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章預告
「泰妍姊。」看了一眼金泰妍,徐賢沉默了一下,思考後才開口:「最近可以麻煩妳幫我多注意秀妍姊嗎?」 「嗯?為……為什麼?」金泰妍納悶,要比起熟識度,現在的徐賢應該比起自己更親近鄭秀妍才對。 「因為,或許只有妳才做得到。」徐賢看著她,露出鼓勵的笑容:「因為妳,是秀妍姊的曾經啊。」 金泰妍一愣,這句話打進她的心房,又是悸動又是悶痛,一時之間不知要如何回應,腦海中竄起了很多五年前的畫面。 曾經啊…… 「妳也說了,是曾經。現在的我,對於鄭秀妍只是曾經。」 ==離島‧離人‧風箏 90==

05

 

 

2356

 

    當天晚上,鄭秀妍從臥房拿了床棉被跟枕頭給金泰妍,語帶抱歉的說:「今天要委屈妳……」

 

    明明是自己留她下來的,卻讓金泰妍……

 

    「傻瓜!這沒什麼啊,秀妍家的沙發很軟、很舒服,我窩一晚剛剛好!」金泰妍抱著枕頭,對她笑笑,要她回房蓋好被子別感冒了。

 

    走進房間,看到母親背對著她躺著的身影,鄭秀妍嘆口氣,上了床躺好,看著天花板開始自顧自的說起來。

 

    「我跟她……是從一年多前認識的,那個時候我公司剛起步,很多事情要忙,所以常常會加班,自然也就幾乎整天都待在公司裡面……

 

    剛認識她,真的只是當她是朋友,她可以在我很累的時候陪我聊天,聽我說一些我平常不太能跟下屬說的事情,然後彼此分享……

 

    漸漸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如果不見到她,我會很失落……」

 

    「或許那只是一種錯覺啊!」鄭母轉過身看著自己的女兒,迫切的開口:「我知道金小姐很溫柔,但是,溫柔跟愛是……」

 

    「我知道是不一樣的,媽,我愛她,我說過了不是嗎?」鄭秀妍阻止了母親的話,目光定在母親的眼眸上,緩緩又開口:「我不小了,我真的知道這感覺的真實感,不是意氣用事,我是真的在跟妳介紹我的另一半。」

 

    「……」鄭母顯然不想要聽下去,又轉過身子再也不理鄭秀妍了。

 

    鄭秀妍看著母親那沉默的背影,伸出手輕輕撫上母親的背,她可以感受到母親的一顫,鄭秀妍扯開淡笑,開口:「您跟泰妍都對我很重要,所以我不會做什麼選擇或是您吵什麼,但是……媽,我希望對於我跟她,妳可以不要排斥……」

 

    「妳出去……」母親的話讓鄭秀妍有些難過,看著母親那背影感覺自己好像被拒絕了,難過的皺起眉。

 

「媽……」

 

母親久久不說話,鄭秀妍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盯著母親的背影看,然後深深嘆口氣,才緩緩起身。

 

 

 

 

    鄭秀妍關上臥房的門,目光透露著疲憊。

 

「怎麼出來了?」金泰妍一下就發現鄭秀妍的身影,問著。

 

鄭秀妍對著她苦笑一下,「被趕出來了。」

 

    金泰妍像是明瞭了什麼,放下拿在身邊的手機,心裡有點小抱怨鄭母欺負鄭秀妍了。

 

    「秀妍乖,不要難過,我玩遊戲破關給妳看。」不過沒關係,難過時,她總是會在對方身邊,她會當好鄭秀妍另一半的位置。

 

    「看妳破關有什麼好玩的!」雖然鄭秀妍這樣說,卻還是乖乖的走到金泰妍身邊,有默契的,坐進她懷裡。

 

    因為她的靠近金泰妍變換了原本玩遊戲的姿勢,騰出手把鄭秀妍抱進懷裡,臉支著鄭秀妍的肩膀,手放在對方的肚子上繼續玩。

 

