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

【Taessica】愛著愛著就永遠 作者:LANCE

※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01

 

愛著01

 

 

 

 

 

我們在寂寞中靠近 擁抱中痊癒

卻不敢輕易說愛情

有些人愛著愛著就變了

而誓言愛著愛著會忘記

 

我們在微光中前進

曖昧中小心摸索著幸福的道理

怕只怕愛著愛著又放棄

有沒有愛著愛著就永遠 的幸運

 

    「關於這一次的電影,金導演有怎樣的想法?」知名大飯店的會議廳裡面擠滿了人,今天是大名鼎鼎的金泰妍導演電影開拍前的見面會,各家媒體都舉著長長的鏡頭,捕捉著這個讓人捉摸不定的導演表情。

 

    「我覺得很榮幸……」金泰妍拿著麥克風,略顯低沉的聲音從喇叭傳出有種沉穩的感覺,配上她那張不苟言笑的表情讓幾單幾句話瞬間增添了一些屬於導演特有的氣魄。

 

    記者們對於她並不陌生,金泰妍是個年輕有為的導演,年紀輕輕就拿了好幾個大獎,拍攝的手法總讓人髮指,而且對於選角也非常敏銳,每次參與她電影的演員,總會大紅大紫,所以在電影圈,她是個當紅人物。

 

    但是在記者圈裡面,她的名氣也不小,這次……不是因為她的優秀……

 

    「有消息指出,金導演的未婚夫姜東元即將因為宣傳的關係長期居住在美國,那金導演您與未婚夫會一同前往嗎?婚禮會在韓國舉辦嗎?」某家記者八卦的問著不屬於電影圈得話題,金泰妍導演的男友是演藝圈知名的電影明星,近期因為深造的關係要移居美國,新聞都在大肆報導,卻沒有人問這個問題實在太浪費。

 

    金泰妍沉默的看著那名記者,似乎是想要記起她的樣子,那眼神銳利到記者有些冒冷汗。

 

    「妳哪家電視台的?」金泰妍冷聲說著,終於開口卻不是她想要的答案,讓記者有些不知所措,弱弱的報出自己的電視台名稱。

 

    「妳可以出去了。」金泰妍問完,趕人的話立即搬出,在場的記者都對金泰妍的個性熟悉,除了那個問了笨問題的菜鳥記者,沒人有什麼特別的聲音。

 

    「我這是電影發佈會,我結不結婚關妳什麼事情?沒素質的問題卻讓我浪費了有30秒的時間跟妳講廢話,再說一次!妳可以離開了。」

 

    錯愕的記者被趕出場,其他人根本懶的理她這個不懂世事的菜鳥,這就是金泰妍在記者圈知名度很高的原因,脾氣出奇的古怪,因為才華跟父母都是政治家的家世也沒什麼人敢動她。

 

    她的個性很風風火火,但是專業上她卻一絲不苟,能掛上她名字導出的片,都是非常嚴厲經過塞選的,也因此被稱為是電影圈的鬼才導演。

 

    記者會後面順利的結束,金泰妍穿著高跟鞋的身子被襯托的狹長,冷然的臉讓人不敢跟她多做接觸,獨自一人坐上上了侍者開到門口的跑車,準備開車回去,金泰妍口袋的手機應聲響起,不耐煩的接起來,語氣卻還是保持著應有的禮貌。

 

    「東元抱歉!我記者會有耽擱,現在就過去,你到了先點餐吧!」單手拉過安全帶,扣好後踩著油門迅速離開飯店,她跟剛剛記者口中的未婚夫約了吃晚餐。

 

    要說是未婚夫也不能算……畢竟他們兩個雖然交往兩年,卻誰也沒有要套牢誰的打算,不是姜東元不想套牢金泰妍,而是金泰妍跟他都太忙了。

 

    金泰妍一年會接一到兩部的電影,如果卡司不大甚至會到三四部,國內國外的來來回回,一點也沒有要定下來的打算,也因為她這樣的產量,才可以28歲就那麼有知名度。

 

    到了餐廳金泰妍看到坐在窗邊的男友,臉上的表情沒有因未見到男友而柔軟,跨步道著歉,坐下來點自己的餐。

 

   她很忙……今天不是姜東元說一定要見一面她也沒有那個美國時間跟他約會,明天她的電影就要開拍了,她回去還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忙,要看劇本、畫分鏡……

 

