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essica】我沒哭! 

作者:LANCE

 

    「因為這樣,所以明天的活動允兒跟西卡暫時就不參加了,妳們晚上好好休息吧,這兩天辛苦妳們了。」

 

    「那西卡姐姐去醫院結果怎麼樣了呢?」允兒率先開口,詢問著那因為機場保安失誤而撞到頭的Jessica情況。

 

    「去醫院後大致上沒事,醫生說有點輕微腦震盪……」

 

    大家沉默的互相看著對方,倒是有一個人沒打算聽下去,拿起包包的耳機,塞到耳朵裡開始聽歌。

 

    「那……在飛機上,看她痛到臉色都蒼白……」侑利擔心的說的,一群人開始七嘴八舌起來。

 

    「應該買點她愛吃的東西給她吃,我都是這樣,吃了喜歡的東西心情就會好,心情好身體自然就會好。」崔秀英煞有其事的說著。

 

    「那要買什麼東西給Jessi吃好?」Tiffany問著。

 

    「冰淇淋吧!」

 

    「現在天氣那麼冷!這樣她頭會更痛吧!」

 

    「可是冰一冰,說不定會有消炎作用……」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八個人聒噪起來整個空間瞬間熱鬧起來。

 

    聽到哥哥的消息,金泰妍沉默的在車上沒說話,帶上耳機的她一句話都沒說,倒是Tiffany貼心的發現了,勾起了然的笑容。

 

    泰妍這悶騷的傢伙啊…妳的音樂沒開呢。

 

 

 

 

    回到宿舍,泰妍把行李放好,默默的走到廚房,打開冰箱翻著什麼,一旁的Tiffany沒有打擾她,把剛剛成員們一起去選購的冰淇淋遞給泰妍。

 

    「做什麼?」泰妍臉色疑惑的問著。

 

    「她先回來休息了,應該在房間。」本來還硬撐著說要一起參加明天的活動,早先來宿舍休息,方便明天一起行動的……

 

    「然後呢?」幹嘛給她冰淇淋?

 

    「幫我們拿去給她啊。」

 

    「為什麼要我拿去?」金泰妍皺起眉,她還有事要忙。

 

    「……我剛剛在房門口聽到哭聲。」Tiffany一句話,金泰妍了然般安靜的接過冰淇淋,放到流理台上:「等等我一起拿進去。」

 

    「哥哥說她可以回家休息了,機場的事鬧的有點大,叔叔、阿姨很擔心。」

 

    「喔。」金泰妍轉過頭,把冰箱裡面的蜂蜜跟檸檬拿出來,一邊說道:「等等我載她回家。」

 

    Tiffany本來不解的看著金泰妍動作,直到對方用熱水把蜂蜜沖泡開,切好檸檬擠壓成汁才瞭然。

 

    「也給我喝一點吧,我嗓子也啞了呢!」說完看到對方一臉無奈的對自己,Tiffany笑著離開廚房,離開前看著金泰妍緩聲開口。

 

    「別在像飛機上那麼嚴肅的對她,妳都不知道妳冷臉的樣子很恐怖嗎?我們知道妳心疼她……演唱會妳辛苦了。」

 

    金泰妍轉過頭看著她,重新開口:「這是我愛她、在乎她的方式,我相信她懂。」

 

    看著默默努力的金泰妍,Tiffany勾起笑……這樣的她,倒底是溫柔、還是冷漠呢?