    「看看我厲害的〝手上〞功夫啊!」

 

    「喔?」鄭秀妍輕笑,仰過頭親了金泰妍的耳垂一下,金泰妍有些癢,閃躲著。

 

    「寶貝,妳母親在,不然我早對妳使使我的〝嘴上功夫〞了。」金泰妍說完,舔了舔嘴唇:「上午那樣一點都吃不飽呢!」

 

    想到早上在辦公室的總總,鄭秀妍紅了耳根,輕輕捶了金泰妍一下:「妳好色!」

 

    「沒有妳,我也色不起來啊……唉唷!好痛耶……」金泰妍可委屈了,耳垂這次不是被親,被咬了啦!

 

    兩個人打打鬧鬧了一會,金泰妍安份了點,專注回遊戲畫面破關。

 

    「我想我媽可能需要些時間。」久久,鄭秀妍突然開口,看著金泰妍的遊戲畫面,思緒卻飛得有些遠。

 

    「現在看起來,暫時是不會答應了……」鄭秀妍幽幽的聲音迴盪在客廳中,此刻也只有遊戲的音樂聲跟她的聲音了。

 

    「嗯……我知道,沒關係,我們慢慢來。」金泰妍點點頭,遊戲終於破了關,把手機螢幕關掉後,丟到沙發的一邊,抱著鄭秀妍半躺在沙發上。

 

    鄭秀妍感受著金泰妍的擁抱,閉上眼睛抱住他,「我今天晚上陪妳在這裡睡,反正我都被趕出來了。」

 

    「妳母親應該不是真的想要趕妳出來的……」想也知道鄭秀妍現在待在她這裡,裡面的鄭母一定更擔心吧。

 

    「不管,是她趕我的,我就偏偏要睡在妳懷裡到早上!」鄭秀妍也發起脾氣了,看在金泰妍眼中卻是遲疑。

 

    被母親這樣趕出來,鄭秀妍一定很傷心。

 

    「我是不介意啦……」金泰妍看著鄭秀妍,接著說:「這樣妳母親……到時候……看到我們抱在一起,會不會更討厭我?這樣我很冤耶……我已經從〝泰妍小姐〞變成〝金小姐〞了……」

 

    鄭秀妍笑出聲,看著金泰妍的樣子撫著她的臉頰,開口:「妳很怕我媽不接受妳?」

 

    金泰妍撫上放在臉頰的手,另一隻手勾住鄭秀妍她的腰,把她拉到自己的懷裡,吻住她,懊惱的開口。

 

    「當然怕……她是妳第一個愛的女人,讓我糾結好久的第一個女人。」

 

    鄭秀妍被她逗笑的更開,埋進金泰妍的懷裡聽著金泰妍的心跳聲,她喜歡靠在金泰妍的懷裡說話,因為每次當她說完,金泰妍應聲或是回她話的時候,那心跳聲,加上那軟軟的震動跟溫度讓她覺得好舒服。

 

    「泰妍……」

 

    「嗯?」

 

    「妳千萬不要討厭我媽媽……這麼多年雖然我們不常相處,卻很在乎彼此,我想我媽一定也很苦惱,所以我不想讓她苦惱……」鄭秀妍淡淡的說著,看到金泰妍一臉嚴肅的樣子,有放軟了聲調調侃著,「如果婆婆跟媳婦相處的不好,我會很頭痛。」

 

    「我是妳的媳婦嗎?」金泰妍一臉好笑的拉起鄭秀妍的身子,埋在她的頸窩啃吻,逗的鄭秀妍有些無力。

 

    「我不會討厭阿姨,因為那是妳的母親啊。」金泰妍認真的說著,彈彈秀妍的鼻子:「所以妳要快點扶正我,我等著可以叫阿姨〝媽媽〞的那一天。」

 