    「嫁給我吧!」一句話打破本來還算和諧的用餐氣氛,金泰妍錯愕的看著那個拿著婚戒在自己面前真誠注視自己的男人,有些為難。

 

    「東…東元,你在說什麼啊……」金泰妍放下餐巾,尷尬的阻止的。

 

    姜東元深情的看著她,緩慢的說:「我被拒絕了,是嗎?」

 

    「不…不是。」金泰妍看著他,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好。

 

    「我們也已經交往了快兩年,雖然彼此都很忙,但是我知道妳跟我都不是那種會三心二意的人,所以,我想趁我出國前,套牢妳!」

 

    「出國…啊…」金泰妍想起那名討人厭記者的話,他要出國深造去了,好像是美國?

 

    「美國……那裡很不錯吧。」這樣不是很好嗎……可以去美國,那個人好像……現在就在美國吧。

 

    「妳答應跟我一起去嗎?那太好了!我原本以為妳會有排斥……」姜東元開心的握住金泰妍的手,說的對於未來的種種計畫。

 

    「等……」金泰妍想要反駁什麼,卻被對方那興奮的聲音壓下,無法成形,自己……真的要這樣下去嗎?

 

    晚餐後,看著那個把自己送到家門口驅車離開的車尾燈,金泰妍心裡五為雜陳,胸口…有種窒息感。

 

    走出電梯,看著同層樓的另一扇門,金泰妍沉默不語的站在那好一陣子,才回到自己的屋子裡。

 

    打開室內燈,金泰妍把外套跟包包全部丟到沙發上,連整個人也甩進柔軟的沙發裡面,抱著沙發上的抱枕,閉起眼睛…

 

    依稀…只要閉上眼睛就可以看到午後在琴房裡面,彈著鋼琴的女人…那琴聲、那倩影…

 

「鄭秀妍,妳是不是永遠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嘿!東元,如果你知道,我愛的人不是你,有慾望的也不是你,甚至……每次深夜裡幻想的對象都不是你,這樣你還會跟我求婚嗎?

 

    你知不知道,我的第一次情慾,給了那個當時只有21歲的女生,也奪了對方的第一次,你會怎樣看我?

 

    呵呵…你一定會覺得我很變態吧?

 

    但是,我卻好喜歡、好喜歡那個她。

 

 

 

 

    「妳又睡著了。」清冷的聲音辦隨著那輕柔的搖晃讓金泰妍醒了過來,揉了揉眼睛坐起來,看著在她面前的女生,拄著下巴好笑的看著她。

 

    「原來我鄭秀妍的琴聲有安眠作用啊。」那笑容一直是金泰妍學生時代……不,21歲的鄭秀妍那清麗的模樣,是她一直默默追尋的。

 

    「家裡太吵了,我睡不著。」21歲的金泰妍拍掉鄭秀妍欲要揉她髮的手,站起身。

 

    「又吵架了?」知道金家的夫妻關係不和,鄭秀妍站起身簡單問著。

 

其實……鄭秀妍比自己還要高一點,常讓自己覺得很不划算。

 

    明明自己比起她,應該更喜歡動,為什麼身高也長輸她……胸部長輸她就已經夠不爽了……

 

    「妳在看什麼啊?」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盯著她胸部看,淡淡的問。

 

    「沒…沒有啦!我要回去了。」金泰妍收回視線,拿起地上的手機,打算回到自己家裡去睡覺。

 

    鄭秀妍看著金泰妍的背影,沒有說什麼,或許這樣莫名其妙的相處方式就是他們兩個人的互動模式吧。

 

    金泰妍回到位在鄭家隔壁的自己家裡,燈光暗暗的,看來父母兩個人有其中一個出去了吧。

 

躺在床上,金泰妍望著天花板,在這寂靜的夜裡閉上眼睛,彷彿可以聽到剛剛鄭秀妍的琴聲,還有那專注的側臉,鄭秀妍一定不知道,她彈琴時斜後方那個位置是視線最佳位置,可以不被對方發現的情況下,專心的看著。

 

    「真的……好漂亮呢。」

 

說白了,就是兩個寂寞的人……

 

    她們兩個正確說來應該有點像是青梅竹馬的那種關係,兩個人都是〝鑰匙兒童〞,鄭秀妍的父母都是音樂家,常年不在國內,金泰妍則是身為政治圈大老的父母工作太忙加上感情不好,常常讓金泰妍不是一個人在家,就是等到家人回來卻是火藥味十足的互相指責。

