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拿起曲稿,一個人在小小錄音室的鄭秀妍依舊練唱著,這已經是陪金泰妍製作帕尼專輯這一個多月下來她例行的工作。

 

    慢慢的開始有點小進步,再然後是小心得,現在的鄭秀妍真的覺得有種特殊的感覺。

 

    還記得很多年前,在那時候自己還在演藝圈打混的時候,就有被問到過唱歌技巧的問題,畢竟是以solo歌手出道,雖然偶像化了,卻還是會常被問到自己跟哪個音樂人比起來感覺誰厲害。

 

    那時候自己回的是…〝我是喜歡唱歌!〞,非常不喜歡特別去比較什麼得自己好像總是用這句話去回答,還讓當時被媒體說她沒新意,說做表面功夫太假,現在想想…還挺可愛的。

 

    「喜歡啊…」鄭秀妍撫摸著紙張,露出笑容。

 

    雖然諷刺,那時候喜歡卻不被承認,現在自己這樣愚蠢的在半夜起來練唱,不更達到了〝喜歡〞的定義嗎?

 

    原本以為在演藝圈做Jessica,是讓自己做最喜歡的事,現在想想,此刻得自己,不依舊是做自己最喜歡的事嗎?反而沒有束縛…

 

    想起了之前在監控室聽到泰妍對帕尼的責備,那些都是情感上跟詮釋上的思維,真要她用說的她還真不會…

 

    但是如果用唱的…鄭秀妍看了看手中的紙張,放下了配樂,自己唱著…

 

 

 

 

    現實無法讓人沮喪太久,金泰妍的低潮不允許在此刻發生,專輯發行的日子早就訂好,要往後挪本來就有困難,就算再體諒,也要趕緊把曲子給交出來。

 

    泰妍一早起來就無比嚴肅,平常還會調侃調笑幾句的樣子都不復存在,等到秀妍起床,已經看到她穿上外套要準備要出門了。

 

    「醒啦,我把早餐準備好了,就放在桌上。」金泰妍調整好自己的領子,轉過身子對秀妍笑。

 

    「不一起?」鄭秀妍想說還可以一起吃個早餐的。

 

    「不了,我想要早點去看看。」金泰妍的笑容很好看,鄭秀妍卻沒有怎麼回應。

 

    「泰妍。」在金泰妍要離開臥房前,鄭秀妍又開口,柔聲說:「不要想太多,懂嗎?」

 

    好像這句話讓泰妍有些錯愕吧,泰妍愣愣的站在門口一會,突然往床鋪走去,直到靠近自己,泰妍傾身吻了吻她的臉頰,突然有些皺起眉的開口。

 

    「妳老實講,我是不是太要求了…?」或許真的照著他們期望的那個版本通過,就好了。

 

    「沒有,妳是作曲人,妳覺得到哪裡,就是哪裡。」鄭秀妍伸起白皙的手臂纏住金泰妍的脖子,接著說:「只是要提醒妳,或許妳要為Fany想想,她不見的懂妳要的。」

 

    「但是妳懂,不是嗎?」金泰妍有些氣悶,有是這件事,難道真的是她表達有問題?

 

    鄭秀妍聽到後輕笑,親了親泰妍的嘴巴:「所以我是鄭秀妍啊。」

 

    「什麼啊…」金泰妍喜歡她親自己,卻聽不懂對方再說什麼。

 

    兩個人有親熱了一下,泰妍看看錶放開了對方,才順利的離開了住處。

 

 

 

 

    鄭秀妍今天並沒有行程,算是特意安排開了,她打算一整天時間都可以看她們錄音,起床梳理梳理,看看時間也差不多是正式開始錄製的時間,打算起身離開家裡。

 

    哪知道門鈴突然響起,鄭秀妍還在納悶是誰,打開門看到讓她意外的人。

 

    「Fany?怎麼來了?」金泰妍好幾個小時前就先到錄音室了…

 

    Tiffany抬起頭對她笑笑,眼睛還有些昨天哭過後的浮腫,開口道:「我想要跟妳一起去錄音室,順便想要問問妳知不知道我該改進哪裡。」

 

    或許是因為Tiffany的態度真的太認真的,鄭秀妍也不好拒絕她,居然還真的搭著Tiffany的車,在車上幫Tiffany畫著重點。

 

    「其實只是情感的問題…我覺得…」鄭秀妍指點著Tiffany一些她覺得需要注意的小地方,突然抬起眼看著開車的經紀人一直盯著她看。

 