    鄭秀妍知道金泰妍為自己打氣,抓住金泰妍的手,點點頭:「我會讓她接受的,給我點時間。」

 

    「泰妍。…」

 

「嗯?」

 

「我要聽故事。」

 

「什麼故事?」金泰妍看到她調皮的模樣,笑著問。

 

    「床邊故事。」鄭秀妍打了個哈欠,躺好比較舒服的位置,閉上眼睛輕聲說。

 

    「都多大了……」金泰妍無奈的看著鄭秀妍,卻充滿著寵溺的語氣,抱著鄭秀妍開始說著常見的童話。

 

    鄭秀妍總是喜歡在金泰妍講故事的時候問東問西,其實那些故事她也聽過,但是金泰妍口中說出來就會更有趣,每次常常兩個人放假在家,她都會這樣叫金泰妍說故事給自己聽。

 

兩個人躺在沙發上雖然略顯擁擠,但是心裡卻無比滿足,雖然今天晚上的事情太突然,雖然母親的態度是在意料之中的不妥協……但是不管怎樣,至少兩個人都在彼此身邊。

 

    「秀妍、秀妍?」金泰妍低下頭,看著鄭秀妍閉上的眼睛,呼吸規律的起伏著,笑了,親親鄭秀妍的臉蛋,金泰妍把被子蓋好兩人,關好旁邊的照明燈,柔柔的開口。

 

    「辛苦妳了,寶貝!讓我們一起努力。」

 

 

 

 

    早晨的空氣略嫌冰冷,讓人不想要離開自己的被子裡,金泰妍跟鄭秀妍兩個人窩在客廳裡面的沙發上,靠在一起的她們感受不到那次股的寒,倒是看著她們入神的鄭母縮了縮身子,拉好自己批在肩上的毯子。

 

    她的女兒,是真的很喜歡金泰妍。

 

看著那個窩在金泰妍懷裡的女孩,因為冷而埋進對方的懷裡蹭,舒服的勾起笑,鄭母不知道該做什麼舉動才是最好的。

 

她不想要跟女兒爭吵,但是她一樣也不想要女兒跟一個女生交往……社會歷練洗鍊不少的她自然知道,那會多麼累。

 

    就連一段異性婚姻,維持起來都那麼困難……更何況是同性呢?

 

    「不行……我得做點什麼……起碼、起碼我得做些什麼……」

 

 

 

 

    那天等到兩個人醒來,鄭母已經離開了,本來金泰妍很擔心接下來會接收到鄭母的什麼阻撓,結果一切都比她預想的還要順利,這反倒讓金泰妍覺得太不自然。

 

    「沒道理啊……不可能什麼動作都沒有吧……」中午,兩個人來到瞭望台上喝杯咖啡,金泰妍攬著鄭秀妍的身子,碎碎唸著。

 

    鄭秀妍實在受不了了,本來她打算在這裡小睡一下,卻一直被金泰妍吵,不耐的伸手在金泰妍的臉頰拍著。

 

    「金泰妍妳好吵喔!我要睡覺……」鄭秀妍平時就有起床氣,這已經讓金泰妍見怪不怪了,語氣柔和的哄著鄭秀妍,打算再讓她睡一下。

 

    「可以啦!這裡都不太常有人會來休息,我們可以在這裡好好的聊……」突然聽見樓梯間傳來的聲音聽起來是個男人,好像要往她們這個瞭望台過來。金泰妍皺起眉,把原本睡在她懷裡的鄭秀妍調好比較舒適的姿勢,站起來看著來人。

 

    這個瞭望台本來就不太會有來人,所以金泰妍才會放心跟鄭秀妍在這裡幽會……如今大概是來了個新菜鳥,不知道這裡的規矩,金泰妍在心裡罵著對方打擾她跟鄭秀妍兩個人的休息時間。

 

