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L:應要求放上(本來想等明天的...(妳們懶的留言 我也有點懶得貼(被踹飛! L:咳咳 抱歉...失禮 我懶惰慣了@@") 原來還是有人在這裡看啊 那出個聲音吧...)

明天放05...

 

04

814f3d738bd4b31c9782857e86d6277f9c2ff8df   

說不定永遠很容易

困難的只是誰願意

全心 全意

 

早晨,當姜東元從沙發上面醒來的時候,廚房裡面已經聞到了培根跟荷包蛋的味道,起身看著蓋在自己身上的毯子,再看看那個在廚房忙碌的人,嘆口氣。

 

    昨天,是自己太衝動了。

 

    『對不起……』在鄭秀妍走後,當他的唇輕輕吻上金泰妍,並轉站頸脖的時候,金泰妍那氣聲的歉意,讓他頓時停住了所有動作。

 

    『東元,我很喜歡你的……但是現在,我真的沒辦法。』金泰妍推開他的雖然輕柔,卻讓姜東元感覺,他好像突然離金泰妍好遠、好遠。

 

    或許,從來沒靠近過嗎?

 

    坐在餐桌上,吃著金泰妍為他準備的早餐,姜東元小心的開口:「妳昨天晚上,有出去?」雖然不太清楚金泰妍去了哪哩,而且金泰妍也很快就回來了,淡是他看到了,金泰妍回來的臉色很蒼白。

 

    「睡不著,出去走走。」金泰妍隨性的答著,低著吃東西的頭一直沒有抬起來。

 

    「今天我跟妳朋友,我是說鄭秀妍小姐有同一個活動,妳要來參加嗎?」姜東元拿著咖啡溫柔的詢問,這次鄭秀妍回國的巡迴演奏會很重要,媒體也大肆的報導這件事情,大家都很關注這個在國外回來的音樂才女,而他公司因為有贊助鄭秀妍這次的音樂會,所以由他來代表參加。

 

    「……我會去的。」金泰妍點點頭,然後報了預計抵達的時間,讓姜東元好出來接她進去。

 

    「那就好…我希望妳來。」姜東元笑得很開心,然後開口:「我打算今天在那場活動也正式發表我們婚禮的日期。」

 

    金泰妍一震,抬起頭看著姜東元的笑容,好一會才尷尬的說:「那…那很好啊。」

 

    有那一瞬間,她居然想要拒絕……很怕看到鄭秀妍聽到她婚訊的表情。

 

    雖然她早就知道了。

 

    『泰妍,妳要結婚了。』

 

    昨晚,在鄭秀妍的琴房裡面,她被鄭秀妍的這句話打擊到,毫不猶豫的起身離開了鄭秀妍的住處,逃回了自己的空間…舔拭心裡的傷口。

 

    她不知道鄭秀妍怎麼可以那麼輕鬆的說出這樣的話,甚至…提醒她。難道自己就真得一點都沒有讓鄭秀妍感到眷戀的嗎?

 

    那為什麼自己會如此眷戀她?

 

    她好想問問鄭秀妍……到底要怎樣才可以不再想她,告訴她好不好?

 

    要出門前,姜東元笑著轉過身對金泰妍傻笑,傻氣的說:「感覺這樣有些新婚的感覺呢!妳送我上班。」

 

    金泰妍看著他,突然不知道要擺什麼表情,摸了摸頸脖。

 

    「我知道妳不想要進展那麼快,我等妳。」姜東元走上前揉了揉金泰妍的頭髮,體諒的說:「昨天打擾妳了。」

 

    金泰妍看著那個走出門的男人,突然心裡泛起一股酸。

 

 

 

 

    今天早上還有戲要拍攝,金泰妍準備好穿上鞋子出了門,看著對面那扇門,急迫的腳部突然頓了下來,傻傻的看著,彷彿下一秒裡面的人就會開門走出來一般。

 

    還愛著,那種感覺好深、好深。

 

    沒有久留,金泰妍離開了住處,前往拍攝的現場,今天的她一直心不在焉,每當全神貫注的在小螢幕上面時,腦中浮現的……卻是鄭秀妍的面容。

 

    「聽說國際才女鄭秀妍歸國咧!」細小的討論聲灌入金泰妍的耳朵,她知道自己應該要專心,但是當聽到那個名字……

 

    「真的假的?她超漂亮的!」

 