 

    因為這樣,鄭秀妍的家就像是她的避風港,鄭秀妍的琴房……就像是她一個可以安靜下來的世界,她對鄭秀妍有種又敬又畏的崇拜感。

 

    雖然在學業是自己也不差,一樣也跟鄭秀妍進入了那個門檻很高的貴族大學,但是……她跟鄭秀妍就像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一樣。

 

    金泰妍是主修政治的,雖然父母是這樣安排,但是她的叛逆感卻很強,從高中開始就玩起攝影,甚至17歲的年紀奪得了國內的攝影大賽冠軍,大學更是投入電影圈,開始拍一些低成本的短片,甚至成立了電影社,可以說是年級風雲人物。

 

    眾人稱羨的金泰妍卻沒辦法阻止自己的目光會不自覺得尋找著另一位佳人,音樂系的高材生,被學校重點栽培的鄭秀妍。

 

    鄭秀妍從小就很受注目,3歲開始學鋼琴,5歲就開自己的演奏會,加上父母也都是知名的音樂家,讓她很早就被音樂界的人注意,在學校也總是名列第一的資優生,老師也很喜歡她,幾乎可以說是受萬般寵愛於一身的公主。

 

    雖然兩個人都很有名,卻沒有人知道金泰妍跟鄭秀妍兩個人認識,也不會有人把這兩個名字牽在一起,因為光想,就覺得這兩個人很不合。

 

    金泰妍是出了名的火爆,很多事情只要事她羽翼下出事的,她都會負責爭取到底,常讓學校師長又愛又恨,反觀鄭秀妍就一點脾氣都沒有,與每個人都親合有禮,保持著適當距離。

 

    一個像熱水,一個像冰水的存在。

 

    什麼時候對鄭秀妍變成崇拜金泰妍自己也沒發覺,只知道以前小時候常會在自己寂寞到哭的時候,那個陪伴自己的琴聲、背影,隨著日漸增長的年紀,情感也變得多了,不只是惺惺相惜的夥伴,更有種一絲絲不一樣的感受混雜在裡面,那時對感情懵懂的金泰妍把她解釋為崇拜。

 

    她們兩個從沒有花時間交心過,甚至她們相處在一起也不常說話,卻也不能抹滅她們都陪伴了彼此那不算溫暖的童年。

 

    上課中的金泰妍咬著筆盯著那無比無聊的黑板再發呆,感受到手機在口袋裡面震動著,本來不想管,但對方好像下定決心般,一直打到她接起來為止。

 

    接起電話的那壓抑著怒氣,低吼著罵著那頭大自己3歲的哥哥:「金志勇你沒事奪命連環CALL我是怎樣!有屁快放!!」

 

    金泰妍到多年後都不知道那時候接起那通電話對不對,如果不是在那個時間點接到,或許她不會那麼難過,或許她就不會想跑去找那個從來不會在學校搭理的鄭秀妍了。

 

    電話裡面,哥哥跟她說父母親把他叫回去,為得就是想要問他要跟誰,爸爸跟媽媽……要離婚。

 

    金泰妍從小就覺得納悶,為什麼曾經很恩愛的父母可以因為工作而吵成那樣,現在甚至……

 

    金泰妍掛掉電話一直迴盪著哥哥的話……是爸爸出軌了,因為第三者有了孩子,而想要給對方一個名份跟補償。

 

    「補償?」那她呢?就不是父親的女兒了?

 

    金泰妍衝出了教室,連書包都沒有拿就拔腿往外跑,她不喜歡在別人面前哭,甚至是討厭!她現在只想找個地方躲起來放聲大哭。

 

    整個校園她第一個想到的只有那裡,跑進音樂系的大樓,往琴房的方向奔跑,她知道……鄭秀妍有她專屬的琴房,就在那一間間琴房的最後一間,走廊尾端那扇門。

 

    匡噹一聲,金泰妍大力的扭開門把,隨後把門用力關上,整個人連看都不看琴房裡面的人,滑坐在門邊抽泣著。

 

    鄭秀妍本來好好的在練琴,突然闖進來的人讓她不太開心,一向不喜歡有人打擾她,而這間琴房也是學校給自己的專屬琴房,從來不會有人那麼沒禮貌的。

 

    不過顯然這沒禮貌的人不怕她生氣,鄭秀妍看著那個瑟縮的身子,放下在琴蓋的手,往那人方向挪動腳步。

 