 

 

 

 

    一邊擠著檸檬,泰妍一邊回想著香港機場的一切意外……

 

    當下發生的太突然,當聽到熟悉的尖叫聲跟經紀人歌歌的制止聲,姐妹們都慌了手腳,看著地上的人兒有那瞬間分不清楚東南西北,金泰妍的臉拉了下來,嚴肅的走上前去。

 

    擠開人群查看了下,金泰妍徹底的黑了臉,鄭秀妍的手摀住臉,表情說不出的痛苦。

 

    「妳們先登機!不要聚在這裡!」就在大家慌亂的時候,經紀人哥哥護著鄭秀妍對著她們示意著。

 

當下的她只能抿著唇,硬著頭皮跨出離開的腳步。

 

    很痛……就算不是撞到她身上,她也知道。飛機上鄭秀妍沒有說什麼,幾個小時的飛行讓她更加不舒服,看著坐在座位上擰著眉的她,金泰妍有些怒火。

 

    「等等妳先去醫院。」一句話打破了黑暗機艙寧靜的氣氛,大家都看著沉聲出口的金泰妍。

 

    「我想我可以跟妳們一起出關……」Jessica清冷的聲音格外沙啞,表情很是蒼白。

 

    「聽我的!妳逞強有什麼用!真要大家這麼擔心妳嘛!」金泰妍的聲音不容質疑,但是…對於一個傷者,也太堅硬了……

 

    眾人都當作沒看見,其實大家都想要Jessica不要再逞強,只是沒有立場說而已。

 

    能讓她聽話,能這樣嚴聲喝斥她的,永遠只有那個人。

 

    見Jessica不說話算是答應了,金泰妍嘆口氣,撫著鄭秀妍的額頭的手格外溫柔,撥開那有些汗濕的髮,輕聲道:「別再逞強了,好嗎?會心疼的……」

 

    一句話讓那人震了一下,一直強忍著的痛楚像是得到解放般的傾洩而出,強撐著超過48小時的意志力在這一刻全數崩塌,埋進蓋在身上的毛毯裏瑟瑟顫抖。

 

「傻瓜……」

 

 

 

 

打開房門,泰妍對著黑暗中的白色隆起喊著,無奈的拖著托盤往裡面踏進。

 

    「還在哭嗎?」用腳把門給關上,泰妍把托盤放到床頭邊的小矮桌上,整個人傾身在床邊問著。

 

    「唔……才沒有!」一句話悶悶的從被子裡面發出,聲音遮掩不住那哭過後的鼻音。

 

    金泰妍把棉被掀起來,拒絕對方再當鴕鳥,柔聲輕斥:「還說沒哭!」

 

    鄭秀妍吸吸鼻子,無奈的道:「……我沒哭!」

 

    「哦?這是什麼?」指指紅紅的鼻子。

 

    「我擤鼻子擤的……」

 

    「那這個呢?」撫過眼邊的小水珠。

 

    「剛剛打哈欠弄的……」

 

    「……這個呢?」說完,泰妍傾身吻住她的唇,輕輕的舔吻,還可以從上面嚐到那鹹鹹的眼淚味道。

 

    被吻的鄭秀妍乖乖的閉上眼睛,一個不長的吻宣告著漫長的逞強結束,當吻畢時兩個人都張開眼睛凝視著對方。

 

    「傻瓜!沒必要對我逞強,不是嗎?」金泰妍抱住鄭秀妍。

 

「真的好痛……」

 

    憐惜的揉揉她的頭,金泰妍進到被窩裡把兩人都蓋在被子裡面。

 

    「妳倒下那一刻……嚇到我了。」金泰妍埋入她的髮間,顫聲說。

 

一直到這一刻,她才敢說出來,其實……她也是個逞強的人。

 

「嚇到妳了?」感受到髮窩處的濕潤,鄭秀妍撫上對方的頭。

 

「以後不准這樣嚇我。」

 

    「又不是我想嚇妳的!」鄭秀妍聲音才大聲一點,撞到的頭部就一抽一抽的疼,加上那沙啞的聲音,讓金泰妍止住她的話語。

 

    「把這個喝了!」金泰妍遞給她蜂蜜檸檬水,嚴聲要鄭秀妍喝下。

 

    鄭秀妍一邊喝著蜂蜜檸檬水,一邊用於光瞄著托盤上的冰淇淋,渴望的眼神逃不出金泰妍的眼,「喝完再吃!今天不能吃多。」

 

    「好啦……」鄭秀妍把喝了一半的蜂蜜檸檬放下,被泰妍瞪視以後無辜的說:「醫生叫我不要喝太多水,我喝撐了啦!」

 

    哪門子歪理?