    「專心開車,看後座很危險的。」鄭秀妍拉下臉冷聲道,面對不熟的人她依然是冷面冰山。

 

    「是…」經紀人被凍得趕緊看向前方…

 

    只是她真的很想八卦嘛…為什麼找鄭秀妍會找到金泰妍住處去?總裁私生活不好探索啊…

 

 

 

 

    到了錄音室,如秀妍所料,看到Tiffany是跟著自己一起進來的泰妍一臉驚訝,抿抿嘴後只叫Tiffany快點進去。

 

    「怎麼不早點來?妳去找秀妍做甚麼?」金泰妍真的有些怒火,自己很早到就是想說多點時間練習,哪知道Tiffany一直都不見人影,結果…

 

    「我請Jessi幫我看看曲子上面要注意的問題,我想問問她說不定會知道…」Tiffany也感受到金泰妍的情緒依舊緊繃,講話後面越講越小聲,小心的看著金泰妍。

 

    金泰妍點點頭,僵硬的開口:「已經拖很久了,快點開始吧!」

 

    聽到泰妍示意,監控室的錄音師立刻放曲,兩個人很快就開始錄製。

 

    今天的情況依舊不好…

 

    來來回回錄了好幾次,就是不滿意,泰妍一直緊繃著臉,沒有太多的指正聲音,只是每次都會自己停下來,然後大家就知道…要重錄。

 

    直到大家都開始有些尷尬,一次又一次的停下,終於,Tiffany拉住金泰妍的手。

 

    「泰妍,妳如果真的哪裡有要指正的,跟我說沒有關係…」Tiffany覺得這樣下去也沒有辦法,這樣完全像是鬼打牆了。

 

    鄭秀妍在監控室外面看著,抿著唇沒說話。

 

    「我想要的那種感覺怎樣都無法達到,卻連形容都無法明確形容給妳聽。」金泰妍終於開口了,卻是對自己的責備,讓大家都很傻眼。

 

    「大家還稱什麼老師、作曲人…我根本連合作的能力都沒有,一首曲子亂七八糟的…真是夠了…」金泰妍的語氣充滿的沮喪,讓Tiffany皺起眉,抓著她的手。

 

    「妳幹嘛這樣說啊…變成我很不好意思。」金泰妍的話雖然是指責自己,但是Tiffany還是認為是自己的錯。

 

    「不然為什麼會這樣重複一直無法錄製完成…我根本沒有辦法確切的跟妳說明那種感覺!到現在我們還是唱得很爛!」一句話尖利的刺進Tiffany的心。

 

    「金老師,沒有妳說的那麼爛…」監控室的助理想要緩解一下情緒,卻讓金泰妍爆發。

 

    「你懂什麼?如果現在你站在我這個角度去看事情,就知道我說的事情有多蠢了!」金泰妍有些怒吼:「這完全像是失控!我根本無法想像我們兩個後面會唱出什麼怪物,這樣下去全毀了!我重要的曲子全部都因為這次合作毀掉!」

 

    不該是這樣的…不應該…為什麼怎樣都無法讓自己覺得可以靜下心去聽的,每次聲音一進入耳膜,她就覺得有些不對,卻每次都犯同樣的失誤。

 

    她快瘋了…

 

 

 

 

    監測室的氣氛緊張,全部人都看著錄音室裡面的兩個人激烈的交談著,金泰妍的話讓Tiffany不舒坦,一直想要力求到好的Tiffany跟講到最後有些失控的金泰妍就這樣僵持著…

 

    「妳是不是不想要我唱這首歌?」Tiffany心裡一直有聲音告訴她,或許自己還不到火侯…跟泰妍合作。

 

    「…我沒有這樣說,是妳自己講的。」

 

「但是妳的意思就是那樣!妳不跟我說我哪裡不對!一直這樣抱怨不就是想說這個!」

 

「我沒有抱怨,我也沒有說妳有錯啊!但是效果不好是真的!難道妳要我強顏歡笑嗎?這是工作好嘛!!」金泰妍幾乎有些失控的喊,她沒有要怪Tiffany的意思,她是…她是…

 

    她是怪自己…糟糕、太糟糕了!為什麼大家就是不懂呢!!