    「金泰妍?」

 

    「……」

 

    蹲下身子,鄭秀妍試著想要搖搖金泰妍的手卻又放下了,她不是沒看過金泰妍哭,但是金泰妍這樣痛徹心扉的哭還是第一次。

 

她是個有耐心的人,蹲在金泰妍身旁好一會,金泰妍才漸漸的控制不住哭聲,從抽泣變成哇哇大哭。

 

    「為什麼……他們從來…不想想,我要怎麼辦?……嗚嗚…難道他們…認為他們可以不需要我…嗚…我就不需要他們嗎?今天是我生日耶……居然要我決定要跟誰……什麼叫做第三者的小孩很委屈…嗚…我不委屈嗎?」

 

    金泰妍斷斷續續的話語讓鄭秀妍大致上摸清楚方向,一直不太有變化的面容也輕輕皺起好看的眉,拍撫著金泰妍。

 

    「別哭了…別哭…」鄭秀妍終於伸手拍拍金泰妍的背,手輕柔的幫她拭淚。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那溫柔的臉龐,抽抽鼻子顫聲開口:「鄭秀妍,那種濃烈烈的愛是不是真的那麼吸引人?為什麼他們可以為了那些不顧一切拋家棄子!這世界什麼是濃烈烈的愛?為什麼我金泰妍卻一次都沒有感受到?」

 

    鄭秀妍凝望著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父親跟母親也說練琴要投入像是濃烈的情感,但是她還沒有感受過。

 

    「為什麼他們都說得那麼簡單……卻不告訴我那是什麼感受!我一天都沒有感受過,什麼叫做〝愛〞,什麼叫做欲罷不能!他們只會搪塞我!」金泰妍越哭越悽慘,總是這樣嘛,人總是有悲天憫人的潛能,一要覺得自己可憐起來,還真是說有多可憐就多可憐。

 

    「金泰妍,別哭了…妳吵到別人了…」鄭秀妍真的不會安慰人,但是看著金泰妍這樣哭也沒辦法,雖然琴房的隔音設備非常好。

 

    「連妳也這樣冷冰冰!我都這樣了妳還在意會不會吵到別人!鄭秀妍你這個冰山!連妳也不要我了!」

 

    「我沒有。」鄭秀妍皺眉。

 

    「妳就有!妳也覺得我煩對不對?妳也不要我、妳也覺得我愛哭,嗚嗚嗚……」金泰妍跟平常的霸氣相差甚遠,陷入自我的悲傷小圈圈。

 

    「就說沒有了,妳打擾我練琴就算了,現在還跟我鬧彆扭。」鄭秀妍拿她沒辦法,也有些被她弄到沒轍了,蹲久了的雙腿有些發麻,索性與金泰妍並肩坐在地板上,不看金泰妍了。

 

    金泰妍哭啊哭,發覺對方都沒動靜,埋在雙膝的紅眼睛貌出,看著鄭秀妍看著窗外的側臉。

 

    鄭秀妍美麗的側眼在陽光的照要下好像完美的雕像,讓金泰妍著迷的盯著她,偷偷的看。

 

    鄭秀妍的身子靠她很近,她可以感受到鄭秀妍的身上的氣味,可以感受到它的溫度……

 

    「鄭秀妍。」

 

    「嗯?」鄭秀妍想金泰妍終於靜下來了,轉過頭應聲。

 

    「證明給我看。」

 

    「證明?」

 

    「妳說沒有不要我,證明給我看。」金泰妍紅著鼻子的樣子說著這樣孩子氣的話讓鄭秀妍有些想笑,硬是壓下那股笑意,鄭秀妍輕聲問著:「那要怎麼證明?」

 

    而且,她向來討厭別人打擾她練琴、進她琴房的習慣都被金泰妍打破,還不能證明嗎?