    那個被金泰妍埋怨的男生‧趙文赫如金泰妍所料,是這個月從國外調過來的開發部經理,因為剛調過來沒幾天,所以對這裡的一切都還不熟悉,今天中午趙文赫在韓國很久不見的大學同學,兩個人到附近的餐廳找了老半天都沒有位置,剛好趙文赫想到之前無意間發現的,公司大樓頂樓的瞭望台一直都沒什麼人出沒,正好可以好好的談天。

 

    哪知道才踏上瞭望台的階梯,就見到一個皮膚白皙卻臉色異常嚴肅的女人站在他面前,好像要阻止他走到瞭望台般的瞪視他。

 

    「小姐,借過。」雖然對方的臉蛋是自己喜歡的型,但是擋在這裡實在很難愉悅起來,尤其是他已經找了好幾個地方的前提下。

 

    「可以請你們移位……」金泰妍本想要好聲相勸的,卻被對方打斷話。

 

    「我們去那個木椅聊天吧!我前幾天意外發現的……」趙文赫完全不打算理金泰妍,跟朋友示意後就要往鄭秀妍的位置走去,因為木椅是背對著入口,所以趙文赫這邊的位置根本不會發現那裡有人。

 

    金泰妍這下可真的不爽了,那張木椅怎麼說也是自己搬上來的,她可不覺得可以被這些隨便的人使用。

 

    而且重點是現在鄭秀妍睡在那裡,她可不想不相干的人打擾她睡覺。

 

    「這裡我先到了,是我要請你離開才是。」金泰妍雙手環胸,本來就嚴肅的表情顯得有些怒火,講話中帶著有些命令的語氣倒讓這個大男孩有些不樂意了起來。

 

    「這裡還有分先來後到嗎?公共場所不是應該屬於任何人嗎?」雖然心裡覺得不開心,但是趙文赫還是個有紳士風範的人,笑著對著金泰妍說。

 

    「但是這個瞭望台很小,你跟朋友在旁邊聊天會打擾我睡覺。」金泰妍一點也不領情,瞇了瞇眼說著:「請你們改到別的地方去聊天。」

 

    說完,轉過身子,卻被男子喚住:「等等,妳這樣太霸道了吧。」

 

    金泰妍頓了頓,轉過身子看著男子,笑起來,「總比你像個女人一樣好吧。」

 

    一語讓趙文赫徹底的不高興起來,想要反駁些什麼,卻被金泰妍打斷話。

 

    「像個女人一樣扭扭捏捏,還跟女生搶位子說要聊天,我說你像女人說錯了?」金泰妍對著男生挑釁著,眼看兩個人就要吵起來,趙文赫的好朋友出聲勸架,跟金泰妍表明立場,並跟金泰妍道歉。

 

    「我自然不會生你的氣,只是某人太沒有禮貌了。」金泰妍雖沒指名道姓,卻可以聽出他說的是誰。

 

    說完金泰妍掏出一張名片遞給趙文赫的朋友,對著他露出溫和的笑容說:「你拿著我名片到樓下的咖啡廳,就說是我朋友,他們會安排包廂讓你們有空間聊天。」

 

    「既然妳那麼厲害,妳為什麼不自己去咖啡廳,這裡讓給我們……」趙文赫還沒說完,就迎來一股涼意,整個人僵在那裡。

 

    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眼神那麼銳利,一下子讓他覺得好像在談生意一般,對方認真的態度讓他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侵犯到他人隱私。

 

    趙文赫是個明事理又是個會反省的好男人,很快就自省自己這樣的話語的確對於女生太過於不禮貌,「抱歉,剛剛是我失禮了……」

 

    金泰妍沒有理他,只是又跟對方的朋友搭上幾句話。

 

    趙文赫看著那個明顯不想要理會自己的女人,居然有點心理變態的感覺有點有趣,或許因為他的職位頭銜跟外貌都讓女生對他溫言溫語,突然碰上一個看都不想看他一眼的女生,覺得特殊起來了。