 

    雖然不太相信,但是寧可信其有,泰妍只好接過檸檬水,把剩下的喝完。

 

    看著金泰妍不避諱的拿著杯子喝著,鄭秀妍一邊小口吃著冰淇淋一邊緩緩的說:「謝謝妳……」

 

    「謝什麼?」

 

    「讓妳打破了檯面上的規矩……」

 

    「……」

 

    金泰妍一直不希望兩個人在檯面上有過多的牽扯,這次一趟飛行卻一直跟她扯上關係,就連演唱會,都必須時時注意著自己。

 

    「其實我可以自己唱完的……」鄭秀妍知道,自己的部分不只讓向來從容的金泰妍費盡了力,還讓她們兩個檯面上又有了關係……

 

    那樣……是多危險的事啊?對於現在她們的關係。

 

    「說妳是傻瓜還真是傻瓜……」泰妍嘆口氣,抱住鄭秀妍:「再怎樣也是妳身體重要,妳覺得我會為了那些規矩棄妳不顧嗎?」

 

「不會…從來都不會。」

 

這句話,讓泰妍緩下,親親她的臉頰:「這次就當是例外,別想太多好嗎?」

 

    只要妳好好的,真的什麼都不重要。

 

    抱住那熟悉的氣息,鄭秀妍埋進金泰妍的懷裡,閉上眼睛:「好舒服……我想睡覺了……」

 

    「不回家睡?」金泰妍看了一眼鄭秀妍,柔聲問。

 

    「晚點好了,我想先在這裡睡……」

 

    金泰妍點頭,放好枕頭的高度正要起身,卻被拉住衣角。

 

    「還有什麼想要的嗎?」她得先把沒吃完的冰淇淋拿去冰。

 

    「還說我是傻瓜……」鄭秀妍嘟起嘴:「我看妳也是!」

 

    「我怎麼了?」

 

    「妳倒說說我為什麼要在這裡睡?」鄭秀妍堵氣的把金泰妍拉回床上。

 

    「不是累了嗎?」

 

    「那我回家睡就好啦!」

 

    「說的也是,宿舍沒什麼東西讓妳吃。」都那麼晚了,金泰妍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鄭秀妍氣悶的看著她,一副妳這呆頭鵝的憤恨表情,讓金泰妍笑出聲。

 

    終於看到金泰妍放下托盤,不顧冰淇淋鑽進被窩裡面抱住她,鄭秀妍回抱住埋怨著。

 

「妳故意的!」

 

    「沒故意,只是想要知道我有多重要而已。」

 

久為的溫存讓兩個人輕嘆著,雖然身體狀況都不好,卻在此刻無比滿足。忙碌的行程、各奔東西的代言活動,讓她們分外珍惜此刻。

 

    「妳做得很好……演唱會辛苦了!」金泰妍看著鄭秀妍快閉上的眼睛,輕聲道。

 

    「唔……泰妍也是……」矇矓的話語,鄭秀延緩緩的進入夢鄉。

 

    不實的新聞還有那身體狀況,甚至是機場那荒唐的突發事件,讓鄭秀妍一直處於緊繃狀態,直到這一刻,回到熟悉的懷抱,什麼都可以放下了。

 

 

 

 

    金泰妍陪到鄭秀妍完全熟睡,才緩緩起身離開房間,把冰淇淋放好後,跟成員們說了些話,才終於有時間打開手機的社群網站。

 

    今天太過於敏感,她一直避免著提到關於Jessica受傷的事情,看了眼大家的回覆還有網路上公司發表的對外宣言,金泰妍皺起眉。

 

