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這麼晚了,誰…」崔秀英打開自己住處外面的鐵門,有些怨氣,卻看到來人時有些怔愣住。

 

    「抱歉…我知道很晚了,但是…我發現我朋友為數不多…」來人露出有些尷尬的笑容,卻讓崔秀英瞬間揪疼了心。

 

    「進來吧,黃美英。」

 

    這是Tiffany第一次進到崔秀英的住處,崔秀英總說她住的地方很亂,所以聚會的時候都不在這邊開,現在看來崔秀英的是要求太高,她家明明就很乾淨。

 

    「抱歉,我有客人…」崔秀英困難的說著,搔搔髮有些無奈,自己平常住處是真的很亂,只是因為這次Tiffany挑的時間剛好是她要接待客人的〝難得時期〞。

 

    「客人?」Tiffany想要往房間裡面看,卻什麼都沒瞄到,秀英知道她在找什麼算是回應她:「在洗澡。」

 

    黃美英上下打量著崔秀英,隨意的一件襯衫罩著,就像是剛剛隨意批上的…

 

    戀人嗎?心裡有著這樣的一股聲音,卻有些失落。

 

    連崔秀英都有戀人了,那她怎麼辦?

 

    看著那無辜的眉頭又皺起,崔秀英覺得自己有些頭疼,「妳別在皺眉了,有事情想要跟我說是嗎?」

 

    Tiffany這才回過神,想到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她坐到崔秀英客廳那張柔軟的沙發上面,把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說了一遍…

 

    今天後面她跟金泰妍的錄製有成功,在鄭秀妍跟她一前一後的回到錄音室後,金泰妍好像想通了什麼,對著自己說的話開始可以溝通了。

 

    「錄製是完成了…我應該要很開心,但是…」Tiffany低下頭,只敢在崔秀英面前才發出口:「秀英,我心裡還是有些難受。」雖然只有一點點…

 

    崔秀英聽完,放下一直拿著的熱可可,拍了拍Tiffany的頭:「妳也辛苦了!」

 

    雖然自己最近很忙,幾乎沒有跟著金泰妍去錄音室,但是以對她們的了解,她還是知道Tiffany的意思,同樣是一首歌,她抓不到的感覺鄭秀妍卻三兩下就讓大家折服了,甚至讓金泰妍還有現場人員完全滿意,雖然Tiffany理解那是屬於戀人的默契,卻還是…

 

    「我明明也很喜歡Jessi…我真的很喜歡她,自從母親過世的事情,我跟她接觸比較近,越接近她我就越知道為什麼金泰妍會愛上她…」那種不張揚的溫柔,還有那種柔軟的態度,真的會讓人無法自拔。

 

    Tiffany相信,只要給她時間,對Jessi的好感說不定會超過當年對金泰妍的…

 

    「我覺得自己好糟糕…老愛上自己不能愛上的人不說,現在還在那裡亂忌妒…」Tiffany難過的說著,當她發現自己收工時居然是這種心情,沮喪到極點,不找人發洩她真的會受不了。

 

    崔秀英看著她這樣,柔了目光,緩緩的攬住Tiffany的身子:「美英妳很好,只是她們不懂得珍惜!」

 

    雖然這樣有點詆毀那對夫妻倆…不過現在崔秀英以哄Tiffany為主要。

 

    「我嗎?妳聽完還是覺得我很好?」

 

    「那當然,我只知道妳不管如何難過,卻還是會為他們的情感心疼,甚至站出來阻止錄音師他們的揣測,能做到這樣真的不容易,是我都不一定可以保證,這樣的妳,在我眼中是最美麗的!」

 

    或許崔秀英天生就有一股說話的魅力,又或者崔秀英她的誠懇使她話中像是參了魔法,聽著聽著,Tiffany紅了臉、熱了框。

 

    「崔秀英~~~~~」

 

    那撒嬌意味濃厚的發音,讓崔秀英無措了,耳根子有些紅,身子起了雞皮疙瘩。

 

