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害羞的笑容、鬧彆扭的側臉、哭得一蹋糊塗的表情

長長的睫毛、耳朵的形狀、剪得太短的劉海

唇色、髮香、擁抱的體溫

明明喜歡妳的地方 像星星那麼多

卻在總是在到了嘴邊…欲言又止…

喜歡、喜歡、好喜歡妳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一年又過去,新的一年到來,兩個人依舊很忙,卻也抓道屬於對方跟自己的模式。

 

    有時候想想…就因為當年的分開痛徹心扉,讓現在的她們懂得如何去愛。

 

    金泰妍在錄音室準備新的專輯,年初Sunshinee把重資都砸在她的身上,讓她的壓力也大起來,每天埋首在錄音室的時間拉長,回到家也是窩到鄭秀妍為她打造好的錄音是裡面用功。

 

    「還順利嗎?」秀英遞了杯熱飲給金泰妍,因為工作的關係加上最近季節交替,泰妍最近又有些輕咳。

 

    「還可以。」泰妍對她笑笑,接過熱飲喝了一口繼續工作。

 

    「妳老婆是嫌前不夠賺嗎?自家老公都逼出來賺錢了。」

 

崔秀英其實也沒有一直待在泰妍身邊,現在她的是公司剛出道的新人經紀人,泰妍這種大前輩已經不需要像當年那樣時時刻刻的陪伴著,頂多等到回歸時才會密切的在身側,今天會來算是她有多餘的空閒可以過來看看。

 

    「話說逼我出來賺錢的人貌似不是我老婆。」金泰妍翻了翻白眼,繼續說:「秀妍昨天才剛從法國出差回來,Sunshinee的事情早就經由李順圭…我是說Sunny擔任了替代理事。」

 

意思是她老婆還沒有時間撈她的錢…自己的錢就快撈不完了。

 

    而這次策劃她的專輯活動也是由Sunny這個Sunshinee新進理事做為推動,鄭秀妍頂多只是過目蓋章而已。

 

    泰妍突然想到什麼,抬起頭對崔秀英笑,那笑容詭異到崔秀英全身寒顫:「妳要說什麼?金泰妍。」

 

    「只是想問妳,那個李順圭,有意思的對象到底是妳還是美英?」

 

「妳聽誰說的?」崔秀英煩悶的搔搔頭,她們三個的關係有點複雜,卻也沒想像中複雜。

 

「自然是美英。」風聲多多少少有聽到,大多是從Tiffany那個大嘴巴得來,那個妮子對她根本沒有秘密可言。

 

    泰妍覺得這三個人的關係比她跟秀妍的認識來得有趣多了,至少不是因為走錯房間而開始…

 

    「我也不知道李順圭在那裡搞什麼!我是有聽她說過她跟黃美英有一起當過Sunshinee練習生,但是她很快就回到SM經紀娛樂去,我哪知道美英那傢伙哪裡惹到她了…」

 

總之Tiffany出專輯的時間剛好是李順圭也就是自稱是Sunny的新任理事上任的時刻,大家都可以感受到她對於Tiffany的苛刻要求,那時候連泰妍還有秀英都有些看不過去,是鄭秀妍阻止了她們。

 

    〝妳們越這樣幫她,順圭就越想欺負她。〞所以不動是最好的策略。

 

    而Sunny跟秀妍在美國的時候有來往,泰妍她有找過機會跟秀妍討論過這問題,秀妍那時候被她纏到身心俱疲,只是慵懶得說:〝老實說我跟李順圭的交情根本不到很深,不然當初就不會找崔秀英去當說客,我只知道她有喜歡的人,是誰就不曉得了。〞

 

    「重點是妳們兩個這樣在美英旁邊繞來繞去,也要看美英喜歡誰吧。」金泰妍跟鄭秀妍倒覺得崔秀英跟李順…Sunny都喜歡Tiffany,只少在她們兩個眼中,這三人Tiffany還是比較可愛。

 

    換崔秀英翻白眼的看著金泰妍,「美英最喜歡的,不就是妳們夫妻倆嗎?妳們兩個誰要收留她我想她都會立刻搖尾巴奔過去。」

 

    一句話堵著金泰妍有些嗆道自己的口水。

 

    這話題沒有結論,兩人也不想再說下去,崔秀英看著金泰妍這次的曲子,在一旁調侃:「還說妳悶騷,妳在寫歌這方面倒是挺浪漫的,連我看了都肉麻。」

 

    金泰妍正要說些什麼,桌上的手機就應聲響起,拿起來看了來電者,金泰妍有些疑惑的接起來。

 

    她知道是誰,不過為什麼在時段打給她?