    「聽說這次是之前在歐洲的巡迴音樂會最後一站呢!特別挑在自己的故鄉舉辦……」

 

    一群工作人員在一旁談論著那個人,金泰妍抿緊的唇終於受不了,開口大喊。

 

    「卡!今天到這裡!」放下耳機,悶著頭走出去,大家都被今天的她給嚇傻了。

 

    今天的金導演,比平時還要恐怖好幾倍。

 

 

 

 

    離開拍片現場,金泰妍動身前往姜東元所說的活動現場,下了車,印入眼簾的卻是鄭秀妍的宣傳海報,跟自己在國外看到的很像……

 

    站在海報下,金泰妍出神的望著海報裡的女人,久久都沒有移動腳步。

 

    「怎麼不進去?」一聲溫柔的呼喚,把金泰妍拉離了念想的思緒,轉過頭看著畫報主角,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

 

    鄭秀妍穿著一襲米色禮服,長髮擺落在一邊,配上那淡淡的妝容,看起來十分清麗。

 

    「我在等……」金泰妍還沒說完,姜東元就從裡面跑了出來,開心的牽著她的手,邀她進去。

 

    而鄭秀妍則笑笑的跟著他們一起往裡面走,一進到會場很快就被一群人包圍,兩個人再也沒有交流任何一句話。

 

    金泰妍找了個角落的位置,那裡離活動中心有些距離,她不想要跟別人多做交談,而且很多人都認識她,好幾次都要找她攀談,讓她覺得很煩躁。

 

    看著天上的星星,金泰妍思緒拉到17歲的那年初雪,那時的她們……

 

    「姜東元先生一直再找妳呢。」鄭秀妍終於從一群應酬中逃離出來,拿著雞尾酒往外面走,她自然知道金泰妍不是會喜歡這種場合的人,三兩下就找到她要找的人。

 

    金泰妍不理會她,有喝了一口手裡的雞尾酒,看著夜空頭也不回。

 

    「這麼多年不見,我發現妳變的好沒禮貌。」鄭秀妍輕笑,找了個位置做在金泰妍旁邊。

 

    兩個人誰也沒有再說話,鄭秀妍安靜的看著夜空,而金泰妍則是悶著喝酒。

 

    「泰妍,妳還記的17歲那年嗎?」鄭秀妍的問題讓金泰妍一愣,有些茫然的看著她。

 

    「那年的我重感冒很嚴重,以前每年都不肯錯過的初雪就這樣錯過了,我難過好久。」

 

    「……」

 

    「那時候妳傻傻的好可愛,準備了一堆雪花噴霧把我拉上天台,那一年的初雪…好美……」

 

    「鄭秀妍。」金泰妍阻止她在講下去,終於發出了今天晚上第一句問鄭秀妍的話。

 

    「這麼多年,妳到底有沒有想過我?」鼓起勇氣問出這個問題,金泰妍覺得自己大概是醉了,明明平常喝得比這還要多兩三倍,都不會醉那麼快。

 

    「有。」

 

    「騙人!」金泰妍急著反駁,開口道:「如果有,為什麼妳都不連絡我?」

 

    看到鄭秀妍沉默,金泰妍在心裡苦笑,臉色卻非常淡然的問著:「妳後悔對吧?」

 

    「後悔什麼?」

 

    「妳後悔把妳自己……給我。」金泰妍盯著鄭秀妍的眼睛看,越看越覺得眼眶好熱、好痛:「妳很後悔,所以一點都不想聯繫我對不對?妳害怕我又說出什麼詭異的話、做出什麼詭異的事對不對?」

 

    鄭秀妍認真的看著她,此刻的鄭秀妍嚴肅到讓人害怕,卻又有著讓人目不轉睛的魔力。

 

    「妳會嗎?」

 

    「什麼?」突然的詢問讓金泰妍愣住,習慣的問出口。

 

    「妳會對我做詭異的事?對我說詭異的話嗎?」鄭秀妍的笑容有些別有意涵,有些挑釁的開口:「妳不會不是嗎?妳一直是個乖孩子。」

 

    「……」

 

    「妳雖然會哭、會抱怨,但是父母希望妳做到的妳都會認真的去完成,從小的成績、大學的科系,泰妍是個好孩子……所以妳選擇了一個很好的男生當作自己的伴侶啊…」

 

