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03

03  

 

    「金泰妍我好累,妳到底要讓我看什麼?」17歲的金泰妍牽著17歲鄭秀妍的手,一步一步爬上大廈的樓梯。

 

    「再三步喔!一、二、三……」金泰妍轉過身子,對著鄭秀妍笑:「現在把眼睛閉起來。」

 

    鄭秀妍盯著她看了幾秒,沒有說什麼得乖乖閉上眼睛,確定對方閉上眼睛後,金泰妍緩緩打開頂樓的鐵門,然後牽著鄭秀妍的手往外走。

 

    鄭秀妍可以感受到冷風打在自己臉上的感覺,在自己忍不住想要顫抖時,金泰妍貌似把自己的圍巾摘下來給自己圍上,那上面有金泰妍的味道。

 

    「妳還在感冒,不要著涼了!」金泰妍快手快腳的幫鄭秀妍圍著圍巾,一邊還提醒著,「先不要把眼睛睜開喔!」

 

    鄭秀妍只感覺金泰妍好像跑離了她,等到聽金泰妍說〝可以了!〞而應聲張開的眼睛,看到了……

 

    「雪……」鄭秀妍驚訝的看著金泰妍在她面前用著雪花噴霧,兩罐在手中製造出人造雪景。

 

    「因為感冒而沒觀賞到初雪,我們秀妍是不是難過了?」金泰妍笑,然後在空曠的空中花園裡旋轉著:「別傷心、別傷心喔!現在這才是初雪!」

 

    鄭秀妍一直有個奇怪的堅持,每年的初雪她總是十分期待,算是平時冰山的她唯數不多的奇怪堅持。

 

    初雪那天鄭秀妍發著高燒,金泰妍在她房中陪了她一整個晚上,等到早上拉開窗簾,才看到遍地白雪。鄭秀妍雖然沒表示,但是金泰妍總是有辦法知道她的失落。

 

    其實,或許不是金泰妍知道,而是只要可能讓鄭秀妍失落的,金泰妍都會不設防的先做足,即使猜錯…也不要鄭秀妍有失落的時候。

 

    鄭秀妍看著傻里傻氣的金泰妍奔跑著,原先抿著的唇噗叱的笑了出聲,看著金泰妍玩得開心,也捲起袖子衝上前搶了一罐過來,朝著金泰妍噴著。

 

    那一年冬天,錯過初雪的兩個人,卻讓初雪變成了此生最難忘的回憶。

 

 

 

 

    沒有想過再見到鄭秀妍會是怎樣的感受,至少金泰妍回國後被那迅速的給埋沒在與時間競爭的慌亂中。

 

    上從姜東元跟她討論關於兩家父母的告知還有以後去美國的住處,下到喜帖的樣式以及要請什麼人,金泰妍覺的一切快速到自己都反應不過來,當拿著通訊錄看著那群好友名單,金泰妍除了煩躁…還是煩躁。

 

    自己是不是真的要結婚了?如果是這樣…是不是也代表離她要放下鄭秀妍的那種牽掛也要一起收拾?

 

    抿著唇,金泰妍幾乎快要把好友名單外給捏皺,直到母親拍了她的肩膀。

 

    「妳在做什麼啊,名單都快給你捏皺了!」今天母親難得到了她住處給她煮飯,這是父親母親離婚後不常出現的畫面,金泰妍幾乎忘記,這間房子其實他們兩個人有住過。

 

    或許是大半輩子經營的事業心,再回到家被空蕩蕩的華麗裝潢給擊破,老來居然有了想兒女情的念頭。

 

    「媽……」金泰妍呼喚著,母親在廚房忙碌的身影讓她不禁開口:「跟我結婚的人我一定要很愛他嗎?」

 

    母親不解的回頭,好笑的問著:「妳說什麼傻話?」

 

    「……沒事。」金泰妍低下頭,伸手把那捏皺的名單拉平:「明天順圭會陪我一起去試婚紗。」

 

    「是嗎?妳們兩個好友也好久不見了,她還在喜歡女生嗎?」

 

    聽到母親的話金泰妍收了收動作,又繼續把那張好友名單摺好:「我不清楚。」

 

    母親也沒想要在金泰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朋友打轉,一邊把飯端上,一邊開口:「如果她這次能換個男朋友我想她父母應該會很欣慰,對了,妳知道嗎……」

 

    金泰妍戴上耳機,杜絕了會讓自己發狂的話語。

 

 

 

 

    好友李順圭一直是金泰妍生命中僅次於鄭秀妍之外很特別的朋友,兩個人是大學的時候認識的,她自然知道金泰妍對於鄭秀妍那段感情,每次金泰妍翹課去跟鄭秀妍…咳咳,做那檔事的時候,她可是幫忙金泰妍發出金氏大媽音,瞞過年紀頗大耳朵有些中聽的教授那一關。