 

    『有空嗎?』才接起來,電話那頭的主人就直接了當的問了。

 

    「怎麼了嗎?我不能太晚,不然就是妳要不要跟我回家…」金泰妍有些氣虛的說著,上次因為去她那裡做晚餐給她吃而太晚回家,害她被秀妍罵很久…

 

    『都可以啦!那不是重點!妳的車子有貼隔熱紙嗎?很深看不到裡面的那種?』

 

    「嗯,有啊。」金泰妍覺得莫名其妙了。

 

    『妳知道我大學在哪裡嗎?』

 

    「知道。」成均館大學…泰妍想著大致的地圖。

 

    『二十分鐘後到我校門口來!』對方想到什麼,掛電話前又開口:『不准妳告訴我姐!』

 

    聽著電話那頭斷線的聲音,金泰妍一頭霧水,嘆口氣看了一下錶,站起身子拿著外套就要往外走。

 

    「喂喂!妳去哪裡啊?剛剛那是誰打來的?」崔秀英覺得詭異極了,金泰妍對誰那麼順從了?聽起來不像鄭秀妍。

 

    金泰妍回過頭,有些苦笑的對著她:「成均館大學,去接我的小姨子。」

 

 

 

 

    到了大門口,金泰妍沒有看到鄭秀晶的人影,只好把車子停在邊邊的暫停停車格裡面等待,不到五分鐘她要接的對象就出來了,只是有些大陣勢。

 

    鄭秀晶後面跟著一大群的男生,全部人都小跑步跟著鄭秀晶有些快的步伐,而鄭秀晶像是要甩掉他們一樣,越走越快。

 

    「現在你們也看到了!你們沒有希望了啦!明天開始不要來煩我了懂不懂!」鄭秀晶在車門不遠處停下來,指著金泰妍的跑車振振有詞,就是要嚇跑這些煩死人的跟屁蟲。可惜裡面的金泰妍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

 

    一群跟屁蟲…不,是愛慕者看著自己心目中的女王身後的跑車,有些退縮,卻很想要一睹裡面駕駛的風采,想要上前卻被鄭秀晶喝斥。

 

    「不准再靠近!聽到沒有!」鄭秀晶用手在空氣中話了一條界線,瞪著他們慢慢後退,直到被碰到車門才快速開門上車。

 

    「秀晶,怎麼回事啊?」金泰妍錯愕極了,而且鄭秀晶摔門的力道也太大了點…她的跑車…

 

    「廢話那麼多!快開車啦!!」鄭秀晶繫好安全帶,對金泰妍命令著。

 

    「男朋友!?」直到車子開車上路,金泰妍才知道自己剛剛被如何利用…

 

    「沒辦法啊!姐她現在都是坐黑頭轎車嘛!總不能要我姐來接我…」這樣大家不會覺得她男朋友很酷,反而會以為是黑道吧…

 

    金泰妍看了鄭秀晶一眼,笑了:「我們秀晶人氣很好啊,我看剛剛後面跟了好幾個人。」

 

    「一群花癡好嘛!那些學弟沒一個有擔當的!」鄭秀晶嫌惡的說著,一點也不喜歡那種被追的感覺。

 

    金泰妍只是笑,沒有多表示意見,開著車子去速食店買了些餐點,遞給鄭秀晶:「妳姐今天應該會比較晚才下班,先吃吃東西填填肚子吧,晚點回家我在煮晚餐給妳們吃。」

 

    鄭秀晶接下,拿起漢堡啃了一口:「妳是很嫌是嗎?完全看妳像是家庭主婦了。」

 

    金泰妍也沒回駁她,依舊笑笑的,開著車子離開了速食店。

 

    她知道鄭秀晶只是嘴上說,實際上對於自己現在的工作量,她大概是僅次於她姐姐最了解的吧。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鄭秀晶開始變得很喜歡找她,她不知道是不是秀妍跟她說了什麼,總之只要秀妍出差或是在忙的時候,鄭秀晶都喜歡找她,有點像是使喚,卻又有點像是依賴。

 

    金泰妍不知道為什麼,卻也不執著於為什麼。

 

    因為為了什麼,其實誰都清楚,不用一一點破…尤其像秀晶這樣彆扭的孩子。

 

    兩個人的簡單填過肚子,鄭秀晶說她剛考到韓國的駕照,要金泰妍帶她去練練開車,金泰妍只好開到郊區比較寬廣的地方。

 

    「妳不開妳姐的車不就好了?妳姐車子又不只一台…」金泰妍看著鄭秀晶開車的猛樣,有些腿軟,雙手抓著副駕駛座的把手,開始憐惜自己的車,也後悔自己剛剛幹嘛吃東西。

 