    「那又怎樣?妳不要轉移話題!」金泰妍有些心急的開口:「我只是想知道……」

 

    見金泰妍又停住了話,鄭秀妍看著她問著:「知道什麼?」

 

    啞口,金泰妍沒有回話,是啊……她想知道什麼?從鄭秀妍重新出現在她面前,她就一直好擔心鄭秀妍對她的一舉一動,所以無限的放大,其實她只是……

 

    她不希望鄭秀妍討厭她……她希望,鄭秀妍在乎她。

 

    鄭秀妍見她低著頭又不說話了,緩緩的開口:「我沒後悔,泰妍。」

 

    一句話讓金泰妍抬起頭,不敢置信的看著鄭秀妍,真的沒怪嗎?那為什麼這麼多年不聯繫自己?

 

    「我沒有後悔,這樣說妳滿意嗎?」

 

    「我……」

 

    「泰妍,妳知道嗎?我不相信永遠,至少不相信那是可以幸運得到的。」鄭秀妍說著,嘴角勾起好看的笑:「永遠這種美妙的詞對我來說是不安的,我沒有那麼多力氣去撐起一段艱辛的永遠還要同時說自己很快樂。」

 

    「泰妍,我們不可能永遠都維持那種關係,我沒後悔,但我不能接受。」

 

 

 

 

    又是一句,不能接受。

 

    金泰妍接受著無數閃光燈的照射,站在姜東元的旁邊,給記者訪問著,活動到尾聲,姜東元終於找到金泰妍,牽著她的手驕傲宣布:他要結婚了,而對象,是這個讓大家都覺的美好的女孩‧金泰妍。

 

    金泰妍什麼都進不了耳,只是跟著姜東元一起笑,她沒注意自己有沒有笑好看點,只知道因為鄭秀妍那一句話,她的心裡的某塊執著,狠狠的被劃下一刀。

 

    因為金泰妍也是公眾人物,所以一直到宴會結束,金泰妍都抽不開身,只遠遠的看著鄭秀妍,對方沒有看她,只是穿梭在宴會中,為她的音樂會做宣傳,今天的主角除了姜東元跟金泰妍以外,就數鄭秀妍最耀眼了。

 

    等到宴會結束,已經好晚好晚,金泰妍做在姜東元的車上,悶著臉沒說話,當看到鄭秀妍走出會場,有那一瞬間,她想要開口叫姜東元停車。

 

    「泰妍啊,妳說什麼時候也可以像那樣。」突然姜東元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讓她回神。

 

    「什…什麼?」經姜東元一指,金泰妍看到正在過馬路得一對夫妻,牽著她們的小孩子,很開心的有說有笑。

 

    「我記的妳剛認識我的時候,我曾經問過妳,為什麼會選擇我,那時候…妳好像有點喝醉了吧,妳跟我說妳很渴望有個溫暖的家庭。」姜東元笑的溫柔,揉了揉金泰妍的髮,伸手握住她的手:「妳還說,妳會選擇我是因為妳渴望那個溫暖卻一直無法得到,妳說小時候父母總是再忙,所以妳從小就發誓,如果自己的孩子,絕對不會讓她變成像自己這樣。也是因為那時後妳那懊惱的樣子,讓我深深的覺得心動、憐惜。」

 

    金泰妍愣愣的看著姜東元,一字一句的浪漫話語進入耳中,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她只想…她好傻、好傻,她那時候會對姜東元那麼說,一定是因為在想鄭秀妍吧?鄭秀妍永遠只是她的理想,卻不能給她溫暖的家庭。

 

    鄭秀妍是那個在寂寞時絕對會想起的人,但是她們兩個卻沒辦法在一起。

 

    沒錯,她想要家庭、想要溫暖…所以她不想冒險,也不要再等了……

 

    「東元,你今天要不要來我家過夜?」

 

 

 

 

    金泰妍沒想到,當她自己下定決心要放下鄭秀妍的時候,看到那畫面卻還是很不舒服。

 

    「是姜東元先生跟金泰妍小姐吧,秀妍今天受你們照顧了!」

 

    一個高大的男生跟鄭秀妍站在家門口,好像剛從鄭秀妍住處裡走出來,鄭秀妍從屋裡追了出來,看到金泰妍一席人站在門外,小小的愣住。

 

    「哥哥,你忘了拿…」已經換成居家服的鄭秀妍依舊清麗,洩了妝的她少了點氣勢,多了點柔軟。

 

把手機遞給那男人,鄭秀妍看了眼金泰妍跟姜東元,開口:「姜先生今天也住這裡嗎?」

 

    禮貌的跟姜東元打起招呼,鄭秀妍一邊說一邊要那讓金泰妍不開心的男生快些離開,好晚了!