 

    也是唯一一個,金泰妍敢說出自己對於鄭秀妍情感的人……

 

    「老實說,我真的很驚訝我可以那麼快就看到妳穿婚紗……」李順圭看到金泰妍正在調整婚紗的鬆緊度,在後面一面幫忙一面開口:「我以為,妳會花更多的時間…呃……遺忘。」

 

    金泰妍看著鏡子裡倒影出來,李順圭那低著頭認真的臉,開口:「我好羨慕妳。」

 

    「羨慕我什麼?」

 

    「我媽要我問妳是不是還在女人堆裡面鬼混…」

 

    「靠…阿姨也太狠……」

 

    「那時候我總想告訴我媽〝我比她更早前,就愛上一個女人。〞」

 

    「……」

 

    「我也想告訴我媽〝只是順圭選擇的是忠於自我,而我,選擇的是失去自我。〞」金泰妍眸光黯然,好像隨著自己這樣渾噩的日子,而漸漸淡去。

 

    「泰妍…妳確定妳可以這樣下去嗎?妳快要結婚了…」

 

    「嗯。」

 

    「新娘是妳自己喔。」

 

    「我知道啊,妳今天不是還陪我來…」

 

    「等下過來陪妳試婚紗的不是鄭秀妍喔。」

 

    「……」一句話讓金泰妍掛在臉上的淡笑僵掉,然後身子像是結凍般的無法動彈。

 

    「妳根本忘不了她不是嗎?」李順圭有些生氣,今天來陪金泰妍是婚紗前,她以為金泰妍是在某方面做好覺悟才會選擇閃婚…但是她沒想到的是,金泰妍不是做好覺悟,而是困在那名為鄭秀妍的牢籠裡面出不來又再自毀…

 

    「金泰妍,妳知道結婚的意思嗎?」李順圭靠近金泰妍,額頭貼著對方的,強迫她接受自己直問的目光。

 

    「妳…不要拿妳審問被告的方式來審問我…」

 

    「笨!我審問被告靠那麼近我第一個就要先告她性騷擾!」李順圭抓住金泰妍要逃離的目光,雙手定住金泰妍的頭,開口道:「等下來這裡的男人,是要跟妳過一生的!」

 

    「等下來這裡的男人,是那個有資格在妳想鄭秀妍時,探索妳身子的!」

 

    「李…」

 

    「等下來這裡的男人,是那個唯一一個能讓妳高潮的男人,妳對鄭秀妍的幻想在婚後就會被定義為不忠!」

 

    「夠了…」

 

   「等下來這裡的男人,是那個就算鄭秀妍心血來潮愛上妳,有資格可以告鄭秀妍、可以罵鄭秀妍的男人!」

 

    「夠了、夠了!」金泰妍用力推開那個強抓住自己臉頰的人,抵抗中金泰妍的臉龐被李順圭的指甲不小心劃破了小口。

 

    「喂!妳沒…」李順圭沒想到金泰妍會如此大動作,有些心虛的想要探看傷口,卻在還沒碰到前,發現金泰妍顫動的肩膀,不只是因為臉上的傷痕,而是那種濃濃的憂傷。

 

    「順圭……我覺得…我快不行了。」金泰妍抿著的唇怎樣都沒落下淚,她從來不落淚的,至少在別人面前她從來沒有棄守過…但是她真的好痛苦。

 

    「我又偷偷跑去看她的巡迴演出了…以前看的時候明明很滿足的…這次卻覺得好害怕…」金泰妍滑坐在舒適柔軟的地毯上,「我快要失去了…連那份有距離感的滿足也快要失去了…」

 

    「寂寞的感覺越來越長…以前看一次,可以持續大半年不去在偷看她,現在只是一個月,我就好痛苦…」

 

    李順圭蹲下身子,拍著金泰妍的背,心疼的開口:「所以才要妳想啊,金泰妍,等等來這裡的人,不是…」

 

    還沒說完,婚紗店的門鈴聲應聲響起,她們所處在二樓,已經聽見一樓姜東元的聲音,隨著那上樓得腳步聲,金泰妍越覺得絕望。

 

    「泰妍,妳怎麼坐在地上啊?是太累嗎?」姜東元上前靠近金泰妍,李順圭只好順勢退開,在抬頭那瞬間不禁一愣。

 

    當金泰妍聽著姜東元的聲音灌入自己的耳朵時,她真有一種想哭的衝動,卻死死的抿著唇,好像這樣…就可以不用聽到記憶裡,那個每次她哭而無奈的語氣。

 

    「金泰妍…?」

 

    一句話與記憶重疊,在金泰妍被李順圭茫然搖著肩膀時,視線終於與那個一直走在姜東元後面的人對上視線。

 

    然後眼淚…一滴一滴的滑落,像是長久沒去開的水閥般,不停的流下。

 

    「別哭了,吵到別人可不行喔。」鄭秀妍站在她面前,對她扯開那淡然如水的笑。

 

 

 

 

    金泰妍沒想過,再次見到鄭秀妍居然會是這樣的場景……

 

    真是糟糕透了!