    「崔秀英,我都不知道原來妳的性向是對女生。」突然的一聲調侃讓沙發上的兩個人一僵,不…正確說來僵的是崔秀英,她憤恨的轉過頭看著剛從浴室出來,頭上還掛著毛巾的女孩怒吼。

 

    「李順圭!少在這裡亂講話!這裡是我家!再亂講就給我滾!」

 

    Tiffany這才看到靠在牆邊對她笑的女生,個子談不上高,甚至可以說有些嬌小,卻剪了個俐落貼合的短髮,配上還有些水滴為擦乾,看起來有點像中性美。

 

    她不知道…崔秀英喜歡這種的…

 

    「妳確定要讓我滾嗎?不是妳們鄭總裁要妳來拉攏我這個高中同學嗎?我現在滾出去好嗎?」名叫李順圭的女子走到沙發,雙手撐著沙發拍拍崔秀英那死灰的臉,笑道:「合約我可還沒簽呢!」

 

    「妳在要脅我?」說到這就來氣的崔秀英,心裡埋怨了鄭秀妍無數次。

 

    她最近會忙到無法跟金泰妍去錄音的原因,也全是為了這個…鄭秀妍現在正在壯大鄭氏,sunshinee這裡剛穩固好,又要回去顧總部,想要請個人來為sunshinee代為管理。

 

    「可是為什麼會找到她?」Tiffany不懂為什麼要突然找這個默默無名的人幫忙管事,還指定要她…

 

    崔秀英看了李順圭那事不關己,已經跑去翻她冰箱找東西喝的人挑挑眉,看著Tiffany道:「妳知道她的來頭嗎?」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才會有疑問啊。

 

    崔秀英撇撇嘴,她念的是貴族學校,是問能再貴族學校唸書的人…

 

    「她是SM經濟娛樂的負責人‧李秀滿的姪女,這幾年一直有幫忙處理一些事情,SM有幾個女團就是她構思推出的。」算是鬼才吧。

 

    Tiffany嘴巴幾乎要掉下來,指著李順圭驚吼:「她不是學生嘛!?」

 

    「…我不是說她跟我是高中同學嗎?」崔秀英覺得Tiffany的耳朵有問題。

 

    Tiffany看著那個拿著啤酒對她露出笑容的女生,心裡只有一個聲音。

 

    鄭秀妍…妳怎麼盡找些矮的又是童顏的人,金泰妍是、這個人也是…李順圭接管…這樣會被公司的人誤會雇用童工吧!

 

 

 

 

    而此刻雇用童工…不,應該說此刻對童顏有莫名興趣的鄭秀妍,正在應付著另外一個童顏,因為看到新落成的書房而興奮到忘我的金泰妍。

 

    「好了!不過就是書房改好了,不用那麼開心吧。」鄭秀妍雖然是抱怨的,但是語氣卻聽不出任何不悅。

 

    兩個人今天下午結束工作後就收到鄭秀妍住處書房改建好的消息,雖然鄭秀妍覺得還不急著要住進來,但是金泰妍卻堅持想要看看改建好的房子長什麼樣子。

 

    鄭秀妍的書房更加大了,把原本旁邊的客房打通,然後重新規劃,新的書房很不一樣,泰妍的錄音室跟鄭秀妍的書房中間有一片玻璃窗可以隨著情況打開或是關閉,鄭秀妍辦公桌的地方也放了許多唱片讓整個空間增添了音樂的氛圍,中間放了一張柔軟的大沙發,兩個人窩進去綽綽有餘…

 

    「果然房子大就是好!連要翻修都可以翻修的那麼氣派!」金泰妍感嘆的說,拉著鄭秀妍窩在沙發上面。

 

    「喜歡嗎?」鄭秀妍坐在金泰妍的腿上,勾起金泰妍的下巴問著,語氣參雜了嫵媚,讓金泰妍心裡一斗。

 

