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
今天也來發一下文喔~陸續有讀者問parallel lines的實體書預購一事,
目前前往送至印刷囉!請有預定的人再耐心等等 之後會在通知你們(可能要密切關注一下信箱跟論壇、微薄)
至於也有部分讀者來不及的甚至之前有在觀望的讀者,因為這次是唯一一次印刷,大家頗為踴躍,有再跟廠商做洽談喔 相信近期會有新的消息出來(有意願的大家注意喔!^o^)
最近幾天商談中,不過訂單網址暫時是開放著的,所以有在詢問的讀者們~請鍵接到→https://docs.google.com/forms/d/ ... IOsTAnVhtc/viewform
因為目前消息未談定,所以今天就先單純更文啦~

 

 

02

544767_668051906556072_181430892_n  

 

 

 

Heartbeats fast

 

心跳難平

 

Colors and promises

 

面對羞澀和承諾

 

How to be brave

 

如何才能勇敢

 

How can I love when I'm afraid to fall

 

當我害怕深陷愛情 我該怎麼辦

 

 

 

    金泰妍沒有想到,姜東元會以如此快速的速度完成了兩家的見面、訂婚儀式,當她坐在對方旁邊,身穿小禮服,接受訂婚戒指套入自己的無名指時,心裡還有股聲音問著她:是夢吧?

 

 

 

    很快……她就沒有資格,思念她了嗎?

 

 

 

    「卡!」金泰妍在攝影現場皺著眉,帽子底下的她冷著臉,揮揮手叫男主角過來,無情的訓斥著他的演技。

 

 

 

    現場的大家都凝重的看著金泰妍的指證,甚至親自走到女主角身邊示範一次給男主角看,一場戲光是簡單的五句話金泰妍就嚴格的要求了一個早上。

 

 

 

    因為劇本的要求,這一次大家遠赴英國來拍攝外景,每延遲一場戲,都是在燒成本。

 

 

 

    「我希望你搞清楚,今天不是我難搞,是你演技難入眼,你回去好好想想要如何愛一個人!連演的都如此爛!我不相信你女朋友可以感受到你的愛!收工!」金泰妍拆下帽子,把綁在後面的頭髮給放下,帶著墨鏡快速的離開了片場。

 

 

 

    金泰妍的心情很煩躁,雖然她不覺得在專業上面有缺失,但是……她不耐煩是真的。

 

 

 

    看了一眼街頭的大海報,那是一張巡迴表演的大海報,海報裡面的女人有一頭漂亮的金髮,面孔卻是東方人的輪廓,搭配起來沒有俗氣感,那白皙的皮膚,還有長長的睫毛披落在眼瞼上,女人高貴優雅的氣質駕馭了屬於她獨立風格。金泰妍凝望著那個人臉,覺得空氣好像稀薄了點,胸口…悶悶的。

 

 

 

    鄭秀妍,妳知道我現在跟妳在同片天空下嗎?

 

 

 

 

 

 

 

 

 

    什麼叫做情慾,21歲的金泰妍不知道別人如何解讀,只是在她而言……

 

 

 

    那是對於鄭秀妍深深的著迷、深陷……無法自拔。

 

 

 

    她沉傾在與鄭秀妍的情慾中,繞不出來……

 

 

 

    「啊……」

 

 

 

「對不起…痛嗎?」一聲悶哼,金泰妍抬起汗淋淋的身子,低頭看著光線不明的面容。

 

 

 

    鄭秀妍閉著眼睛,搖搖頭,那死咬著的唇出賣了她,金泰妍心疼的覆上自己的唇舔吻,兩個人很快就達到高潮,喘息聲充斥在午後的琴房中。

 

 

 

    結束後,鄭秀妍套著地上的襯衫,隨意扣上幾顆扣子,打開琴房的燈查看著自己的身子,對金泰妍白眼:「妳為什麼總喜歡在我身上留下痕跡?」

 

 

 

    「放心,都在衣服遮的住的地方。」金泰妍彎著身子翻看鄭秀妍的曲譜。

 

 

 

    「……還真是謝謝妳的好意。」

 

 

 

    「不用客氣。」

 

 

 

    鄭秀妍輕笑,看金泰妍好奇的背影搖著頭,雖然她也不是排斥,但是在印上去的時候真的很痛……

 

 

 

    金泰妍也是隨意批著格子襯衫,開始拿起鄭秀妍掛在牆上的長笛把玩,鄭秀妍的副修是長笛,這個看起來比鋼琴來得讓人親近,讓金泰妍開始研究它的構造。

 