 

    「會痛是嗎?」鄭秀妍對上金泰妍凝視自己的視線,柔聲問著。

 

    「不…嘶!」金泰妍本來急著往後退要避開,卻被鄭秀妍手上塗抹藥的棉籤疼的發出聲。

 

    「小心點,我還沒上好藥呢。」鄭秀妍輕笑著,放下棉籤伸手拿了個藥用膠布,幫金泰妍小心的貼上,拍拍她的肩。

 

    「謝…謝謝。」金泰妍摸著臉頰上餘留的溫度,尷尬的不敢看向鄭秀妍。

 

    鄭秀妍也沒在意,起身跟李順圭她們說著話,她也是今天才剛回國,到了以前的屋子剛放下行李,就想說去探探看金泰妍家的動靜,哪知道剛好碰上要出門上班的泰妍母親。

 

    「本來想說等妳回來再打個招呼就好,沒想到阿姨好熱情…」就這樣電話把金泰妍的未婚夫號召過來充當鄭秀妍的臨時司機,一道去接泰妍。

 

    「怎麼會突然回韓國?」金泰妍終於開口,第一句話不是寒暄,而是濃濃的不解……

 

    鄭秀妍看著終於肯主動搭理她的金泰妍,笑著回應:「巡迴的最後一站,在首爾。」

 

    兩個人沒說幾句話,姜東元就試好衣服出來了,金泰妍跟鄭秀妍兩個人又各自跟其他人聊天,就是沒有再多做交集。

 

    金泰妍是害怕的…她沒想過這麼快讓鄭秀妍知道自己結婚的事情,甚至通隻的名單中,她也選擇一直忽略鄭秀妍那三個字。

 

    為什麼…一切會這麼的突然?

 

    男生的婚紗總是試得快些,加上晚飯時間也到了,姜東元大方的邀請鄭秀妍他們共進晚餐,因為是名人,幾乎從踏進西餐廳那一刻,姜東元就忙的沒完,很多影迷都想要跟他合照簽名,而認出他身邊就是未婚妻也是大導演金泰妍的人也不在少數,讓金泰妍在煩躁的心情中,還得抽時間一個一個冷臉拒絕合照的邀約。

 

    「妳還真是沒變。」突然一句話竄入金泰妍的用餐,抬起頭看到鄭秀妍對她勾起了然的笑容。

 

    「我怎麼沒變?」金泰妍瞪了一眼鄭秀妍。

 

    「還是那樣啊,對妳不是很在意的對象就很冷。」

 

    「這是私人飯局,我沒必要做公事不是嗎?」金泰妍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對鄭秀妍火藥味那麼重,但是她就是很不爽。

 

    為什麼?為什麼?這一切都太突然了…!

 

    「泰妍妳是不是喝多了?」姜東元回到座位上,看到悶著頭一直再喝酒的金泰妍,有些擔心。

 

    「我還可以。」金泰妍不理會,讓侍者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仰頭喝乾。

 

    李順圭在旁惋惜…實在辜負了這瓶好酒啊……

 

    就在姜東元覺的金泰妍還是喝太多的時候,鄭秀妍開口緩頰:「讓她喝吧,她沒醉。」

 

    眾人的目光都看向鄭秀妍,倒是她很簡單的指指眼睛:「如果她醉了,這裡會變的。」

 

    「真的嗎?我還沒看過泰妍醉呢!會變成怎麼樣?」姜東元好奇的一直問著,鄭秀妍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而金泰妍則悶著頭一直吃東西跟喝酒,或許只有李順圭了解此刻聊天的兩個人讓金泰妍有多尷尬。

 

 

 

 

    飯後,沒酌半滴酒的姜東元負責把大家都送回家中,金泰妍回房去洗澡,留下姜東元一個人在客廳跟鄭秀妍聊著。

 

    「需要喝水嗎?」姜東元畢竟也算是半個主人了,禮貌的問著鄭秀妍。

 

    「不了。」鄭秀妍搖頭,跟姜東元兩個人簡單的聊起來。

 

    所以等到金泰妍洗完澡看到的,是姜東元跟鄭秀妍有說有笑的在客廳畫面。

 

    「怎麼還沒走?」金泰妍開口不善的問著。

 

    「我想說留秀妍小姐來聊下天…聽說妳們很久沒見…」

 

    「我也該離開了,還有行李要收拾。」鄭秀妍起身,打算要離開屋子。

 