 

    這個女人其實長的很美,五官配上那過分白皙的皮膚顯得更立體,加上不笑時總有種威嚴的魅力,說起話來也是言到及意,絕對不會多說一句廢話……

 

趙文赫在心裡偷偷記起這個特別的女人,打算等等跟朋友要她的名片來看下。

 

    不知道是大樓裡面哪間公司的,看穿著是高階主管,這樣的外貌應該不乏人追才是……

 

    金泰妍的確人際一向都是不錯的,雖然在辦公室裡面嚴肅以來像是女魔鬼,但是賞罰分明的她讓下屬又敬又怕,在公司外則是個非常能言善道的人,從學生時代一路到進入職場,朋友圈越來越廣,就連樓下咖啡廳的老板娘都跟金泰妍很熟就可以知道,金泰妍做人有多成功。

 

    不過雖然這樣,金泰妍倒是進入公司後就從來沒有人追過,雖然金泰妍也不在意,不過常常看到追著鄭秀妍像蒼蠅一樣的部下,難免會納悶,自己有那麼沒行情嗎?

 

    而會這樣其實不能怪金泰妍,金泰妍公司的男生在她剛進來的時候,其實超過半數都喜歡金泰妍過,就是金泰妍能力太強了,讓他們的愛意被忌妒沖刷,最後長時間下來,變成又敬又畏的崇拜感。

 

    這樣說鄭秀妍難道能力不強嗎?唉……話不能這樣說,隔了兩扇門,看到的難免都會有一些遮飾,鄭秀妍恐怖跟嚴肅的一面他們自然不會看到,有的只有鄭秀妍每天上班時等電梯的畫面,所以當然都覺得鄭秀妍好。

 

    金泰妍給完兩人名片,瞄了一眼趙文赫的員工證,勾起嘴角笑看著他,笑意卻沒有達到心底,「趙經理,相信經過這個中午,以後在會議上我會更了解如何跟你相處,希望你到時別那麼婆媽。」

 

    「什麼啊!」

 

    「什麼都沒有。」金泰妍轉過身子,走回木椅在也不搭理兩人。

 

    趙文赫氣憤的離開瞭望台,來到咖啡廳朋友如金泰妍說的遞出名片,果真很快就準備了一間包廂讓他們可以好好坐下來聊天,兩個人都很是驚奇。

 

    明明外面位置那麼滿,居然真的可以生出包廂?

 

    「是金經理的好朋友吧,金經理很常光顧我們店,自然是要禮尚往來一下。」老闆娘客氣的說道,倒讓趙文赫徹底的在乎起來,拿過朋友名片一看,有些震驚金泰妍的頭銜。

 

    行銷部經理,而且還跟他同公司……沒道理到現在才發現啊?進來那天跟大家介紹認識的時候,剛好行銷部經理有事請假……

 

大家也只說是一個年輕有為的女子,而且很有魄力,交到她手上的案子沒有一件事無法達成的,開發部的夥伴都叫她金姐……原來就是金泰妍啊。

 

    趙文赫勾起笑,這下子終於瞭解金泰妍剛剛在瞭望台最後一句話的意思,他們是很有機會可以好好的會一會。

 

    不過此刻的金泰妍倒沒空管趙文赫在另一頭想什麼,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再加上,她一直擔心的〝阻撓〞終於發生了。

 

    她趕走趙文赫回到木椅就看到鄭秀妍起來看著簡訊,面容嚴肅的撥著電話,問她打給誰,卻很快就從鄭秀妍的口中了解來人。

 

    「媽,我說過我跟東旭已經好久沒連絡了……突然要我跟他合作……」鄭母在簡訊裡面要她這週末跟跟大學很要好的學長見上一面,並談談這次美國那邊的企劃案,這讓鄭秀妍很頭疼。

 

    那名學長,跟自己家裡算熟,鄭秀妍跟他都用平語互稱就知道,但是兩個人自從大學畢業後就沒有連絡了。

 

    而且誰不挑,李東旭這個大學學長現在在美國經營自家的公司,這樣安排,分明是想要把鄭秀妍拉回美國。

 

    母親很少會強迫給自己這樣安排跟誰見面,尤其她都已經表明過跟金泰妍在交往了,突然搬出一個以前印象不錯的男生,這是要阻攔的意思嗎?