 

 

    試著吹上幾次,出來的音卻很奇怪,鄭秀妍坐到鋼琴椅上看著金泰妍像小孩一樣在那裡擺弄。

 

 

 

    見金泰妍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後,鄭秀妍也不在意,轉過身子面對著鋼琴,開始彈奏起來……

 

 

 

    直到那順暢柔軟的琴音傳出,金泰妍才趕小小的轉過頭偷看鄭秀妍……

 

 

 

其實金泰妍也不懂,鄭秀妍居然會答應她一次又一次的要求……不知道是怎樣的默契,鄭秀妍總會在跟她完事後,若無其事的繼續練琴,好像……練琴前那些事情,根本不算什麼。

 

 

 

    金泰妍坐在她斜後方,長笛擱放在腿上,看著鄭秀妍那彈奏的背影,欣賞著,嘴角勾起笑,眼睛充滿著濃濃得深情。

 

 

 

其實喜歡這個位置看她還有一個原因…鄭秀妍每次跟自己完事,衣服都不會穿的太整齊…襯衫掛在那白皙的軀體上,金泰妍隱約可以看到自己在鄭秀妍身上留下的痕跡…她只能這樣表示對鄭秀妍的佔有慾。

 

 

 

 

    直到那一次在這琴房跟鄭秀妍有過第一次之後,金泰妍才正視自己的情感…她喜歡鄭秀妍,那不是崇拜……

 

 

 

她以為拿著相機時總會想要捕捉鄭秀妍是崇拜。 

 

 

 

她以為當看到鄭秀妍因為父母不能幫她慶生而難過,卻在看到自己幫她買了蛋糕時對她笑,還過奮的拿奶油塗在她臉上,那讓人心跳加速又熱熱脹脹的感受是崇拜。 

 

 

 

    她以為每次她有課業上的困難找鄭秀妍幫她解題時,鄭秀妍皺著眉幫她解題時,自己那滿足的感覺是崇拜。

 

 

 

    她以為在每個睡不著的月夜,明明不是煩父母親的事情,卻還是會闖到鄭秀妍琴房去聽她練琴,躺在地板上仰望著鄭秀妍的倩影在月光下,慢慢闔上眼,等帶鄭秀妍輕柔的呼喚是崇拜。

 

 

 

    金泰妍一直覺得是崇拜,畢竟,兩個女生可能有愛嗎?

 

 

 

她不知道這樣自己是不是很變態?要鄭秀妍跟她玩著這肉體遊戲,雖然鄭秀妍難得展現她叛逆的個性順從了她,卻還是讓她不敢再進一步……

 

 

 

    沒錯……她們兩個人的脫軌行為只屬於在這個琴房裡面,出了這個琴房,鄭秀妍還是鄭秀妍…對她若即若離的鄭秀妍。

 

 

 

 

 

 

 

 

 

    晚間,金泰妍洗好澡在飯店裡面的床上小睡20分鐘,起身換衣。劇組晚上有飯局,本來身為導演的她一定要出席,但是今晚她卻另外有行程而推掉,穿上小禮服,畫了點淡妝,金泰妍本來要出門了,飯店房間電話卻應聲響起,金泰妍接起電話,原來是那個一直NG的男主角,在電話裡面表示真的很想跟她談談。金泰妍知道其實男主角會演不好只是一個心理的門檻沒過去而已,以努力跟用心程度金泰妍還是覺得他不錯的。

 

 

 

    「不然,你過來,跟我去一個地方。」

 

 

 

    「金導演要去哪裡呢?」當男主角看到金泰妍第一眼,眼底有著經驗,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金泰妍化妝,平常在片場金泰妍的打扮都很隨性,甚至有點隨便,今天卻不一樣。

 

 

 

    金泰妍穿著一襲深藍色的小禮服,頭髮也不像平時隨意綁著,而是吹得好好的批散在她肩上,皮膚襯托在禮服下更顯白嫩,不禁讓男主角紅了臉。

 

 

 

    這樣跟導演出去……感覺好像在約會喔!