 

    在好不容易把那男人勸離,鄭秀妍看了眼還僵在門邊的金泰妍,輕聲開口:「泰妍妳們也快進去吧,好晚了。」

 

    「鄭小姐也快些進去吧,今天因為婚事的事情後面都沒有跟妳聊到,到我們的婚禮實在好好……」

 

    「抱歉,我不會參加。」鄭秀妍快速的打斷姜東元的客套邀約,有禮貌的露出歉然的笑容,開口:「剛好你們的婚期跟我的音樂會撞期了,我沒辦法參加。」

 

    「這樣啊…好可惜…」姜東元失落的說著,鄭秀妍這樣氣質的又有名的音樂家如果出席的話,他本來還想要請她為他跟泰妍彈奏一曲呢。

 

    「不過,還是恭喜你們。」鄭秀妍看著打開門快要走進去的金泰妍,開口說了聲,「禮金不會少的,泰妍當年跟我討的時候可沒客氣,這是我跟泰妍的約定。」

 

    「泰妍。」見金泰妍好像在回想自己說的約定,鄭秀妍對她露出美麗的笑容:「祝妳幸福。」

 

    進到屋子裡面,姜東元還有些好奇,問著金泰妍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卻…

 

    「你可以回去嗎?」

 

    「蛤?」

 

    「我今天…好像還是沒辦法……」金泰妍放下包包,面色陰暗的說著,好像已經好久好久沒休息一樣。

 

    姜東元看著她,抿著唇好一會,才吸了口氣點點頭,走之前,姜東元第一次對金泰妍露出不解跟憤意:「泰妍…我寵妳但是不代表我可以讓妳這樣隨心所欲,妳要了解,妳即將是我妻子,現在妳可以說妳沒想好而趕我走,但是以後,我有權力分享妳另一半床位,妳真的懂跟我結婚是什麼意思嗎?」

 

    是什麼意思呢?金泰妍苦笑,姜東元走後更是癡狂的笑出來,她摀著面,一直傻笑著。

 

    「怎麼會…忘了呢?」

 

    那時還很小的自己常常會跑去一個人獨自在家練琴的鄭秀妍那兒,說是陪鄭秀妍練琴也不是,她總是會想些各式各樣的問題傻傻的問鄭秀妍。

 

『吶…妳有想過結婚嗎?』

 

    『結婚?』鄭秀妍從練琴的氛圍裡面小小拉出,稚氣的臉龐透露著絲絲不解。

 

    『妳都不會想啊!』金泰妍爬起身子,開心的說:『我想過喔!我結婚以後會天天在家等老公回家!然後陪小孩讀書、玩電腦!還要唱歌給他聽!』

 

    鄭秀妍笑著繼續彈琴,調侃的說:『說的好像妳一定會嫁人一樣,妳那麼悶我才不相信妳會有人要。』

 

    『胡說!就有人會娶我的!也會為我組成我夢想的家庭!』金泰妍孩子氣的反駁著,跑到鄭秀妍面前伸出小拇指。

 

    『做什麼?』

 

    『拉勾啊!以後如果我真像我說的嫁出去了,妳一定要包分大紅包給我!十萬…不不!二十萬!』

 

    鄭秀妍被金泰妍孩子氣的樣子逗的笑開,轉過身子跟她面對面,對金泰妍眨了眨眼,伸出手拉住金泰妍的小拇子,『好啊!只要泰妍可以幸福,大紅包一定會到』

 

    那下午的約定…鄭秀妍一直都記得嗎?