    「妳很膽小耶!」鄭秀晶對著金泰妍笑,車速又加快了一些繼續說道:「放心,我反應力比我姐好很多。」

 

    結果就是,鄭秀晶不負自己說的,挑了條挺有挑戰的山路,順順利利的〝駕駛完〞,不過那也在兩個小時後,金泰妍早就受不了,在路邊把剛剛吃過的東西吐完,躺在駕駛座昏睡。

 

    這根本不是在練車,這是在飆車…

 

    「怎麼是妳?」鄭氏集團大樓下,鄭秀妍一上到熟悉的副駕駛座,皺眉的看著駕駛座的妹妹。

 

    「不認得我了?來載妳不高興嗎?」鄭秀晶對她笑,明顯很痞。

 

    「金泰妍跑哪去了?」鄭秀妍挑眉,她當然知道鄭秀晶是誰,只是這輛車明明是金泰妍的。

 

    「我…我在這…秀妍…」鄭秀晶還沒回答,車後座就傳出一聲不大平穩的聲音。

 

    鄭秀妍驚訝的看著那個躺在後座顯得有些擠的金泰妍:「天…妳怎麼了?」

 

    泰妍乾笑,看了一眼鄭秀晶的笑臉,抖了抖,緩緩開口…

 

    「暈…暈車…」

 

 

 

 

    車子在夜間的首爾市裡走走停停,現在是深夜另一波的下班潮,路上車子擠的水洩不通,煩躁的塞車過程讓駕駛座的人不爽了,噘著嘴抱怨:「為什麼我好像變成司機了?姊妳幹嘛去跟泰妍姐擠啊!」

 

    鄭秀妍在知道金泰妍暈車後,就離開了副駕駛座,跑到後座去充當〝枕頭〞去。

 

    鄭秀妍瞪了自己的妹妹一眼,從眼神傳遞〝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怎麼欺負妳姊夫!〞隨即開口:「泰妍躺著不舒服,這樣會好一點。」

 

    金泰妍躺在她的腿上,勾起笑算是回應,眼睛被鄭秀妍用手帕沾上水蓋在眼睛上面,卻可以感受到鄭秀妍撫摸著自己的額頭,細心的把她的髮絲給梳整齊。

 

    「今天工作順利嗎?」鄭秀妍先問,她知道金泰妍的專輯在今天開始正式發行。

 

    「還算順利,只是開始要上通告了。」

 

    「那今天怎麼有時間陪小妮子瘋?」鄭秀妍抓到把柄,好笑得質問著。

 

    「……」

 

    「妳翹通告了,對吧?」鄭秀妍捏了捏她的臉頰,雖是責備的話語卻沒有被責備的語氣。

 

    「…我有先跟秀英告知了,不算翹…」金泰妍尷尬的陪笑,想當年自己是最討厭那種臨時開天窗的藝人,現在自己好像不遑多讓。

 

    鄭秀晶在前座聽到,有些驚訝的看著後座的金泰妍,隨即看到鄭秀妍發覺了自己的目光,尷尬的撇過頭繼續開車。

 

    「我會幫妳罵罵秀晶的,妳這傻瓜!」鄭秀妍輕聲在金泰妍耳邊說著,雖然壓低音量了,卻還是挺清楚。

 

    「別怪她,是我自己沒有告訴她…」金泰妍有些睏了,手帕蓋在她眼睛上好舒服,在加上有秀妍的香氣,她想睡了…

 

    隨著走走停停的節奏,金泰妍果然聲音越來越小,直到後面,緩慢且規律的呼吸聲讓鄭秀妍知道她睡著了。

 

    鄭秀晶發覺到後座的安靜,伸手把收音機關的小聲一點,繼續開著車。

 

    「怎麼今天突然想來找我?」鄭秀妍輕聲問,自己妹妹通常都是週末才會到她家過夜,今天也才禮拜二。

 

    「…想問妳,我聽侑利姐說,允兒姊姊離開SM公司是真的嗎?」鄭秀晶看到侑利有些焦急的找她有些驚訝,那時候鄭秀妍出差,金泰妍又再忙,權侑利找自己已是下下之策…

 

「權侑利問妳的?」

 

「……」鄭秀晶不知道幫誰好,那兩個人感情還是很僵持,除了自己的姐姐以外,林允兒感情她一直很關心…或許因為她也曾受到她們非常多的照顧。

 

    「是真的。」鄭秀妍嘆氣,在權侑利強制把林允兒帶回去照顧的那幾個月裡,她以為兩個人會有辦法…哪知道越弄越糟糕,林允兒居然只傳了訊跟她說跟經紀公司解約及要出國一趟,就沒有回應了…