    「喜歡…」

 

    「有多喜歡?」

 

    「像喜歡妳一樣喜歡…」

 

    「原來妳喜歡我這麼容易被取代,小小的房間就讓妳滿足了。」鄭秀妍說完,金泰妍就把她的嘴堵住,用自己的唇,深深的熱吻了好一會。

 

    「妳在挑我語病呢!好過分!」金泰妍抱怨著,卻突然笑了:「沒關係,妳今天讓我的感動太多太多。」姑且不跟她計較。

 

    像是想到什麼,泰妍起了身子在包包裡面掏啊掏的,直到鄭秀妍納悶的跟了過去,才發現她拿出了一張CD出來。

 

    「再來聽聽看吧!今天我們的合唱。」金泰妍笑得很開心,今天她錄音完畢後,特別跟錄音師要了她們合唱的版本。

 

    鄭秀妍看著金泰妍開心的把CD放到撥放器裡面播放,凝望了一會才開口…

 

    「妳什麼時候發現我每天晚上偷偷爬起來練習的?」

 

    金泰妍轉過頭,領悟到鄭秀妍想要的問題,柔柔的微笑:「從妳開始的第一天。」

 

    「……」鄭秀妍沒有立即說什麼,只是看著金泰妍不說話。

 

    「我不想要讓妳覺得有負擔,妳那些是出於對於音樂的喜愛我知道,我出現只會讓妳因為顧忌我而無法好好發揮。」金泰妍拉起鄭秀妍的手,輕輕的吻上。

 

    「妳永遠都讓我震撼,鄭秀妍。」愛妳,好像是永遠都會充飽滿的電池一般,滿足。

 

    今天的錄音,不用金泰妍特別加持,就連錄音師跟助理都公認這樣的合唱版本覺對是最好的。

 

    鄭秀妍感受到金泰妍的感動,閉上眼睛,久久像是放下了什麼,笑著勾起唇。

 

    「泰妍…」

 

    「嗯?」

 

    「我想…聽妳唱歌。」以前因為自己拋下,而泰妍不停往前而懼怕聽的歌曲,現在不再有了,當她今天唱完後,喘著氣看向泰妍,當對方…對自己露出滿足的笑。

 

    鄭秀妍終於了解到…在金泰妍眼中,她還是那樣光亮…她不用害怕曾經Jessica的亮眼、現在自己的變化…

 

    金泰妍有多愛她,那時候、那一刻,她深深的了解她。

 

    非她莫屬的愛…

 

    有些東西…真真正正的放下了…

 

    那一夜,兩個人像是多年前還是朋友時,一起喝酒、吃小菜,然後聊著音樂…為一跟朋友時不一樣的地方…

 

    金泰妍是抱著鄭秀妍唱歌,靠著她的耳邊,一句一句的迴盪在整個錄音室。

 

    「唱〝如果〞的時候,是什麼感覺?」鄭秀妍喝了口紅酒,抬起頭親了親金泰妍的下巴。

 

    「…從跟母親約定要跟妳分手、欺騙妳…一直到在頒獎典禮上…跟妳說的放手…跟妳分開,像個傻瓜一樣…連說愛妳都不行。」金泰妍有些矇矓的看著她,手撫上她的臉頰。

 

    「妳知道妳那時候在領獎前跟我說的話嗎?」

 

    「什麼?」鄭秀妍抬起頭看著她。

 

    金泰妍扯開笑,那種弧度讓鄭秀妍心疼,手撫上她的臉,安慰著…

 

    「妳跟我說妳跟叔叔的賭注,看到妳為了我們的感情努力時,我卻要放棄…那時候…就差那麼一點點,我想要把妳拉回來告訴妳真相…不要管頒獎典禮,也不要我母親…我只想跟妳永遠在一起。」

 

    『西卡…我…』那時候Jessica走進頒獎典禮會場時,金泰妍好想開口說:『我不知道要怎麼辦了…我們一起逃走好不好?』

 