    倒不是因為鄭秀妍的傷勢……而是……

 

    〝西卡跌倒後,泰妍哭了。〞之類的字眼不停的進到她腦袋裡面,自往下繼續刷新消息,〝泰妍哭了〞儼然成了網路上的關鍵話題,好像提到〝西卡受傷〞後面成員們的反應理,她的一定是〝泰妍哭了!〞

 

    泰妍黑了臉,錯愕的看著手機,然後下意識的按著回文。

 

 

 

 

    等到鄭秀妍醒來,看到的是金泰妍一臉哀怨的打著手機消息,棉被蓋得很實,讓她覺得有點熱。

 

    「看什麼呢?」鄭秀妍想要起身拿手機看時間,卻被對方制止,報出了她想要知道的時刻後,又把她的手放回被子裡。

 

    「在跟成員聊天。」聊天室的聲音雖然關成靜音,還是可以聽到微微的震動聲。

 

    「出去聊不就好了?」不都在外面嗎?

 

    「我要顧著妳。」煞有其事的說完,金泰妍把手機關掉,放回床頭後抱住鄭秀妍。

 

    「超哀怨的……」

 

    「怎麼了?」

 

    「網路上都說我哭了……」金泰妍把大致的傳言跟她說。

 

    「然後?」這樣又怎麼樣了?

 

    「我去澄清啊,我才沒哭!」

 

    「有什麼必要澄清的?」鄭秀妍覺得莫名其妙。

 

    「當然要澄清,我哪有那麼嬌滴滴!」

 

    「妳意思是說小允很嬌滴滴嗎?」想到允兒那鱷魚笑,鄭秀妍實在很難跟嬌滴滴做連結。

 

    「我可是金爺!不能哭的!」說完金泰妍壞壞的笑,開口:「不然怎麼照顧妳?」

 

    感覺多日不見的金泰妍,除了那份想念……好像還有東西需要滿足她……

 

    「……我突然想回家。」鄭秀妍感受到金泰妍溫柔的吻著她的頸脖,心虛的說著。

 

    「不是說要我陪?」說完開始亂摸。

 

    「我沒要妳這樣陪……」鄭秀妍無奈道。

 

    「那我換種方式……」配合民意立刻換用嘴巴。

 

    「金泰妍……」鄭秀妍推開她,無奈的軟聲道:「我頭好痛……」

 

    說完那欲要埋入她身子的頭顱立刻冒出頭,緊張得查看了下鄭秀妍的面容,心疼的問:「還很痛?」

 

    「嗯……」鄭秀妍點點頭。

 

    「是嘛……那今天不要了。」金泰妍失落的像是得不到獎勵的小狗,垂下了耳朵。

 

    「所以我們純睡覺好不好?」

 

    「嗚……好吧……」金泰妍撇起嘴,發出哭音。

 

    「不是說不哭的嗎?」還〝嗚〞呢,鄭秀妍笑著調侃。

 

    「我沒哭!」金泰妍躺到她旁邊,堅定的說著。

 

    「我是欲求不滿,才不是哭了呢!」

 

    鄭秀妍在她身邊看著那個躺在她身邊多變的金泰妍。

 

    在工作上,她總是在緊要關頭幫助自己,幹練的樣子總讓她著迷。

 

    在照護上,她總是細心的查覺到自己的逞強,適時的出聲提醒的舉動讓她窩心。

 

    在感情上,她總是有那小孩子般心性,纏著自己到最後一刻,那樣的她,讓她覺得自己是最特別的……

 

    鄭秀妍悶悶的抱住她,有些感動的說。

 

    「幸好……妳是我的。」也只有對我,才那麼多面。

 

    金泰妍柔了目光,輕聲在她耳邊開口……

 

 

 

 

    「所以……妳要實行使用權嗎?我很樂意!」

 

    只能說,

 

在房事上,她總是纏人的讓自己無言以對……

   

----------END----------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