 

鄭秀妍覺得就連她都做不到像林允兒那要果斷…或許對於林允兒來說,曾經的信念被否定,是件非常不能被原諒的事情吧,看了熟睡的金泰妍,緩緩的說:「她什麼時候可以放下那份疙瘩,我想只有權侑利知道…」

 

    兩個人不再說話,聽著外面的喇叭聲,收音機的聲音成了這些聲音裡面最悅耳的一部分。

 

    〝接下來邀請來今天的發行人氣歌曲、現在最火紅的作曲家金泰妍‧金老師來到節目…〞

 

    『大家好,我是金泰妍!』這好像是之前錄製好的電台,裡面有金泰妍的聲音,讓鄭秀妍覺得玩味,看著現在說在她腿上的人兒勾起笑容。

 

    〝恭喜這次推出新專輯,這次的歌詞一樣扣人心弦呢!〞

 

    『謝謝…』金泰妍的語氣有些謙虛,接下來持續著簡單的訪談,大部份繞著金泰妍的感情生活,還有新專輯的準備趣事,金泰妍話不多,也很公式化,再問到有沒有穩定交往對象是,金泰妍只是淡笑開口說著『請保護我,好嗎?』

 

    鄭秀妍一邊聽一邊撫摸著金泰妍的側臉,對方還在夢中般,舒服的把頭埋進她的腹窩處,讓鄭秀妍的上半身幾乎是被她半抱住的方式。

 

    〝在播放歌曲前,請問金泰妍老師這次寫這首歌,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想想要表達的?〞

 

    金泰妍在電台那頭支吾了一會,才笑著開口:『重新得到的感情,我想更深更沉,卻也更值得珍惜!也更懂得如何珍惜!』

 

    一句話讓再開車的鄭秀晶瞄了眼自己的姐姐,然後心裡嘆口氣。

 

    這種表白…也太浪漫癡情了點…

 

    鄭秀妍接受告白開心之餘,也好奇起來,畢竟金泰妍著手準備這次專輯時,她的工作也很忙,雖然兩個人在家是在同個空間,卻也沒真正聽過這首歌…

 

    〝讓我們來聽聽金老師所推出的同名專輯:Like a star 像星星一樣…〞

 

    前奏緩緩的流洩出,隨著金泰妍深厚平穩的嗓音,隨著音符飄盪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裡。

세상 어느 곳에 그대 숨더라도

不管妳躲在世上的哪個角落

나는 그댈 찾아낼 수가 있어요

我依然可以找到妳

 

그대가 없다면

如果沒有妳

그대가 없다면

如果沒有妳

 

내 심장은 뛰지 않으니까

我的心臟就不會跳動

 

    「秀晶,妳知道嗎?我該謝謝泰妍…沒有放棄我…」還記得當初鄭秀妍找了天開車回家直接了當的跟她攤開來講,那時秀晶自己只覺得委屈。

 

    她是為了姐姐抱不平,卻被姐姐嫌棄。

 

    「……」

 

    「家裡從小給的壓力、事業上的困難、還有阿姨當年自殺,老實說姊姊我很失職…在她最需要我的時候,我離開了她…」

 

「但是那時候妳也受傷了不是嗎…」鄭秀晶止住了話,這種事情本來就不能比較…

 

「我那時有妳、有允兒,甚至有爸跟媽的支撐,雖然我失去了某部分,卻遠離了風波,遠離了是非之地…但是泰妍她卻不行。」

 

    如果說鄭秀妍是在籠中受傷後被移送到其他地方療傷、遺忘的鳥兒的話,那金泰妍就是那個狠下心推開她,看著她離開,卻出不了這充滿折磨的籠子裡…生活、毀滅著的小鳥。

 

「甚至在之後她發現我因為她有過輕生念頭後,把所有的悲傷難過都承攬在自己身上…她承受了很多,也受了很多傷,我甚至認為經歷過那些的我們不會再有機會了…」鄭秀妍苦笑著,對自己妹妹坦白三年後再次見到金泰妍時的想法。

 

    能得到金泰妍這怎樣都不想放棄的執著,鄭秀妍覺得自己很幸福。

 

 

사랑이라 굳이 말하지 않아도

愛就算不說出來

 

마음으로 나는 알 수가 있죠

用心我也能感覺得到

 

그대만 있다면

只要有妳

그대만 있다면

只要有妳

 

아무것도 난 필요 없는데

我不再需要任何東西

 

    歌曲持續的播放,鄭秀妍暖了心,柔了目光,看著金泰妍的眼神充滿的愛戀,低聲說:「我知道、我知道,妳不輕易愛人,卻是愛上了覺不輕易放棄的人。」

 