    但是最後卻被母親的訊息聲打斷,那一刻,是她們分開前…最後的機會。

 

    「……」鄭秀妍也想起那樣的畫面,那時候自己還什麼都不知道,看著金泰妍那欲言又止的溫柔,還有那句〝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都有著金泰妍的難過。

 

    「我明明看到妳努力了,卻還是準備著絕望等著妳…」金泰妍抱住鄭秀妍,緩緩說:「妳離開後,發表出〝如果〞之後我大紅,大家都問我是如何表達那種情感?還說那樣的痛不是任何人能感受到的,那時我聽著,卻覺得…不那樣痛,我無法好好活下去。」

 

    然後…幾個月後,發表出〝還有一次〞…

 

    怎樣痛…都希望再看到一次,金泰妍雖然痛,卻從來沒有後悔…

 

    痛著、

 

    盼望、

 

    活著、

 

    再一次…

 

    支撐著金泰妍的所有意念…就剩這些。

 

    鄭秀妍已經從金泰妍的懷抱坐起,靠在她的肩膀處看著歌詞,好一陣子,才啟口…

 

온통세상이 그대인데 그대만 그리는데

全世界只剩下你的身影 只想著妳

그대 앞에선 숨을 죽여요

在妳的面前我無法呼吸

내게 그대가 인연이 아닌것처럼

對我來說 就算妳不是屬於我的姻緣

 

    金泰妍跟著唱著,她的第三首歌…〝妳聽得到嗎?〞

 

    왜 내 사랑만 더딘거죠

為什麼只有我的愛情那麼緩慢

내 사랑만 힘들죠

只有我的愛情那麼辛苦

 

    「辛苦了…泰妍。」鄭秀妍突然停下來,轉過身子摟住金泰妍。

 

    金泰妍被她突如其來的擁抱弄得傻了,剛剛專注唱歌的她此刻完全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那時我不在妳身邊,妳很孤單吧?」鄭秀妍難過的擰起眉,聽著金泰妍唱…覺得她就像是參與了金泰妍這三年的日子一樣。

 

    就算和好以後,她也從不敢仔細的聽金泰妍的歌曲…那樣的孤獨感,讓她心疼、害怕。

 

    「妳能好好的,現在就站在我的面前,真的是太好了。」鄭秀妍的話讓金泰妍紅了眼眶,抱住鄭秀妍的懷抱也緊了,眼眶居然泛出淚光。

 

    母親的過世,無疑在金泰妍心中撕下最深最深的一層傷口…那時候的金泰妍什麼都沒有,甚至可以說是遍體麟傷…

 

    鄭秀妍慶幸,金泰妍活得好好的…現在想想都後怕…

 

    「聽妳說那些,就算已經過去了…都還是讓我好怕失去妳…」鄭秀妍有些哽咽了,或許今天兩個人都感受太多,此刻兩個人的淚水像是沒有明天般的張狂。

 

    「老實說,那時後車禍時…我真的有想過…」金泰妍還沒說,鄭秀妍就咬了下她的肩膀,那力道不小,讓金泰妍吃疼的喊了聲痛…

 

    「傻瓜…大傻瓜!如果妳真的發生什麼事情,我永遠都不會原諒妳!」鄭秀妍還是心疼的,舔了舔剛剛被咬疼的牙痕。

 

    「妳自己不也把自己弄得像活死人?」沒重新交往前不知道,真的交往後金泰妍才發現,鄭秀妍的身體大大不如前。

 

不能吃的東西變多了,能吃的東西變少了,愛吃的東西也變得不能吃了,讓當初金泰妍照顧起她生活起居時難過好久好久。

 

「妳還說呢!下次妳要是再逼我吃那些什麼養生的東西,我跟妳翻臉!」鄭秀妍捏著她的臉頰,想起之前金泰妍從Tiffany那邊抱回來的一堆養生韓藥。

 