 

    金泰妍則是坐在一旁安靜的聽著,她可以知道鄭秀妍現在非常頭疼,對於母親鄭秀妍幾乎都是不太反抗的,現在這樣的情況……鄭秀妍會去嗎?

 

    「我知道那是一筆很重要的生意……但是李伯伯在前幾年就一直要我跟東旭……媽……」鄭秀妍面露為難,金泰妍握住鄭秀妍的手,安撫著她。

 

    「妳是為了戀愛連生意都不要嗎?不過就是一筆生意……而且對方也是老朋友了不是?妳跟他一直都很好……」聽到電話那頭鄭母勸著,金泰妍心裡悶著。

 

    但是,她是個好情人……應該要做好屬於自己的本分……要為鄭秀妍著想才可以。

 

    拍了拍鄭秀妍的手,金泰妍對鄭秀妍口語說著。

 

    「就答應吧!」

 

    鄭秀妍驚訝的看著金泰妍,口頭問著:「妳確定嗎?」

 

    那筆生意很大,李氏企業在美國已經是嶄露頭角的大公司,於公……鄭秀妍當然是想要,但是她不想要金泰妍因為這件事情難過。

 

    見金泰妍點頭,對她露出溫暖的笑容,鄭秀妍心裡的猶豫更大了,只跟母親說會再考慮就掛斷電話。

 

    她看著金泰妍久久不說話。

 

    「幹麻這樣看我?」

 

    「泰妍……」鄭秀妍嘆口氣:「妳真的肯讓我去?」

 

    「嗯,不過就是一個青梅竹馬的大哥嘛!到時我會乖乖等妳回來!」金泰妍像個小兵一樣,認真嚴肅的樣子逗得鄭秀妍有些想笑。

 

    「妳為什麼要答應,他……總知我這次去一定會跟我媽周旋,妳有權要我不要去的……」鄭秀妍覺得,金泰妍對於自己真的是太好了,有時候那些體諒跟照顧,讓鄭秀妍都有點覺得心疼了。

 

    金泰妍抱住鄭秀妍,確定四下都沒有人後吻了鄭秀妍的唇,輕輕的、柔柔的……讓她沉醉……也讓對方沉醉。

 

    「因為我很愛妳……所以對妳好不需要學習,就下意識的做出來了,我不想讓妳為難,如果這點程度的讓步可以阻止妳跟阿姨吵起來,我會自己調適好的。」

 

    「泰妍……」

 

    「怎麼老喊我名字啊,秀妍有時候總是傻傻的。」金泰妍笑著指指鄭秀妍的鼻子,調笑著。

 

    「不是傻……」鄭秀妍拿掉金泰妍的手,柔柔的說。

 

    「是太愛了,所以不言而喻……」

 

    愛語如春風般宜人,金泰妍開心的大笑,心裡努力做好心理調適。

 

    她承認自己是個大醋醰,希望這次不會打翻的態猛烈的好啊……

 

 

創作者介紹

LANCE WORLD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Li
  • 郑妈让你出去就是为了让你和金爷挤沙发的, XD
    赵文赫!我安替你!!!╰_╯
    李东旭xi~~我希望你是个有另一半的青梅竹马 XD
  • 趙文赫已經被好多人喊打了(笑)
    至於李先生啊 好像人氣也不太好(這不是一定的嗎?)
    至於鄭媽表示:我出去是為了幫我女兒相親的XDDD

    LANCE 於 2014/02/01 21: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