    「秀妍…」泰妍像是有回應一般,吐露著鄭秀妍的名字,像是夢話,一遍、一遍。

 

    鄭秀妍輕笑,低下身子親吻了泰妍的額頭,緩緩說:「我也是個不輕易放棄的人,是我的人,就永遠是我的人。」

 

You’re my everything to me

You’re my everything to me

하늘의 별처럼 환하게 비춰주리

就像天上的星星 明亮的照耀著

그대는 나만의 사랑

妳是我一個人的愛

영원한 나만의 사랑

永遠的我一個人的愛

 

    終於車子在一路塞車下,不長的路程過了快一個小時才開到鄭秀妍的住處,泰妍被搖醒,迷迷糊糊的下了車子,精神倒是好多了,回到家她換了件居家服,先挽起袖子煮起了遲來的晚餐,鄭秀晶先洗完從臥房裡面走出來,看到金泰妍煮晚餐的側臉…

 

    「泰妍姐。」

 

    「嗯?」

 

    「…我有點懂妳當年為什麼說我沒談過戀愛了…」今天在車上的歌曲,還有姊姊對她說的話,扣除掉所有的成見…

 

    金泰妍抬起頭看她,疑惑的問著:「怎麼突然說這個?」

 

    不是最好的選擇,卻是最想要的選擇…那句話,我一直遺忘了這句話的重要性…」鄭秀晶低著頭,沉穩的說到:「姐姐也同樣是,妳不是她最好的選擇,卻是她最想要的…」姐姐想要的…她就應該去接受,不應該…

 

    金泰妍轉過身子看著她,有些訝異鄭秀晶的態度轉變,她不知道自己做了哪一個舉動讓鄭秀晶有如此大的轉變。

 

    但是金泰妍不知道的是,那些舉動,她早就在不知不覺做了…

 

    「這次我慎重的要跟妳說!」

 

鄭秀晶抬起頭認真的看著她,讓泰妍有些緊張,急開口:「我這次絕對會好好保護的!妳不要擔心,我發誓我覺對不會再…」

 

    「誰需要妳的發誓啊!」鄭秀晶皺眉,金泰妍噤了聲。

 

    秀晶有些害羞的撇過頭、轉過身子,大聲道:「妳給我健健康康的愛著我姐就好!又不是男生,逞什麼強啊!」

 

    「蛤…?」金泰妍傻了,這次…這麼簡單?

 

    鄭秀晶顯然不滿意她的反應,轉過頭瞪她:「妳蛤什麼蛤?沒聽懂嗎?」

 

    「不…聽懂了。」泰妍搖搖頭,又點點頭。

 

    「還有!」鄭秀晶指著她,泰妍吞口口水,等待著她的回話。

 

    「不准妳覺得我討厭妳!我從來就沒有討厭妳!聽清楚沒?」

 

    「明明就有…」

 

    「沒有!」鄭秀晶走上前,繼續指著她,突然語氣弱調:「我沒有討厭妳!所以…以後妳千萬不能因為覺得我討厭妳而離開我姐…」

 

她實在很後悔,自己當年的壞嘴巴…說著、說著,居然真的成真,看到鄭秀妍失魂落魄的跑到美國,她比誰都還要震驚,也被嚇怕了。

 

    泰妍有些恍悟了,秀晶的舉動,就算秀妍說再多,如果不是鄭秀晶自己有意願靠近自己、親近自己,那絕對不會有這陣子找她的這些舉動。

 

    鄭秀晶她,是真的再努力接受自己…難道她認為當年自己的反對有造成她們分開的原因嗎?

 

    想到這裡,泰妍笑了,走上前把秀晶抱住:「秀晶,妳某方面真的好像妳姐,好可愛!」

 

    思考跟鄭秀妍一樣直線化單蠢…不,是單純。

 

    怎麼會有覺得自己壞嘴巴說中兩人分手的罪惡感呢?太可愛了!

 

    鄭秀晶被抱得莫名其妙,厭惡的推開金泰妍,看著金泰妍開心的背影,轉身就想離開廚房,印入眼簾的卻是自家姊姊靠在門邊對她的玩味笑容。

 

    鄭秀晶瞬間通紅了臉,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或許,就像泰妍當年說的,她不懂愛情…

 

    愛情,不需要去執著誰保護誰、誰做得比較多,而是愛不愛、要不要而以…

 

    就像金泰妍歌曲的最後,唱得…

 

우리 사랑해요

我們相愛吧

그대 하나면 난 충분해요

只要有妳一個 我就夠了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