 

    金泰妍不等她反應,傾身在鄭秀妍的嘴角印上一吻,然後堅定的看著鄭秀妍,開口。

 

    「讓我……感受濃烈的愛。」

 

    她不知道她是如何推倒鄭秀妍的,壓在她身上讓自己心跳加速,對方仰躺著看著她,沒有要拒絕得意思,任她擺布,鄭秀妍的琴室裡面總是散亂著琴譜,白色的琴譜,鄭秀妍的髮絲就這散亂在上面,讓金泰妍著迷的吻上鄭秀妍的唇,柔柔軟軟,好像是她喜歡的軟糖一樣,不……更可口。

 

    手不規則的撫摸著鄭秀妍的身軀,金泰妍開始緩慢的解開鄭秀妍的襯衫扣子,鄭秀妍看著她的一舉一動,一樣沒有反抗。

 

    琴房裡面頓時只剩下兩個人呼吸聲,金泰妍埋頭吻住鄭秀妍的鎖骨,感受到對方倒吸一口氣,金泰妍肯吻得更加大力,然後用手把鄭秀妍的內衣扣子也打開。

 

    當看到彈出的兩顆渾圓,金泰妍著迷的撫摸著,明明自己也有啊……卻有好不一樣的感覺,把玩在手中揉捏著,毫不猶豫的含進嘴巴裡面品嚐。

 

    「嗯……」鄭秀妍輕吟著,閉上眼睛感受金泰妍的吸吮。

 

    金泰妍不滿自己的束縛,抬起身子開始也脫掉自己的上衣,在她要把上衣丟到地板上的那一刻,金泰妍她警告著:「妳再不拒絕,我就會理解成答應而一直做下去。」

 

    鄭秀妍勾起笑,撐起一隻手吻上金泰妍的臉頰,感受到對方的一陣戰慄,笑出聲:「我為什麼要拒絕妳?」

 

    金泰妍錯愕的看著鄭秀妍,或許一開始有點意氣用事,但是……在意氣用事之後是濃濃的情不自禁,鄭秀妍卻說…為什麼要拒絕?

 

    「不是要我證明給妳看嗎?」鄭秀妍也脫掉自己的襯衫,丟到一旁,那魅惑的眼讓金泰妍迷失了所有理智:「金泰妍,不是要一起感受濃烈的愛嗎?我也很好奇呢!」

 

    「來啊…。」鄭秀妍的招喚像是魔咒,金泰妍著了魔般欺身壓上她,放肆的侵略她,她覺得自己就像是野獸,鄭秀妍身上散發的香氣幾乎讓她要整個含到口中,她沒有性方面的經驗,卻憑著那股衝動要了鄭秀妍。

 

    「啊……笨…笨蛋…唔…妳也…輕點……嗯啊……」鄭秀妍熱呼呼的氣吹在她的頸脖上,金泰妍額上冒著汗,聽她的話讓在鄭秀妍身子裡面的手指更溫柔的揉弄,兩個人在琴房嗯嗯啊啊的,讓她現在面紅耳赤,卻不想退出來。

 

    鄭秀妍也不甘示弱,明明剛剛是自己說要負責的,怎麼現在…有點倒過來了?伸出手扯開金泰妍牛仔褲的扣子,伸手往她跨下伸了過去,確定對方充分濕潤後,無顧忌的闖入。

 

    「啊啊…嗯…秀妍……」金泰妍第一次喊她的名,鄭秀妍不熟悉的動著,青澀的動作卻還是讓金泰妍興奮的呻吟。

 

    兩個人緊緊貼著,加快彼此在對方體內的抽送速度,金泰妍貪婪的吸取著鄭秀妍頸窩的香氣,此刻的她覺得心裡有一股滿到快要爆炸的快樂,一邊低吼著、一邊讓對方推向高峰。

 

    就在兩個人都發出滿足的低吼後,金泰妍倒在鄭秀妍身上,喘著氣,兩個人赤裸的身體都汗濕著,夕陽照耀在兩個人身上,讓同樣白皙無暇的皮膚好像批上一層金光。

 

    鄭秀妍或許累了吧,在金泰妍的身下找個舒適的位置,很快就睡著了,金泰妍小小的離開身子,拿起一旁散落的衣物批蓋在鄭秀妍身上,看了熟睡的鄭秀妍好久好久。

 

    「妳都……不緊張嗎?」金泰妍懊惱的看著睡的天真的鄭秀妍……

 

自己要了她第一次耶,雖然自己也貢獻了。

 

她居然跟鄭秀妍發生關係了,兩個女生……應該要羞恥的,她卻覺得…好開心。

 

    看著鄭秀妍的睡顏,金泰妍柔了目光,傻傻的等著鄭秀妍。

 

    從那以後……她打破了在學校不找鄭秀妍的習慣,總在午後……悄悄的潛入鄭秀妍琴房,然後把那扇開放給她的門,反鎖。

 

to be continued...

 

 

Posted by LANC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1)

Post Comment
  • Private Comment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