    「等等…!」金泰妍焦急的看著要離去的背影…她剛剛問沒走的對象,不是她啊……

 

    但是她還是沒膽說出口,鄭秀妍從回來到現在對她還是那樣若即若離…說了有什麼用?看著鄭秀妍那離開的身影,她在心裡安慰自己,至少…這次不是遙遠的異國,鄭秀妍只是回到對面的屋子裡。

 

    「泰妍…我今天可不可以留下陪妳。」就在金泰妍還在因為鄭秀妍恍神時,一雙寬大溫柔的臂膀摟住她,把她納進自己懷裡。

 

    「我這裡不收留外人…」

 

    「我知道…但是,我們快不是外人了不是嗎?」

 

 

 

 

    入了深夜,睡不著的鄭秀妍翻來覆去都無法進入睡眠狀態,嘆口氣起身,拖鞋走動的聲音在安靜的屋子裡成了唯一的聲響,在打開琴房的那一刻,鄭秀妍彷彿可以看到金泰妍蹲在地上看著她一張一張譜的樣子。

 

    把琴蓋打開,鄭秀妍輕撫著許久未彈的鋼琴,坐在昔日熟悉的椅子上,吸口氣放上琴鍵……

 

    自己總是可以沉傾在音符裡,這睡不著的夜裡,自己的琴音成了唯一一個可以陪伴自己的慰藉。

 

    等到她彈完一曲,睜開眼睛,嘴角勾起淡淡的笑,看著黑白琴鍵緩緩開口:「這麼晚了,還不睡嗎?」

 

    而在她身後的金泰妍,則慶幸鄭秀妍沒轉身……熟悉的位置跟身影,讓她此刻面容狼狽。

 

    伸手把眼淚快速擦掉,金泰妍小聲的吸著鼻子,低低開口:「妳是學不會鎖門嗎!這樣很危險…」

 

    鄭秀妍笑著開口:「我怕妳進不來。」

 

    金泰妍聽著那讓自己眷戀的聲音還又那明顯對自己縱容的話,愣了愣,咬著唇快要把鄭秀妍給看穿一般的用力,突然覺得一切都好不公平……

 

    為什麼,要讓她愛鄭秀妍,愛的那麼多?又為什麼,鄭秀妍從來都可以那麼心安理得,那麼從容不迫?

 

    自己,可以說是狼狽逃到她這裡的,剛剛…剛剛的自己……

 

    「姜先生沒有留下來嗎?」鄭秀妍繼續彈著琴。

 

    「…他留下了。」

 

    鄭秀妍的琴聲停了一下,隨即嘆口氣開口:「那妳不應該在這裡的。」

 

    金泰妍咬破了自己的嘴唇,頓時充斥著濃濃得血腥味。

 

    「妳在趕我嗎?」把我…趕出最後可以站立的空間…最後可以愛妳的空間。

 

    鄭秀妍終於轉過身子,表情平淡卻有些慍怒,對著金泰妍一字一句說。

 

    「金泰妍,我沒趕過妳,妳應該要了解這裡的確如妳來去自如,但是…」鄭秀妍吸口氣,語氣嚴肅且銳利的對著金泰妍開口。

 

    「妳房子裡面還有個人在等妳回去,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哈哈
  • LANCE啊啊啊啊啊!!(欸妳冷靜##
    所以這就是一個從允侑首站追來的概念(?)XD

    哦哦LANCE是三葉草對吧……?
    我一看篇名就覺得好眼熟~
    馥甄三專讚啦~~~(欸妳###

    其實秀妍一直都是愛著太妍的吧……
    說什麼不喜歡也只是為了讓分別更容易(?)吧
    感覺這樣的不坦白讓兩人都傷的好重
    差別只在太妍的狼狽和秀妍的從容吧!
    順圭那段話真是……(比讚##

    哦哦對了其實很想知道……允侑那篇會不會出書(欸妳##

    真的超喜歡你的文筆的!!!

    哦對了我是小妤請多指教(?)XD
  • 喔 妳是那個看了七次還是六次的對吧(原諒我記人方是有些爛...記人無能T^T)
    允侑出書喔(笑)很多人周邊朋友聽到我出太西有再問呢!不過應該暫時不會吧 出書要準備好多東西 這次完畢要休息一陣(笑)
    謝謝支持

    LANCE 於 2013/12/25 23:17 回覆

  • emotion
  • 謝謝妳的文筆,有一些話真的很貼近現實生活,很打動人心,我是既無奈又感動,都忍不住看到哭了,期待您的書的到來,也期待這一篇文章的ending您也會在這邊更新唷!辛苦了!
  • 看到哭啊...真是辛苦了(我寫的時候也很鬱悶)結局在年底前會在這裡更喔^o^
    LTC先首發~

    LANCE 於 2013/12/25 23: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