 

 

 

    金泰妍才懶得理他,看了一眼他的穿著覺得還可以,就跨步往一樓大廳走去,坐上計程車,報出地點,金泰妍悶著臉看著窗外。

 

 

 

    「導演,您是要去看表演嗎?」聽到地址那名男演員很有知識的知道是著名的文藝表演場所,詢問著。

 

 

 

    金泰妍沒有回答他,一路上男演員都顯得尷尬,金泰妍下車快速的往售票口走去,他只好小跑步追上,看著她熟練的用英文要了兩張票付了錢。

 

 

 

    男演員覺得很不好意思,居然還要女生付錢,還在糾結要掏錢出來時,金泰妍在前方卻開口。

 

 

 

    「你有沒有愛過一個你不該愛的人?」金泰妍的話讓男演員回過神,看來金泰妍帶他來看音樂會是真的有事要告訴他?

 

 

 

    兩個人很早就入場坐在屬於自己的座位上,金泰妍買的位置不是很好的位置,幾乎很難看到表演舞台,但是金泰妍卻在表演者還沒上台前,目光就黏在那舞台上的鋼琴椅不放。

 

 

 

    「有個人,愛著她不該愛的一個人很久很久,兩個人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他不知道喜歡對方多久,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愛上她,或許那個人有跟他同樣名叫寂寞的氣息,或許那個人總是可以包容自己陰晴不定的心情,甚至用小小的擁抱……告訴他:其實兩個人的寂寞加起來會比一個人快樂。隨著年齡的增長,少女填滿他的不只是寂寞的心,還有那出發芽的戀情。」

 

 

 

    音樂會開始,燈光也暗下來只留下舞台上的那一盞,金泰妍認真的注視著那個緩步走出來的女生……

 

 

 

    她一點都沒有變,鄭秀妍。

 

 

 

    鄭秀妍在給大家一個鞠躬後,坐了下來,吸了口氣後把雙手放在黑白琴鍵上……當音符從她手中勾勒出,金泰妍也深深的陷進回憶裡。

 

 

 

 

 

 

 

 

 

    大三的她每次去鄭秀妍的琴室總是用跑的,奔跑的過程中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描繪著鄭秀妍彈琴的身影,記憶中氣喘吁吁的跑到琴室裡面的她,會幫還沒下課的鄭秀妍整理曲譜,鄭秀妍散落在地上的曲譜都是她看完隨意擱著的,所以金泰妍不怕收拾會讓鄭秀妍找不到,蹲著身子數著一張一張曲譜,金泰妍總會覺得鄭秀妍好厲害好厲害,都可以把那些看起來很複雜的豆芽菜埋入腦子裡,她自己就一點也看不懂。

 

 

 

    鄭秀妍是個認真的人,曲譜上面總是有很多記號,金泰妍也在整理的時候仔細看著鄭秀妍那娟秀的筆跡做的提示,然後自己會掏出書包裡面的鉛筆盒,在旁邊加註一些可愛話語、畫一些可愛的塗鴉,她不擔心鄭秀妍會去翻看,因為鄭秀妍總是有另一堆看也看不完的譜,而這些早就會被金泰妍細心的規好放在譜櫃裡。

 

 

 

    而鄭秀妍進來的時候如果對方比她早到,可以看到那個頭顱還再譜櫃面前搗弄的金泰妍,關上門反鎖住,從後面攬住金泰妍。

 

 

 

    「妳又在亂動我東西了。」鄭秀妍的清香總是讓金泰妍心跳加快,轉過身子抱住鄭秀妍,辯解著:「是妳散亂的譜妨礙我走路了!我是好心幫妳整理,才不是亂動呢!」

 

 

 

    鄭秀妍笑著沒回應,金泰妍順勢吻住她的唇,兩個人坐在地板上親吻著。

 

 

 

    或許,兩個人那一段是金泰妍此生最大膽、最勇於追求自我感情的時刻……她總是會想,鄭秀妍對她總有那一點點喜歡吧?總有那一點點依戀吧?

 

 

 

 

 

 

 

 

 

    看著那個在舞台聚光燈下演奏的鄭秀妍,那指尖跟黑白鍵好像融為一體般,全場觀眾都沉傾在她的魔力下,就連今天第一次聽到她演奏的男演員也癡迷的看著。只有金泰妍的眼神有些迷離,抿著唇緩緩的無聲述說……

 

 

 

    「妳是不是總是嘲笑我呢?笑我傻…笑我笨……笑我自作多情的認為我們有機會?」

 

 

 

    演奏會結束,金泰妍跨著步快速離開,她沒有去跟鄭秀妍打招呼,也沒想過要讓對方知道自己來過,只是當作一種滿足自己空虛心靈的補償。

 

 

 

    她承認自己很沒用,太久沒看到鄭秀妍,就會寂寞的慌。

 

 

 

    「導演!我們還要去哪裡?」看金泰妍沒有要攔計程車,而是往一旁的公園走去,男演員不解的跟著。

 