 

    「妳不說哪會有人知道!妳這樣悶悶的我也不知道要怎樣配合妳,我問過妳、問過Jessi,我也很想改啊…」Tiffany她覺得這幾天是地獄,她知道金泰妍是個工作認真的人,也知道這首歌對於金泰妍的意義,但是不代表自己可以完全達到要求啊!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還想要說些什麼,卻被泰妍打斷…

 

    「那就不要合作了!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跟妳說!合作有什麼用,根本是浪費時間!」她的語氣還是很不饒人,監控室的人有些尷尬了,裡面的氣氛完全毀了…

 

    「金泰妍妳…」Tiffany真的被她給氣哭了,為什麼要這樣說…難道她不知道自己已經很難過了嗎?她也想做好啊!

 

    「夠了,妳們不要吵了。」一句話讓所有人意識到變化,金泰妍轉過頭看著已經進入錄音室的鄭秀妍,臉色有些嚴肅的看著自己。

 

    「怎麼進來了?」金泰妍的聲音還算是平穩,強壓著情緒。

 

    鄭秀妍不理,走到Tiffany面前低下頭看看她,遞了張衛生紙給對方,「別哭了,傻瓜。」

 

    「秀妍,出去。」金泰妍拉下臉,小聲開口。

 

    這裡怎麼說她還是製作人,她有權提出要求。

 

    「不要,妳都把她用哭了,這不像妳。」鄭秀妍拒絕了她的提議,堅定的說著。

 

不像自己?一句話讓金泰妍大為光火。

 

「妳如果進來是要說這些那我知道了!出去!」金泰妍一句話之間態度反差極大,剛剛…她還以為鄭秀妍是要進來幫自己調解的,結果居然…

 

    這次的語氣已經是充滿著濃濃的火藥味,鄭秀妍皺起眉。

 

    她知道自己哪句話讓金泰妍生氣,但是現在這樣真的不會有結果,沒有人去攔的話永遠都會鬼打牆。

 

    或許金泰妍認為幫自己調解是鄭秀妍需要做的,但是那是因為她沒有仔細想,鄭秀妍會幫Tiffany講話,是因為…她把泰妍當自己人。

 

    「不要帶著火氣跟我說話,我只是找妳談。」鄭秀妍有些冷淡,卻還是維持原本的意思,即使這樣有可能讓泰妍更火大。

 

    果然…

 

    「在妳找我談之前,請先了解我為什麼生氣再跟我談!」金泰妍有些咄咄逼人,語氣是在場所有人都沒有聽過的憤怒,喔…不,鄭秀妍有聽過。

 

    兩個人合作的時候也有這樣吵過,只是當時炒的對象是林允兒,現在是Tiffany。

 

    「我沒有不了解,妳太鑽牛角尖了,妳一句話都不說解決不了問題,Fany也不會知道要怎麼辦。」金泰妍以為壓著怒氣不講話是為Tiffany著想,卻沒想過這樣的氣氛沒有人可以唱的下去…。

 

    「我用講的大家覺得我要求太高?現在我不講了,又說我鑽牛角尖?我是沒有跟太多人合作的經驗!但也不代表我可以這樣被妳講。」簡單說是鄭秀妍沒資格說嗎?在監控室的其餘人倒抽口氣。

 

    對方是老闆耶…再怎樣多也有足夠的資格,金泰妍不怕被炒魷魚嗎?

 

    鄭秀妍這下挑起眉了,冷聲道:「我不覺得我沒資格,妳合作的經驗不多,不過我好像就是那個不多中的人之一,我跟妳合作妳還不會那麼不講理…」鄭秀妍的話還沒說完,也不是真要說金泰妍不講理,不過金泰妍沒有讓她多說的空間,開口打斷她的話。

 

    「妳現在不在演藝圈活動!不要干涉我!」金泰妍幾乎是低吼出來,她看著鄭秀妍的眼神是三年後不曾出現的。

 

    鄭秀妍應該要了解,就是因為是鄭秀妍,更要了解不是嗎?

 

    不像自己、不講理…都不應該是從鄭秀妍口中說出來的。

 

    「妳是覺得我離開太久,沒有資格跟妳說話了是嗎?」鄭秀妍也被金泰妍挑起火氣,臉色如果剛才嚴肅,現在就是…生氣。

 

    鄭秀妍…生氣了,大家都覺得冷汗直流。

 

    「妳本來就不該管這些,甚至不需要來看我們錄音!Tiffany就是因為有妳在那裏撐著才會無法專心!」

 

    「妳這在遷怒,我來這裡是因為我關心妳…」鄭秀妍覺得金泰妍是不是有點吃醋了,開始無理取鬧,小地方吃醋那就算了,到這樣鄭秀妍可無法消受。

 

    什麼時候自己來變成為Tiffany來的?