 

連她自己都忘記了,從自己愛上鄭秀妍開始……

 

 

 

 

    夜半萬物深睡時刻,突然有人猛拍妳家大門,真的是件很恐怖的事,至少對鄭秀妍一天忙碌後,準備要就寢時是很煩人的。

 

    穿上睡袍,鄭秀妍皺著眉打開家裡的大門,不意外是那個人,也只有她可以這樣一直對自己無理。

 

    「妳為什麼要鎖門?」金泰妍搖搖晃晃的,身上傳來陣陣的酒味,可以讓金泰妍連眼神都渙散成這樣,鄭秀妍估計金泰妍喝了好幾打啤酒了……

 

    「妳不是說我不鎖很危險?經紀人也說要我鎖一下的好……」

 

    「妳說過永遠不會對我鎖門的!」金泰妍反駁,帶著喝醉才有的孩子氣,也只有這種時刻,她敢回想這些童言童語。

 

    鄭秀妍嘆口氣,無奈開口:「金泰妍,那是以前,我們都會變,永遠不是那麼簡單的。」

 

    「鄭秀妍!妳總是這樣!不管怎麼樣都是那麼不關世事!我明明感受到妳也在乎我啊…我明明感受到妳也寵我啊…為什麼,就是不行呢?」金泰妍竄進門裡,把門用力關起來,氣憤的把鄭秀妍抱得好緊。

 

    「金泰妍!」鄭秀妍想要掙扎,卻在下一秒被堵住唇,怎樣也無法開口。

 

    那掙扎的吻帶著一絲絲血腥味,隨著加劇的侵入而越來越嚴重,鄭秀妍咬破金泰妍的唇,卻無法阻止金泰妍的決心,金泰妍把鄭秀妍壓近她身後的沙發裡面,瘋狂的親吻。

 

    「唔…!金泰妍妳夠了!!」〝啪〞一聲,鄭秀妍的巴掌用力的甩在金泰妍的臉頰上,因為震動,一直鎖在金泰妍眼眶的眼淚滴落下來,一滴一滴的打在鄭秀妍的臉上。

 

    「妳憑什麼…說恭喜……」金泰妍壓著鄭秀妍的雙手換為摀著自己的面,顫抖的開口:「妳明明知道,我不可能會幸福…我一點都不幸福啊!」

 

    鄭秀妍緩緩起身,金泰妍跌坐在地上,哭泣道:「我一直以為妳會懂,懂我的心情、我的感受…即使妳不喜歡我、不想跟我承諾什麼,我還是以為…妳是全世界最了解我的人!」

 

    她一直以為鄭秀妍是懂她感情的,雖然不接受自己,但是鄭秀妍還是懂她的,所以才會放任自己當年對她做那些事情,鄭秀妍明明知道,沒有鄭秀妍的她一點都不幸福!

 

    可是剛剛不久…鄭秀妍卻對她說,祝她幸福?

 

    「妳知不知道…妳是最沒資格祝福我的人……」金泰妍的眼淚模糊了她的視線,她看不清鄭秀妍的表情,低下頭擦擦眼淚,她真的…好後悔…為什麼要這樣跑來說一堆亂七八糟的話?那樣只會讓鄭秀妍討厭自己而已……

 

    「18次。」

 

    「什麼?」金泰妍不解,當她抬起頭,卻被眼前的景像不自覺得睜大眼。

 

她可以感覺到,鄭秀妍的濃濃無力跟失望……

 

    「每一次,妳來看我的巡迴,我都默默數著,就希望能有那麼一次…妳能勇敢的站在我面前。」

 

    金泰妍驚訝的張大嘴,不敢置信的傻愣在她面前…

 

不可能…自己每次去看鄭秀妍的巡迴,都是偷偷的…

 

她以為…她以為鄭秀妍不知道的啊。

 

    「但是妳沒有。」鄭秀妍起身,看著金泰妍坐在地下,眉頭深深的皺起,難過的說。

 

    「金泰妍,我也會怕、我也很迷網。」鄭秀妍閉上眼睛,那肅然的模樣讓金泰妍心慌。

 

    感覺,有什麼,從手邊慢慢的流失。

 

    鄭秀妍睜開眼,那在也藏不住的難過跟痛苦中於毫不保留的朝金泰妍侵襲而去,深深的…

 

「愛上妳,一直都讓我好累,妳知道嗎?」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哈哈
  • 雖然心中有很多感想想回覆
    但現在我只想說……
    睡前看著這篇好有自虐的感覺啊啊啊(抱頭打滾###
  • 祝妳好夢...說不定悲極生樂 妳可以夢到太西在妳夢中打滾...

    LANCE 於 2013/12/29 11:35 回覆

  • 訪客
  • 我还以为18次是那个… 的次数。我去面壁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