會生氣。

 

    「我很驚訝呢,妳會那麼在意大家的視線,妳不是才女嗎?大家都很尊重妳,也都知道妳的能力,從來都是不斷的上爬、不斷的成功。」

 

    泰妍被今天的秀妍的稱讚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撐起頭看著她,認真得開口:「那是在外面,在妳面前,我一點也不想要當才女。」

 

    「我也想跟妳撒嬌…」金泰妍的話讓鄭秀妍笑了。

 

她伸出一隻手握住金泰妍的手,兩個人的手都有些冰涼,卻因為彼此交握而無比溫暖,鄭秀妍看著她,說出了多年前的那句。

 

『那就聽我的。』

 

「泰妍,那就聽我的。」

 

    「嗯?」金泰妍有些恍神,鄭秀妍的表情、話語…都好像當年的…

 

    「聽我的話,先乖乖吃完飯,然後跟我一起洗個熱水澡,然後我們一起回到我們柔軟得大床上面好好睡一覺,我要妳好好放鬆一下,乖了~」鄭秀妍抱住金泰妍,充滿力道跟溫柔,讓泰妍的頭可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後摸著她的髮一下、一下。

 

    只有鄭秀妍…會這樣對她。

 

    「嗯…」泰妍閉上眼,點點頭。

 

「只有妳,讓我可以有依靠的感覺,心安的感覺…」金泰妍這次說了,當年的她在鄭秀妍牽握住她的手時沒有說,現在她敢說了。

 

    「秀妍,我不能沒有妳。」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