 

    「她一叫妳來妳就來,妳不是很忙?而且妳根本就不喜歡進錄音室,卻因為我罵她進來了!妳要不要這麼偏頗?」

 

    此話一出口所有人愣住,看著鄭秀妍的背影有些驚訝…

 

    她…不喜歡錄音室?為什麼?

 

    所有人都錯愕的看著金泰妍繼續說,或許…這一段時間,只有金泰妍有發現,鄭秀妍其實來的很勉強。

 

    「妳不想要碰觸那些過去、不想要碰觸我的這首歌,我知道,要妳聽我們在妳面前練這首歌妳的心情,我體諒也沒有逼妳,妳不要來就好了!但是妳為什麼就不體諒體諒我?這首歌我很看重!沒有遷怒好嘛!」

 

    「我當然知道這首歌重要!妳不是應該知道嗎?」

 

    「我本來覺得我知道,但妳這樣跟我吵現在我不知道了!」

 

    「妳…!」鄭秀妍真的火了,冷聲道:「金泰妍妳質疑我?」

 

    連名帶姓叫了…大家此刻都迫切想要找個地方躲起來。

 

    本來氣勢就是那種超級強大的兩個人,曾經還是互相爭奪天后寶座的對手,她們兩個人都習慣了那種競爭,那種自我保護的方法,要如何豎起自己的防護罩,她們都無比清楚,要說那種架勢跟妍神完全可以說是勢均力敵。

 

    「我沒有質疑妳!只要妳出去,我們可以不用非得吵起來不可。」重點是又不是兩個人問題,為什麼是鄭秀妍跟她吵架…金泰妍真的很討厭這樣子。

 

    「我不要!妳們這樣鬼打牆下去什麼都不用做了!Fany的唱法或許不能符合妳的想法,但是妳也需要有地方配合她才可以!」

 

    「我沒有配合她?」金泰妍握緊拳頭,繼續開口:「如果我沒有配合現在會更糟糕!」

 

    「金泰妍妳怎麼不想想把妳幻想中的歌聲套入Tiffany的角色進去!無法成功錄完不只是她無法完成妳的要求,而是妳的幻想跟實際不符!」

 

    「不要說的妳好像知道我幻想什麼!」重點是她從頭到尾都沒有幻想!

 

    「那妳說為什麼會一直錄不好?妳自己知道,只是不承認而已!」鄭秀妍一針見血的刺激著金泰妍,這句話幾乎讓在場的人雞皮疙瘩都生起。

 

    「鄭秀妍!」金泰妍也連名帶姓的叫出她的名字,眼眶居然有些熱度,一字一字擠出來:「那妳唱啊…」

 

    「什麼?」鄭秀妍沒有聽清楚金泰妍的話。

 

    「那妳唱給我聽啊!妳從剛剛開始就一直阻礙錄製!妳既然看的那麼清楚!那妳就唱一次給我聽啊!」

 

金泰妍有些失控的音量充斥在錄音室,此話一落周圍空氣好像都凝固了,大家連吸氣都覺得非常問難,沒有一個人目光不是看著兩個人的。

 

    「妳不是說我太要求嗎?妳沒有試過是不是管太多了?」

 

    「妳是小看我,覺得我唱不出來嗎?」鄭秀妍抿緊唇用力的說出整句話,字字句句幾乎是快要用釘的問出口。

 

    金泰妍沒有回答她,只是看著她的眼神抿著唇,兩個人對視著卻一點聲音都不出,全部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兩個人…

 

    「放歌。」

 

    大家都以為聽錯了,或許是幻聽…或許剛剛沒人發聲,因為…她們好像是聽到…鄭秀妍…。

 

    金泰妍被鄭秀妍那兩個字震住,唇抿得更緊,幾乎是咬牙的看著鄭秀妍。

 

    沒有人有接下來的動作,僵硬了好一會…大家都在傻眼…

 

    錄音室的人又開口了,這次沒有聽錯…真的沒有…

 

    金泰妍跟鄭秀妍轉過頭對著玻璃窗外的助理及錄音師大吼,那氣勢跟魄力,幾乎快要把窗乎震破般的嚇人。

 

    「放歌啊!!」

 

    「放歌啊!!」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