 

 

    「剛剛的故事……」金泰妍在空氣中吹出水氣,繼續開口:「故事裡面的主人翁就像你這次劇本裡面的角色一樣,愛著一個讓自己很辛苦的人,他總希望可以愛著對方到永遠…卻總是愛著愛著忍不住想要放棄,卻在每次想放棄的時候,發現怎樣也放不下。」

 

 

 

    「為什麼要放下?」男演員難免疑惑,看著金泰妍眼神很認真的問:「什麼叫做愛上不該愛的,只要相愛有什麼是不該愛的?」

 

 

 

    金泰妍看著他,好一會笑出聲,表情有著對男演員的讚賞:「你真可愛,我沒說過她們兩個相愛啊。」

 

 

 

    「蛤?」

 

 

 

    金泰妍低下頭,踢著小石子,開口:「從頭到尾,他都是單戀喔!」

 

 

 

    「原本以為對方給他的回應是愛,是在乎,卻在他開心的想要再付出更多的時候,告訴他……她要離開了。」

 

 

 

 

 

 

 

 

 

    「離開?」升上大四的那年寒假,金泰妍在鄭秀妍家的琴房錯愕的站起身,看著鄭秀妍坐在鋼琴前彈琴的樣子,面容還是那樣的淡然,不禁讓金泰妍心抽了一下。

 

 

 

    只是告知嗎?

 

 

 

    「嗯,爸爸媽媽還有學校老師都贊成我到維也納進修,很快,下個學期我就會過去……」鄭秀妍停了一下,有繼續彈奏著:「所以,我快要離開妳了呢,泰妍。」

 

 

 

    緊抿著唇,金泰妍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個讓她沉迷的側臉。

 

 

 

    「妳會去多久?」

 

 

 

    「四、五年跑不掉吧。」

 

 

 

    金泰妍的眼眶已經紅了,鄭秀妍一點都不會捨不得嗎?那她們這陣子…算什麼呢?

 

 

 

    「那我要怎麼辦?」鼓起勇氣,金泰妍脫口而出,鄭秀妍因為這句話停了練琴的動作,轉過身子看著她。

 

 

 

    「泰妍,妳有沒有想過,我不可能永遠都在妳身邊。」

 

 

 

    「為什麼不可能?」

 

 

 

    「我們不可能永遠都維持這種關係。」鄭秀妍嚴肅的臉讓金泰妍心慌,慌亂的開口回應:「為什麼不行!」

 

 

 

    「因為我不喜歡。」一句不喜歡,讓金泰妍錯愕的愣在當場,受傷的看著她。

 

 

 

    鄭秀妍的眼神太過於銳利,像是試圖要在她身上割下什麼般,金泰妍低下頭看著軟軟的地毯,硬是不讓眼淚掉下來。

 

 

 

    「妳不喜歡,就算了。」

 

 

 

    「泰妍……」鄭秀妍嘆口氣,開口:「我要離開,妳沒有話要跟我說說的嗎?」

 

 

 

    那柔聲的語調,與往常無意的態度,讓金泰妍的眼淚終於滑落,背過身子抹抹眼淚,倔降的開口。

 

 

 

    「旅途愉快!再見!」金泰妍快步離開鄭秀妍的琴房,之後再也沒踏入過。

 

 

 

 

 

 

 

 

 

    「嘿!你說……這樣痛嗎?」金泰妍偏過頭看著男演員,問著。

 

 

 

    「……」男演員可以感受到那股憂傷充斥在金泰妍周圍,猜想著金泰妍或許是那個辜負男人愛情的女子,不知道如何開口。

 

 

 

    「其實,還是有快樂的。」金泰妍繼續邁開步伐,走在前面一步一步數著自己高跟鞋敲打地面的節奏。

 

 

 

    「如果愛一個人都是痛苦,那就不是愛了。就因為有時候明明很痛,卻可以因為見到對方一面,而覺得很開心很開心,所以才會用愛這種化學名詞去定義,不是嗎?你所要詮釋的角色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不喜歡你只表現出痛苦的那一面,對於女主角癡癡的愛戀應該不比那痛苦少。」

 

 

 

    在男演員思考著她的話時,金泰妍獨自想著。

 

 

 

    就像她自己,就算兩個人要好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但是每當想起鄭秀妍的笑容、從容、溫柔…都可以讓她覺得自己還可以愛她好久好久……

 

 

 

愛上一個人,就是那麼,簡單…複雜的事。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