金泰妍苦笑,這句話…不應該也是她要說的嗎?鄭秀妍也一樣不少了她的分…

 

但是…先不追究了,現在這樣真的好幸福,那些痛苦,金泰妍從沒有想過有一天可以以這樣的形式去回想,也沒有想過痛可以變成如此甜蜜。

 

    「妳惹我哭了…」金泰妍發覺自己真的是個感性之人,尤其在鄭秀妍面前,眼淚奪眶而出,一滴、一滴,好像以前隱忍的所有淚水,都想一次告訴鄭秀妍。

 

    那時她真的好痛、好無助…

 

    「妳本來就可以哭,我不是說過了。」鄭秀妍雖然嘴巴上說著,卻還是伸手把她的淚一一擦乾,一邊開口:「我是個負責到底的人…金泰妍,妳哭,我在這。」

 

    「…嗯。」彆扭的應了聲,金泰妍扯開沙啞的口,「我愛妳!」

 

    這一天,她們聊了好晚好晚,除了鄭秀妍自殺那時候比較灰暗的一面兩個人都兩三句帶過,其餘的徹徹底底的聊過一次,聊允兒、聊侑利,吵起來在所難免,立場不一樣人之常情,卻可以找到屬於她們的共識…

 

這…或許就是真正的相處之道吧,她們之前都太忙太忙,連個固定得規律模式都沒有,今天發生的事情,讓她們意識到,互相溝通的重要性…

 

現實不就這樣嘛…有紛爭、有爭吵,卻也有妥協跟合好。

 

兩個人直到天空泛白才雙雙入睡,像是多年不間的朋友,像是分手已久的情侶,又像是深愛已久的伴侶。

 

    她們有許多身分,這中間包含了友情、親情、愛情,

 

    醒來,金泰妍依然是音樂界舉手投足都受人矚目的藝人,鬼才;鄭秀妍依然是繁忙於鄭氏與sinshinee的大商人、總裁,兩個人有著不同的工作生活圈,卻也有著心心相印的地方。

 

    兩個人妥協彼此的休假時間,金泰妍會提醒鄭秀妍加班時間不能超過,開著車子低調的去停車場接她,知道鄭秀妍的胃不好,又喜歡吃甜食,會在她吃不下時,吃完她另外一半,幫她注意飲食和量,會在鄭秀妍焦躁時當個好老公,聽她罵人也被她罵。

 

    鄭秀妍也會在金泰妍繁忙於作曲時,在她旁邊辦公,設好鬧鐘拖著金泰妍睡覺,金泰妍真不聽,就用哄的,再不聽…就用罵的,還是不聽…只能用自己的身體誘著。

 

    唯一會讓她們吵到分房睡的事,除了允侑那兩妮子,應該沒有別人,那兩個人拖多久,兩個人這彆扭就鬧多久,套句金夏妍這個每次冷戰都被迫收留姊姊回到老窩的人,這兩夫妻沒有可以吵的,只好吵彼此的收的乾妹妹。

 

    而真正的親妹妹,只能淪落姊姊的聽眾,說是聽眾一點也不為過,不能多說自己〝姐夫〞好一點,會被姊姊罵,不能多說自己〝姐夫〞差一點,會被姐姐打。

 

    所以就連鄭秀晶到後面,都懶得數落金泰妍,她身上的瘀青太多了。

 

    那首曲子在Tiffany的專輯裡面成為首波主打,對於歌曲的感動大家都採正面評價,只有那天在錄音是裡面的人知道,那首歌有一個不曾曝光的版本,卻是錄音師跟Tiffany本人都讚不絕口的錄音。

 

    因為Tiffany的專輯發出,緋聞自然也不少,甚至連金泰妍跟鄭秀妍也拉進去一起攪和,三個人卻都習慣了,各自專注於自己的工作。

 

    下班、上班、下班、上班,這樣平淡的日子,好像有些流水帳…不過,這不就是兩個人一起的生活嗎!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